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349|回復: 284

[原創文] 【網遊】築夢之戰 121.葉君(10/2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4-1 22:45: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星雅 於 2018-10-22 08:37 編輯

00.序章

  西元3150年,網路遊戲隨著科技進步蓬勃發展,虛擬實境技術的開發以及感應倉發明的進步,網路遊戲的真實度從最開始的20%、30%,一路進步到最終的99%。
  利用睡眠時間玩遊戲已經融入人民的生活,成了人民生活極為重要的一部分,各種類型的遊戲在遊戲公司的開發下有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來。
  虛空幻想,是一款由著名國際遊戲公司「群星」耗資三年時間所研發創造出來的全息遊戲。
  遊戲內不但有多種職業跟種族可供玩家選擇,每位NPC角色都有著與真人無異的智力以及複雜的背景設定,讓玩家可以自行挖掘。
  玩家彷彿穿越時空來到一個與現實完全不相同的異世界,展開刺激的冒險。
  除了玩家出生的人界外,虛空幻想內還存在著好幾個充滿特色跟秘密的位面空間等著玩家去自行探索。
  每個角色都有其存在的意義⋯⋯尊敬的遊戲玩家們,你們準備好進入虛空幻想的世界了嗎?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4-2 00:20:34 | 顯示全部樓層
怎感覺這兩句話好熟悉啊,大大。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2 07:48: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星雅 於 2018-6-3 12:44 編輯

01.帳號卡

    「這是你哥哥原本打算在你生日時送給你的禮物,也是他留下來的唯一遺物。」
  在一棟空間雖小,卻佈置的非常溫馨的小房子客廳內,一名穿著西裝看起來像是律師的男子把一張淡金色的晶片交給站在自己眼前的少年。
  少年的外表看起來不到二十歲,身上穿著一件乾淨卻有些陳舊的寬鬆襯衫,把原本就不大的少年襯托得年紀更小。
  西裝男看著明明想哭卻強忍著淚水不停吸著鼻子的少年,眼中閃過名為同情的情緒,在內心輕輕嘆了一口氣。
  「按照我國法律規定,未成年人如果沒有任何監護人保護,監護權就會轉交給國家,由國家統一管理⋯⋯」
  西裝男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少年打斷,少年抬起頭露出倔將的表情看著西裝男。
  「我今年十八歲,按照法律規定我已經成年了。不需要新的監護人或是把我交給國家,我可以自己照顧自己。」
  少年一臉認真地看著眼前的西裝男說,西裝男露出一絲敬佩的表情,不過很快就被他壓了下去。
  「你確定嗎?如果你選擇不接受政府的幫助,所有事情你都要交由你自己處理,除了每個月政府所發放的救濟金之外,你將會得不到任何幫助喔!」
  西裝男表情嚴肅地問,一個十八歲剛好達到成年界線的孩子很難在這個社會找到工作,這是西裝男第一次聽到有人拒絕國家的救濟。
  聽出西裝男語氣中不易察覺的一絲關心,少年露出一抹淡淡地微笑,眼神中透露出自信的光芒。
  「當年哥哥帶我離開孤兒院時我們就一直這樣生活過來,我沒有問題。」
  聽出少年語中的堅決,西裝男知道自己不管說什麼都無法改變少年的想法,就只能暗中祈禱他能順利找到工作,以自己的方式活下去。
  當西裝男離開之後,少年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攤倒在沙發上,右手緊緊握著西裝男交給他的晶片,淚水無聲無息地從臉頰上滾下。
  少年名為司徒望,是與哥哥司徒朔從小相依為命,被人丟棄在孤兒院門口的孤兒兄弟。
  當司徒朔年紀到達十八歲,他就帶著弟弟司徒望離開孤兒院,為了養活自己跟弟弟,司徒朔發揮自己在製作遊戲上的天賦,到處替人製作遊戲想辦法賺錢,直到司徒朔在朋友的介紹下進入有名的遊戲公司群星工作,兄弟倆的生活才變得寬裕一點。
  沒料到司徒朔竟然會在替公司研發新遊戲時出了意外,精神與肉體的連結被切斷無法復原,最終被判定為腦死。
  司徒朔參與研發的遊戲是遊戲公司群星最近即將推出的新作品「虛空幻想」,從頭到尾集結了整個遊戲公司心血制做出的遊戲。
  司徒望看著手中的晶片,想起哥哥每次為了製做這個遊戲而熬夜的黑眼圈,以及提到遊戲時就閃閃發亮的雙眼。
  「哥哥一直夢想親手創造出一個可以用來交流跟比賽的遊戲⋯⋯既然哥哥已經無法繼續走下去了,接下來的路就由身為弟弟的我替哥哥走下去吧!」
  司徒望握緊手中的晶片在內心默默地發誓。
  隔天司徒望特別起了一個大早,搭乘公共運輸工具前往遊戲公司群星的本部,並且直奔司徒朔生前所待的遊戲製作部門。
  「你是阿朔的弟弟小望對吧?阿朔那傢伙在上班的時候常常會提到你呢!我是群星遊戲製作部的部長曉雲,你可以叫我雲哥,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自稱曉雲的男子遞給司徒望一杯茶,等著他說明自己這次前來的來意。
  「我是來拿回哥哥的感應倉的,按照群星員工的福利,每位員工都可以獲得一台公司製造的感應倉,我想把屬於哥哥的那台帶回去。」
  曉雲聽完司徒望的要求,先是看了旁邊的同事一眼,對方立刻會意轉身就走。
  「你的要求聽起來很合理,不過我恐怕沒辦法答應你的要求。阿朔的感應倉被當成危險物品已經被銷毀掉了。」
  聽到曉雲的回答,司徒望不可避免的露出失望的表情,身為一個剛失去監護人,還沒有找到工作的孤兒,他根本沒有多餘的錢購買感應倉。
  「你的表情不用那麼失望啦!跟我來一下,我有個東西要給你看看。」
  曉雲對司徒望招招手,把他帶到一間工作室,裡面正放著一台全新的感應倉。
  「這是我們公司新研發出來的感應倉,倉體旁邊的洞可以注入飲養劑,讓人可以長時間待在遊戲世界內。這台是阿朔特製要送給你的禮物,你就拿這台回去吧!」
  曉雲看著露出驚喜表情的司徒望,露出燦爛的微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2 21:47: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星雅 於 2018-6-3 12:46 編輯

02.遊戲,開始!

       對於即將發行的新遊戲虛空幻夢,大部分的民眾都保持著支持跟好奇的態度,畢竟群星算是個歷史悠久的大型遊戲公司。
  群星公司所預售的一萬張晶片卡被搶購一空,提前架設好的遊戲官網也被廣大的準玩家們塞爆,準玩家跟民眾都期待著這個新遊戲將帶來的體驗。
  這股全民瘋虛空幻想的熱潮也席捲司徒望目前所就讀的大學,不管什麼時候在學校裡的任何角落都可以聽到有人在討論虛空幻想這個遊戲。
  「司徒同學,你有聽說群星公司最新發表的作品虛空幻想嗎?」
  與司徒望同班的某位同學看著正在整理書包的司徒望問。
  「知道,最近的新聞跟廣告都在報這件事情,就算想不知道也難。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司徒望跟他那個有著優秀理工天賦的哥哥不太一樣,他的天賦更偏向文科,強大的文字記憶跟理解力讓他只是個一年級就成了他們學校有名的文科學霸。
  不過因為他不擅常也不喜歡與人相處(自家兄長除外),導致他跟班上的同學沒有什麼交情,這次難得被同學叫住讓他有點意外。
  「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啦!我只是好奇像司徒同學這種學霸級的人物有沒有打算玩這款遊戲。」
  司徒望的同學抓抓頭露出有點不好意思的表情解釋。
  「我是有打算玩玩看這款遊戲,畢竟這可是群星公司花費了不少功夫製造出來的,是人都會有幾分好奇心,不是嗎?」
  司徒望說完不等同學回答就直接背上書包離開,他今天需要早點回家才行,遊戲製作部的曉雲先生答應今天會幫他送感應倉到他家去⋯⋯
  「這樣就行了!虛空幻想將在今天晚上八點半準時開服,玩遊戲前別忘記把晶片卡插入感應倉哦!」
  曉雲幫司徒望裝好感應倉並仔細檢查了一下後才離開,離開前還不忘記提醒他記得裝晶片卡。
  司徒望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鐘,距離開服還有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司徒望決定先去煮個晚飯餵飽自己的胃。
  因為自家兄長是個強大的廚房殺手,對做菜有著極高的興趣跟天賦的司徒望為了避免兄長把自己跟他炸死或毒死,家裡的廚房使用權一直被司徒望牢牢把持著。
  等到司徒望解決完晚餐收拾好餐具,順便洗了一個戰鬥澡後,離開服的時間就只剩下五分鐘了。
  按照之前曉雲先生教導的方式啓動感應倉後,司徒望迅速地脫掉外衣只留貼身衣物躺進感應倉內,身體很快就被溫暖的營養液包圍。
  群星公司為虛空幻想特別新開發的這款感應倉不但可以讓玩家可以不用進食就可以補充身體所需要的養分,還會適時的刺激玩家的身體讓玩家不會出現躺太久造成的生理問題。
  時間一到感應倉裡面的晶片卡立刻啓動,司徒望只覺得眼前先是一黑接著又重新亮了起來,這時司徒望發現自己正飄浮在一個白色的空間內。
  「歡迎來到虛空幻想的世界,第14位玩家。我是您的遊戲領航員柳伊,將會協助您完成創建角色的任務。」
  一位有著紫色眼珠香檳色長髮的尖耳女子出現在司徒望的面前,對著他露出禮貌的微笑說。
  「第十四號玩家,您是第一次進入本遊戲。請些稍待幾秒鐘的時間讓我們替您進行掃描跟瞳孔指紋綁定,以後這個帳號將只有您本人可以使用。」
  柳伊抬起手臂,一個金色的光圈從上套住司徒望開始掃描,一連串數據從柳伊面前跑過,接著很快就和光環一起消失。
  「掃描完成,現在您可以開始創建角色。每位玩家同時只能擁有一個角色,刪除角色後需要一個月的作業時間才能建立新角色,舊角色身上的所有東西也無法轉移到新角色身上。請玩家經過深思熟慮後再創建角色。」
  柳伊輕輕拍拍手,一整排整齊的各式種族就出現在司徒望的面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2 21:51:25 | 顯示全部樓層
路過的作者君:
各位路過的讀者朋友們如果覺得星雅的文好看,
麻煩記得留下你們的足跡。
大家的留言是星雅更文的動力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3 09:10: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星雅 於 2018-7-21 12:38 編輯

03.創建角色

    「虛空幻想的世界裡總共有五大種族可供玩家挑選,分別是人類、天使、魔族、精靈、獸人。人族的天賦比較平均,精靈的元素親和力跟敏捷較高,獸人族可以在獸與人之間轉換,天使的恢復力較高,魔族可以吞噬對手的力量。」
  隨著柳伊的介紹,一個個的種族走到司徒望的面前讓他仔細觀察。
  「那個種族是什麼?」
  司徒望注意到那個唯一一個沒有走到他面前,並且全身籠罩在黑影之下,頭頂上還飄著一個大問號的角色,有些好奇地問。
  「那個是為無法決定要選擇哪個種族的玩家所準備的,隨機讓系統選擇最適合玩家的種族,有很小的機率會出現隱藏種族,不過機率很低所以不要抱持太高的希望。」
  司徒望聽著柳伊的解釋,回憶了一下之前在官網上看到的種族介紹,的確有提到隱藏種族這幾個字。
  虛空幻想內的隱藏種族都有獨樹一幟的特殊能力,不過官網並沒有明確寫出如何獲得隱藏種族的方式。
  「那麼我決定選擇隨機,反正任何一個種族對我來說都沒有差別,我很想知道系統認為我最適合的種族是什麼。」
  司徒望把所有種族的優劣都分析了一遍之後,決定交給系統替他選擇,司徒望對自家哥哥參與設計的系統還算是有信心。
  「你是到目前為止一百二十八名玩家中唯二選擇隨機的玩家呢!」
  柳伊露出充滿深意的笑容說,一瞬間司徒望覺得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智能NPC而是個活生生的人。
  「什麼時候人數變成一百多了?妳一開始說的人數不是只有十幾個嗎?」
  司徒望還清楚記得剛開始見面時柳伊所說的話裡所提到的數字可不是一百二十八。
  「在我們討論的過程中已經有許多玩家創建角色進入遊戲了,那些戰隊玩家登錄遊戲的速度跟效率總是比較快。」
  柳伊解釋說。
  「戰隊玩家?電子俱樂部的職業玩家嗎?」
  雖然司徒望沒有玩過什麼遊戲,不過對於已經成為跟運動賽事同等級而且一樣流行的電子競技還是有一定程度的瞭解,畢竟看電視的時候總會順便看到。
  「虛空幻想本來就是設計來舉行電子競技的遊戲哦!不過這件事好像只有那些電子俱樂部有在注意,公司有打廣告的說⋯⋯既然玩家已經選擇好種族,下一步就是取名字⋯⋯玩家打算取什麼樣的名字呢?」
  柳伊問。
  「名字⋯⋯就叫憐光滿吧!」
  司徒望很快就說出早就想好的名字。
  柳伊把一塊光幕光幕推到司徒望面前遞給他一支觸控筆。
  「為了避免系統搞錯字引發糾紛,麻煩玩家自己寫出想要的名字。」
  司徒望在光幕上寫下「憐光滿」三個字,等到光幕消失後旁邊角色頭上的問號消失改成司徒望剛取好的名字。
  「你已經完成所有創建角色的步驟,可以開始遊戲,每位玩家都會出生在各種族的新手村,等你二十級以後就可以離開新手村,到時候你來虛空學園木之學院找我,本小姐在遊戲中的名字是靈天使之主柳伊,找到我的話會有驚喜給你,不要忘記了哦!」
  柳伊話一說完,旁邊頂著名字的角色立刻衝過來與司徒望融合在一起,整個白色空間迅速崩塌,司徒望也在下一秒再度失去視覺。
  在正式進入遊戲之前,系統先給司徒望看了一下虛空幻想的背景故事的影片。
  創世神龍黎與掌管死亡輪回的女神亞璃合力創造了由五個位面構成的世界。創世神把自己跟女神的力量融合誕生出了星皇黎香跟魔皇龍二兩位二代神。
  兩位二代神以自己的外貌為藍本創造出天使跟魔族兩個相反的種族,接著從從位面元素中誕生的諸位元素之主合力創造出了精靈。
  創世神拿天使當藍本創造出人類這個種族,並把人類居住的位面取名為人界,天使跟精靈居住的位面取名為星域,魔族居住的位面稱為魔界。
  掌管輪回的女神把最下層的位面改造成靈魂輪回的地方,並把這個位面取名為魂界,女神的稱號也改為魂界女王。
  白之神與黑之神誕生的時間比所有神靈都晚,祂們是從光明與黑暗誕生的,雙生又相克的神靈。
  白之神把動物與人類融合在一起創造出了獸人,獸人生活的位面稱為妖界,白之神從獸人中挑出最強的那一名提拔為神靈,稱為幻皇雪。
  黑之神把元素的力量注入動物的體內,製造出一種能夠使用法術的幻獸,並把牠們散布到各個位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4 11:29: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星雅 於 2018-7-21 12:39 編輯

04.隱藏種族

       當司徒望恢復視覺之後,發現自己被系統丟到一座不知名的森林之中,周圍看起來沒有任何人類或其他種族活動的痕跡。
  司徒望檢查了一下現在自己身上的裝備,除了一套普通的白板上衣短褲,外加一雙涼鞋之外什麼都沒有,而且這些服裝只有遮羞的功能。
  確認周圍除了植物還是植物,連個會動的生物都沒有之後,司徒望舉起手點開手腕上的系統手環檢查自己目前的狀態:
   ID:憐光滿
  等級:1/100
  種族:魔人
  職業:魔藥師0/5
  副職業:無
  武器:新手短劍(攻擊+1)
  生命力:75
  魔力:50
  力量:5
  體質:5
  敏捷:3
  智力:4
  精神:5
  魅力:10
  虛空幻想這款遊戲為了講求真實性,基礎點數這種東西無法由玩家自行配點,而是由系統掃描身體狀況後自動給予,玩家也無法自己變動或修改配點(除非碰到一些特殊任務或道具)。
  基礎點數的最高上限是十最低為是一,會隨著玩家升級按照原來的比例提升。
  「為什麼我的魅力值會是其它基礎點數的兩倍,代表我的顏值比較高嗎?還有魔人這是什麼種族?五大種族中並沒有魔人這個選項啊!」
  司徒望疑惑地看著自己的基本資料自言自語,這時司徒望感覺到背後有什麼東西在蹭自己的臀部,扭頭一看發現自己竟然多出了一根黑色的尾巴!
  「我記得除了獸人族之外,只有魔族才會有尾巴這種東西才對⋯⋯」
  司徒望伸手往頭頂一摸,結果摸到一對小小的彎角藏在頭髮裡面。
  「這樣看起來魔人應該跟魔族有一定的關聯性,除了翅膀之外其餘特徵都與魔族相同⋯⋯不過這裡真的是新手村嗎?還真是荒涼啊!」
  司徒望打量四周,嘗試找出一條路或是獸道之類的東西讓他離開這裡,這時一陣機械在地上行走造成的沙沙聲傳人司徒望的耳中。
  司徒望原本垂下的尾巴立刻竪了起來,完美體現他現在緊張到不行的心情,末端甚至變形成鐮刀的狀態。
  在司徒望聽到沙沙聲後不久,一隻體型跟人頭差不多大小的機械蜘蛛從草叢裡爬了出來,八顆鮮紅色的機械眼盯著司徒望看,像是在分析面前的人是敵是有。
  「一號好像發現什麼東西⋯⋯哎呀!原來我們魔人族新生的覺醒者(遊戲中人物對玩家的稱呼,覺醒特殊記憶之人)在這裡啊!系統還真是不負責任。」
  一位有著黑色長髮跟黑色眼珠,穿著一件深紫色長袍的青年從機械蜘蛛後方的位置走了出來,看見司徒望後馬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請問你是誰?」
  司徒望盯著冒出來的青年問,從對方帶著機械生物這點可以判斷對方的職業應該是機械師,不過青年的腦袋上並沒有顯示他的名字。
  「不好意思忘記自我介紹,我是魔人族的覺醒者指導員,同時也是魔人族現任的族長,傀儡之主悠鳴漾。」
  悠鳴漾話一說完,腦袋上立刻浮現出「N+10級 傀儡之主 悠鳴漾」這幾個字,字的顏色是白色,代表對方是NPC 而非人型怪物。
  「你好,我是魔人族新手憐光滿。」
  司徒望對悠鳴漾點點頭自我介紹。
  「我最喜歡有禮貌的小朋友了!你可以叫我族長大人,不過我更希望你可以叫我一聲乾爹。」
  悠鳴漾走到司徒望面前,伸手輕輕在他的腦袋上拍了一下,就像是長輩在摸小孩子的頭一樣,雖然悠鳴漾的外表一點都不像年紀很大的樣子。
  悠鳴漾收回手轉身召喚出更多的機械蜘蛛,蜘蛛們把四周的樹叢拉開,露出一條原本被樹叢覆蓋,鋪著石板的小徑。
  「我們魔人族的村落在前面一點的地方,徒步走很快就可以抵達。」
  司徒望跟在悠鳴漾的身後,走了大約五分鐘的路程來到他口中的魔人族新手村。
  「這個村落真的很小啊⋯⋯」
  司徒望看著孤零零只有一棟的小別墅外加別墅周圍的小花園,默默地把目光轉回悠鳴漾的身上,眼神傳達「我需要解釋」的訊息。
  「因為我們魔人族是人族與魔族的混血兒,依照系統的設定不但出生率很低夭折率還很高,導致遊戲原生的魔人族很稀少,而且都有流浪癖,連身為族長的我都不確定他們是活是死,成年後全部給我跑得不見蹤影。」
  悠鳴漾用抱怨的語氣說,顯然對於自己被系統要求蹲在沒有人影的森林中這點感到非常的不滿。
  「然後對覺醒者來說是隱藏種族,在系統更新前只允許存在一名,那個幸運兒就是你了小憐光滿,雖然我很想跟系統抗議一下,就連隔壁的天魔族都允許存在兩名覺醒者。」
  悠鳴漾領著司徒望進入別墅之中,人型的傀儡立刻替自家主人跟新的住戶準備好點心跟紅茶來享用。
  「等等!你們這些NPC都知道玩家的來歷以及系統的存在?」
  司徒望表情震驚地問,手中的餅乾都差點掉進紅茶裡。
  「知道啊!系統並沒有阻止我們進化產生自我意識跟探索真實,不過目前知道真相的只有特殊等級的NPC跟Boss,一般的NPC還沒有那個智慧了解真相,我們還可以上網查資料追劇呢!最近星皇陛下好像迷上了一部動漫,整天蹲在城堡裡面看呢!」
  悠鳴漾不小心說漏了不得了的秘密,不過他貌似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好像NPC會上網追劇是件很普通的事情,雖然這可說是史無前例的狀況。
  「你們知道自己是NPC之後⋯⋯有什麼特別的感想嗎?」
  司徒望有些好奇地問,對於自己不知道的東西人類都會產生好奇心,就算是司徒望也不例外,而且直覺告訴他悠鳴漾不會傷害他。
  「我個人是沒有什麼感想啦!就當你們是來自別的位面的靈魂降生到我們的世界,還可以隨時隨地穿回去就好啦!反正有系統護著我們,遊戲公司想刪掉我們也沒辦法。
  如果出現走偏的NPC也會直接被系統抹殺,所以小憐光滿可以不用擔心我們跑去破壞你們的世界,系統不會允許的。」
  悠鳴漾伸手拍拍司徒望的腦袋。
  「原來如此,意思就是說虛空幻想目前所有特殊NPC都有自我意識,甚至可以利用網路與外界接觸,而且對現實世界最多只感到好奇而已。」
  司徒望很快就恢復冷靜,這點讓悠鳴漾有些驚訝,忍不住問他怎麼這麼快就接受這樣的設定。
  「我只是來玩遊戲的玩家,又不是遊戲公司的人員。乾爹你們有沒有產生自我意識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況且不是還有一個系統在上面約束著你們。」
  既然知道悠鳴漾並非只是一段遊戲數據,外加他的心理年齡貌似比自己還大,司徒望並不介意稱呼悠鳴漾一聲乾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4-4 14:21:20 | 顯示全部樓層
總之先來蹲著了,對於劇情發展很感興趣
難得看到有故事一開始就讓擁有自我意識的npc光明正大生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4 20:12:11 | 顯示全部樓層
sindy588687 發表於 2018-4-4 14:21
總之先來蹲著了,對於劇情發展很感興趣
難得看到有故事一開始就讓擁有自我意識的npc光明正大生存 ...

終於有讀者留言了!(我撲)
對於遊戲NPC有自我意識這一點⋯⋯
只能說群星的高層神經很粗接受度很高,
畢竟這也是種噱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4 20:15: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星雅 於 2018-7-21 12:41 編輯

05.任務訓練

     「既然小憐光滿願意信任乾爹我,乾爹肯定不會讓小憐光滿失望的。不過麻煩小憐光滿別把這件事情說出去喔!如果有太多人知道虛空幻想的NPC有自我意識這個秘密會給大家造成困擾的。」
  悠鳴漾對著司徒望露出父母看子女的溫柔笑容,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
  「我明白了,保障守口如瓶。」
  司徒望能想像得到這個秘密如果被洩露出去,肯定會對玩家甚至社會產生軒然大波,所以還是把這個秘密爛在肚子裡就好,要洩密也不能是從他這裡洩出去。
  「好了!閒聊到此結束,小憐光滿該開始學習如何成為一名稱職的覺醒者。就先從做任務賺經驗值開始,覺醒者要到十級以後才可以選擇初始職業,小憐光滿還需要多多努力啊!」
  悠鳴漾拍拍手,一旁的人型傀儡就拿著一個竹籃交給悠鳴漾。
  司徒望好奇地看了看那具傀儡腦袋上的字,上面寫著「75級 人型傀儡《磁一》」這幾個字,磁一應該是這具傀儡的名字,人型就是它的種類,人型傀儡比較少見,而且製做起來也很麻煩。
  「你的任務很簡單,就是去別墅旁的樹叢採十顆紅色果實回來交給我,那是我們等等午餐的材料。如果你有發現其它顏色的果實也可以順便帶回來,我看看可不可以拿來做別的用途。」
  悠鳴漾把竹籃遞給司徒望,在司徒望接過竹籃的瞬間,他手腕上的手環發出了一閃而逝的藍光,司徒望急忙把遊戲介面打開,發現任務欄的下方多出了一個採集果實的任務。
  「這就是覺醒者的遊戲介面嗎?跟我們這些NPC的長得不太一樣呢!」
  悠鳴漾好奇地看了司徒望的遊戲介面幾眼,就催促他快點出去解任務,他還等著司徒望帶材料回來做午餐呢!
  司徒望提著竹籃走出別墅,很快就看到悠鳴漾說的樹叢⋯⋯就是他種在花園裡的那些,司徒望連別墅範圍都不用離開就可以完成任務,果然是個簡單到不行的任務,完全是用來送經驗的。
  悠鳴漾種植的果樹上結了不少果實,不過大部分都是還沒成熟的綠色,司徒望把竹籃掛在手臂上,伸手撥開樹枝尋找有沒有成熟的紅色果實。
  當司徒望採下第一顆紅色果實丟進竹籃里,他的耳中突然傳來系統的提示聲:
  恭喜玩家獲得成熟的紅色果實一顆,採集術經驗值+1
  司徒望打開遊戲介面,果然在副職業技能那裡看到採集術這行字。
  一級採集術:新手採集家,剛剛學會採集物品的小菜鳥,有百分之一的機會發現特殊物品。
  司徒望很快就把悠鳴漾要的十顆果實全部採集到,還順便拔了一顆長在果樹旁邊,結著紫色果實的不明小草,系統告訴他那叫紫果,不可食用。
  「任務完成了嗎?小憐光滿的手腳很俐落嘛!把竹籃交給磁一就算完成任務。」
  當司徒望回到別墅內提交任務時,悠鳴漾正在上網,一塊半透明的光幕就飄浮在他的面前,還附贈一個同樣半透明的鍵盤。
  「乾爹,您在看什麼?」
  司徒望把竹籃遞給一旁的人型傀儡,立刻收到任務完成的系統提示聲,他的等級也正式從一升到二級。
  「虛空幻想的官網,剛才更新了不少資料,小憐光滿也來看看吧!」
  悠鳴漾把光幕拉到兩人中央,這樣兩人都可以同時看得到畫面。
  「官網新增了隱藏種族的資料!」
  幾乎把官方提供的資訊全部印在腦袋里的司徒望很快就發現新增的項目是什麼。
  「據說是因為魔人族跟天魔族都有覺醒者產生,所以之前隱藏起來的種族資訊就被放出來了,目前好像只剩時族還沒有覺醒者的樣子⋯⋯不過應該也快了。」
  悠鳴漾表情就像是個坐在觀眾席的觀眾,正拿著一把瓜子準備看戲。
  司徒望仔細看了看隱藏種族的介紹,馬上知道引起玩家騷動的原因,因為隱藏種族各個都有普通玩家沒有的優勢,而且都在不同方面。
  「魔人族有著可以把魔法融入藥劑之中的天賦⋯⋯這就是為什麼我的職業欄位會有魔藥師這個職業的原因啊!天魔族可以選擇兩種職業,時族是技能冷卻時間減少,這幾個特殊能力不管是在遊戲中還是放在賽場上,都能形成多少優勢啊!」
  司徒望看著官網下方討論區的一片火熱朝天,果斷直接跳過,大部分都是廢話看了跟沒看一樣。
  「目前沒有任何一個電子俱樂部的成員得到隱藏種族的身分,不然應該還會再更熱鬧一點。」
  悠鳴漾指揮磁一把果實拿進廚房進行基礎加工,順便又替司徒望倒了一杯茶。
  「為什麼乾爹會知道這件事?」
  司徒望一臉疑惑地接過茶杯問。
  「我剛才問過了⋯⋯我沒說過天魔族的新手村也在這附近嗎?」
  悠鳴漾指了指站在窗台上的鳥型傀儡,他跟天魔族的NPC聯繫全靠它,就像是古老的飛鴿傳書一樣,不過這隻鴿子是金屬做的,體型也比普通鴿子大。
  「現在離午餐時間還有兩個小時,我先教小憐光滿一些戰鬥技巧,免得下午時你會被任務目標追著跑。」
  悠鳴漾起身走向別墅的另外一頭打開一扇門,門內竟然是個小型的練習室,也不知道外表正常的別墅怎麼塞得下這麼大一個空間。
  「小憐光滿應該發現魔人一族除了沒有翅膀之外,跟魔族的差異並沒有很大這件事吧!」
  悠鳴漾撤掉身上的偽裝,一對比司徒望大上不少的彎角跟尾巴都冒了出來,悠鳴漾的尾巴數量居然有十條,這讓司徒望嚇了一跳。
  「魔人族每一百年就會多一條尾巴,換算成覺醒者的等級就是一百級,不管是魔人族還是魔族的尾巴都可以當作武器,魔人族的尾巴末端可以變成鐮刀狀,不過大多時候都是輔助用。」
  悠鳴漾收起九條尾巴只剩下一條,原本細長的末端逐漸變形成鐮刀的形狀,刀刃處甚至還冒出金屬光澤。
  「你現在的尾巴攻擊力跟系統送的新手裝備差不多,不但沒有耐久度的問題,還會隨著你的升級進化。」
  悠鳴漾甩動自己的尾巴,在空中留下一連串的殘影,司徒望嘗試動了動自己的尾巴,發現沒辦法像悠鳴漾一樣靈活。
  「你現在還不習慣多了一條尾巴的感覺,多多練習就可以了。磁一把我的練習用假人拿過來!」
  接到命令的人型傀儡立刻轉身離開,不一會兒就扛著一個銀色的假人回來。
  「你下一個任務就是練習控制自己的尾巴獲得最基礎的反擊能力。這是一個一連串的任務,全部做完你大概就可以升到十級選擇職業了。」
  悠鳴漾拍拍司徒望的腦袋,指揮磁一把假人放在練習室的正中央之後,就離開練習室動手準備午餐去了。
  司徒望打開任務欄,上面正列著一連串的任務,統稱魔人的尾巴訓練,司徒望隨便挑了其中一個比較容易上手的項目開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