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12|回復: 2

[同人文] 【特傳】控什麼最變態?(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27 19:39: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7-13 02:37 編輯

■ 想不到標題,此篇是冰漾喔!
■ 長髮控可能會引起不適(?)
■ 很有病的系列,當然人物很悲催的OOC了(
■ 佛系更新,目前轉戰lofter





位於左商店街的特殊店舖裡。


褚冥漾抱著高級洗髮精,又跟店員交代了護髮的幫他拿幾瓶過來,滿心喜悅的看著購物籃中的滿滿收獲,這次的採買夠他撐好幾天。


嘛…雖然大部分不是用在他身上。


結帳、卡一刷,褚冥漾痛快的把賣命的任務報酬全部拿來買這些會被學長嫌棄的東西,如果有人用暴飲暴食來紓解壓力,那他就是用瘋狂購物來滿足慾望的那種人。


臨走前他不經意的瞄到了牆上海報的臺詞。


【聽說剪了短髮之後,根本就停不下來,和上癮一樣,越剪越短!】


什麼鬼廣告。


褚冥漾嗤之以鼻。


怎麼可能有人會討厭長髮。






「學長你、你的頭髮…」褚冥漾顫抖的指著學長,也不管會不會被剁手指了,他現在只想大哭一場。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褚冥漾發現他無法呼吸,胸口像是壓了什麼般沉重,情緒湧上,摻雜著自責還有不捨。


出門的時候明明還正常啊…怎麼可能一眨眼就沒有了呢?


冰炎似乎沒聽出自家學弟話語間的不自然,低著頭繼續翻閱手中的磚塊書,輕描淡寫的回應 :「出任務的時候被燒到一點,反正留著也麻煩就剪掉了。」


就這樣…?


因為這樣就剪掉了?


你他媽。


褚冥漾一把火燒了上來,也不知道從哪裡借來的膽,直接抓著學長領子朝著他怒吼 :


「你這個渾蛋!你不知道我為了你那頭頭髮花了多少心思,還幫你挑了適合的洗髮精,每天還要盯著你不要用橡皮筋綁頭髮,你這個※@♡※?$&@@(@&%**(下收一百字)」



「靠,你發什麼神經?!」


冰炎一把推開褚冥漾,避開那連珠火炮般的口水攻擊,他火也起來了,褚冥漾一進門就這樣不明所以的發脾氣就算了,還敢對他大吼大叫,冰炎想要搧他腦袋一百遍的心情都有了。


「學長這個大壞蛋!!!!!!」


褚冥漾生平第一次和人打架的理由就是。


學長剪了狗啃一樣的髮型。


而且還是短髮





他們冷戰了兩天。


喔,確切來說應該是黑館冷了兩天,那種室內下雪、還有水龍頭都會掉出一堆冰塊的那種。


褚冥漾沒心思去關心有沒有黑館住戶被冷到送醫,反正每個人都強到像鬼,他們有自己處理危險的方式,就算有老人(某活了千年的白精靈)好了,也不可能有突然發病然後暴斃的可能性。


反倒是他有可能先走一步。


自從褚冥漾發現裹了三層棉被好像還有冷風從縫隙鑽進來,沒愧對妖師為黑暗種族的高級血緣,他對學長的怨念都快鬼族化了,咬著牙,雖然瑟瑟發抖還是堅決反對向隔壁的渾蛋說一句話。


那個整天24hr放冷氣的渾蛋。



「米納斯你會——」生火嗎?



『不會。』毫不猶豫的直接否決掉褚冥漾的歪腦筋,米納斯很自動的現身,本該圍繞在神龍精靈四周的霧氣直接成了冰珠往下掉,褚冥漾神情扭曲的後挪了幾步,他第一次感受到冷這種東西是可以殺人的。


看著自己逐漸結晶化的身體,米納斯好言相勸 :


『您還是不要在跟那位殿下鬧彆扭了。』


會死掉的,真的。


「等到他把頭髮還我……」褚冥漾咬牙切齒道,他什麼都可以忍,就是有人動那頭頭髮他不能忍,那就是他的全世界,誰碰了就是對他宣戰!


聽完主人的抱怨後,此刻美麗的神龍精靈,只是一如往常的優雅的、溫柔的,對低下頭往自己掌心哈氣的褚冥漾…


翻了一個白眼。





「你在我房間前面幹嘛?」


雖然口氣很差,學長終於願意跟他說話了。


但是現場的氣氛有些微妙。


褚冥漾身上貼了幾十包的暖暖包,什麼寒意都被他丟到爪哇島去了,搬出小桌子和食物,冰炎雖然困惑還是沒有阻止褚冥漾的怪異行為,他們都知道幾天前的衝突需要有臺階下,硬碰硬只會讓彼此的關係更糟,冰炎已經有了和好的打算——


直到褚冥漾點了香,然後虔誠的朝他拜了拜。


那聲聲清脆木魚繚繞在黑館每個角落。


褚冥漾睜著無辜的大眼,好心的解釋。


「我在弔唁你的頭髮。」


冰炎第一次聽見自己理智線斷掉的聲音。





「我也很想相信那不是真的,但事情就是發生了,我相信學長他(的頭髮)一定會過的很好的。」褚冥漾曲起腳,將臉埋進膝蓋中,整個人縮成一團,說有多絕望就有多絕望。


「漾漾,請節哀,我想冰炎他(的頭髮)也不想看到你這麼難過吧。」來順便參觀黑館冰河時期的夏碎拍拍褚冥漾的肩膀,雖然他不是長髮控,但能讓小學弟槓上冰炎的事情實在不多。


看著宛若藝術品般的冰柱,還有結霜的地板,夏碎不禁嘖嘖稱奇,腦中對於冰牙精靈能力再度刷新的上限。


「原本都還好好的啊,怎麼想不開就…」褚冥漾一想到短髮學長又想哭了,講到最後幾乎哽咽。


「既然事情都發生了,我們只能讓時間沖淡悲傷了。」夏碎柔聲安慰幾句,將煮好的茶水遞給小學弟。


啊不妙。


褚冥漾聽到了樓上細碎的聲音。


「你們是當我死了是不是!?」


怒吼從樓上傳出。


接著又是碰的一聲甩門聲。


「…是不是更冷了。」夏碎冷靜的看著上一刻冒著白煙的熱茶瞬間結冰。


「嗯。」褚冥漾淡定把漂著浮冰的茶水放回去桌上,然後發現他手黏住了。






「幫我把頭髮接回去。」毫不客氣的霸占保健室的沙發,他實在是被弄得煩了,更受不了自家學弟各種精神攻擊,要冰炎慢慢等到頭髮長回去絕對沒辦法,在這樣下去他一定會掐死褚冥漾的。


「冰炎小老弟啊,我們這裡可不是美髮店啊…」將抱怨的話語硬生生嚥下,提爾發現冰炎的右腳抬升了零點五公分 :「好、好別衝動,我接、我接。」


因為還要等一段時間的關係,提爾很自然的開始和冰炎攀談 :「你和漾漾相處這麼久了難道都沒發現它有這種怪癖?」


黑館事件鬧的沸沸揚揚,不過外人大概只知道有黑袍被惹怒了而已,什麼妖師怪癖這類的話題也只有在他們之間流傳,相信是有什麼神奇的力量將他壓下來了。


妖師一族果然很可怕啊…


更正,是弟控真的很可怕。


「我怎麼知道,只是他偶爾會摸著我的頭髮喃喃『好棒啊,這種手感。』、『可惡精靈頭髮都這麼棒的嗎?』之類的。」



「咳、這麼明顯你都沒發現嗎?」提爾順手抽出了櫃子裡的資料,之前的檢查報告想必對方沒有仔細看過,所謂的一切數值正常都只是表面。


「給我這個幹嘛?」冰炎覺得更煩躁了,全世界只有他沒發現褚冥漾對於長髮的固執程度。


「婚前健康檢查啊,下面還有一排小字你沒看到嗎?」提爾喝了一口果汁,再次感嘆年輕人果然衝動,說結婚就結婚,都不在乎後果的。


冰炎在一串數字間的角落找到了一行小到會讓人忽略的新細明體,有種被詐騙人生的感覺。


『對於戀人的某些地方會特別的偏執。』







「學長我發現其實你短髮也不錯……咦!?」


張大嘴,褚冥漾手裡抱著的東西掉了一地,零零罐罐,還有一個很不要命的滾了很遠、剛好的停在了學長腳前,幾個顯眼的大字要人忽視都難。


『讓你的秀髮更柔順!短髮專用洗髮精…』


「靠!」


冰炎一腳就踩上去。



END





【碎碎唸】


啊…終於放假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7 23:42:19 | 顯示全部樓層
不~~~!!!

我也是長髮控QAQ

長髮好美,殊那律恩超棒嗚嗚嗚,黑長直我好喜歡嗚嗚嗚

(謎 : 變態一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5 21:24:13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哈

不過長髮真的很棒

那種光滑柔順的感覺真的超棒的!

要好好保養才行啊!(變態 二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