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45|回復: 25

[小說] 【吾命X特傳】瀾海之心(6/13)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3-21 22:24: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8-6-13 17:31 編輯

  大家好這裡是某弦。
  這次是經過眾多讀者投票後決定開的新坑,這裡再一次感謝大家的參與(鞠躬)。

  看題目就應該知道本篇主角是誰了。就跟之前說的一樣,【瀾海之心】是特傳穿吾命的題材--感覺這個題材比較少人寫所以來試試看,雖然架構的時候因為世界觀的設定而遇到了一些挑戰,但某弦在經過一些考證後,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不損傷原作設定的情況下對吾命的世界觀做了一些補充,之後也會將補充的構思陸續發上來或在故事中闡明,希望能讓大家喜歡。
  
  看過某弦文章的都應該知道某弦是虐文掛,不過就像之前說的,這次是比較不虐的劇情走向,怕虐的大大可以放心。  

  以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21 22:32:13 | 顯示全部樓層

【吾命X特傳】瀾海之心(3/21)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8-3-21 22:58 編輯

楔子

諸神信仰

  這是一塊充滿信仰、魔法與奇蹟的大陸。

  神,在這塊大陸上並非是虛無缥缈,只有在祈求救贖的時候才會用到的名詞,而是確實、而且還爲數不少的存在。
   
  有的神十分弱小,當然,所謂的弱小也是以神的標準來衡量,但也有的神十分強大,神的力量絕大部分來自信徒的虔誠,所以信徒的多寡常常是決定神之強弱的關鍵——即所謂的『信仰心』。
  因此,為了維護己身的名號不墜,衆神紛紛在這片大陸上廣泛的降下『神跡』,縱然被『諸神條約』禁止直接使用神力干涉塵世,但眾神仍找到了方法傳遞神諭——那便是將力量寄托於人類之身,由神選的『使徒』來發揮力量。
  於是,衆多的信仰就此興起。
  信仰光明神的光明神殿、信仰戰神的戰神殿、以及信仰渾沌神的混沌神殿——作為大陸上最為強盛的三大信仰,在數千年間神祇們藉由『使徒』傳達著神諭,帶領人類走過遠古的洪荒時代,在最初的黑暗中開闢道路,直到生命的種子終於在世界扎根,文明的火光藉由人類之手傳遞,世代繁衍、生生不息。
  而在神跡引領前行的數千年後——人類文明的傳承,終於來到了嶄新的開端。

  魔法。
  作為神祇最初賜與人類的恩澤,在數千年的傳承之中,人類已自行領悟了箇中精髓,地、水、火、風、光、闇……眾多元素已能為『魔法師』所驅使,甚至,在遠超神祇想像之中,獲得了更為宏大的發展。
  『術式』與『煉金術』的誕生,打破了魔法師只能依靠自身適性驅使元素的潛規則,撇去某些非常人的天才不談——縱使尚未能達到顛覆屬性、陰陽逆反的程度,但魔法師已非被侷限於單一元素,而是能藉由煉金器具輔助施展多重屬性、並且威力強大的魔法已是不爭的事實。
  而藉由魔法的進步而帶來的影響,也在人類世界引起了一定程度的『變革』。民生、交通、生產、工業、乃至於戰爭——都因魔法系統的『進化』而出現了改變,真要比喻的話,便是一場『革命』,史無前例的革命,魔法的巨大進程如同黑暗中的一絲火光,將人類世界帶往蓬勃發展的黃金時代。

  ——如此,是否超出了神祇對人類的期望?
  ——獲得了過於強大的力量,是否會令人類忘卻對神祇的信仰之心?
  ——是否,會令萬物偏離常理?

  對於這樣的發展,有神祇感到憂心。感到動搖的神祇們爭辯著,甚至思索著解除『諸神條約』,讓真正的神跡重臨大地,喚醒人類遠古記憶中,神祇映照於天際的莊嚴身影。
  
  然——『不必如此。』
  在神祇們的騷亂之中,一名神祇發話道。
  『人類,為生命之造物,千百年來我等始終以憐愛仁慈之心予以守望,即如同母親對自身幼兒之關愛,如今正是雛鳥離巢欲飛之時,』以光為名,深受大陸子民信仰之神如此言語,『——何故,諸位對人類的成長竟感到驚懼?作為造主,面對幼雛的成長,難道不該以喜悅珍重之心予以注視麼?』
  『著實不該如此戒慎啊。』混沌的神祇說道,『記憶如何?忘卻如何?即便只剩一人存在,信仰之心便未斷絕;而即使只有一人仍在向神祈禱,信仰就依舊存在——再問諸位,爾等信仰之心豈是如此容易被擊潰之事物?』

  『毋須惶惑,更毋須憂心,』光明的神祇如此宣告道,『懷有守望之心,便就這樣看著吧——作為我等造物,人類,以及神祇人間的代行者們——究竟能走到多遠?高舉探詢萬物之真理的火把,人類究竟能成長到什麼樣的地步?』
  『我等創造世界,人類繁衍而生生不息,成長到如此地步已不再是洪荒時代需要引導的脆弱雛鳥,如今羽翼已豐——我等,只需以使徒之雙目持續守望,只要人們心中依然存在良善,神之恩澤便依舊廣布。』

  『——毋須刻意強調,神跡始終存在,存在於萬物生靈的生命之火中,傳承不息。』



----------

  總感覺又是一篇不知道在寫什麼的楔子(笑)不過也許有讀者注意到,在這篇楔子裡某弦模仿了吾命騎士的開頭和完結篇的部分,算是對御我大小小的致敬--希望不會冒犯到原作(鞠躬)。
  就像置頂文說的,在不損傷原作設定的情況下對吾命的世界觀做了一些補充,『術式』和『煉金術』就是這樣的構思下誕生的產物,之後也會陸續揭露其他設定,希望大家喜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22 08:36:21 | 顯示全部樓層
夕弦大大,靈狐來囉^^
十分喜歡&佩服大大仿神祇語氣寫出的語句~((非常喜愛古詩詞的靈狐覺得厲害(✪ω✪)
至於楔子,不會覺得不知道在寫什麼啊?反而覺得特別清楚&有質感!((跪
期待夕弦大更文^^((撒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22 11:00:0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我終於等到你的新作品了!!我非常喜歡你的文,期待下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22 21:40:01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期待下一篇喔!
大大的文筆真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24 15:47:37 | 顯示全部樓層

【吾命X特傳】瀾海之心(3/24)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8-3-24 15:54 編輯

  
  
  天色還未完全明亮,清晨的忘響國王都——葉芽城之中,清脆的馬蹄聲劃破了徹夜的寧靜。
  
  攜帶軍旗的快馬從城市的主幹道上疾馳而過,行人紛紛避讓,來自帝國邊境的軍報以快馬傳遞到王城——這是現今人民早已習以為常的景象。但放在數十年前,的確也是罕有的情況,撇去近年帝國邊境的征戰不談,在老一輩的人們記憶中,上次有如此頻繁的軍報進出,是在多年前那場以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為首,由光明神殿出兵征伐魔王的戰爭。
  在那場將黑暗的魔王打得在混沌神殿幾乎縮頭不出的戰爭後,光明神殿的聲望也隨之水漲船高,聲勢甚至一度完全壓過了戰神殿與混沌神殿——不過那是往事了,在戰爭多年過後,光明神、混沌神、戰神,大陸上的三大宗教已恢復了彼此制衡之勢,光明神殿也僅以『最古老、最有傳統』而佔據優勢,三者間並非高下分明,也無一派特別突出。

  「這樣想,還真有點……」輕聲自語著,一名金髮藍眼,面容英俊的青年,注視著快馬遠去的方向,帶點憂鬱的神情更替本就出色的面容增添幾分英俊——忽略此時他正蹲在屋頂上的詭異動作的話。
  來不及多思考,青年就敏銳的皺起眉——長年的職業訓練讓他幾乎一瞬間就感覺到空氣中傳來的一絲異樣氣息。
  「快快,往這裡!」遠處傳來高呼,青年瞇起眼睛,看著一隊人馬自遠而近,能辨認出光明神殿的服飾,那個紋章……是太陽小隊?
  「見鬼,該死的不死生物,到底跑去哪裡了!」有人在大聲嚷嚷,「所有人散開,打開通訊水晶,分頭搜尋!」
  通訊水晶……這還真是個好用的東西,不死生物出現的時候省下了通報直到神殿出動間浪費的時間,能夠即時傳訊,十分方便。
  不過,若是早個幾十年,肯定是無法想像的光景吧!通訊水晶也不過是近年才出現的全新發明,儘管目前仍有一定的範圍限制,並非千里傳音,但也已是劃時代的產物。

  在多年前,魔法師作為魔法的使用者,僅能依照自身的適性施展相對應的魔法,水化為冰、火化為炎——再怎麼施展也僅能在單一屬性上做出變動,再勉強也只是在元素不相衝的前提下聚集其他屬性,若是出現能自由跨系施展的魔法師也只能以天才稱呼,再者就必須以法器輔助,但這樣的局面,卻被徹底改變了。
  近代魔法的『變革』。
  在已知的元素領域上做出歸屬,更進一步確立了元素序列,令魔法出現了實質的系統整理,尤其『元素的可同化性』以及『星返理論』此二學說的問世,更讓各地的魔法師紛紛以此作為基礎開始新的魔法鑽研,進而開發出『術式』此一穩定的魔法施展方式。而各式各樣的魔法技術也相繼開花結果,其中,由基辛格的魔法師開發出,稱為『煉金術』的法器煉製技術更為其中之最,與『術式』共稱為近代魔法的雙葩。
  而通訊水晶,便為兩者結合之下的產物。
  回憶著過往發展,青年無聲一笑,他默默看著底下神殿聖騎士們的騷動,手輕按上腰間的劍柄。很明顯已經搜尋到目標,太陽小隊從附近的街道逐漸圍攏,當中的一人已經和不死生物交上了手,他知道那是誰,太陽小隊副隊長,狄力。
   
  距離不遠,青年蹲在屋頂上,往下便能看見太陽小隊和與之纏鬥的兩名敵人,為首的狄力舉著劍,一邊抵擋複數的攻擊一邊指揮其他隊員合攏,包圍敵人。
  持續觀望著,青年卻忽然一瞪眼,大喊,「狄力!小心左邊!」
  「——隊長!」聽到熟悉的聲音而反射性扭頭注視聲音來源,狄力表情欣喜,但卻沒有聽清楚示警,甚至因為在戰鬥中把視線移開而讓正前方對峙和左邊偷襲的敵人都得了手。
  正前方的敵人用的是短刀,目標本是狄力的胸膛,但是因為他轉身的緣故只砍中了左手臂,接下來左側敵人的偷襲將他整個人撲倒在地。
  怒吼一聲,青年——或者該說第三十九代太陽騎士,艾洛・太陽從屋頂一躍而下,落地時已經拔出劍來,右手持劍,左手一把將那名偷襲者從狄力身上提了起來,高高舉起,攔腰砍去——他早已看清了敵人的身姿,灰白的皮膚與毫無神采的混濁眼珠,是全無必要手下留情的不死生物。
  不死生物憤怒的嘶吼,但下一秒就再也無聲,艾洛只一瞬間就將他劈成了兩半,腐臭的身軀隨即摔落於地,不死生物也徹底死透了。
  沒有鬆懈,艾洛隨即旋身,想要解決下一名敵人——但剩下的另一個似乎是個有腦袋的,見苗頭不對隨即轉頭就逃,速度奇快,他的劍勢一時間無法追上。
  「別讓不死生物逃了!」艾洛高呼,但不死生物逃竄的太快,加上小隊員大多圍在近處,一時間竟然無人能攔截。
  不能讓不死生物逃走——艾洛著急起來,但一時又無法追上,但也就在瞬間,銳利的風聲響起,數隻箭矢破空飛來,準確的釘上了不死生物頭、胸、腹三個部位,可見用了極大力道的箭矢深深沒入只剩尾羽突出,一時間限制了不死生物的行動,艾洛見狀立刻衝上前,一劍斬下了不死生物的頭顱。
  「凡里卡……咦?」帶著欣喜,艾洛抬頭卻不是如預想中的看見綠葉騎士,而是一名勒馬停留在一段距離外的戎裝少年,黑色的髮,紫色的眼瞳,還略帶稚氣的秀逸五官氣質風雅,他神色冷靜,手中舉著弓,顯然方才的箭矢就是由他所發。
  「太陽騎士。」騎在馬上的少年收起弓,朝艾洛的方向一拱手,十二三歲的年紀,周身卻無處不縈繞著貴族般的凜然氣質,雍容華貴。
  「……維奧萊特。」看著那雙紫瞳,基本上也確定了對方的家系,忘響國貴族中擁有如此獨特瞳色的也只有一個家族。再看對方手中的弓,那標誌性的武器,要不認出對方也難。
  維奧萊特家族二子,阿珥洛斯・維奧萊特。

  他是聽說過對方的,才智聰慧,連王室教師也讚不絕口的神童,在魔法方面也具有了不起的天賦,雖說作為次子並沒有繼承家族爵位的權利,但以他的才能,要在未來出人頭地也並非難事。而要是再過幾年,肯定能成為強大的騎士吧--幾乎所有人都是這麼想的,但他卻十分奇怪的,不喜修習劍術而酷愛弓箭,甚至連貴族家系非嫡長子男性會選擇的出路——成為騎士也毫不關心,只是任由己心隨心所欲。
  事實上他也的確有那個本錢——維奧萊特家族並非普通的貴族家系,而是忘響國少數擁有『王爵』冊封的顯赫家族,據說為初代王室的分支,擁有皇室血統的貴族,歷史與王室同樣悠久,英才輩出,歷代皆出過多任大臣與著名將領,可說是帝國中的頂級名門。
  從帝國建立以來便是忠實的擁王派,忠誠不容質疑——甚至,歷代家主都得王室諭令,是少數不必在御前跪拜的重臣之一。
  艾洛對這個家族的印象是不錯的,再套一句前・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的評語——『忘響國少數不是肥得流油在混吃等死或成天惹事生非,而是腦子真正清楚,明白何謂義務的貴族。』
  簡單來說——冠有『維奧萊特』之名,哪怕是次子,亦是不可輕忽怠慢的人物。而且——「阿珥洛斯!」遠處傳來喊聲,艾洛循聲望去,正好看見另一名少年縱馬而來,同樣的黑髮紫眸,一身貴族裝束,只是年紀看著再更大一些,舉手投足間氣度盡顯,風華高貴。「兄長!」阿珥洛斯的臉上出現喜色。
  阿珥洛斯稱之為,兄長……此人身分也呼之欲出了,維奧萊特家族嫡長子,正統的爵位繼承人,穆西爾・維奧萊特!

  「太陽騎士。」禮數周全,穆西爾露出溫和的微笑,與艾洛見禮。
  「穆西爾公爵。」客氣的還禮,艾洛又朝阿珥洛斯挽劍一禮,「阿珥洛斯少爺,感謝您出手相助。」
  「不必言謝。」阿珥洛斯輕輕點頭,神色同樣客氣,「不死者竟膽敢侵犯至此,貴族的義務與神殿相同,皆應當保護人民不受黑暗侵擾。」
  「在光明祝福之下,相信就算是黑暗的不死生物也能領受光明神的仁慈。」艾洛露出太陽騎士招牌的燦爛笑容。「光明神眷顧,神之恩澤無所不在。」穆西爾回以淡淡一笑。
  「願您領受光明神的仁慈。」艾洛再度致意,而兩兄弟也不再客套,整裝後便策馬離去。

  送走兩人後隨即轉身,艾洛目帶關切,「狄力,你的傷勢如何?」「只是皮肉傷,不礙事。」 狄力微微垂下頭,「請隊長不必掛礙。」
  「那就好。」艾洛長吁口氣,但隨即嚴肅起來,「狄力,你剛才的表現也太過鬆散了,戰鬥中途聽見示警的反應竟然是轉頭來看我?如果今天的敵人再強一點,也許你已經陣亡了!」 「是!」聽見艾洛語帶責備,狄力立刻低下頭,「謹遵隊長教誨。」
  「你知道就好……身上的傷等等回神殿治療吧。」艾洛的神色放鬆了一些,他可不想聽見副隊長在任務中喪生的消息。
   
  「是。」再度應答,看見艾洛神色恢復正常後狄力隨即話鋒一轉,語帶好奇,「對了,隊長,剛剛那兩位……?」「維奧萊特家族的兄弟。」也不吝回答,艾洛看了狄力一眼,「你不知道嗎?」「是有聽過……」狄力搔搔頭,「不過這麼近看見是第一次。」
  「以後看見的機會也許還會更多。」艾洛笑笑,「那兩位都是出眾的人物啊。」從繼任太陽騎士以前就時常行走宮廷,艾洛自然是聽過他們的傳聞,兩個人都才華洋溢,哥哥作為家族繼承者的風範高貴而儀態十足,作為輔佐者的弟弟亦是王室教師讚不絕口的神童,將來的宮廷上,必是少不了那兩人的位置。
  「不過,可能先前你已經見過他們也說不定。」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般,艾洛用失笑的語氣說道,「狄力,你來聖殿很久了吧。」「是的……已近二十年有餘。」「那可能還真的有見過。」艾洛笑道,「維奧萊特王爵的兩位公子,雖然相差了一歲,但十多年前兩人名字都是王爵親自抱來聖殿請老師取的。」
  「啊!?」
  「是真的喔。」無形中爆出某種秘辛的艾洛笑容燦爛,他是印象深刻的,當時因為來人身份太不尋常,所以前任審判騎士,雷瑟・審判還特地坐鎮以確保太陽騎士不會丟出什麼亂七八糟的名字……雖然從結果來看自家老師還是挺隨性的就是。
  不過,真的已經比什麼真餓、沒來……要好很多了,畢竟他們這一代因為老師的『一時興起』而受到荼毒的人還真著實不少,每次想到都不禁替兄弟掬一把同情淚。
  這樣想想,用出生的季節來命名真的已經是『頗有良心』的作為了。
  險些失笑出聲,艾洛勾起嘴角, 「『穆西爾』意為『盛夏之炎』,『阿珥洛斯』意指『凜冬之雪』……明明是兄弟,出生的季節卻截然相反呢。」

  『穆西爾・維奧萊特』與『阿珥洛斯・維奧萊特』——夏與冬之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24 15:47: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8-3-25 12:11 編輯

詞語解釋

    為了避免有讀者搞不清楚,這裡針對上文中出現的貴族稱謂做個解釋。
  
  • 維奧萊特家族並非普通的貴族家系,而是忘響國少數擁有『王爵』冊封的顯赫家族。
        近代歐洲的貴族階級一般是分為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的五等爵制度。但文中提到的『王爵』並不屬於五等爵,『王爵』是古歐洲君主制下的一種爵位,一般地位僅次於整個國家的君王,甚至高於公爵(公爵為五等爵最高位)。而若對應古代中國的封建制度的話,『王爵』則稱為親王,因此「親王」也用來翻譯西方君主制國家相應的爵位,王爵和作為君主稱號的「王」有所不同,前者是君主授予的爵位,而後者是一國的君主。
        P.S.擁有『王爵』的稱號--維奧萊特家族有多麼顯赫就可想而知了(笑)

  • 「穆西爾公爵。」客氣的還禮,艾洛又朝阿珥洛斯挽劍一禮,「阿珥洛斯少爺,感謝您出手相助。」
        此處稱呼穆西爾為『公爵』並非筆誤,在歐洲貴族的公共場合稱呼規則中,若對方為男性並且已被冊封,則稱呼格式為『領地名/家族名+爵位』再後面可以以名字+閣下/殿下(如英國女王在儀式上一直稱呼自己的兒子為『威爾斯親王』,少數極其莊重時候如登基紀念日則稱呼『威爾斯親王,查爾斯殿下』)
        而若對方為男性但尚未正式冊封領地和爵位(領地和爵位是一起冊封的),則稱呼為『名字+先生』或者『名字+比其父親爵位低一級的爵位』因此,對家族爵位為『王爵』但還未接受冊封的穆西爾,艾洛以『公爵』稱呼是沒有錯的。
        至於阿珥洛斯,因為並非爵位繼承者,所以以上的稱呼方式無法應用在他身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24 17:29:58 | 顯示全部樓層
太太...我想說若你穩定更新
我會一直追下去的(哭)
雖然會不會冒泡還是個問題*(>W<)*
這文筆、這設定簡直絕了(激動)
太太的設定好精細的感覺啊!!!

艾洛小朋友帥帥噠!
我不能想像太陽認真的想名字的畫面(顫抖)

太太繼續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24 18:23:00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好難得格里西亞會認真取名w((誰叫雷瑟在旁邊坐鎮呢(///▽///)
非常好奇兩位貴族公子的後續~((感覺就是十分厲害且佔據故事核心的重要角色
另外感謝夕弦大的詳細說明~((鞠躬((讓靈狐重新上了一堂高中歷史課
期待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3-25 11:16:27 | 顯示全部樓層
夕弦大!((跌跌撞撞跑來
不知道是不是靈狐想太多,再次看過標題之後,突然發現:兩位貴族公子的名字意思正好可以聯想到「冰炎學長」!((驚
愈來愈期待更新了~^^

點評

誒誒?說到夏與冬之子,不是應該想到夏碎和千冬歲嗎?  發表於 2018-3-28 01: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