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逆蝶彼岸♪

[同人文] 【特傳】覆水難收(11/2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7 23:01:17 | 顯示全部樓層
突然發現……這篇我還沒開始看,我一直以為我看了的……所以我真的不是潛水喔喔喔喔喔!!!(被扁)
冰炎你真的很不會養小孩捏,對待女兒要溫柔啊真是的(什麼奇怪感想)
其實我就是想知道瑞依娜會黑到什麼程度來著,所以我可以期待妖師與精靈聯手征服世界那天的到來嗎(期待臉)
什麼?劇情?那東西有可控過嗎?反正劇情君總有一天會自己奔向結局的哈哈哈──(WTF#)
遲來的新年快樂,祝身體安康文思泉湧黑漾不滅──(等等妳混了什麼奇怪的東西進去##)

(啊,久違的神經病模式,我現在算數學算到有點亢奮,別嫌棄我QWQ)
(話說瑞依娜這名字再加上黑化這元素,不知怎的我突然想到殺戮的天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1 00:20:09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更了!

好喜歡黑化漾 期待下一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5 22:58:48 | 顯示全部樓層
泠玥寒星 發表於 2019-1-7 23:01
突然發現……這篇我還沒開始看,我一直以為我看了的……所以我真的不是潛水喔喔喔喔喔!!!(被扁)
冰炎 ...

瑞依娜不會黑啊XDDDD…………………………對啊她不會黑啦!?不要讓作者自己自我懷疑啊啊啊啊(つд⊂)(喂

名字純屬巧合23333333而且那個名字也不是我取的是菜菜啊!!(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5 22:59:37 | 顯示全部樓層
日晦 發表於 2019-1-11 00:20
喔喔喔更了!

好喜歡黑化漾 期待下一更~

黑漾讚讚www如你所願,來更新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5 23:27:0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從主位上起身,黑山君拖著長長的裙擺,一步一步走下台階,來到褚冥漾面前。

「好久不見了,褚冥漾。」

褚冥漾單手放在胸前,微微彎腰向他行禮,「確實,有百年不見了呢。」等他抬起頭來,面上掛著的笑容令人覺得虛假。

莉露有些害怕的躲到柱子後面,只敢露出半張臉偷看,她想起剛才那個人問她黑色的主人在不在家時也是露出這種微笑。

「唔……」真是讓人覺得不舒服……

「你……變得真多。」猶豫片刻,黑山君還是決定把他的想法說出來。

聞言,褚冥漾只是繼續笑笑,「當然,人總是會變得嘛~」

這讓黑山君不禁想起當初他就不該輕易相信這人沒有被古代大術影響,如今就不會人事已非。

「……也罷,我不能隨便干涉現世的事。」

不論眼前這少年,當初究竟是不是因為使用過陰影才開始產生負面情緒,開始觀念扭曲,或是被人利用,現在的他,也不會知道當年事情發生的所有細節。

「謝謝。」

也不知道這聲謝謝是否暗藏威脅含義,「你今天來應該是要來取回烏鷲的,對吧?」至少可以肯定的是,跟當年來找他求助時,為了朋友性命的那一句真誠的感謝不同。

「麻煩您了,黑山君。」

「跟我來吧。」

走去水池的路並不長,但他卻覺得時間過得漫長。

在這百年間他也不是完全不知道現世所發生的事,每每望著塵世間的點點滴滴,他總是會嘆氣。

嘆自己的無力,嘆那些人的心太複雜。

人類也好,其他種族也罷,都是他所不能理解的,充滿愛恨情仇的生物啊……

……

「到了。」

水池裡是清澈的黑色,褚冥漾感覺得到那裡面蘊含許多陰影的力量。

「經過洗滌,烏鷲身為陰影的力量都融入池中,只會留下純淨的黑色力量。」黑山君手一抬,水面立刻捲起一陣漩渦,逐漸把水池分成兩半。

「那就是幻武大豆了?」褚冥漾眼睛發光的看著躺在池底中央,豆子大小般的黑色石頭。

「對。」沒有對那奇怪的稱呼有所反應,黑山君手指一勾,那顆石頭便飛到他的手心。

他轉過身,把石頭遞過去。

「這下就物歸原主了,拿好。」

褚冥漾接過由烏鷲變成的石頭,輕輕撫摸上頭的金色花紋,他問:「這樣就可以直接使用了?契約怎麼簽?他怎麼都不說話?」

「他認同你是他的主人,契約就等同成立,跟一般幻武兵器一樣,」黑山君很有耐心地講解,「另外,因為沉睡多年,烏鷲的意識尚未清醒,你過幾天再呼喚他試試,只要你一直把他戴在身上,等他感知到你的氣息,我相信,他一定會醒的。」

頓了頓,他又補上一句,「他中途醒過來幾次,都很想你。」

褚冥漾溫柔又小心翼翼地把它收進手環裡,「嗯……讓他等我這麼久,真的是很對不起。」

烏鷲……我回來了,不會再離開了。

彷彿有所感應一樣,黑色大豆連帶手環動了幾下,隨後又停止。

褚冥漾輕笑一聲。

「你……」

「嗯?」

沒想到對方還能露出這麼清澈又乾淨的笑容,這讓他又想起當初的少年,「不……沒事。」

褚冥漾歪著頭,等待著。

「……」

「……我欣賞的是純潔的你。」

「……」褚冥漾豈不會不懂這話的意思,當初就是因為黑山君喜歡他,所以代價才收取一點點而已,甚至看起來嚴肅的他還總是對他開玩笑。

當然不是指愛情的喜歡,而是單純喜歡他這個人,他散發單純的氣息。

「下次再來,代價可就昂貴了。」

不容忽視的氣勢,他是認真的。

「啊,明白了,不會有那麼一天的。」褚冥漾揚起手,揮手道別。

黑山君靜靜地看著他,毫無掛念的離去。

這裡又只剩他了。

他待在這裡的歲月數不清,見過的人數不清,明亮眼神的人他遇到許多,親眼見證黯淡下去的也很多。

但他始終只能看著。

只能看著。



花瓣的顏色染得深入,可想而知那個出血量是多麼大。

「亞學弟。」

褚難道……這百年來都一直待在這裡養傷嗎?

「……學弟?」

他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冰炎殿下!」

!?

阿斯利安眉頭深鎖的看著冰炎,「別再想了。」

是啊……現在想這還有什麼用,人都逃走了。

「阿利……」

「與其想褚學弟的事,不如想看看回去怎麼面對小娜吧。」腳下的花瓣早在他們通知公會後,被派來的一大批人員給踩踏,失去生氣。

大家在忙著蒐證,找尋妖師曾經待在這裡的蛛絲馬跡,原本了無人煙的秘境,此時此刻充斥著來者不善的一票人。

阿斯利安撿起一片花瓣,看著它在手心隨風搖曳,「小娜已經被喵喵先帶回去了,聽說她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肯出來,不論喵喵跟緹菈亞在門外跟她說什麼她都不回。」他放開手,花瓣沒有飛走,而是化為灰燼,飄散在空中。

「我知道你不善表達對他人的關心,我也知道你並不像外面傳言一樣討厭小娜,但是……」他認真地看著冰炎,像是在警告他一樣,「即使過了百年,褚學弟對我們、對你的怨恨一樣的深,他依舊想殺你,甚至因此想殺小娜。」

「不管褚學弟以前跟我們關係多好,但他意圖傷害我們珍惜的人……我以為你明白的,冰炎殿下。」

冰炎明白,阿斯利安這回是真的生氣了,他自己也知道他有做錯的地方,「……抱歉。」所以他很安分的聽他訓話。

他知道依娜從小就很敬畏他,他也清楚她在學校都沒有朋友,每次受委屈都不肯好好說出來,自己憋在心裡,就跟他小時候一模一樣。

那樣不肯在別人面前示弱的她,在他面前哭了。

無聲的眼淚,徹底讓他意識到,是自己讓她絕望了,他不知所措,只能仍由她繼續哭。

明明這種時候最需要他這個做父親的上前安慰的。

但他卻做不到。

之後也只是氣氛僵持著直到公會援助趕來,看著依娜木訥的說著一些她知道的事,看著米可蕥不捨的抱住依娜,替她擦乾眼淚,看著……看著她們離開,自始至終她都不再看自己一眼。

他想,他現在真的需要好好反省一下,被人責罵一下。

看見冰炎消沉的模樣,阿斯利安也不好再繼續罵下去,「……唉,我自己也不願相信褚學弟會變成這樣,也不想把他看作壞人,但……」

「你我都明白的,他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

早就不一樣了。

「沒事的,我回去看看依娜,這裡就先交給你們了。」

「嗯,去吧,記得溫柔點啊!」

也不知道冰炎有沒有聽見最後這句話,傳送陣消失在阿斯利安眼前。

……

「調查的怎麼樣?」

「九瀾先生,那個妖師應該是真的沉睡在這裡一百多年。」說話的袍級用手指了指一塊異常突兀的人形印子,那裡因為被重物壓太久,已經長不出花草。

九瀾摸著下巴思考,「……跟小娜說的一樣。」

瑞依娜當初跟他們說,褚冥漾說自己在這裡被他們封印起來。

問題是,當年明明是他們重傷褚冥漾,然後他就落荒而逃。

「這裡還有殘留的言靈痕跡。」另一名對言靈較有研究的紫袍接著說。

「難道……褚冥漾自己對自己下言靈,讓自己沉睡?」不對啊……那怎麼會……

「他自己都忘記自己做過的事嗎?」

「搞不好過太久他都忘了。」

「不是吧!?那還能記成是被我們封印的啊!根本是故意給我們亂安罪名!」

「都別吵了!」九瀾一聲令下,眾人的討論也隨之停止。

「還有什麼其他線索嗎?」

「沒、沒了!」

「那想辦法設個可以用的傳送點,以防萬一之後還要進來調查,設完就走吧。」人都不在了還調查他的藏身處有什麼用處!?

九瀾甩頭就走。



太過份了……父親太過份了……

「……我到底做錯什麼,為什麼……」她已經哭到哽咽。

父親從未教導過她法術,也不曾指導她體術,更沒有鼓勵過她課業上的努力。

「……父親……」呼吸不上來,心裡也喘不過氣。

――他卻為了褚冥漾打了她。

「啊――!!」瑞依娜猛地一扔,枕頭被她砸到地上。

「父親最討厭了!討厭死了!!」

什麼妖師嘛!我就比不上一個學弟嗎!?

「你們那什麼恩怨誰會清楚啊!關我屁事!?褚冥漾你怎麼不乾脆掐死我算了還留著我幹――」

「叫我啊?」

話還沒說完就被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的聲音打斷,瑞依娜反射性想大叫,卻被人用手摀住嘴巴。

「唔……唔唔……唔!?」

褚冥漾瞇著雙眼,臉輕輕靠近對方。

他在女孩的耳邊,悄悄地說著:「這麼討厭你父親,那要跟我走嗎?」




―――――――――――――――――――――――――


我tm真高產(= ̄ω ̄=)(幹自己講#

這是大型誘拐現場(干不是

黑山君只是惋惜曾經純潔善良的漾漾不復存在而已,別想多了各位⊙ω⊙(正色

冰炎回去要找不到女兒了哈哈哈哈XDDDDD(活該(被打死

自己丈夫把女兒作死給恨他們入骨的妖師,緹菈亞暴打冰炎準備(×(欸!?

我們下次再見啦(¦3[▓▓] 晚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8 17:22:03 | 顯示全部樓層
自我懷疑什麼啦WWW大綱是你們寫的吧WWW
漾漾快點把瑞依……我是說瑞依娜,啊總之你們快走!
我想看冰炎被家暴現場!!!(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 03:05:00 | 顯示全部樓層
泠玥寒星 發表於 2019-1-18 17:22
自我懷疑什麼啦WWW大綱是你們寫的吧WWW
漾漾快點把瑞依……我是說瑞依娜,啊總之你們快走!
我想看冰炎被家 ...

家暴來了XDDDDDDD
不不不,大綱這種東西本來就是越寫越懷疑(幹

點評

說得也是(不對  發表於 2019-2-2 18: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 03:12:4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褚冥漾頗有興致的看著退到牆角去的女孩,他笑了笑,彷彿擋在門前不讓女孩出去的人不是他一樣。

「這麼怕我啊?」

「你……你怎麼在這裡!?」瑞依娜被逼入死角,從床頭上隱藏著的法陣中拿出預先準備的符咒,一拿在手便立刻變成冰屬性的長槍。

看見長槍,褚冥漾愣了一會兒,隨後笑出聲來,「那是學長給妳的保命符對吧?裡面灌注許多屬於學長的力量呢。」而且,那長槍長得跟烽云凋戈一模一樣。

褚冥漾沒有把最後那句說出口,他意味深長的打量女孩。

「久違不見,妳還是一樣全身上下都長滿尖刺呢。」

如同帶有荊棘的玫瑰。

「什麼久違不見?不是剛剛才見過嗎……」瑞依娜不敢放鬆戒心,一心一意只想找機會逃出去,不然就是要想辦法把眼前的人拖住,畢竟母親跟喵喵姐姐還在樓下……

「嗯?剛剛?」褚冥漾偏頭思考下,了然的啊了一聲,「難怪~我就覺得奇怪,怎麼一路上遇到的公會的人,都在說什麼妖師回來了,急急忙忙要趕去什麼地方一樣,嘖嘖,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什麼意思?

看見女孩露出疑惑的表情,褚冥漾好心的替她解釋,「我在離開卡妲拉後就直接去時間之流拿回烏鷲,大概花了……一個星期吧?」他苦笑一聲,「找入口找得有點久,總之,那個地方時間是獨立在外,不同於守世界跟原世界,流逝的時間也會不同。」

「可能待三個小時,外面已經過了三個月,當然也可能像現在這樣……」褚冥漾一把握住長槍,力道之大導致瑞依娜掙脫不了,「回到過去。」

他猛地放開手,「啊!」因為後座力的緣故,瑞依娜猛地撞到後面牆壁上。

「趁現在學長他們還在卡妲拉浪費時間,我們來做點有意義的事吧!」

瑞依娜睜大眼睛說不出話來,只能眼睜睜看著伸到她眼前的手還流著血――是剛才被長槍劃傷的傷口,做出邀請的姿勢。

「跟我走吧。」雖然眼前人是笑著,卻是不容拒絕的語氣。

「不要!你、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這人怎麼這麼奇怪……

「幹嘛?不是不喜歡你父親嗎?不是想被我殺掉嗎?」褚冥漾雙手一攤,「可是我現在不想殺妳了啊!」

「跟我走也是一樣的吧?不用再看到討人厭的父親――這樣不是很好嗎?」

「不對……我也不是真的很討厭父親,只是……」瑞依娜握緊長槍,似乎在借此動作來帶給自己一點安慰。

褚冥漾當然沒有放過這點小動作,他瞇著眼,說出他觀察到的事實,「可是學長他,根本不愛妳吧。」

這話說得如此肯定,愣是讓瑞依娜反應不過來。

她下意識想反駁,可是嘴巴剛張開,卻發現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因為她自己也是這樣認為的,根本想不出反駁之詞。

「他連武器都不給妳,不是嗎?」

瑞依娜錯愕的望著他,連手裡拿著的長槍掉在地上,變回符紙都沒發現。

褚冥漾露出滿足的微笑。

「你……你為什麼……」會知道……

「會知道?」

女孩心裡所想的聲音跟褚冥漾說出口的聲音重疊,這是她一直選擇性忽略的事實。

父親不肯教她法術,不肯給她幻武,從頭到尾他給過她什麼?象徵性的防身符紙?一個灌注他力量的長槍?

「與其給妳這個,」褚冥漾撿起符紙,恥笑一聲,「不如給妳真正的武器來的有用才對吧!」手中竄出火花,一把火就把它燃燒殆盡。

「根本是敷衍。」

「不對……沒有……父親不是敷衍我……」瑞依娜雙手摀住耳朵,「……不要再說了!」

「學長當初可是送我高級的王族幻武呢!」

「……你閉嘴!!」

褚冥漾的一字一句,都在告訴她這個她一直不想面對的事實。

「!!」

瑞依娜看著青年動作輕柔地幫她抹去眼淚,眼底透露出十分的不捨。

「學長這麼不珍惜妳……妳幹嘛要繼續待在這裡?」

「繼續被同學嘲笑?」

「繼續被父親冷落?」

「吶,我會好好看著妳的。

青年的黑色眼珠還是如第一次所見,黑的徹底,純淨無雜質,清澈的黑暗。

――令她著迷。

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

如果……如果她不見了……

父親是不是也會……

褚冥漾牽起女孩的手。

天已入夜,生物即將進入睡眠。

但是藏在黑暗中活動的夜行性動物,才正要開始活動。



等到冰炎踹開自家大門,看見的是以下這一幕。

自己妻子跟米可蕥悠閒地坐在客廳,吃著精靈甜點,喝著下午茶。

好吧,也不是很悠閒,事實上她們兩個都面露難色,唉聲嘆氣,自家妻子的眼睛還有些紅腫,似乎剛哭過。

緹菈亞放下茶杯,冷冷說道:「幹嘛踹門?門把是裝飾用的嗎?」

「……」

這讓冰炎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當然是因為心情不好……但他不可能這樣回答,因為他看得出來,眼前的人心情比他更不好。

打從冰炎踹開大門的那一刻起,緹菈亞日光就放在他身上,從未離開。

良久,她才冷聲說道:「小娜在樓上,去看看她吧。」

緹菈亞起身向喵喵鞠躬道謝,「今天麻煩妳照顧小娜了……」同時,還有道歉,「也讓我代亞向妳們致歉,他今日衝動的行為跟口氣,給你們添麻煩了。」

「沒、沒事的!不麻煩!而且學長個性就是那樣啊哈哈……」喵喵趕緊起身,不敢承受這一禮。

「不,」緹菈亞抬起頭來,目光正好對上冰炎的眼睛,她閉上眼,「請讓我道歉吧。」

「啊……」喵喵無可奈何,只好接受,「那我就代為大家接受了。」

緹菈亞慎重地道完歉後,就以身體不適為由,向喵喵告辭,頭也不回地進房間去了。

冰炎這時才默默向喵喵問一句:「……緹亞她……生氣了?」

喵喵氣急敗壞的指著冰炎,語氣十分不滿道:「廢話!還不是因為聽說學長你打了小娜!」她眼眶泛紅,一想起女孩剛才的表情,她就更加心疼,「……學長你都不知道……小緹姐看到小娜充滿淚痕的臉,她有多傷心……」

「那也是……嘖,」冰炎看一眼妻子的房門,小聲嘀咕著:「誰叫她要說謊,不誠實交代清楚,才打一下而已……又不大力……」

「吼!!」

冰炎冷不防被喵喵這一大叫給嚇到,他愣住的看著喵喵被他氣到眼淚都縮回去,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她對他大呼小叫。

「學長你就沒想過小娜為什麼不肯告訴你到底發生什麼事嗎?」眼看冰炎還不知道自己到底錯在哪,喵喵氣急敗壞的罵道:「學長你這個大笨蛋!!」

她用力坐下,沙發深陷一塊,隨手抓起桌上一大把的餅乾零食,大口大口咀嚼著,大有要吃東西發洩怒氣的氣勢。

擺明就是不想理冰炎的樣子。

冰炎眉頭深鎖,他還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這麼生氣。

無奈下他也只好默默上樓,去做他原本專程回家一趟的目的。

才剛踏上樓梯不到三秒,就傳來喵喵的義正言詞的提醒:「記得不要踹門!」還有咔嚓咔嚓的聲響。

「……我知道。」

冰炎走上二樓,來到瑞依娜的房門門口。

他敲了一下、兩下,沒反應。

「依娜,是我,開門。」

再敲一下、兩下,還是沒反應。

「依娜!請你開門好嗎?」冰炎覺得他已經很有耐心了,要是平常的他,敲別人門沒給他開門,他早就一腳踹下去,哪裡還會輕聲細語「請」對方開門啊!

不過現在不同,現在門後面的人是他女兒,而且他是來道歉的。

要他忍住不踹門已經是他的最大極限了,冰炎用手揉開眉間,努力再把語氣放輕柔些。

「……父親想跟妳談談,可以開門嗎?」

房門內依舊沒任何聲音。

這就奇怪的,依娜再怎麼鬧脾氣,不可能到現在都不理會他。

這麼一想,冰炎馬上就注意到不對勁的地方。

他把手貼近門板,閉上眼睛一感知,果不其然出現不尋常的術法痕跡。

「是結界!」

瑞依娜的房門被下了隔音結界,也就是說,裡面的人聽不見外面的聲音,外面的人也聽不見裡頭的聲音。

――更別提知道裡面發生什麼事。

冰炎抬腳一踹,門板瞬間破裂,房內情況映入眼前,裡頭空無一人。

該死!

喵喵聽到聲響,驚訝的回頭,她起身就要開口罵人:「學長!不是都叫你不要踹――」

只見冰炎直接跳下來,往大門跑去。

「依娜不見了。」

「什麼!?」

喵喵還來不及問什麼,人在房間默默關注外面聲響的緹菈亞立刻跑了出來,拉住準備出去的冰炎,衝著他問道:「小娜呢!?她去哪了!」

「不知道,有人在她房間下了隔音結界,她被帶走了。」因為依娜不會術法,所以結界一定不是她下的。

緹菈亞腳步有些站不穩,冰炎趕緊扶住她。

「不……小娜她、難道是褚先生嗎!?」緹菈亞抓緊冰炎的衣袖,她情緒激動不已,「亞!今天褚先生要殺小娜沒殺成,難道說……!?」

「冷靜點!」冰炎輕聲念起靜心咒,等到緹菈亞的情緒稍微穩定後,他讓她好好休息,等他消息。

「我會把依娜帶回來的,不論是誰帶走她。」

冰炎吩咐喵喵立刻去通知其他人,他則是先在附近找看看。

「小娜……母后不能失去妳啊……」緹菈亞一邊默念祈禱咒文,一邊釋放精靈的祝福,「主神啊!求您了!」

求您把我女兒帶回我身邊!



另一邊,興許是哭累了,瑞依娜躺在柔軟的床上,猙獰的表情顯示出此人睡夢中仍是充滿不安感,臉上還滿是未乾的淚痕。

果然還是個小孩子……褚冥漾心想著,替她蓋上棉被。

「真是溫柔啊!」房門無預警地打開,安地爾隨手關上門,十分配合的躡手躡腳走到床邊,小心翼翼地不去吵醒女孩。

「真不愧是你,消息可真靈通啊。」褚冥漾坐在床角,毫不意外這個不速之客的到來。

「當然,也不想想我是誰?好徒弟。」安地爾露出微笑。

褚冥漾聳聳肩,算是同意這句話。

「不過嘛……」安地爾指著床上的女孩,似笑非笑的說:「漾漾你一回來就把亞那的孩子的孩子給拐走,目的是想做什麼?」

褚冥漾撥弄女孩的瀏海,輕笑著:「學長重視的東西,如果被我奪走了,一定會抓狂吧?」他沒有直接回答問題,倒是反問一句。

不過這意思也夠清楚了。

安地爾呵呵笑著,似乎很滿意這個答案。

「不過我很好奇,你是怎麼找到卡妲拉這地方的?那裡可是傳聞中無人可到達的聖地呢……真有你的。」

「聖地?笑死人了,學長他們把我封印在那種與世隔絕的地方,真以為能關住我一輩子啊?」他面露兇惡,瀏海也被他弄得亂七八糟。

安地爾沉默半响,話風一轉,便換了話題,「看你氣成這樣,不如我們換個話題吧。」

「說真的,你把這女孩帶在身邊,打算幹嘛?」

瀏海終於撥整齊,褚冥漾滿意的點點頭,他這才轉頭面向安地爾,露出潔白無瑕的笑容。

「當然是,好好代學長照顧缺愛的小孩啊~」





☆~☆~☆~☆~☆~☆~☆~☆~☆~☆



大型家暴現場(不是

論妻子爆氣怎麼辦!?在線等!很急!

論丈夫情商(各種感情方面)低到無下限怎麼辦!在線等!可以先打他嗎?(不2333333

冰炎表示:幹#我到底做錯什麼?怎麼每個人都在怪我(/"≡ _ ≡)=
眾人表示:幹#你做錯一堆事好嗎!(╯‵□′)╯︵┴─┴

作者表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wwwwwwwwww(幹





我們下會再见,ヾ( ̄▽ ̄)Bye~Bye~

點評

冰炎啊,你看看你,連你女兒都不要你了,你這個父親真的該打!  發表於 2019-3-21 16: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 13:11: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來啦~感謝噗神的協助,更文了( ´▽` )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 17:56:1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逆蝶彼岸♪ 發表於 2019-2-1 03:12
第六章

褚冥漾頗有興致的看著退到牆角去的女孩,他笑了笑,彷彿擋在門前不讓女孩出去的人不是他一樣。

其實還滿喜歡這個喜怒無常的漾漾Www
告白黑化漾漾♥(ノ´∀`)
冰炎就是不該打小娜!茖跟姊姊說謊也會被踹就是了((((;゜Д゜)))
你看女兒跟別人跑了吧哼!(`∀´)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