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21|回復: 5

[小說] ★下輩子★(第二+自創+波西傑克森系列)更至第四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2-3 14:25: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杏雨 於 2018-3-11 20:59 編輯

✩第一章✩

「走吧~一起去上廁所!」

日常的課間休息,我一如既往的趴在桌上享受難得的好天氣。
「西亞同學,我可以…可以當你的女朋友嗎!」
「對不起,我可能不能答應。我認為我們這個年紀應該認真讀書,而不是在意男女私情,讀書是學生的本分……。」
看著鄰座再次委婉拒絕一個別班的女孩,滔滔不絕的說著某些我不太想懂的大道理,嗯,這也是一種日常啊…

不是我在亂講,我的鄰座,楊西亞同學生得玉樹臨風、猶如潘安在世,個性好,據說沒有人看過他生氣,頭腦就更不用說了,校排第一,可謂完人啊!一個禮拜七天,星期一可以在抽屜裡找到情書和巧克力;星期二有人來問關於情書的回覆;星期三有別班的女同學拿著飲料來告白;星期四連男生都拜倒在他的制服褲底下;星期五一票女生來邀他週末出來玩。誇不誇張?男女通吃,簡直妖孽!

雖然他平時都和同學刻意保持一點距離,但是還是不乏一堆青春期荷爾蒙爆發的少女上前自討閉門羹。

不過這次他不接受我倒是滿能理解的,這個女生我只能給她87分不能再高了。
先不說內在,光外表就嘈點滿滿,一看到那個煙燻妝,哦!天哪!!我不懂那是什麼審美觀欸~然後煙燻妝配水手服是哪招?我都不知道學校可以玩cosplay!

總之,儘管他是全校公認的校草,老師眼中的資優生,他依然是黃金單身漢一枚就是了。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令人絕望的上課鐘聲響起,啊,這節好像是數學課吶…
嗯,果斷翹掉。
不是我不乖,而是數學課真的很煩,同樣的概念套用就好,沒事做這麼多題目幹嘛!重點一模一樣的問題一直問到底煩不煩啊!整節課就像壞掉的錄放機一樣一直重播,我是繳錢來學東西的,不是來做題目的!

在以生理期來身體不適為由去保健室休息實則是蹺課後,我跑到教學大樓的頂樓吹風,每當我心情不好時總愛到這來,看著和前世一樣的藍天白雲,想著他們。

「吶,西亞同學,你是格里西亞.太陽嗎?」如果真的這麼問是不是很蠢啊?同樣的金髮藍眼,同樣的假笑,同樣的靈活腦袋,世界上有這麼多巧合嗎?但是如果不是呢?我能接受這個世界只有我的事實嗎?淚水盈滿了眼眶,幸好我是躺著的,只要不要流出來,就沒事了,我還是有希望的,對嗎?

上一世,由於光明神的委託,我穿越到吾命的世界,女扮男裝當上星御騎士,成為第十三位聖騎士,任務是守護十二聖騎,即使我沒有和他們一起接受小騎士的訓練,他們依然把我視為同伴。
我們一起出生入死,除暴君、救公主、斬惡龍,甚至「殺魔王」,原本以為會這樣過完一生,誰知道…

如果我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我跟著一起去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

罷了,有些事再想也只是多傷心的,還不如想想怎麼找回十二聖騎。上一世因為感知被盈滿全身的光屬性干擾,只能感受到光明跟黑暗兩種屬性。這世也沒好到哪裡去,全身上下還是光屬性,雖然如果努力的去感受,還是可以感覺到一些些黑暗在血液中,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但是這世的感知還是差到感受不到任何東西,唉…這下只能等太陽他們自己找到我了嗎?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不知不覺就翹了整節課,待會去跟老師道個歉吧…

正當我站起來準備下樓時,我在對面大樓的屋頂上看到一個不太符合常理的畫面:一個人背後長了翅膀。
你沒聽錯,就是翅膀,像是鳥類羽翼的翅膀,而且那個背影正是我的鄰座,楊西亞!
似乎還有一個人在他旁邊跟他說話,但是他的身影被水塔擋住了,只能隱約看到影子,可以確信的是,那個人也有翅膀!

不動聲色地回到教室後,我不意外地發現隔壁鄰居失蹤,比較讓我意外的是班上的風紀,沈墨雷也跟著不見蹤影。平時下課時間沈墨雷是不常出去教室的,畢竟身為班上風紀除了管理秩序外,也得負責登記遲進教室或者曠課的學生,而且由於他又非常盡忠職守、公事公辦,在班上的人緣不怎麼好,所以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和同學在外面玩的狀況。由此可知跟楊西亞在屋頂說話的人八成就是沈墨雷了。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不得不說現在的狀況真的很詭異,上課鐘打後都過了十分鐘,班上兩名資優生一起失蹤,國語老師和我們大眼瞪小眼,一副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樣子。
又過了一會兒,班長才提議讓一名學生去保健室問問,然後我就被老師派出來了。
我想大概是因為老師知道我在教室裡也不會聽課吧…不得不說,我還真的沒認真聽過學校的任何一堂課,但是我的成績也一直都保持在全校前五名,班上同學每次看到我的成績都一副想去跳龍嘴的表情,噢,修正一下,是一副想推我去跳龍嘴的表情。

好懷念哪~想當初教皇看到我不用唸咒就能丟出中級治癒術也是一副想把我推進龍嘴的表情吶!


毫不猶豫的走到對面大樓的外走廊(較偏僻,少為人知),腳踩上一旁的女兒牆,熟練的動作就像是練習過幾百次一樣。
別誤會,我可不是什麼樑上君子,而是因為上輩子幫格里西亞翻牆買藍莓派翻到一個駕輕就熟的境界。

既然是老師要我來的,那我就上去看看囉~
--騰身躍起,抓住屋簷翻了上去。


兩雙不同顏色的眼睛中帶著戒備地朝我看來,或者說「瞪」來,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差點被嚇到掉下屋頂。

「妳怎麼會在這裡?」楊西亞首先發話,比起質問,他的語氣比較偏向訝異。而他身旁的沈墨雷似乎還在思考我是誰。
喂喂~不是吧!我的存在感有這麼薄弱嗎!連你同班同學都認不出來會不會太誇張了?虧你還是風紀!
雖然我平時確實沒有和同學有過什麼互動,但是至少我每天都有來上課啊!全勤欸!就算平常沒什麼相處,點名也會點到吧!

「兩個資優生上課失蹤,你覺得咧?」言下之意就是--兩個學生蹺課,難道老師還會視為理所當然嗎?

「……」楊西亞無話可說,沈墨雷還在思考(…我真的這麼難記住嗎?)

「那麼…兩位資優生還想在屋頂上幽會嗎?」冬天的冷氣團真的不能忽略,都穿上制服的針織背心了,還是讓人冷到發抖。我好想會教室啊啊啊啊啊…

對面的兩人對視大約5秒,似乎達成了什麼共識,等等、他們倆是心有靈犀嗎?可是我怎麼不知道這兩個的感情有這麼好?

「「亞帝.星御?」」
「嗯嗯,你們就算喊出我的名字,我也要會教室啦!」以為喊我的名字,我就會幫你們隱瞞屋頂幽會的事嗎?雖然我也沒打算說出去啦~
……誒誒誒誒誒誒?
「格里西亞、雷瑟??」
我的腦袋中像被雷劈到一樣,一片空白。(當然,我沒被雷劈過)


但是,另一股更加強烈的情緒促使我做出一種名為找死的行為--『啪!』

我賞了審判一巴掌。

「雷.瑟.審.判…你是不是應該跟我道個歉?」
「到底為什麼要自殺!你知道我一個人回到聖殿後,又帶著教皇他們到那裡了嗎?搞不好你們還有救啊!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懊悔、憤怒、自責、痛苦、孤獨…種種情緒像是分岔的髮尾糾結成一團難以解開,多年累積下來的情感在這一刻傾瀉而出。「為什麼拋下我?如果你要走,跟我說一聲啊!帶我一起走!我一個人在聖殿裡、被囚在那裡,連自殺的自由都沒有,你知道嗎!你們這群大渾蛋!」

什麼溫熱的東西滑過我的臉頰,是眼淚。
呵呵,明明當初舉國上下一同為38代聖騎士哀悼時我也沒有哭的,為什麼現在我的淚腺就這麼不爭氣?

鵝黃色的光圍繞在我的身旁,那是格里西亞的安神術。

「星御,對不起…」

格里西亞和雷瑟手足無措的站在一旁,前者想抱住我穩定我的情緒,但是那雙手在離我約10公分處就定格了,大概是這世突然『變成』女生的關係吧。明明上輩子還是那少數幾個知情人士。後者則是被我那一連串的怨言震懾住,一連慚悔的看著我。



多虧了格里西亞的安神術,我的情緒很快就平復下來了。
礙於三個學生一起消失實在是太高調了,太陽、審判和我一致認為應該先會教室盡完學生的本分,身世背景什麼的放學後再問也不會怎麼樣。
達成共識後我們三個一起回到教室。三個學生消失了快三節課,身為一名老師怎麼能無視呢?但是在太陽的呼攏下,老師也就沒在追究了。真不愧是專門安撫假豬國王的太陽騎士啊…。

「星御,要不要一起吃午餐?」太陽拉著審判來找我吃午餐。在商量之後,我們決定用上輩子的職位稱號作為綽號互稱,如此一來就能更快集滿七顆龍珠了!錯了,是集滿38代十二聖騎。

「哦,好啊,太陽。」在我答應的同時,班上的八卦份子發出了陣陣驚嘆,此起彼落。八成是我的緋聞太少,現在這群三姑六婆九公才會這麼激動。講到這裡我就要幫自己辯解一下了,緋聞少不是因為我長得太抱歉沒人要,而是我不想和那些幼稚的可以的男孩子交流,光是要弄懂他們之間使用的『語言』我就想直接兩眼一閉,睡了。什麼上路中路下路啊、開大絕啊、雷啊,好像都是一些網路遊戲用語吧~反正我不懂,也不是很想懂就是了。俗話說的好:「三年一代溝」,我這個上輩子活了二十幾年²又從中古西歐風格的世界轉世過來的人,大概和現在的小孩隔了100個代溝吧~

此時我注意到坐在我後面的同學手滑,不小心將碗摔倒地上,發出的聲響很大,但幾乎沒有人注意到,畢竟現在這個時間到處都很吵嘛!

摔了碗的同學在班上也是和我一樣屬於獨來獨往沒朋友型,特別喜歡看書,是一個滿安靜的同學,也因為太安靜,他很常被班上一些無聊份子找麻煩。除此之外,他有著一頭和東方人相差甚遠的淺色頭髮,這也是使他受到排擠的原因之一。

長長的瀏海蓋住他的雙眼,看不太清楚表情,但還是可以感覺到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我們附近。

算了,午餐比較重要。









嗨嗨~
希望這不是坑XD
這是混文哦~雪大的第二人生+自創,自創是我的另一篇同人文,目前還沒填完~
故事背景大致和第二人生相同,劇情走向則會不太一樣哦~
有一些字詞的右上角如果有「²」代表有註解。

備註(²):女主在格里西亞他們第一集事件發生才穿到吾命哦~(我猜當時38代大概22歲,女主17哦~)格里西亞他們死的時候差不多四十多歲吧?第二人生有提到「身體裡裝著四十幾歲的靈魂」還有「退休後幫太陽消耗黑暗屬性」,順帶一題,聖騎士通常20歲上任,任期20年,沒記錯的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7-12-10 09:24: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13 06:24:1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乖乖上了三節課後,象徵放學的天籟響起。鐘打後不久,教室裡的人就散的差不多了。

不需要對話或是眼神示意,在閒雜人等散光之後,審判和我有志一同的將椅子轉向太陽的座位。不知道是光明神的安排還是怎樣,我和審判的位置都在太陽附近,只要轉個方向就很方便討論。

「星御,妳的家庭背景正常嗎?」這啥問題?

「算正常吧…」本來想買個關子的,但是看到審判質問的眼神,我的嘴巴就不由自主的鬆開了。嗚嗚…審判好可怕。「我是被領養的啦!目前和我一起住的父母是在我一歲多的時候領養我的,他們對我很好。至於我的生父和生母則是見都沒見過,聽說已經去世了…」

「這麼說來,星御,妳大概是我們之中家庭背景最正常的了。」太陽一臉感嘆的下了結論。

「太陽和審判都是孤兒嗎?」之前就有聽到班上同學討論太陽的事,他有時會被廣播到輔導處拿低收入戶補助金,班上又有許多女生對太陽十分迷戀,出於同儕間的競(嫉)爭(妒)心態,一些比較幼稚的男孩就會把這件事拿出來說嘴,太陽是孤兒的事也因此不脛而走。
至於審判,我就不太清楚了。不過我不曾聽過審判提起他父母,我想他八成跟太陽一樣吧。

「嗯,我是住在之前領養我的老奶奶的公寓,審判則是在外面租小套房。」果不其然,唉,兩個可以是偶然,但是三個人的的家世都這麼「特別」,光明神根本就是故意的嘛!

「呃…」突然感覺到肩膀被一雙不屬於其他兩人的手摸到,我全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豎立起來了,歐買尬!剛剛太陽不是沒感知到人嗎?所以是…ㄍ、ㄍㄨㄟ、鬼嗎!

「啊啊啊啊啊啊-----」

「「星御…別叫了!是人!」」摀住耳朵的太陽和審判同時向我吼道。

我緩緩的轉過頭去,就像是沒上油的木門一樣一點一點的轉動,把手搭在我肩膀上的是今天中午摔掉碗的那名安靜同學。看到他的臉我差一點又叫了,長到蓋住眼睛的瀏海、蒼白的面容和毫無血色的嘴唇,怎麼看怎麼可怕啊啊啊…

「星御騎士長、太陽騎士長、審判騎士長你們好……」這個稱呼…


「白、白雲嗎?」

我喊出白雲的名字,並轉身抱住他。

好啦!我真的太激動了…我必須強調一下,我平常不是這麼情緒化的人,但是當你自殺之後,突然跑到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身邊沒有半個認識的人、對於周遭環境完全不熟悉,明明擁有成年人的思想,但一切事物卻又要重頭來過,縱使心理素質再怎麼高也會發瘋的。

然後,我意外地發現白雲的臉色比剛剛更白了,還開始轉青。

「那個…星御,」聽到太陽的聲音,我稍微偏過頭看向他們,看到太陽和審判的臉上泛起紅暈,發燒?「你的『凶器』快壓死白雲了…」太陽一臉尷尬的撇過頭。

喂,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紀錄」,沒禮貌!

不過多虧太陽提醒我,白雲才沒有活活被悶死,不知道為什麼這世我的胸部意外的高聳,上一世為了混進聖殿,光明神刻意把我的丘陵變平原,這世倒是從丘陵變高山了。難不成光明神是基於補償心態才這麼做的?

「抱歉,白雲你沒事吧?我不小心忘記這世有胸了…」奇怪…怎麼感覺白雲這世跟飄渺了?上輩子我整天掛在他身上體驗雲蹤步都沒事啊?這世的白雲有一種不好好保護就會被風吹跨的感覺...

「沒、沒事…」白雲緩過氣後,用一貫的虛弱嗓音回道。



在經過一番自我介紹後,白雲和審判皆表示他們想先跟著太陽回去他家。幸運的是,白雲『剛好』也是孤兒,不必擔心親人攔阻,只要注意一下學校宿舍的門禁就好了,話說白雲如果不回去,大概也沒有人發現吧?

至於我嘛,待會還有點事得辦,就先不跟太陽走了。太陽他們前腳剛走,一個還算熟悉的身影便闖進教室來。

「漾漾的姐姐!!!」看著那個人一邊衝進來一邊大叫,我非常慶幸現在已經放學一段時間了。

「餵魚(衛禹)同學,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面前這個樂觀開朗活潑熱情的小男孩就是我的笨蛋弟弟--漾漾的同學。

「御姐姐啊,妳是不是忘了來幫漾漾拿作業?」餵魚同學提起手上拿著的一袋名為漾漾的功課的沉重紙袋。我可憐的弟弟,姐姐好心先為你默哀個3秒鐘~那個紙袋看起來快被撐爆了啊…

「啊啊…不小心忘了,我等會要過去看漾漾,一起去嗎?」漾漾那個死小孩又讓自己去給車撞了,話說為什麼好好的走在人行道上也能被撞啊?

「今天不行欸,等等要去補習。」
唉…現在的學生真是可憐,都上了一整天的課還得去補習。

在與餵魚同學寒暄閒聊後,我便搭車前往漾漾常常光顧的那家醫院。



大家有猜到嗎?咱家女主被褚家收養啦!因為某些事,女主完全不知道守世界的事哦!要猜猜看女主的種族嗎?完全猜中作者就送你一百萬~~(假鈔)
提示:混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8 18:22:1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挑戰上帝視角)

「拿去,你的功課。」

跳過噓寒問暖,一推開病房門就直奔重點的某前星御騎士很歡樂的忽略自家弟弟的傷勢,看也不看的朝他丟出一袋頗重的書。可憐的褚冥漾由於從小受到女權主義的薰陶(洗腦),即使有怨言也只能往肚裡吞。

「姐,你怎麼突然來了?」褚冥漾驚喜+驚嚇的問。

雖然二姐對他很好,又不像大姐一樣擅長(熱愛)殘害自己幼小的心靈,但就他對二姐的印象,他完全不覺得自家姐姐會專門為了幫他送功課跑一趟醫院。

「不歡迎嗎?」冥御用一臉受傷的表情看著自家弟弟「開玩笑的啦,我只是突然想來罷了。」

「呃…嗯。」

此時,褚冥御-褚冥漾的二姐-前星御騎士-亞帝.星御無奈的發現褚冥漾陷入自己的幻想小宇宙裡。自家弟弟什麼都好,就是腦殘這點不好,只要漾漾進入腦殘模式,想要在短期之內重新取得他的注意力是不太可能的。

隨意地放下書包,冥御挑了個舒服的沙發坐下,拿出一本厚到足以砸死人的書放在腿上閱讀。

然而,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冥御並沒有在看那本書,原因是都過了十分鐘,這本書連一夜都沒翻過。

上輩子,亞帝.星御在另外十二聖騎士辭世後一個人獨活了3年,才因為身體不堪負荷而去世,至於身體不堪負荷的原因只有教皇、露狄亞、第39代騎士長們以及年資較高的聖騎士才知道。

這輩子,褚冥御不知道該怎麼跟過去並肩作戰的兄弟們相處,不是因為身為女性的秘密暴露,而是因為她讓她的兄弟死得不明不白,甚至在他們死後自己還苟延殘喘了3年!想到那3年黑暗無光的日子,冥御眼中閃過一絲絕望。

這就是為什麼冥御剛剛不跟太陽去他家的原因。她不知道該以什麼表情面對自家兄弟…

看著二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漾漾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想著那本小說到底是怎樣的內容才會讓一向沒心沒肺的二姐露出那種表情…



--醫院真的是個很奇妙的地方,隨便走走也能看到有三顆頭、九條尾巴的貓…

一隻三頭九尾貓趴在走廊間的飲水機上,但是四周的人都像沒看到一樣,只有星御一邊眼角狂抽,一邊若無其事地裝水。

「嗨!混血的小妖師,妳是那個常常光顧醫院的小孩的姐姐吧?」

--貓在說話…我一定是瘋了,八成是最近太累了。

「咦?小妖師,你身上有種不同世界的力量感,我似乎有在哪裡看過?跟我來。」

接著,三頭九尾貓跳下飲水機、跑向逃生樓梯的轉角,或許不能說跑,他的四足完全沒有碰到地面。
星御旋緊水壺瓶蓋,跟上。

「請問你說的不同世界的力量是?」第一次跟貓說話,感覺頗彆扭的…

「你應該很清楚吧,小妖師。呃…還有,叫我蒲閣殿下吧,他們都是這樣稱呼我的。」貓歪了歪頭,說了個感覺就不太普通的名字。說真的,看到三顆頭同時歪向不同邊還不會撞在一起就覺得滿…奇妙的。「我曾經在一間療養院感受到和你相似的力量,不知道是不是你認識的人,不過他們的狀況不太好,建議你去看看。」

我所認識的人、不同世界的力量,明天找太陽他們去看看好了…
「我會的,謝謝你,蒲閣殿下!」

達成目地後,三頭九尾貓瞬間消失了,只留下一縷輕煙。
星御呆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住在療養院,無非是精神病患,如果真的是自家兄弟…


深夜,褚家一片寂靜,只剩我。

盼,一夜無夢。



第一次嘗試這種寫法,不知道各位能不能接受?

留個言吧~不然搞得我像神經病一樣orz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4 12:54:5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試閱

「不要這麼拘謹嘛,我的小甜心。我感覺到一首完美的俳句就要產生囉!」阿波羅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慘了!自從阿波羅去了日本後,祂就對俳句產生很可怕的興趣,有事沒事都要詠個一兩句。

『問我為何來。
何不來去混血營?
夥伴任你挑!』








-----------------------------------
對不起!!這麼久才冒出來( ˘•ω•˘ )
因為最近迷上雷克萊爾頓新出的小說『太陽神試煉』,又回頭複習了『波西傑克森』和『混血營英雄』才會銷聲匿跡的~
眼力和草莓一樣的人,一定有看到帖名改了:【波西傑克森系列】指的是《波西傑克森》+《混血營英雄》+《太陽神試煉》哦!沒看過的人也沒關係,因為目前主軸依然在《第二人生》,等到故事進行到女主時才會提到它們。
雷克萊爾頓大神的書對我來說簡直可比聖經,可惜太陽神試煉目前只出到第二集,坐等書!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3-11 20:58:0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挑高的大殿屋頂、牆上的浮雕、不遠處一張張大的可怕的椅子,連睡覺也不能好好睡,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啊?

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的金髮少年從遠處朝我走來,他身穿牛仔褲和略帶龐克風的背心,腳上搭配一雙馬汀靴,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嗨!小甜心,有沒有常常想到我啊?」

沒有,你不自己冒出來我永遠都不會再想到你。

雖然很想這麼說,但是不行。眼前這位是創造我的人,也可以說是我的父親,阿波羅。

沒錯,就是那個希臘神話中掌管音樂、神諭、詩歌、醫學且擅長箭術的光明之神阿波羅。

「……。阿波羅陛下,請問有什麼事嗎?」即使祂是我的父親,我依然得像面對其他天神一樣畢恭畢敬,畢竟天神活了四千多年,情緒喜怒無常,就算是親身骨肉也可能在惹到天神父母後下一秒變成一堆灰燼,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要這麼拘謹嘛,我的小甜心。我感覺到一首完美的俳句就要產生囉!」阿波羅露出他的招牌笑容,那爽朗的笑只差沒拿一支牙刷就能代言牙齒美白廣告了。

慘了!自從阿波羅去了日本後,祂就對俳句產生很可怕的興趣,有事沒事都要詠個一兩句。

『問我為何來。
何不來去混血營?
夥伴任你挑!』

……

這首俳句根本就是在挑戰我理智線的韌度!

「阿波羅陛下,我說過了,十三聖騎士不會放棄十三聖騎士,既然我的同伴都不在混血營,那我就不會去!我的兄弟是不可取代的!!都說過幾次了,我為什麼一定得去混血營,我又不是半神半人!既然已經找到太陽他們了,十三聖騎士一定會再聚首的!」用著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語氣,我已經不想管自己到底會不會變成一棵月桂樹或是一把七弦琴了。

在阿波羅附近的一根圓柱倒了下來,可惜沒有倒在祂身上…而圓柱傾倒的原因是因為夢境的主人情緒不穩,連帶夢的連結變得脆弱。基於天神們立下盡可能不插手人界的誓言,希臘天神託夢的力量來源是被託夢的人,因此只要被託夢者的力量夠強大,是可以直接中斷夢境的。

「好吧,妳這麼堅持的話就算了。希望甜心妳可以順利找齊過去的夥伴哦~這武器就當作我送妳的生日禮物吧!掰掰~」出乎意料之外,祂沒有將我變成樹或是樂器,反而丟給我一支手錶。

接著,回到現實。

-------------------------

窗外的天色還是暗的,我卻早就沒了睡意。

『混血營』,美國長島某個讓不負責任的天神父母寄放孩子的地方。當然啦,某些凡人父母是希望與孩子一起住的,但是天神的血統會吸引怪物,無可奈何的,半神半人們必須前往混血營接受訓練,順便了解一下是哪位無法管理好慾望的天神生了他。同時,『混血營』三個字也是我一直以來的地雷,但祂每次都非要踩一下才甘願…

幹!混血營、混血營、混血營!每次都叫我去那裡,我要的是曾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而不是隨便幾個小屁孩!祂根本不明白什麼是能夠交付性命的夥伴,沒錯,阿波羅就是這種個性,自我、自戀、自大,活了四千多年還不明白人情事故,偶爾下凡只是為了找人類女子生孩子,生出來的小孩也不管他們的死活。要不是祂和我的力量有連結,我想我大概在被送來褚家之後就不會再看到祂了吧!





歐嗨呦!米納桑~歐開立~
以上,是我會的全部日文(不包括「伊爹」和「亞美蝶」的話ww)
好啦,我要說的是,這篇Hen重要!伏筆灑很大~~
星御不是半神半人,所以她是什麼?
猜到了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