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逸狂

[同人文] 《吾命同人》羅蘭出走 5/9 章之十七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27 19:46:34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8-12-6 19:05
沒有啊(無辜臉)
想太多了啦,不會棄文的。要是棄了我該怎麼面對我的卡爾?要是他一個不爽夜夜入我夢來 ...

我把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詞傳給你了喔
快點更文啦
好看喔
還不更文喔?
異色眼的女孩是我嗎?
可以先讓我在聖騎士長們的夢中出現嗎?
唱著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喔
拜託
快點更文啦
我換號了喔!
可以還是用fcst1234時的角嗎?
拜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6 18:16: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羅蘭出走 (十五)

        「來的好快吶。」走出一條街外,卡爾薩若低聲咕噥,「還又一個免疫者呢。」

⋯⋯⋯⋯⋯⋯⋯⋯⋯⋯⋯⋯⋯⋯

       「按照旅店的登記簿,檢查有人入住的雙人房,如果發現有入住紀錄卻沒有使用痕跡的房間就立刻回報。」暴風下令道,騎士們紛紛領命離開。

        烈火摸摸腦袋,「這裡沒半個魔法師,找到也不一定有辦法處理。」

        「只能指望施術者弄的粗糙點,這樣仔細搜索也許可以發現破綻。」暴風承認對於這情況,一堆聖騎士能起的作用著實有限,「就算不能處理,至少得把有問題的房間看住,別讓魔獄跑了。」

        「說的對,」烈火點頭,一面翻著登記簿,一面忍不住嘀咕:「你覺得魔獄那傢伙到底在彆扭什麼啊?都幾年交情了,哪有事是不能好好說的?偏偏鬧這麼一齣。」

        「誰知道呢。」暴風垂下眼簾,「別看魔獄一副硬梆梆死板板的樣子,人家的心思可是很細膩的,還喜歡鑽牛角尖。現在更是什麼都藏著掖著。」他嘆口氣,「和太陽年輕時一個樣。」

        「你是想說太陽老得太快,還是魔獄太幼稚?」

        「你還是當作沒聽到吧,和你聊得這麼深是我的錯⋯⋯」暴風抽走簿子,扭過頭查房去了。

        十五分鐘後,搜查有了結果。十八號房在昨晚入住的兩名房客並未退房,但也不見房間的活動痕跡。眾人包圍著房間,除了對外的房門和窗戶,與此間相臨的兩房內、屋頂上也部署了人,務求讓他們的魔獄騎士長張翅也難飛。

         「都搜索過了,就這個地方有點奇怪。」狄倫小心翼翼的打開門,領著上司查看內側門把上的刻痕,「老闆說原本沒有這些痕跡的。」

        暴風蹲下身打量。門把是白鐵的,上頭的細痕像是用利器勉強刮出,組合成繩紋纏繞似的圖案。

        「都退遠點。」裂火拔出大劍,徵求同意的看了暴風一眼,在對方微微點頭後舉劍向門把劈落。

       「喀鏘!」半截門把摔落地面,眾騎士驚呼出聲。

        「隊長!」狄倫撲向出現在床鋪上的魔獄騎士。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對方一動也不動,沒逃跑也沒睜眼的打算。

        「隊長他⋯⋯」狄倫伸手探了探鼻息,顫聲道:「他、他沒氣了⋯⋯」

        暴風都給氣笑了,「魔獄本來就不呼吸好嗎!」

        「我覺得那東西先處理掉比較好,」烈火盯著床頭還冒著煙的陶缽說。「好聞是好聞,但感覺怪怪的。」

         暴風點點頭,讓自家副隊長拿出去外面滅掉,然後要烈火揹上魔獄。「這裡都是那種味道,如果真的是煙有問題,那我們最好換間房。」


        
        維爾托在房裡自暴自棄的睡了一覺,醒來時卻發現衣襬的蜘蛛已經不知去向。他花了點時間仔細地檢查過身上和房間,確定那隻小熒是真的不在了。

        他們放棄對自己的掌控了嗎?

        維爾托不敢肯定,眼睛會變色的青年讓他非常不想輕舉妄動。但看著向晚的天色,時間卻成了他需要考量的問題。

        護送的物品被劫走,身為冒險隊的領頭,他必須盡快將搶匪的訊息帶給雇主。

        又等了一下,門外始終騷動著,偶爾還有穿著聖騎士服裝的人進來搜查。不知道這些事和羅蘭他們有沒有關係?他嘆氣,下定決心的推門往外走。


        烈火扛著自家兄弟挪房間的時候,在走廊上迎面碰到一名高個子的金髮男人。因為心情不錯,他向對方咧嘴一笑,對方也報以禮貌的笑容。

        暴風卻注意到男人的手緊緊握成拳,指甲大約都摳進掌心了。

        「抓住他。」他低聲下令,自己衝上前就是一腳。烈火也乾脆地扔下魔獄,拔劍來助陣。

        金髮男人本身實力應該是不錯的,可惜手上沒武器,在後方「啊啊啊隊長被摔壞了!」的背景音效中,很快就被制伏了。

        烈火滿意的一肩扛起被揍趴的對手,另一邊重新扛上魔獄。


        卡爾薩若買了一匹快馬,疾馳向厄冷荒原。他沒再用靈石蠱,照他現在的狀況,再催化一次肯定指只有墜馬的份。

        霧白的小人影一顛一顛的側坐在他身後,左手拉著他衣角。

        「白白啊,你說羅蘭被他家的人逮到了沒吶?」一邊操弄韁繩,卡爾薩若一邊嘀嘀咕咕,「我的空間疊合從來沒能作漂亮來,應該挺好找的吧?看羅蘭身上的避火術,他身邊大概有魔法高手在吶。」

        「。。。」

        「我是希望他被抓回去吶,離這越遠越好,最好被拖回光明神殿,那裡最安全了。」

        「。。。」

        「唉,你怎麼就不方便說話呢,跟你一起好無聊吶。」

        「。。。」

        「吶,我說白白呀,雖然你不說話,但我可以感覺到你的情緒波動喔,所以快把『無言』的感覺收一收,那是很失禮的。」

        「。。。」

———————————————分隔線———————————————
佛系更一章,下一章不知在何處呢。
其實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出來,故事充滿各種邏輯上的瑕疵,但
已經不知從何改起了(望天)
開始寫這篇文的時候卡爾薩若和魅精靈的設定才剛有點樣子,與現在完善的不太一樣,不過既然都寫了,我大至還是得照剛開始的設定寫(再望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6 19:13:01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9-5-6 18:16
羅蘭出走 (十五)

        「來的好快吶。」走出一條街外,卡爾薩若低聲咕噥,「還又一個免疫者呢。」

我把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詞傳給你了喔
快點更文啦
好看喔
還不更文喔?
異色眼的女孩是我嗎?
可以先讓我在聖騎士長們的夢中出現嗎?
唱著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喔
拜託
快點更文啦
我換號了喔!
可以還是用fcst1234時的角嗎?
拜託

點評

親~請您注意圖&文家板塊發文的板規可好?煩請您注意網路禮儀,一直刷版面會造成大家的困擾唷~愛護環境人人有責。  發表於 2019-5-7 00:3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6 20:13: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fcst12345 發表於 2019-5-6 19:13
我把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詞傳給你了喔
快點更文啦
好看喔

那個藍晶啊,我沒打算讓你的角色唱那首歌,因為太多無法解釋的地方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7 00:37: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有生之年竟然看到了這篇文章更新,開心!(多失禮,明明自己也是十天半個月都沒更新
好吧不好意思,我原本以為這篇文章坑了(被捶

最近剛好在描寫羅蘭,覺得性格不是很好拿捏,就剛好想起來這篇。
這是少數我覺得羅蘭性格詮釋很好的一篇同人文。
本著想來參考參考,沒想到正好更新了呢!

其實文章本來就是修修改改,第一次寫一定會有BUG,習慣就好
二改或三改都是完稿之後的事情,也許等完稿之後會有更意想不到的轉折、想法。

期待有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8 18:15: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懶 發表於 2019-5-7 00:37
有生之年竟然看到了這篇文章更新,開心!(多失禮,明明自己也是十天半個月都沒更新
好吧不好意思,我原本 ...

你說我的羅蘭的性格詮釋的好我會心虛呢哈哈,我覺得我的羅蘭老早就歪了,有點太懦弱。不過你喜歡我很高興啦XD

然後我不坑的請放心,只是佛系了www

是說那你有推薦的,描寫羅蘭比較多的同人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8 18:16: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羅蘭出走 (十六)

        「不能騎了,」卡爾薩若在一處水塘勒停座下口冒白沫的馬,讓牠如願跪倒,「再跑下去,牠會累死吶。」

        白影從馬背上下來,流露焦慮的情緒,卡爾薩若拋了個媚眼過去,自顧自地往前走。「找魔獸來騎也是一樣的⋯⋯當然,前提是能找到還能跑的。」

        還能跑,這就他們身處的區域而言是個奢侈的要求。水源處是生物的聚集地,魔獸多了,在魔王之影的影響下,鬥爭也相對激烈。放眼望去皆是倒地的魔獸,沒個能站的。

        「二十、二一、二二⋯⋯」邊走邊喃喃計數,卡爾薩若撇撇嘴,在一隻努力想爬起來的幼年槍齒身旁蹲下,摸出草藥,扔進藥缽裡搗了起來,「得早點解決才行吶,不然不知道這裡還有沒有生物能活下來。」

        他用藥泥和撕成條狀的斗篷替槍齒包紮傷口。然後又點燃一把安神的乾草藥。

         「得早點吶,」他走著,反覆對自己咕噥,「必須解決才行。」

        然而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心裡並不是那麼篤定。他醒來才沒幾年,正是衰弱的時候,天魅不能正常發揮,擅長的那些小把戲對上絕對力量的魔王之影,也像個玩笑似的。

        如果大家還在就好了,如果還有任何一個族人此刻能站在他身旁,他就會好過很多,

        「只能看你的了,」卡爾薩若回過頭,對著白影笑一笑,「你答應我的,我會盯著你兌現承諾。」

        一定要做到。既然誰都不在了,那就讓他攥緊到手的東西去完成。



        又是那種霧氣和熟悉的迷茫感。

        一步一步穿過重重迷霧,當眼前終於清晰一點時,羅蘭看到的是一個笑嘻嘻的少年。

        卡爾薩若。

        是卡爾薩若,但不是現在那個。面目熟悉的魅精靈看起來只跟羅蘭的學生差不多年紀,還帶著孩子氣的臉孔笑得狡黠,眼底彷彿閃著光。

        四周的濃霧逐漸散去。羅蘭發現這是個月圓之夜,而他和卡爾薩若在一座瞭望塔的屋頂上。

        「卡爾薩若?」他嘗試著叫一聲,但對方沒聽見他的叫換,自顧自摸出一把包裝鮮豔的糖果,對著下方一顆一顆的扔,塔下傳來那種羅蘭不認識,卻聽得懂的語言,「卡爾薩若!你給我滾下來!」

        年少的卡爾薩若笑出聲來,把剩下的糖一股腦地撒出去,然後翻出塔頂,落在另一戶人家的屋頂上,一溜煙的跑了。

        底下的怒喝越來越遠,大約是追過去了,羅蘭在原地呆愣幾秒,連忙拔腿跟著跑。白霧卻再次往他眼前聚攏,直到什麼也看不見⋯⋯

        睜開眼,映入羅蘭眼簾的是一頭眼熟的藍髮,和一張玩世不恭的笑臉。

        「好久不見啊,魔獄騎士長。」希歐·暴風笑吟吟的說。

        羅蘭忽然覺得他寧願面對卡爾薩若三不五時的媚眼。至少,那還比較安全。

        「外面好玩嗎?」希歐一腳踩上床面,金屬製成的床架禁不住的「嘎吱」響。

        「暴風騎士長!」狄倫和幾個魔獄小隊的小隊員急忙道:「您、您⋯⋯隊長剛醒,請別對他太兇。」

        「兇?」希歐轉過臉,笑意滿滿的道:「我怎麼會兇呢?萬一他怕得又離家出走,我們豈不是白忙一場了?」

        幾個小隊員瞬間噤聲,扭頭用眼神向奇克斯求助。奇克斯想了想,鼓起勇氣開口:「魔獄狀況不好,你先不要揍他吧?」

        希歐看了他一眼,「想想他鬧的這一齣,你就不想揍?」

        奇克斯露出受到動搖的表情,看看自己的拳頭,又瞧瞧躺在床上的羅蘭。

       希歐繼續煽風點火,「而且現在他跑不掉也沒力氣還手,是難得的機會呀!」

        「隊長他⋯⋯」狄倫一咬牙,猛地撲到羅蘭身前,「隊長他傷重未癒,請讓我替他受罰!」

        奇克斯瞪圓了眼,「太陽說的沒錯,狄倫被亞戴爾帶壞了。」

        「我並沒有⋯⋯」

        「太陽現在怎樣了?」羅蘭忽然開口。

        「你離開前就沒想過他會怎樣。」希歐哼道。奇克斯覺得這個屬於溫暖好人派的兄弟有朝刃金騎士看齊的跡象。

        不想讓隊長擔憂,狄倫連忙接著說:「請隊長放心,太陽騎士長很好,他一直待在葉芽城內,並未出來找您。」

        「太陽哪裡好了,那傢伙整天在胡思亂想,還作噩夢!」希歐不滿。

        羅蘭垂下頭,什麼也沒說。他知道希歐平常不是這樣子的,只是這次真的被他氣得太狠。

        希歐盯著對方,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來。

        這個固執的魔獄騎士,就算低著腦袋,依舊看得出那種死不認份的倔強。

        「算了,先說正事。破壞法陣帶走你的傢伙是什麼身分?厄冷荒原出了什麼事?你又為什麼要去得罪月蘭國王室?」

        聽見他問的一連串「什麼」,羅蘭茫然的抬頭,「我什麼時候得罪月蘭國王室了?」

        希歐和奇克斯對看一眼,「看來你不知道。我們抓到那個你狹持的冒險隊隊長,他說他的雇主是月蘭女王,那支護衛隊是冒險隊和皇家侍衛的聯合隊伍,混在商隊裡作掩護。」

        「商隊主人不知道他們的身分?」

        「對,他們喬裝成普通冒險者。」

        羅蘭點點頭。那就可以解釋為什麼那支車隊配有過分精良的護衛,領頭卻輕易收留旅人了。

        希歐遲疑一下,又問:「你為什麼要搶他們護送的東西?」

        「我沒有,是卡爾薩若拿走的。」羅蘭一愣,然後搖頭,「我連那是什麼都不知道。」

        「卡爾薩若⋯⋯救你的那個人拿的?」希歐喃喃,「可是它在你這裡。」

        「啊?」羅蘭詫異,然後回答:「卡爾薩若不是人。」

        「羅蘭,此事攸關忘響國和月蘭王室間的關係,所以麻煩注意一下重點。」

        奇克斯卻被帶著跑題了,「魔獄你怎麼罵人?」

        「不是罵他,我說的是字面上的意思。」

        「咦?」奇克斯興致勃勃的傾身向前,「那是什麼?我看還挺人模人樣。」

        「你們見過?」

        「當然。在抓到你的旅店門口撞上的,那時他正趕著離開呢。聽維爾托說了長相才發現就是那傢伙。」

        「我說你們能不能都先別管是不是人的問題,」希歐從床底下抱出一包東西,扔到床上,「先搞清楚這個怎麼會在這裡,如何?」

        羅蘭很快說道:「這是我的新背包,卡爾薩若買來的。」

        「嗯,」希歐拆開上頭的一道縫痕,把手伸進去摸出一只小布囊,拋給羅蘭,「那這個呢?」

———————————————分隔線———————————————自己也意料之外的再一更。
其實當初把卡爾的背景故事摻入那麼多到文中,現在想想沒怎麼必要呢,哈哈。
就當作滿足作者寫角色的小私心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9 19:02: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羅蘭出走 (十七)

        羅蘭解開囊口的繩索,從裡頭倒出一枚黑色的寶石。完全沒有雕琢、呈不規則的塊狀礦物,漆黑的透不進一絲光線。看到那顏色,羅蘭幾乎是瞬間就聯想到了魔王的眼睛。

        更要命的是,離開囊袋後的寶石,散發出強烈的黑暗氣息。

        「在暗屬性寶石中大概相當於永恆的寧靜的地位吧,」希歐的嗓音緊繃,上前把寶石扔回袋中,綁緊袋口,收到自己懷裏,「『深淵』,本來應該是月蘭王室給混沌神殿的贈禮,但運送途中被你們劫來。」

        寶石被重新封好的剎那,眾聖騎士皆鬆了口氣。基於職業因素,在暗屬性籠罩下他們都不太舒服。

        「這裡給你留了張字條,」希歐又從縫痕內掏出一張摺疊的紙,遞給滿臉錯愕的羅蘭,「剛剛我們都讀了,看那意思是讓你留著『深淵』。」

        羅蘭攤開紙,上頭的筆跡潦草:「等風頭過了再用,別急啊,千萬別急。」

        「別急」兩個字重複兩次,而且加粗加黑。

        羅蘭把紙條又翻了面,仔細檢查再檢查,沒找到其他訊息。

        就這樣而已嗎?魔王之影要怎麼處理,卡爾薩若自己又去了哪裡,為什麼這些一句話都沒有提起?

        「維爾托並不知道那個叫卡爾薩若的把東西留給你了。」希歐在一旁說道,「我覺得你可以收下,這對你的身體恢復應該很有幫助。混沌神殿那邊不用擔心,只要和沉默之鷹協調一下就行。月蘭國方面,只要混沌神殿出面,大約也不是問題。」

        「所以我們商量過了,會盡快讓你回去葉芽城。」

        沒錯,一切都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羅蘭同意,希歐很樂意把他遠遠送回光明神殿,讓聖殿之首可以睡個好覺。至於外交和厄冷荒原,他們來處理就行了。

        但前提是讓死心眼的魔獄騎士點頭。

        「我不能現在回去,」羅蘭聞言皺眉,「卡爾薩若很可能自己去插手厄冷荒原的問題了,我覺得不太妙。那件事我也責任才對。」

        果然。希歐嘆口氣,「好吧,我們剛才也達成共識了,只要你答應不再偷跑,就不一定要滾回去。」

        語罷,所有人都期待的看著羅蘭。眾所周知,羅蘭是騎士守則的忠實執行者,而違反承諾絕對不是一個騎士應有的表現。

        狄倫的表情尤其興奮,「隊長⋯⋯」

        羅蘭卻抿抿嘴,移開視線。

        希歐黑下臉,奇克斯賭氣的說:「我現在就去找找鎮上有沒有賣鐵鍊,買條來把你捆一捆送回聖殿!」

        不知道是不是受太陽的影響太深,即使明白不應該,羅蘭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烈火騎士當眾綑綁魔獄騎士」應該會是很聳動的標題新聞。

        「好,你快去。」希歐咬牙,「要多買幾條,向太陽當初的「雪人」樣式學習!」

        一邊的狄倫張了張嘴,有點想提醒兩位年齡四開頭的騎士長別這麼幼稚,但又不敢招惹正在氣頭上的上司。最後是羅蘭開口替自己說話:「你們不能送我回去,知道厄冷荒原的問題起因。」

        希歐挑眉,「就算你不肯說,那些事我們也能自己查。」

        「我會告訴你們,」羅蘭立刻澄清,他不敢拿這種攸關大家安危的資訊當威脅。「那些異常是魔王之影引起的。」

        聖殿裡年紀大點的騎士聽到「魔王」兩個字都會反射性的神經緊張。室內氣壓驟降,希歐分派幾名聖騎士看緊門窗,才讓羅蘭解釋清楚。

        羅蘭將他從卡爾薩若那邊獲知的魔王之影的訊息,以及夢中那個眼框流寫的人一五一十地告訴在場的同伴們。

        「聽起來,你也知道的不多嘛。」奇克斯聽完之後脫口而出。

        羅蘭沮喪,「嗯,卡爾薩若沒有透露更多。」

        希歐摸著下巴思索,「那個叫卡爾薩若的⋯⋯可靠嗎?」

        可靠嗎?羅蘭腦海裡浮現那傢伙媚眼亂拋的樣子和「呵呵」的魔性笑聲,於是斷然搖頭。「完全沒有可靠的感覺。」

        「⋯⋯你這樣說讓我們無法安心呢。」

        「不過在這件事情上,他應該滿可靠的。」羅蘭連忙補充,「我剛才指的是其他行為,例如把地圖燒掉、半夜和只見過一次的女性在馬車裡脫衣服、魔法攻擊敵我不分⋯⋯」

        「停!」希歐制止他繼續說下去,「你還是讓我對你神秘的救命恩人保留一點憧憬吧!」

        「我怎麼覺得隊長越解釋我越不安啊?」狄倫在一旁喃喃自語。

        「卡爾薩若他⋯⋯」羅蘭嘗試替自己的旅伴說幾句好話來補救,「他還滿容易吸引女性和男性和魔獸的。」

        「⋯⋯」

        看看眾人的表情,羅蘭決定放棄挽救卡爾薩若的名譽,直接回到原本的話題上:「我認為如果能找到卡爾薩若,對處理魔王之影會很有幫助。他也許是我們能找到的最完整的資訊來源,畢竟我們之前誰都沒聽過這種東西,我在魔王殿裡待著那段時間所看的書籍也都沒有記錄。」

        「我看卡爾薩若沒有向認何國家或信仰求助的打算。若是光明神殿到處找他,他大約不肯配合。」他看著眾人道:「但他認得我。有我在,他的戒心會降低許多。」

        希歐與奇克斯沉默片刻,最後兩人彼此遞了個眼神,由希歐發言:「你還是回去吧。」

       「為什麼?」羅蘭不解。

        「別忘了我們出來的目的是什麼,如果最後還是讓你跑了,那不都是白搭。」奇克斯撇嘴。

        「那魔王之影⋯⋯」

        「我們會再詢問教皇陛下和沉默之鷹、紅詩。卡爾薩若那邊,我們也會盡可能和他接觸,」希歐頓了頓,放緩表情,「別擔心,聽你說起來,那傢伙不是手狠的人,應該沒什麼危險。」

        奇克斯拍拍胸脯,「要是他不配合,大不了我把他綁來。」

        「如果再不行的話,」希歐補充說明,「我們就把他送去審判所。」

        「應該是送給太陽才對!」奇克斯糾正,「保證他什麼都肯說。」

        羅蘭覺得自己好向把旅伴推入了某種萬劫不復的境地。

        「就這樣決定了,」希歐轉身,和奇克斯一起往外走,「狄倫留下來看著魔獄,其他人跟我出去。」

        「等等!」羅蘭叫住對方,皺著眉頭掙扎片刻後,一咬牙道:「先讓我留下,等見到卡爾薩若,我就回葉芽城。」

        「⋯⋯還有,請別把卡爾薩若送去給太陽。」

———————————————分隔線———————————————
覺得就算年過四十,烈火還是對太陽有種微妙的信心www
卡爾暫時不會出場,因為他那邊就是趕路趕路趕路,沒什麼好寫的。

話說我幫卡爾設定了一堆壓根沒出場機會的族人,然後取不出名字=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7 01:15:1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把卡爾送去給太陽會發生什麼事?(前提是抓的到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