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84|回復: 11

[同人文] 【吾命騎士】飄渺的絕對信仰(白雲視點)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6-18 10:23:5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霜葉 於 2011-6-18 10:28 編輯

原PO→霜夜的鮮網

【吾命】縹緲之一 同一片天空

霜葉是第一次嘗試創作,希望看到這篇文的你不吝指教。
有個性歪掉請義不容辭的指正霜葉。
希望有人能喜歡這篇。
大概是清水,白雲視點。

────────────────────────────


風徐徐的吹。
透過枝葉的縫隙,他看見了藍天......以及被風吹著走的雲。
緩緩伸手向上一抓。當然,手裡是空的,什麼也沒抓著。

從少年的角度,只看見雲,從指縫裡溜走。
就像時間一樣。


有多少個日子了呢?

自從當了白雲騎士長,他每天的日子似乎都是這麼過的。除了前陣子之外。

沒看過雷瑟如此狼狽的樣子。
希歐居然寧願放下公文任它囤積也要天天出門找到快天亮才拖著疲憊的身影回來。
那些天的喬葛,桌上只有攤開著一張標記了愈來愈多紅色叉叉的地圖,卻沒看到任何一個女人出現在他房裡。
而艾爾梅瑞居然一個詛咒娃娃都沒有紮。
那段日子,世界簡直像是顛倒了般......

十二聖騎士,永遠不會放棄十二聖騎士。
那話語彷彿營繞在耳邊。

呵,他又何嘗不是?

那幾天,大概是他偷偷離開聖殿最遠的一次吧。一抹自嘲的笑浮現在少年的嘴邊。
連基辛格邊境都去過了呢......

當他在那小屋中,看見那熟悉得睡顏,才發現自己竟是如此的重視他。
超越了光明神,當然也遠高於任何一個那王座上的人。

太陽騎士長,才是十二聖騎士的最高信仰。
這大概從第一代聖騎士起就是不變的定律了吧?

他在那小屋外守了一星期,除了等待被派到附近的寒冰和烈火騎士外,更重要的是──
他想知道這群人,到底對格里西亞而言,是否是個危險?會不會在他沒有留意之時,對格里西亞做出什麼可怕的事?

他不能告訴其他人,因為他是偷溜出來的。

「格里西亞」,一個他無法叫出口的名字。


────────────────────────────
原PO→霜夜的鮮網


第一篇文到此暫告一段落,這裡是覺得很恥的霜葉。
明明文筆還差別人那麼一大截還敢貼出來///(摀臉)

白雲視點,基本上這應該是清水。可能帶有微太陽x白雲和審判x白雲。雷到請摀眼裝沒看到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6-18 16:26:59 | 顯示全部樓層
^^
寫的很好!
差一大截=我差你一大截!我比你爛很多阿!別這麼說!
會更吧?!
我會持續追文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6-21 13:17:44 | 顯示全部樓層
──────────────────────────

仰望著頭上悠然的藍天和白雲。
他想......他大概可以瞭解老師那句話......
白雲飄過萬國,卻始終飄在同一片天空。

婉轉清脆的鳥鳴反襯著這午後的閒適與寧靜。不知何時停了的微風也徐徐的吹起。

「該死的格里西亞,又叫我翻牆出去幫他買甜食......」
樹下的碎碎唸,打破了這份靜逸,也轉移了少年的注意力。
審判俐落的翻了牆進來,彷彿以前就常常翻般的熟練。

的確是很時常。白雲的嘴角微微上揚。

他的手上提了一大包東西,想都不用想,那一定是藍莓派了。
在這棵樹上,他早看過無數次這種狀況。

只是......這次似乎稍有不同。
雷瑟•審判走了幾步後停下來,就在他所在的這棵樹下,眉宇之間似乎帶著點不解。
怎麼了嗎?

只見審判的目光延著樹幹向上,最後看向他。
「......白雲騎士?」似乎不是很驚訝他在這裡,只是不知道在疑惑著什麼。

啊......咦?咦、咦?
被發現的白雲倒是有點被嚇到。
「審判騎士?」
聲音裡帶著掩飾不住的訝異。

他是怎麼發現我的?
「是線頭。」他指向一條從白雲衣袖延伸一路向下到一枝樹枝的白色細絲。

「呃,謝謝。」被發現了的少年,臉上浮起一抹不易見的紅暈。
丟臉死了!
其實這也不是第一次脫線。這件衣服自從老師授與他之後,就沒再做重過新的了。
呵,其實腰帶上還有怎麼也洗不掉的龍血汙漬呢!

覺得在樹上和殘酷冰塊組的老大對話好像有點失禮,於是他躍下了樹幹。
不料他才剛動,腳卻被那細線絆了一下,整個人重心不穩地摔下去,卻栽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6-21 13:56:35 | 顯示全部樓層
額!?
白雲被 審判抱住了?!
加油啊!!!!!
寫得很好額!比小翼好多了… 小翼的文……(蓋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6-21 14:31:32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啊阿啊阿阿阿
好害羞((害羞個頭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6-22 11:44:36 | 顯示全部樓層

居然被霜葉打進週新進排行榜耶!(感動)
謝謝看霜夜的文的所有人......
(這傢伙決定好好努力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6-25 14:50:46 | 顯示全部樓層
嗚~~~抱住了!!
好有趣呀~
大大,我很期待下篇喔!!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6-26 14:47:21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嗚~
好........
白雲跟審判!!
但我比較支持審判跟格里西亞說.......
不過文章好棒好棒喔^^
太厲害了^^(哪像我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1-7-2 23:37:42 | 顯示全部樓層
少年揉了揉不甚痛的腰,手撐向地面想要站起身,兀自納悶著身上怎麼沒有感受到預期般的疼痛。
呃?撐向地面的手卻在預料外的摸到一片結實、溫暖的……胸膛?
「審、審判騎士?對不……啊!抱歉!對不起!」
只見白雲急急忙忙的跳了起來,卻又被先前絆倒他的線頭絆了一次。

審判無言的看著這個又跌他回身上的白色少年。
「你…..沒事吧?」他仰頭看著他。
「沒事……」蚊吶似的聲音從白雲嘴裡飄出。他小心翼翼的起身,避開了那害跌倒他兩次的罪魁禍首。

審判也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那個……對不起,撲……撲倒了你,還有撞見你回來……」說到最後幾個字,聲音已經細到連蚊子都可能聽不到了。
白雲低著頭,只是紅透的耳朵出賣了他。

搞得好像是他在欺負他一樣。審判無奈的摀著頭。

卸下萬年冰山的臉,他用鄰家大哥哥的口吻對著白雲道,
「你沒事就好了。」說罷,摸了摸白雲的頭。

審判看了一下白雲卻突然皺眉。
「……你的衣服怎麼……?」脫了線的袖子不說,身上那麼多塊補丁能看嗎?還有潔白的衣服上東一片西一塊明顯是血汙的痕跡,腰帶上甚至還有一塊應該是洗不掉的血漬。要是是格里西亞那傢伙,早就丟了……不,是燒了。(某格:丟了給人看到太丟臉了,直接燒了毀屍滅跡,神術萬能嘛!)

「呃,沒有……沒關係,衣服是有兩套的,儀典一向是穿另一套。」白雲天真的以為是這個問題。

……不是那個問題。想都不用想,眼前這傢伙一定是被教皇那死老頭剝削了。
「走,我帶你去重製幾套衣服。」審判不由分說得拉著他要走。
「不用啦……。」白雲微弱的說著。
「穿成這樣任誰看到都以為神殿虐待你......那應該不是問題。格裡西亞居然連自己那組的聖騎士都沒關心一下……」審判邊走邊碎碎念,完全忽是白雲的抗議。

「雷瑟∼我的藍莓派回來了沒∼?」由遠而近的呼聲讓審判停下了腳步。
白雲剎車不及,一頭撞上前面的審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1-7-3 23:03:59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哦!大大更文了!
呃.......現在是誰戀誰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