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逆蝶彼岸♪

[同人文] 【特傳】覆水難收(11/2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18 08:50:55 | 顯示全部樓層
哇!越來越精彩了!

漾漾越來越黑化了!

冰炎會做出什麼事來

點評

猜啊(。・`ω´・)你一定猜不到wwww  發表於 2019-11-29 16: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9 16:02: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9-11-29 20:46 編輯

第十四章


「王后殿下,南門的屏障已經設置好了。」

「辛苦你了。」緹菈亞跟前來報告的紫袍又提醒了幾句,這才讓他回去崗位上。

「這樣,就暫時可以不用擔心了吧……」緹菈亞微微嘆氣,她拖著裙擺慢慢往屋內移動,經過周遭的人們,皆紛紛向她行禮。

世人都把她看作脆弱的玻璃,一碰就碎,是要小心翼翼保護在溫室裡的花朵。

――柔弱的王后殿下不能受到一點傷害。

這是大家都有的共識。

所以當緹菈亞主動提出要幫忙留守公會本部的時候,眾人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等等,王后殿下您不要衝動啊!」

「是啊是啊,您還是乖乖待在宮殿裡才好。」

「您如果少了根頭髮,我們可沒辦法向冰牙一族跟焰之谷交代的。」

「你們是不是都覺得我會礙手礙腳?」緹菈亞打斷眾人的勸阻。

「不……並沒有的,只是……」

「『只是,您的實力應該不怎麼樣。』你是想這麼說,對吧?」

被猜中心思的白袍硬生生的閉上嘴巴,不敢再說下去。

「這樣啊……那……」

一陣風吹過,剛才其中一個勸過緹菈亞的人耳旁多了一把劍。

那是細長型的刀刃,輕巧無比,使用起來靈活度十足,那是一把原世界的西洋劍。

緹菈亞慢慢收回手,帶著一絲歉意,又帶有一絲強勢的語氣,跟那人說道:「抱歉,只是我想我這麼做,才能證明我的實力。」

「別忘了我的身份。」

她握住手中的劍,擺出西洋劍的標準姿勢,優美的劍身襯托出持有人的優雅。

緹菈亞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畢竟,可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得到冰牙與焰之谷的認可的。」

「當然,也不是人人都能當上冰炎陛下的王后的。」

就這樣,緹菈亞順利成為公會本部指揮官的一員。

但是她不可能遇見每一個人都要特地展現實力,對於其他被歸屬在自己下面的眾人抱持著的懷疑跟擔憂,緹菈亞也就隨他們去了。

她並不是柔弱的王后,但也不必再三強調。

只要能在背後幫上大家的忙……幫上亞的忙就好。

「這樣就好……」

鈴――鈴――

聽見再熟悉不過的音樂聲,緹菈亞趕緊拿出手機,「喂,是亞嗎?你那邊怎麼樣了?」對面傳來吵雜的聲響,快要掩蓋說話人的聲音,「亞,還好嗎?」

『妳……等我……一下……』

緹菈亞耐心等待,直到雜音不再出現,冰炎的聲音這才清晰地傳來,『我這邊還行,比申旗下的鬼王高手被我幹掉兩個了,倒是深水貴族瀨琳實在麻煩,只能強制送返獄界,無法殺死。』而且送回去一次又來一次,根本沒完沒了。

聽見冰炎的話,緹菈亞心裡有些擔憂,「如果身體出什麼狀況,記得一定要讓醫療班的人看一下,如果不喜歡被不熟悉的人治療,就去找喵喵,千萬別逞強。」

『我沒受傷,妳不需要擔心。』

「不行!」緹菈亞對著話筒吼道:「誰不知道你一天到晚都在逞強啊!況且,你受傷了我要怎麼跟小娜交代……」說著說著,她便說不下去了。

『……我會去找喵喵的,妳……』發現對方沉默下來,冰炎也跟著沉默。

『那你呢?公會的情況如何?』冰炎打破沉默問道。這才是他打電話過來的重點。

「公會沒事,屏障都設置好了,你不用擔心。」

「……」

「亞,你那天跟我說的事,我其實一直在想,或許……」緹菈亞的聲音給了冰炎一種輕飄飄的感覺,好像隨時隨地都會消失在空氣中,「或許……我不知道,亞,我好煩惱。」她把自己的裙擺抓皺,靠在牆上,望著天空,眼神有些迷茫不安。

『……別想了,緹亞。』

「好難得啊,你叫了我的名字。」冰炎冷靜的聲音想說鎮定劑一樣,安撫住她不安的情緒,「我會選擇相信他的,因為你跟小娜都是這樣想的。」

緹菈亞的笑聲傳進冰炎耳裡,冰炎不太高興地皺起眉,儘管對方根本看不到,『妳按照自己的想法就行,別被我們影響了。』

「我知道,但……選擇相信你們所相信的人,就是我自己的想法。」

『妳……』

「好了,你快去休息吧,Atlantis學院需要你的。」

『……嗯,妳自己也要小心,掛了。』

緹菈亞聽著嘟嘟聲,不捨的掛斷電話。

她其實還想多聽幾句對方的聲音,但也明白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

「妳就是那位學長傳說中的妻子?」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緹菈亞瞬間警惕起來,「是誰!?」

充滿惡意的笑聲讓她渾身起雞皮疙瘩,緹菈亞再度召喚出幻武,優美的劍身指著突然現身的青年。

褚冥漾看了一眼銳利的刀鋒,不慌不忙的用手指推開它,「好兇喔~」

「你是……褚冥漾?」緹菈亞不太確定的說道。

她雖然看過褚冥漾的照片,但這還是第一次見到本人,眼前這人長得乾乾淨淨,明媚的笑容讓她一度懷疑這人到底是不是褚冥漾。

不過懷疑也僅僅只是懷疑,內在的本質是逃不過精靈的眼睛的,緹菈亞僅僅只是與褚冥漾對視幾秒,就清楚地看見那眼底反映出的是渾濁不堪的靈魂。

收回探視的眼神,待驚嚇過後緹菈亞重新擺出冷靜的姿態,「褚先生,久仰大名,請原諒我第一次與你見面的一些不愉快。」

「客套話就不必了。」褚冥漾出言打斷她,「公會的防備應該不會這麼低吧?」

話音剛落,褚冥漾的視線範圍內出現了好幾個袍級,他們臉上各各掛滿警戒跟厭惡。

緹菈亞再度開口:「我一直希望能跟你好好談談。」她伸出手,試圖展現自己的友好,「不必!」被褚冥漾揮手拍開。

「收起妳虛偽的寬容吧。」低沉的語調,一字一句都在透露他的憎恨。

「褚冥漾!你怎麼進來的!?我們明明設置好屏障了!」

「王后殿下,您快進屋去!這裡交給我們。」

看著每個人都在拚命保護緹菈亞,褚冥漾嘲諷道:「你們太弱了,不要說王后殿下了,你們自己的命也會葬送在這裡。」

「你……!」

褚冥漾掩住嘴角,瞇成彎月狀的眉眼無一不是在顯示此人的愉悅。

「就讓我來告訴你們,我是怎麼進來的吧。」他看著剛才向他發問的那人問道:「首先,你確定你們的屏障有設置好?」

一語驚醒夢中人,緹菈亞轉身去看先前跟她報備的紫袍,只見那人輕輕地笑了一下,然後身體突然的扭曲變形,轉眼間就漏出藍色的頭髮,以及藍金色的眼眸。

當著所有人的面,安地爾擺出無辜地表情來。

「我沒說謊喔~我的確有設置好屏障。」稍微整理一下打結的頭髮,安地爾繼續解釋道:「只不過我稍微的改動術法咒文的部分,現在這裡可是只進不出呦~」

緹菈亞一陣踉蹌,原本緊握著幻武的手有些不穩。失策了,原來對方早已做好完全準備,自己跟其他人都只是等待上鉤的魚兒。

似乎是嫌打擊不夠多,褚冥漾又補上一句,「而且任何通訊跟通道都被封閉了,所以也不用妄想尋求外界求救,或是逃跑――這當然也是不可能的。」徹徹底底打碎他們的希望。

「好了,你們該怎麼做呢?」褚冥漾拋出問題。

四週傳來各種黑暗中的低語,土地的震動讓她不敢去算敵人的數目究竟有多少,她身為指揮官,身為一國之主的妻子,不管是哪個身份都不允許她逃避。

「應戰吧。」

劍身上碎冰纏繞,一股寒氣以劍為中心往外擴散,那不像冰炎的冰那麼骨刺冰冷,反倒是溫度適當的清爽涼風。

褚冥漾攤開手掌,冰霜一點一滴爬上自己的指尖,卻一點也不覺得痛,毫無感覺。

安地爾掏出黑針,收起嘻笑表情,看起來沒有輕忽這位看似柔弱的王后殿下的實力。

「噗,這還真是既溫柔又殘忍的武器啊~」

受到攻擊沒有感覺,就如同失去感覺神經一般,直到死亡前一刻或許都不會察覺自己快要死了。

「謝謝讚許。」緹菈亞回以一個正式的宣戰禮。

其他袍級紛紛重新站穩腳步,拿出自己的武器準備迎戰,畢竟王后都親自上陣了,自己怎麼能就此退縮?

守護這裡,便是他們的職責所在。

「看來,大家都做出決定了呢。」

空氣裡瀰漫著惡鬼們的嘶吼。

緹菈亞深吸一口氣,替在場眾人祈禱。

「願主神保佑我們。」

接著,華麗又不失簡約高雅的劍擊迎上了它的戰鬥。

……





「學弟,公會那邊情況如何?」阿斯利安拍拍身上的灰,朝冰炎走了過去,似乎剛從戰場上回來。

「屏障都設置好了,應該沒問題。」冰炎從沙發上起身,套上外袍,看了阿斯利安一眼,他順勢問了一句,「倒是你,還行嗎?」

聞言,阿斯利安露出苦笑,「啊啊,你如果是指我的眼睛的話,說實話……我覺得不太行呢。」

阿斯利安一手輕輕撫上他的雙眼,他只摸到粗糙的繃帶,「看不見敵人的確蠻難行動的。」突然,他聽見一聲狗吠,放在身側的另一隻手傳來毛茸茸的觸感,他笑了笑,「不過,有拉可奧負責當我的眼睛,沒問題的。」

「你倒是很樂觀呢,阿利。」冰炎發出冷笑:「你知不知道休狄快把醫療班掀了?」

「這個不是我能阻止的哈哈哈……」阿斯利安這回是發自內心的哭笑不得。

「哈哈哈……說到我的眼睛,前幾天沒能把褚學弟帶回來真是可惜呢。」

話鋒一轉,話題被帶到了那一天。

阿斯利安收起笑臉,露出十分遺憾的表情。

那一天,褚冥漾命令安地爾帶走瑞依娜的時候,大家都以為他會毫無顧慮的跟冰炎打起來。

但是他沒有。

宛如在戲弄人一般,成功激怒對方後,就心滿意足的落跑了,把其他人的情感當遊戲一樣戲耍,等到玩夠了,就愉悅的離開是非之地,把人當笨蛋似的。

褚冥漾跟冰炎互相對打了幾招,他便躲到後面,讓他帶來的大量鬼族替他戰鬥。

他自己悠閒地站在後方眺望一切,等到看夠了,就瀟灑地拋下所有人,回去了獄界。

彷彿是一隻狡猾的狐狸,又或者形容他是一隻喜歡戲弄人的貓更加貼切。

同樣想起那一天的情形,冰炎憤怒地捶打牆面,「我到現在還是看不透褚那渾蛋到底在想什麼!」

「我想,褚學弟就是想報當年的仇而已,侵略這件事反而不是最重要的。」阿斯利安回想那天的情況,他分析道:「他應該知道數量多但力量不足的低階鬼族不可能打贏我們,卻還是選擇自己撤退,讓這些低階鬼族負責進攻,就鬼族他們的立場來說,這無非是自殺行為。」

「但就褚學弟的立場,『向我們這些背叛者復仇』才是他的主要目的,所以單看那天的事,他帶著小娜到前線來是為了激怒你的話,那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所以後面他才會跑了,用大量低階鬼族當擋箭牌,爭取他逃跑的時間。」

「但是沒道理啊……」阿斯利安皺眉,又對自己的分析感到一絲不對勁,「那這幾天為什麼攻打學院的攻擊還是由低階鬼族進行?小娜又不在這,對你勾不成威脅,照理說現在『進攻學院』就是主要目的,為什麼他還說採用……等等,難道說……」

突然發現問題出在哪,阿斯利安整個人都不好了。

「阿利,怎麼了嗎?」冰炎見阿斯利安臉色不對,剛才跟緹菈亞通話時心底浮現的那一絲不對勁的感覺又再度出現。

「我們想的方向是錯的……不對,是對的!」阿斯利安抓著冰炎的肩膀,語氣激動不已,「褚學弟的目的一直以來都是同一個!」

「這我知道。」冰炎覺得那絲不對勁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不,你不明白!」

「他最恨的人是你,只要能讓你痛苦不堪的事,就是他想做的事。」

「除了小娜,還有誰是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

一切事情都接上了,冰炎終於知道心底那股不對勁的感覺是打哪來的。

他猛地推開阿斯利安,拿出手機撥打電話。

冰冷的機器除了嘟嘟聲再沒有其他聲音,「該死!」冰炎當機立斷扔下一張移動符,直到光芒退去他也還在原地。

「快去叫人來!通往公會本部的專屬通道在哪!?」

收到通知急急忙忙趕過來,負責開啟通道的白袍小弟戰戰兢兢地開口:「不、不好了!通道、通道開不起來!」

「通訊也被阻斷了,本部現在完全聯系不到,現在只能親自走……陛下!?」

「學弟!等一等!」

阿斯利安感到一陣風掠過,他跟著跑了出去卻不慎跌倒,「啊!」

「小心!」

千鈞一髮之際,阿斯利安整個人被托住。

「謝謝……」

「阿利,你在幹嘛?受傷了就別跑跑跳跳的!」

「是休狄嗎?」

休狄聽說了阿斯利安不聽勸告跑去前線幫忙打鬼族,趕回來知道他去找冰炎後,原本打算前來質問他又不愛惜自己身體,沒想到他自己都還沒撞門,就看見冰炎從房間衝出來直奔外頭,連招呼都不打,緊接著又是阿斯利安跌跌撞撞的跑出來,還差點摔倒。

休狄一臉不高興,但礙於眼前這人是傷患,原本還想罵人的話瞬間說不出口。

「快回去躺好,別亂動。」

「不,休狄,你快點幫我去追學弟!」阿斯利安緊抓著休狄不肯放手,語氣充滿懇求。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我會幫你去追冰炎。」感覺得到阿斯利安很緊張,休狄沒有多問,「只要你好好待在床上,不准再給我亂跑!」他只希望阿斯利安別再在他眼前受傷了。

休狄把阿斯利安交給醫療班的人後,向剛才一樣待在房裡的那名白袍詢問冰炎的去處,同時也得知了公會本部目前處於失聯狀態。

休狄嘖了聲,帶著一票袍級也往公會本部出發。




☆~☆~☆~☆~☆~☆~☆~☆

連更兩章快誇我!!!!!(ノ`⊿´)ノ(幹不就只是字數太多拆兩章而已嗎#

下章便當預警喔喔喔喔喔(。・`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9 16:09:08 | 顯示全部樓層


May the Lord God bless, let troubles and sorrows not invade your soul.  Pray for you and heal all the pain.

Blessings, my bosom friend.





第十五章


那天,我第一次親眼見到傳聞中的王子殿下。

以未婚妻身份,跟他進行第一次約會,家裡的人說我是他們的驕傲,能被選上成為王妃,為家族裡帶來榮耀。

從小開始,我就對傳說中神秘又強大的王子感到好奇,那人是千年前的人物,穿越到千年後,年紀輕輕就當上黑袍,強大又美麗,我崇拜他,等到真正見到面後,我更加肯定這點。

「你好,颯彌亞殿下。」

殿下不擅長與人相處,和我約會是精靈王跟長老們的意思,我也就順著指示去做。一開始殿下帶我去原世界看電影,我笨手笨腳的不知道怎麼買票,怎麼在原世界生活,意外的,殿下什麼都知道。

我至今仍記得,殿下當時付錢、選電影、買票,一連串流利的動作,我當時是這麼跟他說的ーー

「殿下,你好厲害啊!對原世界的娛樂懂得真多。」

他伸手接過票券跟爆米花,順便無視售票員的疑惑,答道:「沒什麼,以前有個笨蛋教過我的,我有時會陪他到原世界做些無聊的事。」

當時我只覺得,高攀不起,遙遠的王子也有平易近人的時候。

「殿下,謝謝您今天陪我這麼久,現在也晚了,我們也該……」

「緹菈亞。」

「回……殿下?」

「妳我都知道,這場婚約是上面的人決定的,身為王族的我們,不能自己決定自己的婚姻,所以我先說好了,」他回頭看著我,眼神裡充滿認真,「我不喜歡妳,即使結婚了也是如此,我知道妳也一樣,對吧?」

那是第一次有人看出我內心深處的想法。

對,我崇拜殿下,但那不是愛情,我深知這點,但也不能怎麼樣,我知道規矩,我清楚身為王族一員的無奈,所以這場婚一定得結。

即使我們都不愛對方。

「殿下……您有喜歡的人嗎?」

「目前沒有,未來八成也不會有。」

我笑了,才一天的相處,這位嚴肅又時常板著一張臉的殿下,我也差不多摸透他的想法。

「果然如此……」

我們都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是可悲的王族。

「我也沒有,我不知道未來會不會有,但我覺得如果跟您一起生活,或許還不錯。」

既然都選擇不了自己所愛之人,那選擇明白自己苦衷的,了解自己的,也好過其他意圖不軌的。

沒想到,殿下竟然笑了,雖然不是什麼開懷大笑,但的確是笑了一下。

也是那時候,我再次確認,殿下真的很美麗。

「妳跟一般人不一樣,既不喜歡我也不喜歡我家的權力,我們兩個都清楚明白王族的無奈,這麼多人選中,選妳應該是最好的。」

「你這麼確定我不是貪圖權力?」

「如果是這樣,我再毀掉妳便是。」

殿下看著我,似乎有些好笑的說著:「況且如果妳是,就不會特地問我這個問題了。」

因為我們互相了解,彼此都有自己的無奈,所以他選擇了我。

這麼多年來,他離開了學校,當上了王,我靜靜守候在華美的宮殿,我們沒有激情,沒有愛情,有傳言說我很可憐,有人替我感到不值,但只有我們倆知道,這樣平淡的生活對我們來說最好。

後來政局穩定下來後長老們希望我們可以誕下子嗣,我們也照做了。

沒有不願意,也沒有討厭,傳宗接代是必須的,這才是上面要我們結婚的真正目的。

「媽媽……爸爸是不是不喜歡我?」

「才沒有呢,妳這麼會這麼想呢?」

「因為大家都說爸爸媽媽你們感情不好……而且在我眼裡,你們兩個真的看起來就不相愛啊……所以爸爸是不是因為這樣討厭我?」

「妳想多了,傻孩子。妳爸爸他啊……亞他只是不知道怎麼表達對妳的關心而已,他其實很愛妳的。」

「……是嗎?」

「是啊……」

我明白亞不是不愛我們的女兒,他只是不擅表達「愛」而已,我們雖不是恩愛的夫妻,卻是最了解對方的人。

在孩子剛誕生時,他第一次露出手忙腳亂的樣子,不知道怎麼包尿布,怎麼泡奶粉,怎麼哄小孩,我都看在眼裡。

有時聽見喵喵又再跟我抱怨亞的冷淡,我都會想,我明明是最晚才認識亞的,卻意外知道的比他們多更多。

他不想告訴友人們的事,偶爾會跟我說,每每的談心,說不上是傾訴。我只是平淡的聽著,因為我明白,他只是想找個人把悶在心裡面的話說出口,他只想默默地說,我便只默默地聽。

某方面來說的親近,是因為我們住在一起嗎?亦或者是因為夫妻這個身份的緣故呢?

……

「回憶往事夠了吧?親愛的王后殿下。」收緊手中的力道,褚冥漾冷笑看著眼前快喘不過氣的女子。

「其他人都放棄了,妳就別再垂死掙扎了。」

「哈……哈啊……」身穿藍色禮服的美麗精靈雙腳懸在半空中,意識逐漸模糊。

「我知道學長不會輕易把愛交出去,因為他的父母……他不會再讓他珍愛的人在他眼前失去生命。」瞇起眼,他另一手開始凝聚力量。

「唔……」看著那逐漸形成的致命力量,她像是接受這個命運,放棄般的垂下眼眸。

「感謝妳的存在吧!我本來以為找不到學長珍惜的人該怎麼辦才好,沒想到啊……王后殿下挺受重視的?」

「……你太看得起我了……」美麗的精靈費盡心力眨了眨眼,將眼前妖師的身影確實映照在自己的瞳孔上,「亞不會因為我的逝去,而受到打擊的……唔……!」

「喔~妳確定?」褚冥漾稍微鬆開點力道,因為身體想要生存的反射反應,女子大口喘氣。

他把女子扯向自己,年輕貌美的容顏此時此刻淒涼無比,「妳能待在他身邊這麼多年,就說明他還是會在乎妳的。」

歡喜的竊笑聲迴盪在她耳邊,她也只是平淡的看著對方。

「我告訴妳啊~學長這人就是刀子口豆腐心,不知道怎麼關心他人,悶騷的很呢~」

褚冥漾手心上的力量凝聚完成,周遭所有的黑暗氣息都被吸引進那顆詭異球體。

「感謝上天!將學長的兩個弱點都獻給我哈哈哈哈――!」

女子動了動手指,乾澀的雙唇一張一合,「我聽亞說過,他那天見到你跟小娜的相處……小娜他……她很信任你,很喜歡你……咳、咳,不、不要辜負她的期望……」

彷彿聽見天大笑話般,褚冥漾像個傻子一樣瘋狂笑著,「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娜?哈哈哈哈哈哈哈~~」再度收緊手掌,缺氧的情況令女子眼前一花,「如果瑞依娜跟緹菈亞都死在我手上,真好奇學長的反應會是什麼?好期待啊……妳說是吧?啊?」他奮力一甩,女子沒了支撐,往地面墜去。

「我……」

沒等女子的話說完,褚冥漾隨即將另一隻手手心上的球體扔過去。

球體貫穿整個身軀,女子在睜大雙眼口吐鮮血後,眼神便逐步暗沉下去。

墜落的時間宛如沒有止盡,女子眼神黯淡無光的注視對方,沒有力氣再張嘴說話,她知道她快死了,精靈一旦被黑暗汙染就回不去了。

褚先生……


「……!?」是精神連結?

褚冥漾表情愣了愣的看著墜落中的落魄王后,不明白她死到臨頭為什麼還這麼做。

美麗的臉龐滑過一行行淚水,對精靈而言,她本該漫長的人生就要就此劃下句點,她還有好多事想做,她想再看女兒一眼,也懷念一向冷淡的丈夫板著臉的表情。

但她現在只能做到一件事。

我從很多人那聽過你的事情,喵喵他們……還有亞……

我不能對當時的事說些什麼,但亞他相信你,小娜信任你……所以我也選擇相信你。

她緩緩閉上眼,淚水不停流下,嘴角卻是上揚的。

……你太痛苦了,放下吧,我……

「妳給我閉嘴!!」

一聲巨響,一聲吼叫,殘破不堪的身軀撞擊在地,反彈起的那一剎那,是美麗花朵凋謝前的最後掙扎。

意識消失前,彷彿聽見熟悉的聲音從遠方傳來,既不溫柔又不親切的聲音在呼喊她的名字。

「緹亞!!」

想起剛才褚冥漾對她說的話,她忍不住跟著去想。

如果他說的是真的的話,那麼……

突然有點好奇呢,亞……你看見我死掉後的反應……會是什……

……

顫抖的身軀在見到熟悉的人影飛過來時已停止,褚冥漾冷冷地望著地上沒有動靜的人,咬牙切齒。

「妳也這樣她也這樣……冰牙精靈都是這樣子的嗎?」

女子最後的話語盤旋在腦中,如同咒語一般。

……我原諒你。

……

輕輕踏在磚瓦碎片上,冰炎蹲下身,動作輕柔地摸著身下人佈滿淚痕的臉。

他為她抹掉未乾的淚水,看著即使到最後一刻也仍然掛著笑容的她,手指傳來的溫度還是溫熱的,就好像她還活著一樣。

生活在一起幾十年的人就這麼倒在他眼前,逐漸失去該有的體溫,就算他們之間沒有愛,他也不可能作勢不管。

她早就在他心中佔有很大一個份量了。

美麗的花朵總有凋謝的一天,然而最悲傷的是,她還沒綻放出她最美的樣子,便已凋零。




※          ※          ※




願主神保佑,讓煩惱與悲傷不侵擾妳的靈魂。為妳祈禱,撫平一切傷痛。

祝福妳,我的摯友。


點評

咳咳…打錯了  發表於 2019-11-29 21:1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29 19:15: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acy34055889 於 2019-11-29 21:18 編輯

王后陛下死了QAQ

漾漾你怎麼這樣殺了冰炎的妻子啊啊啊!

小娜沒有媽媽了QAQ


冰炎要瘋了,冰炎一定絕不會原諒漾漾的(っ╥╯﹏╰╥c)

點評

阿娜誰啦xddd小娜啦wwww 難說喔~冰炎他……(別劇透#  發表於 2019-11-29 20:4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2 20:48:12 | 顯示全部樓層
胃……我的胃好痛。
不管是前一部還是這一部都很好看,好看到我快被虐哭還是忍不住繼續看下去了。
真的……真的快被虐爆了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