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8|回復: 2

[其他創作] 特傳背叛 (一時腦抽下的產物)接龍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2-2 19:31: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這是流星天使的文文。

http://pinkcorpse.org/thread-57568-3-1.html

我的打好的番外篇被接走了,所以只好另外開坑來寫

跟流星天使寫得完全不同番外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 19:34: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cy34055889 於 2018-12-2 19:36 編輯


輝夜猫:  所以我在重傳一次喔!


番外篇  夢中(上)

夢中…

「漾漾起床了!」

誰?是誰?

好熟悉,好懷念…的…聲音

我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人…

我不確定的開口:「媽…媽媽?」

我趕緊揉著眼睛,我是不是在做夢,

如果,是,我不想起來。

「漾漾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她走到床邊摸著我的額頭。「沒發燒呀?」
我嘴巴顫抖的喊「媽媽!」抓住眼前的人,是媽媽的手,是媽媽平常用來打我的手。

媽媽無奈的摸著我的頭「真是的!怎麼在撒嬌,都這麼大了。」說話跟以前一樣。

「漾漾不要哭了。」媽媽摸著我的臉頰把眼淚擦乾。

我才發現我哭了。

「嗯嗯!」我微笑的給她看帥氣的臉。

「真是的!快起床,刷牙歯,下來吃飯!」像平常一樣打我的頭

「知道了!」從床上跳下去,看著四周。

「漾漾!」

「快點滾下來吃飯了!」

「知道了!」嚇得趕緊下去。

吃早餐中…

「漾漾等等我要跟朋友去看電影」她,走到漾漾旁邊

「然後這是然給你的綠豆湯…」拿著保溫盒放在桌子上,轉頭看著自家的弟弟。

她,傻住了。

回過神,

狠狠打自家的弟弟的頭!

打完後兇狠的瞪著眼前,滿嘴都是飯又哭喪的臉的褚冥漾!

為何打他呢!誰吃飯會哭著吃,又不是不給他吃。

「真的…真的是姐…姐」打的力道是一樣痛,
哭的比剛剛還兇。

「太…太好了…真的…真的太好了!」哭著,揉著眼睛,一直笑,一直說:「太好了!」

心裡想著:「這裡是我出生的家沒有變,什麼背叛,什麼跟公會為仇,都是夢!全都是假的。爸爸媽媽都還活著,姐姐像以前一樣打我頭,像一樣把甜點帶給我吃。」

「真…的是太好了!爸爸沒有死,媽媽也沒死,姐姐像以前一樣很有活力!」

「不是在做夢!真的不是在做夢」頭被媽媽姐姐打的好疼,所以不是夢。

她,完全傻住了,趕緊拿出手機撥打給某人,叫他給我滾過來!

打完後把自家哭喪的弟弟拖去房間,鎖好門。

不到一分鐘。

地上很熟悉的傳送陣,讓褚冥漾停止眼淚,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出現。

嘴巴顫抖的開口:「…是…是你!為什麼是你!」最後的話大吼。

瞬間拿出米納斯往哪個人打去。

而“他”趕緊躲過,然後下一秒出現褚冥漾面前。

褚冥漾嚇到但趕緊回過神往那個人身上打。

「褚!你還沒睡醒啊!」
突然有非常疼痛又非常熟悉的觸感,

回過神,人已經趴在地上,摸著頭,兇狠的瞪著眼前的人。

「為什麼…是你!」“他”像以前一樣打我,可是,可是他,為何,出現。

「好啊!好啊!還沒睡醒呀!」聽到嘎嘎聲,牙齒發出恐怖的聲。

「學…學長…我已經醒了!」不要打我呀!嚇得往後退,就算坐著一樣往後退!

某人不爽的發出很低的口氣

「冰炎」

「你們昨天到底對漾漾怎麼了!」

「為何,一大早一下哭一下笑!」

「然後又大哭又突然對你攻擊」

「所以你們昨天到底做了什麼!」

「嘖,我哪知,要問就問他們」

「不如把他抓去給醫療部的檢查,哪個腦袋的神經出問題好了!」竊笑的看著地上的抱著頭嚇的不輕又僅戒的人。

「嗯…也好…要不然我媽又會擔心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2 19:37: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cy34055889 於 2018-12-2 22:19 編輯

番外篇  夢中(下)

「學…學長你要幹嘛!」看著眼前的人,

慢慢往這裡過來,很害怕會對自己攻擊,

雖然知道那個時候是假的,

但還是,

很怕…

果然,那個夢好真實,難怪會對自己留下陰影。

「疑!」眨一下眼睛,學長已經出現我面前了!

嚇得拿米納斯往學長打下去,

褚冥玥瞬間把自家的弟弟打下去,破口大罵「漾漾你到底發什麼神經!」為什麼又第二次往他的學長打下去,果然病得不輕了!

「快走吧!快把他帶去治療。」

「我等等再去,我先跟朋友說一下。」臉上冒出青筋拿出手機。

不理自家的弟弟鬼吼鬼叫

冰炎按著頭青筋的「吵死了!」一拳打下去,褚冥漾當場昏過去,一擊被打昏。

「漾漾怎麼了!」

「好像嚇得不輕。」

「而且兩次攻擊學長呢!」

「果然嚇得不輕!」

「嗯嗯,沒錯!」

「而且頭上有好幾個包喔!等等幫他擦一下藥就沒事了。」

「真是太弱了!我的僕人以後要重練才行!」

「喂!不良少年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推推眼睛

「啥!我的僕人住院,我當然要過來關係呀!」

「要吵就出去吵!不要吵到漾漾休息!」

好熟悉的聲音,好懷念的聲音。

「這裡…是哪…」睜開眼睛,白色的天花板,我怎麼在「醫療部?」等等,醫療部!

趕緊起身,看到熟悉的…背影…

「漾漾!起床了!」露出燦爛的笑容跑過來

「喂~我的僕人你沒事幹嘛~會嚇的不輕呀!」瞬間搭載我身上「這樣子怎麼可以當我的僕人呢!」

「我不是你僕人!」抓起西瑞的手往前摔下去。

所以人愣住了

「千…千冬歲…學長說漾…漾病的不輕…」喵喵結巴的說

「會嗎?我倒是覺得還好」推推眼鏡冷笑的說

看著西瑞四腳朝天的表情直接呆愣著。

某人吹口哨「果然跟某人相處久了,都變成這副德性」

「漾漾你還會好嗎?」提爾走到身邊

「……」我剛剛摔了西瑞,我真的病的不輕,真的病的不輕。

閉著眼睛,深呼吸吐氣的想:「那時候所看到的都是虛幻的,這裡才是真實的,不要害怕…他們沒有背叛我…沒有攻擊我…所以這裡才是真實的。」

「漾漾你沒事吧?」千冬歲小心一步一步的走到床邊,深怕會突然被攻擊,像某人四腳朝天。

睜開眼睛,第一個字是:「疑?」為什麼千冬歲好像有點變化…要怎麼說呢…就是變得很穩重。

千冬歲皺眉頭「果然昨天嚇得不輕…」嘆氣

「昨天?」我疑惑了,昨天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漾漾你還好嗎?」穿著藍袍的喵喵拿著精靈飲料走過來。

「妳…妳是喵喵!」未免變得太…漂亮了。

「是啊!我當然是喵喵呀!」

「如果不是喵喵那我是誰?」喵喵嘟起嘴巴。

「可是你們怎麼像大學生呀!」我嚇的不知所措

「果然,嚇得不輕了!」聽到這裡的所以有人同時嘆氣。

「漾漾我們已經大學二年級了!當然像大學生呀!不,是本來就是大學生了!」

「果然昨天嚇得不輕!」

「昨天?」為什麼大家都說是昨天,等等,大學生!

我嚇的喊:「我什麼時候升上大學了!」

「喵喵」千冬歲

「嗯嗯,知道了。」喵喵從身上拿出紅色的本子,不,是相簿。

「這個是我們高一到高三所拍的…」

「這是高中的畢業典禮…那時十分有趣好玩!」

「然後這是大學的時候拍的…」

「這個是昨天拍得,昨天的活動是攻擊殭屍。」

「各種各樣的殭屍~」喵喵燦爛的笑容。

為什麼大學有殭屍活的…我完全傻住了。

但看到喵喵的相簿好多,有趣,又,好玩的(?)而且我都有在裡面。

讓我深深,覺得,好險,那時,那些,十分痛苦很深的仇恨的是假的,這裡才是真實的。

「漾漾!不要哭啦!」

喵喵嚇得趕緊把相簿收起來,安慰哭著最兇的褚冥漾。

「千冬歲,萊恩,提爾」喵喵著急的喊後面的人

「漾漾你怎麼了…」喵喵趕緊拍漾漾的背

「漾漾你哪裡不舒服」千冬歲也擔心的詢問

「漾漾不要哭了啦!我…我…我把我的飯糰拿給你吃不要哭了。」萊恩拿出最珍惜的飯糰擺在漾漾前面

「呵…」

「我做夢做到你們會背叛我…不相信我…」

「然後會把我最珍惜的家人給抹殺掉…」

「這是不可能的!」喵喵斥責的「我們永遠相信著漾漾,永遠不會改變!」

「我曾發誓過,我無論何時何地,我都將你當我最重視的朋友。」

千冬歲摸著胸口說「所以我是不可能背叛漾漾你的!」

「你是我的僕人,又是謙我的搭擋」

「所以不可能背叛你的。」西瑞靠在牆上說,耍帥的表情。

「漾漾從我們在圖書館就是最重要的朋友…」萊恩拿著飯糰開口說。

「就算,背叛,不會殺那些無辜的人。」這是重點嗎!

「嗯嗯。」擦著眼淚

「你們真的可以相信我嗎?」我這個妖師…

「廢話一堆幹嘛!」學長直接打下去「給我起來!」

「知道了,學長」我趕緊跳下床。

「漾漾你還好嗎?昨天挺好玩的,但你嚇不輕呢。」

「來給你。」

庚學姊走過來拿了一些餅乾放在你手上。

「褚,不要讓我們擔心,」夏碎走到搭擋旁邊,「你知道你的學長一接到電話後,火速的趕過來,看看你有沒有怎麼樣。」

冰炎「哼」一聲,走到床邊,坐著休息。

「謝…謝謝…你們大家,讓你們擔心,真的很抱歉」抓抓頭

聽到「哼」一聲,趕緊抬頭看大家。

「那還用說嗎!」

「我們是朋友,當然會關心對方。」

「你是我們最重視的學弟。」

「又是腦殘,少根莖的學弟,當然要照顧…」

「否則死的最快~」呃…這兩句話是多餘的呀!

但,

看著大家的表情,我真的覺得能遇見你們真是太好了!

以前根本沒有朋友,一直被欺負,一直被排擠嘲笑,永遠都是孤獨的。

而且一直很討厭班級,團體,分組…

閉著眼睛,想

但是,

上了高中能夠讓我喜歡的班級是一年C班,而且也是讓我喜歡上班級的同學,

他們不會嘲笑我也不會排擠我…而且願意教我這裡的東西…真的好喜歡…真的。

睜開眼睛。

開口說:「我真的很謝謝你們…願意陪伴…我…」奇怪,大家呢?

為什麼這裡是一片黑暗,

我剛剛不是在醫療部嗎!

「漾漾」

聽到熟悉的聲音,轉身看到好幾個人影。

「你為什麼背叛我們!」喵喵憤怒的大喊。

咦!奇怪?怎麼回事?

原來…我懂了…果然還是一場虛幻用真實的夢。

但還是記得剛剛他們所說話…

心好像有如玻璃般的破碎「咔嚓-」清脆的聲,又好像,是心慢慢的被冰塊結凍的聲音。

「呵…果然是騙我的…說甚麼相信…一切一切…都是…假的!」

「喵喵,別叫他漾漾,他沒資格。」庚學姊說。

庚學姊為什麼你也是這樣…

「妖師,你還有什麼話要說。」一名紫袍厭惡的說。

為什麼要讓多管閒事的人來問我,看了,還真是,火大!

「背叛者不許吃飯糰!」萊恩綁起頭髮,拿著雙刀說。

萊恩你不是說過我是你們最重視的朋友嗎!

「妖師,你居然傷害歲!」夏碎學長說

我是不可能動手傷害最重視的朋友,夏碎學長你不是知道嗎!

我果然沒有什麼重視的朋友…全都是假的,假的!

什麼朋友啊!什麼背叛不背叛的!什麼發誓!

全都是,全都是!

呵…呵…哈…哈哈哈,都不重要!


「你…你們…是誰!」一位婦人顫抖的抱著另一個青年。

「咦!」熟悉的聲音,轉頭看到他的家。

「媽媽!爸爸!」褚冥漾大喊著,但,眼前的人根本聽不到。

「不…不要過來!」媽媽害怕的抱著爸爸

「你…你們是…是誰…不要傷害我…我的妻子」爸爸保護著媽媽。

「呵呵,要怪就怪你們自己是妖師的血緣」那些人拿出幻武兵器。

往他們的爸爸媽媽砍去…

「不要啊…啊…啊啊啊!」悽慘的叫聲。

「不,不要呀!」

「不要害死我父母!」

「他們是無辜的!」褚冥漾大吼著往他們父母親方向跑,可是,再怎麼跑到,都跑不到父母親的身旁,眼睜睜的看著那些人砍死自己的…父母親…

「殺死你們這些黑暗種族的可恨妖師!」

那人笑著說

「不如把你們送去給你們最疼愛的孩子面前吧~」

下一秒,傳送陣把爸爸媽媽送走了。

「…爸爸…媽媽…」跪在地上,眼淚一直流一直流。

「為什麼…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我們是妖師,到底哪裡做錯了!」

「為什麼你們這些白色種族要這樣,針對我們呢!」在黑暗之中大吼著。

「我,恨你們!」

「我恨公會!公會,殺了,我父母!」

「我恨死你們,白色種族!」

「我,要讓,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人,好看!」慢慢的站起來,「我要讓你們比死的還要痛苦!」憎恨這些人!

手緊緊的握著,雙手慢慢流出鮮血。

手的痛比不上心痛…冰冷的心…好痛…又…好冷…。

黑暗的世界出現裂痕「啪…」越來越多…很像玻璃般的破裂乓吟乓啷~ 的掉落。

「我…該起來了…」看著爸爸媽媽被殺死的地方,

「爸爸媽媽你們等著,我會把殺了你們的人…」

現實

「漾漾起床了~」睜開眼睛看著一個小孩趴在我身上。

我柔著眼前的小孩的頭,微笑的說:「早啊~烏鷲。」



要留給輝夜貓喔~就幫我打氣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