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36|回復: 11

[同人文] 【第二人生】若此殺意永恆(7/9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7-15 23:55: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澤月玲希 於 2019-7-9 19:08 編輯

這裡是澤月。
先前棄了兩個坑,真的很抱歉,有時間也許重寫。
這是第二人生的坑,cp未定。
努力做到不棄坑,舊坑續更。
如果可以的話不妨留言下,那麼,以下非常簡短的楔子。

*


「想殺了你的感覺不會變,一秒都不會。」

要是能夠一直維持這樣的信念就好了,這樣,到最後,就不會感覺到痛了對吧。那時,還未察覺自己許下的是多恐怖的誓言。

「毀約就得死。」罪怪起自己的貪生。其實最後都要死的,一個人,或是兩個人的差別。

只可惜,這些都太晚明白了。

一切都太晚了。

「不。」

只要還活著就有可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7-17 18:38:1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孩子的直覺……總是意外的很準對吧。

聽說是因為靈魂比任何人都還要純粹……好討厭的理論,善惡與年齡無關,天生非光明的也不在少數,全部歸類成後天影響,未免太盲目了些。

娜塔莉姐,是被他們口中純真的孩子殺死的。

*

久違的寧靜。

偌大的客廳,沒有其他兄弟的身影,不知道都去做了些什麼,我記得我沒有排任務吧。接過亞戴爾遞來的茶杯,我輕輕啜飲一口,難能的,漾起一絲真正的笑意。

「隊長,您心情似乎不錯?」「是啊。」微笑回應亞戴爾的問句,我看著時鐘——其實更像是擺飾——畢竟我們早已對時間的流逝擁有一定的精準知覺。

盯著時鐘的原因,自然也不會是確認現在的時間。

「沒有再動了。」順著我的視線,亞戴爾低語,「這似乎,是在原世界買的?」畢竟守世界的商品多半不會出現沒電之類的問題。

「也許吧,可能是綠葉買的。」精靈對美的事物一向沒什麼抵抗性,而我相信寒冰絕對更樂意將錢花在廚具上。

說起來,我也不知道是誰買的呢,只是在不知不覺間,它就在那裡,當一個可有可無的擺飾品了。

可有可無。

手機傳來聲響,是暴風傳來的,大意就是他們要買東西,問我有沒有什麼想吃的點心,簡單俐落的回了幾個字,我又端起茶淺酌一口。

「今天,難得不是想吃藍莓點心呢,隊長。」亞戴爾的表情也很放鬆,似乎是這樣的氣氛渲染開了吧。「嘛,偶爾也要換下口味。」

今天,買的是黑森林蛋糕。

「是啊。」就像這樣的生活一樣,偶爾一次,其實也不錯。不過,很快的就要回歸忙碌的生活了。

就像停止運轉的齒輪,在機器發動時,仍然要拼死的轉動。

因為不轉動,會讓整個機器停止運轉,然後,就報廢了,影響並不像本身存在那樣微乎其微。只要無法轉動,就跟牆上的時鐘一樣,可有可無。

這是一個擁有互動的世界。

我不能停下,只能小歇,然後下一步就要踏出,盡到自己的責任,不讓別人的生活毀在我手裡。這是一個微妙的平衡,簡言之,生命共同體。

我一定會與我的兄弟生死與共。

「隊長。」轉過頭,我看著亞戴爾,「怎麼了?」他捧著一份文件,「這是上次您要我調查的資料。」「喔,謝了。」我接過紙張,開始閱覽。

「與奇歐妖精有關……是為了大地騎士長查的嗎?」「嗯。」一邊看著密密麻麻的文字,我回應道。

大地的堂哥——也就是奇歐妖精族的王子——休狄.辛德森,總是在面臨各種暗殺。我不意外,畢竟是純種血脈,奇歐妖精可是守護世界規則的一族,基於各種原因,每個人都想要殺了王子。

同族也好,異族也罷,通通都保持著邪惡的念頭。

更是有許多殺手,是從小就已經訓練好的,無情的殺人機器。

對於休狄而言,令他改變的,似乎是一場特定的暗殺。當然他與我沒有直接的關係,但,雖然是以高傲的施恩態度,他還是對我示警了。

小心黑暗中想改變世界規則的敵人。

黑暗中的敵人很多,重要的是改變世界規則這個要素,讓我懷疑起是否有人想要對大地出手。

不過當時的我,雖然注意到了那起事件,卻沒有聯想到,這件事一直都沒結束。

但來不及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7-19 12:20: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澤月玲希 於 2018-7-19 13:16 編輯

請伸出你的手  Save me.

因為在這漫漫長夜裡,只剩你溫柔的脈動依舊永不止息。

*

「要成功,就必須放下所有的殺意。」一開始聽到這種說法時,其實是挺驚訝的,畢竟殺人——不就是出自於殺意嗎。現在想想,當時年幼的自己,很蠢啊。

真正成功的殺手,就必須讓人始料未及。還以為以這方面來說,娜塔莉姐姐做的很好,但她還是失敗了,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阻礙……不,與其說是阻礙,不如說,在動情的那一刻開始,這場暗殺就徹底結束了,完全能猜想到當時,她是不是有了背叛的決心。

既然都打算背叛了,何必勉強自己下手呢。既然都下手了,為什麼不徹底一點呢。

命大的種族。

永遠會是意料之中的阻礙。

*

「大地。」聽見我的聲音,他抬起頭,「怎樣?」「在你身上曾經有發生過幾次重大的暗殺嗎?」當我問出口,全部的人都瞬間將視線移到大地身上,「又發生了什麼?」審判沉聲問道,我沒有回答他的問句,只是要求著回答,「是沒有幾次啦……大哥他們會將殺手打跑,而且我也不會讓那些人近身,大概兩三次左右。」認真的回答了我的問題後,大地挑眉盯著我,「怎樣?幹嘛問這個?」顯然他也不明白。

「之前休狄殿下身邊,不是就有那種的嗎。」我淡淡地說道,「喔,如果是這個,那你大可不必擔心,王子身邊已經沒有那種存在了,再不然,戴洛他們也會幫忙。」隨意的說著,他的眼神則更加銳利,「我說你,可不是會多管閒事的人啊,說清楚一點不行?」看來洞察力還算可以嘛,不過兄弟裡如果有人真的無法聽出我話中有話,那就砍掉重練吧!

「對於王子的侍女,娜塔莉,你了解多少?」我沒有正面給予答覆,而是繼續提出問句,「讓王子卸下心防,然後再進行暗殺,還差點殺了阿斯利安的那位?我不太清楚。」皺起眉,大地只給我簡單的回答。

「沒關係。」因為我手裡也沒多少資料,「這件事……到底跟我們有什麼直接的關係?」好不容易找到插話空間,審判再次出聲詢問。將休狄殿下的話告訴他們,只見十一張臉孔各自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因為是改變世界規則,所以直接想到大地,這理論是沒錯,但感覺好像不太對……」沉思了下,綠葉有些遲疑的說道,「若是將這句話理解成轉動世界,那不就變成是在指寒冰了……?」「這樣說也對,反正全員小心一些總是正確的。」暴風也開口說道。

在面對不確定的敵人時,的確,防患未然才是最好的方法。

「王子殿下……是不是在替誰傳話?」全部人看向聲音的主人,「什麼意思?」我問了出口,但羅蘭卻沒再說第二句話。

替人……傳話?

*

「我不希望這次還是失敗。」黑斗篷下的臉無法看清,只能憑聲音猜出是男性。「那為什麼,暗殺的對象不再是奇歐王子……?」小聲問道,面對這人還是感覺盯著威壓。

「餘孽要優先清除。」勾起一絲詭譎的微笑,男人步入黑暗中,就此隱沒。

*

大致上能猜到目標是誰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7-27 23:59: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澤月玲希 於 2019-7-9 19:08 編輯

我們恐怕還是,太年輕了吧。

*

沉睡在惡夢裡,沉睡在他深不見底的溫柔裡。閉上眼還是能感覺到被刀割過的痛楚。看著用力掙扎著的少女,年老的長者極不明顯的嘆了一口氣,「如果連這樣的程度都無法輕鬆割捨,妳也沒有作為殺手的資格了。」要是動了太多的情感,最後就是像這樣,感受到如火般沸騰,卻和冰一般凜冽的劇痛感。

「我可以……!」咬著牙,繼續頂著痛楚,「我要成為殺手,為了娜塔莉姐姐!」聽見這句話,老人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表情的喜悅一閃而過。「就是這樣,妳們的娜塔莉姐姐肯定覺得很恨,而妳能不能解她心頭之恨,就看妳的造化了。」

娜塔莉就是死了,也是一個很好利用的棋子。看著眼前雖然不成氣候,但認真無比的少女,老者勾起一絲陰狠的笑。

這次派出的那傢伙,總不會失敗了吧……。

*

我很認真的思考了所謂替人傳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卻是理不出個頭緒來,越是焦急,思緒就越混亂。「羅蘭他……知道些什麼嗎?」說實在話我很疑惑這點,但想起他平時的相處模式,卻感覺又沒什麼可能……那為什麼沉默了下來?

太多的問號讓我皺起眉,感覺隱隱間頭痛了起來。倒在床上,我盯著自己的手指,「應該是很久之後了吧。」這樣安撫自己只是逃避而已,要解決問題才能預防,我必須保護兄弟們。

不能和時鐘一樣,停下腳步,那樣會來不及的,會來不及……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占卜也用過了,完全是空白的,毫無預兆。我開始猜想休狄殿下的用意,難道真的只是單純提醒?說真的,我不太相信,但要再去問他嗎?

嘆了口氣,我認份的掏出手機,發了條訊息約他明天見面。

我像是不停轉動的齒輪,無時無刻。

你似乎忘了,磨損嚴重的齒輪,可不能用啊。

*

「你是……?」假裝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少年,她彎起一抹能讓人放下所有戒心的笑容,「我是席雷.阿斯利安,妳應該就是那位新同學吧。」對方露出親和力極佳的笑,但表情裡閃過了一絲不自在。喔?這傢伙發現了嗎?她不太意外,畢竟自己和娜塔莉姐姐長相其實有幾分相似。

「是,我是諾妲莉,請多指教。」為了表達自己的善意,她率先伸出手,「請多指教。」當手握上的同時,她感覺到了一絲力量滲透進手心,嘖,陰險的卑鄙種族。

「那個,席雷同學,為什麼要下法術呢?」露出有些不解與警戒的表情,她讓自己看起來更正常一些——他的探測法術是嘆不到什麼底的,因為藏的太深,不管是殺意還是想法。「對、對不起!」馬上鞠躬道歉,阿斯利安想著方才的結果——幾乎能說是空無雜念,乾淨的很異常。

但卻沒有邪念。難道自己真的錯怪這個名叫諾妲莉的女子了嗎?認真的想著,但那雙眼睛實在是太過相像,,無法不聯想在一起的。「喔,好的,不過請不要隨意探查,這是禮貌。」一本正經的說著,她勾起溫煦的微笑,「既然你沒有惡意,那就算了。」

對方意外的好說話,阿斯利安小小的鬆了一口氣。「謝謝妳,往後也請多多指教了。」她應了歌微笑,轉身離去。

看來是很棘手的人。走在黑暗中,她勾起沒有溫度的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8-2 23:30:19 | 顯示全部樓層
「龍族在燃燒,鳳凰被冰結,精靈和妖精,滿臉鮮血。」縹緲虛無的嗓音吟詠著令人戰慄的詞。

「晨曦之謠失語,夜行之人隱匿,神族後裔消停,天使與惡魔,齊聲悲鳴。」琴聲淒涼,紅花石蒜冶豔,彷彿此地為冥界。

「將忒格泰安的信徒,置於死地。」


*

沒有想過自己為什麼會插話,卻是下意識就這樣認為了。「……為什麼。」羅蘭其實無法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想到這可能性。「格里西亞,會怎麼想?」他知道自家的聖殿之首,不會當作是無心。

與其說是自己想到的,倒不如說,這想法就莫名其妙的跳進了腦海裡,引領著他,說出話語。

那是直覺,沒有人知道,羅蘭自己亦不是例外的存在。

第六感其實很重要的,要是早點知道該有多好?

*

「諾妲莉姐姐,妳在那裡還可以嗎?」聽著少女的著急問句,她不禁勾起笑,「才剛開始,急什麼呢。」還不到一星期,能發生什麼事呢,她連目標對象都還沒見到。「好吧,如果要幫忙一定要說喔!」聽著對方的關心,心裡也稍微放鬆了些,「妳也別太拚,看看,身上都是傷。」有些心疼的看著女孩臉上的傷,她無奈的歎了口氣,「我知道妳很急,但這種事本來就要慢慢來。」娜塔莉姐等了那麼久,卻什麼都沒有成功……任務也好,王子也罷。

若是她要做出選擇,又該如何,又能如何?再怎麼厲害的殺手,是不是都做不到這一點呢。她是真的不確定。

這是第一次當殺手,也會是最後一次,黑暗總是不能血洗世界,但絕對能夠摧毀一個人的生命,她如此確信。

*

「我什麼都不該說的。」看著手機上來自太陽殿下的訊息,休狄有點煩躁的將手機甩到床上。他對自己的親戚沒有任何感情,就算那名為喬德的少年不曾對他不利,但辛德斯家庭可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暗殺自己,他們從來沒少過。

之所以對太陽說出那句話,只是因為在學院中看見那名女子而已。

那名擁有,與娜塔莉一樣眼睛的女子。

也許只是想要示警,更或許只是想要藉由警告來解除心中些許的不安——他倨傲的不肯承認,自己對與她有關的一切不肯面對。

也許又是黑暗同盟的人——又是騙取別人感情,最後再一擊致死的殺手。冷血的地下種族。

武裝的溫柔內心已經難以再次開啟,就是曾經拯救他的狩人也無法。那是靈魂最深刻的背叛,所烙下的永久傷痕。

那個傢伙居然跟阿斯利安同班,休狄擔心著對方的安全,因為看不清那個女人的底細——這是最危險的事情。「我下了探測,卻什麼都無法察覺,連一絲黑暗都沒有。」當時阿斯利安帶著有些愕然的表情與自己開口時,他就隱隱覺得,這女的有問題了。

雖然一切都還沒開始,但休狄覺得,麻煩的事情必須在萌芽前被扼殺,相信自己的第六感。而事實証明他才是對的人,只可惜在身邊沒有人相信的情況,他也放棄了這個最接近正答的心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3 21:44:40 | 顯示全部樓層
所有的稱讚都歸為一句——
太太我為你打Call啊啊啊啊啊啊!!ヾ(◍°∇°◍)ノ゙
收藏收藏收藏!!!
【不好意思數學不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8-15 00:00:4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澤月玲希 於 2018-8-15 00:02 編輯

凋零的櫻花六瓣在回憶盛開,殘缺的我們的回憶……

把它拼湊起,重新拼出一個你。


*

「諾妲莉同學,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聊聊?」小心翼翼的提出邀約,阿斯利安看似隨意,實際上卻縝密的思考著。他想套話,但一開始,必須先讓她卸下心防才行……交換條件,這樣最快。

他知道這樣懷疑一個人是糟糕至極的行為,但那雙眼睛,與已經逝去的那名女子,如此的相似……他無法相信這兩人之間完全沒有關係。

不是變敏感了,是害怕下一次了。

如果再一次,他真的,難辭其咎。

「席雷同學想跟我聊什麼?我沒有男朋友,你可以放心。」勾起一絲算是清朗的笑意,她拍拍阿斯利安的肩,「如果是戀愛諮詢什麼的,完全沒問題。」

「……我看起來像是想問這種問題?」有些黑線的說道,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有一點被打擊。

「啊,不是,只是因為總是很多人來問這種問題呢。」面不改色的解釋著,諾妲莉雙手合十,「你可以忘記剛剛那些話。」

幾乎沒有敵意,是有點奇怪的,畢竟一開始他明明就先談查過——等同了宣告不信任,但她卻能用這樣輕鬆的態度面對?怎麼想都有點奇怪啊。

「你在想什麼?」在他眼前揮了揮手,她微微皺起眉,「又在懷疑我?」

……輕易識破嗎,怎麼可能!

「不,沒有那回事的。」故作鎮定的說道,阿斯利安心裡有些紊亂。到底是什麼樣的身分,讓她如此的敏銳?

「不要對我說謊。」表情變得嚴肅,她直視那雙有些迷離的眼睛,「我絕對能夠看出來。」說完後,惋惜的嘆一口氣。「你不是壞人,為什麼要百般試探我?」

「因為妳跟我一個認識的人很像。」他終於忍不住說出口。明明是擁有自制能力的紫袍,為什麼,在她面前,卻說了實話?

阿斯利安知道這不可能,絕不可能。

「但,那人是那人,我是我啊。」看起來十分不悅,諾妲莉淡淡的收起掌心。「我有我的人生,有我的背景,而遇見你,與你口中的那人,可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聽著她的話,阿斯利安竟然一瞬間的感到慚愧。

難道真的毫無惡意?就這麼單純?說真的,他還是不願相信。但眼前的人卻又是如此堅決,那雙眼睛一模一樣、一模一樣。

「對不起。」他還是忍不住道歉了。

「何必道歉呢,人不要把對不起當成口頭禪,就算你不是人也一樣,這樣你所謂的悔意會變得廉價。」露出與方才相同的笑,她溫和的說道。

「已經沒事了喔,抬起頭來。」

阿斯利安直視著諾妲莉的眼睛,那雙澄淨到異常的眼。

「謝謝妳。」

也許,他真的懷疑錯人了,也說不定吧。

*

看著眼前的少年,她心裡有著不少思緒,卻完全沒被察覺。

「不要對我說謊,我絕對能夠看得出來。」說真的,她並沒有很認真,對於這句話。她是能看出來沒錯,但所有人還是會一次次的,自作聰明的說謊著。

「你不是壞人,為什麼要百般試探我?」因為光明種族想要永絕後患啊。偷偷加上註解。

「那人是那人,我是我啊。」娜塔莉姐姐失敗了,但她會成功。

看著阿斯利安藏的很好的神色,諾妲莉滿意的在心中勾起微笑。看來直覺,是會隨著年紀淡化的。

儘管如此,狩人還是該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15 18:29:3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好看!
希大加油<3
期待新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15 23:50:36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這篇寫得超級好啊!接續的故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25 21:59: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澤月玲希 於 2018-9-25 22:20 編輯

「諾妲莉。」閉上眼就會想起,娜塔莉姐姐呼喚著自己的聲音,那樣溫柔,太過溫柔,讓人忍不住,淚流似雨。帶著娜塔莉的心一起走下去,她要血洗那該死的奇歐王族,她要殺了那可惡的偽善者……

然後呢?

「沒有然後。」她告訴自己。「殺了他們後,妳就可以毫無懸念的去死了。」

毫無懸念的、去死。

*

「早安,諾妲莉。」微微一笑,阿斯利安打了聲招呼,以示友好。「早啊,阿斯利安。」他沒有以同學稱呼呢,看來是鬆懈了?還是放心了。「叫我阿利就可以了,大家都是這樣叫我的。」他露出爽朗的微笑說道。

「好啊,阿利。」她也以微笑回應。

看來她是挺成功的,不過這傢伙可是害死娜塔莉姐姐的人,不能不慎。

「二哥。」一個不屬於他們的聲音讓兩人回頭,只見一個金棕色髮的學弟的看著他們,「大哥要給你的。」把手中的物品交給阿斯利安,他看著她,微微躬身,「初次見面,我是席雷.羅蘭。」

喔,就是他。

她不動聲色的回打招呼,「學弟你好,我是諾妲莉,請多指教。」她伸出手,兩人握起手時,她看見眼前名為羅蘭的人微微皺起了眉。

嘖,狩人就是麻煩。

「那我先回去了。」微微致意,羅蘭踏著傳送陣,幾秒後就消失在他們視線。「你弟蠻好看的。」雖然並不相像,但她知道,方才那人,是十幾年前的餘孽。

「不過你也是。」兩人長相雖然差異頗大,但不得不承認,都十分帥氣瀟灑,也許是氣質問題吧,羅蘭給她一種更光明,也更黑暗的感覺。

雖然矛盾,卻真的是這樣。

看似黑暗,實則光明,看似光明,卻是黑暗。她隱隱能看出來,少年屬於哪一類,而她,就是與其相反的存在。

不能起殺意,殺意會讓人忍不住失去自我,不能起殺意,會露出馬腳。

她該做的只有更溫柔、更溫柔,直到全部人都相信了這一面,此時,便是暗殺之時。她無畏,早有準備,無畏。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死的醜陋而卑鄙,她要殺人,她要在紅色的世界光榮死去,族人們會因此重振江山,他們能繼續活下去,在這個血脈被改寫的世界。

也許該慶幸阿斯利安沒有跟光影村簽訂契約吧,這樣藏心事會變得很麻煩,這任務可不是短期能解決的,她等待著,沉默等待。

與阿斯利安交談著,他們走進教室,她很好的隱藏了自己的心緒,狩人是敏銳的種族,她不想要因為自己的疏忽,而步入娜塔莉姐姐的路,那樣,就不可能翻身了。

他們一族會繼續隱藏在夜色下,忍受被黑暗磨蝕的悲苦,天真的孩子們來不及長大,就扭曲成了鬼族。

為了活下去殺人,為了讓自己喜愛之人活下去而殺人,這兩者之間的差異,她並不想搞清楚,應該說早已清楚。

至少她知道,為了達成目的,她連命,都可以不要。

*

久違的更新,最近比較常更原創那篇,有興趣歡迎賞光,冰塊組我也會找時間更的,三線並行才有效率。(#

這一篇基本上跟雪大的設定有牴觸,所以是架空,(都更了幾篇才想起來這件事)

那就,祝閱讀愉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