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吾命騎士X特殊傳說 第二人生 ★第1~275章★ (最新更新:12/16)

  《第二人生》外傳〈舞冬雪〉預購開始與相關注意事項



* 台灣預購 (海外讀者請往下拉)
《第二人生》外傳〈舞冬雪〉露天拍賣賣場: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450953348071
露天下標注意事項,一共有十一點,懇請大家一定要先看過!(合掌)

1.新手下標請先大致看過下標教學──http://blog.xuite.net/doreen400/yukihime0803/233430951
裡面有詳盡的圖文流程解說,一定看得懂的!
一些使用初次使用露天時會遇上的問題,裡面也通通有教學喔!

2.下標以後,請在五天內完成結帳,禁止把訂單放置,如果下標後把訂單放置超過五天也沒連繫者,一律視為訂單作廢且進行棄標投訴然後列入黑名單喔!

3.只要是露天賣場那邊還有現貨的商品,通通可以一起下標,並且合併運費一起寄送,如果是賣場沒有的商品,例如《第二人生》外傳〈迎春慶〉的話,那就代表該書無現貨,無法訂購。

4.今年二月預定要出《第二人生》第六、七部,雖然目前還在跟天窗奮鬥中,不確定能否順利關窗,至於完售的書本(例如〈迎春慶〉),這個月(十二月)下旬會開調查單,若是有一定數量才會再刷,再刷時間為二月寒假
另外,不管是出新刊,或者再刷舊刊,某雪一定會發出公告,只要留意專欄、論壇或者《第二人生》的粉絲團與plurk都能收到消息,由於人力有限,再加上我有嚴重的老年癡呆,因此無法提供個別通知服務,還請大家見諒。

5.下標〈舞冬雪〉時,如果想跟二月的書本一起購買並且合併寄送的話,必須先完成付款(只要付款〈舞冬雪〉的部分就行),我們才會保留書本,否則書本會直接先寄給可以拿書的讀者。
不然如果大家都要等二月的話,某雪不僅沒辦法還款給印刷廠,家裡還得堆很多箱子,因此還請大家見諒了!

6.賣場裡的〈舞冬雪〉目前皆為首刷書,一定會附贈年曆卡,年曆卡為徹底的非賣品,而且只印製與首刷書本相同的數量,因此無法加購喔!

7. 12/13(六)CWT38現場會販售〈舞冬雪〉的書本,而網購的書本要到12/15(一)才會開始著手寄出,如果出貨量龐大,則會分成七到十四天寄送,寄送需要兩天的物流時間,但最遲一定會讓大家在年底之前收到!
寄送方式是按照下標後結帳或付款的順序寄出,大家如果想知道自己的書本何時會寄送的話,可以看一下在自己之前下標的人有多少,某雪一天的出貨量大約是六十到一百本的書。
因為人力實在有限,某雪只能靠自己去寄,每天能處理的訂單很有限,讓大家久等的話,真的很抱歉了!

8.下標完後的三天內建議再上網確認一下訂單有沒有問題,如果您的訂單有狀況,某雪會在兩天內發送露天的悄悄話通知各位!
因為訂單有問題的話,某雪沒辦法寄出,如果有重複下標的話,也一定要取消訂單,某雪才能寄出書本,不然我會不曉得買家的情況究竟是想買兩本書,但不小心沒有結帳在同一筆訂單(這種情況,我們可以和買家一起進行合併訂單幫大家節省運費),還是單純重複下標。
賣家這方絕對沒辦法手動替買家修改任何收貨資料(包括取貨超商、取貨人姓名手機等),或者主動替買家取消訂單(賣家這邊只能進行棄標投訴),這是露天拍賣保護買家的系統機制,因此還得麻煩大家配合了!

9.書本寄達指定超商後,露天拍賣系統會自動發送簡訊和E-MAIL通知,請各位一定要在七天內去拿書,如果無故不領書導致書本被退回,一律負評並且列入賣場黑名單。
只要寄出書本,某雪這邊就得先支付運費,要是大家不領的話,運費就等於浪費掉了,以前某雪曾白白多花上千塊的運費,所以這次一定會列黑名單∼> <”

10.書本的最末頁(版權頁)都會附上簽名,如果有特殊需求,可以於結帳時在備註欄中說明!

11.如有僑生等特殊狀況無法申請露天帳號,請私密某雪,我會幫忙想處理方式。


如果有問題想私下詢問作者,請參照下方的聯繫方式!
e-mail:doreen400@yahoo.com.tw
plruk:http://www.plurk.com/yukihime0803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TheSecondLifeByYukihime

非常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閱讀!(合掌+鞠躬)



* 海外預購
《第二人生》外傳〈舞冬雪〉海外讀者填寫表單: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 ... wform?usp=send_form
海外按照慣例,某雪開了表單給大家下載!

海外下訂注意事項,一共有九點,請大家一定要先看過!

1.請一定要完成付款後才能填寫表單,否則一律無視處理。

2.付款方式僅提供:paypal、西聯、馬亞銀行,沒有其他的了,如果您自行尋找網路上協助代付的公司也沒問題喔!
但切記,不可以自己去銀行進行跨國匯款,因為會有新台幣500元起跳的可怕手續費!

3.海外的書本庫存與台灣的露天拍賣為分開計算,因此不會互相影響,即使台灣這邊完售,海外也可能還有庫存喔!

4. 今年二月預定要出《第二人生》第六、七部,雖然目前還在跟天窗奮鬥中,不確定能否順利關窗,至於完售的書本(例如〈迎春慶〉),這個月(十二月)下旬會開調查單,若是有一定數量才會再刷,再刷時間為二月寒假
另外,不管是出新刊,或者再刷舊刊,某雪一定會發出公告,只要留意專欄、論壇或者《第二人生》的粉絲團與plurk都能收到消息,由於人力有限,再加上我有嚴重的老年癡呆,因此無法提供個別通知服務,還請大家見諒。

5.下訂〈舞冬雪〉時,如果想跟二月的書本一起合併寄送的話,必須先完成付款(只要付款〈舞冬雪〉的部分就行,運費也可以之後再付),我們才會保留書本,否則書本會直接先寄給已經付款的讀者。
不然如果大家都要等二月的話,某雪不僅沒辦法還款給印刷廠,家裡還得堆很多箱子,因此還請大家見諒了!

6.目前販售的〈舞冬雪〉皆為首刷書,一定會附贈年曆卡,年曆卡為徹底的非賣品,而且只印製與首刷書本相同的數量,因此無法加購喔!

7.海外的寄出時間為2014/12/22之後,使用順豐快遞的話,大約二至四天可收件,航空寄送大約一個星期至兩個星期,海運的話有時得超過一個月,還請大家自行拿捏喔!

8.書本的最末頁(版權頁)都會附上簽名,如果有特殊需求,可以於下單時在最後一頁中的「想對某雪我說的話~」備註!

9.某雪其實能夠協助海外讀者購買台灣出版的一些書本、小周邊,目前僅限在金石堂網路書店可以購買到的商品,基本上我不收代買手續費,可是商品的價錢必須以台灣這邊的訂價以銀行提供的匯率進行換算,至於商品的寄送時間請參照第七點說明。
如果有想購買的商品,請先私訊某雪詢問,聯繫管道如下──
e-mail:doreen400@yahoo.com.tw
plruk:http://www.plurk.com/yukihime0803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TheSecondLifeByYukihime
另外,如果是各位的國家會進貨的商品,建議還是等待上架,然後在自己國家購買比較好,因為我這邊換算匯率後價錢應該不會比各位的國家自己販售的便宜,畢竟我只是個小老百姓,沒什麼優惠可拿,還請各位留意囉!


非常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閱讀!(合掌+鞠躬)
Yukihime
  第二人生 ★第兩百七十四章★



  這下我連一頭撞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沒死在野生動物的爪子下,死在自己製造的環境好像很蠢……非常蠢!


  我該慶幸冰炎不是個會把別人的糗態大肆宣揚的人嗎?


  但我一點也不覺得有什麼好感到安慰,被死對頭救已經夠讓人想去撞牆,而且會陷入險境還是我自己白癡做死。


  不理會我一陣青一陣白的臉色,冰炎一把抓起我的手:「脈搏還有點快,不過看你這樣意識應該清楚,如果你沒有想吐的感覺那就不嚴重,否則你還是自己挖個洞把自己埋了比較快!」


  無法反駁,雖然我還沒搞懂這個世界的世界觀,但有吟遊詩人這種職業的世界想必不會太先進,大概沒有手術室可以把我推進去急救。


  即便有,我也不想因為這種蠢到家的理由被送進去!更別提還是被冰炎推進去!


  儘管好像沒事了,但我沒有馬上移動身體,還不確定剛才到底中毒到多少程度,隨便亂動可不是明智之舉,要是在冰炎的面前吐出來,那就真的很難看了。


  ……雖說現在也沒好看到哪去。


  不幸中的萬幸是,我確實沒有特別噁心想吐的感覺,暈眩感也很快就退乾淨了,能夠正常運轉大腦進行思考。


  「你把我『拖』出來的?」我此刻的位置就在屋外而已,注意到地面上有拖行的痕跡,而我的身下依舊墊著獸皮,應該是被他連皮帶人一起拖到外面。


  「……抬不動。」冰炎的臉色很臭,活像有人欠他八千萬,不對,以他身為黑袍的財力,至少欠他八兆他才會有這種表情。


  「不意外。」我被封到連樹都差點跳不上去,沒道理他沒影響,不用估計也知道他和我一樣被壓制到僅剩普通水平……說不定還在水平之下的身體能力。


  冰炎的表情很不耐煩,而且還非常焦躁,接著他忽然瞇起眼:「好像有人經過附近,先進屋。」


  難得我完全無法對他的提案找碴,我可不想再讓第二個人看見這種狼狽樣,更何況我身上依舊只有貼身衣物,好在還蓋了睡著前掛在旁邊晾乾的衣服,不至於著涼。


  只是現在最大的問題依舊是我還沒研究出戰鬥……或說獨自殺敵的方法!


  ……是說全天下會想辦法找出單獨作戰方式的吟遊詩人說不定只有我。


  勉強撐起身體走進小屋內,雖然還有點使不上力、腳步虛浮,至少平衡是正常的,沒有頭昏眼花走醉步。


  確定外面沒遺漏任何東西,冰炎也閃身進入小木屋,並且把門關得死緊。


  因為雨已經停了,路過的人進來這間小屋的可能性不高,除了要避雨之外,這種小破屋大概也沒有其他吸引人的地方了。


  趁著有人負責留意屋外的動靜,我先把已經烤乾的衣服重新穿回身上,在這種莫名其妙的簡陋小屋內衣衫不整地和另一個人被撞見,怎麼看都很有八卦的味道,主角又是我和冰炎,用腳趾想都知道會引起軒然大波。


  開玩笑,老子可不想跟一個男人傳出緋聞!


  稍微打量一下冰炎的服裝,這傢伙的打扮其實和我差不了多少,反正不用猜也知道這個法術、武術全能的混血精靈十之八九被轉職成跟我一樣屬於非主流、以前肯定沒接觸過的非戰鬥系職業。


  所以剛剛他才會跟我一起迴避路過的其他學生,畢竟「暴力精靈」平常也沒少拉仇恨值上身,況且這傢伙百分之兩百還不曉得該如何使用自己的職業,我會如此確信的理由是我也還沒掌控吟遊詩人的戰鬥方式,那麼身為我的死對頭,冰炎的進度沒道理超過我太多。


  「走了嗎?」注意到冰炎鬆口氣,我輕聲地問。


  「走了。」冰炎點點頭。


  我也湊到窗邊確認外頭是不是真的沒人,冰炎不可能說謊,況且這種情況下他騙我也沒啥好處,但我對此刻的冰炎很沒信心,畢竟冰炎和我一樣,什麼能力都沒了,敏銳的感官也被封印至少五分之四。


  不過要是他察覺不到躲起來的敵人,貌似我這個吟遊詩人也不會多出什麼其他能找出敵人的條件……


  算了,反正這些此時都不重要。


  確定外面真的沒人後,安心之餘,又得繞回老問題了。


  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就像我剛才說的,這種小木屋除了避雨之外,也沒有其他功用了,得趁天黑之前快點趕路去類似城鎮的地方,儘管不想再遇到人,但城鎮裡比較安全,太陽落下後出沒的夜行生物比較難對付肯定是每個世界通用的常識,吟遊詩人肯定不具備在夜間行動的優勢。


  月下唱歌很浪漫沒錯,但如果還沒唱完就被野獸當消夜吃掉就好笑了。


  再加上我手邊沒食物,儘管還沒感受到明顯的飢餓感,可等到肚子餓沒力的話就來不及了,我現在可不具備忍受飢餓的體質。


  我覺得自己的頭又開始痛了,要解決的問題多得跟山一樣。


  「對了,你是什麼職業?」我承認自己問這個問題多少有轉移注意力的意圖,再說呢,知道有個人的狀況比自己糟的話,人就會下意識感到放心。


  而且我對冰炎的職業也確實有幾分好奇,冰炎身上實在橫看豎看找不到任何代表物,我至少手邊還有一根象徵身分的笛子。


  「……」冰炎一臉很想跳過這個問題,不過他瞄了一下我手中的笛子,都看見笛子了,他也不可能猜不到我的職業,最後向來乾脆的冰炎點了點手腕上那只腕飾中間的水晶,然後他把手伸到我面前,直接讓我自己去看那個顯示角色身分的光屏。


  『冰炎
   新手救護醫官
   Lv2
   經驗值520點
   210金』


  我得先再三申明,以下心得絕對不是我有什麼偏見……


  但讓一個連治療法術都不會的混血精靈去當醫官是哪招?!


  「這世界如果有『祭司』這類回血職業,你應該會餓死。」前提是冰炎要真的有本事成為專業醫官。


  以我對冰炎那種連替自己治療都嫌麻煩的性格了解,這傢伙肯定沒有任何醫術可言,況且即便他是醫術高超的醫官,普通冒險團隊更樂意配備一名祭司,先不提祭司能幫隊員施展輔助神術增益狀態,重點是如果有人在戰鬥中負傷,祭司可以現場施展神術或法術進行治療,醫官還得下場動手術咧!


  「我想『吟遊詩人』也不是能吃飽的職業。」冰炎冷哼一聲。


  ……反駁不能。


  就算吟遊詩人有替隊友或敵人增添各種狀態的能力,正如我剛才所說,一個祭司就能把吟遊詩人取代掉了,而且還增加回復能力。


  真沒想到我居然有擔心被普通祭司搶飯碗的一天!


  而且現在,隨便哪個祭司都可以一口氣取代掉我加冰炎是哪招!?


  等等,這個「新手救護醫官」已經等級二了……這傢伙的等級居然比我高!!??


  「……你已經升等了?你有戰鬥嗎?」就別跟我說是救助其他玩家!


  「一次,不久前遇到蛇。」冰炎聳聳肩。


  「你怎麼殺蛇的?」就算沒武器,冰炎確實徒手也能把蛇掐死,但那是在現實世界,此刻的他不可能做得到。


  直接從斗篷的口袋裡抽出一根質感看起來很普通的手術刀,冰炎以堪稱流利的身手把玩著手術刀說道:「本來想砍七吋,但是捅腦袋比較快。」


  聽到這種回應,我只想問他:你到底是救護醫官還是殺人醫官?


  雖然目前冰炎只殺過一條蛇,但我相信只要有必要,某暴力精靈一定會毫無心理負擔地把手術刀插進別人的腦袋,多幾次經驗後,連挖人腦漿什麼的搞不好都沒問題。


  「等等,殺一條蛇可以升一等?」我露出懷疑的表情。


  這也太好升等了吧?


  就算打遊戲剛開始升等都比較快,但無殿三主會那麼便宜我們嗎?


  我甚至都做好我們這些高等袍級會升等較慢的心理準備了咧!


  「不是,殺蛇的經驗值只有一百六十點,升等是剛才救你。」冰炎臉上勾起某種很愉快,而且刻意到讓人想巴下去的笑容。


  如果不是他手上還拿著剛殺過一條蛇的手術刀,手上握著短笛的我怎麼樣也沒辦法打贏他,不然我真的會揍下去。


  靠,還真的是救助其他玩家咧!


  更可恨的是那個被救的玩家是我!


  恨恨地磨了快一分鐘的牙,有再多的不甘心我還是得先把這口氣嚥下去,現階段下,我一個柔弱的吟遊詩人要跟一個手上把玩手術刀、捅蛇腦比包紮傷口還順手的醫官起衝突不明智。


  「我要先升等,然後再去城鎮。」冰炎忽然說道,他大概也看出我正在煩下一步該怎麼做。


  「你的職業……殺怪升等會很慢。」終歸還是號稱「救護醫官」,不過是救一個輕微一氧化碳中毒的吟遊詩人,而且他的「救治」也不過是把我從屋子裡拖出來加上往我臉上潑水,這樣都能拿到三百六十點的經驗值,足足比殺蛇多了兩百點。


  「森林裡也沒那麼多一氧化碳中毒的人讓我救。」誰敢說冰炎這話不是諷刺我我就宰了誰……當然我是說出了遊戲裡後再宰!


  在心裡從一數到十,再從十數回一,提醒了自己三次某暴力精靈的手上拿著手術刀後,我總算把話題拉回來。


  「我們這種職業,技能比較重要。」光是等即便高對我沒用,我得要找更高階的樂譜和樂器才行,否則能發揮的能力相當有限。


  「不管是你的樂譜還是我的藥方,都得去大城鎮才找得到,可是需要具備財力。」冰炎沒好氣地說:「不然你是想去城鎮裡找個人包養嗎?」


  「不幹。」我皮笑肉不笑的回道。


  就算遇得到我家兄弟,但我想大家都還是新手,而且又是根本不熟的職業,十之八九他們也會遇上我和冰炎眼下的問題,因此他們肯定沒有多餘的錢財可以讓我勒索……我是說借貸。


  這樣的話,真的得暫時自食其力了。


  該不會以前的吟遊詩人都會遇上相同的問題,所以才會獨自浪跡天涯吧!?


  總之,得先想辦法打怪升等順便賺錢,冰炎和我的初期金額肯定相同,但他現在卻有210金,即使他因為救了我而得以搜刮我身上的錢財,加起來也不該超過200金,由此可知殺死動物一定拿得到金錢,就算對方乍看下完全不像有錢的樣子也無所謂。


  可是問題又繞回來了,就算知道該怎麼演奏曲子,我要怎麼靠一首歌殺掉一頭野獸啊!?


  「你最好快點想出殺笛的方式,等等我救不了你。」靠在窗邊的冰炎頭也不回地對我丟出一段話。


  我的心裡升起不祥的預感,朝窗外一看,一群站起來比我還高的黑熊正往這棟小破屋的方向前進。


  見鬼了,如果是狼就算了,熊又不是群居動物!


  「我們好像正好觸發了什麼事件。」雙手一拍,冰炎憑空拉出一張地圖,那是一張羊皮紙質感,畫著山啊河啊城鎮啊之類的簡單地圖,裡面唯一一個紅點大概就是指冰炎現在所在的位置。


  依樣畫葫蘆地叫出同樣的地圖,不管怎麼樣,我絕對不會對冰炎承認老子以前聽過這遊戲、看人家玩過,但自己從來沒親自下海玩過,所以很多基礎功能都不會用。


  總之,這種時候只要少說點話,多觀察旁邊的人怎麼做就好。


  我叫出來的地圖和冰炎沒有差異,就連那個紅點的位置都一模一樣。


  而在那顆紅點的下方還有兩個字──「陣雨」。


  剛才外面確實下過雨沒錯,不過現在好像不是研究任務的好時機,因為那些熊已經準備撞進小木屋了!


  我很確定這棟雖然不算搖搖欲墜,可也絕對擋不住那麼多隻熊。


  「在狹小的空間對付體型巨大的野獸並非明智之舉。」特別不管我還是冰炎的職業大概都得靠點身手迴避對方的攻擊。


  「只能衝出去。」冰炎也不意外我會得出以上結論,我們兩個只是能力、知是被封,又不是連基本判斷力都沒了!


  望著外頭的黑熊群,我真的想不到正常的吟遊詩人該怎麼衝過一群野獸而不受傷。


  眼皮抖了兩下,我真的有想問候三董事的衝動了。




所以冰炎學長的職業終於公布囉!
冰炎的職業是殺人醫官......咳咳,不對,口誤,是救護醫官~(灑花)
(不過未來應該會殺人比救人多就是了~((等##))

於是,《第二人生》第六部〈絕代風華〉結束~(欸欸)
下一章開始就是第七部〈絕域異邦〉喔!
〈絕域異邦〉的意思簡單說就是,另一個完全不同的異世界~
相信大家應該知道我指的是什麼~XD

關於明天的CWT38,某雪會帶的書本如下--
《第二人生》一∼五部(少量)
《第二人生》外傳〈舞冬雪〉(新刊,量足)

這次感謝大家的支持,有些本本在網路上已經完售了,因此只能帶正傳五部和新刊外傳過去!
〈舞冬雪〉有多帶一點,但就算大家一直問是不是會足夠,會不會買不到什麼的......
說實話某雪我真的無法保證,畢竟我的技能欄位配備招式中部包含預知未來呀~~~@@(遠目)
總之,明天的場次一樣請大家多多指教囉!(合掌)
Yukihime
  第二人生 ★第兩百七十五章★



  就算做出得衝出小屋的結論,問題是實行上也有點太遲了,那些頭上長著犄角的怪異黑熊已經包圍在屋外,現在打開門,應該會瞬間朝我們撲過來。


  別說是被熊包圍,爬山時如果遇到熊,對普通人來說都是很危險的事……不幸的是,現在的我和冰炎與所謂的普通人也沒有太大差別。


  身為普通人的大多數登山客為了安全,他們的背包上會配戴鈴鐺,不想遇到人類的熊會在聽見鈴鐺聲後自行迴避。


  但這是熊願意自己迴避的前提,而非鈴鐺的聲音真的能對熊造成傷害,因此熊才非得躲避。


  所以當確認錯失衝出屋外時機的冰炎將小木屋牆上掛著的鈴鐺摘下來丟給我這名吟遊詩人時,我想都不想直接把鈴鐺砸回去。


  先不提那些熊是不是正常的熊,牠們都自己圍到木屋外頭了,想也知道不會主動迴避人類!


  「這座山裡棲息的是妖熊,那是驅妖熊的特殊鈴鐺。」冰炎再度把鈴鐺往我這邊扔過來。


  完全不想理會冰炎這個救護醫官到底為什麼會知道這種事,我繼續把鈴鐺往他的方向丟:「就算行得通,也不可能趕得走一群熊。」最多趕個一、兩隻吧!


  「如果加上吟遊詩人的能力說不定可以。」鈴鐺又被扔了回來。


  吟遊詩人會唱歌也會演奏樂器,但不代表你隨便扔個可以發出聲音的東西給他他就能使用,況且我是個轉職不到一天,別說等級,連經驗值都沒拿到半點的新手吟遊詩人!


  於是我很怒地把鈴鐺砸回去。


  「如果用這種論點,生個火還比較實際!」野外露營時,要趕動物最簡單的方式就是生火。


  不過以我的技術最多就是弄出剛才那種小小的火焰,現況下,要生起足夠趕跑熊的壯烈火團得看冰炎有沒有學過野外求生時用的生火法子。


  但我覺得機率很低,先不提這傢伙原本的法術能力,他怎麼說都是焰之谷狼王第一公主生下的兒子,生火還得借助工具會被笑到死,儘管現在的他被迫變成了得靠工具生火的淒慘狀態。


  「你想生足以嚇走熊群的火焰,至少得把這座小屋給燒了。」冰炎用十足鄙視的眼神瞪著我,然後繼續丟鈴鐺過來,「別告訴我一氧化碳中毒後,你連淋過雨的木屋燒不起來都不曉得,況且我們在這棟屋子裡觸發任務,燒不燒得了這裡還是個問題。」


  原來觸發任務的地點無法破壞是嗎?


  那這樣外頭的熊群有辦法撞破大門闖進來嗎?


  認真想了上述的可能性兩秒,不是我悲觀,但我無奈地發現,這個可能性還是很大,因為我們大概是不知不覺觸發了任務才被熊群圍,遊戲可不會讓我們被圍假的,否則玩家死窩在木屋裡不出去不就好了!


  話說我們到底為何會觸發這個該死的任務!?


  任務名是「陣雨」,但剛才外頭下雨時我一個人在木屋裡睡半天還睡到差點一氧化碳中毒也沒出事啊!


  這個任務肯定友除了「下雨」之外的觸發條件。


  『碰!』四面八方的牆壁已經開始傳來撞擊聲了,屋樑上頭立刻抖落許多灰塵。


  嘖,估計只能再撐半分鐘。


  頭頂在一個輕微的敲擊後傳來皺巴巴的觸感,要是換了平時,警覺心高到破錶的冰炎根本不可能被那種「偷襲」敲到腦袋,只見他一臉不耐煩地抓下那張因為房屋的搖晃而從不知名的地方搖落並打中他腦袋的紙張:「嗯?」


  在他閱讀那張或許是線索,更大可能會是廢話的紙張時,我再度拉出地圖檢查,在象徵玩家位置的紅點下方出現任務文字,雖說是第一次玩這種遊戲,但我有種直覺。


  會大費周章做出這種機關,應該不僅僅只是在地圖上顯現我們偶然觸發的任務名稱這麼簡單,不管是什麼樣的遊戲,沒有規則和提示就玩不下去。


  輕觸「陣雨」二字,果然在那兩個字的下方跑出了幾行密密麻麻的文字。


  「賓果。」我勾起勝利的笑。


  被扔進這遊戲裡的所有學生,不管在外面的年齡與實力如何,應該都被壓縮到差不多的狀態,那三位董事盡量將所有學生在遊戲一開始壓制在同個位置的起跑點上。


  至於職業分配部分,才是他們優待其他低年級或者低位階學生的方式。


  但不管是什麼樣的職業,想在遊戲剛開始、等級根本還未成長之初就衝過外頭的妖熊群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雖說普遍的遊戲都有外掛這種東西存在,但要在無殿三主設計的遊戲裡開外掛……我相信大家都會認同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或者該說這根本不可能,要破壞遊戲製作的「規則」,就代表你必須要有勝過遊戲製作者的能力。


  要知道那三位連鬼王都不敢正面挑戰了!


  在連我跟冰炎都得腳踏實地乖乖去玩這個麻煩遊戲的情況下,其他人還是別想太多比較實際。


  那麼我們既然會在低等級的遊戲開始時就觸發這個任務,想必有除了「殺出去」這個我們此刻辦不到的方案之外的處理方式。


  『框啷!』儘管屋內物品不多,但在激烈的搖晃下,還是陸陸續續有雜碎的物品摔下。


  「看來即便是那三位,還是有辦不到的事情。」即使能將我們的身體能力以及至今所學的知識通通封印,但總有無法改變的地方。


  「普通人、這種情況早就嚇傻了。」正在閱讀那張紙條的冰炎果然也察覺到我發現的事。


  那就是我們倆完全不慌張。


  明明眼下的情況看起來必死無疑,被一堆妖熊圍攻,我們平時絕對動動手指就能脫困,但現在卻直接威脅到我們的性命。


  我是不曉得在遊戲世界裡掛掉會如何,不過如此身歷其境地感受到性命安全受到威脅,沒經過歷練的人,除非精神狀態異於常人否則基本上無法保持冷靜。


  被困在簡陋的小木屋、手邊幾乎沒有可以戰鬥的工具、外頭圍著一大堆站起來比人還高上許多的妖熊,換成真正的菜鳥吟遊詩人以及剛入門的救護醫官大概只會像無頭蒼蠅在那般亂轉。


  但我和冰炎現在卻可以冷靜地確認手邊的線索。


  應該說我們根本還感受不到命懸一線的顫慄感。


  就算理智上知道那些妖熊跑進來,眼下的我們打不贏,被痛宰的機率很高,但還是下意識感受不到害怕……只能說,原本的等級差距太大,結果連變弱後的此刻都還感受不到實感。


  熊都要衝進來了,剛才我和冰炎還能互丟鈴鐺吵嘴就是最佳範例。


  「不管多強大的人,還是無法改變他人的心智。」所以才會說能夠改變人心的人,唯有當事人自己。


  「哼。」冰炎的神色透出了彷彿在回應「理所當然」的氣息,「弄懂任務關鍵了嗎?」


  「這裡還有別的出口,進山後就能躲過這些熊,之後會有下一步。」快速將那些任務解說讀完的我直接將重點整理出來。


  「我這邊得到的訊息之後再說,最先衝進來的妖熊我會解決掉,你牽制想跟在後頭湧入的妖熊,然後撤。」一如平時簡潔有力的作戰方案,大概無論實力強弱,冰炎都相當討厭拖泥帶水的戰鬥。


  可想而知他一定不能去當太陽騎士,要完美、熱血地打完一場讓旁邊的人喝采的戰鬥是件高深的學問……不過這世的我敬謝不敏,由於種族性格的關係,我現在也傾向直接把對手轟成渣。


  其實以前我也討厭那種很累的戰鬥方法,但誰讓我選了太陽騎士這個行業,而且除了揮劍放神術外,平時也不能使用其他能力。


  平舉手中的笛,我目前擁有的三種曲調分別具備喪失意志、鼓舞人心以及擾亂心神的功用,老實說吧,連挑選該用的招式都不必。


  這個技能表時在貧乏到讓不管面對什麼樣的情況,素來都有超過二十種以上法術可使的我感到哀傷。


  要在短時間內讓本能強的野獸喪失意志困難度有點高,鼓舞人心也不必要,反正冰炎的士氣絕對不需要別人去幫他維持,要是鼓舞錯對象,讓那些妖熊鬥志高昂就糗大了。


  因此以刪去法來說,我此刻的選擇只有擾亂心神這一項。


  在第一頭妖熊帶著咆嘯用堅硬過頭的腦袋撞開大門時,終歸還是四足動物的牠撲了進來,然後被看準時機的冰炎毫無懸念地用手術刀貫穿熊腦。


  我就說這醫官根本是殺人醫官!


  雖然他現在殺的不是人,但那也是因為至今攻擊他的生物還沒有人。


  搞不好等到遊戲結束,這個職業名叫「救護醫官」、實際上比較拿手砍人的「殺人醫官」,他救人的次數從頭到腳都只有不久前把我從屋裡拉出來的那次。


  而在手術刀插進熊腦的肉沫聲傳出時,音質不怎麼樣,但還是能發揮作用的樂音馬上填滿狹窄的獵戶小屋。


  牆壁不斷傳來的撞擊開始減少,擠在門口想跟著衝進來攻擊我和冰炎的妖熊們把彼此撞得東倒西歪,但就是找不到順利踏入門內的方法。


  可儘管首次出手順利,我臉上的表情卻越發凝重,主要原因是我那個目前暫時站在同一陣線的死對頭!


  為了閃開倒下的妖熊屍體,冰炎原本快速移動的俐落步伐在我的笛聲響起後無預警地晃了一晃。


  不會吧!?


  好在冰炎眨眼間就重新穩住重心,接著他想也不想地從身上的斗篷撕了幾塊布條下來塞進耳朵。


  雖說布條的隔音效果不怎麼樣,但總好過沒有。


  沒想到我的……或者該說吟遊詩人的聲音系能力居然是全體攻擊。


  我看這才是這個職業常常沒人要的原因!


  如果加狀態是敵我不分一起加的話,那麼要增強大家一起強,要削弱就大家一起弱,哪支隊伍會要這種成員啊!


  但此刻的情況好像也不該意外,我和冰炎又沒組隊,我的能力又被壓制到跟初出茅廬的菜鳥沒兩樣,最好能選擇攻擊的對象!


  而在與妖熊交手的途中,我又發現這個能力的另一項不便之處。


  因為第二頭撞進來的妖熊發出了滔天的吼聲,幾乎快蓋住我的笛音,結果就是效果減弱。


  好在沒多久牠就啞了,因為身體剛好堵住門口,阻擋了其他妖熊進入的牠被冰炎一刀割開喉管。


  儘管只是初階武器,但所謂的手術刀,最開始被製作出來的原因就是要割開生物的身軀,因此用來對付活體生物搞不好還有威力加乘什麼的。


  而在我的笛音重新掌握整個空間的主導權後,被擾亂的妖熊群既無法繼續破壞房屋,想擠進屋內的其他妖熊直接卡在門口,何況那裡還擋著另外兩頭妖熊的屍體。


  是的,冰炎切開對方的喉管還不算完,他由上而下割開人家的整個咽喉以及支氣管!


  原本就不大的獵戶小屋也因為多出來的兩具妖熊屍體而更加寸步難行。


  不過看著那些原本占了數量上的便宜、現在卻反而被我利用來阻礙彼此的妖熊群,我發現吟遊詩人搞不好有控場優勢,因為聲音傳得到的距離都是我的影響範圍。


  「這裡。」不曉得是什麼時候把額外出口給找出來的冰炎掀開地上的一片木板,下面出現了黑漆漆的道路。


  沒想到居然有地道!


  看來我和冰炎是無意觸發了複雜的任務,居然連森林裡的秘密通道什麼的都冒出來了。


  「我先下去。」忙著吹笛子牽制那些熊的我騰不出嘴來說話,再說地下通道也不見得安全,因此冰炎率先跳了下去。


  保持著吹笛子的狀態,我小心翼翼往通道那邊移動,我還不確定中了吟遊詩人的音樂能力後,要多久才會解開效果,畢竟我現在只是菜鳥,搞不好我音樂議停牠們就瞬間恢復正常!


  當我走到通道旁,下方也傳來冰炎通知沒問題的消息後,我驟然收住笛聲,就算知道要抓緊時間,不過我有些想測試的東西。


  吟遊詩人的能力能夠涵蓋的範圍究竟有多少呢?


  我提過了,人在棘手又複雜的狀況下時,更需要掌握好自己的狀態,特別是要曉得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以及無法辦到的事。


  所以我將術力灌入那顆驅熊鈴鐺,接著使勁晃動!


  『鈴────』奇異的鈴聲馬上響徹整座森林,我都聽見外頭的樹林也迴響起相同的聲音。


  該不會這個鈴鐺其實是相當高等的道具吧!?


  算了,總歸就是……帶走研究!


  把鈴鐺塞入斗篷的口袋,趁著外頭忽然變得全無動靜時,我拉住木板準備等等將它順勢關上後,我一躍而下。


  遊戲才剛開始就遇到死對頭,現在又撞上麻煩的任務,看來這個遊戲果然玩起來會非常非常麻煩!


  難怪得玩好幾個月!





這幾天會開始寄出耶誕外傳〈舞冬雪〉,請大家要留意喔!
由於訂單眾多,會按照先前說的,分上七天至十天才能完成寄送,還請大家見諒了!(合掌)
Yukih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