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20|回復: 9

[同人文] 【特傳】Forever(7/5)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6-20 19:48: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維多利加 於 2010-7-5 13:39 編輯

※微BG慎、後微休利慎(???)、自創角有、自重無能(被種)
※出文速度緩慢謝謝。(滅)


01

我佇立在空無一人的火車站。

說是空無一人一點也不奇怪,雖然火車站平常總是像沙丁魚罐頭一樣人擠人擠死人,但現在只不過才早上五點鐘而已,會有人才有鬼!

誰會沒事在早上五點跑來坐火車啊,神經病。

之所以會讓我變成神經病的原因有一個,就是那天在家裡收到的入學通知。

考試考怎樣會進哪個學校我倒是完全不在意,所以在選學校時我只是把頭仰望天花板然後手在紙上隨機勾一個便交出去了。

於是過了幾天後我便收的了入學通知──封面印著大大的「摔著死。」而且還加粗改紅,就是想當眼突沒看到都不行。接著厚厚的一疊裡頭還附了支手機,樣式有點詭異就對了。

裡頭有一本叫做學生自保手冊的東西,厚到一個可以殺人的地步,害我花了一整個晚上的時間才看完。是說,裡頭寫的東西都很詭異,卻又有種莫名的實用感。

噢,忘了說,我是一個人住的。在外頭租間小公寓,平常靠打工維持生活。因為小時候父母車禍意外身亡,幸好遇到了很有良的房東收養了我,才不致於淪落街頭的地步。

所以我很感謝他,也很感謝班上時常幫助我的同學。

雖然父母的逝去令人很遺憾,但我卻覺得現在的我非常幸運、也很幸福。

「那個,是閔同學嗎?」一個溫和又不失威嚴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

我趕忙回過頭一望,一個擁有褐色長髮的帥氣青年映入眼簾。帶點俏皮的臉龐卻又不失成熟,長長的褐髮束成馬尾綁在後頭,褐色的眼睛很漂亮、但左眼卻彷彿沒有焦距般;毫無光澤。

他給人的感覺很溫柔,很溫暖、有那麼一秒我看呆了。

「請問是閔同學嗎?」見我雙眼無神腦袋空空的沒有反應,少年再度勾起了溫和的微笑在我眼前揮了揮手。

「咦、啊……是的。」遲了兩秒才回答的我正因剛剛的恍神而困窘。

友善了笑了笑,少年朝我伸出手道:「我的名字叫席雷•阿斯利安,是你的代導人。歡迎加入Atlantis學園喔。從今天開始還請多多指教,學……」他停頓了。

我知道他停頓的原因。

「學妹。」我不疾不徐的幫他補上尾字。

非常抱歉我的外表就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像個男生,長長的瀏海和短短的黑髮,大大的黑色眼睛有點陰鬱,聽人家說是美少年一枚。

不過我並不會變態到對自己的外表起興趣這樣。

席雷學長尷尬的笑了笑,再度說道:「那、閔嫻學妹,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代導人了,叫我阿利就好了。」

他給人的感覺依然很溫和。

我禮貌地點了點頭,然後伸出手回握:「請多指教,阿利學長。」

在我說完後的下一秒,地面突然開始大力震動,轟隆隆的彷彿地牛翻身一樣,接著我看見了一輛高速行駛的火車朝這裡衝過來。

慢著,我記得這個時間沒班次吧?

不等我反應過來,一旁的阿利學長猛地拉住了我的手便朝月台下跳──

「閉上眼睛囉,我們要進學校了。」

於是我閉上了眼。

睜開眼睛後,我所看見的世界不再一樣。


【樓層區】
00樓。01章
01樓。02章
06樓。03章
08樓。04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0-6-20 19:48:52 | 顯示全部樓層
02

睜開眼睛後,世界不再一樣。

待我睜開眼後,映入眼簾的是潔白高聳的大牆,周圍還有好幾個大石雕像、尖長的耳朵有點像精靈,那些巨大的白色雕像手上都拿著武器,有長槍也有長劍,看起來相當有威嚴。

「這裡是西邊大門,精靈石像是守衛,專門趕走壞人的。」阿利學長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我面前,對我笑道。

「再次歡迎你來到Atlantis異能開發學園,閔嫻學妹。」

他微笑著拉著我,進入了學園。



其實當我知道這裡是異能學園時,並沒有任何驚訝的情緒。

收到摔者死後我就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

曾有人說過我就像止水一樣,不論是怎樣的事都無法激起一絲漣漪。

就像鏡子般,單只是映照出表面而已。

「小閔,我們到囉?」阿利學長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

「呃喔……」應了聲,我才發現上上一句的詞語有問題,「那個、阿利學長……請問您剛剛叫我……?」

「小閔呀。」他露出純潔無害的笑容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我覺得這樣叫起來挺可愛的,可以嗎?」

「……可以。」我默默答道。

通常小閔都是房東太太在叫的,第一次聽到有別人叫我小閔、感覺……很溫暖。

或許是因為本人很溫暖的關係吧。

接著阿利學長又牽起我的手,說要帶我去教室報到,其他的等到晚點再說。

感受著從對方掌心流露過來的暖意,很舒服。

或許,這裡會是個好的新歸宿。



「到囉,這裡是國中部的教室,你是一年C班的。」阿利學長停下腳步,指著眼前的「建築物」說道。

教室就是眼前那正方形的巨型巧克力?

太神奇了。

「現在有點早,還沒到教室散步的時間,我們趕快進去吧。」輕拉著我的手,阿利學長溫柔的說道,然後就領著我進入巨型巧克力中。

進去後,是非常普通的走廊場景,阿利學長帶著我爬了兩層樓梯,到達三樓後在其中一間教室前停下腳步,我看見門邊掛著一個大大的牌子寫著一年C班。

接著阿利學長伸手推開門,我似乎聽見門下傳來一陣尖叫……

「什麼聲音?」我皺起眉頭問道。

阿利學長轉過頭來用一種哈哈哈別太在意那小東西的口氣說道:「沒什麼,只是門軌上有生前是殺人犯的靈魂被綁在上面,每開門一次都會輾過去很痛所以會發出慘叫聲而已。」

「……」我嚴重懷疑底下傢伙的臉已經扭曲變形。

領著我走進教室後門自動關了起來,又是一陣慘叫。

……

我決定以後不管怎樣都當作沒聽到了。

似乎是來的太早了,教室裡連隻蟑螂都沒看到。

「哎呀,似乎有點早呢。」阿利學長搔搔臉,笑了笑,「不過沒關係,我們先來填一下資料吧。」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阿利學長拿出一本厚死人不償命的資料夾。

他先拿了一張紙給我,上面要填的大概就是基本資料那類的。我用很快的速度填寫……然後停了下來。

因為我清楚地看見一個空格上寫著『種族』。黑色加粗字體讓我有種它跟摔者死可能是親戚的想法。

種族當然是人類啊不然是鬼嗎!

但在下一秒,我很快的發現我錯了。

尖叫聲再度傳來,我看見教室的門碰地一聲被人用力打開──我似乎聽到門發出怒吼說哪個死小孩開門不長眼那麼用力是想撞散我的老骨頭嗎!

開門相當不客氣的傢伙走了進來,小米顏色的皮膚看起來很健康;身著有點民族風味的衣服;臉上有著相當深的輪廓、銳利的藍色眼睛給人一種野性的感覺;還有編成長辮子的褐髮束在腦後,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但當我瞄到他的那一瞬間──我發現我錯了。

那很明顯是真的而且還在左右晃動的狼耳是怎麼回事!

我疑似看到屁股後面有條狼尾晃來晃去!

為什麼我們班會有狼人啊!你們不是應該在滿月的時候站在懸崖上對著月亮狼嚎然後從人變身成狼人嗎?先生你走錯教室了!

突然,我感覺到不知從哪傳來一股怨氣……

於是我看見了剛剛被摔到似乎很痛的教室門以一種慢動作的方式接近狼人先生,門上疑似出現了一個血口而且還冒出了尖銳的鯊魚牙,帶著驚人的氣勢便張著嘴朝狼人撲去。

就在我想叫他快點滾開的時候,我看見狼人在瞬間轉身一拳把門揍出教室外面撞到牆,然後毫不客氣的送上一根中指。

原來狼人是危險分子,而且他剛剛才使用了世界通用語言。

輕咳了一聲,阿利學長拍拍我的頭說:「那種東西不要看,繼續寫吧。」

「喔。」我點了點頭,裝作沒看到。

似乎不是很滿意我們直接忽略他,狼人直接走過來然後一屁股坐在我旁邊的位置,腳翹的高高地好像在說這裡是老子開的。

我沒抬頭繼續拚命寫,當作沒看到。

「喂!」這時,一隻大手猛的拍上了我的桌子。

我默默的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眼裡透露出了「有何貴幹?」的意味。

狼人額上爆出了疑似青筋的東西,他完全無視一旁的阿利學長、惡狠狠的對我說道:「喂,你這長得像女人的臭小鬼叫什麼名字?」

「……」我默默看了他一眼,其實也已經很習慣了:「我本來就是女生謝謝,閔嫻。」

「哼。」他不屑的輕哼一聲,然後用鼻子看著我、指氣高昂的說道:「老子叫阿雷德•卡古,卡古狼族的第三王子,給我記清楚了!」

感覺上他是那種會在樓梯間跟人家收過路費的人。

我輕輕的喔了聲,正想說我要寫東西請滾邊去時,一隻手猛地出現在我和阿雷德中間、然後用力地把阿雷德推到一邊去涼快。

我看見阿利學長露出了往常的溫和微笑,只是這次似乎有冷風吹過:「卡古一族的阿雷德,要自我介紹還是在全班面前介紹比較好喔。」

我大概懂阿利學長的意思,就是介紹完後被全班圍毆。

被推到一旁的阿雷德似乎相當火大,咬牙切齒的樣子似乎是很想直接撲過來揮一拳。

「對了,學校一定要住宿舍嗎?」完全無視一旁已經露出尖牙的狼人,我問道。

「恩,不一定呀。」同樣無視對方的阿利學長笑著說:「不過我建議還是住宿舍比較好。如果不住宿舍的話每天上學都會很麻煩,除了這次比較好是去撞火車沒什麼危險以外,之前也有把校門設在1x1、一定要在準確的時間從頂樓跳下去才行,如果沒跳準的話就直接摔下去變成一攤泥。」他用純潔無害的笑容敘述著相當可怕的事情。

……我快速的在是的選項中打勾。

看來似乎進了間不得了的學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6-21 13:23:01 | 顯示全部樓層
維多利加 妳寫的真好
我是重頭笑到尾的
妳的文一定會有很多人喜歡的喔~
加油!
期待下一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6-21 16:43:37 | 顯示全部樓層
好久沒看到這種文~
等待更新~

不過
微休狄?
可是下來可能是休利
還是有打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6-21 21:32:53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好看喔!

我也從頭笑到尾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0-6-23 19:16:47 | 顯示全部樓層
03

結束了第一天的報到,我和阿利學長正前往辦理宿舍的路上。

經過這次的班級報到,讓我深深覺得這世界真是無不其有。

除了阿雷德那隻囂張跋扈到世界盡頭的臭狼以外,我甚至還看見了晃著貓耳狗耳熊耳豬耳疑似動物大家族的傢伙!甚至還有揮著天使翅膀和惡魔翅膀的怪東西飛進來。

這什麼鬼地方!

到最後我竟然看到那種地上牆上到處趴趴走然後被人用拖鞋打死的小強的觸角長在人頭上。

太可怕了居然還有蟑螂族這種東西?

之後聽阿利學長說一個年級只有三班,所以只要在C班看到什麼種族都不必太吃驚。

接著,我也注意到一進到學校,除了阿利學長身上穿著是紫色的袍子外,還有少部分的人穿著白袍、其他便一律都是學生制服或便服。之後阿利學長告訴了我所謂的袍級制、也讓我驚覺原來我的代導學長這麼偉大。

「到了,這裡是行政大樓。」領著我在一棟閃亮到會刺瞎人眼的建築物前停下,阿利學長說道。

啊,眼睛好痛。

除了超閃亮建築物以外,緊接著從裡頭走出了一個更閃亮的人──

呃,更正,他應該也不是人。尖細的耳朵和近乎完美的臉蛋,金色的頭髮長長地披在後頭,清澈又深沉的綠色眸子像寶石般美麗,感覺上就如同從畫裡走出來的精靈一樣。

「啊、賽塔,真巧。」一見到那美麗如同精靈的人,阿利學長笑笑的跟對方打了聲招呼。

被稱作賽塔的人走了過來,露出了溫和的笑容道:「許久不見,請問這位是?」後頭的問句針對我。

「學妹,我今年是當代導人。」很快的回答對方,阿利學長笑了笑,「對了,我想問一下棘館還有沒有空房?」

還沒等對方回答,阿利學長先回過頭拍拍我:「他叫作賽塔羅琳,是負責管理宿舍的,種族是精靈。」

「您好,我叫閔嫻。」我禮貌性的點頭點頭,打了聲招呼。

賽塔露出了超級無敵閃亮的笑容:「真是個可愛的孩子,願主人庇佑你。」

……呃,他信天主教?

笑著摸了摸我的頭,賽塔轉過頭去回答阿利學長的問題:「目前棘館的房間都已經全滿了……」他皺了皺眉。

聽到這句話,阿利學長也皺了皺眉,接著和賽塔討論了一會兒。不過我尚處於放空狀態並沒有在聽,所以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

「小閔。」直到阿利學長叫了我一聲,我才抬起頭來不解的望著他。

「因為目前宿舍都住滿了,所以賽塔給你特別的資格。」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你可以到紫館來跟我一起住,只要你不介意的話、要嗎?」最後的問句大概是考慮到我是女生吧。

其實就算叫我跟阿雷德跟我住我也不會在意,何況是阿利學長呢。

「好。」我頷了頷首,表示沒問題。

於是,我正式住進了學校宿舍。

希望不要有太多奇奇怪怪的東西。



那天下午阿利學長帶我回原世界打包行李。

是說移動陣這東西實在太方便了,一陣在手跑遍全球,而且還免錢。

「咦、這不是小閔嗎?」

聞言,我轉過頭。

幾個穿著迷你裙和小熱褲的花俏女生出現在後頭──啊,是以前經常欺負我的那個小團體呢。

「唔,這位大帥哥是誰呀?」一看見我身後的阿利學長,幾個女生一瞬間就巴了上來,身邊還出現了疑似小花的粉紅色背景。

所以我才說她門是花癡小團體,簡稱癡小。

「學長。」快速地回答完畢,我立刻轉身想叫阿利學長快點走。

並不想在這裡久留。

就在我轉身準備跨出第一步的那瞬間,猛地被人扯住了手。我回過頭面無表情的盯著捉住我手的少女,「還有什麼事?」

少女勾起了在外人看來或許是甜美、但在我看來只想一拳揮下去的微笑,「哎呀,都那麼久沒見了就幫人家介紹一下嘛、又不會死。」

「抱歉,趕時間。」我皺了皺眉,不悅的揮開少女捉住我的手。

被拍開手的少女像是瞬間變臉般,從原本微笑的表情轉為猙獰,接著幾個少女雙手插腰、用不屑的眼神盯著我:「唷,學長帥了不起啊?誰知道你這傢伙又用了什麼方式拐人、哈!八成還是只靠著那張臉而已吧?真可憐喔,就連你那最親愛的哥哥都──」

啪!

就在我準備衝過去給她一巴掌時,有人的動作比我更迅速、快狠準的便賞了一個耳光在其中一個女孩臉上──是阿利學長。

「……阿、阿利學長?」我整個人呆愣住了。第一次看見阿利學長面無表情的樣子、而且身後還有疑似BOSS出現時必登場的黑色氣體……好可怕!

被賞巴掌的女孩也整個愣住了,接著眼淚開始浮現、幾個花俏少女倉皇的落跑了。

「……」我突然發現我身邊最危險的人其實是阿利學長。

轉過身子,臉上不再是面無表情而是滿臉笑容、俗稱翻臉比翻書還快的經典。接著,阿利學長摸了摸我的頭,跟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溫柔:「不好意思,失態了。」

我想我是真的被嚇到了。

第一次看到甩人家巴掌的阿利學長超可怕的。

「那個、關於你哥哥的事情,很抱歉,我私下調查了一下。」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笑容,阿利學長拍拍我的頭,「現在你是Atlantis的學生、我的學妹,希望你可以在新的環境中生活的更好、忘掉過去那些不快的回憶。」

他牽起我的手,我們腳下出現了移動法陣。

「相信我。」他說,「在那裡,你會很幸福。」

於是,我選擇相信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6-23 21:19:5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閔的哥哥怎麼了?
這是令人疑惑的事......

又一個問題
這篇文的設定中
阿利是高三沒錯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0-7-5 13:38:07 | 顯示全部樓層
04

回到學院時,已經差不多是傍晚的時候了。

在原界也不過一小時左右而已,所以我只是先回去跟房東太太報備一聲、帶了些衣服和日常用品而已。

其實我對那地方並沒有多少留戀,除了一直很照顧我的房東和老師還有幾位平時一直很關心我的同學、以及一些我想不太起來的東西。

直到阿利學長提起了「哥哥」──

我對他的印象並不深,只知道他也是房東太太領養的孩子。

他是個溫柔的人,總是把我當親妹妹一樣照顧。跟阿利學長很像、光是站在他旁邊就覺得很溫暖。

可是有一天,他卻突然消失了。

關於他的記憶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消散。直到現在,我連他的臉都記不得了。

人的記憶就如同流水般細長──隨時都會乾枯。



「時間也差不多了,喵喵她們今天約我一起去吃晚餐,小閔也一起來吧。」阿利學長笑笑的說道。

他用的是肯定句,不容反駁。

「恩。」我默默的點了點頭,不過……「喵喵?」貓咪約學長吃晚餐?

意思是我可以看見浣熊啊狐狸啊狗啊豬啊等等的動物聚集在森林一起野餐的超現實畫面嗎?然後阿利學長被圍在中間……

好微妙的畫面。

完全不知道我在腦殘什麼的阿利學長笑著摸摸我的頭道:「喵喵是你的學姐喔。還會有很多你的學長學姐也會去,大家都是好人、順便認識一下吧。」

「喔。」意思是要趁現在快點搭訕嗎?

不過希望學長學姐們都是正常人……吧。



阿利學長帶著我回到了宿舍。

一進宿舍便是相當精緻的日式風格,除了相當日本風的建築外,我甚至看見了一整片的櫻花樹。還有大大的池塘中間有座木橋,感覺上似乎走進了豪華的日本宅邸裡。

只要忽略掉不時從池塘中跳起來有著鯊魚尖牙的鯉魚和似乎一直在下血雨的櫻花樹。

看來這個學院還是不可能會有正常的東西。

領著我拐過了幾個彎、走在木製的地板上,旁邊還有櫻花瓣飄落下來,彷彿真的走進了日本。

太不可思議了櫻花樹的血都濺到這邊來了。

就在我望著外面的風景到出神時,前方的阿利學長停下腳步、完全沒注意到的我便一頭狠狠的撞上了阿利學長的背。

似乎也沒料到我會突然撞上的阿利學長蹌踉了兩下,便很快的穩住了腳步。

「阿、阿利學長……對不起。」我捂著有些刺痛的額頭,含糊的道。

「沒關係、你還好吧?」神色看似有些擔心的阿利學長連忙蹲下來,伸出食指揉了揉我的額頭、發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芒,很快地疼痛便消失了。

「謝……謝。」我有些呆愣的摸著額頭。

哇啊這就是傳說中的瞬間治癒術嗎?就是那種就算腦袋被打到開花也是可以瞬間治好的治癒術嗎?

看著我呆愣的表情,阿利學長突然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接著他轉過頭去,但肩膀非常可疑的顫抖!

……有什麼好笑的!

我有點賭氣的嘟了嘟嘴,撇過頭。

「開玩笑的,別生氣啦。」笑著拍拍我的頭,阿利學長換回溫柔的笑容說道。接著便起身打開了房門。

裡頭是相當簡單的和式風格,除了一張小桌子和一些書本外、旁邊擺放著整理好的被褥,再旁邊似乎是浴室和小廚房,算是相當不錯的房間。

示意我把行李放在一旁,阿利學長從櫃中翻出了另一組被褥放在一旁,然後轉過頭來跟我說道:「那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囉,把這裡當作自己家吧、不要拘束。」

「恩。」我點了點頭。

他摸了摸我的頭,故意弄亂了我的黑短髮。

「那、歡迎回家。」



晚上時,阿利學長帶了我到學生餐廳。

說是學生餐廳還不如說是亞馬遜叢林更貼切!那隻巨大的變色龍為什麼在那裡東爬西爬都不會掉下來啊?

如果掉下來應該很精彩。

「阿利,這邊這邊──」一個頗為活潑的女聲傳來。

阿利學長朝聲音方向揮了下手,便領著我朝那邊走去。接著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大群……看起來應該是很正常的人。

應該,只是應該。

「咦?哎呀──好可愛喔!是阿利的代導學弟嗎?」剛剛發出聲音的金髮女孩用雙手捧著臉頰,四周散發出了粉紅色氣息。

……我是學妹不是學弟啦。

「是學妹。她叫閔嫻」微笑糾正了女孩的說詞,然後拍拍我的頭說道:「這位是米可蕥,你可以叫她喵喵學姊。」

我禮貌性的向學姐點了點頭問好,「學姐好。」

「呀──超可愛的!」喵喵學姊猛地衝過來抱緊我,緊到我有一瞬間好像看見了對岸的花園。接著她熱情地捉住我的手道,「來來來──喵喵帶你認識學長學姊喔!」

「吶吶、他叫作雪野千冬歲,叫他千冬歲學長就好囉──」用著句尾帶愛心的語氣道,喵喵學姊指著眼前看似傳說中的資優生、通常習慣就叫作推眼睛閃精光的眼鏡男道。

「學長好。」我點了點頭。

果不其然,千冬歲學長推了推眼鏡反射出精光,差點沒把我閃瞎:「你好。」

感覺上這人有點可怕。

接著喵喵學姊又拉著我的手跑到一個看起來很路人甲的學長面前,「他是褚冥漾、大家都叫他漾漾噢!」

我依然禮貌性的點了點頭說聲學長好,而漾漾學長也回給我溫和的笑容,感覺很舒服。

這個人正常多了,似乎是目前看到最正常的人吧?

「然後是萊恩……」話還沒說完的喵喵學姊猛地停頓了。

沒錯,停頓了。

因為位置上根本沒坐人。

原來那個萊恩學長是鬼吧?

「啊,又鬼隱了……」我聽見周圍傳來細小的聲音。

什麼鬼隱?難道萊恩學長是變色龍會自動變色嗎?

就在此時,千冬歲學長猛地推了推眼鏡,就在我以為他會用精光把人閃出來時、他卻瞬間從背後變出了一個──飯糰。

沒錯,就是三角形然後一塊海苔的那種飯糰。

接著他以拋球之姿將飯糰丟上空中,瞬間,某個高大的人影憑空出現,猶如表演特技般張大了嘴一口咬住飯糰──接著再以完美的拋物線降落法雙腳著地,動作完美perfect。

……

他剛剛的動作好像狗接飛盤。

「學妹,你好。我叫萊恩•史凱爾。」一咬二吞花了三秒把飯糰吃完,萊恩學長走到我面前蹲下來拍拍我的頭。

長長的瀏海蓋住眼睛看起來很像某個爬電視機的,原本應該很新很整齊的白袍穿在他身上就像鹹菜乾,明明就有一百八十幾公分高看起來卻像個流浪漢。

就是那種半夜躲巷子睡紙箱的。

向萊恩學長打過招呼後我便轉過頭去,瞬間、某個傳說中的七彩霓虹燈般的艷麗色彩瞬間映入眼簾──除了那頭五彩繽紛的頭毛外、身上還穿著印有「看啥小」的花襯衫以及閃亮亮的海灘褲,然後雙腳套了雙夾腳拖。

這個學院真的什麼都有,連台客都出現了。

……等等,他既然也坐在這桌,代表他是我的學長嗎?

太可悲了!

有一秒我好想掉淚啊混蛋。

感覺上如果上去打招呼會一秒被種掉,所以算了。反正我看喵喵學姊似乎也沒有要幫我介紹他的意思。

恩,我不認識他。

「小閔小閔。」一旁的喵喵學姊戳了我兩下,稱呼一瞬間三級跳,「他叫西瑞•羅耶伊亞,是殺手一族的人。」

意思是靠近就會被幹掉嗎?

點了點頭,當我正打算走到對面阿利學長旁邊的空位時,腳下猛地踩到了個軟軟的東西。

「靠好痛!」一聲震天響的怒吼傳來。

……

我默默的看了下腳底,某條褐色狼尾巴出現在地上。

腦袋瞬間跟某隻笨狼連上線。

糟糕我突然不想移開腳了,可不可以直接踩爆?

「我靠!快點把你的腳拿開!」阿雷德的大臉猛地從旁邊的造景植物中出現,頭上的狼耳直豎看起來似乎很痛。

「抱歉。」緩緩的把腳抬起來,我很沒誠意的道了歉。

是說先生你沒事躲在花盆後面幹嘛?

啊、我知道了,難不成是──

「你想一起吃晚餐嗎?」我想阿利學長應該不會介意多了隻笨狼吧?而且我覺得他可以跟西瑞學長作伴也說不定。

「誰要吃那種貧民食!」以上出自於尊貴的狼王子的不屑發言。

那你沒事躲在後面幹嘛?還露出尾巴是怕人踩不到嗎?

「喔,那算了。」聳了聳肩,我很乾脆的直接轉身。

猛地,有人拉住我的衣角。

回首一看,是紅得像番茄一樣的阿雷德、頭上的狼耳微微下摺:「老、老子就勉強陪你吃一點!」

……

你是小鬼嗎?



cai75348:
是高三沒錯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7-5 14:38:50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好好笑∼

漾漾是路人甲((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0-7-5 20:40:20 | 顯示全部樓層
嗯......
總感覺阿雷德對小閔有好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