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人懶

[同人文] 【第二人生】追索(2019.05.14(八章:啟程+超重要公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0-28 20:54: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好看,大大什麼時候更呢?好期待後續,雷格真的是王道啊~

點評

雷格什麼的最棒了哈哈WW  發表於 2018-11-3 00:14
謝謝你W,不忍說後來忙得有點忘記了,估計最快也得過了下周以後才能繼續更新。三次元的事務實在讓人有些抽不開身甚至會忘記更新(被揍  發表於 2018-11-3 00:1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16 13:15:07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您的下週以後好久啊!我有定期來看的說,要加油喔!別棄坑啊

點評

謝謝你的支持!真的很抱歉,因為三次元的事情有點煩,不小心就拖延到現在(拖出去斬),不管怎麼樣真的很感謝你的加油和留言!(撲  發表於 2019-1-23 00:4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3 00:47: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人懶 於 2019-1-23 00:50 編輯

05.線索
副標:遺補那些設定



「假設你的假設都是正確的呢?」

什麼?

「我的意思是,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可能,你所知道的規則都是對,沒有任何悖論可能。」那人悠悠喝了一口茶水,下意識皺眉,似乎覺得他請的飲料太甜了,秀氣地把杯子推遠,「你真的很聰明,所以不可能的事情也是不可能的,那麼這些不可能都是對的呢?」

「麻煩女士說清楚些。」

眼前女士笑了一下,一把拿過他手裡的書說:「時間只是內在的,宇宙之間並不存在時間,只存在我們之中。所以我們存在了,才導致了事物開始生老病死。……你沒發覺到嗎?」不能理解乾脆不開口。

「明明很簡單的,就像是這樣子。」女士捏起書扉頁一角,輕輕地翻至另外一面,刻意地只貼合了一部分,接著將書頁放回本位。「他確實存在,卻只在你的世界裡。」

「因為這個世界沒有他的時間。但你一直追索於這個世界的時間與空間中,是否有異世界人物來去的原因,你試圖分開解答,但這兩者合併一起,才是造成詭譎現象的原因。」花了無數多的時間去探索是否有可能,那個人跨越了空間來到他這裡,卻沒想過是如此簡單的。

所以說,親長還有將軍甚至於母樹大人,沒有感知到雷瑟的存在,是因為在那個時間點上,與雷瑟的空間時間毫不相干,只有他倆人的時空起了動盪,意外疊合而見。

簡單來說,就是他和雷瑟相見的地方,不在守世界、也不在他出生的世界,是在另個三次元空間。而那個三次元則是因為莫名的時空震盪引起。

「現在,你只要找到這個震盪動機,反轉施行就可以了。」雨天女士淺淺一笑,將書本闔上。又開口:「但這個震盪可能來自兩者共存空間的任何處,要理解、複製、逆操作幾乎是別無可能,甚至是天方夜譚。」

「願聞其詳。」

女士輕笑,眼中卻毫無笑意:「你走過、理解這個世界嗎?」當然不。不等他的答案,女士繼續解釋:「那你要如何明白這宇宙中兩世界的距離?要如何計算空間震盪的力度、發源地、作用等一切變因?重新複製這個意外?」

「不斷實驗,勢必引起無數時空震盪,甚至崩解。時間種族不會坐視不管,這條路你必不可能成功的。」稍微停頓女士挑眉,將書本放置在手邊古書堆上,「除非小天使,你有座標或路標。」

「例如?」

「像是屬於那個世界的東西,必須是強大的力量、或是和歷史有極強關係的。」攏了攏淡粉色領口,又將髮絲撥勾耳後。不再看向他。「第一個方法是不可能,第二個看來也是沒有。那我也莫可奈……」

「有的。」

女士轉眼望他,「什麼東西?」

拍拍胸膛,「我。我就是。」女士深吸一口氣,耐性將盡,但他卻快一步開口。娓娓道來他曾是那個世界的歷史之一,卻被女士打斷:「若真是如此,那些也派不上用場。而我建議你,去找那幾位,或許真能找到座標。」那幾位自然是無殿三主。

「有了進展後,再來找我。」女士乾脆地離開了古書店,把帳單留在小圓桌子上。結清帳款漫步出店,不意外某精靈站在店外,濛濛細雨中那搓紅髮格外惹眼。

「如何?」難得某位半精靈口氣如此和平。

聳肩,「那時的現象基本有了定論,這些日子探索,總算有點眉目了。」總覺得,心情特別地好。只要搞到座標,要回去也不是太難了……吧?

冰炎嘖嘖幾聲,「別高興太早,雨天女士說這事情可不好辦。」不好辦就是辦得成!只是困難了點不是?轉過身,冰炎乾脆地下了闢雨訣,走出屋簷下。

TBC.

過場章節!!!!!簡單來講基本上就是把時空設定給補足了,雖然我覺得沒有多少人能看得懂(畢竟處理這篇文章科普了各家哲學對時空的看法,還得合乎玄大的設定,最後匯聚成一家,雖然還有很多細節沒有處理也有部分悖論,可再糾結下去估計根本更新不了)
然後,所有頭疼的時空設定到此為止!接下來就是純文(刪除)藝(刪除)啦!俗稱小白文。
順帶一提,那個什麼的女士並不是很重要,只會出現這一章ˊ而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3 10:45:57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嗚嗚大大更新了好感動!
啊不過日期……是2019年了喔人懶大大WWW

點評

XD喔對!已經過了一年了((被揍))感謝提醒嗚嗚>W<)  發表於 2019-2-15 13:5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5 13:51:46 | 顯示全部樓層
06.喪禮之後

鐘聲響過六下,諾大空廣的殿堂還殘存回音。

卻極快地被腳步聲掩蓋--咖搭、咖搭--緩慢清脆的叩聲在大殿上格外清晰。

「審判長。」

羅蘭一身低調的暗色長衣袖,遲疑半晌,還是開口:「你打算怎麼辦?」

聞聲側過臉龐,瞅了伙伴眼,審判才轉身。「我還行,可你呢?」

多年共事的默契讓彼此明白這問題的意義:之後,你是否打算焚火自盡?還是獨自苟活?

身為黑暗領主,不死生物的王者,羅蘭卻沒有半點應有之姿。此刻的他,反而舉手無措,就呆呆地在那,像一塊木頭,幾次張口欲言,最後仍吐不出半個字句來。

見夥伴如此窘態,審判不自主地捏了鼻樑,遮掩疲態。「抱歉,我不該現在問你。」

「沒事……」語畢,羅蘭又陷入另一段的沉默。

「如果你們都沒打算,不妨先留在神殿。」專屬輕少年的清亮嗓音,打破了兩人各自沉寂而尷尬的狀況。「你們的老師,估計很快就會回來了。」

「消息已經封鎖了。各方目前都沒有試探,國王那也還沒有告知。」不論是現任或是前任,十二聖騎士都是光明信仰中的指標,神殿不會放任宵小輕視踐踏他們的尊嚴。

話說到這,少年終於沒有繼續,反而撥開話題道:「你們好好休息,最多五六日。」五六日後,待到前前任的十二聖騎士回來,現任十二聖騎士做出決定,便開始反擊。

審判點頭,語氣平淡:「我知道了。」

少年微微勾動唇角,笑意卻不至眼底,「如果可以,順便安撫安撫其他學生吧。」

立於殿堂階梯上,無語目送兩位早已褪下戰袍的騎士,漸漸行遠的背影,少年終是不住嘆息,抬頭仰望高聳而宏偉的神像,那栩栩如生半垂眼眉的慈悲象。

好半晌,少年拄起法杖,不大利索地下了台階,待踩碎焦葉的步伐漸小,再無聲響。寂靜重新歸給敬拜堂。夕陽餘暉也逐漸退去,讓幽暗吞沒屋簷、壁畫、小徑、庭院。

夜晚的夜太深太黑,萬物失去本有的形貌輪廓。

失去光明後,也永遠失語。

萬物歸於死寂。


TBC.

終於要進入正題了,其實很怕爛尾呢(遠目
嘆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25 21:02: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加油啊~希望是he,墨對be有點感冒

點評

保證不是BE,某懶也不想自虐。^W^)感謝你的支持與留言,新的篇章已經丟出來囉~  發表於 2019-5-6 13:5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 22:23:19 | 顯示全部樓層
……你們想幹嘛(驚恐)
感覺教皇出場就代表準備要搞大事(超級驚恐)(什麼邏輯)

點評

教皇表示無辜躺槍,明明就是尼奧出來才代表要搞大事(被揍飛)新的篇章出來惹唷!感謝你的留言~很快就會知道他們準備幹嘛了W  發表於 2019-5-6 13:5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6 13:50:3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哀思

本帖最後由 人懶 於 2019-5-7 00:28 編輯

<哀思>

涉過陰暗的拐角,柔柔涼涼的風,捎來一抹清香。

不知從哪裡來的,帶著一點點金色粉末的落葉,輕輕打在手臂。

夜晚的風總讓人思念神殿,內殿深處那條來來去去走了幾十年的長廊,廊上兩側樸實油燈,深深黑夜中,鮮少亮起來。說起來還是教皇節省,連油燈的油都給扣起來。

反正聖騎士自帶聖光,即便夜中無光也能自行處置。格里西亞對教皇這番立論總特別感冒,可以反覆抱怨個好幾次不會膩。

「審判長。」羅蘭仍改不掉叫了十幾年的稱謂,那像是種融刻心底的名賞,以及專屬的榮耀。怎麼可能改得了?怎麼可能捨得掉?

羅蘭一如往常的肅穆不笑,「有什麼打算?」

「四處走走。」明明知道同僚詢問的問題並非此意,卻這麼回答。

夜晚太深,屬於審判騎士的那部分深深睡去。

此刻他只是雷瑟。

只是普普通通的凡人。

張口欲言,羅蘭最後卻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沉默點頭,並肩而行。

皮革鞋底踏在石板路面上格外響亮,除了他們兩人跫音與呼吸,再也沒有任何丁點聲響,整條大街彷彿死去。

因晚風搖曳的微弱聖光,僅僅足夠描繪出足前幾尺。

「格里西亞曾和我提過,你們小時候的事情。」

「摁?」似乎訝異突然提起往事,羅蘭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好半晌才詢問:「哪一件事情?」

「小時候他還沒學會凝聚聖光,有一次,晚上想上廁所就會拉著你去,兩個人摸黑到一樓廁所。後來沒有廁紙,你回頭幫忙拿卻被罰站,他在廁所等了大半個時辰的那次。」格里西亞提到這件事情,總會抱怨自己屁股涼颼颼地,穿上褲子也不是、繼續光屁股也不是,只能尷尬蹲在廁所裡等待救援。

想起這事情來,羅蘭笑了好一會兒,「確實是有,但我幾乎不記得了。」

「只記得他小時候特別嘴饞,會把我的點心給拿走。」羅蘭提的這一點,幾乎是每位騎士長都知道。

「他這點從小到大都沒有變。」想起寒冰分配給他們的點心囊袋,那個傢伙總想盡辦法蹭個一兩個走。

其實大多同僚都不興吃甜食、隨身袋個點心,可為了擋災,同僚會帶著點心,可以避免被格里西亞公器私用,派發麻煩的任務。至少堅石是這麼告訴他的:「有了點心,很大程度上能夠避免任務。」聽起來真像是某種護身符。

說起來堅石約莫是被派發到月蘭國,那之後就再也不擔任派外的相關任務了。

「他就從來沒和你、大地拿過。」他吃的甜品幾乎無味,格里西亞向來敬謝不敏。和葛喬則是水火不容,兩人老是像幼稚的大孩子,總得你一言我一句針鋒相對,看彼此吃虧暗地歡喜。等到外敵打上門,還是公事公辦。

夜晚的風很冷很冷,即便披掛外袍,冷風總會從袖口、領口灌入衣裡。

搓著微微凍僵的指頭,正想說點其他事情,前頭微弱的喧囂和亮光引起他的注意,自然將話給擱下。

不知不覺竟然走到這裡來?

「走嗎?」不知是哪裡來的靈感,轉而問羅蘭。

大概是驚訝這項提議,羅蘭有些茫然,雙眼呆呆盯著自己,「去哪?」未曾老去的容顏,在微光下那發楞的臉,顯得特別年輕。

「你所想的那樣。」耐心等待同僚的答覆。

羅蘭不是太需要等待的夥伴,「摁。」淺淺應了聲,算是同意了自己的提議。

酒館燈火通明,兩盞燈籠高高掛在門扉兩側,外頭有不少男女喧囂狂笑,有的少年少女還趁著醉意上頭,在酒館門口跳起舞來。

「進去吧。」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想到,有這一天會自主走來這裡。

不是因為公事,也不是為了找人。

「好。」

+++++++

酒館瀰漫炙燒烤肉、酒味、煙味,即便偏坐酒館一隅,氣息仍將他緊緊桎梏,每吸一口氣,都十足難受。

「我無法想像他待在這。」格里西亞總說想泡在酒館裡喝酒,饞著他每月薪水幾乎無法支撐得起的酒肉。可酒館的味道太濃重,幾乎要人窒息,潔癖如斯的那人怎麼會喜歡往這裡鑽?

羅蘭後知後覺才想起來:「我沒有注意過,這裡聞起來是怎麼樣?」

「不太好。」省略去不必要的分析,搖搖頭,低頭看了桌上一盤幾乎沒怎麼動過的肉盤,突然有點後悔,怎麼就一時衝動點了這盤肉。自己吃不下、羅蘭也不需要進食,太浪費了。

舉起杯子,輕輕抿了口格里西亞最愛喝的酒水,苦澀辛辣。

「審判長……。」羅蘭遲疑地喊了一聲,並不大聲,很容易就會被酒館的談笑歌唱蓋過,可他聽得清楚。那些載歌載舞的歡悅,非常大聲,可他卻覺得有些羨慕。

這才一點點的酒水下肚,就有些微暈眩噁心,像是搭乘普通民眾使用的馬車,一路顛頗致使暈車的感覺。但不妨礙他保持理智的清晰,就只是,有些暈而已。

「還可以嗎?」羅蘭注意到他,「審判長,還是別喝了。」

放下手底酒杯,「我沒事。」只是難以想像那個總愛吃甜的螞蟻,會喜歡喝這麼苦澀難以入口的飲料,他幾乎要以為格里西亞只剩下甜的味覺,其餘味蕾通通都消失了。

看來味覺還是正常的。

「真難得看到你的學生在喝酒,夏佐!」有些耳熟的嗓音,大概是太過突兀,導致沒能馬上反應過來。

「前˙太陽騎士長?」羅蘭連忙起身,險些掃掉擺在桌緣的餐具。才剛起身,卻被前˙太陽騎士長壓回座位。

「尼奧?」熟悉的人,卻不再是熟悉的樣貌,夏佐老師自己看慣的那長髮剪去,看上去俐落不少,英氣依舊,可是鬢角髮絲斑白,面上留下歲月深深折子,專屬長者的淺淺黑褐色斑紋印在眼尾、頰上。

多年不見,本該要高興老師依舊身強體健,可不知是否剛才那一口的酒水,竟讓人喉底酸澀,無法吐露個字句來。

「夏佐。」他不知道尼奧老師喊老師有什麼意思。

老師微微嘆息,「孩子,隨我來。」搭著他的後背,老師帶他轉入酒館內走廊,穿過昏暗破舊的走廊,拐入一間不算大的小包廂。

老師讓他坐在靠近門邊的位子,遞來一方帕子,「孩子,擦一擦你的淚水。」

「老師抱歉,我大概是有點醉了。」接過帕子,壓去頰上滾燙的淚珠。像是擦去汗水般,幾下便沒了,拭得一乾二淨。

老師沒有取回方巾,只是自顧自倒了杯茶水。「沒事,尼奧那傢伙醉起來可麻煩不少,和他比來,你永遠都是讓我省心。」

接著他才想起,「老師,尼奧老師怎麼這麼快就?」教皇陛下說老師們抵達葉芽城還要不少時間,沒想到今夜就碰上了。

「那傢伙老了歲數,性急的壞脾氣壓根兒沒有改。就押著那位暗黑精靈開啟瞬間移動,一大清早落在我家後院,弄壞了不少東西。」說起暗黑精靈的瞬間法術不穩,從半空中跌下來,弄壞了老師長年養殖的樹苗花草;似乎早已習慣尼奧老師的亂來胡鬧,老師四平八穩喝起茶來。

「老師,既然尼奧老師一大早就來了,怎麼沒有來參加……」同僚們的告別式,特別冷清。為了不使敵人明白他們的計謀得逞,神殿將前一代十二聖騎士遭遇埋伏身亡的噩耗壓下。

學生們倉促地獻上花,便離開繼續未完的工作。

要使百姓和樂、國家安定,多少的黑暗哀痛都必須被深深掩藏。知道這些消息的僅有十二聖騎士們:三十七代以及三十九代。最多算上兩位教皇。

要尋找真相,也不能讓敵人發現。

「整理後院花了不少時間,何況尼奧的身子不太好。」得到這答案非常意外,非常難以想像尼奧老師的身體不好,最後錯過了徒弟的喪禮。

「生病了?」聖騎士通常不太會生病,畢竟聖光沐體,病痛自是不藥而癒,加之注重鍛鍊的生活,要生病實在是很難得。而且方才尼奧老師看起來也還好,氣色一如往場。

「倒不是。」老師無奈嘆氣,「那傢伙年輕太過亂來,現在偶爾舊傷復發,尤其是手臂的那傷。」……格里西亞,為什麼總能在一切事物影中找到你的痕跡?

「尼奧嘴上沒說,還是不願意參加學生們的葬禮吧。」身處平和時代的騎士們,並不習慣喪葬與別離,尤其是白髮人送黑髮人的這樣困窘。

沉默半晌,「老師,我大概是有些醉,不打擾了。」明白老師有些話要和他說,可此刻並不想要講開來。

他還沒做好準備。

永遠都是。

TBC.






我登陸登了好久都沒能登陸進來。害我有點想要換地方貼文章了。(別
驗證碼總是跑不出來,而且不管換哪一台電腦都是這樣,可沒有驗證碼又不能登陸(超困擾
明明帳號密碼都記得,卻因為這個問題大半個月都登錄不進來,沒更新不是我的鍋,是論壇的鍋(喂喂喂

好吧 切入正題,我大概知道怎麼寫了。
死亡還有愛情這樣的主題,終究不能用太淺白的方法描繪,即便我自認我自己很淺薄無知
但用過去的方法,已經讓人無法寫下去了。只好換種方法嘗試。

格里西亞大概會在下一篇章中登場,消失好久的主角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9 20:53:57 | 顯示全部樓層

順帶說一下,下一次的更新應該會在五月十七號左右。
>>這次到下次更新前、下次更新到下下次更新之間,兩個時段間留言合起來超過三筆,會放小番外片段。(對,某懶只是想討糖果WW)(被揍爛)
順帶一提,洗版不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4 01:26:06 | 顯示全部樓層
寫在前頭:這一章節短了點。格里西亞又要晚出場了(扶額
因為這禮拜可能又要忙起來,所以提早更新了,字數自然少了很多。(所以某人就沒法登場了哭哭)

然後,如果論壇的狀況:大量的色情帖子、登入問題讓我無法接受,主要是前者的問題太嚴重了,不願意再妥協了。
與論壇相處的這十年,大概是緣分盡了。雖然還會繼續在這裡更新,但不會是優先順位。再不捨得也無可奈何。
等確定好新家後便會留下網址,重新開始。(感謝一直以來留言的小讀者,超愛你們(比愛心
適逢畢業找工作、檢定等等問題,下次更新是六月二十號左右了。


第八章:啟程

「審判長,你和太陽在一起嗎?」孤月頭仰得有些高,人高馬大使得他以鼻孔看人。早明白同僚這是習慣動作,並無鄙視之意,可配合他這口氣,竟然像是質問犯人。

不過,他和太陽的事向來低調,連教皇都沒有察覺,沒想到第一個覺察的竟然是孤月。

沉默替代應答,孤月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可沒告訴別人。」大概覺得有些尷尬,撓了撓頭,思考著要怎麼和自己解釋。辦公室裏靜悄悄,晚上的審判所幾乎沒有人,也是因此孤月才挑這時候說。

「謝謝你。」不論如何,孤月沒有往外說,還是讓人感激。

他可不想讓神殿的聖騎士有內心動搖。

「這到也沒什麼。放心好了,審判長不管怎樣都會是審判長。」

不過說起這個,「你怎麼發現的?」如果他們太高調,可就還得再注意、嚴謹些。

「其實大多數人都不會注意到,畢竟我也交過女朋友……那時候你和太陽吵架,太陽的口吻和言語,就有點像是我和女朋友吵架的時候。」孤月心虛地搔搔頭,「可我也很不確定。」

所以好奇心作祟來問嗎?「如果不是呢?」

「那就尷尬了。」說是這樣,但看孤月的表情,還是有一定的把握。

大約是不想再談論這話題,孤月乾脆轉移話題:「所以,你們是在吵什麼?我感覺太陽最近還在生氣?」

將審訊的公文進度表放回架上:「小孩的問題。」

「欸?是艾洛?」當然知道他們兩不可能生小孩,孤月也不會無聊到拿這事開玩笑。說到小孩子,孤月會聯想到那對兄妹很正常。

想到此處,他實在不住搖頭:「不是……我那天只是……。」最後,他還是沒有說完,畢竟這件事情他也還沒和太陽說清楚,也不知道那天到底怎麼吵起來的。

「你們想領養小孩?」

如果可以的話。這輩子可惜就是他們互為同性,無法育有子嗣,加之身分敏感。連光明正大一起就有問題了,領養小孩子根本是癡人說夢。孩子,大概就是一輩子的遺憾。

孤月在審判所經事多年,共事許久,看他反應自然明白答案:「拿我們當擋箭牌呢?反正都要領養,不如養在神殿裡面,就全部喊我們父親,這樣如何?」

微微走神,一想到那畫面,「格里西亞肯定會要養女兒。」這提議也很不錯,雖然教皇大概會頗有意見的。

「有女兒好啊!我就希望以後生的孩子是女孩,多可愛呀!還可以炫耀一把。」明明八字都還沒一撇,孤月顯然已經把現任的女友當妻子對待了。他交到這一任的女友比上一任的嬌小多,踩著高靴子也才不過到孤月的胸膛,頗有父女的既視感。

如果可以,他也挺希望能和格里西亞共組家庭。

有個孩子、有個家,熱熱鬧鬧的……。

「雷瑟老師。東西準備好了!」熟悉的嗓音將他喚醒,綠葉的學生將他搖醒。

準備啟程了。

綠葉的學生領在前頭,僅有腳步聲迴響。廊下沒有半個人,這時間,

黎明前的夜晚總是特別深。

神殿天空仍漆黑,無月的夜滿綴著點點星子。

很快的,燃油的火把轉移了他對星空的注意,「老師,您沒問題嗎?」

「沒事。」考量不便聲勢浩大的行動,人數不該過多,僅有他、羅蘭、艾崔斯特和夏佐老師當先鋒,作為第一波調查兵。可他擔憂此次路途危險,雖然他和羅蘭沒有大問題,可是畢竟老師們都上年紀,六十多歲,不年輕了。

艾崔斯特披上斗篷,躍上駿馬,說:「不要擔心,有什麼問題的話,我會立即使用傳送法術。」

「走吧。」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