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吾命騎士X特殊傳說 第二人生 ★第1~257章★ + 人物設定整理 (最新更新:8/16)

本帖最後由 雪姬冰塵 於 2014-8-16 04:56 編輯

  ★第兩百五十七章★




  「妳不打算回無序之地吧?」織娘給我的感覺是標準的特立獨行,我覺得要猜她的想法只要往非常人的思考模式就行了。


  「沒有需要回去的理由,我對待在哪都無所謂。」織娘一點也不在意地說:「反正我今天傍晚就離開這裡,這樣你們的任務也可以結束了吧?」織娘提出的時間並沒有超過這個任務的期限,既然她已經給了我們承諾,姑且忽略身為無序之民的她有沒有出爾反爾的可能性……若她守約,那麼我們這個任務的主要問題也算解決了。


  只可惜我沒能順便建立新的情報來源。


  不愧是無序之民,想坑她真的很困難。


  「差不多,之後只要解析一下這個遺跡的古代文字就行。」這也是需要我接下這任務的最重要原因,否則隨便來個高階袍級都能收拾掉負傷的織娘以及單槍匹馬戰鬥的赤歌,「到時得要麻煩您撤下水域……只是即便休養一整日,您依舊不適合調動如此大量的力量吧?」


  「不用再勸說我接受你的治療,就算被大卸八塊我都照樣能收回自己的水。」織娘皮笑肉不笑地回道。


  我坑人的想法有這麼明顯嗎?


  無序之民果然不容易乖乖跳坑。


  「那個……」小心翼翼地靠過去,在織娘與赤歌的注視下緩緩踏上那朵荷花的紫湘向織娘遞出一個布包。


  「這是什麼?」眼神中帶著警戒,但或許紫湘一直沒表現出多餘的威脅性,赤歌還是接過那個布包。


  「餅乾。」紫湘簡短地回道:「我們那邊、是開點心屋的。」他忽然提出了跟現況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


  「欸?」織娘眨了眨眼。


  「這是點心,如果您接受少主哥哥的條件,我會再做其他的點心給您。」不太清楚任務期限、也不曉得我私底下的算盤,紫湘開出在我們眼中相當奇怪且根本算不上籌碼的條件希望能說服織娘接受。


  大概是多少發覺我有額外目的,身為在場中唯一曉得織娘來歷的紫湘十分努力想幫上忙。


  「你應該知道我不接受反悔與欺騙喔?」織娘再度眨眨眼。


  ……等等,不會吧?


  「天使不會做出背信忘義的事情。」紫湘很認真地說。


  「好吧,那我接受你們少主的治療,然後馬上離開這邊。」剛才死不肯妥協的無序之民用著連赤歌都傻眼的速度同意並且一把接過紫湘的過去的餅乾。


  我們都沒能做出其他反應,織娘便吹了口氣,周遭的水面散出水霧,忽然颳起的無名風將水面向上吹散化為細小的水珠,最後眼前的水池用非常不尋常的速度開始削減,四周的蓮花也紛紛散化,像是從來也不曾出現。


  當水域消失後,遺跡的地面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原本踩在水面上的我們就算沒能反應過來這快速轉變的事態,但還是順著退下的水面緩緩落地,不過強行收回自己力量的織娘就沒有這種餘裕了,幸好一直扶著她身軀的赤歌也不是扶假的,儘管不久前才和織娘發生口角衝突,他還是撐起對方的身體,在降落後將還在喘氣的織娘輕輕放在地面。


  「呼、呼……」儘管的確如先前所說的,織娘收回了自己的水,但她的狀況確實很糟糕,要不是赤歌扶著,我都覺得她隨時可能趴地不起。


  赤歌一言不發讓織娘靠在自己身上,低頭看了一眼織娘後,他用帶著幾絲警戒與妥協的視線望向我。


  我知道他接受了我先前的條件。


  其實若不是織娘先前堅決反對,赤歌大概早就向我妥協,比起自己的尊嚴、心情或意願,他更在乎這名「同伴」,在乎到就算要他服軟、示弱都沒問題。


  不管是什麼種族,心裡都會有最重要或最珍視的事物,在那樣東西之前,不管是自尊、原則、驕傲、感情還是其他什麼的,總之通通都得往後排。


  我老早就看出來,對赤歌而言,織娘就是那樣的存在,所以要不是難搞的無序之民與我僵持不下,否則任務早就結束。


  此刻織娘因為紫湘的招降……或說利誘而首肯──雖然條件很怪,但他們確實達成了交易──那我最後的障礙就沒了。


  所以我信步上前,不用放探測的法術我就知道,織娘的身上的傷勢很明顯有著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成分在。


  怎麼說我也是醫療班的特別顧問,我能讓鳳凰族承認,當然不可能只因為我會使用強悍的治癒術。


  「即使有著殺不死的體質,受了傷若沒有好好調養、痊癒,不斷累積下來即便是不死身也吃不消喔!」俯視著眼前盤綣著魚尾的女性,我皮笑肉不笑地說。


  「那是你們這種被保護的少爺小姐才有的特權,」織娘也同樣勾起不帶笑意的笑容,「天使的少主,我看得出來你大概也是一路大風大浪挺過來的,但你有曾經一天二十四個小時都在死亡邊緣打轉嗎?不斷被殺到只剩下一口氣,撐著破爛快看不出原樣的身軀躲避各種襲擊就為了保住那一口氣……這對無序之民來說是家常便飯,所以必須殺不死才能在那裡存活。」


  總是被親長大人、將軍們以及十一名兄弟護著的我一時間還真的沒有立場反駁織娘的話語。


  但是……「因為我擁有保護自己的能力。」我對眼前這名牙尖嘴利的無序之民放出應急的治癒術,「沒有經歷過,或許是運氣,也可能是實力。」


  「哼。」輕哼一聲,織娘倒是乖乖接受了我的治療,私底下也沒有其他小動作。


  冰凍三尺所疊加下來的傷勢,即便是我也無法一瞬間治癒,因此我只能在現場對織娘做應急處理,其他部分就得轉移地方。


  但因為我還得留下來翻譯這個遺跡,所以就先讓好人綠葉與露狄亞帶赤歌和織娘先離開,為了以防萬一,檸枎帝亞將軍也跟了過去,畢竟無序之民算是相當惡名昭彰,這點從他們根本沒啥好傳聞就能得知了。


  至於露狄亞會跟去主要是避免安置織娘時可能產生的一點性別問題,說白一點就是,如果她需要更衣或者包紮私處,總不能讓綠葉與赤歌來吧?


  就算身為無序之民的她不介意,綠葉也絕對會介意,赤歌看上去也沒跟她熟到那種份上,所以乾脆讓露狄亞也跟著過去,好省下多餘的麻煩。


  至於留在遺跡的我們四人可沒時間一口氣翻譯整座遺跡的所有文字,就算閱讀那些文字對我來說就跟閱讀中文沒啥兩樣,閱讀這個動作本身就需要時間,雖然我擁有同時閱讀十本書籍的功力,但那招我只在自家才會用。


  所以我們用記錄水晶將整座遺跡進行掃描,之後再慢慢來翻譯就行,距離上課只剩下半個小時左右,芙維可將軍的課我可沒膽子遲到。


  卡汀茲將軍的課如果遲到,他百分之百會看在對象是我的份上直接放我一馬或者當作沒看到,芙維可將軍的話……她的字典可不存在徇私枉縱。


  應該說越是認識的人,她修理起來就越不客氣。


  「你知道她喜歡點心是嗎?」用水晶紀錄遺跡內的文字時,我隨口對身旁還不太擅長操縱水晶,只能乖乖站在一邊見習的紫湘問道。


  這小傢伙一臉忐忑不安,我不用猜都知道他在煩惱自己剛才那番沒經過我們同意的舉動會不會造成問題。


  「我、我聽說過白色惡鬼喜歡甜食,但那在無序之地不容易弄到。」紫湘微微低下頭,「我擅自答應她的事……應該不會給族裡、添麻煩……吧?」


  「不會,不過是點心,能以這種條件讓她答應也省事。」俗話說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叫問題,能用點心解決的狀況當然就不是狀況。


  唉,所以我才說情報重要。


  因為如果不曉得那位「白色惡鬼」喜歡甜食,今天我們就不知道能夠用如此簡單的條件來招降她,反而還得大費周章想其他辦法。


  所以情報真的很重要!


  哪個白癡敢再亂傳錯誤情報──例如無序之民只以血肉為食這種此刻看來百分之百是誤傳的傳聞,雖然他們似乎真的會拿彼此當食物,但這不代表他們只吃生食!──老子馬上去把他挫骨揚灰!


  「我這邊好了。」將自己負責記錄的區域處理完畢後,寒冰將手中的水晶交給我。


  「那就差不多了。」中午吃飯時我再順手翻譯這些文字,之後這個任務就可以正式宣告結束。


  至於我和織娘、赤歌的約定,那就與任務無關了,這次的任務是調查這個遺跡發生的事情以及排除入侵者與入侵者造成的影響,既然他們已經轉移就不會再對任務造成妨礙。


  直到早上八點上課時,我們才和同樣也準時到達的綠葉再度碰頭。


  「你把他們安置在哪?」剛才我沒特別交代綠葉,反正綠葉執行任務的經驗也相當豐富,這種事也不是第一次碰上,自己會看著辦。


  「我們家騎士們在上商店街開的旅館。」綠葉偷偷瞄了不遠處的審判,「因為我想織娘得養傷一陣子,大概不適合住溫泉旅店吧?」


  因為照理說他們一個離家出走的火精靈貴族以及一名無序之民,這種組合不是不適合住溫泉旅店,是沒有那種財力住,審判、夏碎、冰炎他們可是走相當高價位的路線,沒有一定財力的話還真住不起,特別織娘得養傷一段時間……如果我沒有親自與他們正面接觸過的話絕對會這麼認為。


  但事實是,我上輩子常常出入王宮之類的地方,時常與非富即貴的王族、貴族來往,這輩子因為黑袍天使少主的身分也同樣看過不少好東西,姑且先不論有沒有現金,我當時相當眼尖地注意到不管是赤歌還是織娘,他們身上的服飾與隨身攜帶的幾樣物品都是價值連城的高級品。


  有的恐怕用錢還換不到,連我都是第一次看見。


  即便不知道一樣物品確切是什麼,我也能從它的質感、散發出來的氛圍對它的價值進行判斷。


  「主要是想避人耳目吧?」我挑起眉。


  審判他們的溫泉旅店來來往往都是些非富即貴,而且擁有一定實力與見識的客人──這跟三名店主都是上港有名、下港出名的角色也有關。


  不管是火精靈的赤歌,還是混血兒的織娘,他們都太過顯眼了。


  「對。」綠葉想了想又補充道:「之後露狄亞有從他們店拿了很多點心招待織娘……只要有甜食,她很好說話,對我們的要求也都非常配合。」


  「了解。」所以跟她交涉時只要帶著點心就能增加成功率,「今天下課後,我再找時間去診斷她的傷。」


  「嗯?有人受傷嗎?」擔任藍袍的烈火在聽到關鍵字時把自己的臉從桌上拔起來,他昨晚臨時被醫療班找去支援某個任務,所以今天睡眠不足,直到剛才為止都趴在桌上補眠。


  「沒事,任務對象,已經處理完了。」綠葉趕緊解釋道。


  「喔,知道了。」烈火瞬間倒回桌上。


  「他不要緊吧?」孤月有點無奈地問。


  只是晚上被抓去出任務不至於讓烈火累成這樣,主要是他早上的課太過精彩了,本來應該好好休息結果沒能如願,所以才會累上加累。


  「芙維可將軍的課……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芙維可將軍沒有卡汀茲將軍那麼亂來。


  「希望如此,拜託別再抓鬼族王族或史詩級魔獸當教材了……」堅石說出了在場大多數的學生都有的新生。


  不只我們這票人,這門課的其他同學不少也都修了卡汀茲將軍昨天的課,要不是沒人有膽翹課,我想大多數的人應該都比較想躲在宿舍裡吧!


  「我想不會。」那不是芙維可將軍的風格。


  事實證明……芙維可將軍確實不會用那麼胡鬧的教學方式,但她是個比卡汀茲將軍嚴厲許多倍的師長。





作家的話:
其實織娘的身分有點小特殊(?),不過這個可以忽略啦!
反正任務都結束了,之後應該也沒什麼戲份啦~(喂#)
然後芙維可將軍的課,相信我,絕對沒有卡汀茲將軍那麼勁爆~
相當正常(?)且普通(??)的!
只是非常辛苦而已......

對不起最近忙著CWT37與書本再刷的事情,所以先前停更了兩回~(合掌)
讓大家久等了!
Yukihime
本帖最後由 雪姬冰塵 於 2014-8-19 05:28 編輯

  第二人生 ★第兩百五十八章★




  如果說卡汀茲將軍的課會讓實力不夠的學生直著來上課、橫著下課,那麼芙維可將軍的課毫無疑問就是讓底子不紮實的學生爬著離開。


  即便已經下課了,許多學生還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步也沒移動,事實上是沒力氣去動了。


  慣於通霄出任務的袍級倒還保有以狀似輕鬆的態度扔移動符離開的餘裕,不過也只是外表上逞強,連我們這票人都得坐著緩口氣,你想呢?


  「雖然和昨天的老師完全不同,但……真的會耗死人。」面朝下趴在桌上的堅石語氣艱難地說。


  「大家晚安……」本來就睡眠不足的烈火好不容易撐完四個小時後,他直接一昏了事。


  「你們家的將軍真的是認真到見鬼了。」由於芙維可將軍已經先行離去,刃金肆無忌憚地說道:「就算方向不同,不過真的會整死人。」


  「至少比鬼族王族和史詩級魔獸好啦!」綠葉出言安慰大家。


  「……」我不發一語地拿出水瓶補充水分,實在懶得加入這群還有力氣抱怨的人。


  芙維可將軍安排的課程認真說來無比正常,沒有會死人的恐怖教材、沒有找不到出口的詭異空間,各種不符合守世界常理、會對學生造成嚴重危害的東西一概沒出現。


  只是既然芙維可將軍會開這門名為「實地戰鬥教育」的課,那就代表她也和卡汀茲將軍一樣,看出了我們在某些領域的不足。


  實地戰鬥,顧名思義就是在非競技場、武鬥場等特地安排好,且做好一定防護措施的場地進行戰鬥……雖說我們學校的武鬥場大多很詭異,甚至還有直通地獄的那種,不過再怎麼樣都死不了人。


  先前卡汀茲將軍安排的課程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學院不會出現真正的死人」這個先決條件上,畢竟又是史詩級魔獸又是鬼族王族,學生裡面若沒有黑袍百分之百一定全滅──事實上就算有黑袍,碰上那種組合一不小心還是很容易陣亡!


  不同於卡汀茲將軍,芙維可將軍徹底剃除了不會死人的先決條件,她事先準備好進行多人轉移用的傳送通道,直接把我們傳送到她事先準備好的場地。


  用她的說法就是:「你們這些孩子有不少戰鬥方式被Atlantis學院『不會出現真正死者』的規則慣壞了,所以才會老是出現讓旁人捏把冷汗的行動。」


  不過用這種教學方式不代表她準備了會死人的教材啦……至少目前還沒有到會死人的程度,除非是自己底子太差──累死的。


  我們被安排在一座滿是迷霧的森林裡進行戰鬥,戰鬥的對象則是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人」。


  許多經驗不夠豐富的學生看見那些「人」的第一眼會將「它們」當成精靈族一類皮膚會自然發光的種族,但事實上那些「人」連生物都不是。


  擁有著如夢似幻卻十分相似的朦朧面容以及纖細的身軀,身上穿著著制式的統一服裝,不仔細分辨的話,確實會誤會。


  但出身戰靈天使族的我還是瞬間就認出這是我們族裡慣用的「凝光人偶」,主要用途便是訓練。


  凝光人偶的名稱由來在於它們會像精靈族那般自體發光,原因在於它們的製作過程,以幾種相當常見的材料為基底,最後灌輸我們光之天使特有的光芒進去進行最後的塑形,完成的同時賦予它們製作者希望它們擁有的「功能」。


  凝光人偶顧名思義就只是人偶,它們的功用相當單一,一個人偶就只會擁有一個功用,如果製作者給予它們的能力是「弓術」,那麼它們就只能射箭,若是製作者給它們「劍術」,那麼它們就會拔劍戰鬥,說不定還能使用精湛的劍術,不過卻連撿顆石頭精準地砸中你都得靠運氣。


  順便一提,凝光人偶的製作者就等於操縱者,唯有最後將自己的「光」灌輸進去的那名天使才能操縱該人偶,而在塑形並給予能力時,製作者能賦予它們的技能就只有本人具備的能力,換句話說,不會下廚的天使絕對做不出會下廚的人偶,不擅長法術的天使也製作不了會使用法術的人偶。


  再加上凝光人偶一般來說不具備任何思考能力,一舉一動都必須由操縱者控制,種種因素限制下來,這種人偶的使用時機並不多,拿來打仗什麼的更是痴人說夢──操縱者若不夠強,這種人偶的應變能力就會很差,擅長操作的戰靈天使數量不多,也沒有天使會專修這塊而疏於自身鍛鍊,但徹底鍛鍊過自己身軀的天使們比起指揮人偶去打鬥,他們更傾向自己上前線去打。


  不過在課堂上拿來當我們的對手可說是綽綽有餘了,事實上凝光人偶的主要功用便在此,我們族裡面的指導者常常準備這樣的人偶來對後輩進行訓練。


  這堂課中和我們戰鬥的人偶毫無疑問是芙維可將軍製作,有幾個人偶的能力根本就是芙維可將軍那足以排在戰靈天使族中第二名的「怪力」啊!


  完美重現了芙維可將軍那身怪力的人偶真的把不少人給揍飛過,第三堂課的時候連羅蘭都從我面前飛過去,雖然撞上岩石的他也迅速爬起再戰就是了。


  而且和我們進行戰鬥的凝光人偶們能力相當多樣化,雖然一名人偶就只能具備一種能力,但沒人規定只能製作一種能力的人偶,眼前數量恰恰好滿百的人偶就具備十幾種不同的戰鬥技巧。


  芙維可將軍是年過千歲的天使將軍……滅族後的六百年也非沉睡狀態,而是實打實度過艱困的六百年,我完全不驚訝並非操縱能力系的她能同時控制一百名人偶,而那些人偶讓不少學生在不熟悉的地形中陷入苦戰也是意料之內的事情,她甚至以地形與人偶間的配合將我們各自分開,不讓我們彼此援護。


  能夠帶領真正的士兵打仗的天使將軍怎麼可能無法操縱自己的人偶進行簡易的行軍佈陣呢?


  更別提場地是她挑的,事前肯定坐過勘查,那麼該怎麼擺陣絕對是從一開始便了然於胸。


  到了這一步,芙維可將軍開設這門課的用意就很清楚了,她開的課──「實地戰鬥教育」,其課程主軸便是讓我們在各種各樣的環境間與能力各不相同的敵人進行戰鬥,在背負各自性命壓力的條件下學會靈活應變,而非死扛或者亂轟一氣──周遭都是同伴,亂槍打鳥一個不小心真的會打死人。


  和卡汀茲將軍不同,芙維可將軍在知道修課人數爆掉後,為了提供每一名學生公平的受教權以及優質的受教環境,她一共在不同的三個時段開了這門課,如此一來也避免指導不均的問題,每堂課的修課人數也得以拉低,因此修了今天早上這堂課的同學一共只有四十名。


  但同學比昨天的少依舊不代表能放開手亂搞,何況真的這麼做,事後有超過百分之兩百的可能性會被這名生性嚴謹的天使將軍修理,其他人姑且不談,我的話肯定會被加倍地教訓。


  雖然都是戰靈天使族出產,但我們派來當老師的這兩名天使將軍擁有截然不同到甚至可說是徹底迥異的風格。


  只是四十名學生對抗百名人偶,學生中還夾著一堆高階袍級,一般說來也不可能耗掉整個早上的時間──「實地戰鬥教育」與「實戰課」都是早上八點開始上課,中午十二點才下課,一共是四堂課、四個小時。


  照理說只是這樣的「授課內容」,我們應該能在第一堂課就結束,但事實上我們直到中午才幾乎筋疲力竭地離開芙維可將軍最後將我們送回的教室。


  因為我們一共被傳送到了四個不同的戰鬥場地──森林、沼澤、山谷以及懸崖,每次的對手都是百名的人偶。


  「我想我們得快點做好心理準備,目前把我們丟去的『教學場地』都還算正常,但遲早會變得更加刁鑽。」暴風說出眾人心中多少都有底的事情。


  「既然叫做『實地』教育,那麼當然要在更多樣化的場地對我們進行訓練才能達到教學目的。」從審判的語氣聽來,他對芙維可將軍的教學方式似乎相當欽佩。


  「唉,好像問她能不能事前透露一下場地,提前做點準備也好……」孤月不抱期望地說。


  「這不能鍛鍊臨場反應。」寒冰搖頭道。


  「反正太陽他們家的天使字典裡根本沒有手下留情,」大地不客氣地說道:「而且我們早就該習慣被天使鍛鍊好嘛!」


  「這麼說也是……」不少人偷瞄了我一眼,然後紛紛贊同道。


  他們已經半我變著花樣整習慣了,接我丟的那些(名義上是)訓練的任務也接到可以用心如死灰般的平靜去執行,所以他們能毫不在乎拿我消遣,當然已經和我相處多年的他們也曉得另一點,那就是這種程度不會讓我真的動氣──我若真的發飆,連審判也得讓三分,不過我沒那麼小心眼(哪個敢腹誹的去把脖子洗乾淨!),何況每件事情都要生氣的話,即便我輩子是天使族,最後也會像人類一樣短命吧!


  「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不可能的要求是鍛鍊。」白雲一字不差地念出我前幾年丟訓練用任務給他們時的常用理由。


  「反正我們動不動就被『鍛鍊』,今天這個還只是『訓練』的程度啦!」完全不管我本人還坐在現場,刃金吐槽道。


  「那麼昨天是磨練?」羅蘭有點疑惑地問。


  『昨天那個絕對是鍛鍊!』不少人異口同聲地回道。


  連我都同意這點,如果要學生跟鬼族王族、史詩級魔獸在同個空間裡面進行生存戰這還不叫不可能的要求,那世上就不存在「鍛鍊」了!


  「太陽,我記得你說過那種人偶是你們族裡的訓練用人偶吧?」綠葉忽然提出了我在這門課曾跟他們解說過的一點事情。


  懶得開口我以點頭回應他的問題。


  「製作幾百名人偶……是常態嗎?」審判瞇起眼問出他們不少人都有點懷疑的事情。


  這次我的回應是搖頭。


  「如果是你的話,可以做多少個?」寒冰想了想然後問道:「以一個晚上為時限的話。」


  「得看完成度,如果要芙維可將軍今天拿來鍛鍊我們的那種等級……一百個很懸,至少要給我一整天的時間。」否則即便是我搞不好也要後繼無力。


  芙維可將軍不愧是將軍級別的天使,製作出來的人偶能力相當多樣化,普通天使絕對辦不到這種事。


  所以凝光人偶才無法拿來打仗,無視成本問題,如果隨便哪個天使都能達到芙維可將軍今天這種地步,那麼幾十名天使做出幾千個甚至幾萬個人偶去輾壓敵軍就行了。


  但結果是,不談製作,能夠同時操控超過十名凝光人偶的天使數量本身就相當有限,所以凝光人偶才無法投入戰爭中。


  今天早上這樣下來,我對芙維可將軍深深地感到佩服。


  由於操縱的天使都是她,我百分之百確定那些人偶通通出自她手,所以我不禁都要啞口無言了,製作一只人偶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會短到哪去,如果只是要那殼倒是非常快,可是塑型並賦予功用可不是什麼舉手之勞。


  光是這個早晨,她就準備了四百個消耗用人偶和我們對練。


  如果這星期另外兩次課她也準備同樣數量的人偶……那代表她七天內至少得完成超過一千兩百個凝光人偶──這可不是隨便哪個戰靈天使都能負擔得來的事情。


  即便是聖光多到滿出來的我,我也不敢說自己辦得到,不對,即便我無視當周還有其他的行程、任務與事項,我想辦到也很有懸念。


  從這裡就能看出上千歲的大天使與未成年天使的絕對差距,我想成為十二將軍果然還有很長一段路得走。


  不著痕跡地吐了口氣,我站起來說:「已經休息夠了就準備去吃午飯吧!還有人下午有課不是嗎?」


  我們剛才的抬槓有一半純屬沒話找話,主要還是為了稍作休息一會,只是一群人單坐著感覺很蠢,大家又是彼此熟識的兄弟才順口聊起天。


  該做的事還多著是,我想我這輩子越來越忙絕對不是我的錯覺,但即便是我似乎也想不到解決方法……





作者的話:
再次提醒,想購買《第二人生》實體書與周邊商品的孩子要注意喔!
某雪已經將商品放商自家經營的露天賣場了!
包含之前完售的〈迎春慶〉,目前也都有現貨喔!
賣場網址:http://class.ruten.com.tw/user/index00.php?s=doreen400
請有興趣的人要把握機會喔!
畢竟這次再刷後,短時間內不會再再刷了~(合掌)
Yukih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