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逸狂

[同人文] 《吾命同人》羅蘭出走 12/6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6 15:05:5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說過是要發短消息⋯⋯對喔,忘了你不會這個功能。
我先複製下來這份單子備審了,請有空先刪掉換上別的東西,以免破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26 15:27: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26 15:05
我說過是要發短消息⋯⋯對喔,忘了你不會這個功能。
我先複製下來這份單子備審了,請有空先刪掉換上別的東 ...

啊啊!
我其實沒看到...
等等就刪
對不起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26 16:17:07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26 15:05
我說過是要發短消息⋯⋯對喔,忘了你不會這個功能。
我先複製下來這份單子備審了,請有空先刪掉換上別的東 ...

我的角色發短消息過去了喔
大大
好看喔
快點更文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6 16:34: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現、現在不是角色問題了啊!
直接短消給我別把它招示天下啊!梗都快被破完了!我要哭了⋯⋯
留言的話只要提醒一聲短消發給我了就行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26 17:46:1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26 16:34
現、現在不是角色問題了啊!
直接短消給我別把它招示天下啊!梗都快被破完了!我要哭了⋯⋯
留言的話只要提 ...

我刪了
嗯...因為一般都直接發
結果我完全沒有注意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6 18:05:0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fcst1234 發表於 2017-11-26 16:17
我的角色發短消息過去了喔
大大
好看喔

關於單子我已經用短消回復了,記得要去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8 09:57: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7-11-30 14:38 編輯

                            章之四

        大約是月亮稍微西落時,跟著卡爾薩若沿著商道,走在路旁草叢的羅蘭看見了一列車隊迎面駛來。

        卡爾薩若立刻回過身來搭上他的肩膀,「走了這麼久,你應該累了吧?」

        「啊?其實我還可以⋯⋯」

        「不,你絕對是累了,而且要累到掛在我的肩膀上,垂著頭連說話都很艱難。」卡爾薩若篤定地說道,然後補充:「你不累到這種程度的話,按照你差勁的說謊功力,就算是由我來矇混,只要對方向你確認甚至只是看你的臉,我們離火刑台也不是太遙遠了。所以說你還是累點比較好。」

        「⋯⋯」羅蘭忽然發現不對勁,「你怎麼知道我不擅長說謊?什麼時候發現的?」

        「你說那個啊,」卡爾薩若露出溫暖的笑容,「在你說自己不是騎士的時候吶。」

         「⋯⋯」原來早就被知道了嗎?

        「噯,這沒什麼好沮喪的。」卡爾薩若安慰似的說道,「先不提你這說謊白癡,也許就是你所知的最會撒謊的人,也很難完全瞞過我。我族對別人的情緒可是挺敏感的。」

        羅蘭怔了怔,難得又聽見卡爾薩若提起自身的底細,正想趁機再問下去,卻見對方豎起食指抵在笑意隱約的嘴唇前,向他眨眨眼睛,「別問,這是一種對於獲知你身上資訊的補償,而就這一點資訊是不夠再讓我回答一個問題的。」卡爾薩若說道,然後一把將羅蘭的手拉過自己肩頭,「走吧,差不多能去拐人了」

        算準時間走出草叢,卡爾薩若直接竄到車隊中央那輛馬車前方。

        馬車連忙煞車,趕車的馬伕本來想出言怒罵,卻又忽然閉上了嘴,呆呆的看著卡爾薩若。

        「停下來做什麼?」馬車裡也傳出不悅的哼聲,一個魁梧的壯年男人從窗戶探出頭來,看見卡爾薩若時也是一愣。

        羅蘭困惑地偷瞄旅伴的臉一眼,對他而言除了裝出一臉非常有說服力的疲累外沒什麼特別的地方。

        愣了幾秒,男人縮回車內說了幾句,另一個似乎是領頭的略矮男人領著他和一名女人走下車,站到他倆面前,雙手抱胸問道:「有什麼事嗎?」

        「有的,我們想請求您的收留。」卡爾薩若的聲音是恰到好處的疲倦虛弱,「大概三天前,我們和另外兩個同伴接了一則公會的任務而到這裡,卻在任務途中遭到獠牙外露的巨虎魔獸攻擊⋯⋯」

        聽到這裡,低垂著頭的羅蘭臉扭曲了一下。太會鬼扯了這傢伙!

        「⋯⋯大家各自逃命,結果就走散了,我剛好和他走在一塊,兩個人找了許久才找到這裡。」他哀懇著注視男人,「我們已經沒有能力進行接下來的路程了,只要您讓我們留下,我什麼都願意做!」

        說得跟真的一樣!羅蘭抽了抽嘴角,心裏暗自慶幸對方看不見自己的臉。聽卡爾薩若講那一大串完全偏離現實的混扯,他實在很難控制自己臉部的肌肉。

        「公會的?有證明嗎?」男人詢問。

        「有。」卡爾薩若真從行囊中摸出弓箭手的執業證明,令羅蘭再次傻眼。

        男人點點頭,似乎相信了,但接下來卻道:「你們能做什麼啊?你旁邊那傢伙好像做不了什麼喔。」

        從他的語氣中,羅蘭察覺到幾分刻意的刁難和試探。

        「那麼我來做可不可以?」卡爾薩若一派慌忙地求道:「粗活也行啊!我什麼都肯做的。」

        「那旁邊這傢伙呢?」

        「他的話算在我的身上好了,」卡爾薩若趕緊說道:「請別為難他,這一路上他一直照護我,已經沒什麼力氣了。」

        「這樣啊?」男人微微瞇起眼睛,露出考慮般的表情。羅蘭隱約警覺出他對卡爾薩若回答的滿意。
        
        羅蘭極力按耐著拉著卡爾薩若轉身離去的衝動。他討厭這個男人看著卡爾薩若的方式,那種不斷在對方面容和胸口因沒穿外衣而裸露的一片肌膚間游移的目光非常熟悉,從前在城裏巡邏時,逮捕到的混混也會用這種視線打量清秀的少女。

        似乎是知道他情緒的緊繃,卡爾薩若幾不可覺的輕輕捏了捏羅蘭的手,莫名的令他稍微放下心來。
        
        「好吧,你們可以留下。」男人一臉不情願,瞥著卡爾薩若的眼中卻有壓抑不下的貪婪,「兩人住一間不太方便,旁邊這輛馬車讓你住,扶你的同伴到後頭那輛去。」

        「好的,真是非常感激您。」

        如果不是卡爾薩緊緊掐著他的手臂硬拖向車隊後方,羅蘭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他不是好人。」一上馬車,羅蘭便語氣稍微激烈的說道:「他是故意把我們倆個分開的。」

        卡爾薩若鬆開羅蘭的手,將物品四散堆積的地板整理出一個能睡人的空間,「分開不好嗎?我以為你差不多受夠我了。」

        「⋯⋯」羅蘭瞬間被噎了一下,「那不是重點。」

        「不然重點是什麼?」卡爾薩若揚眉,似笑非笑,「難不成你是在擔心我?」

        「⋯⋯」忽然不想承認呢,雖然那是事實,「跟著這支隊伍不安全。」

        「那麼就待一晚,明天晚上我帶你去劫一輛馬車跑給他們追。」卡爾薩若保證道,讓羅蘭有點不知道該不該答應。他是想離開沒錯,但這樣乾淨俐落的搶了就走好像又有哪裡怪怪的。

        「那至少去告訴那個男人你的性別,他的眼神令人不舒服。」

        卡爾薩若將角落的棉被拉來鋪在地上,聞言輕笑一聲,「不必,他看得出來的。」

        「⋯⋯你說什麼?」羅蘭的大腦有停擺的趨勢。

        「嚇到了嗎?」卡爾薩若抖了抖保暖的毯子,「正常人都看得出來吧?只是沒什麼人有能力去在意。」他偏過頭,給羅蘭一個不太常對他露出的、初次見面時那樣的魅笑,「說說你眼中的我吧。」

        「啊?」

        「不是想知道我的事嗎?說了我就多告訴你一些。」

        「很漂亮,猜不透在想什麼。」羅蘭想了想,又誠實的補了句:「⋯⋯有點詭異。」

        「真是直率的回答呢。」卡爾薩若看起來倒是沒有不開心,「很漂亮,但對你而言也只是這樣而已。」

        「我不懂你的意思。」羅蘭皺眉。

        「無論性別、無論年紀,察覺情緒,撩撥情欲,蠱惑人心,這些在我族中是人人皆會的技巧,也是天賦。」卡爾薩若放下毯子,傾向羅蘭,纖弱的身軀幾乎貼到他的胸膛,一手按上羅蘭肩膀,右手手指在他的頸側輕劃,「魅精靈最特殊的能力名為天魅,你想試試嗎?」他聽見卡爾薩若在他耳邊低語。

        羅蘭僵硬的搖頭,對方那柔魅入骨的姿態令他感到陌生⋯⋯以及直覺的危險。

        卡爾薩若笑了一聲後鬆手,羅蘭立刻拉開兩人距離。

        「放心,我不會真的對你出手,魅惑你太花力氣了。」他的旅伴安撫著,「雖然非常稀少,但確實有對天魅的免疫者存在,例如你就是。」

        卡爾薩若蹲下身,用食指沿著棉被縫痕細細描繪,「你剛才那樣往後退開的動作,在這個商隊裡大概沒人做的到喔。正常來說人們只會沉醉,然後任我宰割。

          在他們眼中,我可不只是你說的漂亮而已⋯⋯不過對於沒體驗過的你而言可能很難想像。」卡爾薩若聳聳肩,接著不懷好意的說道:「還是其實你很好奇,想體驗一下?」

        「⋯⋯不是才說我是免疫者嗎?」

        「別太高估自己,那只是我在收斂或外放情況正常時你不會受到蠱惑罷了,再加把勁依舊辦的到⋯⋯照你這樣,大概得用上十倍力量?真的不試一下嗎?」

       「不了。」羅蘭又退了幾步,「所以你故意蠱惑那個男人?」

        「呵,他是被蠱惑沒錯,但不全是我的問題。」卡爾薩若勾著笑,更詳盡的說明,「我族的天魅一般而言都是正常外放,要收斂乾淨到毫無影響很難。不同的對像被天魅迷惑的程度及反應則會因精神狀態、力量強度和意志力薄弱與否等條件而有所差異。抗拒能力到達一定值時便通稱免疫者。」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男的本來就不是好人?」

        「不然呢?是好人的話這種程度的迷惑還沒辦法讓他做出太出格的事情。」卡爾薩若直起腰來,朝羅蘭招招手,「過來唄,剛剛是在玩你的啦!快點躺好裝死,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你真的要小心點。」和對方擦肩而過時,羅蘭忍不住又提醒一次。

        卡爾薩若回頭輕漫地道:「該小心的是別人,要小心反被我給⋯⋯」

        「⋯⋯你毀了我對精靈的印像。」

        「你毀了所有人對死亡君主的印像,呆頭鵝。」走到門邊的卡爾薩若立刻反駁,「而且我族和精靈只是遠親,還比較接近魔呢。」
        
        「⋯⋯」

        無語的目送旅伴離開,羅蘭躺進對方鋪好的被窩裏。他當然是不必睡的,只是打算先裝睡一下,晚一點再假裝體力稍微恢復,到卡爾薩若那邊看看。

        對那個看起來被風一吹就會倒的傢伙,羅蘭實在不怎麼放心。




⋯⋯⋯⋯⋯⋯⋯⋯⋯⋯⋯⋯⋯⋯


        羅蘭發現自己站在荒野中,夕陽已經有一半沒入地平線,天空燃燒似的火紅。

        觀望著晚霞的不只有他,羅蘭前方數公尺處站著一個嬌小的身影,背對著他,目光狀似注視地平線處,看背影似乎是個女孩。

        彷彿被什麼牽引著,羅蘭向前踏了一步,開口準備叫喚:「妳⋯⋯」

        女孩猛地回頭,臉孔因背光而看不太清楚,唯有一對琥珀色的雙眼清晰無比。

        淺色寶石般的眼瞳湧著鮮血似的淚。




———————————————分隔線———————————————


月考前一天更文不是好事,好孩子別學喔。
這篇依舊是過渡章節,卡爾的特質差不多清楚了,以後會再更深入提及他的種族和過去。下章按進度走的話應該能寫到聖殿那的情況⋯⋯大概吧?
然後打完前一篇卡爾的術式後,忽然想到有個詞似乎叫「結髮夫妻」來著⋯⋯
相信我!那只是個巧合!

最後是徵角的事,我大概會等到這星期日截止。在黑白講有再發徵帖,要投單就短消給我並在下頭留言通知,別再把單直接招示天下啊!當然發出短消的提醒放這也是可以。
謝謝讀到這裡的你,有空就留個言,或表達一下想法之類的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29 20:42:46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28 09:57
章之四

        大約是月亮稍微西落時,跟著卡爾薩若沿著商道,走在路旁草叢 ...

我的角色已在短消息裡改好了喔
可以的話收我吧
拜託
大大
考試加油
快點更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30 12:23: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抱歉一直沒去短消息。既然改好了,那我提早結束徵角囉。
收到你的單子令人興奮不已,這個角色似乎非常適合這篇故事,莫名的讓我腦洞又開到天涯海角去了~~我會盡量寫快一點讓那孩子早點登場。
如果有什麼事我再發短消息給你,要是又有什麼想補充的地方也可以短消我喔!
最後問一聲,該怎麼稱呼你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30 12:25:1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7-11-30 14:41 編輯

                     公告

徵角提前結束喔!因為確認了非常合適的角色。
這次的單子數量真是一隻手就數的出來呢,感謝願意捧場的好人!
然後因為那張意料之外的單子,羅蘭的人生道路似乎又要被扭到奇怪的方向了~祝福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