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逸狂

[同人文] 《吾命同人》羅蘭出走 12/6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1-8 06:38: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副命嗎?也算是很高的成就呢(笑)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符合你的期待,但我會盡力的。非常感謝你願意看我的文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8 17:25: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7-11-8 17:29 編輯

                                章之一

        羅蘭萬萬沒料到會在死亡多年後再次體驗「甦醒」的滋味,就如他沒料到自己竟還留在這世界上一樣。當時貫徹全身的痛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了幾乎動彈不得的疲軟,背上曾經強健威風的六翼如今別說飛翔,沒成為累贅就不錯了。

        吃力的坐起身來張望,羅蘭發現耗費許多時間才完成的陣紋已經不再完整,幾道深而寬的裂痕交叉在上頭,一部份的紋路甚至幾乎被抹平,中央最重要的水晶球則⋯⋯不見了?
  
        原本安置水晶球的坑洞附近倒有個人趴臥著。羅蘭掙扎著爬了過去,將那人翻成仰躺以便看清對方。

        是個非常漂亮的人,精緻清靈的五官和尖尖的耳朵有幾分精靈的感覺,嘴角微微上勾的唇形彷彿總帶著笑意。過腰的長髮顏色罕見,是晚霞似的暮紫,其中摻了一縷縷豔紅。羅蘭將視線下移,發現那人線條優雅的頸項有著明顯的喉結⋯⋯是個男人。

        他找不到的水晶球則被男人握在手上,剛才似乎是被身體遮住了所以沒有發現。羅蘭向球伸出手,卻被一隻皓白的手握住手腕。

        男人睜開一對晶紅的瞳,直直注視著他,空著的那隻手阻下他伸出的手。羅蘭知道黑暗精靈也有紅色眼瞳,但他從不知道黑暗精靈有這樣妖惑的眼神。

        「早安吶。」男人開口,聲音不像他所猜想的銀鈴或羽絨,而是溫醇如美酒。「呃⋯⋯不對,」那人向右偏了偏頭,目光繞過羅蘭,看向地平線附近火紅的夕陽。「是午安才對。午安吶,陌生人。」

        「⋯⋯午安。」羅蘭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所以直接提出他的問題:「請問你是?」

        「卡爾薩若,你的救命恩人。」長得像精靈的那人很不精靈的朝他魅然一笑,讓羅蘭瞬間明白何謂紅顏禍水,但對方給出的答覆令他更混亂。

        「⋯⋯啊?」他再次不知所措。

        「搞不清楚沒關係,我可以解釋。」卡爾薩若鬆開手,和善的拍拍羅蘭肩膀,「你在自殺,我剛好散步路過就順手救你一命。差不多就是這樣。」

        「⋯⋯這裡是月蘭王國的厄冷荒原吧?」

        「當然,有什麼問題嗎?」

        「我記得這裡方圓近百里內沒有任何住戶。」到底在怎麼樣的情況下才能散步路過呢?羅蘭想來想去總覺得很神秘。

        「是呀,果然是個自殺的好地方。」他點頭同意。

        「但並不適合散步吧?」

        「難說啊,人各有所好嘛。」

        「⋯⋯」羅蘭皺起眉頭,直盯了卡爾薩若幾分鐘,然後嚴肅的開口:「我覺得你在敷衍我。」

        「喲,被你發現了。」他愉快的承認。

        聞言,羅蘭更用力的皺眉,想也不想便將指責脫口而出:「說謊不是騎士該有的行為。」

        「你的話有些需要修正的地方,」卡爾薩若用空出的手比了個「三」,說道:「第一,你這樣對救命恩人說話真的好嗎?第二,我是敷衍你,才沒有說謊;第三⋯⋯」他別有深意的瞟著羅蘭,「我從來就不是騎士,難道你是嗎?」

        羅蘭瞬間繃緊神經。他差點忘了,要是自己身為「魔獄騎士」的身份曝光,光明神殿的同伴們恐怕是免不了陪他走一遭火刑台。想到這裡,他一咬牙:「不,我也不是。」

        「喔,你也不是啊。」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卡爾薩若竟格外從善如流,沒再窮追猛打。「那就豈碼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羅蘭。」擔心對方繼續上一個問題,羅蘭乖乖報上名字。說出真名他倒不覺得會如何,反正太陽說過,十二聖騎士的名字在神殿之外並不是廣為人知,再說「魔獄騎士」的全名是「太龍·魔獄」。

        「那麼羅蘭,我們走吧!」

        「走?」他反應不過來。

        卡爾薩若和藹的說道:「是的,走。正如你所說的,這裡幾乎沒有人煙,所以留下來也沒什麼前途。不如到運輸貨物的商道附近等一等,看有個什麼經過巴上去一道走。」

        巴上去⋯⋯「不用了,你就自己去吧。」

        「為什麼?你在等人嗎?那我陪你吧。」卡爾薩若眨眨眼,「是說你都挑這種地方自殺了,找你的傢伙還能找過來也是厲害。」

        「⋯⋯不,我的意思是我不打算和你一起。」羅蘭連忙搖頭。一來他心裏不是很想回神殿,二來是如果太陽他們找過來⋯⋯呃,沒有那個如果,他相信太陽肯定會找過來,然後要是卡爾薩若又賴著不走而撞見十二聖騎士,那麼接下來⋯⋯

        接下來不是「光明神殿與死亡君主有勾結」的把柄落出去,就是卡爾薩若被滅口或用其他方式整治到絕不會把這秘密洩露出去,而且羅蘭相信後者的發生機率比前者高上許多。雖然並不希望被救,但怎麼說卡爾薩若都是他的救命恩人,若讓對方因自己而惹上神殿未免太過意不去。

        「你要自己上路?」卡爾薩若露出遲疑的表情,指指他的身後道:「現在的你別說活人形態,大概連那幾支翅膀都很難自行收起來吧?這模樣要是被人撞見恐怕是要上火刑台了。」

        「⋯⋯」羅蘭沉默。

        「放心,我不會丟下你的。」卡爾薩若開心的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伸手將羅蘭一把拽起。他感覺到一股清涼感自對方手中傳遍自己全身,六翼立刻順利收回,並出現活人的偽裝,「走囉?」

      「那就麻煩你了。」一時想不出更好的解決方式,羅蘭決定先妥協,之後行動再看情況而定。話說回來,那個球他能拿回來了嗎?他瞟向卡爾薩若的右手。

        「這東西在法陣失效後就不能用了喔。」卡爾薩若隨手一拋,球體在落地前便化成片片晶瑩。

        見狀,羅蘭嘆了口氣。

        「別傷心啊,再找就有了唄。」卡爾薩若漫不經心的安撫道,一邊翻找起扔在一旁的行囊。「往西走似乎有路,我看一下地圖⋯⋯」

        羅蘭沒有回答,逕自仰起臉看著逐漸昏暗而顯露出星芒的天空。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剛好是十二顆星。

        其實只是不願回去罷了。

        不是不想,而是不願。他伸出手指,遮住其中一顆的光亮。

        實際上沒有多少差別,不是嗎?十一個和十二個。




⋯⋯⋯⋯⋯⋯⋯⋯⋯⋯⋯⋯⋯⋯

卡爾的日常隨手記:

        今天撿到一隻羅蘭。羅蘭是死亡君主。這是我第一次撿到死亡君主,還是會自殺那種。

        羅蘭本來要問我是誰,但被我用幾句話就繞開了,然後又用幾句話把他拐著一起走,雖然我還沒想過帶上他能做什麼。不知道這個呆愣愣的死亡君主是打哪來的,根據套話的結果,應該是騎士之類的身分,而且有人正在找他。

        話說回來,我其實沒有敷衍羅蘭,我是在散步沒錯。還有那個容器我是故意毀掉的,不過反正他不懂這些,所以唬他幾句是沒關係的。然後正常人應該會在醒來後問上一句「為什麼要救我?/!」才對吧?羅蘭什麼時候才會想起來要這麼問啊?

        他問的時候,我又該怎麼回答呢?



——————————————分隔線——————————————


這次的字數比上次少了點。
終於讓卡爾薩若正式登場了!卡爾是他的小名喔!
不知道各位覺得卡爾如何?在後面的劇情大概會看到,他就道德與倫理而言十分出格,可能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在這裡先行提醒。
不過無論如何,身為他的「創造者」我是喜愛他的,在他缺陷的人格中依舊能找到一點引人好感之處——也許這只是我的私心而已?總之,羅蘭和卡爾的旅途即將展開(是說我其實還沒想好要發生些什麼⋯⋯)
最後,向願意耐心讀到這邊的各位獻上誠摯的感謝。有什麼感想或建議都歡迎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06:39: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碧兒 發表於 2017-11-7 18:54
碧兒只是個小小的國中生啊!
那我就叫你狂大好不好?

這⋯⋯那個大就省掉好不好?這樣聽起來比較簡潔比較正常比較不彆扭。
原來你是國中生啊⋯⋯其實跟我相比也沒小到哪去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9 08:34:0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9 06:39
這⋯⋯那個大就省掉好不好?這樣聽起來比較簡潔比較正常比較不彆扭。
原來你是國中生啊⋯⋯其實跟我相比 ...

好喔
那狂你怎麼現在有空上來?
碧兒是因為學校放一星期的假
待在家裡閒閒沒事
上來打混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9 10:53: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7-11-9 11:14 編輯

呃⋯⋯咱學校不管手機,上課別一直玩就不會有問題。對了,以後要聊天的話用發消息的方式好不好?雖然比較麻煩,但我去查過版規,如果回覆內容與文章無關次數過多會被懲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9 12:50: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9 10:53
呃⋯⋯咱學校不管手機,上課別一直玩就不會有問題。對了,以後要聊天的話用發消息的方式好不好?雖然比較麻 ...

真好!
那狂你就可以在上課打文嘍?
是說你是多久更文一次?是不定更嗎?
不過我不知道要怎麼發消息誒...
我之後會注意不要聊的太過分。
總之,期待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9 21:18:2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覺得想要讓一個其他故事中角色在自己編織的故事中活下去是個很不錯的說法,同人文也就是因此而誕生的呢。
我本身也挺喜歡羅蘭的,目前在吾命裡最喜歡的CP也是因為他而喜歡上的(這對冷到北極圈就不透露了:3
如果他能得到好結局就再好不過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會繼續追你的更新的!
說說第一章吧,卡爾是個感覺很狂的角色,看到了關於他驚人美貌的敘述,悄悄的問一下這兩人會成為CP嘛w
個性的話有點強勢的樣子,但也有幽默感,又添加了深不可測的神秘,老實說我對這樣的角色最沒輒了O(≧∇≦)O
他倆的對話也很有趣,不過條例式舉例的那部分可以稍微修正一下,因為通常如果不是斤斤計較或老師般的角色說出來會有種高高在上的傲慢感......。
結論是我很喜歡卡爾(`・ω・´),他們接下來又會有什麼樣的遭遇呢?請繼續讓故事發展下去吧>v<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0 09:40:2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7-11-10 09:43 編輯

給天上的流星雨;

關於「舉例」的建議,我會努力改進的!真是非常感謝你的耐心回復和支持!
卡爾確實挺狂的⋯⋯在我把他扔到這個故事前更狂,因為怕羅蘭崩潰所以被我改的再內斂一點,不過再怎麼改都會和羅蘭呈現反差就是了,接下來我會想辦法更強調他的個性⋯⋯希望真的能好好寫出來⋯⋯卡爾的美貌和妖惑其實算是他們種族的特色喔!先透露一下。至於cp的問題嗎⋯⋯就算有我大概也不打算寫明白吧,因為我不是很擅長愛情,所以這方面可能要勞煩自行腦補囉!然後腦補了些什麼可以用回復或發消息給我,我還挺好奇的,也可以當作往後的參考。最後再一次多謝你的觀閱!
p.s:請問那對冷到北極圈的cp究竟是哪對呢?透露一下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2 20:19: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7-11-14 08:58 編輯

                                章之二

        最後卡爾薩若還是沒有看地圖就帶羅蘭上路了。

        根據他的解釋,其實方位他都記得,看地圖頂多就是最後的確認⋯⋯重點在於,那張東西似乎在他上次煮飯時被當成柴火燒掉了。

        羅蘭覺得在聽到這番說辭時,自己臉上的表情應該還滿微妙的。這次卡爾薩若不是又在敷衍他,就是這傢伙真的是非常脫線的人。而他由衷的希望不是第二種可能。

        前往商道的路上,羅蘭發現就算撿回一命,他的力量依舊大不如前,更貼切的說是虛弱異常,甚至偶爾得靠卡爾薩若攙扶才走得下去。這樣的情況令羅蘭非常不安,卻也心有餘而力不足。順帶一提,他這位看起來沒比太陽健壯的旅伴可以支撐甚至揹著他走上一整天。

        關於這一點,羅蘭本來還有些在意,直到有次卡爾薩若把他安置好後自己出去晃晃,回來時帶了頭不知上哪找的魔獸,他忽然覺得這種小事也許不必太計較。在卡爾薩若身上還有更詭異、更需要面對的事。

        「卡爾薩若,你對牠做了什麼?」望著那隻ㄧ輛加長型豪華馬車大小,狀似猛虎,手臂粗的獠牙露在外頭的魔獸此刻竟乖乖趴伏在卡爾薩若身旁,血紅兇目投射出連他都懷疑名為「戀慕」的視線,羅蘭不由得背脊發寒。

        「沒有啊。」卡爾薩若無辜地偏偏腦袋,好像真的在解釋什麼又像是其實什麼也沒解釋的道:「牠只是喜歡我的笑容而已。」

        ⋯⋯他從來就不知道魔獸的審美觀能跨越種族。

        「反正那不是重點,」他的旅伴翻上魔獸的背,把手伸向他,「來趕點路吧!這隻我是挑過的,可以不眠不休跑上三天喔。要我拉你嗎?」

        「不了,我自己來。」羅蘭嘆氣,爬到卡爾薩若身後坐好,「有必要那麼趕嗎?」

        「當然有呀,我又不是你。乾糧沒剩多少了,吃完前得離開。」

        「?!」

        「不相信我嗎?我會很受傷的呢。」驅策魔獸向前飛馳,卡爾薩若的語氣沒給人半點傷心的感覺。

       「你這幾天明明也只咬了幾口食物而已。我沒那麼好騙,你也不該騙我。」羅蘭語帶苛責。

        對方不是很在意的聳聳肩,也不打算再做解釋,「原來如此,我之前都不知道呢。」

        「⋯⋯」

        「啊,對了!你騎穩來喔。」卡爾薩若忽然轉過頭來,左手搭上他左肩,從顛簸的魔獸背上站起,腳輕輕一蹬,在羅蘭出聲警告的同時彷彿被勁風吹起的羽毛般騰入空中,又以他的肩頭為支撐點一個迴身,坐落到他後方。

        「往前挪一挪,這樣我的位置太後面了。」卡爾薩若指示道。
        
        羅蘭困惑。「你是在做什麼?」

        「和你換位子唄。」對方的手仍扶著他的肩,有點輕快和漫不經心地回應:「差點忘了你現在體力沒怎麼好,騎一騎掉下去要怎麼辦?我做後頭的話可以拉你一把,你騎累了要休息也能當個椅背什麼的。」

        羅蘭無聲的動了動口,最後說道:「謝謝。」

        「不客氣。」來自後方聲音有幾分模糊。羅蘭側過頭向後看去,卡爾薩若正叼著那支白瓷煙斗,一邊從行囊中摸出打火石點燃,深吸一口後對上他的視線,吐著煙霧的嘴角揚起不怎麼認真的笑容。

        當初發現卡爾薩若會抽煙斗時羅蘭有點驚訝,他一直覺得漂亮的人不會也不適合有這種習慣。但不得不承認卡爾薩若做來毫無違和感。

        「要來一口嗎?」對方揚揚煙斗。

        「不了。」羅蘭搖頭拒絕他的邀請。

        卡爾薩若又吸了一口,悠悠說道:「是嗎?還真可惜。」

        羅蘭沉默片刻,對方的言語莫名令他微感煩躁。「你對誰都是這樣嗎?」

        「哪樣呢?」

        「用明顯是敷衍的態度應對別人。心不在焉的處理所有事情,包括說出容易被發現不符合自己心意的話語。」

        「或許吧。」卡爾薩若呼出白煙。隔著裊裊輕煙,那雙晶紅的眼顯的幾分模糊,「又或許,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有個人⋯⋯」

        他忽然打住,低頭將煙斗拿在手指上把玩,盯著裡頭的煙草。「也許對所有人都這樣,也可能不是。」他再次抬起頭時輕佻地笑道,一邊伸手把羅蘭的頭轉回前方,「趕你的路唄。這樣一直回頭脖子不痠啊?」

        「⋯⋯」羅蘭不語。一會兒後,他聽見自己問道:「你到底是誰呢?」

        後頭傳來的聲音淡淡的,「你又是誰呢?」

        羅蘭沒有回應,卡爾薩若也沒有。或者說,接下來誰也沒再說什麼了。

        「對不起。」當白日落下,月亮升到頭頂正上方時,羅蘭率先打破沉默,「我想我問了不對的問題。對不起,我今天有點⋯⋯」

        「⋯⋯」

        「你生氣了,是嗎?」

        依舊沒得到任何回應。羅蘭等了半晌,不安的回過頭察看。卡爾薩若低著頭,看不到表情。那種煩躁感又開始隱隱躁動。

        「那個⋯⋯」剛張口,對方猛地抬頭,一把抄起煙斗塞到他嘴裡。

        「唔⋯⋯!」羅蘭瞪大雙眼,反射性吸入煙氣,立刻嗆咳不已。「你⋯⋯咳咳——!」

        「嘻嘻呵呵呵呵——」卡爾薩若用手指挾回煙斗,笑個不停,「味道不錯吧?」他一臉戲謔的看著羅蘭的狼狽。

        「咳⋯⋯喂⋯⋯」羅蘭臉色很複雜。

        「就逗逗你唄。」卡爾薩若轉過身面向後方,倚著羅蘭的背,一隻手臂枕在腦後,懶洋洋地道:「不會因為這樣就生氣啦。」不知道是不是咬著煙斗吸嘴,嗓音再次含糊。「這不是你我的關係⋯⋯」

        「喔⋯⋯」羅蘭應了一聲,不知道是因為鬆一口氣還是無奈。

        言行稍微脫序、漫不經心又敷衍,加上分不清真假的情緒變化⋯⋯他的旅伴當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啊⋯⋯




⋯⋯⋯⋯⋯⋯⋯⋯⋯⋯⋯⋯⋯⋯


卡爾的日常隨手記:

        我想我沒有生氣,這似乎沒有什麼好氣的。羅蘭真是個大驚小怪又容易愧疚的死亡君主。

        其實這不是羅蘭或我的問題,問題在於那傢伙今天跟的太緊,已經近到影響到羅蘭。為什麼是我們?是因為我身上還殘留著氣息嗎?

       也是因為那傢伙嗎?今天有點想起以前的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有個人,她的名字是鳴月⋯⋯




———————————————分隔線———————————————



        這是個有點混亂的章節。覺得把「你對誰都是這樣嗎?」那段擺這似乎太突兀,但又不知道該放哪,各種主意在心中轉上九九八十一圈後依舊決定擺這,有點心灰意冷的感覺⋯⋯這篇改了又刪了許多地方,最後也只能這樣了啊⋯⋯(淚),超沉悶的一章⋯⋯
        這也是私心明顯的章節,我家卡爾存在感超高的!有種要變成雙主角的預兆之類的。不過無論如何我都會堅持羅蘭才是主角喔!
        對於接下來的發展心底有點說不上概念的概念⋯⋯
        最後按往例依舊是感謝充滿耐心看我寫文的大家!意見感想建議什麼的都歡迎留言!我會心懷感激的閱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13 15:18: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之前往回翻了一下,發現忘了回答一個問題。
這篇是不定更沒錯。雖然我很努力的讓它定更⋯⋯但依舊是不定更。
身為學生一枚,考試什麼的才不管我更不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