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逸狂

[同人文] 《吾命同人》羅蘭出走 12/6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1-13 17:39:00 | 顯示全部樓層
喔阿~居然是虐羅蘭的~
話說羅蘭你也跟他們商量下嘛~小心回去跟太陽一樣被審判長關禁閉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3 19:52: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給芷蘿:
關禁閉啊?這我倒是沒想到欸!
這篇的主角是羅蘭沒錯!但卡爾的戲份也是非常吃重的,也許關禁閉的問題也可以扔給他和審判一起研究,大家一起朝「如何正確關死亡君主禁閉」之路邁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13 21:34:04 | 顯示全部樓層
決定來探頭浮個水owo
不常看到劇情和文筆都不錯的吾命同人了,要怎麼稱呼大大呢?
坐等下章喔ww
話說回來,建議句子語氣斷掉的地方不要用空格的,用標點符號就好了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4 06:46: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給梨音miyuki:
看到你的稱讚有種飛上天炸掉的開心啊!雖然我不確定這樣的說法適不適合用在我身上——就許多方面而言,我的故事依舊十分稚拙。但你的肯定仍讓今天一早要考物理和數學的人對生命重燃希望⋯⋯
稱呼的話就叫狂好了。個人很嚮往單字的名字,那樣似乎很酷。
空格指的是羅蘭吸到煙那邊的失誤?或是那大堆的刪節號?還是有其他地方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6 12:18: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之三

        「快到了喔!」騎乘魔獸的第四天上午,卡爾薩若愉快地宣佈,「太陽下山前就會到。我記得這個時節商道往返的商隊挺多的,運氣好的話或許今天能碰上。」

        「也幸好快到了,再不到的話這頭魔獸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羅蘭低頭看著座騎。這傢伙不眠不休跑了這麼久,什麼時候虛脫都不意外。

        「放心,我不是說過牠可以跑很久嗎?」卡爾薩若把煙斗遞過去,道:「煩惱的時候吸幾口唄。」

        「你說跑三天,今天第四天了。」羅蘭提醒,一邊將煙斗推回去。「我不需要,而且它三天來都沒有熄滅過,不覺得抽太久了嗎?」

        「喔,那個能跑多少是隨口說的。」他的旅伴想了想,無所謂地回答,「因為我也不知道嘛。」

        「⋯⋯」羅蘭一把奪過煙斗,洩憤似的打算將它熄滅。卡爾薩若連忙伸手阻止。

        「別熄別熄啦,你也不想想我為什麼要點著它。」他使勁拉住羅蘭的手臂。

        「為什麼?」羅蘭停下動作,卡爾薩若立刻拿回煙斗,小心翼翼地檢查。

        「這個嘛⋯⋯」他爽朗一笑,「等我想到再告訴你。」

        「⋯⋯」

        「先別說這個吧!」對羅蘭複雜的神色視若無睹,卡爾薩若話風一轉。「該來做點別的事了。」他在行囊裏掏摸一下,然後往羅蘭手中塞了東西。

        羅蘭攤開手掌,那是一根針和一綑淡紫色細線,「做什麼的?」

        「縫個小袋子,你應該會吧?」他又掏了掏,遞來一把剪刀。「布就剪你自己的衣服。然後在開始縫之前給我幾根頭髮唄。」

        「⋯⋯你到底要做什麼?」聽到頭髮,羅蘭猛地想起綠葉的稻草人,不禁警戒的問道。

        「放心,和詛咒沒什麼關係的。」看著羅蘭的戒備,卡爾薩若瞭然的安撫。「只不過是給這個揹了我們一路的傢伙留下紀念品罷了。」

        羅蘭依舊沒動,一臉狐疑。頭髮讓綠葉拿去是沒什麼,反正靈不靈也不知道,但卡爾薩若這人怎麼看怎麼詭異,被拿去了會出什麼事他心裡完全沒底。

        卡爾薩若輕嘆:「我還會害你不成?」

        ⋯⋯這個時候回答「會」是不是很傷人呢?羅蘭糾結著。

        對於羅蘭依然懷疑的目光,卡爾薩若把煙斗在手指間轉了轉,思考幾秒後⋯⋯再次把煙斗咬嘴往對方的嘴塞。

        羅蘭沒料到卡爾薩若竟然又來這一招,毫無防備下立刻中招,咳得非常狼狽。

        「呼呀!果然非常解氣呢!」卡爾薩若的笑容充滿莫名的成就感,讓羅蘭氣惱又無言的瞪了他一眼。「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嘛。不然你說要我怎麼做你才相信我?」

        「怎樣都不信。」

        「別這樣。」卡爾薩若偏偏頭,提議道:「不然我立個誓如何?」不等羅蘭回應,他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拉過羅蘭的手掌將血抹上。

        「我並不是要傷害你。」

        嗓音輕柔落下極為簡單的一句話。羅蘭卻隱約察覺,空氣在卡爾薩若說出第一個字時空氣輕微但高頻率的震動,某種異樣的力量感將他們倆人包圍後又消失。
        
        「好囉,這是我不能單方面打破的誓約,這下可以給我頭髮了吧?」

        看著掌心的殷紅,羅蘭的胸口有點沉甸甸的,「我不清楚你是做了什麼⋯⋯但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太過了。」

        卡爾薩若不在意的聳聳肩,「就取得信任而言,這是很快很完善的方式不是嗎?」

        羅蘭將自己的頭髮剪一撮下來遞給卡爾薩若,然後轉回身撕下衣服布料,縫起袋子來。「我想完善的信任從不是單純以立誓來取得。」他終究和對方辯了一句。

        後方沉默良久,然後傳來輕輕地一句:「說的也是呢。」

        「以後別再這麼做了。雖然我不懂,但覺得不太舒服。」

        「我也不是對每個人都這麼隨便的立誓。不夠嚴謹的誓言對立誓者而言挺危險的。」卡爾薩若笑著道,「但羅蘭是個笨蛋,不會也害不了我。」
        
        「⋯⋯」羅蘭決定不回應這段肯定他的人格卻又貶低他的智商的發言,繼續專心縫手上的袋子。
        
        羅蘭自從十多年前窮途末路下只能自己補自己的衣服,練出了一點針線技巧後,他的衣服只要沒大問題就都是自行處理。一來做的來的話交給別人挺奇怪的,二來是因為教皇規定聖騎士和祭司的制服需要縫補的話統一經由神殿來委託給裁縫店,方便是方便,但得繳上一筆「經手費」⋯⋯

        總之,只是縫個小袋子而已,對羅蘭而言非常簡單。「只要縫起來就好了嗎?」他看著非常陽春的成品,轉頭問卡爾薩若。

        對方正背對著他,手上不知道是在忙什麼,語氣隨意地道:「這麼快啊?太閒的話就繡個花什麼的唄。」

        繡花嗎?羅蘭回過頭,盯著袋子開始思考。該繡什麼花呢?蘭?還是荷?也許櫻也不錯⋯⋯他四處張望了一下,尋找靈感。不過這裡怎麼看都是荒涼一片,也看不出什麼,羅蘭於是打算徵求卡爾薩若的意見。「卡爾薩若⋯⋯」

        「做什麼?」這次卡爾薩若回過頭,燦亮的陽光把那抹輕漫的笑染上艷麗,「有事就快說,等等別再找我了。」

        羅蘭怔了怔,把已經到了舌尖的句子噎回喉嚨,改口道:「袋子你急著要嗎?」

        「不急,反正我大概要忙到黃昏左右,那時再和你拿吧。」

        「喔。」羅蘭點點頭,再次盯著袋子瞧個不停。

        唔,好像突然知道該繡什麼上去了。時間夠的話,那個似乎還挺適合的⋯⋯

        日光逐漸轉弱時,卡爾薩若告知羅蘭:「我弄好囉。」

        「我也差不多完成了。」羅蘭咬斷多餘的線,轉頭把作品交給對方。

        卡爾薩若接過,細看之後臉色有點複雜,「你⋯⋯竟然真得繡花了?!」

        「不好嗎?」

        「不,不是不好⋯⋯你為什麼會繡花?」

        「本來只會縫補一些小破損,後來縫著縫著發現用針線繡出圖案挺有趣的,所以就研究了一下。」羅蘭答道。

        卡爾薩若低頭看著那朵紫色的牡丹,妖異的身姿怒綻著,七分艷亮,三分柔媚。繡的很好。

        羅蘭看著卡爾薩若微妙的神色,這個模樣很熟悉,之前繡了條手帕給自家副隊長時,狄倫也露出這種表情,打個比方就是好像世界在他面前崩毀了又重組了。

        卡爾薩若沉默片刻,最後問道:「為什麼是牡丹?」

        「那個的話,」羅蘭忽然覺得不太自在,「因為像你。」

        卡爾薩若一怔,然後勾起笑弧,笑得燦豔又魅人,「原來如此。」

        他讓魔獸停步,躍下牠是背脊,招手要羅蘭也下去,「幫我拿一下這個。」他把剛才做出來的兩樣東西交給羅蘭。

         其中一項是卡爾薩若脫下自己外衣,裁成長條狀再綁成的粗製繩索,另一項則是手飾般的編織細繩,質感輕柔的暮紫細絲中摻著一點金棕⋯⋯他和卡爾薩若的頭髮嗎?

        和對方的長髮比對一下,這條細繩似乎真的是由上百甚至上千根頭髮編織而成。

        「卡爾薩若,繩子是⋯⋯」

        「那個是用你我的頭髮編的沒錯喔。」卡爾薩若好幾天來第一次熄了煙斗,一邊答道。「不過別擔心,我族的術法常得到那東西,所以大家都不太剪髮,這點消耗不算什麼。」

        「你的種族是⋯⋯?」

        卡爾薩若對他一笑,「別問,你會怕。」

        「⋯⋯」羅蘭沉默,看見對方把煙草灰倒入袋子中,「為什麼倒進去?」

        「手滑了一下而已唄。」

        「⋯⋯」

        「開玩笑罷了,那是術式的一部份。」卡爾薩若用細繩綁緊袋口,再繫上布繩。

        「什麼術式?」

        「你的問題真多呢。」他把袋子綁上魔獸的脖子,「是保牠平安的術法吶。別多問了。」卡爾薩若拍拍魔獸的頭,牠眷戀地蹭了蹭卡爾薩若,轉身慢慢跺走,一步一回頭。

        卡爾薩若毫不理會魔獸的離情依依,閉上眼,手往長髮輕輕順了順,原本的紫色從髮尾漸漸染為黑色,晶紅的眼再次睜開時則成了雨天的濃灰。尖尖的耳化得圓鈍,五官依舊,但少去精靈般獨特的精巧和靈氣,那身魅惑感更是斂收了七八分。看起來就是個清雅秀美的青年,很漂亮,卻不似之前的絕色。

        「走囉!」卡爾薩若向還沒反應過來的羅蘭招呼道,「商道不遠了,那裡可以找到願意包吃包住的傢伙,別發呆唄!」




———————————————分隔線———————————————

        
        這次更的慢。因為物理要考試。
        發現我的故事越來越脫脫拉拉了,沒什麼讓人眼睛一亮的地方,都是些瑣事,但本人怎麼嘗試都跳不過瑣事,可能是對角色的感情太深不多描幾行就渾身不對勁。總之只能請耐心已經濱臨極限的大家再加一點油⋯⋯
        這次沒有「卡爾的日常隨手記」可不是我忘了或懶得放,而是本來就不打算有,那部份不是每章都有喔!
        話說這次因為篇幅問題而寫不到原本想放在這的劇情呢,我要回頭繼續趕進度了。感謝讀到這的所有人,有什麼想法都歡迎留言!卡爾獻上一抹微笑給你!(也許只有我會想要這種東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16 18:41:10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
羅蘭還是一樣死腦袋啊!(謎:他本來就是死人
小格他們找得到羅蘭嗎?
還是羅蘭會主動回去?
期待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7 10:23: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羅蘭沒那麼快回去,不然卡爾會寂寞的。
不過他也總會回去的,不然就換格里西亞要傷心了。
羅蘭的腦袋當然是硬梆梆,硬度堪比金剛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18 20:04: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梨音miyuki 於 2017-11-18 20:06 編輯

抱歉這麼久才回覆,前幾天太忙了抽不出空啊orz
空格的部分......
我稍微翻了一下前面,舉例來說像是這句:

「咳⋯⋯喂⋯⋯」羅蘭臉色很複雜。

就是建議咳和喂之間可以加個逗號之類的,會比較好閱讀這樣w
然後沉默的部分或許也可以加上刪節號,這是比較常見的用法
當然這只是我個人建議~
那我就叫你狂囉,我是梨音未央,稱呼看狂怎麼叫請隨意~
羅蘭的流浪(?)之旅終點是哪裡呢?(坐等下章中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0 19:51: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來這樣用無法表達出咳到快斷氣的感覺嗎?!謝謝你的建議,以後類似的地方想辦法用文字說明好了。
那我叫你未央,覺得這兩個字搞不清楚意思但挺有趣挺順口的。
下章這種東西嘛⋯⋯努力生產中。最近可能比較慢,一來莫名得了腸胃炎,二來下週要段考了。非常感激願意等待的未央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26 12:48:1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7-11-26 15:32 編輯

                      *公告*

雖然說是徵角,但不是徵很多很多那種,我大概只要徵一個。
是這樣的,本來是要想個角色擺進故事裡,但發現那個應該很適合的,最近冒出來、已經完成60%的孩子不小心因為剛想出來太高興而被我填到別人的徵角單了!所謂填上去的孩子就是送出去的孩子,我⋯⋯我試過重想,但暫時沒招了,所以只好徵徵看。
徵角不限年齡、外表和性別,但種族和能力、身份等請自行斟酌是否試合吾命的世界設定。然後我的文筆不怎麼好,可能不能讓人滿意,還有徵來的角可能會再調整,這部份會用短消和角色作者再商量。然後角色可能不會太早登場,而且不能保證戲份很多,畢竟這篇還是以羅蘭和卡爾薩若為主軸。然後投來的單上要是能加個小故事或短文之類的,讓我能更認識角色更好,但沒有也沒關係,那只是個參考。
如果在看過以上連我都覺得有點苛刻的條件後還是願意投單的人請用短消把單給我,別用回復,因為怕破梗。
若是到了劇情等不下去時我還徵不到合意的角或無人投單(這可能性挺大的)我、我只好自己再捏一個了!徵角結果會在這公告喔!

單子:

名字:
性別:
種族:
年齡:
外表:
個性:
能力/實力:
身世背景:
武器:
各種補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