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563|回復: 72

[同人文] 【特傳】覆水難收(11/29)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12 22:34: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9-11-29 15:56 編輯

嘿對,我又來開坑了!(๑•̀ᄇ•́)و ✧ (手很癢喔#

這是說好的《破碎》第二部(??)作者不再是菜菜,換成我囉~~~~<( ̄︶ ̄)/ 所以這不是同人的同人,是官方同人(?(講什麼東西#

換菜菜擔任編輯兼合夥編劇(推眼鏡

→點這裡
要先看第一部 《破碎》的麻煩點下去(  ̄▽ ̄)σ作者是菜菜子喔~

老樣子~食用說明麻煩看一下(〃'▽'〃)

※漾漾黑化文,背叛文(相信看過《破碎》的各位都知道了吧(??
※自認跳脫公式(握拳
※劇情為主,但這回有CP描寫
※描寫依然不大(愛情不是重點(o
※這點很重要!!裡面出現的所有情侶/夫妻/cp都是BG向!!麻煩雷BG的直接右轉出去吧!(×
※硬要講的話,有主cp(吧?)
※硬要說的話,主cp(唯一算有描寫情愛的!?)是漾漾×自創
※嚴格來說,裡面都是×自創(!????)
※更細點講,其實那些「自創」連人帶名都不會出現,所以根本無視即可(??(那到底是什麼鬼bg向啊!?(你猜啊哼哼~提示我覺得很明顯啊~~(幹##
※主要自創角只有兩個(吧#)當然,跟漾漾配的
是主要角的自創(廢話#)
※這是漾漾復仇記(??)
※ooc、bug屬於我,不要懷疑(×
※又名為論冰炎根本不會帶小孩的後果(!??
※嘿對,有小孩,有後代(雷的自己右轉謝謝,左轉也行啦我無所謂(= ̄ω ̄=)(干




啥??你們說這食用說明太長???好吧,的確講這麼多我也這是一直在重複同個重點,那我最後總結一下好了(*¯︶¯*)





雷自創主角跟雷bg的可以直接退出了,不雷或是想圖新鮮劇情的可以繼續往下滑了






以上沒問題的話,此文不定期更新,同時也在樂乎發表,有甚麼問題及建議歡迎留言提出,潛水麻煩適量感恩☆






第一章就下收吧各位(σ°∀°)σ..:*☆







☆~☆~☆~☆~☆~☆~☆~☆~☆~☆


第一章


距今約一百年前,由妖師反叛所引發的第三次鬼族大戰前前後後打了幾個月,試探、偵察到正式開打。Atlantis學院作為主戰場,水之結界被毀,歷史上第一位「死者」在學院裡誕生,直到今日,我們仍未完全恢復清園的「乾淨」,水之結界成為四大結界中最脆弱的一處,自此變為鬼族最喜歡侵入學院的突破口。

當年的戰役雖由我方勝利,但死傷是最慘重的一次。戰後妖師重傷失蹤,生死不明,而近年來鬼族消聲匿跡,大動作不再,但仍需保持警惕……

站在臺上的老師闔上課本,未完的話突然停止,正當所有學生覺得不對勁時,就看到老師猛然拿了支粉筆朝某個角落扔過去。

「噢唔!好痛!」

老師瞇眼燦笑道:「瑞依娜同學,請告訴我,這位反叛妖師的名字叫什麼?」


女孩――瑞依娜嘟起嘴,滿不在意的回答:「叫褚冥漾。」

「很好,那我們繼續。目前尚未找尋到妖師的身影,公會發佈的通緝令遍佈守世界以及妖師的故鄉,原世界…………」

看著老師繼續來回走動的身影,她忍不住在老師背對她時吐了個大舌頭。

真討厭,發個呆都不行!每次都是講這段歷史,都聽膩了,為什麼要一直重複啊!?

瑞依娜默默將臉移向窗邊,耳邊傳來班上同學們的竊竊私語混雜老師的講課聲,她沉默地看著窗外風景,不去理會那些對她來說,十分吵雜的聲音。

「……」當年那場戰爭的事,從小她就聽到大,跟她來往頻繁地父親友人們也都常常會提到那位妖師的事蹟,有的聽起來很快樂……有的聽起來很悲傷……

世間都知道當年負責討伐妖師並且保住學院的最大功臣是冰與炎的殿下,強大又美麗的殿下之後也同時繼承了冰牙族與焰之谷的王位,地位更加高上不可畔,世人都認為他痛恨危害世界的妖師,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這位殿下並沒有大家想像中來的痛恨妖師,相反的,每次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提到這名妖師的名字,他的表情都很微妙。

她知道這位妖師其實是他的學弟,她也很想知道他對這位妖師保持的複雜想法究竟是什麼,但是她卻連他對自己的想法是什麼也猜不透……

為什麼她會知道這麼多?為什麼她會這麼在意那位殿下對自己的看法?那是當然的啊,畢竟她可是――

冰炎殿下唯一的女兒,冰牙族與焰之谷的公主――瑞依娜·伊沐洛·巴瑟蘭。

也是私下被人謠傳的,不受寵愛的王女。




「瑞依娜!」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時間,只想趕快離開這裡的瑞依娜帶有不善的目光瞪過去,「有事嗎?」

來人推了推身旁陪同的朋友,朋友又反推回去,看起來在爭論由誰開口才好。

早已看透對方的想法是什麼,瑞依娜冷冷地開口:「沒事的話我要先走了。」她提起包包直接越過眼前擋路的眾人。

「等、等等啦!我們只是想問妳等一下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還是逛個街,聽說左商店街這幾天開了一家原世界歐式古典風的服裝店!」

她頭也不回的說:「我不需要。」

直到大門關上,方才為首的女孩才鬆一口氣。

「搞什麼嘛……這麼難相處。」

「跟她傳聞中的父親一個樣。」

「真是高傲的公主殿下。」

……

她又怎麼不明白這些流言蜚語是怎麼說她的呢?瑞依娜重重嘆口氣,她一走出建築物就彎進旁邊的小道,將整個身子都埋藏在樹叢中。

「我又來了……」生在血統尊貴的皇室,每天見到的都是別人吹捧的嘴臉,她自小就感受到大人世界的黑暗之處,即使是純潔善良的精靈又如何?即使身為高貴公主又如何?暗地一樣也有複雜的關係在操弄。

年輕氣盛的她曾經想過要以自身身份為榮,期盼有天能成為像父親一樣強大的人,可以在未來繼承王位後帶領整個家族在腐敗的利益糾葛中脫穎而出。

然而父親僅僅用了一句話便打消她所有念頭,把夢想扼殺在搖籃裡。

她的父親不願意教導自己女兒任何法術,甚至不希望她參與任何跟繼承相關的事宜。

這代表什麼?

夢在一瞬間破碎,被親生父親狠狠踐踏在地,她覺得她這個「公主」簡直當得虛有其表,每每聽見別人喚她那兩個字,不是阿諛奉承就是諷刺意味。

連她自己都覺得諷刺了何況是旁人呢?

眼淚又不爭氣地掉落下來,如果被父親看見,一定會被罵沒出息的吧。

瑞依娜將頭埋進膝蓋裡悶聲痛哭。

她也好想好想跟別人聊天,好想好想交朋友,卻往往把別人難得釋出的善意給推回去,下意識用尖刺包裝自己。

她沒有勇氣去賭對方是真情亦或是假意,沒有辦法再去掏心掏肺結果卻換來冰冷的背叛。

「好啊……我也想跟妳們一起去逛街……」

語氣顫抖著,吐露出的話語似輕描淡寫,隨風而去。

只有望著空氣,她才能說出真心話。




「我回來了。」

看著空無一人的屋子,女孩冷笑一聲。家裡因為父親堅持的緣故,沒有任何家族指派的隨從或是護衛僕人,空蕩蕩的豪宅只有一家三口居住,顯得格外淒涼,尤其是現在,果不其然又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啊。

「回來了?」

正在解開頭帶的手猛然停下,女孩抬頭一看,自己許久不見的父親居然在家。

「看傻了?」剛起床的男人瞇著眼看似有些不悅,睡眠不足會導致嚴重起床氣的老毛病如同以往沒變。

男人一步一步走下樓梯,女孩回過神後趕緊朝對方微微欠身,「父王午安,您今天怎麼……有空在家?」

男人本想說些什麼,但看著女孩不敢直視自己的雙眼,眼神暗了暗,「打發時間。」

語畢,男人就逕自坐在沙發上,隨手拿起擺在桌上的蜜豆奶,插上吸管就喝了起來,另一隻手還不忘拿著文件,立刻進入工作模式。

又來了,又是這樣。

女孩神色黯淡的離開客廳回到房間,她躺在床上想著自己一天到底能跟父親說上幾句話。

從有記憶開始,他們每次的對話都不到十句,甚至更少,父親永遠冷淡著一張臉,好像多講一個字就要他命一樣。

她不只一次懷疑過那個男人是不是不喜歡她,也是啦!一個沒有愛的政治聯姻,怎麼可能會愛自己小孩呢……

「什麼冰與炎的殿下嘛……父親根本就不喜歡我……」

剩下的委屈全數被枕頭吸收,沒有人知道她的痛苦,她的心願。

就跟平常的每一天一樣。

……

甜膩的味道充滿在口腔中,他分明不喜歡甜食,卻獨獨對這童年飲料沒有抵抗力。

但每次看到上頭的圖案就會想起某個身影。

男人喝完最後一口後就順手扔進垃圾桶裡,絲毫不帶一絲留念。

已經過去一百年了,依然什麼線索也沒有,難道他真的已經死了嗎?不可能。男人搖頭否定這猜測。

即使人死也要見屍,他就不信他連那人的一根頭髮也找不到。

男人勾起嘴角,冷笑著揉爛手中的文件,就在這時電話響起,他接了起來。

「喂。」

【亞學弟,上次跟你說的事,你現在方便過來處理一下嗎?】

男人抬頭望一眼二樓自家女兒緊閉的房門,這才答道:「嗯,座標給我,我立刻過去。」

電話掛斷,男人――冰炎從懷裡抽出一張傳送符,扔在地上,華麗的陣法在幾秒間出現又消失,裝潢十分壯觀的客廳頓時又恢復安靜,空蕩的空間更顯空虛。



阿斯利安放下手機,無聲嘆了口氣。

「嘆什麼氣呢?那小子又勉強自己了吧。」九瀾咯咯笑的把玩腐爛的臟器,口中還念念有詞什麼稀有種族的器官很有收藏價值。

他順手把臟器收進異空間中,惡臭很快就飄散於空氣中。

他散漫地說著:「早就聽說他連續辦公一個月,今日才得以回家休息一下,」他相信對方寧可連續出任務兩個月也不想坐鎮在宮內被一堆紙張砸死,畢竟對他而言,斬殺鬼族比面對公文輕鬆許多。「結果沒想到你一打電話過去,他就立刻要過來,嘖嘖,看來他還是放不下他呢~」

據耳聞,火妖精的領地近來傳出許多黑暗能量釋放,花草樹木枯萎,幼小與年事已高的族人抵抗力差,很容易被黑暗汙染侵蝕,這才導致這塊地遍野屍體,形同煉獄。

「原因不明的黑暗之地,任誰都會忍不住聯想到失蹤的妖師。」

阿斯利安沉默不語,他們這一百年淨化過多少不詳之地,處理過多少鬼族,那名少年的下落卻始終沒有任何消息。

他看著口口聲聲恥笑冰炎放不下的九瀾,在自己提到那兩個字時,手握著幻武的力道加大卻毫無自覺。

你也是放不下的其中一人啊。

當年九瀾清醒過來時,戰爭早就結束,學院、公會、守世界各處都在進行戰後修復,害死親弟弟的人已經下落不明,他還什麼都沒問清楚,疑惑、憤怒、質疑,情緒無處發洩,只能壓抑在心底深處。

時間能淡化一切,這句話根本是騙人的。

阿斯利安悄悄地合上手掌,閉上眼睛,在心裡祈禱。

其實大家都一樣,放不下的人,過不去的仇,解鈴還需繫鈴人,身為指引大家走出迷惘的狩人,此時此刻也迷失方向。


冰炎是懷著期待的心情出發的,明知道機率微乎其微,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先想好如果見到他要說些什麼,罵他打他都好,把他拖去公會逼供認罪也罷,但當他一抵達火妖精森林,就發現一切設想都是恍然。

這能量不是妖師,不是他。

預先準備的話始終沒機會說出口,見不到對方又有什麼用呢。

他俯身下去,單手貼近地面,詭異的紋路浮現形成一個陣法,「這塊地以前是留在現世的鬼族聚集地,火精靈的祖先不清楚就在此地定居,如今大地精靈的天然庇護被侵蝕到極限,所以曾經累積下來的黑暗氣息才會洩漏出來。」吸收一部分能量後,體內感知出此物來源,冰炎如是說道。

「那我們該怎麼做?」

「只要淨化乾淨就行了,」冰炎站起身來開始指揮待命在一旁的袍級,「佈陣,一人站一個陣眼。」

曾經獨來獨往,凡事衝動的麻煩年輕學弟,如今已經可以冷靜的跟周遭成員一起合作,大家都成長了,阿斯利安突然覺得有些難過。

他的背影更讓人覺得可靠,也令人心疼。

「亞學弟。」不過學弟畢竟還是學弟,現在還是有件事可以讓他操心,「小娜最近過得怎麼樣?」

冰炎身子頓一下,「還行吧。」

聞言,阿斯利安再次嘆氣,他都不知道今天嘆氣幾次了,「你是不是又沒有跟小娜好好談一談呢?」他無奈地笑著,「你們偶爾父女之間也該聊聊天,彼此了解一下對方啊。」

「哼,這樣她會過度依賴我,我小時候五歲就獨立生活了,你也別太寵他了,阿利。」冰炎冷哼一聲。

「小娜又不是你,女孩子可是很纖細的喔~呵呵呵呵……」九瀾拎著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走過來。

冰炎皺眉不語。

「學弟啊……試著關心一下她,她會很高興的。」阿斯利安語重心長的拍了下冰炎的肩。

「相信你自己也很清楚現在外面都在謠傳的那些傳言吧。」

冰炎撥開肩上的手,轉身就走。

「……嘖,我又不擅長做這種事。」他大步往前進,用更有力的語氣去指揮其他人,像是把怒火發洩在他人身上,只差沒亮出武器。

九瀾繼續詭異的笑著,又回頭繼續收集屍體。

阿斯利安望著惱羞成怒又不善表達關心的學弟,發出無奈的嘆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13 13:44:48 | 顯示全部樓層
跑去看了第一部,我只想說第二部西瑞真的不會復活嗎QAQQQQQ
西瑞我會想念你的,雖然你只出現短短的兩章!
希望漾漾不得好死!(到底
好心疼黑色仙人掌,其他人隨便!(等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13 23:35: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加油!期待第二章!西瑞和夏碎就這樣死了嗎?!學長你家小孩好可憐,快點去安慰人家!很好看,加油快更吧!我會盡量不潛水的!BTW,新讀者一枚,可以叫我楓糖,第一部也很好看呢!一口氣就把它看完了XD期待學長跟他家小孩的互動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14 10:52: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又跑來看一次XD還是很好看哪!忽然想跟學長說,你溫柔一點啊!不要只顧學弟,顧一下你家小孩,不然有一天長歪了怎麼辦!小心等一下就被鬼族招攬走了啊!學長不要再傲嬌了,你家小孩需要你的愛,需要抱抱,怎麼辦我想看動人親情戲(被打)好啦對不起廢話有點多可以無視,是說大大會不會定期更啊?拜託一定要定期,現在要找一篇好文真是太困難了,看到好文當然是要立刻浮出來留言日後死纏著不放啊啊啊!(你滾)廢話還是不小心多了點,可以無視但是要更文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14 10:55: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對不起,沒看上面說會不定期更文,但是我還是在這裡懇請大大定期更啊啊啊啊(五體投地膝蓋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9 14:49:37 | 顯示全部樓層
qwe23510862 發表於 2018-10-13 13:44
跑去看了第一部,我只想說第二部西瑞真的不會復活嗎QAQQQQQ
西瑞我會想念你的,雖然你只出現短短的兩章!
...

西瑞不會復活XDDDD真的不會XDDD
(他屍體都涼透了!(被拖走

只有短短兩章不是我的問題_(: 3 」∠ )_你可以去找菜菜算帳(等等

漾漾果然變成眾矢之的了是嗎#很好很好~(再拖走

摸摸九瀾_(: 3 」∠ )_也摸摸你233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9 14:58:45 | 顯示全部樓層
楓糖和菓子 發表於 2018-10-13 23:35
加油!期待第二章!西瑞和夏碎就這樣死了嗎?!學長你家小孩好可憐,快點去安慰人家!很好看,加油快更吧!我會 ...

楓糖你好啊(  ̄▽ ̄)σ孩子你好激動啊WWWWW冷靜冷靜~(遞茶

嘿對,死了,屍體都涼透了不要懷疑(σ°∀°)σ..:*☆(不

學長就是大寫的傲嬌啊!(σ°∀°)σ..:*☆他不擅長表達所謂的「愛」,不論關愛喜愛疼愛親情愛巴拉巴拉什麼亂七八糟的愛,表達不出來就是沒有意義!就是傳達不到!!父女倆都一樣!!(欸欸

我們就繼續看著冰炎冷處理自家女兒,論何謂作死的經典代表ㄎㄎㄎ(๑•̀ᄇ•́)و ✧

不會被鬼族拐啊(?)會被漾漾拐而已( • ̀ω•́ )✧(等等!?

我、我努力周更(oAo川) 努力……(眼神死

大學有點忙……(死目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0-19 15:10: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8-11-13 15:34 編輯

第二章

她作了一個夢。

火焰燃燒大地,一個少年隻身站在火海中央,隨風起舞的髮絲遮蓋他的臉,她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只知道他在笑。

整個夢境都是他的笑聲,卻不知道他在對誰笑,為何笑。

少年身後的少女哭得心嘶力竭,少年笑聲形成強烈對比。

她隱約覺得少年在看著自己,卻又不是自己。

然後她醒了。

瑞依娜翻身下床,腦中仍然清晰可見方才的夢境。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夢見那個少年了,被拋棄的少年,這是她暫時替他取的名字。她總覺得少年的眼神很悲傷,更多的是怨恨,他痛恨她。

可是她根本不認識他啊!

不想再思考神秘少年的身份,瑞依娜換好衣服後就走下樓,當她看見客廳出現兩位相談甚歡的女性,高興地忘了身為公主該有的禮儀,直接跑過去。

「母后!喵喵姐姐!」

擁有一頭波浪大捲的金色長髮的女性回頭,笑著說:「小娜早安啊!好久不見了!給~這是喵喵我昨天做的水晶蛋糕喔!」喵喵像往常一樣拿出甜點伴手禮給眼前愛好甜食的女孩。

「小娜,」身穿水藍色禮服,頭戴金冠的女性溫和的對女孩說:「家裡不大,別用跑的,小心跌倒。」語氣雖帶有一點責備,但更多的是擔心。

「是,我只是好久沒看到喵喵姐姐來玩了……一時興奮就……」

方才責備女孩的女性無奈地笑了下,「好~母后知道小娜很喜歡喵喵姐姐,快過來坐吧,離上學還有點時間。」柔和的咖啡色頭髮盤起一圈在耳邊,剩餘的長髮隨性的灑在肩上,無一不透漏該有的氣質。

瑞依娜開心的坐到兩位中間,心裡有很多話想跟喵喵說,卻在正視她的第一眼後,腦中突然閃過剛剛夢境中哭得淒慘的少女。

一哭一笑的臉在一瞬間重合。

「小娜?小娜!」

「……欸!?」瑞依娜回過神來,喵喵放大的手正準備拍在她臉上,她連忙退後,卻不慎撞到坐在她旁邊的女性。

「好痛……」

「啊!母后您有沒有怎樣!?」

被換作母后的女性――也就是現任冰牙一族與焰之谷的王妃,緹菈亞·瑟西拉。她一邊撫摸下巴一邊哀怨地說:「小娜……注意一下禮儀,還有喵喵……能不能別作弄小娜了……」

「那是因為小娜在發呆啊!」喵喵一本正經的推卸責任。

「那、那是因為我……我……」

只見瑞依娜欲言又止的模樣,喵喵忍不住好奇起來,「怎麼了嗎?平常小娜妳都不會發呆的啊……?」

「出了什麼事嗎?」看著自家女兒反常的行為,即使是看透大風大浪的王妃殿下也經不起嚇。

看著兩人皆擔心自己的樣子,瑞依娜也不好隱瞞,只好把最近幾天夢到的夢告訴兩人。

當提到站在火海中笑得猖狂的黑髮少年時,喵喵的表情在一瞬間變了臉色。

「……我剛剛就突然覺得,喵喵姐姐妳長得有點像那個在哭的女孩……喵喵姐姐?」沒想到自己話一講完,換眼前的人在發呆,臉色蒼白,一副失神樣。

瑞依娜緊張的搖晃對方,「喵喵姐姐!姐姐!!」

「啊……啊,抱歉……」喵喵突然站起身來,苦笑的說:「不好意思……喵喵突然想到我還有病患沒醫治,喵喵我就先告辭了!」她對王妃鞠躬行禮,沒等瑞依娜反應過來,就直接開著傳送陣離開。

「怎、怎麼突然……母后,我、我是不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緹菈亞安慰自己的女兒,抱住她,「沒事的,喵喵可能真的有事啊!乖,時間也差不多了,妳先去上學吧,別遲到了。」安撫女孩不安的情緒後,緹菈亞總算送走情緒沮喪的女孩。

等到家裡只剩自己一個人後,女性收起笑容,眼神嚴肅。

那個少年……

「……是否該告訴亞呢……」女性輕輕撫摸手上的戒指,思緒飄向遠方。



處理好火妖精之森的事情,冰炎一行人回到醫療班整頓,休息的休息,該去公會回報的回報,本來冰炎也想走,只是被阿斯利安微笑的攔住去路,身後還有把鐮刀等著自己,即使再不情願,冰炎也只好妥協。

早已不是十幾歲的孩子,鬧脾氣不來醫療班什麼的,他幾十年沒幹過了。

只是前腳剛踏到地面,就看見一抹金色出現在眼前。她似乎在這裡等自己很久了,一看到他出現,便馬上走過來,腳步有些急躁。

不等他開口詢問,金色身影就急著開口:「學……陛下,我有要事要跟您說。」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有旁人在場時,一般公眾場合下凡事冰炎的友人們,都會規矩的稱呼對方陛下。

在對方差點矢口下,冰炎也察覺事情的要緊性,「我們到旁邊去說。」他跟阿斯利安對視一眼,三人便進到旁邊的空病房。

九瀾沉默片刻,也隨之跟上,並且帶上門,佈下隔音結界。

「米可蕥,發生什麼事情了?」確認對話不會外漏後,冰炎直接直奔主題。

身為愛美的女性,光鮮亮麗的金色髮絲卻也在多年來的奔波中逐漸失去光彩,黯淡無光的色澤彷彿在暗示人一旦脫離天真無邪的歲月,蛻變成長為大人,步入社會後的模樣。

喵喵支支吾吾說不出完整的句子,興許是突然驚覺自己這樣又是在大驚小怪,或許這夢根本沒什麼,她每次都是捕風捉影,只會徒增他人困擾。

她猶豫不決,只好尷尬地低下頭。

「其實……也沒什麼啦……哈哈~應該又是喵喵我想太多了,學長你們剛出任務回來,讓我來幫你們檢查一下傷口吧!」說完,喵喵自顧自的抓起冰炎的手開始診斷。

「米可蕥,有事就直說,別扭扭捏捏的。」九瀾難得皺起眉頭。喵喵好歹是族長親自選擇的繼承人,身為族長身邊左右手之一,九瀾再散漫也看不下去未來繼承人這幅德行。

「可、可是……」她怕啊!她害怕自己又讓其他人重新燃起希望,然後那火苗還沒竄起就又一次被狠狠澆熄。

冰炎反握住喵喵的手,握緊它,用認真地眼神看著迷惘的喵喵。

「有他的消息就說,不用擔心有誤,我,我們都不介意。」

喵喵看著冰炎,再看一直沒開口的阿斯利安,最後看向九瀾。

她悄悄收回自己的手,小聲道謝。

「我沒事……謝謝你們。」她深呼吸,稍微冷靜下來後,腦中又浮現某個畫面,她心一驚,又更加覺得這並不是巧合,「學長,我剛剛去你家一趟。」

「嗯。」喵喵有事沒事就會跑到他家去陪緹亞聊天或跟小娜玩,這點冰炎早就習以為常,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

「學長……小娜今天跟我說,她最近常常夢到一個場景……」喵喵頓了頓,嘴唇微啟,「……一個黑髮少年站在火海中央對著她笑,還有一個女孩站在那少年後面哭……」任誰聽見這段話,都會聽出說話的人語氣有多麼顫抖。

如果還能看見表情,那便是極具複雜的神色,像是回憶起某個沉重又不愉快的記憶,難以形容的畫面即使過去再多年也依舊清晰地存在女孩腦海中,令人無法忘懷。

聞言,冰炎臉色大變。

「那畫面……那個場景……小娜夢到的夢境根本就……就是……」女孩再也說不下去,雙手摀住整張臉,低聲啜泣起來。

冰炎沉下臉,「依娜今天去哪了?」照理說身為父親的他怎麼可能會不清楚自己女兒的行程,然而事實證明,他是真的不清楚。

心裡隱隱約約有股不詳的預感,他第一次為自己沒有多加關心依娜而感到後悔莫及。

喵喵一邊擦拭眼淚,一邊回想著前陣子從女孩那得知的學校行程:「我記得小娜他們今天是要去旁觀神諭家族的祭祀儀式……」

「神諭家族的祭祀儀式一般都是不公開的吧?」阿斯利安疑惑地問道。

「特殊時期就會。」冰炎牙一咬,今天的確是個特別的日子,他怎麼也沒想到居然這麼湊巧。

「特殊時期……今天是那個日子……難道說,小娜她去的地方是!?」喵喵猛地想起今天這日子與祭祀的關聯性,驚訝又悲傷的情緒表露無遺。

「雪野家族。」九瀾點頭,肯定了眾人的猜測。

沒錯,每年到了這一天,雪野家族都會公開進行祭祀,不止是對高貴種族、家族才展現難得一見的神諭之力,而是完全公開,所有人都可以去看、去聽,去感受。

自從前任家主逐漸開放雪野家的對外封閉性,世人開始接觸到曾經神秘的神諭這層面紗,他帶領雪野家走上檯面,備受種族間崇拜信賴。

前任家主學生時期也曾參與過第三次鬼族,在冷靜嚴肅的外表下空蕩蕩的袖子隨風搖擺,像是在跟世人宣告曾經的輝煌事跡。

現任家主為了紀念他,規定每年的今天舉行公開祭祀。

喵喵沉默不語,曾經大家一起打鬧嬉笑的時光不再,不論是戴眼鏡的少年跟染五彩繽紛髮色的人的逢見必打,安靜吃著飯糰的青年,亦或著……

「走吧。」聽到雪野兩字,冰炎心底浮現的卻是一個紫色身影。

他們心裡都明白,過去是再也回不去的。

……



瑞依娜覺得不太妙,從各方面來說都是。

學校今天本來要帶他們去雪野家族的祭祀壇參觀傳聞中的神諭之力,歷史老師一路上狂咳不止,她始終認為老師遲早有一天會掛在他們眼前。

老師跟同學們都說,這場祭祀是在紀念雪野家的前任家主的豐功偉業,她暗自砸下嘴。

什麼紀念,悼念更加貼切。

她逐漸放慢腳步,不想去她曾經來過很多次的祭壇。

前任家主她其實是認識的,千冬歲叔叔雖然表情看似冷漠,但事實上心裡很溫柔,每次來找她父親談論事情時都會摸著她的頭,給她餅乾跟神諭家族的祝福。

她隱約覺得千冬歲叔叔長得跟喵喵姐姐給她看過的相簿中,裡面一個笑得很溫柔的男生很像,儘管一個白髮蒼蒼,一個正值青春年華,他還是能從他們微笑中舒展的眉間看出一絲絲相似的輪廓。

可是每每喵喵姐姐跟她講故事時都是一臉懷念又悲傷的模樣,常常講到最後突然就沒有下文,當她疑惑地抬起頭,才會發現講故事的人又一次默默地流下眼淚。

她總覺得有很多事他們都刻意不提起,既然他們不主動說,她也沒辦法主動開口去問。

自小就跟父親的友人們相處的她,十分明白他們之間有著各式各樣的愛恨情仇,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清的。

觸景傷感,重新踏入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讓她再度想起最後一次見到千冬歲叔叔時,是在充滿酒精味的醫療班。

喵喵姐姐的哭泣聲,自己母親悲傷的抱住自己,小聲念起精靈祝福的聲音,還有父親……沉默地看著躺在床上跟病魔奮鬥的千冬歲叔叔,眼神像是在透過他,看著某人的神情,她全部都記得。

連同最後撫摸自己的那股微弱溫度,她到死都忘不了。

她默默擦乾眼淚,等到回過神來,這才驚覺自己脫隊了。

糟糕,明明以前常常來的,居然還會迷路!?瑞依娜一瞬間想打爆自己的衝動,這下可好了,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這裡以前有過這種地方嗎……」我怎麼不記得……

她小心謹慎地撥開樹叢,她真的完全沒印象這叢林可以走這麼久。

「難道是不小心誤入異空間嗎……?」她記得前幾天老師講解有提到過,這附近空間震盪多,要小心別誤闖,不然就會連結到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

她越走越發覺周遭環境陌生,但鳥語花香,空氣給人的感覺也很舒服,宛如一個世外桃源。

不遠處似乎有股聲音在呼喚著她,樹葉沐浴在陽光下徐徐發光,像是在指引她。

精靈在歌唱,大地在起舞,生靈萬物圍繞生命根源,聳立雲端的蒼翠樹幹伸直根部,擁抱自然,遍地白花像是一張神秘面紗,模糊了視野,將此地保護起來,如同不存在的幻想鄉。

渾身血汙的男子躺在花叢間,安靜地像是睡著一樣,他身上衣物破爛不堪,身體卻完好如初沒有一絲傷口,四周染血的花瓣早已變黑,黑色的花朵像是在表達哀悼之意,濃厚的血腥味在散發出來的一瞬間便被這裡的空氣淨化掉。

她輕輕踩過早已乾枯的血漬,不由自主地想去觸碰他。

是熱的。這是她碰到男子臉頰後第一個想法。

沉睡中的男子像是忽然被吵醒一樣,猛地睜開眼睛,嚇得她把手縮回來。

還來不及收回自己的手就被對方抓住手臂,男子直勾勾的看著她,看的她渾身發寒。

但神奇的是,男子難得一見的黑色眼珠吸引住了她,就跟中了魔咒一般,她自己也移不開視線。

半响,男子突然笑了。

跟夢中的少年長得一模一樣。

――她就像是一個誤入的旅人,踏入這意外之地,從此改變自己的人生。

「你是誰?」她不由自主地開口。

男子瞇起稀有的黑色雙眼,吐出甦醒後的第一句話。

「褚冥漾。」








――――――――――――――――――――――――――


恭喜黑漾霸氣回歸~~(σ°∀°)σ..:*☆

超帥有沒有!!!!!!!(冷靜孩子,冷靜#

我就只是想把最後那段寫出來,然後很好這文可以完結了(才怪(來人快把這人拖去打!(Σ(°Д°;

好啦好啦~以上那句純屬玩笑,請勿當真(o

雖然劇情這章開始已經開始有點歪了(不)但各位還是要努力支持下去喔(*๓´╰╯`๓)♡

啊,順帶一提,各位朋友們~回頭去看第一部後,感想怎麼都留言在我這呢?XDDDDD(雖然編劇我也有參與就是啦……#
《破碎》歸《破碎》,你們如果對《破碎》的劇情有想哀嚎想說的話,可以留在那邊啊wwwww

隔壁某菜在跟我抱怨結果她的文還是沒被頂上來!!ヽ(*。>Д<)o゜(一臉認真#(被某隻被賣的菜拖去毆打#

某菜好可憐啊自己寫得文結果留言在我這233333所以麻煩各位好孩子們行行好,要留破碎感想就去隔壁留吧XDDDDD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再度被某菜扁#

笑夠了www我們下次見,ヾ( ̄▽ ̄)Bye~Bye~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0 17:57:2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逆蝶彼岸♪ 發表於 2018-10-19 15:10
第二章

她作了一個夢。

嗚嗚嗚是黑漾嗚嗚嗚O(≧∇≦)O
茖爆炸了,在地上尖叫滾來滾去被姊姊揍了ヽ(;▽;)ノ
冰冰的女兒妳這個迷路太棒了\(@;◇;@)/
千冬歲掛了...( p_q)
黑掉漾漾好帥嗚嗚嗚(●♡∀♡)
茖現在超激動的去冷靜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0-21 07:57: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收到大大長長的回覆~開心~(⌒∇⌒)喔黑漾好帥啊啊啊!喜歡黑掉的漾漾~大大慢慢來,大學生活感覺好累啊,加油吧!我會在這裡等你的!千萬別棄坑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