查看: 536|回復: 10

[小說] 【特傳】《安地爾夢》在很久很久以後(8/16)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20 21:27:0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玄鈴羽 於 2019-8-16 15:43 編輯

  在很久很久以前


  一頭淺色的紫髮的女孩優雅的坐在高高的樹枝上,明明枝條有如人的手臂一樣細,卻絲毫沒有任何斷裂的跡象。


  那個女孩眉眼含笑的看著樹下的男子身受重傷跌跌撞撞的倒了下去,平躺後的安地爾睜著大大的藍眸,幾乎是用瞪的看著樹上的少女。


  「嗯?你就算瞪到眼珠子打上來我也不會摔下去哦。」女孩清脆的聲音帶著微微笑意,水藍的雙瞳有著打量的意思,卻又不怎麼失禮的任安地爾打量……瞪。


  安地爾暗暗咬牙,現在的自己根本無法與上方的少女抗衡。


  於是他勾起與平時毫無不同的笑容,笑著問,「請問看夠了嗎?」


  「唔……肋骨斷得一根不剩、左腳肯定廢了、兩隻手頂多舉起來連甩都不行、頭部目測的話看起來沒有壞,不過腦有沒有摔壞就不清楚了……」女孩勾起無害的笑,「這樣的傷勢肯定是圍毆,再讓我猜猜……你是不是笑得太欠打才被揍?」


  「……」


  安地爾沉默了幾秒,判斷了現在的情勢,決定不跟對方計較。


  「沉默?就當你默認囉!」女孩笑笑地說,「你想活下來嗎?」


  安地爾想要再次揚起笑,卻發現對方一隻腳正穩穩地踩在自己的手掌上。


  他忍。


  在這個動盪的時代裡,年紀僅僅只有一兩百歲的安地爾完全不想得罪這個年齡不知道大自己多少的女人。


  女孩見安地爾沉默,也不管對方的意見,隨手在安地爾身上點了幾下,本有如泉水流出的血液便止了下來。


  「吶,走吧。」女孩對著安地爾笑了笑,走了幾步後又停了下來,「你不走嗎?有大批的鬼族要過境囉。」


  「你只幫我止了血。」沒有把我的骨頭接回去。


  「你好嬌弱哦。」女孩奇怪的看了安地爾一眼,捉住安地爾的後頸,把人給拖著帶走,導致剛剛才止了血的傷口再次崩裂開來。


  「……」






  「要怎麼稱呼妳呢?」安地爾向幾天以來不停的向自己叨叨絮絮的女孩詢問,這幾天下來明明自己一句話也沒有應,可對方還是自說自話說的頗高興。


  「唔,隨你高興吧。」女孩拿起藥輕輕地敷上安地爾的背上,「反正稱呼什麼的是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在用的,隨便叫的人怎麼說好了。」語畢,女孩重重的拍了拍已經敷上藥的傷處,成功地引起安地爾的悶哼與瞪視。


  可女孩絲毫不害怕安地爾的瞪視,雙手合在一起,開心的說,「看你的眼神那麼有氣勢,顯然傷勢好很多了欸!恭喜你,你是我第一個救活的人哦!」


  安地爾沉默了。


  在安地爾養傷的期間,完全沒有遇上任何的敵人,女孩總是能先一步的帶著安地爾避開危險。


  有一天,安地爾問起了困惑他已久的事情。


  「妳為什麼要救我?」


  女孩愣了愣,用一種重新審視的目光掃了安地爾一眼後,才悻悻然的解釋,「因為我想要找一個隨從。」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安地爾興起了捶死女孩的念頭。


  「你可以稱呼我玫瑰。」女孩眨了眨眼,笑著走出門外採草藥,隨風飄過的是鈴鐺般的笑聲。


  「玫瑰嗎?」安地爾無語望天,這八成是那傢伙在外面看見玫瑰就直接給自己取名了吧,「算了,至少有一個稱呼了。」


  安地爾的傷勢在玫瑰的照料下,竟然只花三個月就好了,這速度連安地爾都暗暗吃驚,不過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學習對方的醫療手段。


  玫瑰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總是把治療的法術用了一次又一次,每每都只治療微量的傷勢,所以時間也拖的頗久。


  待安地爾傷好了之後,玫瑰卻是開始愁眉不展。


  「怎麼了?」


  「你的傷好了,你要走了嗎?」玫瑰嘟著嘴,眼神中全是複雜的感情。


  「怎麼、捨不得我?」安地爾似笑非笑的看著玫瑰,輕輕的挑起玫瑰的下巴,眼看著就要吻下去。


  牙齒中,藏著的是毒性最強的毒藥。


  玫瑰平靜的看著安地爾,接著狠狠的將眼前的男子往自己的身上拉過,兩人的唇重重的撞在一起,雙方的唇都留下了鮮血。


  玫瑰也不管自己的傷,將一臉吃痛的安地爾壓在自己的身下,惡狠狠的問,「說!你想要斷哪裡?肋骨嗎?左腳嗎?還是雙手?」


  安地爾愕然的看著突然發脾氣的玫瑰,因為畏懼於雙方年齡所帶來的實力差距,只好迅速開口解釋,「我剛剛不是真的要吻妳,只是想逗逗妳玩。」


  「……嗯?」玫瑰愣了愣,「誰管你要吻誰,我現在問你你想斷哪裡?再不說我讓你全身斷光光哦!」


  這下換安地爾困惑了,「妳不是因為我剛剛的行為才要揍我嗎?」


  「誰在乎!」玫瑰跨坐在安地爾的身上,理直氣壯的說,「傷好了你就要走了,那我再把你揍一頓你就不用走啦!」


  「在妳揍我之前,我想問問妳到底幾歲了?」為什麼他們的代溝差的那麼大?


  「誰知道,我忘記了,太久了根本沒有在算。」玫瑰虎視眈眈的看著安地爾的肋骨,握緊雙拳,被壓制住的安地爾完全不懷疑這拳頭打不打的斷肋骨。


  要知道他們現在住的山洞本來是一座山,接了玫瑰的一拳後,山中有洞就是玫瑰口中的山洞了。


  這讓安地爾不知道該從哪裡糾正起。


  「我不走了。」安地爾無奈的開口,「所以收起妳的拳頭從我身上下去吧。」


  「真的?」


  「當然。」在妳的身下與拳頭下,歪的都可以被妳扳成正的。


  「太好了!那我去抓魚來慶祝!」玫瑰開心的跳下床,還〝不小心〞的踹了安地爾的腹部一腳,讓安地爾只能在原地乾嘔不止。


  就這樣,安地爾跟著玫瑰走走停停,有的時候幫忙當流浪的醫生救人、有的時候當土匪去搶土匪,上次還幫忙把被強娶的女人從邪惡流寇的手裡救出來,讓安地爾很頭痛。


  當然,頭痛的原因不是流寇,而是對他冒愛心的女人。


  也多虧玫瑰長期四處逗留,安地爾從對方身上學了一身技能,就連醫術也是大大的進步。


  在長期的相處下,安地爾還知道玫瑰的實力很強這件事。


  在遇見陰影時,玫瑰只是重重的在地面捶了一拳,整片的陰影在土地的震動下化為碎片、消失殆盡。


  自己也在玫瑰的身邊強大起來。


  很快,也許是數百年,也有可能過了千年,兩人的相處方式還是那樣,卻又無比的默契。


  直到有一天,玫瑰突然說,有人對她發出了求救訊號。


  安地爾並不意外,因為喜愛四處旅遊看世界的女孩總是能夠認識許多人,不論是黑色還是白色。


  安地爾也曾經問過女孩的種族,可女孩只是淡淡的開口,「這重要嗎?白色黑色什麼的……反正只是血緣,有的時候白色比黑色更加的可怕、貪婪。」


  玫瑰一走就是好幾年,安地爾依舊四處走走,可並無跟外人深交,許多人向他打聽玫瑰的行蹤,可沒有一次他能夠回答的上來。


  這是他第一次感到茫然,他對〝玫瑰〞這個人一無所知。


  很多年後,安地爾瞇起眼看著遠方的戰場,周遭的颶風掃蕩著周圍平地,坑坑洞洞的地面呈現許多焦黑不堪的土壤、樹木的殘枝靜靜的在地面,帶出死寂的悲涼。


  遠方的戰鬥依舊沒有結束,突然,一團小小的人影向自己飛了過來。


  安地爾漠視對方的影子,淡漠的看著來人重重的撞上地面,揚起許多塵土,纖細的身子在朦朧中努力撐起身,打算繼續應戰。


  當黃沙再度沉澱,安地爾的表情也出現的一絲變化。


  眼前的玫瑰已經被挖出雙眼,腰際被劃開深深的傷口,右胸口開出一個大大的血窟窿,剛剛的撞擊使傷口再次留下大量的鮮血。


  玫瑰深皺著眉,右手捉著教導自己時才拿出的銀針,傷痕累累的左手臂已經毫無用處,就連手指也只剩下兩指。


  安地爾原想上前替玫瑰療傷,但還在備戰的玫瑰豈能容許他人接近自己,在第一時間玫瑰的銀針直指安地爾,臉上表現出的警戒與防備是安地爾沒有見過的。


  「玫瑰,我是安地爾,讓我幫妳療傷吧。」


  玫瑰愣了愣,原想說些什麼,卻被遠方兩人的氣息給打斷,一眨眼,一男一女已經筆直的站在了玫瑰的面前。


  「呵,妳已經技窮了。」黑髮黑瞳的女人諷刺的笑了,絲毫沒有將安地爾當作一回事。


  「是嗎?母親,我說過不可以低估我的。」玫瑰靜靜的出現在女人的身後,迅速出手。


  一旁跟隨而來紫髮藍瞳的俊美男子毫不猶豫的扭斷玫瑰的右手。


  「我的孩子,妳逃不掉。」男子淡漠的開口。


  「我知道,所以我只想拉著你們下地獄。」玫瑰淡淡的笑了,空洞的雙眼直直的看著男子,笑容是說不出的輕鬆。


  在同一時間,兩名不速之客已經氣絕,玫瑰愣了愣,微微歪了歪頭,「安地爾,你動手的嗎?」


  「……我先幫妳療傷吧。」


  「不用了,我的心臟已經被挖出來了。」玫瑰勾起與以往相同的笑容,還有著一點知覺的右手撫上安地爾的臉龐,「哎呀,我看不見你的時候你好像比較帥欸。」


  「為什麼不找我幫妳?」


  「唔,隨從的工作不包括打架吧?」玫瑰笑著聳聳肩,接著吃痛的吸了口氣,「剛剛那兩人是我的父母……我的血統,硬要說的話就是協助創世神創造種族的神族後裔吧。」


  「神族可以藉由吞噬同類來強化自己。」玫瑰呼了口氣,「所以我的父母生下兩名男孩與一名女孩。」


  「我的兩個哥哥都已經被吞噬掉了,他們兩個人給我創造機會讓我逃出來,這樣苟延殘喘活了幾千年過去,結果還是死在他們手上了……」


  「呵,可是他們卻死在我教導出來的徒弟手上。」玫瑰諷刺一笑,「我以前不相信命運了,但現在信了,這就是因果嗎?」


  「別說了!」


  「知道為什麼我讓你叫我玫瑰嗎?」


  「……為什麼?」


  「因為我想要藉由你來提醒我。」玫瑰空洞的眼看向天空,留下血淚,「玫瑰,沒有歸所。」


  「安地爾,我已經活了很久很久了,我並不害怕死亡,所以不要為我難過。」


  「安地爾,我們都是一個人,所以我知道千年的孤單。」


  「安地爾,答應我,如果真的要找一個人當主人,找一個能打贏你的,這樣你才能學習更多的東西。」


  「安地爾……」玫瑰咳出純白的血液,「我的本名是,嵐‧阿希斯。」


  安地爾沉默的看著玫瑰,懷中的人淡笑著沉睡,再也不醒來。


  在幾百年後,安地爾‧阿希斯被耶呂惡鬼王擊敗,日後成為第一鬼王高手。


  再幾百年,他進入醫療班,成了第一名公會的雙袍級,也當上了醫療班的首領。


  過了幾年,他再次重傷,遇上了白色與黑色,三人成為了好友。


  到了現世,他遇上了白色與黑色的後裔,帶著紫髮藍眼的女孩,繼承她的姓氏,活在時間裡。


  很久、很久。


※※※※※※※※※※※※※※※


  寫了兩個月的安地爾夢終於完結了(灑花)


  這裡解釋一下~


  此篇跟原文的劇情有貫穿哦!


  因為本文(直接看後記得快去看文哦ww)的劇情:


  所以書裡的安地爾才會覺得白與黑的關係很諷刺ww


  會特別對待漾漾是因為聯想到玫瑰,在黑與白之間掙扎的諷刺情節


  會追求遊戲人間是因為,他選擇繼承阿希斯之名,所以不能尋死,才找比較快樂的方式活下去


  然後是閒聊~段考終於結束了,大家是不是也一樣呢~


  希望大家都可以拿到自己滿意的好成績


  By.皮皮挫等成績的鈴羽


  2016/10/15 第一次發文


  鈴羽還活著哦,雖然只是把舊文丟上來(安地爾:呵呵。)


  微微小修一下,雖然時隔兩年再看一次還是滿滿的玻璃渣。


  2019/2/20 第一次微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21 06:36: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真心覺得鈴羽的文都好棒////// 這回老安當男主角更讚(๑•̀ㅁ•́๑)✧ 可是最後玫瑰死掉了,這裡有點小難過呢qqqq

點評

謝謝悠樂常常浮水www因為有大家浮水我才有常常更文的動力><這篇文是我以前寫完頗滿意卻一直很少人看的文-/-還好在御論有人喜歡看ww  發表於 2019-2-21 20:4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21 18:32:35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安啊啊啊------Σ(゜ロ゜;)
嗚嗚玫瑰嗚嗚嗚嗚嗚嗚o(〒﹏〒)o
鈴羽不知道是在虐安安還是虐茖啊(。í _ ì。)
好喜歡這篇文(人´∀`*)

點評

乖乖(遞衛生紙)這是一篇永恆的悲劇w雖然之前曾經想過要繼續寫出安地爾跟玫瑰的故事,但......對不起我有點懶,所以這文得是個悲劇(被打)  發表於 2019-2-21 20:5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22 22:35:56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已經不是滿滿的玻璃渣,而是滿坑滿谷的玻璃渣了吧

玫瑰也太可憐了吧嗚嗚嗚(淚)

是說為啥我看完會覺得老安其實沒有那麼討人厭而且還對他感到同情呢???

這是錯覺對吧!!!(驚恐)

點評

看完瞬間開始同情安地爾wwwww不過玫瑰真的很可憐##但我就是懶得寫她回歸XD(玫瑰:啊,又被作者發便當了。)  發表於 2019-2-23 23:4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2 19:15: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鈴羽 於 2019-6-12 21:43 編輯

  那年、他們《一》


  這個世界充滿了不合理。


  玫瑰經常告訴安地爾,千萬不要跟世界討公道,因為這個世界有時並沒有你想的那麼好。


  她對他說起了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曾經有一個女孩,她是村子裡的勇士之一,而他們則是負責守護神族的『外圍村』。


  有一天,魔神出現在神族領地附近,邪氣不斷地對神族們造成影響,但離魔神最近的外圍村卻因為人手不足的理由,最後選擇了不示警、不出面。


  當女孩發現時,許多神族已經被瘴氣汙染了。


  女孩帶著村子裡的勇士驅離了魔神且惹怒了魔神,魔神對著女孩和村裡的勇士們下了詛咒,他詛咒他們失去一切。


  而許許多多的聲浪開始撻伐女孩,他們認為女孩的延遲行動造成了許多神族的汙染,而村裡的部分勇士和村民也認為女孩不該去觸怒魔神。


  謠言的力量是可怕的。


  最後女孩成為了所有人口中十惡不赦的罪人。


  而最初不願出兵的外圍村也加入了散播謠言的行列。


  女孩被所有人謾罵著。


  伴侶、家人、同僚都成為了將女孩推向深淵的推手。


  最後女孩不堪謠言的力量,也不願讓自己的友人為難,最終選擇了死亡。


  「所以妳想說什麼?」安地爾懶懶地詢問玫瑰,「不要跟著謠言走?」


  「沒、只是想起今天是那女孩的忌日。」玫瑰有感而發,「老實說,我覺得那女孩才是真正的強大。」


  「怎麼說?」安地爾嗤笑了聲,「一個強大的人選擇自殺?」


  「當沒有人出現解決事態時,她選擇站出來……我相信那傢伙不是笨蛋,她一定知道後果,她極有可能會成為『靶子』。」玫瑰緩緩閉上眼,記憶中那個模糊的五官漸漸開始清晰起來,那孩子曾經非常愛笑,許多人就乾脆叫她笑笑了,「這個問題不是沒有答案的嗎?這是個兩者皆錯的選擇題啊。」


  「所以我才覺得她笨。」安地爾冷笑,「直接逃走不就好了。」


  「那是你還年輕,你不懂。」玫瑰沒好氣地拿地上的石子直接丟向安地爾,把安地爾的臉都打腫了,她無視了在地上打滾的安地爾,繼續解釋,「不出面,所有人一起陪葬;出面,成為世界之惡……我一直都覺得,能做出選擇的人真的很厲害。」尤其是傷害自己的選擇。


  「嘖……妳這女人也太暴力,一言不合就揍我。」


  「這叫做人生樂趣。」玫瑰斜了安地爾一眼,「就某方面打不死也是一種強大啦。」


  「囉嗦!」


  「哼。」玫瑰直接蹬腳跳離原地,看向某個方現之後就直接前進,把後面還在跳腳的安地爾給丟下。


  既然剛好到附近了,就去看看笑笑吧。


  玫瑰也不知道笑笑的決定到底是聰明還是笨,但笑笑肯定是個溫柔的人。


  玫瑰站在一棵大樹前,她看著小小的墓碑,用衣袖輕輕擦拭著上面的粉塵,「笑笑啊,我回來了哦。


  妳一定覺得我長大了吧?


  對不起呢,我到現在還是無法回答妳的問題,畢竟我也不太清楚這到底是對是錯。


  但妳不是拯救了很多人嗎?那麼妳就是世界之善吧?那妳還怕什麼呢、就努力的去做吧!」


  玫瑰想起笑笑死前來找自己的談話內容。


  「嵐。」眼前的笑笑依舊在笑,但笑得不快樂,像是臉部肌肉受到神經控制強制拉起的笑,「我啊……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錯還是做對了選擇,這彷彿是個沒有答案的選擇題,我也理解錯不在我,但這個大世界已經放棄我了。」


  「所以妳打算去死?」年幼的嵐看著笑笑苦澀的笑容,直接撿起地上的樹枝指向笑笑,「蠢!」


  「哈哈,這結論真精闢。」笑笑揉了揉嵐,「掰啦,不見。」


  「哦。」嵐想了想,接著從口袋裡抓出一顆石頭丟給笑笑,「留著,妳說不定掛掉就直接變成神族兵器。
  神族兵器是不用做選擇的,這樣就不怕選錯了。」


  笑笑一愣,接著哈哈大笑地抱住石頭,笑得眼淚的流了出來,「謝啦、小鬼。」


  之後……嵐就再也沒有見過笑笑了。


  直至今日。


  慢一步到達的安地爾出現在大樹下之後,才發現其實這附近的植物生長的特別茂盛,連小動物都睡在大樹底下,導致玫瑰現在疑似被淹沒了。


  「這就是……那女孩的溫柔嗎?」安地爾瞇起眼,接著一陣微風吹過,安地爾轉過頭,不知道已經醒多久的玫瑰用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記住這塊土地吧,有空就來掃掃,這樹越長越大我剛剛差點掃不完。」玫瑰再次將東西丟向安地爾,早有防備的他立刻接住,並且看看手中的東西,「果實?」


  「嗯、樹上掉下來的,很甜。」


  也許,當棵樹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安地爾一口吃了果實,接著快步追上走遠的玫瑰。


  「這果實也太甜了!」


  「還嫌!下次給你苦的!」





 這位『笑笑』是鈴羽曾經認識的人,其實鈴羽也想了很久,究竟要怎麼選擇才可以選對呢?


 但這可能是個無解題。


 透過玫瑰跟安地爾來說個笑笑的故事,希望笑笑如果有看到可以笑起來(?


 笑笑來笑(安地爾:妳蠢嗎?)來笑安地爾被打臉2333(安地爾:......)


 啊對了,笑笑活得好好的哦,掛掉只是劇情需要23333


 在這邊發文也只是想知道大家會怎麼去判斷這件事._.


 心累RRRRRR段考完來去更鬼王好了wwwww大家嗨起來!


 好啦,後記就到這邊,之後應該會出回憶錄wwwww


 如果大家有想法的話也歡迎留言討論www


 對於決定是怎麼看的ww


 那麼如果有想看的主題也可以留言哦哦哦,說不定心血來潮就寫了哈哈哈哈哈


 2019/6/1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3 21:16:58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玫瑰某方面挺像學長的
對,我是指一言不和就動手的這方面(劃線

點評

是呢wwww說不定這是強者們的通病233333  發表於 2019-6-22 14:4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6 15:34: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鈴羽 於 2019-8-16 15:35 編輯

在很久很久以後


  ※喜歡BE的請不要進來看,會不滿意wwww


  ※這是一個與過去相同又不同的故事


  ※以下正文:


  一個看起來非常漂亮的女孩獨自在街上走著,長相姣好的面容與令旁人羨煞的身材頻頻引起路人的注意,甚至有幾個年輕小夥子已經躍躍欲試準備上前搭訕了。


  接著女孩突然絆了一下,將要跌在地上時,健壯的手臂直接摟住女孩將對方緊緊抱住自己的懷中。


  女孩先是僵住身子,竄入鼻腔的是淡淡的咖啡香與藥草味,似曾相識的感覺讓她無法推開對方。


  女孩慢慢的回抱住男子,淚水不斷地滑過雙頰,但雙眸中卻是充滿了茫然。


  這時男子在女孩的耳邊開口,「終於找到妳了。」


  「為什麼要找我?」


  「因為我才是妳的歸所。」男子更加用力地抱住她,像是用盡生命去擁抱懷中這個他尋找了數千年的女孩,「嵐、我想妳。」


  這些年來總有些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出,她曾在夢中看過這個男子,所以她換出那個深藏於記憶裡,深深刻在靈魂上的名字,「安地爾……」


  這次他們不會再離開彼此了。


  現在的安地爾不是鬼王高手,嵐也不是神族。


  他們就只是安地爾跟嵐。


  經過了數千年的時間,他們再次相遇。


  他們有永生可以來陪伴彼此,沒有人會再被留下。


  即使現在嵐的記憶與靈魂不完整也沒關係。


  未來還有很久很久。


  安地爾是絕對不會放開對方的。


  到了未來,他們成為有名的旅行者搭檔,在各地行走留下傳說,帶著阿希斯之名,活在時間裡。


  很久、很久。


※以下為認真的後記:


  相同的是他們再次成為他們www不同的是他們不會再成為『他』,沒有人會被留下


  好這裡是心情亂七八糟的後記wwwwww心中好複雜啊


  好開心他們終於是『他們』了,但我好想虐老安(被宰)


  然後我得說『在很久很久以前』和『在很久很久以後』算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到的結局。


  但我實在太想欺負老安了所以HE......(老安:我有得罪妳嗎?


  很久很久以前老安與玫瑰曾經成為『他們』,所有旅人都知道他們是很好很好的搭檔。


  但有一天『他們』就變成了『他』,而失去的世界的『他』就用自己的方式來創造世界(例如搗蛋作亂跟找打)


  很久很久以後『他』再度成為『他們』,『他們』為了補償『他』曾經犯下的罪孽四處幫助生命們,該扁壞人就扁壞人,該救好人就救好人,至少他們不再孤單。


  這是他們的旅程,也是他們的故事。


  而見證故事的我們將成為見證著傳說上演的『我們』


  ※以下為不認真的後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終於讓他們幸福快樂了!


  感動耶wwwwwwwwww


  至於上面那串後記如果看不懂就不要看了(因為我也不太理解自己說了什麼 ← ㄎㄧㄤ)


  2019/8/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