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逸狂

[同人文] 《吾命同人》羅蘭出走 12/6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1-30 12:23: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抱歉一直沒去短消息。既然改好了,那我提早結束徵角囉。
收到你的單子令人興奮不已,這個角色似乎非常適合這篇故事,莫名的讓我腦洞又開到天涯海角去了~~我會盡量寫快一點讓那孩子早點登場。
如果有什麼事我再發短消息給你,要是又有什麼想補充的地方也可以短消我喔!
最後問一聲,該怎麼稱呼你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30 12:25: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7-11-30 14:41 編輯

                     公告

徵角提前結束喔!因為確認了非常合適的角色。
這次的單子數量真是一隻手就數的出來呢,感謝願意捧場的好人!
然後因為那張意料之外的單子,羅蘭的人生道路似乎又要被扭到奇怪的方向了~祝福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1 19:10:08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30 12:23
啊啊,抱歉一直沒去短消息。既然改好了,那我提早結束徵角囉。
收到你的單子令人興奮不已,這個角色似乎非 ...

我叫藍晶
可以叫我小藍或小晶喔
大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1 19:14:46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30 12:25
公告

徵角提前結束喔!因為確認了非常合適的角色。

我什麼時候會出來啊
大大
更文喔
好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4 06:45: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給藍晶:
        
        那傢伙算是後半段的角色呢,可能要多點耐心等她出來了⋯⋯目前正在努力模擬推演她的個性,希望能夠寫好。
        更文的話章之五的篇幅雖然夠長了,但劇情還沒進展到想要的地方⋯⋯只好拜託再等等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4 17:37: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五

        羅蘭猛地坐起,早已不需要空氣的他此刻幾乎喘不過氣來。

        是夢?為什麼會作夢?上一次作夢是因為十多年前的魔王問題,那這一次又是⋯⋯

        心中的不安不斷擴張,羅蘭無措但迅速的掀掉毯子起身,想也不想便推門朝卡爾薩若住的馬車跑去。說到底他其實也不知道找對方能做些什麼,也許就只是,圖個心安。

        但他可沒想到打開對方馬車的門時會聽見女性的驚呼,也沒想過會真看到一個女人衣不蔽體,僅僅只是傖惶抓起外衣隨手裹上便擠開他奪門而出。

        匆匆一瞥間,似乎是之前跟在商隊領頭旁邊的那女人。

        看著女人跑遠,羅蘭走去把門關上,然後僵硬地轉身看向他還躺在床鋪上的旅伴,「卡爾薩若,這是怎麼回事?」

        卡爾薩若赤裸著上身,身上的被褥也凌亂著沒有蓋好,雪白的肌膚和一如羅蘭所想,幾乎堪稱瘦弱的身材隱約可見。他不急不徐地坐起身,掏出煙斗點燃並吸了一口,才淡然說道:「送衣服來的唄,好像是看我原本的太破爛了心有不忍之類的。」他指指床邊的一疊衣物。

        「你⋯⋯」

        「當然不只有我的呀,她也有拿你的份過來,挺上心的呢。」

        「我不是要問這個⋯⋯」

        「不滿意嗎?那也先別挑了唄,現在我們的情況叫做寄人籬下,想要什麼我之後再買給你。」
        
        「你明明知道我指的是什麼!」

        聞言,對方低下頭想了想,再次抬頭看向他時表情已經換上那種魅人的笑靨,「你不也早就猜到是什麼事了嗎?問我又是做什麼呢?」

        羅蘭張了張嘴,不知道該露出什麼表情,「為什麼?」

        「問我為什麼⋯⋯」吐出白煙,卡爾薩若悠悠說道:「很簡單啊,因為無聊、因為好玩,因為有利可圖,就只是這樣而已。」

        「⋯⋯」

        「為了從人身上得到好處,為了想要的東西,這種事我沒少做過呢。怎麼?覺得我很噁心吧?」他妖魅的笑著,晶紅的眼質感剔透,羅蘭卻看不透裡頭的情緒。

        「也是,你是個高潔的騎士,怎麼可能容忍的了這種行為呢?所以分開睡也是不錯的,至少我可以繼續我的不擇手段,你則眼不見為淨。」他微微垂下頭撫著煙斗,嘴角的笑容沒有收斂的意思,「討厭的話,現在就可以回去囉,反正就算你說教我大概也不會聽的。」

        「我⋯⋯」一時之間,羅蘭說不出話來。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他轉身推門而出。

        在門掩上之前,幻覺似的,耳朵捕捉到一絲很輕很輕的嘆息。



        數分鐘後,羅蘭扛著自己的棉被枕頭,再次進入卡爾薩若的馬車。

        對方傻眼的樣子對他而言還挺稀奇的。

        「⋯⋯你這是要做什麼?」

        羅蘭把被子鋪在地上,「我要和你說一些事。」

        卡爾薩若快速重新整理自己的表情,伸手制止羅蘭的動作,「先等等。」

        「我沒有要說教。」羅蘭立刻澄清。

        「嗯,」卡爾薩若撫了撫額頭,深呼吸後道:「不管要說什麼,先回你那裡再說吧。現在你對外宣稱沒有力氣,自己跑來這不太合理。」他拿著煙斗從床上起身,從那疊衣服中挑出一件襯衫隨意披上。

        想想也有道理,羅蘭再次扛起寢具,跟著卡爾薩若返回自己的馬車。

        他把棉被鋪回原來的位置,在上頭坐下,並拍拍身旁的空位,「你也坐下吧,坐在棉被上比較不冷。」

        「死人還在乎溫度呢?」調笑一句,卡爾薩若從善如流的與羅蘭並肩而坐,「要說什麼就說吧!」

        「唔,」羅蘭斟酌著措辭,「我從前有很多⋯⋯兄弟。」本來想說同伴,卻私心的改了口,「大家的個性都不一樣,有人是工作狂⋯⋯」腦海中冒出那抹捧著公文狂奔的藍色,「有人常常消失和躲在廚櫃裡。」眼前彷彿又看見那道蒼白近乎透明,好似一不留神就會蒸發的身影。

        真的很想他們。有時挺希望自己還能做夢的,那樣也許每夜都能見上一面。

        卡爾薩若眨眨眼,「你家人真奇怪,難怪你會長成這樣。」

        「⋯⋯」羅蘭忽略這句評論,「其中有一位兄弟,他的外表很老實,但其實⋯⋯送東西去給他時,我常常在他的房間發現女人,每次都是不同的人。」

        紅色的眼瞳中驀地沉澱了些東西。

        羅蘭挪動身體,讓自己完全面向卡爾薩若,「而我最敬重的一名兄弟,他的劍術很爛,容易摔馬,外表溫和高貴,卻擅長在背後陰死他看不順眼的人⋯⋯客觀而言,他從不是個合格的騎士。」說著,羅蘭露出懷念的笑容,「想當初,我是被他一句不符合道德和他的身份的話給激怒,才那麼快成為死亡領主的。」

        「你肯定很愛你的兄弟,」卡爾薩若淡淡說道:「就算是那樣的人,你一樣願意敬重。」

        「是啊,他們是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對我而言。」他點點頭,繼續說著,「我的那位兄弟也許就是那種,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的人。」

        「對你而言,那樣的人非常怪異吧?」卡爾薩若在他稍微停頓時戲謔地道。

        「是很怪異沒錯,我的兄弟們或多或少都有怪異的地方,那位尤為其中的佼佼者。」羅蘭承認,略過對方言語中的刺,「他想做的事也總是很怪異。為了讓我晉升為死亡領主擬了些詭計,執行中差點把命斷送在我手裡;瞞天過海的弄了個身份讓身為不死生物的我能繼續當個騎士;用視力換回兄弟的生命、因為私人情感而相信不該相信的人⋯⋯他明明很聰明很卑劣,卻總是做一些傻事。」

        「你到底,是想說什麼呢?」

        羅蘭看著卡爾薩若的雙眼,認真的道:「若要說我從我那些特殊的兄弟們身上學到了什麼的話,那就是如果想真正瞭解一個人,就別輕易的評斷那人。

        因為總是笑臉迎人的濫好人會在兄弟被侮辱時口出威脅,下令殺傷許多人命的人下一秒可能正因孤獨暗自留淚。所以我也不會輕易的對你下定論,卡爾薩若。」他非常非常嚴肅,而且誠摯。

        靜默片刻,卡爾薩若竟捂著嘴,將額頭靠到羅蘭的肩上,自己肩膀一抽一抽地悶笑起來。

         「嘻、嘻嘻,呵呵呵呵——」

        羅蘭皺起眉頭,「我是很認真的!」

        「呵、抱歉,我想我只是⋯⋯有點太開心了。」他抬起臉來,笑容是羅蘭從未見過的明朗無邪,原本邪魅的眼意外的有幾分乾淨。

        豔亮的像陽光下的牡丹。

        「我該感謝你那堆與眾不同的兄弟們把你的容忍度提高很多嗎?」卡爾薩若偏偏頭,眼底寫滿笑意,又有點悠遠,「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在瞭解我之後發現我不符合你的期待,該怎麼辦呢?」

        羅蘭怔了一下,答道:「我不知道,我還不瞭解你啊。」

        「很務實,真是像你會給的答案。」卡爾薩若稍稍收斂了笑容,卻也不是不高興的意思,「話說回來,你為什麼會忽然跑來找我,還一副著急的樣子呢?」

        他若沒提,羅蘭差點真忘了,「我作夢了⋯⋯」他詳細的敘述夢境裡的曠野和女孩,以及對方那雙流著血淚的眼睛。

        卡爾薩若瞇了瞇眼,眼中閃過一抹思索與陰暗。他起身熄了煙斗,丟下一句「等我一下」後走出車外。

        片刻後,羅蘭看著他的旅伴拎著一套弓箭和一柄劍回來。

        「偷摸來的,材質還挺不錯呢。」卡爾薩若把劍遞給他,「別抗議,等等你會需要用它自保。除非你想讓你那把出鞘?」

        「出鞘我們就得逃亡了。」羅蘭嘆氣,伸手接過,「又要做什麼啊?」

        卡爾薩若揭開馬車內部與車頭車伕坐位的隔板,走出去就坐,使勁一鞭抽在熟睡的馬匹身上,讓牠驚聲嘶鳴後起身狂奔。

        「既然與那傢伙的意識有了接觸,還是先走為妙的好。」他的旅伴拽緊韁繩,「小心已經被盯上了。」



⋯⋯⋯⋯⋯⋯⋯⋯⋯⋯⋯⋯⋯⋯


        金棕色短髮的青年站在火海中,背對著他一動也不動。

        他焦急的上前一步,「快走啊!」

        對方回過頭,十多年來從未變化的容顏噙著淺淺笑意,「格里西亞⋯⋯」

        「別傻站在那裡!」他試圖衝向好友,但兩人間的距離始終沒有縮短,「快點離開啦!」

        青年輕輕搖了搖頭,「對不起,」那人的表情隱約有點遺憾。

        「再見。」

        火舌猛地竄高,將對方的身影吞沒殆盡——

         「羅蘭——」


         「羅蘭!」太陽騎士倏然驚醒,渾身冷汗淋漓。

         雷瑟要他別想太多,但他怎麼能不多想?他將臉埋在掌中。

        有時候他真希望自己可以不要作夢,可以不要夜夜看見最恐懼的事情在夢中上演。

         「羅蘭,你究竟到哪裡去了?」


⋯⋯⋯⋯⋯⋯⋯⋯⋯⋯⋯⋯⋯⋯

卡爾的日常隨手記:

        想瞭解我⋯⋯嗎?

        好多年了,這是第二次有人認真的這麼對我說呢。

        那時說了那麼多話不就是想瞧瞧羅蘭的反應嗎?何必在他轉身時失落?又為什麼會為他的一句話感到高興?

        如果鳴月在這裡,她一定能回答我。

        她總是比我更瞭解我自己。






———————————————分隔線———————————————


         這次真的寫到了聖殿那邊⋯⋯嗯,只有一點點。最後的結果似乎永遠會超出預估。
        從這章節能看得出來,卡爾的操守真的是⋯⋯別討厭他喔拜託!我一定要澄清一下,就某方面而言他還是很純情的!
        感謝耐著性子讀到這的各位,有空的話歡迎留言,很想知道目前為止對羅蘭和卡爾的想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4 17:40: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題外話,之前此文在我手機中的備份被我無恥的好友劫去看,他的說法是卡爾和羅蘭好像一對⋯⋯真的有那麼像嗎?!路過的請回答我一下,我超極想知道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8 08:40:34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2-4 17:40
題外話,之前此文在我手機中的備份被我無恥的好友劫去看,他的說法是卡爾和羅蘭好像一對⋯⋯真的有那麼像嗎 ...

真的…很像啊(忍笑ing)
還有我什麼時候會出來啊
大大
更文喔
好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18 12:22: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六

        羅蘭為對方說的話怔了一下,但暫時沒時間盤問清楚。他竄過卡爾薩若身邊,手攀住車頂邊緣,腳一蹬便翻了上去。

        看這個商隊的規模,多半是有聘請冒險者隨隊護送吧?他站在車頂默默觀察,果然看見因事發突然而陷入混亂的車隊中,有幾個冒險者打扮的人走出馬車,騎上備用馬匹追了上來。羅蘭算了算,竟有將近二十多人,這人數未免太多了。

        「跑到這麼明顯的地方是想給人當靶嗎?」卡爾薩若跟在羅蘭身後也爬上車頂,嘻笑似地問道。

        羅蘭嚴肅的搖頭,「太過明顯的確是缺點。但與其待在視野不佳、攻擊範圍有限的下方,不如趁敵人慌亂時到上頭準備應對。」

        「呵,不愧是主戰的騎士,說的真有道理。」

        「話說回來,你這樣上來沒問題嗎?」

         「沒關係的,馬車只要直直行駛就夠了,而且我對馬動了點手腳,敢攔敢碰的話⋯⋯」卡爾薩若的表情莫名的愉悅,「會熔掉喔。」

        羅蘭困惑的轉頭望了一眼馬車前方,看到拉車的是兩匹渾身熊熊燃燒的奇妙生物⋯⋯他回過頭來。戰鬥必須專心,不管心靈受到多大的衝擊都一樣。

        追擊者騎的馬比馬車的速度快上不少,節節進逼。隊伍的攻箭手也登上了車頂。

         認真備戰著,羅蘭確認一句:「如果不行應付的話,你可以不用勉強。」

        「別忘了,我是弓箭手。」卡爾薩若動作熟練的替手中的弓上好弦。「沒看到那張證明嗎?那可是我自己考到的喔。」

        「⋯⋯你不是魔法師嗎?」

        「魔法師都是很多才多藝的呢!」卡爾薩若理所當然的道。

        羅蘭腦海中浮現出職業是聖騎士、還能兼差刺客的某個魔法天才,以及鑽研魔法理論數十年的某個教皇,一句辯駁到了嘴邊便又硬生生噎回去。

        身邊那些擅長魔法的傢伙,似乎都不只是個魔法師那麼簡單呢⋯⋯

        騎馬的追兵中最前方的兩個從馬背上奮力一躍,撲向羅蘭。其中一個被羅蘭一腿踹中胸口向下滾落,另一個成功在車頂落腳並揮劍,但依舊被他避過,用劍柄敲昏再踢下馬車。

        「喲,身手真不錯呢。」卡爾薩若涼涼的說道,無視幾支正朝著自己面門飛來的箭。羅蘭連忙替他將箭矢砍落,怒道:「專心一點!」

        「掩護弓箭手本來就是騎士的職責!」卡爾薩若理直氣壯,一邊揚起手上的弓,向剛才射箭的弓箭手回敬一箭,正中對方的右腿。然後又扇形射出一片箭雨阻擋敵人前進。

        不及綠葉騎士,但就冒險者而言依舊挺不錯的。

        又有三人趁著空檔上了馬車,兩個試圖纏住羅蘭,另一人則襲向在他們眼裏近戰時較容易解決的敵人。羅蘭矮身閃過兩人夾擊,劍刃分別刺向他們的肩膀與大腿,卻在刃鋒即將觸及肢體時被無形的氣流反震開來。鬥氣嗎?高階的冒險者,而且是一次兩個。

        一邊架開迎面而來的利刃,羅蘭分神瞥向自己的旅伴。大概是認為羅蘭最棘手,卡爾薩若那邊的沒有這邊的兩個厲害。察覺到他的視線,他的旅伴竟還拋了媚眼過來,然後打了個響指,三個人的膝蓋以下無視鬥氣的燃起火焰。

        「⋯⋯」將人一一踢下去以免殃及馬車,羅蘭不忘瞪向卡爾薩若,瞬間就能解決的事拖那麼久是什麼意思啊!

        對於他的控訴,對方直接移開眼裝沒事。

        皮肉燒焦的味道和三名受害人的哀嚎在空氣中飄盪,成功嚇阻下追擊者。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尾隨著,不再冒然上前。

        但這樣僵持也不是辦法,羅蘭轉頭徵詢卡爾薩若的意見,對方不等他開口便用下巴指指追兵,示意他關注那邊就好。

        果然不久後對方就有了動靜。所有人都向兩旁退開,讓一個男人來到隊伍最前方。

        「請停車,讓我們好好談一談吧!」男人的嗓音十分洪亮。

        「要停嗎?」卡爾薩若輕聲問道,看起來不太在意是走是停。羅蘭想想後點了頭,也許能找到解決當前情況的契機也說不定。

        不知道卡爾薩若是用什麼方式,馬車自動減速,在維持著和商隊原有距離處停止。

        見他們似乎是同意談判,男人開口道:「我是維爾托,受雇隊伍的隊長,請問兩位的身分?」

        羅蘭搖頭拒絕透露,「要說什麼請說吧。」

        「好,那我直說了。我們雇主要求兩位將拿走的物件歸還,欺騙商隊之事則不會追究。」似乎也不喜歡拐彎抹角,維爾托乾脆的說道。

        卡爾薩若輕輕搖頭,羅蘭當然也不會答應。若是沒了馬車和馬,等對方反悔抓人時他們跑不跑的掉真是未知數。「與傾注人力奪回物件相比,就這樣讓我們離開對你們而言應該更划算吧?」只是駝獸和車輛,不值得冒著人員傷亡的風險。

        沒想到維爾托皺起了眉頭,「那可不行,那東西過於珍貴,不是能讓你們隨便帶走的。」
         
        怎麼覺得不是在說馬車?難到是劍和弓箭嗎?不,應該也不是,這兩樣東西質地非常普通啊。他一凜,猛地望向卡爾薩若。對方漫漫一笑,算是承認了問題出在自己身上。

        羅蘭感到一陣頭疼,「你拿了什麼啊?還給他們吧。」

        「不要,我好不容易才不觸動警報的拿出來耶。」卡爾薩若不依。

        「那是不是你的,偷竊不是——」

        「不是一個騎士該有的行為。」卡爾薩若順口的搶過話來,「反正我又不是騎士,而且他們沒有我那麼需要那東西。」

        「⋯⋯」沉默數秒,羅蘭深吸一口氣,揉揉太陽穴,「你一定要那東西?」

        「是啊,非常需要。」

        「那好吧。」羅蘭回過頭來,向維爾托給出己方的答覆,「東西我們不會歸還的。」

        維爾托嘆氣,「那真是可惜。」

        「可惜」兩個字剛落下,天際登時出現箭矢似的火焰,焰箭鋪天蓋地的向兩人襲來!

        羅蘭反應迅速的扯住卡爾薩若跳下車頂,落地時抓著對方打了個滾。撲向馬車的焰箭燃燒時附上了爆炸效果,車身瞬間變成柴火堆,只差一秒,他們就會落得和馬車一樣的下場。

        「也太狠了!」羅蘭低吼,扶著卡爾薩若起身,「隊裏有高階魔法師?」他身旁的旅伴自言自語,聲音透著嘲弄。

        「用火燒人的腳就不狠嗎?」維爾托冷冷回應,在他身後的半空中一絲絲火苗毫不掩飾的開始聚集。

        「三秒,能替我爭取三秒嗎?」羅蘭低聲詢問。

        「羅蘭要的話,三十分也沒問題。」卡爾薩若笑意盎然,「別當我是好欺負的吶。」






————————分隔線——————————


對不起我延更了我下跪!(雙膝落地)
然後既然都跪了就順便跪求留言唄(欸?
留言太少會寂寞的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19 08:43:08 | 顯示全部樓層
還有我什麼時候會出來啊
大大
更文喔
好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