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47|回復: 26

[同人文] 未來的羈絆 特傳篇 (3/13更新6.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23 21:21: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特殊吾命未來 於 2019-3-13 23:18 編輯

嗯⋯⋯大家好,這是我第一次在論壇上發文,目前是主特傳的走向,但是女主會有一些特別的能力,是參雜著其他故事,不會太亂,而且後面會再混入其他故事(例如:吾命⋯⋯),有錯字和不理解的地方,歡迎發問和留言。那麼,廢話不多說,在此奉上楔子

(不喜勿入,謝謝)


楔子

窗外飄著綿綿細雨。

「先生,你的大杯熱拿鐵好了!這樣子一共是六十元⋯⋯。」

在這個陰雨綿綿的日子裡,這家位於台北鬧區的咖啡店仍然絡繹不絕,看著杯中精緻的天鵝拉花,我輕嘆了一口氣,提起杯子,輕輕啜飲,香甜濃純的熱可可沿著喉嚨滑下,溫暖了整個人,也稍微平復了我那和外面一樣鬱悶的心情。

掏出手機點開一看,又是好幾十通的未接來電,通訊軟體也被塞滿了無數的「關心」,說好聽一點是關心,難聽點就是質問,訊息的內容大多是詢問我現在的行蹤,千篇一律。

為了不要繼續打攪我喝下午茶的興致,我索性直接把手機關機,丟回後背包之中。

「未來,這樣好嗎?」一個粉髮粉眼,身穿粉色競技啦啦隊服,頭上的太陽帽有著一顆大大的愛心的精靈問道。

我還沒有來得及開口,一旁有著藝術家氣息的藍髮精靈就回到:「哎呀!明明就是他們跟得太緊了,未來已經小學畢業了!」

「不過其實在他們的眼中,未來不管過了幾年,永遠都是小孩呢!」黃髮碧眼,身穿綠色系女傭服的精靈用最無害的語氣吐槽藍髮精靈。

「額⋯⋯這麼說也是啦,哈哈。」藍髮精靈也沒有生氣,只是調整了別在自己帽子上的深藍色黑桃別針。

「呵,說真的,未來蠻像小孩子的。」一直都在旁邊觀看這齣鬧劇,擁有栗色雙馬尾的精靈噗哧一聲笑的出來。其他幾個精靈掩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對啊!長這麼大了,晚上睡覺還會踢棉被。」

「早上還會睡過頭,爬不起來。」

「最常做的事,就是睡覺睡到一半,從床上摔下來,還撞到頭。」此話一出,其他幾個精靈還頻頻點頭。

「你們幾個⋯⋯。」不要我沒有說什麼,就當作我不存在啊!我重重地放下杯子,發出了不算小的聲響,但仍不足以引起其他客人的注意力。

見到我面露慍色,他們也很識相地沒有繼續暴露我的黑歷史,只是堆起笑容,一同望向放在我面前的表單。

我的名字是朝日奈未來,目前十二歲,國小才剛畢業,雖然有著日本人的名字,卻是土生土長的正港台灣人,但是因為在日本出生,所以爸媽便替我取了日文名字,當然,還是有中文名字的,但是父母希望我使用日文名字,所以我也就一直沿用了下去。

沒有什麼特別的專長,和路邊隨便抓都一大把的小學生一樣,坐等著上國中。而我從小到大,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過個平凡的日子,當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平平靜靜的過完一生,僅此而已。

而當我的國小老師,問起我未來的夢想,我將上述想法在全班面前大聲說出,老師明顯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有聽過這種回答,畢竟那個年紀的小女生,未來的夢想大多是成為舞者、演員等,令他們嚮往的職業,總之,不會出現我這種奇怪的答案。

老師也沒有多說什麼,正打算用唬小孩的口吻帶過就尷尬的場面,還沒有開口,同學就先發難了。

一個平時在班上頗有人緣的男孩子站起身來,伸出手指指著我說:「這是什麼爛夢想啊!你要一個平凡的人生,路邊的乞丐他的人生也很平凡啊!」

因為他的一句話,許多人也跟著起鬨,到最後,全班哄堂大笑,老師也趕緊管理秩序,順便安撫我的情緒。當時我的眼淚早已撲簌簌地滑落,因為我不懂,不懂台下的同學們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不懂我的夢想哪裡有問題,但是我沒有問出口,只任憑眼淚不斷地掉,沒有任何的反駁,忍氣吞聲,將到口的委屈吞回肚子裡,但是這也不能怪我,畢竟那年,我只有七歲。

當天晚上,為了平復我那一天鬱鬱寡歡的心情,我打開電視,試著轉移注意力,忘卻上午的不愉快。

突然,電視大吼了一聲:「你!」

我震了一下,手上的遙控器從手中脫落,摔在地上,我蹲下身子,拾起遙控器,戰戰兢兢地抬起頭,電視上正在播放一個占卜節目,而剛剛的那聲「你」便是節目裡的占卜師的聲音。

嚇死我了⋯⋯還以為電視機活了過來。將腦海中奇怪的想法拋諸於九霄雲外,整個人放鬆,把自己摔進沙發中,正想轉到別台,電視機裡的占卜師又開始說話了。

「喂!那邊那個你!不要轉台!」

我轉頭左顧右盼,父母親和哥哥們都還沒有回來,家中空蕩蕩的,只有我一人。我不確定的用手指著自己,「我?」

沒想到,對方還真的點點頭,「沒錯,就是你。」她接著說下去:「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順利?例如:自己一直以來堅持的夢想著受質疑?」

反正她一定是照著台詞唸,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她怎麼可能會在跟我講話,正當我這麼想時,電視機裡的觀眾們開始躁動了起來。

「排演的時候沒有這一段吧⋯⋯。」

「老師是突然怎麼了?難道是想要即興演出嗎?」

「咳咳!」主持人清了清喉嚨,現場頓時鴉雀無聲,「那個張老師,我們即將要進行下個單元了⋯⋯。」

「我知道了。」占卜師勾起一個客套的笑容,接著又轉回鏡頭前,「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你們也看到了,我所剩的時間不多。」他聳聳肩,完全不在意站在一旁的主持人臉色越來越黑。

「無論別人怎麼看待你的夢想,只要認為自己是正確的,並且走在正道上,那就放手去做吧!不要太在意他人的眼光,努力成為理想中的自己,每個人的身後都有守護靈在默默守護真正的你。」

「白癡嗎?根本就是騙小孩的把戲。」嘴上雖然這麼說,但是行動卻出賣了我,我下意識地回頭張望,身後仍然空無一人。

電視機裡的人攤開了雙手,「信不信就由你囉!還有,把我的話當成白癡可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喀的一聲,我切斷了電視的電源,被那位莫名其妙的占卜師這樣一鬧後,我也沒有那個閑情逸致繼續看下去。

站在陽台,望著下方燈火通明的街道,微風徐徐吹來,清涼沁入了我的肌膚,上午的事件又重回到我的思緒中,委屈漸漸湧上,心頭有說不出的苦澀感。

我抹了抹不爭氣的眼眶,些許的淚水盛了出來,閉上雙眼,十指交扣,在內心最虔誠的祈禱著:守護靈啊!請原諒我剛剛對您不敬的行為及想法,如果您真的存在的話,請賜予我改變的勇氣,成為一個更加坦率,能誠實面對自己的夢想,並加以實踐。

而在很遠很遠的將來,我才意識到,我的人生,早在許下願望的這一刻,就已經踏上了轉捩點,當年既定的夢想,已經永遠不可能實現,我,朝日奈未來,從此踏上了不平凡的道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3 21:32: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加油,雖然是第一次,已經表現得很好了,繼續努力,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3 21:39:3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電視占卜師說背後有守護靈的梗,好像有點眼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3 21:50: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大大你猜對了喔,後面就會有「她們」的出場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3 22:19: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白羽曦 於 2019-1-23 22:20 編輯

朝日奈未來……這根本就是日奈森亞夢吧
超像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4 09:19: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不過女主並不是用亞夢的原形所創,只是她剛好也有亞夢守護甜心罷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4 09:46:3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但是女主並不是以亞夢為原型,只是借了她的守護甜心一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4 09:48: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呀,多回了一個,有沒有好心人士教一下怎麼刪除啊~~

點評

帖子下方應該會有個編輯或刪除的按鈕……!  發表於 2019-3-6 19: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4 23:17: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特殊吾命未來 於 2019-1-24 23:37 編輯

特傳篇01

我的名字是朝日奈未來,目前大約十二、三歲,正處於台北鬧區的一間咖啡廳中,享受難得的下午茶時光⋯⋯。

好吧,我承認我並不是單純來喝下午茶的,國小剛畢業的我,現在正為了要填哪所國中而傷透了腦筋。

家裡的人都希望我能去上有名的貴族學校,接受良好的教育,為未來三年的大考鋪路。然而,我卻完全不擔心這個問題,對於已經超修到高中課程的我,國中課程如同國小課程一樣簡單。

我的家人也心知肚明,因此也沒有限制我,只丟給我一張表單,讓我按照自己的志願來選擇。

我瞄了兩眼,發現表格內的學校名稱大多是私立的名校,我差點氣瘋,明明說好要讓我自己決定,卻又暗地裡耍這些小手段。我氣得直接衝去找他們理論。

當我把整疊資料摔在桌上,深深吸了一口氣,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這些資料是怎麼回事?上面全都沒有符合我的要求。」

對方連瞥都沒瞥,不在意地說:「我已經依照我們的約定,讓妳在最大限度內自由選擇。」他手中批改公文的筆從沒有停下,皺了皺眉頭,喃喃自語的說:「這部分還需要再加強⋯⋯。」

強壓下心中的怒火,我緩緩道出事實:「什麼最大限度內,你們這樣子是鑽牛角尖,我說過,我的成績不需要你們的擔心,私立學校整天綁手綁腳,動不動就要留到晚上十點,公立學校比較自由。」私立學校就像是變相的監獄,進去了,就別想再見到當天的太陽。

眼前的人仍然振筆疾書,連正眼都未瞧過我一眼,再次開了口:「未來,你要知道,就讀私立國中,我們才能就近照顧你,為了這件事情,我和那條臭蛇也討論過很多次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妳好。」

他頓了頓,放柔了語氣:「所以,妳不要再任性了,乖乖聽我們的話,好嗎?」

氣憤達到了最高點,我沒有理會他最後釋出的善意,直接抓起整疊資料往對方臉上砸去,「每次都這樣子,就不能相信我有能力照顧好自己,我告訴你,我絕對不會讀上面任何一所學校,我現在要出去,直到我主動回來前,你們都不準來找我!」

說完,奪門而出,「碰」的一聲甩上了門,只留下了滿天飛的文件以及一臉錯愕的他。

我趴在咖啡廳的桌上,將頭埋進雙臂之中,苦惱著我先前的行為,似乎⋯⋯好像真的有些過分?

我明白他們用心良苦,盡可能的保護我,不讓我受到任何傷害。

但是,這樣的日子能持續多久?連互相允諾終身的人們都會給對方些許的喘息,何況是家人?

總有一天,我終將長大,脫離他們的羽翼,踏上屬於我自己的人生,難道到時候,他們也要和現在一樣,安排、規劃往後的瑣事,計畫終究趕不上變化,當真的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情時,他們又該如何去面對?

咳!又不小心扯遠了,眼下應該先好好考慮國中的事情,剛剛才放話說自己一個都不會去讀,問題是,那張表單上涵蓋了全國將近五成的學校,而依照我的程度,自然是不會去選那種區域性的小學校。

現在又接近八月中旬,公立的明星學校早已額滿,再過不久便是新生訓練的日子,哪裡還有空位可以填?

用單手撐起頭,絞盡腦汁思考解決方案,而就在我否決掉第十種可能性時,我絕望了。實在是想不出方法來解決眼前這道難題,就真的只能按照他們的安排嗎?

可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話都說出去了,還回去尋求他們的協助⋯⋯。

「啊啊!煩死人了!」揉了揉頭,把情緒都發洩在頭髮上,原本梳理整齊的金黃色馬尾瞬間翹起了幾根毛髮。

「未來也真是的,出門前才剛弄好的頭髮又亂了,小絲來幫妳整理吧!」

見到我沒有拒絕,黃髮碧眼,不,小絲飛了起來,飄浮在我身後,自逕的拿出隨身攜帶的梳子,解開髮帶,輕柔的讓梳子從上往下滑過我那一頭及肩的金髮。

「小蘭,別只顧著吃,趕快幫我想辦法啦!」我兩隻手一隻一邊抓住了粉髮精靈的臉頰,用力往外一扯,不到五秒鐘,求饒的聲音變從小蘭口中傳出,「好啦!放開我,很痛欸!」

聽到了滿意的回答,我才放開了雙手,小蘭摀著自己的臉,露出一臉哀怨的表情,「我才沒有吃很多呢!」

以為我沒有長眼睛嗎?我送了個大白眼給她,指了指桌上原本裝滿餅乾的盤子,再指了她的嘴角,她伸手一摸,一粒粒的餅乾屑沾在她小巧的手上。

「哈哈,被發現了呢⋯⋯。」人贓俱獲,小蘭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而一旁的藍髮精靈見到情勢不對,趕緊把自己的素描本收進隨身攜帶的側背包裏,像是害怕我會沒收她的東西。

「米琪⋯⋯。」我無言地看著裝無辜的她,而後者正擺出思考的動作,彷彿她也和我一樣思考了大半天。

「好了。」小絲軟綿綿的聲音從我身後響起,手一摸,一條整齊的低馬尾垂在身後,而上面綁的正是我最喜歡的蝴蝶結髮飾。

「謝謝。」

「不用客氣。」小絲在我面前漾起了一抹有意義的笑,和三角巾上的梅花一樣碧綠的大眼睛眨呀眨的,暗示著我一些事情,而小蘭和米琪一眼就看穿了她想要表達的涵義。

「嘿!哪有這樣子的!小絲也太奸詐!」

「就是就是!還故意先討好未來!未來,要公平、公正、公開!」

在兩人的一搭一唱之下,我也只能向小絲露出抱歉的表情,但不愧是我們所公認的好人,她只是苦笑了兩下,便加入了小蘭和米琪的行列,並沒有更多的反彈。

「那麼,你們說到哪裡了?」小絲從半空中緩緩落下,用優雅的姿勢坐在桌子上,試圖融入另外兩人的話題之中。

「我們在想未來可以去碰碰運氣,看哪一所學校還有空位,不一定每一所明星學校都會額滿。」米琪拿起自己的素描本畫起簡易的示意圖。

「可是現在不會太晚嗎?就算真的有空位,不是也被原本就虎視眈眈的人搶走,輪不到我們吧。」小蘭點出了她的疑慮,確實,台灣的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甚至連身處於台北都有可能發生「城鄉差距」的情形。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小孩能夠贏在起跑點上,因此,家長們是無所不用其極,使出渾身解數,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進到所謂的「明星學校」,跟隨著高升學率,踏進第一志願的大門中。

「所以囉,就說是碰運氣,剛才我也試著設想其他可能性,不過看起來,我們只剩下這個選擇。」米琪秀出了她的素描冊,上面有幾個草圖,但是都被打上了叉叉,只剩下唯一的一個被圈了起來。

「那個⋯⋯」小絲乖乖地舉起手。

「嗯?說吧。」

「為什麼不回去找『他們』呢?辦事情又快,管道又多,而且不找『他們』一定不行的吧?」

「喂!小絲!你剛剛真的有在聽我們說話嗎?」小蘭突然湊到小絲的面前,眨了眨她那漂亮的粉色雙眼。

「欸?有啊。」小絲被小蘭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條,隨即反射性地回答。

我翻了個大白眼,「小絲,我們的話題就是建立在不找『他們』,自己想辦法之上,你忘記我今天早上才和『他們』吵了一架?」

「啊!對不起!我忘記了!」小絲急急忙忙地向我們道歉,不過大家也沒有放在心上,這種事情早已司空見慣,習以為常。畢竟,小絲除了是公認的好人,也是公認的冒失鬼。

「米琪,怎麼了嗎?」自從小絲說出了那段話後,米琪就一直深鎖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未來,我覺得小絲說出了重點。」米琪抬起頭,視線與我相交,而在她深藍色的眼眸中,我看到了無盡的擔憂。

「依照法律規定,入籍學校是需要有法定代理人的同意,而未來還沒有成年,也無法自行決定,就算我們想到再多的辦法,最後勢必要『他們』的簽章,因為『他們』才是未來的監護人。」她一字一句地道出將我們整個下午的努力都打回原點的真相。

原來,不管怎樣,都無法改變這個結局嗎?

我像顆洩了氣的皮球,又趴回桌面上,我都可以想像貴族學校的那一些王子公主們頤指氣使、整天用鼻孔看人的模樣,想到這裡,我的心情又更加低落了。

「未來?未來?」恍惚中,小絲好像在我面前揮了揮她的手,接著她驚呼出聲,「小藍!米奇!你們看!未來的魂要飛走了!」

啊啊,與其要我去過那種生不如死,整天被世家背景束縛的生活,還不如死了算了!遠在天邊的阿嬤,你的孫女就麻煩你來帶路了!

「米琪!妳突然說這個,對她的打擊太大了!妳直接把她的希望給碾碎了!」

「我也不知道她的打擊會這麼大啊!我只是把我剛剛才想到的結論給說出來而已!」

「你們兩個!還有時間廢話!混都快要飄走啦!」

「未來。」一道不屬於對話中的聲音響起,最後一位精靈露出她最甜美的笑容,溫柔地說:「即使身處於黑夜之中,仍然要相信自己內心中的光輝,光輝會一點一滴地慢慢累積,在令人絕望的夜晚,成為為妳引路的明燈。」

我知道她是想要安慰我,但是、但是就是因為沒有時間了吧!就算再怎麼的相信內心中的光輝,遠水救不了近火啊!

方塊,妳現在說這話的意思是想告訴我只能等待奇蹟的發生嗎?

「未來的靈魂又出竅了!」

「快點,誰來幫幫忙!」

方塊站在原地,不解地看向米琪,「我說錯了什麼嗎?」

米琪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拍了拍她的肩膀,「方塊,這招夠狠。」說完,便加入了小蘭和小絲的行列,留下方塊一人愣在原地。

「噗哈哈哈哈哈⋯⋯」一串笑聲從我對面的位置上傳出,回過神來,只見到對面不知何時多了一位一頭藍髮,身穿日本和服的少女,而對方正捂著肚子,毫無形象地狂笑著。

將自己從稍早的情緒之中拔出,我開始整理思緒,許多的疑問充斥了整個腦海,她是誰?是什麼時候到我對面的?為什麼我竟然完全沒有發現她的出現?還有,她又有什麼目的?

雖然眼前的少女看起來很隨性,直接在公共場合放聲大笑,但是四周的顧客卻完全沒有反應,她奇特的髮色和服飾,完全沒有引起他人側目,就算她將自身氣息收斂的很好,徹底地隱藏在狂笑底下,我仍然能以上述原因判斷出,眼前這個人,不簡單。

我警戒地看著眼前的少女,而小蘭她們也受到了我的情緒影響,全部退到我身後,同樣提防著這位不速之客。

「哈呼⋯呼⋯呼,好久沒有笑得那麼開心了。」少女整頓了氣息,深呼吸了一口氣,「唰」的一聲張開了一柄扇子。

「先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是扇,無殿三主之一。小家伙,妳好像很有趣呢!」她一心盎然你上下打量著我,而在我的胸前視線暫停了一下,便又快速地轉走。

她喃喃自語著:「還真特別,身上擁有守世界的記號,卻完全沒有力量感⋯⋯。」

無殿?守世界?她說的明明都是中文,怎麼我一個字也聽不懂?而且她剛剛的舉動又是什麼意思?難道是來搶奪的!?

想到這裡,我的身子下意識地往後縮了縮,更加警戒地看著她。

「哎呀!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啦!放心吧!大姐姐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注意到我的視線,扇隨意地揮了揮手,接著她拿起我放在桌上的表單,「台北市明星學校列表⋯⋯妳是在找學校嗎?」

我點頭,「但是還沒有找到適合的學校。」

語音剛落下,對方就勾起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我心中的警鈴開始大肆作響。

「小家伙,看在妳今天逗樂姐姐的份上,我就特別通融通融。」扇整個人趴在桌上,身子橫越了整張桌子,清秀的臉上露出猖狂的笑容。「吶,你要不要來我的學院就讀?」她說出了類似誘拐的話語。

「妳的學院?」我實在是看不出來,眼前的少女大概也大我不到10歲,年紀輕輕就能夠擁有一間學校。真的不能從外表判斷一個人,要不然你哪天死在路上都不知道是誰做的。

「沒錯,Atlantis學院。」她將陪伴了我一個下午的表單往後一丟,表單瞬間燒的只剩下灰燼,接著她又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一張廣告單,放在我眼前。「可不要小看我們學院,在我們那裡可是數一數二的。」

「那過去那邊對我有什麼好處?」扇的表情明顯的愣了一下,我才意識到自己說了多麼失禮的話。「啊!對不起!一不小心就⋯⋯。」

收起扇子,少女一臉感興趣的看著我,「小家伙,你真的很有意思,連臭小子都不愧和我這樣說話,嘛,雖然我不討厭啦。要是妳來當我的玩⋯⋯學生,一定很有趣。」

妳不生氣我是很高興,畢竟我自知理虧,你不要以為我沒有聽見,玩具!你剛剛想要說玩具!

「既然妳那麼想知道有哪些好處,我就一一細數給妳聽,基本的教學不用說,我們擁有最完善的設備和師資,還有,妳也不用擔心那些妄想妳東西的宵小,只要妳肯入學,無殿保證罩妳!」扇拍拍胸口,向我承諾到。

「對了!還有還有!如果妳肯入學,說不定能夠見到妳尋找已久的人喔!」扇丟出來最能夠吸引我的魚餌,想引我上鉤。

我瞪大了雙眼,不可能⋯⋯她怎麼知道我在找誰?那件事情不可能會有其他人知道,除非⋯⋯

「妳認識他們?」

「應該稱得上認識吧,來我們學院,你就有機會再次遇見妳想要找的人。」扇收起輕浮的笑,一本正經地說道:「我可以告訴妳,我知道很多事情,但是基於我們不干涉歷史的原則,我無法透露更多的訊息。」

「請別拿這件事情開玩笑。」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尋找他們的蹤跡,希望能夠騙過自己,逃避現實。

早在幾年前的某一夜,我透過夢境知曉了結局,是的,那令我痛徹心扉的結局。

「我沒有騙妳,這是一個屬於妳自己的轉捩點,無論妳做出了什麼樣的決定,都會影響未來的走向,妳是為了改變,今天才會在這裡,不是嗎?Humpty Lock 的守護者。」

我的內心漏了一拍,眼前的少女實在是知道了太多事情,不過既然她連「他們」都知道了,我也不期望這點事情能夠滿足她。

「妳⋯⋯看得到嗎?」只有同樣擁有資格的人,才能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扇誠實的搖頭,「看不到,那項條件只有人類才能符合,不過小家伙,妳真的很有趣,我已經很久沒有看過Humpty Lock 認主了,這讓大姐姐好好奇理想中的妳喔!」扇又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瞥了一眼從剛剛就躲起來的四人組,「不可能。」開玩笑,到時候我不被糗死才怪!

「大姐姐再偷偷告訴妳一個消息。」扇眨了眨她那水藍色的大眼,貼近了我的耳畔,低語到:「就算妳不能馬上見到『他們』,也許會看到長得很像的人喔!怎樣,有沒有很心動啊?」

長得很像的人?難道是…!

「好,我答應妳,我會去讀妳的學院。」不得不說,最後一個條件實在是一個非常好的誘因。

「哈!那就這麼定了!入學資料會送到妳的房間裡,大姐姐還有事,先走一步囉!」一道刺眼的亮光閃過,對面的位子又空了下來,而四周喧嘩了起來,彷彿從來沒有人來過。

我再次趴在桌面上,思緒全部打結在一起,太多的資訊衝擊,使我一時之間有點轉不過來。

更重要的是,我仍然無法相信剛才所發生的事情,上一刻還在煩惱的事,下一刻就有人幫我解決了!

「未來,那個少女知道我們的事情⋯⋯」小蘭她們不知何時又跑了出來,憂心忡忡地看著我。

「反正她帶妳們回家,也只是多了四張嘴要甜點吃罷了,再說了,還要先過我這一關。」我笑了笑,果然聽到了整段對話,還真愛操心。

「噗哧,哈哈哈,這麼說也是。」最開朗的小蘭一掃陰霾的氛圍,「未來沒有我們,根本什麼都做不成。」

「喂喂,沒有那麼誇張好嗎!」

「哪裡沒有!」米琪反駁道,「像我就負責藝術領域。」

「我是擁有傑出的運動細胞。」小蘭向我比了個勝利手勢。

「小絲擅長的是做甜點和家務事。」小絲露出甜甜的笑容。

「而我,則是未來心中的光輝。」方塊的聲音如同春風拂過身旁。

「所以,未來⋯⋯」

「不需要擔心。」

「不用害怕孤獨。」

「勇敢地去挑戰新環境。」

「因為⋯⋯。」她們四人對看了一眼,異口同聲地說:「我們一直都在妳身邊。」

一陣暖流從心中竄出,溫暖了整個人,真是的,想要安慰別人,怎麼反而是自己被關心的呢?

「嗯,謝謝妳們。走吧!」

我將杯中剩餘的熱可可一飲而盡,戴好用來遮掩頭髮和眼睛的鴨舌帽,沒辦法,誰叫我的一頭金髮和紫眸在黑髮黑眼的台灣異常的顯眼。

背起背包,走出咖啡廳,外頭和稍早不同,太陽從烏雲裡探出頭來,和煦的陽光灑落地面,路面上殘留的水珠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我踏著輕快的步伐,滿腦子都想著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未來。」

「嗯?」方塊飛到我面前,燦爛地笑到。「恭喜妳,奇蹟,真的發生了呢!」

是啊,新的學校⋯⋯有她們的陪伴,一定也能很快適應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4 23:18: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特殊吾命未來 於 2019-1-24 23:40 編輯

扇董事出現了~有人已經猜到未來有守護甜心囉!

猜猜和未來吵架的「他們」和她想要找的人是誰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