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澤月玲希

[同人文] 【第二人生】若此殺意永恆(7/9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4-28 02:38:06 | 顯示全部樓層
他說不上來那種怪異感是從何而來,明明是自家兄長的友人,卻反射性的令他不想接近。羅蘭一向不善工於心計,對人性的觀察亦不像是格里西亞那般入微,可這名為諾妲莉的學姊,打從心裡,感覺到不對。

而且,她長的與娜塔莉太過於相似,太相似了,彷彿血洗奇歐妖精的事與她也能扯上關係似的,那差點殺了自己二哥的人……

「……也許對方真的是個單純的好人也說不定。」他試圖說服自己,畢竟是阿斯利安放心交友的對象,那可能,真的是自己難能的多想了些吧。

他選擇相信。

*

「諾妲莉,妳很好相處呢。」阿斯利安看著不出幾日,已經與同儕們打成一片的清麗女子,笑著開口,「大家都和妳成了朋友。」他自己亦是,畢竟對方人是真的挺親切的,狩人從來都樂於交友。

「要是可以的話,當然是選擇成為朋友啊。」她笑了笑,說道。心中思緒無限蔓延。儘管如此,我是不會真心將你當成朋友的,阿斯利安,狩人都該死,全部該死。

她在心裡惡狠狠的詛咒著,表面卻是不動聲色。

藏的越深,成功率越高,她要成功,她要親手誅殺那名狩人,她要看著阿斯利安露出絕望的表情,那雙失了神的左眼,和那澄澈的右眼,流淚的,感覺。

可惜暗殺對象的庇護者太難搞了,那十一個……個個都不得了。沒關係,行至這步,她不會放棄的,讓白色世界重回深淵,她要代替娜塔莉姐姐做到。

她可以的。

*

「諾妲莉那妮子倒是不錯,有當初娜塔莉的感覺。」畢竟是同樣血脈的姊妹,應該是目前最優秀的了吧?

儘管如此,她也是棄子,黑暗同盟的棄子。沒人覺得她會成功,畢竟娜塔莉當時差了臨門一腳,她現在要再下手,太難。

雖然對象不同就是了……嘛,沒差,要得手機會都很小,畢竟,「太陽殿下」可不是好惹的啊。黑袍和紫袍的兄長亦是難關,目標本身已經有了紫袍……憑諾妲莉一人,難。

但整個計畫裡,投注的從來不是只有一個人,他們沒有那麼愚蠢,誰會如此愚昧。

為了協助黑暗同盟君臨天下,就算是整個世界,都可以拿來作為賭注,作為棄子。

而他們將會笑著,笑著目睹血色恐怖盡情上演。

*

「暴風,幫我查一查,關於『望月村』的事情。」突然的要求讓暴風不解的看向我,「太陽,你要幹嘛?」他皺著眉,「有什麼事情跟這個有關嗎?」

「出任務的時候看到跟望月村有關的石碑,有點在意。」這村子算是名不見經傳,卻被紀錄了下來。

這世界上的望月村不勝其數,但出過事的,大概只有那麼一兩個罷了。最近總覺得不安,不管是什麼,都希望能夠盡快掌握,我並不確定那種感覺是為何而來,只是覺得,有些奇怪。

「喔。」暴風點點頭,準備離開時,我卻又叫住了他。「暴風。」

「怎麼了?」他湛藍的雙眸透出不解,「答應我,平安回來。」鬼使神差的,我開口,說出這句話。

「那是自然。」他笑了笑,回答的自在。


*

我回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9 19:07:35 | 顯示全部樓層
那是不屬於海洋的,血的味道。

希歐·暴風心中忽然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望月村嗎……」他利用海水探查,但這世界上,太多太多重名的小村子了。

光是出過事的望月村,就超過100個。

「太陽,你想知道的……會是什麼呢。」希歐不得不承認自己那種不踏實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他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會發生,而這種預感,他們十二個人向來一個比一個準。

變動襲來的太快。

——!

利用海流防禦,希歐瞪向攻擊的來源,那是一個略微模糊的黑影,散發出不祥的黑色力量。

粗啞的聲音發出難聽的笑聲,「海之子……卡薩部落嗎?啊,你身上有水界之主的血脈。」他神色一凜,對方居然直接看就能知道嗎?他的神族血脈,明明,就難以看清啊……

「算了,那不重要。」

「反正,你會死在這裡的。」

希歐的回應是喚出了幻武兵器。「分明是你會死在這裡!」

*

「所以,我要過去嗎。」

她感受到了,海洋的騷動,黑暗同盟的傢伙,在與太陽殿下的夥伴戰鬥。「還真不想扯上關係啊。」諾妲莉忍不住嘆了口氣,「要我裝作不小心經過,不被懷疑是不可能的。」

真是,麻煩的任務啊……她其實不喜歡的,友情遊戲。

「好吧,就過去吧。」自言自語了好半晌,她終始下了決定。

傳送陣起,女子自房中消失,帶著她最引以為傲的演技,她最引以為傲的溫柔笑意。

*

「暴風呢?」難能的,已經聚集11人了,烈火忍不住開口問道。「還沒回來,去出任務。」身為暴風搭檔的孤月回答道,一雙紫瞳還特地朝我這裡瞥了瞥,「暴風做錯了什麼嗎……」烈火有點眼神死的說道,「沒有,只是請他幫我調查一些事罷了。」我淡淡地說道,心裡的不安還在發酵。

平安回來,他保證了。

可是……會這麼久嗎……

「太陽,你還好嗎?表情不是很好看呢。」好人綠葉擔心的問道,我扯開一絲笑意,「沒事。」只是心裡有點擔心,我說不上來那種鬱結的感覺。

突然間,心臟像是漏跳了一拍一樣,彷彿電流席上一般令我感到暈眩。這種感覺……糟了!

那是玫瑰珠被捏碎了……暴風的玫瑰珠被捏碎了!

「太陽!」審判立刻拉著我,「怎麼了!」我能看見他的擔心,但現在我無暇去顧及,「暴風捏碎了玫瑰珠!」

聽見我著急的話語,所有人瞬間凜起了臉色。

暴風很強,非常強,會讓他需要動用到這最後的治癒力量,情況恐怕已經超越了我的想像……該死!為什麼會……是我害的嗎?如果不是因為我讓他去調查,暴風才不會遇到危險,是我害的、是我……

審判壓住了我的肩,「太陽,冷靜!」他聲音嚴厲,「不管怎樣都不是你的錯!」

我知道,可是這要讓我怎麼不自責!而且自責有什麼用!我要去找他,現在去找他!

然而我還未動身,地面上卻已經先出現了傳送陣。

魔法陣消失時,我看見了渾身是血的暴風,和一名面容姣好的女性。

而那瞬間,一把劍架在了女子的頸上。

那不是審判的劍。

是羅蘭的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