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7|回復: 4

[小說同人] 《第二人生》卡汀茲的過往童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10 23:04: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紫舞薇玲 於 2019-3-31 00:10 編輯

注意!偏虐向!最後算是Happy Ending吧!

雪姬冰塵大大的第二人生之我的腦洞作品

戰靈天使十二將軍卡汀茲、加利德法、月彌的故事,主角卡汀茲


----------------------------------------------------------------------------------


自從加利德法和卡汀茲「不打不相識」的事件後,原本兩隻天使的組合又加入了一位魔天使。在部落的休憩時間,總是看見三個十歲出頭的天使湊在一起行動。


也是自從那時候開始,加利德法注意到卡汀茲已經在努力地改變自己,例如在面對其他族人時,不會像之前一樣說話要講不講,一臉要死不死的樣子。對此,戰靈天使少主表示很滿意。


就算是小孩子,在族中也有自己應當負責的工作。像今日,三個小天使被賦予的任務便是在部落外兩座山頭後的平原採藥。


「差不多了!我們回部落吧!」加利德法把剛摘採的藥草放入自己的空間裡面,但才和月彌沒走幾步,就感覺到走在後頭的卡汀茲頓了下後停下腳步,加利德法和月彌同時回過頭,加利德法問著,「怎麼了嗎?」


一旁的月彌也帶著關心的眼神看向他。


「快走!」卡汀茲用著兩天使都沒有聽過的焦急語氣說道。


「到底怎麼了?」加利德法看著拉著他們往部落方向跑去的同伴,他和月彌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小心!!!」才剛開口想說明理由,就有一道法術向他們襲來,卡汀茲推開兩名朋友後也趕緊離開,但自己卻躲不過餘波,炸飛後被加利德法和月彌接住。


「呵呵呵…遇到老朋友了呢!」令人毛骨悚然笑聲從空中傳出,憑空出現的空間門中走出一個艷麗的女魔族。


「茉卡絲!!!」卡汀茲咬牙切齒地看著眼前的敵人。


「啊啊~就是這個表情。」女魔族看著卡汀茲一臉恨不得殺了她,但自身卻沒有相應實力的猙獰表情,邪魅的笑了笑,「不過,相較於這個表情,我比較喜歡九年前你那手腳被我扭斷時痛苦慌張的情緒。」


卡汀茲憤憤地瞪向翻出他痛苦回憶的茉卡絲,本來已經消失的傷痕處好像也跟著勾起的回憶抽痛了起來。


他想逃跑,但他不能。他身後還有加利德法和月彌,他不能丟下他們自己逃跑,他就算是自己出事也不能讓加利德法和月彌發生危險。


加利德法知道現在不能放鬆緊惕,所以和月彌一樣默不作聲。雖然沒去攻擊這個目前對他們來說過於強大的魔族,但天使少主心中那護短的個性讓他怒火中燒,不僅僅是卡汀茲在魔族領地時遭到的虐待,還有眼前刻意翻出舊傷的茉卡絲。


「吶~我們來緬懷過去吧!」茉卡絲咧嘴笑著,「像以前一樣,先把手腳扭斷,腕骨打碎,再沿著筋骨劃下鮮紅的裂口,流下鮮甜的血液。」


茉卡絲根本就沒打算也不屑把月彌和加利德法放在眼中,她只對卡汀茲感到興趣。


她渴望著,渴望著那倔強的臉龐被鮮血、疼痛和恐懼所覆蓋,那可是能夠激起所有魔族虐殺慾的興奮劑,配上天使空靈的面孔、魔族妖媚的氣質、與自身相反卻又有部分相同的氣息和力量感,更是讓茉卡絲興奮地不能控管自己那彭湃的期望。


「住嘴!!!」加利德法在看見卡汀茲那煞白的臉龐,終於忍不住在體內衝撞的怒火,開口向茉卡絲吼道,同時揮起和自己簽訂契約的幻武兵器, 右手握上月光屬性的劍—菲米,左手也揮起天空屬性的戟—蒼穹,向在遠方依舊笑得妖豔的魔族衝去。


「你也想跟我玩遊戲嗎?」茉卡絲也抽出自己帶毒素的長鞭迎向這個尚為年幼的小天使,她在朝加利德法揮出一鞭後往旁側一閃躲過另一名從一開始都沉默不言的天使小孩,「你也是?」


雖然加利德法和月彌在族中同輩中脫穎而出,卡汀茲也不是弱者,但年齡差距擺在那裡,三人在茉卡絲的攻勢中也越顯狼狽,身上深可見骨的傷痕也漸漸增多,最終不免於被打躺在地的下場。


「啪喀!」骨頭斷裂的清脆聲從卡汀茲被茉卡絲捉住的手腕爆開,聲響迴盪在帶著點點血跡的草原上。


「唔嗯!」被掐住脖頸的卡汀茲發出一聲悶哼,他現在沒有一點的反抗能力,右手骨頭碎裂,雙腿鮮血淋漓,僅剩的左手也在剛才不到十五分鐘的打鬥中脫臼了。


「呵呵呵...終於可以好好來重拾過去了。」茉卡絲興奮嗜血地看向卡汀茲,忽視兩道被她打到重創於地不能動彈的憤怒視線。她手緩緩轉動對方筋骨碎裂的右手腕,看著被劇痛逼出點點淚液的深紅眼眸彎出笑容,「你說是吧?小雜種。」


「唔嗯嗯嗯-----!!!」碎骨插在血肉上的劇痛從腕處傳來,逼的讓向來流血不流淚的他淚水不爭氣地流下。卡汀茲仰起頭,緊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慘叫,因為他知道,如果他叫出聲音,那麼眼前的魔族就會更加的興奮,反而會使與他同樣傷得動彈不得的加利德法和月彌也成為目標。


但如果按照這樣的情況他至少可以用他的生命撐到族中的援兵前來救援,保下另外兩名天使的性命。


( 可以的,我撐的到的。)


儘管劇痛到額角冷汗不斷滲出,痛到幾乎要令他昏厥,他也不停的對自己說。這裡離部落不遠,他咬定長年和黑暗種族打仗而使神經總是緊繃著的天使們絕對不會沒注意到這裡的狀況,而且這裡還是他們少主出任務的地點,必定更是嚴加關注。


「放開他!!!」加利德法怒吼著,他再怎麼遲鈍也知道卡汀茲想犧牲自己保全他們,他第一次恨他弱小的實力,他身為堂堂戰靈天使少主居然需要同伴犧牲性命才能守住自己那條小命,連族民都不能守護,那要他這少主何用!?


一旁的月彌也是差不多的心情,眼中的怒火彷彿就要化為真實燒盡茉卡絲,掙扎著要從地上爬起,但力不從心,總是連撐起身子都無法做到。


「嘻嘻嘻...兩個弱小的廢物還想攻擊我?根本是天方夜譚。」彷彿不夠似地,她掐碎卡汀茲上臂的骨頭,就著傷處用力一扯,把右臂也扯到脫臼,挑釁般的朝他們笑著。


「茉、卡絲…放過他們……」對黑暗之力極為敏感的他注意到正掐他脖子的魔族打算對加利德法和月彌發動攻擊法術,一道法術下去他們不死也絕對離死不遠了。


他死咬牙關才堪堪吐出幾個字,他知道茉卡絲在他死後就會對加利德法和月彌下手,但他在加利德法那日對他進行”聖迎”時,他就在內心發誓就算會用盡他所有的一切,他也要守護這個願意接受、包容他的戰靈天使部落,所以他能拖越久就越有利,哪怕是幾秒鐘。


「哈哈哈...卡汀茲啊~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你啊~」在三名天使瞠大的眼眸中,手化為利爪穿過了魔族混血天使的腹腔,沾染了鮮血的烏黑利爪在空中張揚著,彷彿在炫耀著還有部分的手臂卡在溫熱的身軀內,「喜歡到恨不得立馬殺了你。」


「「卡汀茲!!!!!」」他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同伴在面前被敵人羞辱、凌虐,甚至現在在那早已殘破不堪的身體被對穿後,在旁邊擔心的叫喚對方的名字。


積蓄許久的擔心叫喊在加利德法和月彌的喉頭爆發,充滿絕望的叫聲也替終於趕來的天使將軍指了路。


「星月神話,第一部,冰星恆月(*1)。」綁著低馬尾的天使將軍退去平時在族中的書卷氣息,取而代之的是狠戾的煞氣,巨大的書本向茉卡絲襲去,強勁的力道竟將還來不及反應的魔族打成碎肉,一擊斃命。


「少主。」昔恩接住因為被掐住脖子而抬離地面的卡汀茲,小心翼翼地把天使放在地面上,先對加利德法和月彌放了幾個終極的治癒法陣,便把他們的傷治癒完了,緊接著對卡汀茲進行緊急治療。


「咳咳......」被躺放在地上後,血液從卡汀茲的口中咳出,因為咳嗽而牽動腹部被貫穿的傷口,使得又流出更多的鮮血。「對不起......」


「為什麼你要道歉?!為什麼?!」加利德法激動地對卡汀茲吼道,他沒辦法接受這個替他守住性命的同伴,為了被魔族攻擊而道歉,明明就不是他的錯,為什麼要道歉?!「你不准道歉!就算要道歉也應該是我!是我這個沒有能力、沒有力量、無法保護族人的少主道歉!」


「不、不要哭...咳咳...」說到最後,加利德法的語氣都已經帶上哭腔,迎上魔天使豔紅瞳孔的是兩名天使雙眼泛淚的臉龐,這讓卡汀茲有些亂了手腳,因為情緒紛亂,又是一口血咳噴了出來。


「少主、月彌。」昔恩有些不贊同地看著兩位小天使,他覺得有什麼話都應該等卡汀茲脫離危險期再說,現在狀況有點麻煩,四肢受損嚴重、腹部的巨大傷口大量出血、體內還有血魔族特有的毒素橫行,連他這個戰靈族內最為強大的光之使者都感到有些為難,弄個不好有後遺症先不說,甚至他會活不過今晚。


「真的...很對不起......」卡汀茲至昏死過去前,還是吐出了最後一句道歉的話。他覺得就算是現在死了也算值得,不是單純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保護犧牲。



****************



「唔嗯......」意識再次明亮起來時,第一個回到身上的是全身上下的疼痛感,再來才是其他感覺。卡汀茲感覺到自己在一個充滿光明之力的房間,空氣中還飄著淡淡的藥味,他猜測自己應是被昔恩將軍帶回部落了。睜開沉重的雙眼,適應了下刺眼的光線,才轉著眼睹觀察四周環境。


「卡、卡汀茲?!」在艷紅的血眸對上月彌翠綠色的雙眼時,原本坐在一旁靜靜看書的月彌瞬間從座椅上彈了起來,驚喜的看著昏迷不醒多日的同伴,「我去請昔恩將軍來。」說完就張開潔白的翅膀迅速的飛出房間。


「卡汀茲!」大概才一分鐘多,月彌就領著昔恩和加利德法回到卡汀茲的床邊,加利德法有些激動地呼喊對方的名字。


「除了傷口要些許時日修復外,你體內的毒素我已經替你清理乾淨了,不會有後遺症的,放心。」昔恩拉過一張椅子,優雅地坐在上頭,一手輕輕扶起尚且虛弱的魔天使,一手拿著水杯靠近後者的嘴唇。


「謝謝。」卡汀茲向昔恩將軍道謝後,一時間整室的天使皆沉默了起來,三隻小天使各自都存有想說的話,卻也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坐在一旁的年長天使眸中帶笑,眼神溫潤的看著這情況,看看這群小天使會如何處理。


最後還是由卡汀茲先開了口,「是我把你們捲入險境之中的,我願意接受懲罰,因為......」是我的錯。


「「不是你的錯!!!」」加利德法和月彌在察覺對方又想為不屬於他的錯誤道歉時,口氣有些兇惡的朝躺在病床上的天使吼道,看到後者呆愣的表情接著急忙解釋。


「這不是你的錯!茉卡絲襲擊我們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她就算是只看到我們也會向我們攻擊,而且有你在我們才能活命啊!」


「而且我們是同伴啊!共患難不是最基本的事情嗎?當初加利對你進行聖迎的時候就代表你是我們的一部分、是我們同生死的同伴啊!」


連素來冷靜少言的月彌都這麼對卡汀茲說了,在一旁的昔恩也看夠了,溫溫的對卡汀茲開口道。


「卡汀茲,作為戰靈天使的一員,遭受到襲擊是難免的,事情經過我已經聽少主和月彌說過了,當時是那個魔族自己跑來攻擊你們的,你沒有挑釁也沒有蓄意挑起戰鬥,而茉卡絲也只是剛好認識你而已。」


「魔族本是嗜血的種族,他們攻擊其他生命體沒有什麼原因,只是因為隱藏在血液底層的本能。當然魔族中也有善者,你不需要因為你的魔族血脈感到自卑或憤恨,沒有任何生物能控制自己要出生在哪裡、擁有什麼血緣,但後天的所作所為是可以通過自制力來控制的,所以生命體的善惡不是看血緣種族,而是你自身的行為表現。」


「卡汀茲,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情沒有天使會責怪你,因為你沒有做錯什麼。對於你以前在墮月血魔那邊受到的虐待,我們感到很遺憾,不過這種事在戰靈這裡是不會發生的,但如果在外頭受到傷害迫害的話,不妨跟我們說吧!還有我們戰靈天使族站在你身後。」昔恩憐愛地摸摸卡汀茲還有些呆愣的臉龐。


貌似有熱燙的液體從頰上落下,卡汀茲眨眨眼,接著原本站在一旁的加利德法和月彌上前擁住他,溫暖的體溫將他環起,他靠在他兩名最好的朋友懷裡痛哭失聲,把這十幾年來所遭受到的痛苦和絕望都發洩出來。





(註*1:昔恩將軍的招式是我編的啊,不要信以為真啊 !)

------------------------------------------------------------------------------

噢噢,這篇我碼好久啊!這4300+的文文真的在我電腦裡存好久喔!

是時候讓他出來見見世面啦~~~

好喜歡(虐虐的)卡汀茲啊!卡汀茲虐虐的童年真的(好棒)好可憐喔~

( 卡汀茲、加利德法、月彌:你說什麼???(╬⊙д⊙) )

好啦~不知各位客官滋的如何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3 09:39:35 | 顯示全部樓層
昔恩比加利德法老!?
之前看雪大的文都沒注意年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30 23:56:10 | 顯示全部樓層
柳冥 發表於 2019-3-13 09:39
昔恩比加利德法老!?
之前看雪大的文都沒注意年齡

昔恩是十二將軍中年紀最長的!!!
大大不妨去看看雪姬大大的戰靈天使介紹文喔!
年齡(六百年前的)-昔恩(2201)、依札訥(2016)、列斯卡(1961)、蒂璉(1754)、賽希爾(1672)、月彌(1647)、卡汀茲(1645)、加利德法(1643)、羅連亞(1478)、珀玨(1402)、芙維可(1297)、檸枎帝亞(863)

----節錄自"《第二人生》戰靈天使族 十二將軍 各排行榜"
https://blog.xuite.net/doreen400 ... 2%E8%A1%8C%E6%A6%9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26 21:17:01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真的不怕半夜被鐮刀割喉嗎w
不過確實,卡汀茲一定迷茫過,我覺得這個方面大大有寫出來算是補遺了w

或許我可以期待看看有沒有其他關於戰靈將軍的文章(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5 22:34: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紫舞薇玲 於 2019-6-25 22:41 編輯
t3y584 發表於 2019-5-26 21:17
大大真的不怕半夜被鐮刀割喉嗎w
不過確實,卡汀茲一定迷茫過,我覺得這個方面大大有寫出來算是補遺了w


哈哈哈其實我也很喜歡戰靈這邊的
我也有寫飛特西x寧扶帝亞的故事喔!
(p.s.:長篇的喔,去看看唄!#滾)
以後努力寫更多戰靈這裡的文文
如果有想看什麼可以直接說
小的努力寫寫看◇(✪ω✪)◇
謝謝支持啦( 。ớ ₃ờ)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