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逸狂

[同人文] 《吾命同人》羅蘭出走 12/6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8-20 21:10: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人懶 發表於 2018-8-16 00:25
突然有那麼一秒在猜,羅蘭下一章會不會上線
然後就被眾人圍毆,各種喜聞樂見WWWW
...

被圍毆什麼的⋯⋯人家是傷患欸,就放過他嘛ww
是說他被毆完搞不好會去毆卡爾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8-20 21:12: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fcst1234 發表於 2018-8-16 18:37
身高喔…132喔



所以其實是個蘿莉款的嗎?
話說介不介意和卡爾或羅蘭有肢體互動咧?像揹或抱之類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8-23 22:14:57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8-8-20 21:12
所以其實是個蘿莉款的嗎?
話說介不介意和卡爾或羅蘭有肢體互動咧?像揹或抱之類的? ...


身高喔…132喔


歌詞:
於邁向終結的大地盡頭 被遺留下來的孩子們
將無依無靠的小手彼此重疊
無論於健康之時 或病弱之時 僅是相信著……
「我們能共同分擔一切的」
凌駕人類智慧的 傲慢而自負的愚蠢羔羊們
遭受了神明的制裁
於守望著瀕亡大地的「愛之高塔」中 燃起燈火
點亮著世界的餘壽
年輕人的村裡 收到了來自王國使者的
預言通報
裁縫師少女 獲予成為【下任彌賽亞】的榮耀
領受了神之諭
被守護於高塔之中的【祝福】
9個 唯獨賜予彌賽亞的【榮光】
與你一同 向高塔並肩前行的我們
手握著、延續瀕亡樂園的希望
將祝福攥於此手 心跳如鼓般震響
為獲取榮光 奮不顧身地……
有值得信賴的伙伴 齊心合力的相助
我將不會、畏懼任何的事物
向最初的祝福
那席捲生命的【盛濤湧浪】之門 伸出手之時
驀然、疊上了寬厚的手掌 青年如此說道
「我們要共同分擔一切喔」
狠狠推開了彌賽亞 奪走了、那最初的祝福
同伴之間 開始反目成仇
來到第2扇門前 雙目充了血的
為【焰之宴】而亢奮的劍士
將【恩賜之陽輝】順勢地奪取
滿心歡喜的姐姐甩開了手臂
滿臉不甘的妹妹 則朝【安息之闇】
憤慨地踏進去
「被神選中的人、應該是我……」
「「獨佔是不被允許的喔……」」
「慾望」真的會使人性情大變嗎?
僧侶向【動盪之大地】獻上祝禱之詞
詩人歌頌著【雷鳴之樂謠】
將祝福攥於此手…… 胸口酸澀而緊繃
為獲取榮光 爭先恐後地……
彼此信賴的伙伴、在何處…… 僅剩、敵人?
將不復存在的愛 一刀兩斷吧
【旋風之輪舞曲】中 舞女肆意飛揚
雙子的姐姐 無情捨棄了另一半
奔向【白雪之庭】
欣喜的淚水 還不及滑落 便已然凍結
第9個的祝福為 沉眠的【熔岩之胎動】
雙子的弟弟 成功欺騙彌賽亞
洋洋自得地笑起來
曾信賴的伙伴叛離而去
將所有的【祝福】 狠狠地奪走
手中持著 瀕臨熄滅的火炬
走向祈禱之壇……
被封印於高塔之中的【祝福】
……本應是所謂的彌賽亞 必須承擔的【贖罪】
同【祭品】戰勝了困境的 彌賽亞啊
如今終足以延續 這嶄新樂園的生命
淪溺於滔天怒浪 縱舞於地獄火海
於殘酷熱旱下潰決不振
即便困於永夜中而發狂 或為大地凶暴吞噬
也絕不會留下你、獨自一人
為審判之天雷劈擊 為利刃之嵐撕裂
縱連內心亦遭凍結 於熾熱中掙扎
無論於健康之時 或病弱之時 僅是相信著……
「我們能共同分擔一切的」
點亮指引之燈火 高貴祭品的結局
愚蠢之至的連鎖 將無止盡地反覆……
依託於信賴的伙伴們 憑藉此份相助
探手高舉起 終而獲得的火炬
破曉之鐘鳴起 榮光的旋律
被賦予了神之權威的彌賽亞
孤獨而靜默地笑了起來……
誕於9個【悲哀】之中
朝向著祭壇 伸出了手
在祭坛把手高高举起
我把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詞傳給你了喔
快點更文啦
是不介意和卡爾或羅蘭他們有肢體互動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 19:03:32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8-8-8 08:42
章之十四(下)

        「你說你*好像*看到魔獄?」暴風皺起眉頭,盯著剛才風 ...



身高喔…132喔


歌詞:
於邁向終結的大地盡頭 被遺留下來的孩子們
將無依無靠的小手彼此重疊
無論於健康之時 或病弱之時 僅是相信著……
「我們能共同分擔一切的」
凌駕人類智慧的 傲慢而自負的愚蠢羔羊們
遭受了神明的制裁
於守望著瀕亡大地的「愛之高塔」中 燃起燈火
點亮著世界的餘壽
年輕人的村裡 收到了來自王國使者的
預言通報
裁縫師少女 獲予成為【下任彌賽亞】的榮耀
領受了神之諭
被守護於高塔之中的【祝福】
9個 唯獨賜予彌賽亞的【榮光】
與你一同 向高塔並肩前行的我們
手握著、延續瀕亡樂園的希望
將祝福攥於此手 心跳如鼓般震響
為獲取榮光 奮不顧身地……
有值得信賴的伙伴 齊心合力的相助
我將不會、畏懼任何的事物
向最初的祝福
那席捲生命的【盛濤湧浪】之門 伸出手之時
驀然、疊上了寬厚的手掌 青年如此說道
「我們要共同分擔一切喔」
狠狠推開了彌賽亞 奪走了、那最初的祝福
同伴之間 開始反目成仇
來到第2扇門前 雙目充了血的
為【焰之宴】而亢奮的劍士
將【恩賜之陽輝】順勢地奪取
滿心歡喜的姐姐甩開了手臂
滿臉不甘的妹妹 則朝【安息之闇】
憤慨地踏進去
「被神選中的人、應該是我……」
「「獨佔是不被允許的喔……」」
「慾望」真的會使人性情大變嗎?
僧侶向【動盪之大地】獻上祝禱之詞
詩人歌頌著【雷鳴之樂謠】
將祝福攥於此手…… 胸口酸澀而緊繃
為獲取榮光 爭先恐後地……
彼此信賴的伙伴、在何處…… 僅剩、敵人?
將不復存在的愛 一刀兩斷吧
【旋風之輪舞曲】中 舞女肆意飛揚
雙子的姐姐 無情捨棄了另一半
奔向【白雪之庭】
欣喜的淚水 還不及滑落 便已然凍結
第9個的祝福為 沉眠的【熔岩之胎動】
雙子的弟弟 成功欺騙彌賽亞
洋洋自得地笑起來
曾信賴的伙伴叛離而去
將所有的【祝福】 狠狠地奪走
手中持著 瀕臨熄滅的火炬
走向祈禱之壇……
被封印於高塔之中的【祝福】
……本應是所謂的彌賽亞 必須承擔的【贖罪】
同【祭品】戰勝了困境的 彌賽亞啊
如今終足以延續 這嶄新樂園的生命
淪溺於滔天怒浪 縱舞於地獄火海
於殘酷熱旱下潰決不振
即便困於永夜中而發狂 或為大地凶暴吞噬
也絕不會留下你、獨自一人
為審判之天雷劈擊 為利刃之嵐撕裂
縱連內心亦遭凍結 於熾熱中掙扎
無論於健康之時 或病弱之時 僅是相信著……
「我們能共同分擔一切的」
點亮指引之燈火 高貴祭品的結局
愚蠢之至的連鎖 將無止盡地反覆……
依託於信賴的伙伴們 憑藉此份相助
探手高舉起 終而獲得的火炬
破曉之鐘鳴起 榮光的旋律
被賦予了神之權威的彌賽亞
孤獨而靜默地笑了起來……
誕於9個【悲哀】之中
朝向著祭壇 伸出了手
在祭坛把手高高举起
我把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詞傳給你了喔
快點更文啦
是不介意和卡爾或羅蘭他們有肢體互動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16 11:07: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8-9-18 09:21 編輯

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 (上)

卡爾的日常隨手記:

        今天在澡堂洗澡的時候,羅蘭也剛好抱著浴巾和臉盆進門來⋯⋯然後他一邊說著對不起一邊又退出去了,還摔掉手上所有的東西。

        好吧,這次確實是我的錯,竟然忘記跟羅蘭說明白這檔事。把他嚇壞真的很抱歉,我會負責買一個新臉盆賠給他。

⋯⋯⋯⋯⋯⋯⋯⋯⋯⋯⋯⋯⋯⋯

        聖殿的澡堂下午時一向不太有人,除非像今天的羅蘭這樣被自家的太陽騎士惡意潑了一身泥,不得不來打理乾淨,才會挑在這個時段進澡堂。

          推開門,已經有人比他早來使用浴室。

         封閉的空間熱氣和水霧蒸騰,視線並不太好。一片曖昧朦朧中,長髮的人影仰著臉,任由水流漫下纖瘦的頸與肩、圓潤的乳,滑過曲線柔美的腰臀,再沿著一雙白皙勻稱的腳落地⋯⋯

        羅蘭手中的臉盆、毛巾等物「喀咚」一聲砸在地上,那人聞聲轉過頭來,嗓音嬌軟道:「羅蘭?」

        他壓根沒仔細去聽對方在說什麼,只是倒退一步。

      「吶?怎麼了?」那人似乎不太明白他的反應,關掉水流便向門口走來。

        「抱、抱歉!」羅蘭見狀立刻退了出去,啪地用力關上門,然後衝到走廊的窗戶邊,深深呼吸他根本不需要的空氣。

        冷靜、冷靜,他不是故意的,這應該無違騎士之道⋯⋯

        只是女孩子家的怎麼會跑來聖殿的澡堂洗澡呢?太不成規矩了。羅蘭摸摸身上的暗袋,打算拿紙筆給裡頭的人留張字條提醒提醒。

       還沒來得及下筆,身後的門便「喀噠」地被扭開門把,熱氣竄出,然後是柔柔的腳步聲接近。

        羅蘭一僵,一隻白嫩的手已經從後方勾上他的脖子。「羅蘭你跑什麼跑呀?」

        「那個⋯⋯」羅蘭穩了穩情緒,轉過身面向對方⋯⋯光明神在上!這人竟然只裹上浴巾就出來了!

        非禮勿視。他謹守這條禮儀,目光定在女子後方的牆壁,盡可能保持嚴肅和平穩的道:「女孩子不該使用男性的澡堂。」

        「⋯⋯」對方聽完,足足沉默了三分鐘,接著伸手用力扳正他的臉,逼他眼睛盯著自己,「你就不能看清楚來嗎?明明很明顯欸!」

         本想掙開的羅蘭聞言愣了一下,然後強迫自己仔細打量女子的面容——晶紅的瞳色、帶勾的眼形、精靈感的五官和微挑的嘴角⋯⋯眼熟得令人毛骨悚然。

        「卡、卡⋯⋯」他說話都不利索了。

        「卡卡?」卡爾薩若揚了揚眉,道:「其實我的小名是卡爾才對,不過你想另取也不是不行啦,蘭蘭。」

        「你怎麼變成這樣?」支吾半天,羅蘭硬生生擠出一個問句。

        卡爾薩若雙手抱胸,偏著頭組織一下語言,然後回答:「簡單來說吶,咱們魅精靈生下來就是雙重性別,懂?」

        羅蘭混亂的眨眨眼。卡爾薩若說的話每個字拆開來都聽得懂,但串在一起怎麼就理解無能了?

        「哎,年輕人不要一驚一詫,當心減壽吶。」卡爾薩若拍拍他的肩膀。
        
        「我早就死了。」羅蘭反射性的反駁。

        「還好,」卡爾薩若聞言一臉欣慰,「還會劃錯重點,可見沒被嚇傻。」

        「⋯⋯」

        羅蘭忽然有點釋懷。反正不管是男是女,他的旅伴永遠都這麼古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7 17:19:07 | 顯示全部樓層
羅蘭頭一次劃錯重點被誇獎吧X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7 23:10: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番外很可以wwwww(笑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9-18 20:13:29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8-9-16 11:07
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 (上)

卡爾的日常隨手記:

歌詞:
於邁向終結的大地盡頭 被遺留下來的孩子們
將無依無靠的小手彼此重疊
無論於健康之時 或病弱之時 僅是相信著……
「我們能共同分擔一切的」
凌駕人類智慧的 傲慢而自負的愚蠢羔羊們
遭受了神明的制裁
於守望著瀕亡大地的「愛之高塔」中 燃起燈火
點亮著世界的餘壽
年輕人的村裡 收到了來自王國使者的
預言通報
裁縫師少女 獲予成為【下任彌賽亞】的榮耀
領受了神之諭
被守護於高塔之中的【祝福】
9個 唯獨賜予彌賽亞的【榮光】
與你一同 向高塔並肩前行的我們
手握著、延續瀕亡樂園的希望
將祝福攥於此手 心跳如鼓般震響
為獲取榮光 奮不顧身地……
有值得信賴的伙伴 齊心合力的相助
我將不會、畏懼任何的事物
向最初的祝福
那席捲生命的【盛濤湧浪】之門 伸出手之時
驀然、疊上了寬厚的手掌 青年如此說道
「我們要共同分擔一切喔」
狠狠推開了彌賽亞 奪走了、那最初的祝福
同伴之間 開始反目成仇
來到第2扇門前 雙目充了血的
為【焰之宴】而亢奮的劍士
將【恩賜之陽輝】順勢地奪取
滿心歡喜的姐姐甩開了手臂
滿臉不甘的妹妹 則朝【安息之闇】
憤慨地踏進去
「被神選中的人、應該是我……」
「「獨佔是不被允許的喔……」」
「慾望」真的會使人性情大變嗎?
僧侶向【動盪之大地】獻上祝禱之詞
詩人歌頌著【雷鳴之樂謠】
將祝福攥於此手…… 胸口酸澀而緊繃
為獲取榮光 爭先恐後地……
彼此信賴的伙伴、在何處…… 僅剩、敵人?
將不復存在的愛 一刀兩斷吧
【旋風之輪舞曲】中 舞女肆意飛揚
雙子的姐姐 無情捨棄了另一半
奔向【白雪之庭】
欣喜的淚水 還不及滑落 便已然凍結
第9個的祝福為 沉眠的【熔岩之胎動】
雙子的弟弟 成功欺騙彌賽亞
洋洋自得地笑起來
曾信賴的伙伴叛離而去
將所有的【祝福】 狠狠地奪走
手中持著 瀕臨熄滅的火炬
走向祈禱之壇……
被封印於高塔之中的【祝福】
……本應是所謂的彌賽亞 必須承擔的【贖罪】
同【祭品】戰勝了困境的 彌賽亞啊
如今終足以延續 這嶄新樂園的生命
淪溺於滔天怒浪 縱舞於地獄火海
於殘酷熱旱下潰決不振
即便困於永夜中而發狂 或為大地凶暴吞噬
也絕不會留下你、獨自一人
為審判之天雷劈擊 為利刃之嵐撕裂
縱連內心亦遭凍結 於熾熱中掙扎
無論於健康之時 或病弱之時 僅是相信著……
「我們能共同分擔一切的」
點亮指引之燈火 高貴祭品的結局
愚蠢之至的連鎖 將無止盡地反覆……
依託於信賴的伙伴們 憑藉此份相助
探手高舉起 終而獲得的火炬
破曉之鐘鳴起 榮光的旋律
被賦予了神之權威的彌賽亞
孤獨而靜默地笑了起來……
誕於9個【悲哀】之中
朝向著祭壇 伸出了手
在祭坛把手高高举起
我把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詞傳給你了喔
快點更文啦
好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11-2 21:58:4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把救世主與哀之塔的歌詞傳給你了喔
快點更文啦
好看喔
還不更文喔?
不會棄文了吧?
嗚…不要棄文啦…(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12-6 19:01: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 (下)

        「這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啊,你還是可以把我當男人看待吶。」卡爾薩若安撫性的拍拍羅蘭的臉頰,「我的自我認定是男性,大部分的時間也都保持男身,今天這只是心血來潮啦!」

        「那現在你的心血可以退了沒有?」羅蘭僵硬的發問。這樣面對面站著,他的眼睛都不知道該放哪裡才好。

        卡爾薩若緊盯著他,嘴角慢慢上揚,露出一個嫵媚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接著一隻手抓住肩膀處的浴巾,瞬間發力向下一扯——

        羅蘭迅速別過頭,緊緊閉上雙眼,「卡爾薩若!」

        「呵呵哈哈哈——」耳邊傳來一長串對方爆出的笑聲,「羅蘭你頭轉得那麼用力也不怕扭到脖子呀?」

        「我的痛覺並不敏銳,就算扭到也可能發現不了。」

        「噗哈哈哈哈——」好不容易止住笑聲的卡爾薩若在次笑得歇斯底里,半喘著氣道:「羅蘭你真是⋯⋯呼、哈哈⋯⋯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啦⋯⋯是說你都沒發現我的聲音變了嗎?」

        羅蘭一怔,回過頭去看,只見卡爾薩若笑到抱著肚子直不起腰來,身上的浴巾掉在地上,依稀可見的胸膛一片平坦。他鬆了一口氣,無奈地道:「以後別開這種玩笑。」

        「也就和蘭蘭這樣的乖孩子開玩笑才會這麼有趣。」卡爾薩若笑嘻嘻的回答,一面直起身子,將浴巾對折圍在腰上,「好啦,我要回去繼續洗了,要一起來嗎?我可以把臉盆借你呦!」

        「不了。」羅蘭退後一步,「你洗完我再進去吧!」

        「哎,就說了我是男人嘛。」

        「我是怕你洗著洗著又故意變身嚇我。」

        果然,他的旅伴豎起姆指,送來一個「你真是越來越機警了!」的激賞眼神,轉身施施然走進澡堂。

        羅蘭抹了把臉,雖說時光在他身上已經停止流動,但自從遇上了這個千歲老妖精後,他時常覺得自己正在迅速衰老中。

        細碎的腳步聲從走廊轉角處傳來,羅蘭一看,發現是月憐。

        「你怎麼不進去?」嬌小的女孩眨眨一對異色的眼,對羅蘭渾身是泥傻站在澡堂門前的舉動表示不解。

        羅蘭語重心長的告訴她:「這個世界的真相永遠會超出我們的預期。」

        「?????」

   
                                       ——番外完
⋯⋯⋯⋯⋯⋯⋯⋯⋯⋯⋯⋯⋯
小劇場

        「卡爾薩若,你說你們那族都是⋯⋯嗯,像你一樣的情況,那你的父母⋯⋯我是說雙親⋯⋯」

        「噢,你說我的阿爹們嗎?他們的自我認知都是男的吶,到現在還都不肯承認是誰變作女性把我生下來呢呵呵,真是一對死要面子的老傢伙,羅蘭你說是吧?」

        「⋯⋯」


———————————————分格線———————————————

好久沒更了,把番外補完,順便讓徵單的角色實體的露個臉。這篇文停筆好幾個月了,一個大概知道怎麼寫但懶得動的狀態。接下來應該會更得快一點吧。
是說有人猜過卡爾的性別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