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吾命騎士X特殊傳說 第二人生 ★第1~240章★ (最新更新:4/3)

  ★第兩百四十章★







  在我下達完指示後,所有學生快速地進入狀況。


  這讓我不得不承認在場學生還是有著不錯的素質,至少沒有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這點值得欣慰。


  大致的分工其實和先前一樣,畢竟現場的敵人已經被大量削減,敵人數量如果不多的話,戰局就不會複雜,指揮起來當然也容易。


  朴帝剎到底該怎麼對付呢?我和冰炎全力轟下去也是可以,依照我們目前的實力,火力全開的話,一對一單挑都有打贏的勝算,不過這樣就不符合卡汀茲將軍的要求了。


  但比起克羅斯克蜘蛛,朴帝剎一定得先解決,史詩級別的魔獸,即便只是幼獸也比鬼族王族來得難以應付,這就是那種魔獸的等級!


  不要以為魔獸之流的實力一定比魔族、鬼族來得差,就像獸族的能力也不弱於其他種族,更遑論獸王族。


  「速戰速決吧?」已經解除第二型態變化的綠葉確認般地問。


  「那邊的戰線真的不會有問題嗎?」刃金瞥了一眼負責拖住克羅斯克蜘蛛的同學們。


  「我想他們不會有問題,只要能大家好好合作而不是各打各的話,大家的個體實力都不錯。」夏碎微笑著說:「在場也還有其他高階袍級與高年級學生。」


  「以人數優勢我們沒必要作困獸之鬥。」烈火扛著以烈火神劍為藍圖設計的幻武兵器,一臉躍躍欲試。


  「別廢話了,動手。」冰炎冷哼一聲。


  「也是,十四打一,要還不能趕緊把敵人了結,那可就丟臉丟大了。」在其他人同時朝朴帝剎攻擊時,孤月也揮出鞭子,鞭子的速度快過所有朝朴帝剎攻擊的成員,眨眼間打散環繞在朴帝剎周遭的護身邪火。


  我們之中劍術最好的羅蘭、審判、寒冰在下一秒分別纏住朴帝剎的一隻手,武術相當優秀的冰炎也負責其中一隻手臂。


  同樣使鞭的夏碎在朴帝剎分身乏術的那一剎那甩出黑鞭,用著毫無雜質、乾淨俐落的動作打瞎對方的其中一隻眼睛,與此同時,綠葉也送了一支箭到朴帝剎的另一隻眼。


  所有人的攻擊都偏向基本招,當然我們沒有蠢到認為使用基礎的招式與法術就能打倒一名鬼族王族,可是以現在的陣型,也不需要為了硬拚而不斷拿出大招來用。


  正如孤月所說,現在可是十四打一,而且還是十二聖騎士加上冰炎和夏碎這對搭檔,以包圍合擊來說,就算沒到游刃有餘的程度也不會讓朴帝剎有機可趁。


  扣除我們十四個,現場還有六十六名學生,即使我們十四人在這之中算是踩在較為高處的戰力,不過其他人的實力也不可能差到我們不在就無法應付戰局,更不用提身為指揮官的我有下指示。


  那邊主要拆成了二十六與四十,我直接挑選實力較高的二十六名戰力負責壓制克羅斯克蜘蛛,那些人要不能空戰、要不能遠攻,不過都以法術型為主。


  面對史詩級的魔獸,不管法術還是武技威力都不大,那麼就得把重心放在壓低我方人員損傷,更不用說若正面吃上克羅斯克蜘蛛的一擊,即使是我也要有被擊墜的心裡準備,拉開距離作戰比較安全,更別提克羅斯克蜘蛛的速度很高,除非已經習慣在實戰裡打近身戰,否則一般學生都得拉開距離才有反應時間。


  另外四十名戰力則被我組成幾支小隊,開始徹底清除周遭的其餘敵人,因為裡面還有幾名高階鬼族和高等妖魔,我才會配了較多的人手在裡面,目前的情況講白一些就是禁止單挑,何況在場也沒剩下任何可以用單打獨鬥的方式輕鬆解決的軟腳蝦。


  在必須保留體力和招式的情況下,小組圍攻是最有效率的辦法……一般而言的話。


  不得不承認,Atlantis學院的學生的確缺乏彼此配合的經驗,先不提消耗的力量,合作起來感覺上花費的時間似乎更多了。


  儘管我盡量讓平常就屬於同個圈子的人組成小隊去剿滅零散的鬼族妖魔,但壓制克羅斯克蜘蛛的成員一定得慎選,那些得彼此配合的成員有些平常甚至沒說過話,不過以現況來說不熟總好過有仇,偏偏我們學院私下彼此有過節的學生還真不是普通的多。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可血腥天使的威名也建立已久,在我的壓制下還沒人敢公然抗命吵著說不想和誰一起行動,私下小動作也不多,最多互瞪幾眼。


  鬼族的戰鬥方式其實不算複雜,因為大多數鬼族,特別是實力強大的那些都是強攻派,非常愛好用自身強大的實力轟過去,不會用一些彎彎繞繞的打法,顯然朴帝剎也沒有例外,他的火焰威力很強,逼得大地無法參與進攻、得全心防守為我們擋下攻擊,其他人則抓準空隙繼續打游擊消耗戰。


  「恢復能力不強,但防禦力很高。」如鬼魅般與朴帝剎纏鬥過一輪然後又竄回我身旁的白雲說道。


  別說白雲或刃金這兩個原本攻擊能力就不算特高的人,即使是拿重兵器的堅石或在每道攻擊中夾雜鳳凰族火焰的烈火都無法馬上對他造成有效傷害。


  「我知道。」朴帝剎的身體異常堅固,這也是我跟冰炎先前打半天還沒辦法在這場戰鬥中占上風的原因,但朴帝剎的回復能力以鬼族之流而言可以說是非常差勁,因此我們才能採用這種相當於耗死的戰術。


  換成比申惡鬼王手下的不死系鬼族,要耗死他們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那種時就得採取別種打法。


  「這種攻擊能力真麻煩。」用盾牌硬是撐住朴帝剎正面攻擊的大地咬著牙碎念道。


  審判、寒冰、羅蘭和冰炎分別纏住朴帝剎的一條手臂,但沒空搞物理攻擊不代表他沒辦法搞法術攻擊,大地主要負責擋下的就是那些漆黑的詭異火焰。


  朴帝剎的火焰每道都帶著爆破性質,每當接觸到大地的盾牌就會瞬間爆開,變成一場超近距離的中型爆炸,換成普通人沒被炸死也會被炸飛,更別提爆炸造成的劇烈高溫即使是相隔一段距離的我都覺得十分難耐,幸好負責正面承受的大地怎麼說也是以耐打為職業特徵的聖騎士,短時間內能擋得滴水不漏。


  只是爆炸就夠討厭了,那些粉塵甚至還帶著濃烈的劇毒,不敢掉以輕心的夏碎和綠葉只好馬上協助淨化。


  好在現在是團體作戰,所以比較有餘裕進行這類型的輔助。


  「嘖,速度有夠快。」有著與巨大身形完全不相當的高速移動能力,可十二聖騎士裡面速度號稱第一的暴風也沒在旁邊納涼,因為速度過快,他的動態視力在所有人裡面僅次於擔任弓箭手的綠葉,幾乎在朴帝剎剛要移動的前一刻,他就可以準確無誤算出朴帝剎的移動方向,並且搶在朴帝剎移位之前封阻去路。


  身為刺客的刃金明白自己的招式無法有效攻擊後,他乾脆攻擊地面,由於各種術法光亮或者爆炸火光而產生的黑影馬上自地面撥離,好似布條般地捲住朴帝剎的身軀。


  『可恨的、低賤種族。』朴帝剎猙獰的鬼臉吐出了帶著殺意的低沉語句。


  高階鬼族當然具備對話能力,但我們才沒那種閒情逸致和敵人閒話家常,而朴帝剎顯然也不是什麼多話的角色,再說鬼族高手級別的好像很不屑跟其他種族開口,即使說話也是像朴帝剎那樣,都是在罵一些低賤、無知等等的詞彙,沒禮貌的很,但期待鬼族有禮貌本來就是件不現實的事。


  朴帝剎的身軀浮現出一條條詭異的細痕,細痕的周遭還附帶兩片柔軟的皮,我怎麼看都覺得那應該是……


  「所有人馬上進行防護!」審判厲聲說道。


  一片片的皮自兩邊撐開,那些居然是眼皮,張開後所露出的自然是一顆顆詭異的紅色眼睛,有的裡面還不只一顆眼珠。


  好在剛才一聽見審判的聲音全員就反射性設下防護術法,因為我感覺到環繞在自己身側的法術燒了起來,不只我,其他人也一樣。


  若沒有這些防護法術,燒起來的大概就是我們的身體了。


  我微微地瞇起眼,鬼族的特殊能力都很討厭,高階的更是棘手,但我向來信奉以其人之道還致其人之身!


  「雷瑟。」我再度召出金色的鎖鏈。


  「沒問題。」根本不用我以傳話法術去多做解釋,甚至也沒看我採取什麼舉動,審判張開沒握劍的左手,帶著銀色碎光的黑色空間法術像條漆黑的蛇纏繞在審判的指間。


  每次看,我都覺得審判的法術很像夜空,與一般漆黑一片的空間法術有相當大的差異,但我卻覺得十分適合他。


  下一秒,我將手中的金色鎖鏈甩到審判的手掌上。


  一般來說是不能這麼做的,畢竟我的法術屬性與審判的種族對立,這種帶著神聖屬性的鎖鏈會讓魔族感到燙手,甚至會被灼傷。


  但雷瑟可是十二聖騎士中的審判騎士,他的體內本身就藏著完全對立的光明屬性,所以徒手抓住光明系的鎖鏈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散發著朝陽色光芒的鎖鏈與浸染著夜空色彩的法術迅速地融為一體。


  『聖明枷束。』審判在手上編織出魔法陣,他手上帶著空間法術的鎖鍊消失了,幾乎在眨眼後就出現在朴帝剎的身側,並用力地絞住他的四肢。


  我剛才不是提到過,光明屬性的鎖鍊捆到魔族身上會把他烤熟嗎?這點鬼族也是一樣喔!


  因此朴帝剎的身上會出現烤焦味可不是我們的錯覺,又因為審判將空間法術附著在我的鎖鍊上,即便是鬼族王族,也沒那麼容易將那些鎖鏈甩開。


  微微瞇起左眼,我開始尋找朴帝剎的命核,這種頂端鬼族的命核絕對不會在固定的位置,而且藏得很好,若無法先給予一定傷害,即使用月彌將軍的眼睛也很難找出。


  ……好吧,如果是將軍本人或許不算難,可惜本人修行還未到家。


  「左側後腰!」認真搜尋一兩分鐘後,我才剛喊出這四個字,距離最近的冰炎虛晃一招,他的長槍擦過朴帝剎手中的重錘,整個人順勢往朴帝剎的身軀帶,右手手掌也隨即出現跳動的雷電,並在下一秒轟開朴帝剎的身軀。


  既然是鬼族藏命核的地方,堅固程度自然不用說,只是在冰炎的雷電轟下去後,兩條鞭子準確無誤地一前一後穿過了那個位置。


  命核所在位置的連續重創似乎讓朴帝剎徹底發怒,除了眼睛之外,他的胸口裂開一條大縫,自那個位置突出了兩排的肋骨並向著左右兩邊拉開,露出的是令人反胃的無數顆恐怖眼睛,旁邊則是一片血肉模糊,伴隨著高溫的毒氣洩出。


  「寒冰、魔獄,退!」馬上查覺到那些毒氣不太妙,審判立刻對朴帝剎正前鋒、首當其中的羅蘭與寒冰示警。


  他們倆也早就察覺不對勁,速度極快的兩人馬上向左右後方退去,可惜還是稍嫌慢了一步。


  「咳……」寒冰咳出一口詭異的濃紫色火焰,左邊的鼻子也流下一行黑紫色的鼻血,不過馬上就被他擦掉了。


  朴帝剎的攻擊當然不只如此,他胸口裡面的血管與肉塊好似植物的根莖一樣開始向外生長,連結在上頭的無數眼珠就像植物的花與果實,雖然本人養了那麼多年的植物還沒見過這麼詭異的!


  「果然鬼族只有更噁心,沒有最噁心!」烈火馬上放出金色的火焰去燒,可惜連靠近都來不及就被朴帝剎的火給反撲回來,朴帝剎這次放出的火焰,雖然是紅色,卻濃稠似血,也沒有火焰的燒焦味,而是刺鼻的血味。


  寒冰跟綠葉不約而同地皺起眉,就連我和冰炎的表情都很難看,要知道這種味道對精靈族與天使族出身的我們來說根本難以忍受,只是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和這種類型的敵人交手了,反正鬼族魔族一類的敵人也實在無法奢望他們多正常。


  綠葉立刻拉弓放箭,以樹葉為箭羽的箭支毫無落空地射爆那些眼珠,不管敵人的攻擊是什麼,我們都不可能呆呆地讓他完成,可是那些眼珠的中間卻忽然打開,變成一張張詭異至極的嘴巴,那些嘴巴甚至長著不知名的利齒,竟然能一嘴咬斷綠葉的箭矢。


  「我覺得我今天午餐會吃不下。」暴風十分中肯地說出在場每個人都有的心聲。


  「我覺得我大概連晚餐都不用吃了。」刃金跟著附議道。


  雖然我承認朴帝剎的變化非常噁心,但這樣就吃不下飯,未免太纖細了吧?


  我勾起毫無溫度的笑容,於此同時我的周遭也捲起狂風,那些風壓縮再壓縮地疊合成巨型風刃,直接甩出去砍那些看起來像果實的眼珠。


  不過我的加強版風刃卻劈不斷那些充作莖脈的相連血肉,明明看起來就跟一團爛肉沒啥兩樣,卻堅固地讓人咋舌。


  「伊嵐!」發現那類的物理攻擊不行豈不了作用,冰炎很快地換招,不過他卻喊上寒冰。


  「明白。」光從冰炎誰不喊偏偏喊了自己就推斷出他想幹嘛,寒冰配合地點點頭,接著兩名冰牙族的混血者放出冰牙精靈獨有的酷寒冰霜。


  冰炎本來就是不輸給鬼族的強攻派,否則一般人哪會明知對方屬性是火還應拿相剋的冰屬性去打啊!


  但他們的冰霜卻迅速地攀住朴帝剎的雙腳,並且在短短幾秒內向上蔓延,將朴帝剎胸口大開的肋骨與眼珠通通凍住。


  朴帝剎的火焰溫度不斷上升,周遭的熱氣粗略估算至少也快千度,可冰牙族的冰系能力跟一般華而不實的冰系法術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要曉得冰牙族以自己種族的冰所製作而成的封印能將第一鬼王封印千年之久。


  雖說冰炎跟寒冰都沒有那些精靈先烈們的火侯,但他們的等級也跟一般未成年的精靈有著天差地別,另外還有決定性的血緣優勢,別忘了這兩個怎麼說也是精靈王的孫子。


  可想而知他們全力放出的冰系能力與鬼族王族的高溫火焰僵持住了,周遭突然變得像是三溫暖,一會是天寒地凍、一會是火山岩漿。


  「幸好是我們幾個上來打。」綠葉苦笑著說。


  確實,普通人可受不了這種千度高溫和負千度低溫交叉作用的戰場。


  朴帝剎就算了,反正我也沒期待鬼族能體貼地溫控,不過那兩隻冰精靈可不可以不要越放越起勁啊!


  「啊、真難受。」要說我們之中影響最大的大概是身為蛇的孤月,說到底蛇都是變溫動物,好在他是北歐神話裡的蛇神後裔,勉強還能耐寒,而且他早就在四周下了一堆防護法術,但顯然成效不彰。


  不過在這種冷熱交叉的環境,即使不是金屬也受不了!


  「真抱歉,最大值無法溫控。」相較寒冰回給我們道歉的眼神,冰炎那邊則是砸了零下三百度,而且百分之百沒有歉意的話過來。


  「哼,修行不足。」非常善於對力量進行精細調控的我當然有資格下這樣的評論。


  而在我說完後,周遭──特別是我旁邊──的溫度忽然驟降了一百度絕對不是我的錯覺。


  剛才說已經是最大值的精靈到底是誰啊!









咳,真的很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
某雪我終於寫出來了!(倒地不起)
對著空白的word發呆N個小時後總算開始有進展,事實證明,做人不要太找死......
明明就進入瓶頸期,居然還不怕死挑戰自己最不擅長的劇情模式,真的是找死啊......(被揍死)

某雪終於曉得為什麼很多作者都不喜歡寫群戰了,因為太難寫!更不用說還得以第一人稱來寫!
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注意到某雪跳過太陽下指示的那段,其實原本有在寫......
可是後來發現會讓劇情通通變成太陽在說話,而且因為現場有八十個人!
到時一定會扯出一堆大家沒聽過或者極度不熟的名字,於是就被我忍痛砍掉這段了......(欸!)

然後在煩惱了好幾天之後,某雪還是決定以多主線戰場的模式來寫!
不然一直跳換場景,某雪自己首先掀桌不幹~(欸欸!)

最後就是,那對死對頭為啥又吵起來呢......這真是個好問題,請千萬不要來問我~~~> <”
據說是作者的我其實也很莫名......(死目)


p.s等等也會有〈生存遊戲〉的新章喔! 讓大家久等真的很對不起!(合掌)
Yukih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