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什麼坑爹外掛系統 第九十三章 5/26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2 18:05: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百分之百被空手奪白刃(笑)抽到好劍沒作用

點評

琉羽:「空手奪白刃某些時候能派上用場。」  發表於 2019-4-3 21:0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5 20:27:4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十章
(琉羽視角)
「很遺憾,好劍歸好劍主人卻是劍術白癡。」露出笑容從口袋中抽出一條鐵絲製作而成的軟鞭。

『噹!』

對面那邊調整斧頭擋住這一個偷襲,軟鞭纏繞住對方的斧頭令人會以為這是要拚蠻力。

「嘖!」登麗往後一跳,『碰!』斧頭前端傳來劇烈的爆炸火光四起。

還沒完!

「看我的千里奪命飛刀!」刻意念著錯誤的名字,照媽媽所傳授的“九龍搶珠”的動作扔出苦無。

『咻!』黑色的苦無劃破空氣,登麗同樣也抽出爆符握緊念起咒語:「爆火,隨著我思想化為退敵所用。」下一秒他握著西洋劍,『鏘!』劍光閃爍苦無被彈開。

想必眾人以為老娘只會這幾手,然而事實上老娘會的手段可多了『啪!』彈開還沒被彈開的苦無忽然炸開,強烈的光芒綻放出來。

「這是!白袍祝融使者陶琉羽沒使用她最拿手的火焰刀、御刀術,而是使用雜七雜八的手段進行COMBO,沒想到苦無竟然隱藏初階光系法術“致盲”術,不知登麗選手要如何應對。」

廢話!老娘可是從不正經的講師動畫版中學到這手,使用大量的道具進行聯擊搭配,誰叫對方魔力方面很弱,反而作為戰鬥型的術士卻是開掛的存在。

彈彈手指頭召喚出“柯爾特左輪手槍”,手緊緊握住握把食指輕輕靠在板機上,槍口順著身體轉動對準登麗。

上頭還傳來播報員劇透:「慘了!登麗選手遇到重大危機!」這句話一出,瞬間令老娘感覺不太對勁。

紫袍剖開來是黑的,登麗可是紫袍!

踮起腳尖往後一躍槍口也因為跳起來導致脫離目標,我也不管是否會打中人連忙按下板機。

『碰!』槍口噴出少量的白煙,子彈化作一條線朝那飛去。

根據以前玩CS絕對武力、戰地風雲等槍戰遊戲的經驗...呃,瞄準上的經驗來看,這子彈會偏離目標。

運氣好最多只能打到肩膀以上的位置,等等這不會是因為老娘矮才有的好處吧!

登麗一晃子彈擦過對方的肩膀,只見人握緊斧頭快步衝來。

甩動手召喚出火箭筒,由於後方沒站穩所以...嘿嘿嘿!老娘要用後座力把自己給震飛一次。

炮口瞄準好飛快突進的登麗『碰!』後座力隨之傳來,自己往後轉了一圈,瞄到砲彈朝登麗那飛去,她揮了一下斧頭砲彈被砍成兩半。

「陶琉羽妳真讓人失望,屢屢使用這種沒用的手段。」登麗走了過來,斧頭朝前面:「原本很期待能與交流上乘刀法、御刀之法,沒想到妳卻來這些手段。」

看來沒辦法了,原本不太想要正面硬碰硬現在只能這樣幹。

把P90還有一些接下來派不上用場的東西全數丟回收納那間,抽出“今劍”擺好架式壓地身體。

先避開那對巨斧的攻擊然後用符咒暫時封印斧頭,接著丟煙霧彈遮蔽住對方視線,然後用御刀之法掠陣,主攻就免了不能給夏碎學長添麻煩。

不!對方是紫袍為了避開最壞的局面,最好一開局用無法破解的真.地圖炮“焚天火焰刀”全力一擊,就算冷卻時間是十天大概可以避開一些戰鬥就好。

「那我要上了!」快步往前衝去,從口袋中掏出水晶。

登麗淡淡看一眼揮動斧頭把空水晶彈開:「同一種伎倆對袍級沒效。」

是...你們袍級別去玩童一種招數對聖鬥士不會XX的梗,這種梗真的已經有點年代了。

眨眼之間,登麗的斧頭已經到老娘的耳邊。

這一刻,老娘破壞原本的平衡瞬間滑壘同時把“千鈞墜腿符”糊到對方斧頭全部沾滿。

『啪!』雙斧突然過重登麗一個重心不穩,『啪!』原本抓準時機給人一個膝擊卻被登利用腿擋住。

不愧是紫袍!

雙腳往上一墊非到對方背後今劍刀光一閃,『啪!』登麗竟然用手軸打住老娘的手臂。

可惡!這招也不行,連續打都失敗。

「不錯!琉羽同學妳一開始認真該有多好。」鬼才想要認真!妳有這種坑爹系統看看!

看妳敢不敢隨隨便便拿出底牌!老娘現在的底牌只有焚天之意能看,其他...嗯,要看場合何時拿出來使用。

既然如此!

「看招!飛龍神掌!」往後一跳拉開距離,凝聚力量往前轟出兩掌。

拜託!請白前輩保佑!讓我偷到能讓登麗愣住露出幾秒破綻來。

『叮咚!』通知聲響起,包含偷到的東西以及成就同步出現。

物品:登麗的貼身衣物
說明:巴布雷斯學院選手紫袍雪妖精登麗的衣服,比起注重華麗、可愛、昂貴、花俏、時尚等等的貼身衣物,卻更加重視保暖的功能同時也展現妖精對於藝術的愛好。

物品:登麗的貼身衣褲
說明:巴布雷斯學院選手紫袍雪妖精登麗的衣服,比起注重華麗、可愛、昂貴、花俏、時尚等等的貼身衣物,卻更加重視保暖的功能同時也展現妖精對於藝術的愛好。
......

...混帳!

這是飛龍探雲手,可不是“為了美好”那裡頭偷內褲神手的何真的偷竊啊!

還我真正的飛龍探雲手!

如果這系統只有這種神手,老娘寧願狗帶也不要去學...嗯,某些時候能派上用場還會去試試看運氣。

「陶琉羽妳剛剛那兩掌為何沒威力,卻讓人不知發生什麼事?」混帳妳想要逼老娘說嗎!

至於成就是...“體驗百合美好邁向百合的壁咚夢蘿”一如往常令人超級火大,老娘是想要偷偷看能拿到什麼。

看著登麗硬是擠出笑容:「飛龍神掌是會想要讓人狗帶的神掌。」絕不能說是偷內衣內褲的神掌!

為何堂堂飛龍探雲手在老娘手中淪為內衣大盜的技能啊?

「狗帶?看來這一掌值得好好研究。」不!妳回去換衣服就知道為何老娘要用狗帶神掌來說。

誰能幫我PO『QQ』類型的貼圖?

不得不說登麗不愧是優秀的學生型紫袍防禦範圍優秀毫無任何破綻,老娘用雜七雜八令人難以想像的方式連擊,都能完美防守下來令人無法拿到任何一分。

然而老娘防禦方面...哈哈哈!三兩下被人給破解幸好老娘是矮子,利用身高這點輕鬆逃跑。

這招絕對要封印不能對女性使用,只能對男生用...老娘才不是變態,這招連男生都不能使用!必須徹底封印永遠不在拿出來用。

老娘再拿出來用,老娘乾脆自廢武功放棄尊嚴、矜持,乖乖當漾漾家地聽話小妻子算了。

...不!老娘不想耍小手段,那麼直接出大絕!

收起今劍拿出專武擺好架式看著登麗:「接下來就是老娘可是會認真動格。」蒼雷凝聚著強大的雷之力:「老娘下一刀可是認真一刀。」

這是從認真的一拳玩的梗。

原本打算手持羲和劍施展焚天火焰刀...如果可以辦到的話,用這手怒聳安地爾,老娘不信1+1還無法拿下安地爾。

運氣好連空手奪白刃都能讓安地爾中招,肯定會非常好玩。

「霸王飛羽;熾羽天際。」這招必須使用焚天之意才能使用的一刀。

蒼雷的雷光纏繞著龐大的焚天煮海的烈焰劃開整葛競技場...這是!老娘的力氣正在被抽乾中!

登麗一注意到這一刀超越她能防禦,立刻抓住搭檔往上一跳。

「臣服于我手下的詛咒之物,現身吧。」語畢,一條黑蛇從夏碎學長的袖口竄出,隨後慢慢變大變粗,從小蛇化為一條大蛇。

......

...望天!

換成老娘是敵手,早就選擇狗帶、躺在地上當鹹魚懷疑人生。

對面那邊看到小亭又低頭看著底下的火焰,這一剎那臉色瞬間懷疑起人生,可能沒想到本校連一個新人白袍破壞力如此旺盛。

哈哈哈!接下來十天都不能使用這招,誰叫老娘焚天之意冷卻時間過長,沒辦法短期間內連續使用。

「小亭,活動一下吧。」某學長喊著,小亭乖乖達:「好。」

勝負已分,換成老娘也不會想要槓下去。

小亭飛上天空化為一隻黑羽毛金眼的烏鴉。

「比賽中止!」在對面那兩個漂浮在半空中嚴肅看著,本校的播報員大聲阻止比賽:「大會宣布比賽終止,來自巴布雷斯學院董事長們的消息,巴布雷斯學院主動宣告認輸。」

呼!太好了,老娘可不想要繼續打下去,再打下去老娘會腎虧...呃,用錯詞了,讓我們重新來一遍。

老娘會精疲力盡,打也無力再打。

她們嘆了一口氣雙眼充滿感恩看著裁判室,本校播報員也講出:「根據巴布雷斯學院傳來的說法,陶琉羽選手使用焚天之意搭配上威力驚人的刀法還有夏碎選手使用的是高等魔封咒,這種強大的詛咒咒語、刀法、意,並非本學院能力範圍,所以自願認輸。」這句,讓那票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了解為何他們會棄權。

更是有人偷偷討論為何夏碎學長竟然會如此邪惡的“魔封咒”,關於這老娘很想反駁。

魔封咒為何會邪惡?那是因為用在壞事上,如果這用在好事上會如何?對付那些危害...不!用在你們這些白色種族吃瓜民眾認定的正義上會如何?

搞不好會認為這是一個好詛咒,而非邪惡的壞詛咒。

就是因為用在你們認定的壞處上導致這魔封咒,被視為壞東西、危險的東西,卻沒思考為何你們會這樣認定。

「第一場比賽勝負決定,由Atlantis學院奪得第一勝利。」播報員揮揮手,螢幕上賽程產生變動。

對面那邊的登麗看了一下我方後頭的休息室。

這舉動當然也讓播報員發現,還特別給人特別關注:嗯……登麗選手似乎有話要說。」,隨後登麗的聲音充滿整個場地:「對于此次比賽我們輸得心服口服。」

「不過我們想知道冰炎殿下臨時退場究竟是什麼意思,請給我們一個解釋。」這答案很簡單,咱們大神可不想以大欺小、倚強欺弱。

登麗你們學校專長教導學生做死、找死嗎?比賽前告知對手你們的底牌,這已經是重度三浪病患者的手做所為。

不過...今日換成是老娘被大神給鄙視,難免會打算給大神添加一些麻煩。

大神跳回場上看著眾人:「就像剛剛所說的,因為實力相差太大,所以我想我不上場會對兩方都好。」這句話簡直非常霸道,還很刷仇恨值。

......

...該說不愧是大神,舉動真的很...無話可說。

外頭的人都對大神的話竊竊私語還不少抹黑大神,不得不說眾多女生心中、眼中的男神,某方面還真的是全民公敵...哈哈哈!老娘可不粉大神的。

「請冰炎殿下讓我們見見您所謂的實力差距。」登麗對於大神給的答案想然不滿意,還提出自己的要求:「請問大會能過讓我們破例一次嗎?」

哀〜

不得不說大神你明明貴為大神,怎麼會讓大家對你有這麼強烈的質疑?

...嗯...啊!有這個能!大神的人員有待加強,導致與大神有仇的人刻意去造謠大神的威嚴、威名,散波仇恨值,好讓大神某些時候舉止很刷仇恨值。

等等,不可能是大神出問題吧?

仔細想想安地爾的遊說、離間計還真的破壞漾漾跟大神之間的信任,這點或許凸顯大神年輕變通方面不如千年老妖。

...不太可能!大神連黑暗同盟這組織都能預測到,不至於會布置計謀出錯。

裁判席那邊進行討論後終於有個答案,播報員也為大家帶來答案:「大會方面認為,如果冰炎選手願意的話,可以直接在場上做出令登麗選手滿意的答案。」

「好吧。」語畢,大神騰出手:「就讓你看看所謂的實力差距在哪邊,放出你最得意的雪妖精之術吧。」

好了,要開始當吃瓜觀眾。

現在四周溫度急速下降還出現冰霜,召喚冰霜的人道:「這是我們雪妖精的降雪,最大範圍五公裏之內都能過出現暴風雪。」她看著大神勾起冰冷的笑容。

呵呵呵,冰雪美女哪鬥的過千年寒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15 20:30:4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來最近臺灣乎冷呼熱是火星人搞的啊原來如此(不是啊

點評

拜託請別來原世界鬥法,普通人很脆弱滴  發表於 2019-4-15 20: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2 22:11: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十一章
(琉羽視角)
「這是我們雪妖精的降雪,最大範圍五公里之內都能過出現暴風雪。」不知大神破壞力的登麗勾起冷笑。

其實老娘可知道大神能抓住能破壞小行星、隕石的幻獸,妳說這種等級的暴風雪口不口怕。

仔細想想人望好的黑袍,或許不會引來這麼多麻煩。

......

...狐疑看著大神,深深思考大神對於人心是否有做過探討研究,若有只怕是安地爾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五公里的暴風雪是嗎?」大神閉起眼睛兩秒,再度睜開順便刷刷仇恨值:,「比我預估的……短少。」

『暴力紅眼殺人兔破壞力可狂了,區區肉腳哪能成為暴力紅眼殺人兔的對手。』

望天!這跟老娘無關!老娘可沒那麼想!也沒這麼說過!

大神臉上出現青筋,一旁的夏碎學長偷笑著觀眾席上的人左看右看,甚至竊竊私語有些話都在貶低大神。

這跟老娘無關啊!老娘可沒用哀碎隨身聽神功啊!

『這隻兔子可變態了,只要與他為敵不管是非對錯直接痛毆人。』老娘可沒那麼想過啊!

混帳!坑爹系統別坑人啊!

「好了,各位請將這個當成不願看到本校贏的人耍的小手段。」夏碎學長笑笑拍拍大神肩膀,還將音量壓低:「冰炎我以前請你多參加社教晚宴、宴會、舞會,主要是希望你能多累積一點人脈、多結交一些友人。」

大神冷冷看著他搭檔簡潔拋出兩字:「無聊。」

......

...不!這很重要的,人心可比一切事務難以掌握,人心只要一動搖可以瞬間瓦解一整個江山。

雖然那票小蝦米在你眼前什麼都不是,可是老娘很清楚雪大筆下地戰靈天使一族滅亡原因是...太過於強大導致敵人用人海戰術活生生淹死人。

比大神強大的戰靈天使一族的將軍在那場大戰中死傷有一半,那麼敢問大神是否有能耐扛下那批誇張的人海戰術攻擊?

「接下來是冰炎的展現實力。」夏碎學長黑氣大爆發,氣場足以讓所有竊竊私語的人冷靜下來。

惹天惹地惹公會惹鬼族,惹兔子惹焰之谷的人,就是不能惹妖師惹紫袍。

大神冷哼一聲腳下爆出金色火光眨眼間把冰霜全數融化,下一秒卻是火光消失溫度急速下降。

這次出現的不是冰霜而是厚重的冰牆,還持續往外蔓延。

很快大家腳下都出現冰層,冰牆上還有燦爛的金色火焰持續燃燒,令這個畫面十分妖豔美不勝收。

「我的冰與火能力,最高範圍是一百公里。」大神彈彈手指頭,夏碎學長替人接:「謝謝各位欣賞這齣實力上的表演。」

原本的鄙視聲音逐漸消失,反而換為稱讚、好奇等等的聊天。

我的老天鵝!沒想到夏碎學長董的操控人心、影響,以後千萬不要得罪夏碎學長,否則怎麼被賣的都不曉得。

「我完全認輸了。」登麗突然露出笑容,很爽朗的笑著:,「Atlantis學院果然是高手衆多,我們服了。」隨後伸出友誼之手:「很榮幸能與你們一戰,希望以後還能與Atlantis學院再做交流。」

「彼此彼此。」

後頭試爆雷般的鼓掌聲,還有大家回去雙方隊伍回去自己的休息室。

進去休息室沒多久大神突然跪下,還出現失衡會出現地圖騰。

「夏,去叫月見來。」大神看著自家搭檔,後者拿出電話連絡醫療班那邊。

等等!最終來的不是變態嗎?為何叫月見會來變態?

「對不起我先離開一下。」老娘對於漾漾個性很清楚,絕對會來關心人順便當蟲子快遞。

把專武準備好走出休息室,往那道結界牆走去。

不能太即時抵達也必須挑最適當時機到達,否則太早到只怕對方會用更高深難以發覺地手段竊聽,太慢到會讓漾漾進去為人提供免錢實用的情報。

......

...望天!老娘現在得了保母病嗎?怎麼要為漾漾特別照顧?

哀〜該克制一下,否則只怕太過頭也會被漾漾傳染三浪病,老娘可不能讓自己得地三浪病變異。

走了一小段時間快要抵達那,正巧遠方看到漾漾還有明風的誰來著?總之他們正在交談。

「我知道,非常謝謝您。」對方道謝完往反方向走,則老娘抽出專武堵在漾漾面前。

看著被當成蟲子快遞的人,默默拋出:「漾漾你現在不能過去,要過去讓我做全身檢查。」

真是的,老娘現在得了保母病嗎?為何要特別照顧人?

「疑!!?」

看來你真的是呆萌的小蠢貨,免費不引人懷疑的人又是代表隊成員要好,這分明就是活生生的利用對象。

同學你真的遇到太多好人不小心忘了『人心險惡』這句話嗎?傻傻的被人給下暗手。

還有明風代表隊的休息室在另外一區...喂!設計者在懶惰點啊!留給人這條後路是哪招啊?利用相關者提供免費情報招?

設計這種結界牆的人,最好走暗巷不要被老娘堵到,能聳贏老娘怒聳怒刷這白癡。

「漾漾你知道你肩膀上有什麼東東嗎?」語畢,發動乾坤大挪移神功到達漾漾後方。

『啪!』刀光一閃,刀鋒劃開漾漾肩膀上的黑蟲。

果然真的要差點被當成蟲子快遞...哀〜難怪米納斯會瘋狂開發出新功能來,因為漾漾實在是...太呆萌了。

只是...這半截蟲屍要怎麼處裡好?老娘又不太會封印術,只怕這蟲子還藏其他後手,盡量避開被高手察覺。

某人轉過頭,臉上浮現大量的冷汗鐵定又在腦殘。

舉起半條蟲子:「這叫情報蟲是一種藏在他人身上,隨著寄宿者進入某些地方好讓使用者能當場竊取情報。」若可以找千冬歲真想直接交給專家處理。

...等等!專家處理!

「漾漾你先走,我去找人處理蟲子。」說到這往第一代表隊的休息室走幾步,轉身看著成為老娘男友的小蠢貨:「還有如果之後要到代表隊的休息室,直接連絡老娘。」

一邊往那走,一邊看著人:「到時較老娘會帶你去休息室。」也拿出電話與千冬歲簡單說有人想用小手段拿情報。

把蟲子交給人後,我自己簡單跟人報告回去隊伍中。

回到休息室打開門,看到重度三浪病患者提爾開始浪:「大家當然是想問你剛剛為什麼會『發作』啊,親愛的殿下。」,老兄安息吧。

「學長用過肩摔對付這變態太便宜他了,把他灌醉都焚化爐比較實在。」

老娘更加好奇鳳凰族是否會浴火重生,真的會浴火重生個性上會不會有所變動,如果可以幫助提爾洗掉這些不好的嗜好...老娘現在去找大老的焚化爐來。

變態土著不用謝老娘,老娘是自然的搬運工專門搬運一些好玩的梗來。

「原世界有謠傳鳳凰能浴火重生,不知提爾你們鳳凰族是否能辦到?」半開玩笑說著,拔出自家專武來。

「可愛的小夢蘿把你的刀放下!焚天之意的火焰已經無法浴火重生!被那火焰砍到會死人耶!」看著提爾慌張的舉動,心中的爽點被戳到。

666!能讓辦變態害怕的焚天之意666!

「別鬧了。」大神冷冷拋出這句,瞬間感受到一股強大無法抵抗的壓迫,這也讓某人拋出:「不好意思打擾了,我突然想到有事情要先回宿舍去,改天見!」他還轉身準備三十六計-逃為上策。

喂!混帳!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不要把人拋下!

老娘可沒希望漾漾變成漾.有福同享.有難我扛大家快來幫我.漾,到時還真的變成麻煩一擁而上。

仔細想想漾漾成為黑袍,搞不好會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三浪被似浪推到攤上而亡。

到底誰會成為三浪?誰會成為四浪?這點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大神突然喝止人離開:「站住!」還一手搭在漾漾肩膀上:「你剛剛在外面碰到誰?」

「你身上有不屬於這邊的力量,除盡手段暴力卻有效。」嘿嘿嘿!好險那東西可用蠻力除,否則要送給明風的人免費情報。

這一刻,老娘雙手在頭前擺一個大叉叉表達,不是我帶人進來。

老娘可不想要被明風的人直接抓到,不然他會用更高深的手段竊取我們這邊的情報,幸好老娘有去當除蟲大隊的人,不然真的會很好玩。

大神霸氣外洩問著:「你剛剛進來時候是誰帶你進來的?」,這也讓小蠢貨認真回想講:「那個……一個女的,她說她是明風學院的指導老師、辛蒞。」

老娘剛剛隱隱約約看到那人有褐色短髮,至於長相’眼睛顏色就沒看到,反正改變髮色瞳色的法術存在,頂尖易容術自然而然也存在。

對此這此這方面根本沒多少屁用,只能默默當學習。

夏碎學長皺起眉頭:「褚,我們沒有聽說過明風學院此次有指導老師隨行,而且明風學院的休息室不在這邊,這邊只有我們學院與巴布雷斯、禔亞、奇雅五個代表隊使用,明風、亞里斯、七陵以及惡靈等五支代表隊的休息室是在大門出來往另外一邊走的第二區。」

「欸!」

......

...哀〜這就叫你要多懷疑對方。

「指導老師很可能是之後才補辦手續進來的。」顯然情報沒外洩,大神的心情稍微好轉:「我看她應該在之前比賽有看過褚跟我們混在一起所以才故意放他進來,然後收集情報,因為休息室一二區只要是選手以及相關身分都可以進入。」

「漾漾這不會怪你,以後要找代表隊的人直接連絡找人帶你來。」這次運氣好才沒讓漾漾淪為人質,關於這點老娘也稍微抱怨一下:「到底是哪個白目設計的!阻擋用的結界牆竟然可以這樣幹!混帳是要給人鑽漏洞還是哪漾!最好依照區域做區隔,校門都能依照制服來分辨學區,為何結界牆不能依照區域傳送到該休息室的門前。」

這分明就是要給人鑽漏洞,設計者腦袋鐵定有坑。

這樣可以讓有心人帶偷偷運輸殺手進來抹除對手,甚至還能搞借刀殺人之計...喂!這分明就是給對方找漏洞鑽!

原本以為會有相關答案,沒想到夏碎學長更在意大神狀況:「快說吧,你的發作究竟是怎麼回事,我們要預防對方在比賽動手腳。」

也是,比賽過後大神身上的問題不會消失。

大神點點頭,看來也認同這個判斷。

「這個是精靈送來的手工點心喔。」小亭端著茶點進來,令原本是機密情報大爆露變成下午常的家常便飯。

......

...拜託,請不要搞壞,機密情報大爆露的畫風嗎?

大神突然拍小蠢貨的後腦勺:「你在觀衆席沒啥事看戲就好,我們也會肚子餓的不能一邊休息一邊說嗎!」有道理!

他現在喝著小亭端來的茶水,老娘是坐在夏碎學長與漾漾中間,至於五色雞頭旁邊是提爾。

在人們坐下已經淪為管家小蛇的小亭紛紛為眾人倒水。

「我的個人基本能力是火系與冰系。」大神對於這件事可沒打算隱瞞一語直逼重點,夏碎學長冷靜回應:「這個我們都知道。」

對,使用的假名不就是冰炎嗎?拆開不就是冰與火。

「總之就是我原本的能力是火冰兩種。」大神搔搔頭,口氣也厭煩著:「一出生就有的,所以起源不必解釋了。」,想必是針對漾漾。

哀〜同學你動漫到底看到哪了啊?

「學長,我個人比較想知道那兩種能力為什麼會在你身上。」

今日五色雞頭西瑞.羅耶伊亞,他要改名成西.請教我遠古三浪病患者.要做死、要找死.要背鍋就讓我來.瑞.羅耶伊亞。

這可是大神個人隱私,大神不同意可別亂問。

「那個是個人隱私。」大神本名好像有問題,也無法拿出本名在此刻世界居住。

「總之那個天生能力原本就不可以亂用,如果取得平衡就算了,不過目前這家夥還沒百分之百能控制自己的冰與炎,所以像剛剛在場上那種大法術是禁止使用的。」提爾直接幫人做收尾工作:「會發生像剛剛那種狀況,能力失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23 09:02: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看來這場大賽免不了危機重重琉羽加油

點評

琉羽:「唉...」  發表於 2019-4-29 19:4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9 19:51:1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十二章
(琉羽視角)
真麻煩...等等!戰靈天使少主的卡汀茲將軍不也是天身光與暗嗎?為何大神只要一動用冰、火就會失痕或著單方面輸出過大就會失衡。

難道大神在無殿可沒學部已失衡為條件動用兩者力量,或著把對立屬性發會到極限的技巧。

搞不好是那技巧難學,所以大神目前還沒掌握也很正常。

「並不會毀滅地球。」大神橫了一眼看三浪病患者,顯然褚三浪又在浪。

至於大神的搭檔喝了一口茶:「這些我大約知道,而且這種能力也違反自然。」對於大神力量顯得很冷靜,想必很久以前就曉得。

......

...疑!!?

不會是冰牙猴子的基因還有怪叔叔家族...更正一下!焰之谷的公主的基因兩者太強,導致遺傳、繼承都五五展開。

說不通,真的是這樣應該是一半紅一半銀白才對,還有我X英雄學院裡面某個冰火先天的也很強,沒失衡上的問題存在。

「好帥啊!」看來五色雞頭不懂事情嚴重性。

「之前忘記提醒你們。根據醫療班先前針對他的研究,這次大賽中一定還會發生類似的事情,所以你們跟他同隊的要稍微注意一下,往年大賽中最後這場的傷亡率都很高,我想今年應該也不可避免。」提爾拋出超危險的發言,口氣方面超級嚴肅:「一旦發生失控的事情,你們要快點通知醫療班、賽塔跟瞳狼在場。」

老娘默默舉起手:「請問妳們對於學長的研究報告放哪?」對於醫療班的保全感到非常懷疑:「醫療班三不五時就會有人闖入,請問下學長的研究報告是否放在安全連黑袍都無法輕鬆闖入的地方?是否有限制閱讀的權限?」

大家看著據說是在場的醫療班的成員。

開玩笑!公會三不五時給人打,連一年後霜丘夜妖精都能襲擊醫療班禁地都能辦到,你說誰能放心把研究報告放在醫療班中。

換作老娘絕對會要求銷毀!通通的銷毀一個都不留。

「提爾納些研究報告是否有銷毀?有多人人知道、看過那份研究相關產物?」夏碎學長一連拋出兩個問題。

其實這兩個問題相當重要,安地爾...不!任何一個人搞到手都能對我們這邊造成嚴重影響。

然後夏碎學長看著大神:「眼前最重要的是...」還沒說完,變態土著就接:「賽塔跟瞳狼可以平衡那兩種能力。」

換句話說...嘿嘿!之後不用擔心漾漾會被人給利用,因為他已經成為代表隊的正式成員,日後也要多給他鍛鍊才行。

晚點交人短刀的戰鬥技巧...哈哈哈!最初玩餐刀所以在這方面也稍微有些經驗,還無聊把會的跆拳道、空手道順便融入其中。

「賽塔就算了,他是隨找隨到的人,不過、瞳狼的東西我已經給褚了。」大神懶洋洋的把某位小蠢貨拉入代表隊中。

這一刻,漾漾注定成為代表隊的一員。

這樣大家也都輕鬆無比,不用擔心一邊保護漾漾還要一邊打對手...呃,幸好漾漾當時有班長大人相助。

回想起惡靈學院的人要找雷多他們復仇,刻意來找漾漾麻煩還鬧到差點被人活生生剝皮的結果。

「那只手機。」大神讀到小蠢貨的心聲,還稍微介紹為何狼神的東西會是手機:「那個東西裡面有瞳狼唯一的分體,因為瞳狼沒辦法用原本面貌到這個世界,所以只能借由法術和那個媒介物現身。」

騙鬼!

大神那只是狼族的狼神為了照顧約定之子用眼睛製作出來的分體,瞳狼就是狼神!你說你這邏輯合不合理?

「真的假的!」

......

...小蠢貨你都沒懷疑啊?還有你不怕得知好戰的焰之谷的主神分體一個不爽,狠狠咬你的頭。

別想手機鬼,那可是大神家的狼神。

笑笑看著大神,深深懷疑他到底是為何要把手機交給漾漾,只是希望狼神的力量能守護人還是...算了,大神葫蘆裡賣什麼藥跟老娘無關。

「我把手機還你不是比較快嗎?」漾漾提出很明智的決定,只是這代價卻...他第一時間失去庇護。

大神放下手中的杯子:「褚,還我之前你先想看看,你有幾次被瞳狼救了?」確實很多次,所以漾漾別想太多。

「如果還我之後沒人跟在旁邊,下次你又被攻擊,可能直接升天喔。」這點不得不防,老娘又不會三不五時跟在小蠢貨身邊。

老娘可不是傻呼呼的黃金獵犬,拿有必要三百六十五天全天候照顧人。

「如果說要讓褚隨時都在附近,我倒是有一個好方法。」夏碎學長猛然拍手,小蠢貨眼皮一跳。

夏碎學長張開嘴,講出對某人來講宛如噩夢般的話:「如果說要褚隨時都在附近,我倒是有一個好方法。」很快的正式提案出爐:「就是讓他也變成第二代表隊的人就可以了。」

關於這點,老娘可以舉雙手雙腳贊成。

「我有個小問題?」乖乖舉起手,眾人同時看了過來。

這個小問題其實很簡單:「漾漾的心態還沒調整好,甚至會的東西不多...也要教人如何分辨自己、東西是否被人給動手腳。」這很重要,這次老娘沒攔阻情報會外洩,下次還是帶被人動手腳的飲料回來。

「夏碎學長請問能教我們一些自保的手段嗎?」語畢,某人飛快點頭還不忘注意自家帶導學長。

不是老娘要挖別人的帶導學弟到別人家,而是能適合漾漾學習的目前只有夏碎學長,大神的半放生自我成長不適合速效鍛鍊。

夏碎學長答應我的請求,願意教我跟漾漾一些能派上用場的自保、分辨、反偵察等等相關伎倆,不愧是進入類似的人。

當然提爾也半開玩笑,這次被大神很很種在牆壁中只露一小截脖子在外頭。

......

...千萬不要開大神玩笑話,否則下場只有死路一條。

這場會談結束,老娘一如往常去特訓、鍛鍊,至於漾漾就化為一個木頭人,心理鐵定在哀號著不想參加代表隊。

這次由於媽媽就在學校內,所以沒跑去找人,而是去跟山羊鬍老師好好溝通,至於山羊鬍有何下場不用多說,鐵定變成酸羊肉鍋。

由於第二日我們第二代表隊沒賽程,所以老娘毫不猶豫找阿利學長幫我做特訓直到早上七點左右才回解散。

才一回到四樓正巧看到漾漾進入大神房間,基於好奇、好玩、三浪病三者加持下,老娘也跟著進入大神房間內,三浪病這種病真的必須乖乖去醫治。

「早,剛剛廚房有送早餐過來,你們整理好看要不要吃。」一進來房間聞到濃厚的奶香味。

大神正看著電視,電視上播著新聞。

......

...要老娘去看新聞有哪些能力者者去原世界鬧事,還不如直接委託情報班調查算了。

新聞都能造假都能與政府扯上各種關係,搞不好那家電視台的高層與政府密切有關,一些重要的消息偏偏不多、封鎖,這樣的新聞真的能派上用場嗎?

「電視是提爾拿來的,最近原世界好像有點問題,多少要關注一下。」那隻變態應該是希望大神能休息。

老娘可以打賭,大神為來會加入過勞死名單中。

「看電視是最快的資訊選擇,不過當然比不上情報班,但是從情報班取得持續資訊也是需要代價、所以看電視就行了。」準確度高嗎?這是袍級專用的還是地球人用的?

還有老兄不要想太多,小心想太多不小心就外星人入侵、殭屍危機大爆發甚至...各種奇奇怪怪生物大爆發。

等等!忽然好奇大神大戰哥吉拉會如何?

「曾經有個白癡觸碰古代邪術士的古墓,復活目中的殭屍蠱蟲。」大神衝著漾漾一笑:「有興趣就去想一個人全身爬滿蟲子鑽進鑽出,噴蟲子感染人畫面多有趣,重點是被蟲子感染除非完全銷毀否則屍體不會倒地。」

恐怖如斯!

這你嗎的!這是逼人怎麼破啊?

還有大神你知道該不會你剛時就去消滅那些蠱蟲吧?不要說一些大地震還是某某自然災害、人為災害就是你們這票人搞的。

這一剎那懷疑一些閃電劈到樹木也是這票火星人搞的,看來地球要被地球人、火星人聯合消滅,絕對要有自然界的正義使者給這票人迎頭痛擊。

大神露出邪笑:「褚,你有興趣要不要我帶你去晃晃。」,被點名之人冷汗狂奔:「不...不用了,我會乖乖閉腦!」

同學不做死,就不會死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還無法學會,恐怕三浪病這個超級傳染病真的該治、該研究,最好研究對象...嘿嘿嘿!沒錯!就是生命力比小強還要強大的變態土著。

十分鐘後漾漾換洗好衣物,老娘則用淨身術把汗臭味、汗、髒物通通排除掉。

「昨天幫你申請的隊伍章來了喔。」在某人拿起杯子準備喝牛奶,大神直接給人一個心理重擊。

安息吧,大家會光榮記住您的奉獻。

......

...才怪!很多人都拿你當賭博項目。

根據小道消息班導壓漾漾會在最後一個項目第一時間內死亡,則班長壓漾漾回平安活下來回到學校,不得不說這簡直就是666到沒極限的祝福。

大神正看著漾漾洋洋舉起右手拿著有銀色底的八角型徽章的牛皮紙袋,不用多說這絕對是競技代賽的正式文書。

「你的回想也太短暫了吧。」看來漾漾學到如何控制腦殘,加油!三浪病可以克服的!

對此,某人還真的表達出一點:「回想一堆會被你巴。」

......

...果然有成長,加油!克制三浪病吧。

「你也都知道你腦袋裝廢物嗎。」

放棄吧!要大神不聽你的腦殘沒法子,除非某人能學會鎖心術塞一大堆神經病毒,逼偷窺著腦袋報銷要送去原廠重新組裝。

「對了,已經幫你申請好了,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代表隊行動時候你一定要出席喔,另外有一些相關的事情晚點夏碎會拿手冊給你看。」大神無視小蠢貨的心聲,喝了一口熱牛奶看這一眼:「或著找陶,她也是正式隊員之一能幫上忙。」

謝謝大神。

其實老娘能幫上的忙有限,最多只能教人如何拿短刀自保,至於要他主動砍人...哀,老娘也無能為力。

「放心,我們還不至于大膽到用你這個比菜鳥更菜的家夥當候補選手。」大神瞬間立旗,很快的大神會自己打自己的臉。

因為...隊員全數因為漾漾買的飲料被人動手腳全體中毒,除非有蝴蝶效應出現,才能避免漾漾上場。

「欸?不是嗎?」他一拋出這點,老娘也補:「根據動漫定論,會出現重大事故讓主角上場,好的發展是主角開威壞的是...被打著需要重新鍛鍊大爆發。」

近年來,反派越來越難當,甚至反派不管怎麼努力都會被主角活生生輾壓。

最佳代表修聊的海公公,好幾次對瞪誰誰懷孕狂魔霸宋玄聖出手,屢屢失敗,甚至未來還要被打包成禮物送給可愛的十六。

對於海公公的辛勞有興趣者,可以上網搜尋修真聊天X觀看。

「......」這是大神對於老娘提出的關鍵給的答案。

「現實不會向動漫那樣。」大神用這點穩軍心,還給漾漾一個輕鬆的職位:「幫你申請的是相關人員。」

恭喜!

在某人從大神手中接下紙張,觀看上頭的內容:「打雜人員?」不用懷疑。

「除了打雜人員我想不出有啥可以寫的。」大神聳聳肩膀,順便給另外一個:「不然你覺得跑腿會比較好聽?」

還能安排......安排...有了!按摩師!還能想到什麼適合漾漾的......

沒了,看來沒多少適合漾漾的職業。

「一般隊伍申請輔助人員都是許可的,像蘭德爾就有幫助他的管家申請,不過輔助隊員是沒有上場資格的,所以你不用擔心會死在外面。」不!大神旗子請少立,不然會出意外。

仔細想想...大神不會立太多旗子才讓漾漾成為正式隊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29 20:06: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按摩師?漾漾會那種專業級按摩嗎?(黑人問號

點評

漾漾:「不會...」  發表於 2019-4-29 20: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10:39:56 | 顯示全部樓層
由於部分坑沒有母親節文章的靈感,於是今天就PO正文

第九十三章
(琉羽視角)
想必很多人都會覺得這分明就是立旗子,還是一立必成的旗子,破解之法是...不讓漾漾去買飲料。

所以請不要立旗子,也不能暗示漾漾。

大家加油。

「蘭德爾應該不是幫尼羅申請打雜人員吧?」同學你太小看什麼駕照都能取得的尼羅。

那個萬能的管家,搞不好連星際戰艦、太空梭的駕照都有,只怕這世上沒任何交通工具難得了尼羅。

「當然不是,尼羅是以管家身分進去的,你當得了管家嗎?」不可能!大神一定拿尼羅做標準,那種管家翻遍守原兩界只怕只有伯爵大人家才有。

啊!差點忘了,還有亞戴爾這號人物存在。

......

...你們兩個是天身得調教師還是什麼啊!為何能搞出這種超萬能的管家上能上戰場殺敵處理文書,下能打理整個家煮一手美味的食物。

小蠢貨對於打雜人員默默接受:「我明白了。」鐵定心裡覺得很悲哀,其實...漾漾能當替我們準備飲料、蘇跑。

第二日也就是今日的比賽非常誇張,亞里斯又再度撞上惡靈學院,這其中一定有黑箱作業。

誰能跟老娘獎,這是什麼鬼簽運啊?

大神站了起來:「我們也對惡靈學院比賽的場次很在意。」順邊幫今年進來的新生考古:「聽說四年前的上屆比賽他們本來也是兩隊入選,可是因為其中一對在私下攻擊其它參賽者被取消資格,而另一隊在比賽在中因為發動大法術將觀衆席給卷入造成大災害也被處以喪失資格,我有點介意他們今年會玩什麼花樣。」

「不愧是擁有黑袍的學校,實力根本無法推測。」語畢,大神點點頭幫我做一個結論:「不錯,惡靈學院的綜合能力一直很強,如果他們學校不要專門出一些三流之輩,應該會是不輸給我們學校的程度。不過他們老是做一些不怎麼好的勾當,所以也一直被排除在學院聯合名單之外,沒有幾個學校想跟它做交誼。」

先給老娘等一下!都被排擠到底是誰給對方袍級證明、誰允許他們有資格參加競技大賽?這分明就是想要搞事。

還有學校會派人盯那群三流之輩嗎?放任他們在學校裡亂跑惹事,不怕會告出大麻煩嗎?

「對了,你的衣服明天會過來。」大神不想在惡靈的話題多講些,強行改變話題。

漾漾歪著頭開始賣萌:「衣服?」,美中不足的是...沒精心打扮。

「代表隊的衣服,相關人員也有制服。」

袍級有特權五色雞頭藝術眼光與眾不同,他看到制服直接表明自身立場『一般沒特色的衣服他已經很想去死了,所以昨天開場穿的已經是他的忍耐極限,打死都不穿代表隊的制服。』

換做老娘是隊長...踢了這種不合群的人,學校內還有不少優秀的大老可以抓出來用一用。

例如阿利學長還是阿利學長......啊!差點忘了唐學長也屬於優秀的人員之一,總之代表隊根本不缺人才何必要求...

只是大神這次打算讓新人見見世面,難怪...等等!本校優秀的新人竟然都在C部,而且才這幾位而已!

「西瑞說穿一般沒特色的衣服他已經很想去死了,所以昨天開場穿的已經是他的忍耐極限,打死都不穿代表隊的制服。」

反正被人問認不認識五色雞頭,直接達不認識萬事都OK。

「反正學校也沒有特別規定要不要穿代表服,隨個人喜好,事後也不會回收,你可以留著看要當紀念還是平常穿。」這對漾漾來講可是一個寶。

大神整理一下放在口袋的東西,隨後把桌上三人分的杯子、盤子收拾乾淨:「走吧,我想已經差不多要開場了。」

今日大賽即將開始,要看惡靈學院如何耍奸詐手段暗算本校第一代表隊的人。

「學長惡靈學院會不會刻意在場上留下按手,暗算晚點要使用那競技場的隊伍?」行程表沒變動,那麼我們的隊伍會遭到人暗算。

老娘沒想到這一句話竟然改變未來,大神拿出電話與不知是哪位聯繫。

「好。」某人答老娘點點頭,地上刷了一下出現大型的移動陣法,不用幾秒鐘的時間來到昨日的休息室。

休息室內已經有人在,這人據說是咱們第二代表隊的隊長夏碎。

他正穿著很像制服的白底藍邊的衣服,旁邊還有一個同款大衣被擱在一旁。

「這個就是代表隊的制服。」這東西比五色雞頭穿得玩業好看,五色雞頭的收藏品根本不適正式場合的穿著。

喂!主辦單位敬業點好嗎?要讓所有選手對於能參加競技大賽還殺入決賽感到自豪,為校爭光而非穿著袍服以外的便服。

夏碎學長闔上書收了起來:「西瑞說他要去一般觀衆席看比賽,因為那邊離販賣部比較近。」,也將另外一位隊員的行蹤報告出來。

......

...算了,那隻放山雞就讓他放飛自我。

只要不要撞上比他厲害的高手就好,再加上競技大賽有規定不能找代表隊成員麻煩,理論上不用擔心五色雞頭出現意外。

隨便挑了一個位置坐下,看著休息室外的場地養精蓄銳。

休息室的門突然傳來敲響聲,大神直接對新進隊員道:「打雜的!去開門!」

.......

...這是在報復還是什麼?不要說因為妖師曾害過你全家家破人亡,也知這部是妖師的錯,所以偶爾用無傷大雅的方式吧?

「漾漾!」

疑!!?

等等沒搞錯吧?

下一刻傳來:「雷多?」緊接著是:「雅多?」...等等!你們沒留人保護伊多吧?伊多現在不會有危險吧?

結界牆可不安全,很容易被黑的耶!

今年真正最大的問題學院不單只有惡靈學院,還包含不知吃錯什麼藥的明風...吃什麼藥!難道明風學院的畫風崩潰是安地爾偷偷加料。

「我們等等要准備做開場了,先繞過來跟你們打一下招呼。」雷多環著手嘻嘻笑著:「你們應該會過來看吧?」當護衛還是觀察人員?

大神與夏碎學長兩人先行禮然後點頭。

夏碎學長提出這個問題:「今年惡靈學院有在決賽前動手嗎?」,雅多搖搖頭:「沒有,所以我們覺得奇怪,伊多要大家比賽時候多注意一些。」

他還與雷多對看一眼:「昨天你們比賽時候我們去看了明風與奇雅的比賽,明風學院他第一代表隊今年的選手很奇怪,強得非常奇怪。」

果然明風被安地爾下藥,不知醫療班是否能檢查出來?

不行就去找望天班長來,反正情報班已經半數以上都愛望天,我就不信望天班長查不出所以然。

「怎麼說?」夏碎學長瞇起眼睛:「我們昨天回去時候還沒有時間可以看大賽的回溯影像。」

若他現在黑氣大爆發,很容易讓人懷疑瞇瞇眼的人都是腹黑。

...嗯,這好笑是很多動漫的梗衍伸出出來的,正式說法是“瞇瞇眼都是怪物”,對此千萬不要得罪瞇瞇眼。

銀X的宇宙神威、殺人網球王子的不二是老娘比較熟的,不過殺人網球後期根本變成火星人網球運動,前期那些不科學、超修真的招數也就算了,後頭根本偏離常態。

那已經不是打網球運動,而是用命去打網球。

「明風一向以戰鬥學院自居,往年參賽時候大部分都是點到為止,今年與奇雅比賽時候居然下重手,如果不是裁判及時喊停宣布晉級,奇雅的選手可能會重傷整個月下不了床。」居於本校不會死人的優良結界,比賽都採把對方打死很正常。

雅多把後半段的話講出:「過程中很明顯奇雅選手幾次想喊停認輸,但是明風學院並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就往年他們比賽的狀況來看,今年特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這也讓夏碎學長、大神同時皺起眉頭。

「應該是跟被攻擊無關。」雷多看出某人的心事,把他調查的答案講出:「那天之後我們有再過去調查,明風到這邊時候全部有被驗明身分,確定是本人無誤,也沒有受到什麼大法術的重大攻擊,推測大概是一些人在賽前動的小手腳。」

老娘默默舉起手,眾人同時看了過來。

嘿嘿嘿!那麼老娘就講出另外一種可能性,就看看大家會怎麼去推測。

「如果攻擊明風的人,他有能遠距離操控選手又不會讓醫療班發現的藥物會如何?或著明風內有陰謀者,他跟隊員又要好偷偷在隊員的伙食內下藥,比賽不知有沒有藥檢?」從比賽到現在,都沒看到有醫療班的藍袍幫我們做藥檢。

你們到底是怎麼思考的啊?只以法術為主破綻很大,如果要吸食會上癮的食物,逼著對方抹滅良心辦事會如何?

你們只重視法術而忽略其他東西,小心你們的先祖會哭哭。

眾人開始沉默,看來對於用無法探查到手段暗中操控明峰代表隊的可能性。

哼!本校的防禦手段果然在滲透專家咖啡狂安地爾.阿希斯面前,根本就是薄薄一層灰塵,想破輕而易舉。

好險!安地爾沒同時在四大結界中的三個埋下大型陷阱,瞬間把鬼族兩大惡鬼王的七大同時召喚到那邊,校門再由兩大惡鬼王同時進攻,這麼一來...學校註定會淪陷。

他們果真太易賴妖師的力量還有不長腦子。

頭腦可是好東西請好好珍惜,沒變成鬼族前請好好珍惜頭腦,真的變成鬼族更應該重視在乎頭腦。

雅多似乎注意到什麼:「我們時間也差不多要離開了,先走一步。」...疑!!?時間要到了。

這對兄弟匆匆忙忙地打聲招呼,發動移動陣離開咱們這邊的休息室。

大神忽然看褚三浪一眼:「只有選手可以這樣進來,非選手擅闖會失敗不然就卡在牆壁中等著被發現,每年從牆壁中被抓出來的人都特別多,不怕死的話以後你也可以試看看。」

......

...等等!這種大賽是幾年一次啊?為何每年都從牆壁中抓出人?

「不用了,謝謝。」

幸好老娘的制服不是裙子是褲子,挑了一個好位置用非常不淑女的動作躺下看外頭。

「除了比賽之外,一般觀賽選手使用的休息區會有結界保護著,從外面觀衆席看不到裡面,而裡面可以看見外面,這是保護休息中選手的隱私;除非有重大事故時候才會先解開結界通行,就如同那天你看見時候一樣。」夏碎學長微笑跟人解說:「醫療班與輔助班則例外,他們的結界從外面也可以看進來,以備隨時調用。」

某種程度來講,這地方簡直是幽會者的天堂。

學校的結界不太好被破壞只要避開輔佐班、醫療班,在這邊幽會能很爽因為能注意外頭也不用擔心會有人偷偷溜進來。

「各位觀衆大家早,歡迎大家來到今日第一競技場,我是現場播報員露西雅,將一連為大家播報今日早上亞里斯學院對惡靈學院現場以及今日下午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對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現場播報。」這次播報員換了一個,這次這個有短褐發藍眼,然而這不像昨天那個有鋼鐵翅膀而是昆蟲的透明翅膀。

「衆所皆知亞里斯學院代表的伊多等三兄弟為白袍中相當知名的高手,近年來屬于天文學院的亞里斯也因為他們三人盡力向外各校聯盟爭取而逐漸擺脫沒落學院的地位。而惡靈學院的賈喬與伊莉雅、來德斯三人則為黑袍、雙紫袍搭檔,在實力上與亞裏斯學院有段落差,不曉得今日將鹿死誰手,請各位觀衆期待今日對決。」看來比賽上有看頭。

惡靈學院耍詐暗算下一場比賽的隊伍,緊接著是...對方無聊跑去立旗子。

這次場地是很多岩山坑坑巴巴裝滿小碎石、細沙,這種場地不知對伊多他們來講會不會太危險。

......

...這場比賽也會讓人知道水鏡的底子,還會抱露出水妖精一族的至寶的短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13 09:36:59 | 顯示全部樓層
要出事情了,本次感覺依舊無法躲避災難啊

點評

琉羽:「該來的還是會來。」  發表於 2019-5-13 10: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26 17:25:0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十三章
(琉羽視角)
想必很多人都會覺得這分明就是立旗子,還是一立必成的旗子,破解之法是...不讓漾漾去買飲料。

所以請不要立旗子,也不能暗示漾漾。

大家加油。

「蘭德爾應該不是幫尼羅申請打雜人員吧?」同學你太小看什麼駕照都能取得的尼羅。

那個萬能的管家,搞不好連星際戰艦、太空梭的駕照都有,只怕這世上沒任何交通工具難得了尼羅。

「當然不是,尼羅是以管家身分進去的,你當得了管家嗎?」不可能!大神一定拿尼羅做標準,那種管家翻遍守原兩界只怕只有伯爵大人家才有。

啊!差點忘了,還有亞戴爾這號人物存在。

......

...你們兩個是天身得調教師還是什麼啊!為何能搞出這種超萬能的管家上能上戰場殺敵處理文書,下能打理整個家煮一手美味的食物。

小蠢貨對於打雜人員默默接受:「我明白了。」鐵定心裡覺得很悲哀,其實...漾漾能當替我們準備飲料、蘇跑。

第二日也就是今日的比賽非常誇張,亞里斯又再度撞上惡靈學院,這其中一定有黑箱作業。

誰能跟老娘獎,這是什麼鬼簽運啊?

大神站了起來:「我們也對惡靈學院比賽的場次很在意。」順邊幫今年進來的新生考古:「聽說四年前的上屆比賽他們本來也是兩隊入選,可是因為其中一對在私下攻擊其它參賽者被取消資格,而另一隊在比賽在中因為發動大法術將觀衆席給卷入造成大災害也被處以喪失資格,我有點介意他們今年會玩什麼花樣。」

「不愧是擁有黑袍的學校,實力根本無法推測。」語畢,大神點點頭幫我做一個結論:「不錯,惡靈學院的綜合能力一直很強,如果他們學校不要專門出一些三流之輩,應該會是不輸給我們學校的程度。不過他們老是做一些不怎麼好的勾當,所以也一直被排除在學院聯合名單之外,沒有幾個學校想跟它做交誼。」

先給老娘等一下!都被排擠到底是誰給對方袍級證明、誰允許他們有資格參加競技大賽?這分明就是想要搞事。

還有學校會派人盯那群三流之輩嗎?放任他們在學校裡亂跑惹事,不怕會告出大麻煩嗎?

「對了,你的衣服明天會過來。」大神不想在惡靈的話題多講些,強行改變話題。

漾漾歪著頭開始賣萌:「衣服?」,美中不足的是...沒精心打扮。

「代表隊的衣服,相關人員也有制服。」

袍級有特權五色雞頭藝術眼光與眾不同,他看到制服直接表明自身立場『一般沒特色的衣服他已經很想去死了,所以昨天開場穿的已經是他的忍耐極限,打死都不穿代表隊的制服。』

換做老娘是隊長...踢了這種不合群的人,學校內還有不少優秀的大老可以抓出來用一用。

例如阿利學長還是阿利學長......啊!差點忘了唐學長也屬於優秀的人員之一,總之代表隊根本不缺人才何必要求...

只是大神這次打算讓新人見見世面,難怪...等等!本校優秀的新人竟然都在C部,而且才這幾位而已!

「西瑞說穿一般沒特色的衣服他已經很想去死了,所以昨天開場穿的已經是他的忍耐極限,打死都不穿代表隊的制服。」

反正被人問認不認識五色雞頭,直接達不認識萬事都OK。

「反正學校也沒有特別規定要不要穿代表服,隨個人喜好,事後也不會回收,你可以留著看要當紀念還是平常穿。」這對漾漾來講可是一個寶。

大神整理一下放在口袋的東西,隨後把桌上三人分的杯子、盤子收拾乾淨:「走吧,我想已經差不多要開場了。」

今日大賽即將開始,要看惡靈學院如何耍奸詐手段暗算本校第一代表隊的人。

「學長惡靈學院會不會刻意在場上留下按手,暗算晚點要使用那競技場的隊伍?」行程表沒變動,那麼我們的隊伍會遭到人暗算。

老娘沒想到這一句話竟然改變未來,大神拿出電話與不知是哪位聯繫。

「好。」某人答老娘點點頭,地上刷了一下出現大型的移動陣法,不用幾秒鐘的時間來到昨日的休息室。

休息室內已經有人在,這人據說是咱們第二代表隊的隊長夏碎。

他正穿著很像制服的白底藍邊的衣服,旁邊還有一個同款大衣被擱在一旁。

「這個就是代表隊的制服。」這東西比五色雞頭穿得玩業好看,五色雞頭的收藏品根本不適正式場合的穿著。

喂!主辦單位敬業點好嗎?要讓所有選手對於能參加競技大賽還殺入決賽感到自豪,為校爭光而非穿著袍服以外的便服。

夏碎學長闔上書收了起來:「西瑞說他要去一般觀衆席看比賽,因為那邊離販賣部比較近。」,也將另外一位隊員的行蹤報告出來。

......

...算了,那隻放山雞就讓他放飛自我。

只要不要撞上比他厲害的高手就好,再加上競技大賽有規定不能找代表隊成員麻煩,理論上不用擔心五色雞頭出現意外。

隨便挑了一個位置坐下,看著休息室外的場地養精蓄銳。

休息室的門突然傳來敲響聲,大神直接對新進隊員道:「打雜的!去開門!」

.......

...這是在報復還是什麼?不要說因為妖師曾害過你全家家破人亡,也知這部是妖師的錯,所以偶爾用無傷大雅的方式吧?

「漾漾!」

疑!!?

等等沒搞錯吧?

下一刻傳來:「雷多?」緊接著是:「雅多?」...等等!你們沒留人保護伊多吧?伊多現在不會有危險吧?

結界牆可不安全,很容易被黑的耶!

今年真正最大的問題學院不單只有惡靈學院,還包含不知吃錯什麼藥的明風...吃什麼藥!難道明風學院的畫風崩潰是安地爾偷偷加料。

「我們等等要准備做開場了,先繞過來跟你們打一下招呼。」雷多環著手嘻嘻笑著:「你們應該會過來看吧?」當護衛還是觀察人員?

大神與夏碎學長兩人先行禮然後點頭。

夏碎學長提出這個問題:「今年惡靈學院有在決賽前動手嗎?」,雅多搖搖頭:「沒有,所以我們覺得奇怪,伊多要大家比賽時候多注意一些。」

他還與雷多對看一眼:「昨天你們比賽時候我們去看了明風與奇雅的比賽,明風學院他第一代表隊今年的選手很奇怪,強得非常奇怪。」

果然明風被安地爾下藥,不知醫療班是否能檢查出來?

不行就去找望天班長來,反正情報班已經半數以上都愛望天,我就不信望天班長查不出所以然。

「怎麼說?」夏碎學長瞇起眼睛:「我們昨天回去時候還沒有時間可以看大賽的回溯影像。」

若他現在黑氣大爆發,很容易讓人懷疑瞇瞇眼的人都是腹黑。

...嗯,這好笑是很多動漫的梗衍伸出出來的,正式說法是“瞇瞇眼都是怪物”,對此千萬不要得罪瞇瞇眼。

銀X的宇宙神威、殺人網球王子的不二是老娘比較熟的,不過殺人網球後期根本變成火星人網球運動,前期那些不科學、超修真的招數也就算了,後頭根本偏離常態。

那已經不是打網球運動,而是用命去打網球。

「明風一向以戰鬥學院自居,往年參賽時候大部分都是點到為止,今年與奇雅比賽時候居然下重手,如果不是裁判及時喊停宣布晉級,奇雅的選手可能會重傷整個月下不了床。」居於本校不會死人的優良結界,比賽都採把對方打死很正常。

雅多把後半段的話講出:「過程中很明顯奇雅選手幾次想喊停認輸,但是明風學院並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就往年他們比賽的狀況來看,今年特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這也讓夏碎學長、大神同時皺起眉頭。

「應該是跟被攻擊無關。」雷多看出某人的心事,把他調查的答案講出:「那天之後我們有再過去調查,明風到這邊時候全部有被驗明身分,確定是本人無誤,也沒有受到什麼大法術的重大攻擊,推測大概是一些人在賽前動的小手腳。」

老娘默默舉起手,眾人同時看了過來。

嘿嘿嘿!那麼老娘就講出另外一種可能性,就看看大家會怎麼去推測。

「如果攻擊明風的人,他有能遠距離操控選手又不會讓醫療班發現的藥物會如何?或著明風內有陰謀者,他跟隊員又要好偷偷在隊員的伙食內下藥,比賽不知有沒有藥檢?」從比賽到現在,都沒看到有醫療班的藍袍幫我們做藥檢。

你們到底是怎麼思考的啊?只以法術為主破綻很大,如果要吸食會上癮的食物,逼著對方抹滅良心辦事會如何?

你們只重視法術而忽略其他東西,小心你們的先祖會哭哭。

眾人開始沉默,看來對於用無法探查到手段暗中操控明峰代表隊的可能性。

哼!本校的防禦手段果然在滲透專家咖啡狂安地爾.阿希斯面前,根本就是薄薄一層灰塵,想破輕而易舉。

好險!安地爾沒同時在四大結界中的三個埋下大型陷阱,瞬間把鬼族兩大惡鬼王的七大同時召喚到那邊,校門再由兩大惡鬼王同時進攻,這麼一來...學校註定會淪陷。

他們果真太易賴妖師的力量還有不長腦子。

頭腦可是好東西請好好珍惜,沒變成鬼族前請好好珍惜頭腦,真的變成鬼族更應該重視在乎頭腦。

雅多似乎注意到什麼:「我們時間也差不多要離開了,先走一步。」...疑!!?時間要到了。

這對兄弟匆匆忙忙地打聲招呼,發動移動陣離開咱們這邊的休息室。

大神忽然看褚三浪一眼:「只有選手可以這樣進來,非選手擅闖會失敗不然就卡在牆壁中等著被發現,每年從牆壁中被抓出來的人都特別多,不怕死的話以後你也可以試看看。」

......

...等等!這種大賽是幾年一次啊?為何每年都從牆壁中抓出人?

「不用了,謝謝。」

幸好老娘的制服不是裙子是褲子,挑了一個好位置用非常不淑女的動作躺下看外頭。

「除了比賽之外,一般觀賽選手使用的休息區會有結界保護著,從外面觀衆席看不到裡面,而裡面可以看見外面,這是保護休息中選手的隱私;除非有重大事故時候才會先解開結界通行,就如同那天你看見時候一樣。」夏碎學長微笑跟人解說:「醫療班與輔助班則例外,他們的結界從外面也可以看進來,以備隨時調用。」

某種程度來講,這地方簡直是幽會者的天堂。

學校的結界不太好被破壞只要避開輔佐班、醫療班,在這邊幽會能很爽因為能注意外頭也不用擔心會有人偷偷溜進來。

「各位觀衆大家早,歡迎大家來到今日第一競技場,我是現場播報員露西雅,將一連為大家播報今日早上亞里斯學院對惡靈學院現場以及今日下午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對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現場播報。」這次播報員換了一個,這次這個有短褐發藍眼,然而這不像昨天那個有鋼鐵翅膀而是昆蟲的透明翅膀。

「衆所皆知亞里斯學院代表的伊多等三兄弟為白袍中相當知名的高手,近年來屬于天文學院的亞里斯也因為他們三人盡力向外各校聯盟爭取而逐漸擺脫沒落學院的地位。而惡靈學院的賈喬與伊莉雅、來德斯三人則為黑袍、雙紫袍搭檔,在實力上與亞裏斯學院有段落差,不曉得今日將鹿死誰手,請各位觀衆期待今日對決。」看來比賽上有看頭。

惡靈學院耍詐暗算下一場比賽的隊伍,緊接著是...對方無聊跑去立旗子。

這次場地是很多岩山坑坑巴巴裝滿小碎石、細沙,這種場地不知對伊多他們來講會不會太危險。

......

...這場比賽也會讓人知道水鏡的底子,還會抱露出水妖精一族的至寶的短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