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逸狂

[同人文] 《吾命同人》羅蘭出走 12/6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2-19 11:04:5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啊啊忘了回你了真是對不起!
是後期角色所以沒那麼快呀,要等羅蘭他們去挖出來才有,然後現在他們看起來也不是很有空去挖是不?
謝謝你的留言,有種能提醒我不能偷懶的效果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 15:14: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8-1-2 15:22 編輯

                             章之七

        似乎是要表現出這番話的可信度,卡爾薩若又從身後的箭筒抽出一枝箭,筆直的朝維爾托射去。

          不知道卡爾薩若又做了什麼手腳,原本毫無特異之處的箭矢劃過虛空時竟帶起強勁的寒風,刮熄了天際的火焰,逐漸由箭頭向箭羽完全染成冰色的飛箭也驀地爆裂,化做無數碎冰菱向四面八方散射。

        ⋯⋯是的,四面八方,也有冰菱正飛向他們啊卡爾薩若你這混帳!一邊抓住卡爾薩若左閃右跌的避開高速襲來的冰菱群以免殺敵兼自盡,羅蘭一邊難得的腹誹著。

          翻滾避過最後一波敵(己)襲,羅蘭對剛好被自己壓住的旅伴咬牙切齒,「為什麼我沒被敵人傷到半點,反而差點被你打成蜂窩!?」

        卡爾薩若眨眨眼,無辜的笑一笑,全無反省意味的模樣令羅蘭既氣惱又無奈,卻也只是迅速起身,然後伸手將對方拉起,繼續戒備維爾托他們。

        讓他有點驚訝的是,對面也沒人被捅成蜂窩,能用鬥氣或保護魔法擋下的人不說,就算是防護能力不足的對像冰菱也避開了要害,只針對四肢貫穿。

        「話說回來,你要我替你爭取時間是要做什麼呢?」

        「要這樣。」羅蘭深吸口氣,緊握住劍柄保持揮劍前的動作,凝止片刻後一劍由左而右水平橫斬。

        夾帶鬥氣的攻擊引起的騰亂氣流令卡爾薩若險些站不穩,無形的劍氣彷彿尺寸巨大的月牙形刀刃平穩飛出,精準地避開趴在地上呻吟的傷者,但馬匹與車輛則無一倖免的被削得斷腿毀輪。

         從馬上摔下的維爾托及時反應過來沒撲跌在地,羅蘭卻也沒給他足夠的時間反擊便奔至他面前揚劍迎面劈下。維爾托舉劍防住,毫髮無傷,但羅蘭不介意——他的目標本來便不是對方的腦袋。

        利用比對手更加強悍的鬥氣,羅蘭將維爾托手中的劍刃部震成碎片,然後趁隙把劍緣抵住他的脖頸,再拖著對方迅速和剩下的敵人拉開距離。

        挾持人質不是光采的行為,但他非做不可。不能被抓到,為了神殿的安危,羅蘭不會讓自己落入別人手中。

        「卑劣的傢伙!」維爾托的聲音在顫抖,因為憤怒,而羅蘭沒有反駁。

        「羅蘭你真是長進呢,還知道用抓人威脅這招。」卡爾薩若倒是靠過來讚嘆著,一邊從行囊抽出匕首,一手搭上維爾托另一肩,利刃也抵上了對方喉嚨,「這傢伙就交給我吧?」

        還好他知道。羅蘭暗暗慶幸著,默默鬆手讓卡爾薩若補上自己的位置。高頻率又高強度的使用鬥氣對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而言實在太勉強了,若是等等維爾托反抗起來,他能不能及時制服真是未知數,還是交給狀態較佳的卡爾薩若比較保險。

        「嘻,別過來喔!」卡爾薩若偏著頭淺笑,附在維爾托脖子上的手緩緩移到喉部輕輕揉按,「或者你們想看到他的脖子被割開?血噴濺出來的聲音可是挺悅耳的吶。」

        「卡爾薩若你真適合說這種威脅性又有點變態的台詞呢⋯⋯」羅蘭想也不想便脫口說道。

        「⋯⋯這段不看情況的發言也非常符合你的形象喔。」卡爾薩若持刀的手幾不可見的抖了抖,然後又神色自若地繼續脅迫對面的人,「綁馬尾那個,不要以為趁我的旅伴耍呆時移動腳步就不會被發現吶!」

        被指名的人恨恨的收回剛要踏出的腳,兇狠的目光像是想將兩人燒出洞來,卻也再也不敢向前一步。

        「你們到底要做什麼!」他低吼道。

        卡爾薩若依舊勾著嘴角,「也沒要做什麼,只是想全身而退罷了。」

        羅蘭輕輕拉了拉卡爾薩若的後領,示意對方和他慢慢離開,但卡爾薩若卻不動,回過頭用口形告訴他:「別急。」然後向兩人身後投了一眼。

        於是羅蘭也瞥去一眼,遠處塵沙滾滾,依稀可見兩團火紅飛奔而來⋯⋯是在馬車燒毀後不知去向的那兩隻火焰怪馬嗎?

       不用幾分鐘的時間,渾身高溫的馬匹便來到兩人身邊。牠們的體形似乎比變化前更壯實高大,軀幹像熔岩所捏塑,鬃毛是熾烈的紅燄,看起來充滿威脅性,不過羅蘭依舊很高興兩人能有更快速的移動方式。他高舉劍柄敲昏維爾托,扛起對方和卡爾薩若分別騎到兩匹馬背上。

        「不準追來。」他冷冷看著幾個冒險者說道,也許沒有卡爾薩若刻意展現的惡意,但認真的模樣和懸在維爾托後頸的劍依舊令幾人忌憚,只能看著羅蘭用力一夾馬腹,揚塵而去。

        奔出一段距離,卡爾薩若「嗤」的笑出聲,「羅蘭你和維爾托有仇嗎?」

        「啊?」

        「毫不猶豫把他往火上拋,這不是有仇是什麼?」卡爾薩若偏過頭,滿眼的戲謔,「如果不是我早就下了避火術,他已經被你做成烤肉囉!他可不像你身上有超強又超奇怪的術法可以防火。」

        「⋯⋯」羅蘭為自己的思慮不周反省了幾秒,然後察覺有點不對,「你怎麼知道我身上有防火的魔法?」

        他的旅伴嫵媚一笑,「別問,你會怕。」

        「⋯⋯」

        「好啦,不鬧你了。」卡爾薩若聳聳肩,「說認真的,照這個速度不用兩天就能到最近的市鎮了。」

        「⋯⋯那為什麼還要跟商隊啊?」羅蘭抽了抽嘴角。

        「是你自己說不要讓那隻魔獸跑太久的呀。」

        羅蘭發現自己無可反駁,「為什麼我總是說不過你?」他有點鬱悶。

        「噢,這點小事不必放在心上,因為我相信你說不過的人應該不少。」

        掛在馬背上的維爾托發出幾聲呻吟,難受的扭動,正在無言中的羅蘭見狀立刻揚劍再次將他打昏過去。

        卡爾薩若張了張嘴,「話說我今天才發現原來你有暴力狂的潛力呢⋯⋯」

        「這算稱讚嗎?」

        「也許吧?你對追兵揮的那一劍有點可怕。」他勾勾嘴角,像是認真又像玩笑地道:「希望你不會有哪天把劍對著我。」

        羅蘭皺起眉頭,「絕對不會。」

        「嗯。」卡爾薩若敷衍的微笑,也不知道是否相信。

        氣氛尷尬的沉默下來,羅蘭本身不是個多話的人,但在這誰也不開口的情況下卻是先感到不自在起來。側眼偷偷看向卡爾薩若,雙手揪著馬鬃的他臉上依舊帶著笑容,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羅蘭忍不住喚他一聲,「卡爾薩若?」

        「呀?」

        「⋯⋯」羅蘭努力找個理由搪塞,意外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之前我夢到的那個女孩到底是什麼?」

        「唉,你還記得啊。」卡爾薩若嘆氣,「那東西沒有正確的稱呼,只有個通稱⋯⋯魔王之影。」

        牽扯上魔王的名號,羅蘭幾不可見的顫慄。

        卡爾薩若似乎沒有發覺,自顧自地說下去,「你知道為什麼傳說中的魔王總是被形容成易怒、暴虐、任意妄為的模樣嗎?那是因為打從他們吸收暗元素起,就在一點一滴的逐漸失去自制力。」

        「剛開始只是更加我行我素,極端性質的情緒,例如憤怒之類的逐漸被放大,而太過強大的人生起氣來會做出什麼事呢?大概就是大肆破壞,一不小心揮個手就殺人了吧?殺了第一個,然後又有第二個、第三個⋯⋯」他沉吟著,沒察覺羅蘭緊握著的雙拳,「也許魔王一開始也不是壞人,所以在殺了第一人時可能還會害怕,因此而掙扎、試圖自我掌控。但魔王總是對理智的流失無能為力,依然越殺越多,最後麻木了,或是被罪惡感折磨到發瘋,開始覺得殺一個兩個和一群兩群其實差不了多少⋯⋯」

        「閉嘴!」羅蘭猛地低吼,雙手緊緊捂住耳朵,「不要再說了!」

        聽著卡爾薩若平淡的話語,他覺得自己彷彿正聽著格里西亞的未來似的⋯⋯

        「好,我不說了,反正這也有點偏離主題。」卡爾薩若困惑但溫和的安撫。

        「總之,歷代魔王幾乎都難逃瘋狂的宿命,但並不是所有魔王都坐以待斃。就有一任的魔王想出一個辦法。」他做出切割的動作,「他切掉一部份的靈魂,就像切掉死肉那樣,把污損惡質的那部份分離出去,希望能延遲瘋狂的到來。」

        「那樣有用嗎?」羅蘭問道。

        「嗯,算是吧?那任魔王到最後都沒有發瘋,卻是提早虛弱而死。」卡爾薩若把玩著鬃毛,「切割靈魂很危險,就算熬過最初的劇痛和傷害,對往後的影響依舊很大。」

        「被分出來的那部份就是魔王之影。本體死了,但魔王之影一直存在,它被封印著沉睡,以免對世間造成危害。」卡爾薩若的表情流露無奈,「封印好巧不巧的就在厄冷荒原,你在那發動古代術法自殺,我救你時又釋放了大規模的力量,所以那東西就這麼被吵醒了。」他瞪著羅蘭,「你真是個麻煩精!」






—————————分隔線—————————
新年快樂啊大家!新的一年也請大家多多留言唄(離題了你

咳,不知道到了劇情各種遷拖的現在還有誰有在看這篇文呢?有的話求露個臉讓我知道一下嗚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2 16:24:28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8-1-2 15:14
章之七

        似乎是要表現出這番話的可信度,卡爾薩若又從身後的箭筒抽 ...

新年快樂喔
可以讓我被卡爾和羅蘭在旅徒中發現封印,並解除了封印嗎
大大
更文喔
好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4 16:15:3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他們不是路過,而是直直撲向封印,準備迎接他們的飛撲吧~(瘋話罷了

呃、不過你登場的時機依舊有點遙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5 21:35:35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8-1-4 16:15
嗯,他們不是路過,而是直直撲向封印,準備迎接他們的飛撲吧~(瘋話罷了

呃、不過你登場的時機依舊有點遙 ...

大大
更文喔
好看喔
再不出來我就要哭哭了…嗚…(眼眶變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6 09:35:5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八

        「我不是。」羅蘭下意識否認。

        「你絕對是。」卡爾薩若堅持,「如果不是你沒事搞什麼自殺,事情才不會這麼麻煩。」

        「⋯⋯」羅蘭沉默數秒,「魔王之影甦醒之後會怎樣?」

        「正常來說就是魔王二號現世,附帶引起生物負面情緒的效果。」看著羅蘭的臉色難看了起來,卡爾薩若補了句,「但也不是沒辦法補救啦,在封印徹底破除前把它弄回去睡應該可以。」

        羅蘭想了想,說道:「你有辦法讓我再做夢嗎?」

        「你要幹嘛?」

        「再從夢裡找它一次,請它回去繼續睡。」

        「不行!不準出現那種念頭!」卡爾薩若意外的認真和緊張,「會想這麼做的只有你這個笨蛋!你搞不好已經被盯上了,不要再做多餘的事吸引它的注意!」

        「那你可以把它封印回去嗎?」

        卡爾薩若揚眉,「你是不是覺得我什麼都有辦法啊?」

        羅蘭啞然,他也不清楚這種依賴性打哪來的。

        「跑個遠路、做些事前準備,我可能可以自行處理好——前提是它只是魔王之影。」

        「?」

        「你看到的是小女孩,」卡爾薩若晶亮的紅瞳有一絲罕見的煩躁,「但那一任魔王不是那樣子。有什麼混進去了,吃了魔王之影,或是被魔王之影吃了。」

        「那是什麼?會發生什麼事?」

        「如果我可以確定就好了吶。」卡爾薩若低頭繼續注視燃燒的馬鬃,表明沒有意願說下去,「本來打算去商隊能好好睡上一覺卻被突發狀況毀了,所以現在我要補充睡眠,沒事別找我——有事也自己解決。」

        「不會墜馬嗎?」

        卡爾薩若伏下身,雙手環著馬頸,閉著眼完全沒有理他。



⋯⋯⋯⋯⋯⋯⋯⋯⋯⋯⋯⋯⋯⋯



(時間:卡爾薩若救下羅蘭後的第三天)

     
      
         希歐·暴風注視著地上的那堆線條,就算已經被破壞的亂七八糟,他依舊辨認的出來這是個魔法陣。

        「教皇陛下,這個法陣⋯⋯?」站在一旁的審判騎士臉黑如鍋底,他的臉一直都很黑,但這幾天尤其可怕,打個比方就是從無底洞進化成了地獄深淵。

        教皇點頭,「是書上的那個沒錯。」他輕輕觸碰一地細碎的晶瑩,「術法被破壞,沒有完成。」

          眾騎士的表情一下子複雜起來,又是鬆一口氣又是擔憂。烈火騎士抓抓腦袋,「那魔獄那傢伙到底上哪去了啊?」

        「雖然沒死,但大概也會異常虛弱。」教皇回應,「到處搜尋看看吧!應該沒走太遠,不過⋯⋯」

        「如果是被破壞術法的人帶走的話就另當別論了。」審判騎士淡淡接過話。









        頭頂上方傳來振翅聲,希歐·暴風伸出手臂讓送信來的老鷹棲息。

        這幾年聖殿流行起飼養鷹鷲,希歐自己也跟風養了一隻。說起來鷹類其實算是很不錯的寵物,警覺性高,飛得比鴿子更快,非常適合用於傳遞緊急消息。

        他解下鷹腿上的紙條,攤開後皺起眉頭。

        狄倫輕夾馬腹,靠到希歐身旁急切問道:「審判騎士長那邊有發現什麼了嗎?」

        「不,一樣都只有群鬥傷亡的魔獸群。」希歐搖頭,以法陣為中心成放射狀搜尋已經一天一夜了,他們依舊沒見到魔獄騎士的半點蹤跡。

        比找不到人更奇怪的是,找尋方向不同的各路人馬都或多或少發現受傷甚至已經懨懨一息的魔獸少則三五、多則數十的待在一塊。

         從牠們身上的傷口模樣和有些在騎士們到場時仍在扭打的情況來看,這一路發現的上百隻魔獸都不是受人為傷害——而是因為互鬥。

        狄倫聞言,向希歐性了個禮後調轉馬頭繼續加入搜索的行列。看著對方沮喪的背影,就是擅長交際的希歐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恰當的安慰之詞。

        雖然比不上亞戴爾那樣把自己隊長奉若光明神來尊崇,但狄倫對羅蘭的景仰之情也是眾所周知,喝醉時更是左一句隊長右一句隊長的說個不停。而這樣的人卻不止一次的被崇拜對象所拋下⋯⋯

        希歐用力搖搖頭,心情莫名的鬱悶和煩躁。

        「這裡又有幾隻了!」又發現一小群傷獸的艾德一邊隨手丟出治癒術,一邊發著牢騷,「找到這些傢伙卻找不到半點魔獄騎士長的線索,要是讓隊長擔心得自己殺出葉芽城來找人那可就——」

        「你就只擔心太陽騎士長嗎!」狄倫猛地蹦出一句,讓聽到的人都愣了一下。

        在艾德反應過來前,狄倫縱馬過去用力扯住他的衣襟,「我看你根本不在乎隊長會如何吧?你關心的不過是你的隊長罷了!」狄倫低吼著指責,「反正隊長不過是個外來者,不要回來也沒關係,你是這麼想的對吧!」

        艾德呆了幾秒,然後也猛地回吼:「你少在那邊胡說八道!」

        「你才少假惺惺!」狄倫的臉都扭曲了,「你⋯⋯你們都一樣!其實不希望隊長回來吧?出來找只是要安撫我,其實根本沒認真——」

        「沒認真找的人是你吧!」不遠處的一位騎士大概是被激怒了,大聲說道:「因為只要魔獄騎士長不回來,你就可以裡所當然的暫代不是嗎?」

        「你說什——」

        「通通給我閉嘴!」在衝突擴大前,希歐怒吼。

        他掃視眼前幾雙泛起紅的眼,做了幾次深呼吸,忍下太過難聽的話來。今天的情緒真的太躁動了,「這裡沒有人不希望魔獄騎士歸來,也沒有人不在全力尋找,你們彼此明明最清楚了不是嗎?」

        大約是被吼聲嚇到後反而冷靜下來,騎士們的臉上都顯露慚愧。

        「我知道你們都是一時的氣話,但真該看看你們剛才的表情,那簡直像是⋯⋯」希歐忽然頓住,移開視線看向剛被艾德治好,現在又在對彼此咆哮的魔獸,「野獸?」

        真的只是巧合嗎?獸類間頻率高得異常的鬥毆、自己莫名浮躁的情感、騎士們一觸及發的火爆脾氣⋯⋯

        希歐感到疑惑而不安。

        

———————分隔線———————————


許久不見的聖殿~

從上次的留言情況來看,這篇文只有藍晶在看啊⋯⋯有點傷心。



話說藍晶我求你別哭啊!(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6 09:52: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有啊有啊,小雙有在看!(舉手
大大別棄文啊啊啊啊,
難得的純吾命又好看的同人小雙一定會支持的~
大大寫得不錯啊~別放棄別放棄(拼命保住糧食中


魔王二號啊。。。
恭喜世界又要毀滅了(誤
倒是艾德狄輪他們是被魔王之影影響了吧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6 09:57: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澤月玲希 於 2018-1-6 10:01 編輯

(偷偷浮起的潛水者

大大你寫的不錯啊,別傷心,至少你還固定有一篇一留言www以一個開始並不久的同人文創作者來說已經不錯囉(應該是大部分人都在潛水不留言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6 17:23:5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是章之八忘了放的東西~

————————————————————

卡爾的日常隨手記:

         為什麼羅蘭會比我更早有所接觸?被盯上的不是我嗎?畢竟把它弄醒的力量是我釋放出來的。難到羅蘭是渾沌神殿的暗騎士,身上也有吸引它的神殿氣息?

        不,就算是那樣,那神智還在混亂時期的傢伙依舊應該選擇我,我在混沌神殿待的時間肯定比羅蘭更久,氣味更明顯才對。再說羅蘭靈魂的氣息明明是光明神那邊的⋯⋯

        還是單純是羅蘭這方面的感應能力太敏銳才產生意識接觸呢?

        呵,這樣想個不停簡直就像在找藉口似的吶。不就是因為⋯⋯「被我拖累了」而已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6 17:29: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雙慧 發表於 2018-1-6 09:52
有啊有啊,小雙有在看!(舉手
大大別棄文啊啊啊啊,
難得的純吾命又好看的同人小雙一定會支持的~

咦咦原來有潛水的欸!好開心!謝謝你還在看!

雖然以為要沒人看了會傷心,但我沒有想棄文啦,畢竟欠藍晶的角色還沒登場,會堅持下去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