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逆蝶彼岸♪

[同人文] 【特傳】覆水難收(11/2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2 18:19:13 | 顯示全部樓層
緹菈亞妳打吧(喂)
漾漾你想對人家小女孩做什麼WWW她的瀏海不是你用來表示心情的指標啊WWW(為什麼妳的關注點都跟正常人不一樣##)
漾漾你的記憶到底出了啥問題……安地爾這反應,究竟跟他有沒有關係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5 04:45:07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9-2-1 17:56
其實還滿喜歡這個喜怒無常的漾漾Www
告白黑化漾漾♥(ノ´∀`)
冰炎就是不該打小娜!茖跟姊姊說謊也會被 ...

黑化漾漾一直都很讚♥(ノ´∀`)
對啊打了女主必定成眾矢之的(*˘︶˘*).。.:*♡(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5 04:48:00 | 顯示全部樓層
泠玥寒星 發表於 2019-2-2 18:19
緹菈亞妳打吧(喂)
漾漾你想對人家小女孩做什麼WWW她的瀏海不是你用來表示心情的指標啊WWW(為什麼妳的關 ...

玩瀏海很讚啊wwww旁人看得心驚膽跳的Σ(っ °Д °;)っ(漾漾表示:(笑)
哎呀,終於有人注意到重點了嗎ww漾漾記憶出問題了~♡這是造成漾漾跟冰炎他們對話出現雞同鴨講的重大因素喔wwww
跟老安沒關係其實,他自己也嚇一跳漾漾的反應,所以愣了下就轉移話題(因為他想看好戲所以故意不說⊙ω⊙(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5 04:53:3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安靜的午後,濃郁的咖啡香氣瀰漫整個屋內,一頭暗藍色長髮的男子優雅的坐在沙發上,細細品味桌上擺放的小點心,喝著咖啡,愜意又舒適。

男人小酌一口便放下茶杯,金藍色的眼睛自然地看向床上的女孩,正好與對方紅色雙眸對視,「妳起床啦?睡得如何,舒服嗎?」

兩人大眼瞪小眼,女孩還有些迷糊,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現在是什麼情況。

男人輕笑一聲,很有自覺的為懵懂無知的女孩解釋他們的所在地,「這裡是原世界臺灣臺中的某家五星級飯店的總統套房。」

難怪這床還不錯睡……不對!她才不在乎這個咧!

「你是誰!?褚冥漾呢!?」女孩――也就是瑞依娜,她戒備的看著來路不明的男子。

她隱約記得她接受褚冥漾的邀請,跟他一起離開她的房間,然後他帶自己到原世界,說是離開守世界才好逃離追蹤,然後……接下來的,她就沒印象了。

「我是安地爾,褚冥漾讓我在這裡照顧妳,他有事出去了,」男子――安地爾完全不擔心女孩聽見他的大名會嚇得逃跑或是氣得想攻擊他,「我們在這裡等他回來吧。」反正自己惹人厭也不是一年兩年才有的事了。

再說了,如果對方想逃,在他眼皮下怎麼可能逃成功呢?

相比安地爾的悠閒自在,瑞依娜驚訝的成分佔多數,沒想到傳聞中的妖師真的跟鬼族最麻煩的高手安地爾有密切關係。

美其名照顧,事實上就是監視她吧!她謎著眼,語氣鄙視道:「就是妳害了我爺爺對吧!」

安地爾挑眉,拿起咖啡又喝了一口,「差不多吧,看來我的事亞那的孩子跟妳講得挺多的嘛!」

「你叫什麼名字?」

瑞依娜冷冷地說:「哼,名字是不能隨便告訴別人的,這不是常識嗎?」

安地爾哈哈大笑,「不愧是亞那的孩子的孩子,那很好,妳就不要告訴我吧哈哈哈哈~」反正,隨便查也知道,她跟亞那的孩子又不同,名字不是禁忌,根本不急於一時。

對於女孩無意義的堅持,安地爾感到十分好笑。

「你……」瑞依娜從剛剛開始就很不爽他的稱呼方式,她抓起枕頭就丟過去,當然,沒有砸中。「亞那的孩子的孩子是什麼鬼!又臭又長!」就算不告訴他我的名字,總該有別的名稱稱呼吧!

「不喜歡?那亞那的孫女?」

又是一顆枕頭扔過來,安地爾輕鬆地接住,「是妳自己不肯告訴我妳的名字的,怪我囉?」他把枕頭放到背後充當靠枕。

嗯,還蠻舒服的。

這傢伙……好討厭!

安地爾悠哉的享用下午茶,不再理會心理亂糟糟的瑞依娜,而瑞依娜雖然是自願跟褚冥漾來到這裡的,但她實在是沒想到會跟眼前的鬼族待在同個空間。

該死的褚冥漾居然丟下她一個人,到底跑哪去了!

她沒有武器也完全不會法術,說實話,她現在很不安。

看見女孩縮成一團死死盯著他,就是不肯從床上離開,安地爾給與對方一個他自認為很溫柔的微笑。

瑞依娜打個冷顫,眼神不自覺地避開。

哎呀,果然被討厭了嗎?真是不可愛的女生啊……安地爾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想道。

「你……知道褚冥漾去哪了嗎?他什麼時候回來?」瑞依娜還是忍不住詢問安地爾,儘管她再怎麼不願意跟這人講話,但再這樣沉默下去氣氛真的會尷尬死。

安地爾放下杯子,輕描淡寫答道:「他家。」

「?」

面對女孩的疑惑,安地爾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他去掃墓。」



褚冥漾站在墓碑前,緩緩地蹲了下來,四周下著雨,雨水啪啦啪啦打在他身上。歷經百年的摧殘,他家的屋子早已破爛不堪,人去樓空,成了街坊鄰居害怕接近的鬼屋。

只有院子裡聳立的兩塊石碑還有定期被人打掃過的痕跡,可怕的墓碑如今反而是最具有生氣的物品。

褚冥漾伸手輕撫墓碑,上面簡陋的刻劃他父母的名字。

「爸……媽……我回來了。」透過感知,明知道這塊土地下根本沒有任何屍體,兩塊墓碑只是擺好看用,但是他仍然用很溫柔的目光看著、小心翼翼地撫摸冷冰冰的石碑。

「……冥漾?」

細小的腳步聲出現在他身後,褚冥漾停下了撫摸的動作。

老人步伐艱難的走向褚冥漾,手裡拿著的傘從顫抖的手裡掉落,「……是你嗎?你總算是回來了啊…」老人綻開笑顏,像個拿到糖果的小孩子。

「我不是冥漾,你認錯人了。」褚冥漾背對老人,冷冷說道。

「是嗎?可是你長得就跟冥漾一模一樣啊……」彷彿是回想起什麼愉快的往事,老人的聲音透露出濃厚的懷念。

「褚冥漾是……我爸,他已經死了。」稍微遲疑一下,褚冥漾最後這麼說道。

「果然嗎……」老人走到墓碑前,開始用帶來的抹布擦拭。

為了讓他方便清理,褚冥漾挪開一點身子。

「冥漾的姐姐當初跟我說他死的身後我本來還不相信的說……」

看著泥土跟落葉都被清掃乾淨,褚冥漾這才正視老人,「一直以來都是你在清理的嗎?」

「是啊……幫忙不在的朋友照顧他父母,我想他一定會很高興的……」將雨傘放在墓碑旁遮雨,老人滿意的看著他的傑作輕笑。

然後他開始自顧自地說出一些往事。

……

「我的名字叫衛禹,冥漾老是喜歡叫我餵魚……」說到這,老人忍不住皺起眉,似乎對這綽號不怎麼滿意。

仔細一看,老人的臉輪廓還是帶有一點過去的面貌。

褚冥漾默默的別過臉,心裡淡淡地吐嘈著。

誰叫你名字念起來跟餵魚一樣嘛!而且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這樣叫。

「你爸跟我是國中同學,以前他很衰,朋友只有我一個,我跟他感情可好了。」

是啊……跟他比起來,幸運同學幸運多了。

「但是他後來高中去讀什麼異能學校?每次聽他說精靈其實很暴力,天使跟魔鬼一樣,還有紫袍切開都黑的什麼的,我就覺得好好玩啊!好羨慕冥漾可以讀這麼有趣的學校!」說著說著,老人的眼睛發出不明光彩。

每天都要擔心進保健室到底哪裡好玩啦!真搞不懂幸運同學的想法……

「欸你剛剛是不是露出一臉看白痴的表情?跟你爸一樣情緒都寫在臉上喔!」

……

「說這麼多,那你呢?覺得守世界好玩嗎?」

褚冥漾皺起眉,故裝疑惑的看著他。

老人笑哈哈的說:「你別跟我說你不知道守世界喔?」擺出一副自信滿滿的神情,就跟以前一樣。

「誰知道啊……」褚冥漾忿忿的低下頭,低喃,「玩都玩到丟掉性命……」

老人收起笑容,氣氛變得很凝重。

「你很想念你阿公阿嬤吧。」明明應該是疑問句,語氣卻十分肯定。

「才不是,根本沒見過,只是代替死去的笨蛋來看看而已。」褚冥漾站起來,拍拍衣服上沾上的泥土。

……看一眼就要走了。

「冥漾的學長曾經對我說過,我有著精靈庇護的光芒,可以活很久,」老人收拾東西,也跟著站了起來,「我很慶幸自己可以活這麼久,可以幫忙清掃冥漾父母的墓這麼久。」

褚冥漾撇他一眼,「你的光芒快消失了,頂多也只能再撐幾個月吧。」再幾個月,世上最後一個認識他的人類也要離開了。

……

「你有什麼願望嗎?」

老人歪斜著頭看著他,然後恍然大悟,「啊!冥漾說過他是什麼毀滅世界大魔王的妖師一族!光用說的就可以改變很多事,所以你也是囉?」

褚冥漾嘴角有點抽搐,幸運同學還是跟以前一樣,奇怪的事總記的一清二楚……

「說吧,我可以幫你實現。」他這麼說,算是默認了。

「欸欸?這麼好?那我想一下喔……」他開始低頭認真思考。

褚冥漾靜靜等待。

一會兒,老人終於想好他的願望了。

「今晚的晚餐我想吃螃蟹火鍋!」

此話一出,褚冥漾差點想把雨傘砸過去。

「就這樣嗎!?」

「對啊!家裡媳婦好久沒煮火鍋了我突然好想吃啊……」老人一本正經的回答。

看著他認真的臉,褚冥漾覺得時間好像倒回了一百年,回到他還是常常被幸運同學語出驚人的言論逗笑的時候。

一切彷彿如同昨日一般,只可惜時間從沒停下過,看著眼前這名昔日同學臉上佈滿的皺紋,白髮蒼蒼的稀疏頭髮。

已經再也回不去當初了。

「好,你今晚的晚餐是螃蟹火鍋。」褚冥漾抿著嘴,下了言靈。

「這樣就可以了嗎?」似乎沒感覺到自己身上有什麼改變,老人還是一臉疑惑樣。

但只有褚冥漾明白,周圍空氣有所波動,他的言靈已經成真了。

「我要走了。」

「是嗎……我們還有機會再見嗎?」

「不會了。」褚冥漾看著墓碑,閉上眼。

永別了。

他轉身,毫不留戀的離開。

「這樣啊……那再見了……」

他繼續走,老人依舊背對他。

「能再次見到你,我已經沒有遺憾了……」

他停下腳步,緊咬下唇。

「再見了,冥漾。」

「為什麼……」褚冥漾顫抖著身軀。

「你為什麼跟以前一樣,慾望多一點啊!」握緊雙拳,褚冥漾大聲吼道:「為什麼不繼續活下去……!」許久不見的情緒翻湧著。

衛禹靜靜的聽著,良久,才淡淡地說了一句:「你也是啊,跟以前一樣都沒變。」

「一樣那麼善良。」

「不對!」褚冥漾轉過身,眼神透露出滿溢的悲憤。

「不一樣!」

「衛禹,你知道你已經是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了嗎……」

衛禹緩緩點頭,「嗯,我知道。」

他知道他早已不像當年那般年輕氣盛,而眼前的人卻還保持他記憶中的樣子,跟作夢一樣。

眼前的人淚流滿面,「我連父母的最後一面都沒見到……」淚水滑過臉龐,一滴、兩滴,「等著我的只剩一個空屋!」

每年固定時間都會來到這裡,看著腐爛的大門,他總是會幻想哪天開朗偶爾犯點小蠢的友人會從裡面走出來,對他說聲「你來啦!」抱怨他各種衰事事蹟。

想著他過的好不好,想著他為什麼不回家?

「……哈哈哈哈哈……」褚冥漾開始笑,越笑,眼淚落下的更多,「我什麼都沒有了……」

「吶,你剛剛不是說我是大魔王嗎?」

衛禹再次點點頭。

「我如果說我之後真的要去毀滅世界,你怎麼想?」他在期盼,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期待什麼。

衛禹的回答出乎意料的、又好似不意外的,令他驚訝,「那就去啊!我會支持你的。」

「……為什麼?」

雨聲越來越大,兩個人都淋著雨,任由雨水打在自己身上。

衛禹轉過來,用充滿皺紋的臉彎起嘴角,「因為……那是你的決定啊。」

「既然你想毀滅世界,那就一定有你的理由,我身為你的朋友,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支持你,尊重你的決定,不是嗎?」

不是啊……他可是……

「可是我是大魔王喔!毀滅世界都是為了我自己而已,我是要向背叛我的那些人報仇!真正的大魔王喔!」

「這樣大家都會死,無辜的人也會死,這樣、你也要支持我嗎?」

褚冥漾睜大眼睛,愣愣的看著不知何時走到他面前,正在摸著他的頭的衛禹。

「真正的壞蛋也無所謂,那也是冥漾你不是嗎?」

「嘿嘿~反正我也活很久了,死不死都沒差啦!」

淚水雨水分不清,唯一能分清的是自己的哭聲。

「好乖好乖喔~冥漾現在跟小孩子一樣,感覺好特別啊……」

「……餵魚你才是,都快不認得你了……」

「啊哈哈~誰叫我都是老人家了呢……」

如果還有來世――

「這次,真的要說再見了呢。」

「……嗯,再見。」

――願我們還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今夜的雨沒有停止的跡象,似乎在為誰哭泣。

褚冥漾看著老人最終離去的背影,輕輕地閉上雙眼。



「啊!爺爺!」一個壯年男子撐著傘在街頭看見老人的身影,立刻跑了過來,「你跑哪去了!?下雨天的,你讓我們好擔心啊!」

面對男子責備的話,老人打哈哈的說著:「見到老朋友了,稍微聊了一下。」

「老朋友?爺爺你還有朋友還活著嗎?」不是他故意觸黴頭,是他爺爺年紀真的太大的,打從好幾年前他就記得爺爺的朋友都去世光了。

「而且你不是去掃墓嗎?就跟你說過好幾遍,下次我去就好,你年紀大了就不要再跑這麼一趟……」

「哎呀,一年也就這麼幾次,再說了,我身體多好啊!跑跳打滾都難不倒我!」說著,老人還一邊揮舞雙手表示自己的健壯。

「是是,您老當益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您才五六十歲呢!」男人苦笑的說。

「話說今天晚餐吃什麼啊?我餓了。」

「等您回去就知道啦!您一定很喜歡的,那可是婷婷專程買回來要孝敬您的……」

……

等到他們回到家,還沒進門就聞到一股香味。

老人驚喜萬分的看著餐桌上的火鍋,「真是螃蟹火鍋啊?」

「是啊,想說爺爺您好久沒吃了,早上去超商買菜時正好看到新鮮的螃蟹在特賣,就買了。」名叫婷婷的婦人正在擺放碗筷,「爺爺您最愛吃螃蟹火鍋了不是嗎?」

婦人的笑容讓他想起剛才冥漾的話,他忍不住笑出聲來,「真是的,這麼靈驗啊……哈哈……」

「怎麼了嗎?是、是不喜歡嗎?您怎麼哭了!?」

「不,沒事,」老人抹掉眼角的淚水,笑的十分開心,「我很喜歡,好媳婦好媳婦~這是開心感動的淚水~」

「阿祖真是的~」

「可以吃飯了嗎~我好餓啊啊~」

兩個小孩坐在餐桌邊擺動雙腳,似乎等待已久,眼睛乾巴巴的望著滿桌豐盛的菜餚。

「來,開飯吧。」

……

吃完晚餐沒多久,老人就表示自己要先回房休息了,在他離開客廳後,婷婷開始收拾晚餐的殘骸。

「爺爺看起來挺開心的,有買螃蟹真是太好了呢~」婷婷笑著說。

「是啊,從我有記憶開始爺爺就很健康,想法也很奇特,爺爺感覺就是可以一輩子健健康康的活下去。」男子幫忙收拾東西,旁邊傳來孩子們看電視的笑聲。

「一定可以的,爺爺心地這麼善良,還常常去那間鬼屋幫已故朋友的親人掃墓,一定是上天看在他是好人的份上才讓他活這麼久。」

「也別這麼說,對爺爺他來說,鬼屋是他朋友的家,其實……我一直都很擔心爺爺會不會怕寂寞,畢竟他的朋友都……」男子停下動作,有些擔心的說道。

「有我們在啊!爺爺他不會寂寞的!」婷婷端起盤子,走進廚房。

「說的也是呢!」男子笑了下,也跟著進到廚房。

……



――你的光芒快消失了,頂多也只能再撐幾個月吧。

「爺爺,你還沒起床嗎?」男子敲了敲房門,沒反應。

他轉開門把,發現沒有上鎖後就直接開門進來。

「我進去囉!」

房間內只有一小盞小夜燈,男子打開電燈開關,看見老人靜靜地躺在床上,面露笑容,十分安詳。

就跟平常一樣。

真難得,居然睡這麼晚還沒起來。

男子躡手躡腳走過去,本想幫他蓋好被子,殊不知等他靠近了才發現,老人的身體是冰冷的――

欸?

「爺爺?」男子推了下老人。

「不要嚇我啊爺爺,您不是、很健壯的嗎?」他又推了一下,依然毫無反應。

男子眼眶濕潤,他努力扯出一張笑臉,「……昨天還好好的啊……明明……為什麼……」

……



堅持老人活下去的意志是遺憾,而不是光芒。

縱使給一個人再多的壽命,當這個人了卻心願後,他還是會選擇安詳的離開。








所以我並不需要許願讓自己活下去,因為我最後的心願已經達成了,就算現在就死,也沒關係了喔!
這樣你明白了嗎?冥漾。
                                                             ――――衛禹












☆~☆~☆~☆~☆~☆~☆~☆~☆

(^▽^) 深夜發文呵呵呵呵(被打
其實我本來是想情人節發的說……(干發便當嗎!?

哎呀~總之~餵魚吃到螃蟹火鍋了,真是可喜可賀 (/^▽^)/ (干




晚了一天,還是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喔(づ ̄ ³ ̄)づ話說隔壁《欺騙》第二部印調可以踴躍填寫喔喔喔~~~~~ヾ(Ő∀Ő3)ノ大家來去填嘛好東西不填嗎?????(被拖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5 22:11:28 | 顯示全部樓層
情人節發便當……逆蝶,幹得好!
其實前面就有發現漾漾記憶出了問題,只是在疑惑究竟跟老安有沒有關係……嗯,既然沒關係那麼大概是……老年癡呆?(喂)
餵魚活到好老喔……但是這個年紀吃什麼螃蟹火鍋啊不怕吃到中風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5 23:07:1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逆蝶彼岸♪ 發表於 2019-2-15 04:53
第七章

安靜的午後,濃郁的咖啡香氣瀰漫整個屋內,一頭暗藍色長髮的男子優雅的坐在沙發上,細細品味桌上擺 ...

安安!是安安!(。’▽’。)♡
是說大大,情人節送便當什麼的,茖哭了啦(。í _ ì。)
餵魚嗚嗚嗚嗚嗚嗚o(〒﹏〒)o
在死前見到漾漾,他也算是沒有遺憾了(*°∀°)=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26 23:50: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幸運同學啊啊啊啊啊   我居然差點被虐哭了…>_<…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4 11:32:24 | 顯示全部樓層
泠玥寒星 發表於 2019-2-15 22:11
情人節發便當……逆蝶,幹得好!
其實前面就有發現漾漾記憶出了問題,只是在疑惑究竟跟老安有沒有關係…… ...

便當發好發滿ww以後看見更文,就代表發便當time(´▽`)ノ♪(干
老人痴呆到底wwww其實漾漾也不算老人就是(??
漾漾不論是心智年齡、肉體年齡、實際經歷的時間,都只有20歲/年(是20歲嗎?其實我忘了……(喂))而已,所以漾漾說實在的還很年輕喔~(  ̄▽ ̄)σ

對,漾漾的肉體也停留在沉睡之前的時候,so~不要懷疑,人家才20而已XDDD(???

不會中風啦……XDDDD結果死因是因為吃太好嗎?別啊2333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4 11:33:50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9-2-15 23:07
安安!是安安!(。’▽’。)♡
是說大大,情人節送便當什麼的,茖哭了啦(。í _ ì。)
餵魚嗚嗚嗚嗚嗚嗚o ...

別哭別哭(づ ●─● )づ習慣就好(被打死
沒有遺憾了qqq所以就安心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4 11:35:08 | 顯示全部樓層
amy020702 發表於 2019-2-26 23:50
幸運同學啊啊啊啊啊   我居然差點被虐哭了…>_

大家哭點都這麼低的嗎…(´⊙ω⊙`)(被拖走
好吧…拍拍你們XDDD我、我突然好怕等等更新的漾漾會被你們集體圍毆啊(等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