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1|回復: 7

[同人文] 【特傳+盜筆+遊戲王+原創】萬象交軌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28 15:12:2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sindy588687 於 2018-10-29 01:19 編輯

我是染舞善狐,久未見。(鞠躬
由於這次的新作含二創性質,所以也順便放上御論。

以下是本作介紹







注意!本文為原創+同人Crossover,耽美向,雷者慎入!

這是作者為爽而寫的文,整本書私心大爆發。
現代社會AU。


登場作品→→
★☆★☆ 同人 ★☆★☆
《特殊傳說》,CP冰漾
《盜墓筆記》,CP瓶邪
《遊戲王DM》,CP闇表

★☆★☆ 原創 ★☆★☆
《烏鴉與13號》,CP薩梅
《半弦齒輪》,CP雷菲
《厄拜瓦戈的返祖者》,CP涅契

(若對我的原創小說感興趣,歡迎前往這裡觀賞,返祖者目前暫未公開)

一言以蔽之,眾作品主角匯聚一堂的「都會日常 ✕ 神奇冒險」物語。(咦
PS:因為登場的主要角色過多,將會最大限度壓縮每部作品除主人翁以外的副角登場。
邏輯壞死,佛系更文,佛性閱讀。


(大概)沒有主線,篇幅不定,作者全程放飛自我,哈哈哈哈哈哈……
準備OK了嗎?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8 15:27: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indy588687 於 2018-11-1 01:05 編輯

「……獲得亞軍,最後,本屆決鬥怪獸大賽,雙人決鬥組優勝再度落入決鬥王懷抱,天啊,轉戰組隊戰的兩位王者蟬聯冠軍寶座第二年啦!」

「在轉戰雙人搭檔賽之前,亞圖姆和武藤遊戲已經在單人賽中輪流奪冠四年了,這段互不相讓、你來我往的歷史為人津津樂道。」

「究竟還有誰能擊敗這一對默契十足的搭檔呢?哎呀,不論是見證後起之秀贏得勝利或看雙王保持連勝紀錄都叫人興奮難耐呀,就讓我們期待來年的決鬥怪獸大賽吧!」

「各位觀眾請替本屆所有參賽者掌聲鼓勵,無論他們獲得殊榮還是遺憾落敗,都值得我們報以最高敬意。」

「接下來,有請大賽主辦方,同時也是第一線遊戲開發商KC公司的社長為大家說幾段話──」

吉雷坐在收銀檯內側,跟店裡大多數的客人一樣目不轉睛觀賞大屏幕上的實況轉播,無論是否崇拜決鬥王,他們都鼓起了掌。

「噓──這兩人的『決鬥王』稱號真是當之無愧。」吹聲口哨,吉雷自言自語笑道,對於亞圖姆和武藤遊戲再度拔得頭籌這事絲毫不感意外。

因為那兩位就是擁有如此高強的實力,但也因此令他愈發期待明年能否有決鬥者終結他們的霸主之路。

彷彿勝利之神眷顧的寵兒,日本裔的武藤遊戲與埃及裔的亞圖姆成了決鬥怪獸界的神話,雖說在單人賽中奪冠的參賽選手也非常厲害,但和雙王幾乎走到哪贏到哪的情況相比,總使人忍不住產生「因為雙王沒出賽單人戰,那些人才有機會贏」的微妙想法。

不只那可怕的勝率,兩位決鬥王身上還有其餘值得探究的奇聞趣事,長年討論熱度居高不下的其中一個話題即是:「為何他們長相極為相像?」

亞圖姆和武藤遊戲同年,追朔起血緣關係會得知他倆好幾十代祖先毫無關聯,偏偏兩人相貌神似,要不是身高身材有著些微差異、膚色和氣質也有明顯差別,讓人不錯認都難。

傳說這世上會有三位跟自己樣貌相仿的人,搞不好雙王正是活生生的例證。

比賽直播結束,吉雷關掉液晶電視、打開室內燈,仍未驅散客人的興奮之情,半小時前驚險萬分的對決過程還在眾人腦海反覆回放,玩家們聊得愈發火熱。

不知不覺中,這款集換式卡牌遊戲也已風靡全球長達八年之久,大賽主辦方甚至預告,明年即將舉行規模史無前例的世界賽。吉雷也喜歡決鬥怪獸,不僅是出於業餘玩家的喜愛,也因多虧決鬥怪獸流行,他開設的桌遊店才能賺大錢。

「菲菲呀,要不要跟我來一局決鬥,我保證你玩了絕對會愛上,玩怪獸決鬥就像吸毒似的,一碰就很難戒掉囉。」吉雷掌根撐著下巴,朝斜對面的一名青年鼓吹。

「免了,我沒興趣。還有不准叫我菲菲。」尤菲米對著桌上整疊設計圖紙狂皺眉頭,一看即知他正陷入煩惱中,好死不死此時擱在手旁的手機鈴聲大作,目光觸及來電顯示,藍髮青年的眉頭皺得更狠了。

為了方便顧客體驗桌遊,店中擺放許多組桌椅,而離收銀檯最近的一張桌子被筆電、書籍和滿滿的紙筆尺規等雜物霸占了。

「你不覺得你的推坑臺詞爛得要命嗎?」坐尤菲米隔壁的黑髮青年吸一口冰淇淋蘇打,眼睛瞥向店主,不過十指依舊飛快在鍵盤上躍動。

「小漾漾,這種時候就別吐槽我啦行不?」

「誰叫你實在很欠吐槽。」

「我先走了。」和電話另一頭的客戶講完話,尤菲米站起身,將散在桌上的工作用具收進背包中,末了拍拍自己雙頰調整表情,試圖讓洩露不快心情的臉看起來友善一些。

「發生什麼事?」褚冥漾抬頭關心。

「客戶臨時要我到裝修現場去。」尤菲米揮手道別,快步走出店門。

「……尤菲米好忙噢,看起來這幾天都沒好好休息。」褚冥漾停下打字的手,望著友人離去的方向,不曉得是不是他的錯覺,尤菲米腳步似乎有些虛浮。

「選擇建築和設計相關的人,就學期爆肝,出社會後還是爆肝啊。」吉雷感嘆,他的臉上也漫起愁雲。

褚冥漾聞言不禁頷首同意,心底慶幸自己靠出書的版稅就能吃飽飯,否則白天上班晚上寫書的話,便跟尤菲米一樣不論有幾片肝都不夠燒啊。

「我告訴他不用那麼辛苦,多推掉幾件案子也不會怎樣,反正我養得起他,他卻把我臭罵一頓。」

「……」褚冥漾實在很想說你活該。

他男友從來不講這種充滿直男思維的傻話,呵呵。

明明吉雷和尤菲米相識的起因是吉雷請尤菲米裝修店面,但吉雷依舊會偶爾口吐聽來不尊重對方專業和意志的言論,整個直男到不行。

「衝著你這句話,我不意外你為什麼永遠追不到人家了。」

聞言,吉雷眨眨眼,一副「你還年輕你不懂」的神態。「人與人磨合必經歷花式踩地雷,菲菲這種人最招架不住的就是死纏爛打,從他常到我店裡工作就能看出,他根本不討厭我,所以我抱得美人歸的機會還是很大的!再說,與其直到交往後才發現彼此的缺點,不如一開始便把自己不美好的一面坦然呈現,這樣未來的感情能維持更長久。」

褚冥漾已經不知該從何吐槽起,吉雷每次都能輕描淡寫揭過自己的缺失,再把歪理扯得頭頭是道!

啊──他現在突然好想念他那位不屑於狡辯的男友呀。

褚冥漾正在組織語言,苦思該如何接吉雷的話,幸好此時剛進店的客人找上吉雷,解救了褚冥漾的尷尬。

「老闆,有沒有比較推薦的陣營型桌遊?」

「您比較想玩哪一方面的陣營遊戲?如果沒有太多想法,請先讓我為您介紹幾款常見的類別吧。」

「好的好的,麻煩老闆了!」

雖然當今最紅的桌遊非決鬥怪獸莫屬(不過褚冥漾認為,能放出栩栩如生的怪獸投影已經脫離普通桌遊的範疇了),其他種類的桌上遊戲仍然很受歡迎,吉雷並不愁其餘商品滯銷。

將客人留給吉雷應對,褚冥漾轉頭重新投入他的小說世界,然而打了幾段內文後,他皺起苦瓜臉,一籌莫展地咬起吸管發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28 15:30: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indy588687 於 2018-11-8 20:09 編輯

等與顧客交談完,吉雷看到寫稿狂魔褚冥漾居然不打字了,正百無聊賴地翻著店內供人閱覽的雜誌。「怎麼啦?卡瓶頸了?」

「是啊,我給新書主角設定的事業專業性太強,我平常不大接觸這方面的東西,快要寫不動了。」

「能不能修改重寫?」

「已經在考慮這個方案。」褚冥漾怏怏不樂,要將設定、大綱以及前面寫的好幾萬字完全打掉再重來一遍,他小心肝可是很痛的。

「方便告訴我主角的設定嗎?」吉雷是褚冥漾的書粉,不論身為粉絲還是朋友身分都不忍心見褚冥漾苦惱。

「唉,也沒啥好瞞的啦,其實就是因為主角是一位……嗯?」褚冥漾話才剛起頭,整個人忽然定住,目光直勾勾瞪著雜誌上足足橫跨三大面的專訪。

「這、這兩個模特兒……採訪他們的攝影師是──」

照片中的受訪者有多帥、裝扮擺拍有多好看不是他所關注的重點,他在乎的是簡歷上寫出的受訪者本職,正巧跟他絞盡腦汁也寫不動的小說主角是同行,更幸運的是,他認識寫這篇專訪的筆者兼攝影師,那人與他待在同一家出版社。

褚冥漾喜孜孜笑開,煩悶一掃而空。



這裡是桑拿市,一座罪惡遍地開花的城市,以作為犯罪的溫床、惡人的天堂而聞名。

「我老覺得『桑拿』聽上去非常舒服,跟別的什麼『Atlantis市』、『堤萊羅市』相比,光唸出來氣勢立刻弱了一大截。」梅耶手提兩個購物紙袋,吐槽跟某項休閒理療活動一模一樣的市名──當然若真有誰只因無害的名字而看輕這座罪惡之城,那實在蠢得無可救藥。

「以前是療養勝地。」薩喀爾淡淡回道,他走在人行道靠馬路的一側,肩負塞滿東西的環保袋,即使袋子沉甸甸的,他看起來卻一點也不吃力。

薩喀爾素來寡言,一旦開口說話還習慣精簡字句,被省略的詞彙有可能是主語、代詞、連接詞或者語氣助詞。所以這句話的完整語意是「畢竟桑拿市以前是療養勝地」。

地處偏北的桑拿市富含地熱資源,過去興盛諸如泡溫泉和桑拿等一系列養生活動,因此成為熱門的旅遊城市,誰知在賭博產業應運興起後,大批背景複雜的勢力進駐,桑拿市的風氣逐漸改變,最終墮落至如今的模樣。

梅耶噗哧一笑。「我知道啊,也只有你會認真回應我的隨口說說了。」

即使被調侃,薩喀爾依舊面無表情,僅有梅耶能從他那雙波瀾不驚的紅眸中看出寵溺。

「薩,你有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

「旅遊?」

「不是,是定居。」梅耶搖頭苦笑。「桑拿市魚龍混雜,什麼牛鬼蛇神都有,老實說我挺想搬去『童實野市』住,那座城市不僅『很正常』,還是決鬥怪獸最盛行的地區之一,即使不在那定居,觀光也很棒啊。可惜咱們……」

他倆搬家的問題不在於存款夠不夠,而是薩喀爾的工作調任不太方便。要嘛一起走,要嘛一起留,梅耶絕不會撇下自家男人一個人跑去外地住的。

轟隆!

天邊雷聲乍響,午後開始在城鎮上空積聚的雲層終於淅瀝瀝降下雨水,對沒攜帶雨具的兩人來說,這場雨下得真不是時候。

「糟糕!」梅耶摸摸立刻被打濕的頭頂,一臉懊喪,這下剛買的書還來不及讀便溼透了。

薩喀爾反應迅速,他解下外套,在頭頂上撐開罩住彼此,緊挨著走路雖然不便,但梅耶最在意的書籍暫時保住了。

「薩,我們叫計程車吧。」梅耶難得提議,薩喀爾嗯一聲同意。在危機四伏的桑拿市,他們出門很少會搭乘非私人的交通工具,當然一般市民不會警惕到這種地步,只怪兩人的職業使他們具備一定程度的危機意識。

兩人走到街口,薩喀爾舉起手招呼來往的計程車,結果尚未等到任何一輛車停下,站在他們旁邊的陌生男子便開口了。

「這把傘給你們吧。」

梅耶轉頭,見面貌清俊、身形頎長的栗髮男子朝他們露出溫文有禮的笑容,他身穿駝色夾克,打一把深藍色大傘,右手拿著另一把收起的傘,說話的語氣同樣十分溫潤,與他的外表相襯。

梅耶以微帶驚詫的表情打量他幾秒,隨後也綻現笑靨,道謝接過對方遞來的傘。

此時,人形圖樣的綠燈亮起。

「不用還了。」男子瀟灑地擺擺手,踏著斑馬線離去。

「那個人不簡單。」男子一走遠,梅耶馬上歛起笑容,打開傘確認裡頭沒藏危險物品後,舉到了頭上。

薩喀爾不懷疑愛人的判斷,在這一方面,梅耶的直覺和經驗累積起的觀察力不容質疑,斷定男子「不簡單」後梅耶仍敢接過對方給的東西,肯定還有其他因素。

果然,梅耶欲言之語未盡,他再次勾起唇角。「縱然不簡單,卻非那種我完全不想與其往來的角色,他是『有原則』的,不危險。」

倘若有機會再見到男子,看在他願意出讓雨傘的善舉分上,梅耶倒想同他交流試試。



「嘩,這座遺跡真的存在耶!」腦後紮起小馬尾的白髮男人驚嘆。他揹著大包袱,腳踏硬靴頭頂寬帽,一身卡其色裝束,舉起掛在脖子上的單眼相機──非常典型的探險家扮相。

環顧四周,一片蓊鬱的森林;正視前方,一座頂部露出土地的建築幾乎被植物覆滿。

沒錯,白髮男人──涅勒循著殘篇斷簡,千里迢迢跑來原始叢林尋覓隱埋上千年的古代遺跡。他不僅是攝影師、專欄作家,更是愛好勇闖秘境的探險者。

不枉費此行辛勞呀!幾道細長的金色光束穿過枝葉間隙投在建築上,欣賞眼前充滿厚重歷史氣息的灰褐色磚造遺跡,涅勒宛如向晚夜空的藍瞳流溢光采,只差沒淌下感動之淚。

當他找好拍攝位置、準備架起三角架時,遺跡石柱旁的泥地鬆動,一名男人扒開土壤,像土撥鼠般奮力破土而出。

男人抬起頭,正巧和涅勒對上視線,一雙被黑髮半遮住的眼微微睜大。

兩個素未謀面的人沉默對望,涅勒張了張嘴,問話噎在喉嚨口。

這場面怎麼好像略尷尬?他是不是撞破了什麼秘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30 01:08: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indy588687 於 2018-11-5 17:17 編輯

作者碎碎念


如果能撐到這裡,代表你大概可以接受這部大雷文了吧。(笑

老實說我非常想以這個私心產物行推坑大業。(等等!

我一直很喜歡混合同人(Crossove),還沒在網路上活躍以前便寫過不少了。坦白說這篇文我真不能保證會有多長,我就是隨心所欲地寫,能寫多少算多少,主要心力還是放在原創那邊啦……

在我行將就木前應該能完成的吧,啊哈哈哈哈哈哈──我開玩笑的。

因為本文是現代社會架空耽美向,所以角色的經歷、能力、身分背景、人際關係等諸多設定都會跟原作有所出入。

好啦,我要開始推坑囉!以下簡短介紹每部作品,非常歡迎大家一起掉坑!好作品不容錯過!(似乎有自賣嫌疑哦


★《特殊傳說》

這個……台灣輕小界很知名欸,真的還需要我多做介紹嗎?相信在座各位多多少少都聽過,甚至看過吧?(´゚д゚`)

作者:護玄。

第一人稱。主角褚冥樣天生帶衰,從小倒楣事就沒斷過,在他16歲這年因意外導致基測成績慘烈異常,而後陰錯陽差進入了異世界(其中之一的守世界)的異能學院「Atlintis」,在這個神奇又混亂的學園中拉開新生活的帷幕,開始追尋真正自我的旅程。


「唯有肯定自己,世界才會肯定你。」



★《盜墓筆記》

作者:南派三叔。

想當年我國小時,因為害怕而不敢看……咳!

第一人稱。主角吳邪是個古董店小老闆,同時是盜墓世家的嫡子,某日在旺盛的好奇心作祟下,欲解開去世爺爺留下來的戰國帛書之謎,硬跟著三叔與其他盜墓賊們進入戰國古墓。誰知此後牽扯出更多愈深愈複雜的謎團,吳邪不可能料到,一旦他蹚入渾水後,斷然再無脫身的可能……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遊戲王DM》

作者:高橋和希。

大家耳熟能詳的作品,然而它並非我的童年(欸)。原作是漫畫,後來改編成動畫,再製成現在大家都聽聞過的卡片遊戲。

後綴DM是因為遊戲王有很多系列(世代),DM是「怪獸之決鬥」的縮寫,為遊戲王最早的系列,也稱為初代。本文角色就取於初代。

飽受同儕霸凌、懦弱畏縮的武藤遊戲,小時候從爺爺那收到名為千年積木的禮物,據說只要拼好千年積木並許願,願望就會實現。懷抱著「想要擁有一位朋友」的願望,武藤遊戲耗費八年努力完成積木,然而拼好的積木竟釋放出被封印了三千年的法老王靈魂──

決鬥王的傳說於焉展開。(咦


「擁有強大力量的人,最大的弱點就是力量本身。」



最後是我自己的作品,我就直接摘抄文案了。


★《烏鴉與13號》

被烏鴉撫養長大的男子 ✕ 歷經浩劫後餘生的青年

烏鴉,來自深淵的惡魔之一,牠們散播災厄,連神也無法制裁。

安於現狀的梅耶總認為,生活不需要改變,他只想平穩度過一生,

直到家園一夕之間毀滅,他才明白生命有多麼脆弱無常。

然後,傳說中的惡魔「十三」帶著烏鴉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個救了他一命的惡魔給他兩個選擇:留下,或者離開。


「無知造就恐懼,恐懼伴隨錯誤,錯誤釀成悲哀。」



★《半弦齒輪》

捨棄往昔的罪犯 ✕ 不合格的工藝師

神秘至寶失竊,重大嫌疑犯竟然是──自己?

尤菲米平靜的日子在今天到了頭,

莫名其妙成為帝國通緝犯,罪名是涉嫌盜竊國家祕寶。

他得在有限的時間內找出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否則下場可不只坐牢這麼簡單。

而寄宿在尤菲米家中的住客,吉雷,竟也跟這場橫禍有著不小的關聯?


「人吶,終有必須長大的那天,知情者比無知者更能保護自己免受傷害。」



★《厄拜瓦戈的返祖者》

未公開。(欸嘿 (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31 20:02:51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道能不能徵返祖者啊?
大大
可以徵新角嗎?
拜託

點評

謝謝您支持,但我的小說不開放徵角活動呦,非常不好意思。  發表於 2018-11-3 12: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31 20:10: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發現新的盜筆同人了www
其實上面的文只看懂一部份,盜筆特傳十三號的那部份。然後故事背景是現代都會麼?
話說那隻土撥鼠是瓶仔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3 12:50:53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8-10-31 20:10
發現新的盜筆同人了www
其實上面的文只看懂一部份,盜筆特傳十三號的那部份。然後故事背景是現代都會麼?
...

嗨嗨是逸狂呢,好久不見!
等等,搞不好你也有在別的地方跟我打過招呼,只是我不知道那是你??(摸下巴
不介意的話也歡迎看半弦齒輪哦(喂)只看懂一部份很正常www畢竟每位角色都認識的讀者很少www
是的,背景是現代都會!
嘿嘿嘿,沒錯,瓶仔用非常不帥氣(?)的方式登場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