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逆蝶彼岸♪

[同人文] 【特傳】覆水難收(11/29)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3-4 11:44: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9-3-4 17:46 編輯

第八章

庭院裡的水池從他有記憶以來便在,池中的竹子規律性的敲打岸邊的石頭,一聲一聲,讓人平靜。每當他想要靜下心來思考事情,都會來到這間會客室,距離庭院最近的房間。

坐在這裡,看著池中自在游動的魚兒,看著一旁隨風晃動的老舊鞦韆。

他記得,小時候父親都會坐在他現在坐的這個位置,喝著茶,看著他在庭院跑跳,母親會幫他推動鞦韆,陪他一起嬉笑。

種族使命由父親傳承到他這一代,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能永遠依靠父親。

男人自嘲的笑了,他不應該在這種緊要關頭懷念過去美好的時光,父親才離開多久?他要代替父親一肩扛起整個種族。

擺放在他眼前的是來自冰炎殿下的書信,昨天傍晚緊急傳送來的,父親跟表姑生前都跟冰炎殿下交情甚好,所以那位殿下的信才能不被結界阻擋,順利的送到他手上。

信上只說明褚冥漾回來了,還很有可能帶走他女兒,希望他如果有任何有關褚冥漾的消息,能第一時間通知他。

「他回來了,是嗎……」

男人不知道怎麼描述他的複雜心情,這人一旦回來,必定會掀起一股風波。

褚冥漾是父親的表弟,卻也是造成父親整天鬱悶的元兇。

他不喜歡褚冥漾,甚至可以說是討厭。

家裡只要提到這個人的名字,氣氛就會變得很奇怪,壓抑的空氣讓他自此看見、聽見這個名字,都會下意識的反感,直到長大後的今天依然如此。

男人微微嘆口氣,正想拿起茶杯飲用,不慎手滑一下,杯子掉了下來,茶水翻到在地板上,浸濕了地毯一大半。

說時遲那時快,拉門被人用力拉開,來人氣喘吁吁,語氣激動地說:「族長!褚、褚冥漾他……!」

男子的手猛然一抖。

「什麼!?快帶我去!」



隨著護衛的腳步,男人看見了站在大廳門口,被五、六個護衛團團圍住的那個人。

褚冥漾不動聲色的站著,不攻擊也不移動,只是瞇著眼叫其他人把族長叫來。

等他看見剛才進去叫人的護衛回來,他身後跟著的那一個男人,褚冥漾這才說了來到這裡的第二句話。

「你是現任的妖師族長?」

男人點點頭,語氣不冷不熱的說道:「久仰大名,想必您就是先天能力者,褚冥漾吧。」

「別跟我用敬語,我沒那麼偉大。」褚冥漾聳聳肩,不以為然的說道:「然也真是的,結界通關密語也不換,真的就這麼讓我隨隨便便進來啊……」

聽見父親的名字讓男人身子一震,他微怒道:「父親他一直在等你回來。」但是你沒回來,父親等不到你。

聞言,褚冥漾愣了愣,然後冷笑,「等我?你確定嗎?哈哈哈哈!」他的大笑讓周圍的所有人都眉頭一皺,「那為什麼還要封印我?想騙誰啊!」

「既然你是族長,想必然早就死了吧?姐八成也是,都這麼多年了……呵,真是活――」

褚冥漾的一番話徹底激怒男人,男人臉上撐起的冷漠表情瞬間崩塌,「明明是你背叛父親!背叛我們妖師一族!」隨著男人的怒火爆發,護衛們的武器又更往褚冥漾靠近一步,「父親每天早上都煮一鍋綠豆湯,就為了不知道哪天突然回來的你,可以吃到他親手煮的綠豆湯……父親跟表姑怎麼會為了你這種人傷心難過!?」父親一直等眼前這個人回來,不改密語,每天早上煮綠豆湯都是為了這個人,然而這個人卻出言羞辱父親!

他好替父親感到不值啊!

「夠了。」一個溫柔女聲從旁邊傳來,褚冥漾看著比他印象中,散發出更成熟氛圍的女子朝他走過來。

從外表看不出年齡變化,但褚冥漾心裡明白,這人心智上變化很大,屬於真正的大人。

辛西亞對著男子搖搖頭,輕聲譴責男子的出言不遜,「楓,冷靜點。你這樣沒有身為族長該有的風度,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能把私人情緒代入,要以一名族長的身份去示人。」

「可是母親……!」白陵楓想要出聲反駁,卻被辛西亞制止。

辛西亞繞過自己兒子,看著褚冥漾,露出一抹淡淡的、帶點哀傷的微笑,「漾漾,歡迎回來。」

「辛西亞……大嫂,好久不見了。」在當初他與然跟姐決裂時,辛西亞一直都沒有明確譴責他或是責怪他,一直待他很溫柔。

這讓褚冥漾沒辦法恨她起來,明知道她應該也是反對他的做法,但基於尊重上,他還是稱呼她一聲大嫂。

「回家就好。」辛西亞是打從心底很高興,「如果你再早一點回來,然他……算了,漾漾你的房間我們都還留著,跟我來吧。」

辛西亞自顧自地說著,拉著褚冥漾的手想離開大廳,結果褚冥漾卻沒有動作。

「別麻煩了,大嫂,我回來只有一個目的。」

腳步一頓,辛西亞低下頭不語。

她很清楚褚冥漾想要什麼,那就是當初然跟冥玥與漾漾決裂的原因。

「歸順我吧!我會帶領妖師一族走出黑暗……不對,我會讓妖師一族站在黑暗的頂端,不再躲藏在世界一角,受白色種族欺壓!」

白陵楓一聽這發言,馬上拉開母親,讓她遠離褚冥漾,「你在說些什麼!?妖師一族好不容易才重新回到暗處,避世安穩過日子,你想害死我們嗎?」

「現在的族長是我,父親當年沒答應你,理所當然,我也不可能把族長的位子讓給你。」

白陵楓一個彈指,包圍住褚冥漾的護衛們腳下立刻出現一個個術式,連結起來形成一個陣型。

「更別提現在的你是公會通緝的對象,世界的罪人,我們一族的背叛者。」

完全不在乎腳下的束縛法陣,褚冥漾眼睛散發異樣光彩,他冷眼注視白陵楓,好似透過他看見當年拒絕跟他一起加入鬼族的然。

「這不是請求,而是命令。」

一個陰寒的小孩子笑聲充斥整個房間,房間四周被不明黑氣圍繞,封閉整個空間。

「漾漾……」辛西亞痛苦的閉上雙眼,她在褚冥漾的眼睛中看見許多不善的意念。

――那是靈魂被汙染的象徵。

她不忍再看。

「漾漾漾漾~」黑氣的一部分聚集成一直黑色烏鴉,它站在褚冥漾的肩膀上,紅色眼珠瞪著所有人,尖銳的嘴巴張口卻傳出不符合外表的稚嫩童聲,「可以開始了嗎~?」

在他跟衛禹分別之後,烏鷲就清醒過來,化成他熟悉的孩童模樣,站在他面前。

沒有想像中來的激動,反而是露出悲傷的表情,不論是他還是烏鷲都一樣。久違不見的男孩用力抱住他,小小的頭奮力埋進他的肚子,從那一刻起,他就徹底捨棄最後的軟弱了。

褚冥漾輕笑一聲,「除了辛西亞跟……叫楓是吧?就是那邊兩個精靈跟半精靈,別動他們,其他人別弄死就好,我可是需要聽話的屬下的。」

下一秒,在場的其他人通通被黑氣纏繞,全身上下被灌入陰影,再從七孔衝出。

像是想起什麼,他歪著頭又補充幾句,「也別讓他們轉變成鬼族啊,沒有智商形同廢人,根本不能用。」

烏鴉長叫一聲,「知道了~」

身邊族人一個個的呻吟傳入耳中,白陵楓擋在母親身前,咬著牙不忍直視。他必須保護好母親,父親把母親、整個家族託付給他,他得冷靜下來才行,不能被憤怒沖昏頭。

然而握緊的拳頭卻出賣他,現在的他根本無法冷靜。

褚冥漾看著眼前怒火中燒的男人,發出戲謔的笑聲,「現在只剩你了,還是乖乖投降吧。」其他護衛想必都是由族裡有能力的男子們擔任,如今大部分的人都被烏鷲制伏住,其餘剩下的不過是些老弱婦孺,沒能力的普通族人。

他剛才還看見曾經教導過他的西裝大哥,儘管上了年紀,還是不難在他的眉間看見屬於他的一股傲氣,要不是那股傲氣尚存,他差點認不出來。

在白陵楓還想說些什麼之前,褚冥漾先一步打斷他,「這也是為了其他沒力量的族人好,你說是吧?」言下之意,就是威脅。

其他沒有反抗能力的族人,全是他的人質。

「褚冥漾,你真是我們一族的恥辱。」白陵楓最終還是鬆開拳頭,放棄掙扎。

早在褚冥漾放出陰影時他就清楚地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那是屬於先天能力者的龐大力量,如同深不可測的黑洞將他吞噬,不止如此,陰影聽命於褚冥漾,其餘的人都被視為敵人,即使他也是妖師也一樣,面對赤裸裸地敵意,他的力量根本稱不上是威脅,兩者實力差距太大了。

彷彿被烏鴉的爪牙掐住脖子,無法呼吸,無法開口,更別提施展言靈,那在褚冥漾眼裡好比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不堪一擊,毫無意義,只是徒增笑話。

更別說,在自尊之前,他身後的數十條人命更重要。

「還真是謝謝誇獎啊。」褚冥漾皮笑肉不笑的回應。

褚冥漾伸出手臂,烏鷲從他的肩膀上走下來,它展開烏黑的翅膀,不詳的黑色羽毛掉落在地,與地板融為一體。

「我讓烏鷲向本家的所有人通知一聲,」他勾起勝利者的嘴角,「說是族長從即刻起換人當了。」

「嘛,應該沒有人有異議了吧?」

打從心底認知到陰影的恐怖之處,還被黑色氣體包覆著的護衛們,敢怒不敢言。

「那麼……」褚冥漾始終擺著一張笑臉去面對白陵楓跟辛西亞兩人,「我記得地下室有專門為反叛者建造的牢房,專制妖師的。」

「我不會去的。」白陵楓怒視對方。

「不,」褚冥漾瞇起深邃的眼眸,語氣肯定的說:「你會去的。」

「如果你不希望有族人發生意外的話。」

白陵楓的身體猛烈一震。

半响,只咬著牙,低聲吼道:「……混帳!」彷彿從齒縫中擠出來的一句話,充滿不甘心,是在罵褚冥漾的殘忍,也是罵自己的沒用。

笑容立刻消散,毫無感情的眼神死死看著咒罵他的白陵楓,「來人,把這兩人帶去地牢。」

辛西亞自始至終都沒再說過話,她始終低著頭不去看、去看那些令她感到難過的眼神,去看墮入黑暗的靈魂。

她望著地板,看著一雙雙鞋子的靠近,無聲的嘆口氣。

「族……族長……」

「對不起……」

「夫人……」

褚冥漾直接離開大廳,逕自遠離這場鬧劇。身為然的妻兒,白陵楓跟辛西亞在白陵一族的聲勢一定很大,影響力十足,以防萬一都得把這兩人關起來,才不會影響到他之後的地位。

只是沒想到第一次見自己的外甥,就成為對方的仇人,不,應該說早在他們見面之前,他就被這個從未見過面的外甥討厭了吧。

如果是以前的他,可能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這麼惹人厭吧……

「呵,無所謂了。」反正現在的他,已經不需要什麼親情了。

任何背叛過他的人他都不會放過,任何會阻礙他前進的人,即使是親人也一樣是仇人。

他會帶領妖師站出來,妖師是不應該屈就於白色種族之下,任人宰割的。

……

事情進行的很順利,他成功奪位當上妖師的族長,現在族裡沒人敢反抗他。褚冥漾走了一圈本家,基本上還能認得出來的熟人不是老了就是死了只剩一個虛有空殼的牌位或墓碑,就跟他父母一樣。

死去的妖師不能保留遺體,多可悲啊。

他逛到廚房,沉睡太久導致他遺忘很多事情,腦海中隱隱約約還記得他曾在這個廚房看然煮菜,他當時還誇獎過然未來會是個賢慧的丈夫呢!

不過物是人非,他淡淡一瞥,不再去看曾經熟悉的一切。

「?」他隨手打開冰箱,裡頭放著一鍋綠豆湯。

他將它拿出來,撕開保鮮膜,綠豆的香味撲鼻而來,這一瞬間,白凌楓的話浮現在腦海中。

「父親每天早上都煮一鍋綠豆湯,就為了不知道哪天突然回來的你,可以吃到他親手煮的綠豆湯。」

他拿近一聞,似乎還沒壞掉。

突然冒出的想法讓他心裡一驚,他隨口叫住急忙從他身旁走過去的婦人。

被叫住的婦人看見他突然轉身,緊張的把頭低下,手胡亂的動,不知道該放哪裡才好。

現在人人都怕他,看啊!他褚冥漾現在變得多可怕!

「我很可怕,是嗎?」

「不……褚冥漾大人,您有什麼吩咐嗎?」

結果還是不肯承認他是族長嗎?

不承認也罷了吧……他這麼想著。

褚冥漾冷冷地說:「問你個事,前族長他……我是指然,他什麼時候去世的?」

婦人也看到褚冥漾手上捧著的那鍋湯,她沉默半响,這才緩緩答道:「然族長他……前幾天才去世,跟冥玥大人一同出任務,據說是發現了有陰影出沒,然後……被當地被轉化成鬼族的原種族攻擊,遭到汙染,後來……」

褚冥漾擺擺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所以大嫂才跟他說,如果他再早幾天……就能見到然了是嗎?

褚冥漾拿著綠豆湯,走到水槽邊,他舉起手,緩緩傾斜角度,一顆一顆綠豆伴隨湯汁流下,再流進排水孔裡。

如果真的有心想見他,當初又何必封印他,對他趕盡殺絕呢?

到頭來每天煮綠豆湯算什麼彌補?

「事到如今,做這些有什麼用……」

倒完最後一滴,他將鍋子扔進水槽,不帶一絲猶豫。

他希望他喝這湯,他偏不要,他要讓他們永遠抱持對他的愧疚感,到死都後悔莫及。













☆~☆~☆~☆~☆~☆~☆~☆



來,組隊暴打漾漾(1/20)(等等為什麼上限是20人#(管我#

別打何老師了!打漾漾time(╯‵□′)╯︵┴─┴不喝給我喝啊!綠豆湯好喝啊!(。•ˇˍˇ•。)(重點嗎!?

(作者自己都暴怒了到底###

回歸正題咳咳,相信大家都有看出來,我藉由旁人的回憶跟轉述,一點一滴把其他……掛點的原著人物(×)帶出來,稍微交代了他們的死因(#

所以接下來還有哪些人物還沒登場?哪些是人類?……那不用懷疑,接下來就會吃到他們的便當的(。・`ω´・)(被拖走

啊對,不要問我為什麼最近都是更覆水難收,隔壁都不更,emmmm……關於這點,請去問噗神(噗神表示:????),祂不讓我更其他的我也沒辦法╮(╯_╰)╭ (不


我們下次見,ヾ( ̄▽ ̄)Bye~Bye~

我有修改然跟冥玥怎麼死的喔!!記得補看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4 18:31:2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逆蝶彼岸♪ 發表於 2019-3-4 11:44
第八章

庭院裡的水池從他有記憶以來便在,池中的竹子規律性的敲打岸邊的石頭,一聲一聲,讓人平靜。每當他 ...

組隊打漾漾茖也要參加! =͟͟͞͞(๑•̀д•́๑=͟͟͞͞(๑•̀д•́๑=͟͟͞͞(๑•̀д•́๑)
怎麼可以浪費綠豆湯,浪費食物的人一定要受到懲罰!(等等茖似乎搞錯重點了Σ(゜ロ゜;)
茖想念然跟玥玥啦嚶嚶嚶(>_<)
辛西亞還在耶!真是太好了(「´・д・)「
大大真的是來虐哭茖的嗚嗚嗚(。í _ 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8 23:05:4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可以報名參加黑漾方嗎(喂)
雖然感覺會被漾漾嫌棄嫌棄再嫌棄但至少可以近距離圍觀黑漾(不是)
何老師是什麼梗?還願的嗎?(我沒看,上網查的)
糟糕最近我喜歡的角色越來越蛇精病了,這一定是盜筆沙海邪帝的鍋(什麼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1 22:52: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眼淚和鼻涕停不下來了啦,我明天還要上課眼睛這麼紅你要怎麼賠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9 19:58:50 | 顯示全部樓層
看了黑化墮落的漾漾,心好難過( •̥́ ˍ •̀ू )
漾漾最後會怎麼樣…他的怨恨…會…
冰炎他們會如何拯救漾漾?

大大快點更新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0 02:53: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9-5-21 00:17 編輯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9-3-4 18:31
組隊打漾漾茖也要參加! =͟͟͞͞(๑•̀д•́๑=͟͟͞͞(๑•̀д•́๑=͟͟͞͞(๑•̀д•́๑)
...


對啊,綠豆湯不喝給我喝啊!(。•ˇˍˇ•。)(干
打死他!快打死他!!!(被漾漾一槍斃了#
虐哭一時爽,一直虐哭一直爽(๑•̀ᄇ•́)و ✧ (干

點評

組隊打漾漾一時爽,一直組隊打漾漾一直爽23333  發表於 2019-5-20 17:1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0 02:56: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9-5-21 00:18 編輯
泠玥寒星 發表於 2019-3-8 23:05
我可以報名參加黑漾方嗎(喂)
雖然感覺會被漾漾嫌棄嫌棄再嫌棄但至少可以近距離圍觀黑漾(不是)
何老師是 ...


請啊,+1謝謝(等等
不會嫌棄,會被玩而已(??)小心別被玩死就好(!???)
對www是還願梗www我因為都是習慣更文時再回覆留言以免造成洗版問題(?)結果沒想到我這麼晚才更www(你也知道啊#
我現在才回答是不是太晚#(廢話
期待還願回來qq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0 02:57:10 | 顯示全部樓層
上官唯 發表於 2019-3-11 22:52
我的眼淚和鼻涕停不下來了啦,我明天還要上課眼睛這麼紅你要怎麼賠我!!! ...

補償你的方法就是晚點再虐你,看,我為了你兩個多月才更!(被拖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0 02:59:16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19-3-19 19:58
看了黑化墮落的漾漾,心好難過( •̥́ ˍ •̀ू )
漾漾最後會怎麼樣…他的怨恨…會…
冰炎他們會如何 ...

我也好難過(。•́︿•̀。)(放屁#你明明很爽(×
會了解喔!當一切結束後乁( ˙ω˙ )厂(??
會……
……
妳猜(๑Ő௰Ő๑)(被打死

點評

…  發表於 2019-5-20 07:0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0 03:04: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9-5-21 00:19 編輯

第九章

眼前地板突然發出刺眼亮光,瑞依娜立刻放下環抱自身大腿的雙手,驚喜萬分。

太好了!褚冥漾那傢伙總算回來了!

等到光芒散去,褚冥漾便看到一人一鬼都在盯著他看,臉上都帶有笑容。

安地爾笑得噁心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但另一位的反應……倒是讓褚冥漾感到十分意外。

他瞇起眼睛,彎起嘴角,是一個不失禮貌卻疏遠的笑容。

「你可回來啦,」安地爾闔上手邊的精裝書,率先開口:「這小鬼等你等到不耐煩了。」

「你叫誰小鬼啊!」

一顆枕頭在空中畫出完美弧度,朝某鬼族頭上砸去,安地爾輕笑一聲,很輕鬆的歪過頭避開枕頭。

褚冥漾順著剛才的拋物線一路看過去,發現安地爾身後躺著一堆亂七八糟的物品,看起來這場你丟我閃的遊戲持續有好一段時間了。

瑞依娜氣得牙癢癢,原來在等待褚冥漾回來的這段期間內,對方已經幫她取了好多個難聽的綽號,每當她受不了無聊想嘗試搭話時都會被對方的稱呼給氣死。

幸好褚冥漾回來了,不然她快沒東西可以扔了。

「……我不知道你們感情變得這麼好,」褚冥漾拉了張椅子來坐,「我是不是太早回來了?」

「才不!一點也不好!」瑞依娜起身下床,終於捨得離開安穩舒適的床鋪,「你怎麼離開這麼久!?」居然把她跟鬼族丟在一起,簡直亂來!

瑞依娜似乎沒想到自己跟著褚冥漾跑走更亂來,反而一心一意只想跟對方抱怨某個討人厭的鬼族。

「對啊,不是說去掃墓嗎?這麼久?」連安地爾都跟著附和問道。

「順道去了趟妖師本家,把屬於我的東西拿回來罷了。」褚冥漾觀察著瑞依娜的反應,似乎覺得很有趣,他向她招手,示意她過來。

「喔……」從他說的話研判,他八成是回去奪權吧?果然不是什麼好人。瑞依娜猶豫半刻,最後還是沒有踏出去。

見狀,褚冥漾也不惱,自覺地放下手。

「你就這麼回來了?」安地爾倒是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他接著問:「不怕他們在你離開後逃走,或是告密給公會那幫人?」

「不會的,我離開前修改過結界構造,」他單手撐著下巴,另一隻手放在把手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敲打著,「外界一樣,除了妖師,沒人能找到本家位置,至於內部……沒有我的允許,他們無法離開。」

「換言之,他們想要出去都得經過你的同意是吧。」安地爾發出揶揄般的笑聲,「嘖嘖,囚禁play,真是重口味。」

「不愧是我的好徒弟。」安地爾說。

「彼此彼此。」褚冥漾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在他們兩個交談過程中,瑞依娜一句話也插不進去,他們在談論不好的話題,而她現在光是站在這裡,就感到良心不安。

空氣中充斥著不善的氛圍,令她渾身不自在,她本不應該待在這裡,妖師、鬼王高手……她忍不住抓緊衣角。

她為什麼在這裡?

「……喂,」停下手邊無聊的動作,褚冥漾像是看穿女孩的不安,起身朝她走了過去。「妳在害怕?」

瑞依娜渾身一震,「才、才沒有!」

眼神飄移,不敢直視他的眼睛,手也到處亂動不知該放哪裡。褚冥漾噗哧一聲,摸了她的頭。

「說起來,我還不知道妳叫什麼……」

瑞依娜愣在原地,她能清楚感覺到放在頭上的那隻手很溫柔地撫摸著自己。

「能告訴我嗎?妳的名字。」

臉頰在一瞬間發燙轉紅,瑞依娜胡亂撥掉褚冥漾作亂的手,氣急敗壞的說道:「不要隨便亂摸我!」明顯就是在掩飾自己的臉紅。

褚冥漾收回手,臉上依然掛著溫柔地笑容。

「……」

「……瑞依娜。」

褚冥漾笑容更加深邃,「瑞依娜啊……」這三個字在他嘴裡小聲複誦了幾遍,半响,才滿意的點點頭,「那以後我就叫妳小娜吧。」

瑞依娜撇撇嘴,「……隨便。」

一旁看戲的安地爾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心想,這孩子打死不肯告訴他名字,現在卻輕易對褚冥漾鬆口,還真是有趣呢。

「那正事談完了,我們來做點有意義的事吧。」

「?」

在瑞依娜一臉茫然的表情中,只見褚冥漾拉起她的手,直直往外面走去。

「你要做什麼?」

褚冥漾勾起意味深長的嘴角,輕輕地開口:「給妳上課。」



「這就是給我上課?」瑞依娜看著靜靜躺在手心裡的紅色大豆,上頭還有金色紋路,是剛才褚冥漾交給她的。

褚冥漾點頭,「當然,首先,妳不是沒有實質的武器嗎?拿去用吧,這是我在回來路上撿到的。」說是這麼說,事實上卻是打倒長年駐守在妖師領地的森林裡的妖精王,用言靈逼迫祂成為幻武。

不過他確實是「撿起」化形後掉在地上的大豆,說是「撿到」,某方面來說也沒錯。

「我有好嗎……」

「如果妳是指被我輕易毀掉的爆符,那可真是不實際呢。」

「……」

瑞依娜仔細端詳一番,這顆大豆不論是色澤上還是花紋的樣式,無一不是最高級象徵。

「王族兵器……」瑞依娜眼底散發光芒,手上的動作輕柔且小心翼翼,就好像捧在手心的是一項珍寶。

她吞嚥口水,深吸一口氣,然後把手伸出去,「這個,我不能收。」

「喔?為什麼?」褚冥漾眼神帶有好奇。

「這不是屬於我的東西。」

噗哧,「哈哈哈……」彷彿聽見什麼好笑的笑話,褚冥漾笑了出來。

瑞依娜微微皺眉,「笑什麼?」

「沒事……哈哈……只是覺得妳很有趣而已。」褚冥漾把她的手闔上,推回去,「聽好了,我把她送給妳,他便是屬於妳的了。」

「你為什麼要給我幻武……?」她握緊拳頭,瑞依娜無可奈何,只好收下這顆大豆。

褚冥漾臉上彷彿寫著「這不是廢話嗎?」的表情,語氣中帶有戲謔的口吻,「我剛剛說過了吧?要給妳一個實質的武器。」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她搖頭,低頭望著那顆幻武大豆,「給我武器要幹嘛?」

褚冥漾輕笑,「教妳使用,幫助妳學習,讓妳有自保的能力。」

聞言,瑞依娜抬起頭直視著他,眉頭依舊緊皺,似乎不相信他的說詞。

的確,一個想報復世界,從沉睡中甦醒,滿腦子都是復仇的男子,不可能這麼好心。一定有陰謀,瑞依娜不禁這樣想。

「因為我覺得很有趣啊!」沒想到,褚冥漾給了她一個意外的答案,「學長是那樣的力量至上,史上最年輕,同時也是最強大的黑袍,卻沒教導自己的女兒半點術法,哪怕只是給她一個普通的幻武?」

瑞依娜不自覺地咬緊下唇。

「那可是生活在守世界最最基本的吧?妳說呢?小娜――」

「閉嘴!」

褚冥漾適時的閉上嘴巴。

腦海中閃過許多畫面,有她身穿華麗禮服,跟在母親身邊參加各式皇室聚會的時候;有她抱著一本基礎魔法學,充滿期待的敲響父親的房門的樣子。

――不行,等妳長大一點再學這些。

也有她被父親用冷淡的目光趕出房間的時候。

女孩的眼眶泛紅,似乎是想起不好的回憶,意識渙散,握著幻武的手依舊緊緊不肯鬆開。

突然間,一雙手握著她的手,緊緊包覆著。

臉上沒有了笑容,只有一雙烏黑得清澈的眼睛在注視著她。

下一秒,褚冥漾放開他的手,又恢復戲謔般的笑聲,「總之,我說要教妳就是教妳,妳只要回答我好或是不好就行。」

好像有什麼改變了,又好像沒有。

「所以,小娜,妳怎麼說?」



安地爾闔上厚重的書本,隨手扔到旁邊的沙發上,他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疲累。

看來是看太多字了,安地爾彈了個響指,原本安靜躺在沙發上的書本立刻蹦出火花,沒多久便燒成灰燼。

他端起桌上冷掉的咖啡,有點懶得再去加熱水,只拿起攪拌棒輕輕攪拌,試圖讓沉澱的部分與變淡的部分再度均勻融合。

窗外有微弱陽光射進來,太陽展露出一小角,房間裡的床鋪跟幾個小時前一模一樣。

他放下攪拌棒,小酌一口。

濃郁的咖啡香充滿口腔,沿著喉嚨嚥下,安地爾這才滿意的放下茶杯。

「找我有事嗎?」

話音剛落,從窗外跳進一個高階鬼族,它外型長得跟人類神似,除了那對佔滿屋內的翅膀。

它目光掃視一圈,被安地爾打斷,「別看了,他目前不在這。」

它眼珠子不規則的轉了一圈,才把視線定格在安地爾身上,「妖師大人去哪了?」

安地爾將手指放到嘴邊,輕輕搖動,眼神帶有一絲愉悅,輕笑聲充滿整個房間,只要是熟悉他的人都會知道,那代表什麼意思。

他只說了一句令鬼族不明所以的話。

「玩遊戲去了。」







―――――――――――――――――――――――


哈哈哈哈我兩個多月沒更了哈哈哈哈(被打死
兩個多月沒更結果字數還這麼少,嘖嘖,自己都覺得自己欠打(๑•̀ᄇ•́)و ✧ (干

但我最近好懶得寫文喔哈哈哈哈XDDDD周更看來不行了,月更……不定期更XDDD欸不對,我這篇本來就有說是不定期更新啊Xdddddd(干

這樣我好像不需要自責欸(๑•̀ㅁ•́ฅ)(不

前面很像歡樂一家三口對吧wwwwwww我覺得好好笑喔wwww(自己笑的很爽(×

總之就是,下次再見<( ̄︶ ̄)/ (祈禱我靈感泉涌吧哈哈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