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12|回復: 58

[同人文] 特传 被遗弃的...... 背叛文 6/12 第八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0-14 15:17:4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瑞绫·依丝枫爾 於 2017-12-6 22:28 編輯

這裡是小女子的話(90度鞠躬)

各位大大,小女子只有12歲,請別叫我大大。
另外,由於我還需要讀書,所以不會定時更文哦!诶嘿 OV< (被打)
我是第一次發文,所以文筆很渣,文筆很渣,文筆很渣!(重要的事說三遍)
您們發現問題或是語病的話,請務必告訴我!我一定會盡量去改的!
那就請大家多多體諒小女子我啦!(揮手)


~~~~~~~~~~~~~~~~~楔子~~~~~~~~~~~~~~~~

  無殿——不可被侵犯的存在。

    全守世界的人都知道無殿有三主,

    分别是——夏侯的伞、妖重的镜和朝阳的扇。

    但是许多人不清楚的是在他们之上,还有一个人。他比無殿三主还要深不可测,还要強大,同时,他也是唯一一个不受创世神所定下的规矩办事的人。

    传说,他是创世神的孩子。

    传说,他是唯一一个拥有可以自由转换属性幻武的人。

    传说,他是比创世神还要神秘的人。

    传说,除了無殿三主,没有任何人看过他…

    然而,这些传说是真是假,都没有人知晓。

~~~~~~~~~~~~~~~~~~~~~~~~~~~~~~~~~~~


先說哦,扇的名稱我是亂想的,請別當真!(認真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4 15:32:1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见鬼,比申恶鬼王什么时候有新的鬼王高手了?!】

    握紧米纳斯,我狠狠地瞪向眼前自称是比申恶鬼王手下第一高手的鬼族,同时希望可以撑到巡司回报公会。

    然,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巡司回到公会后,告诉大家的并不是我遇上了鬼王高手…

    ~~~~~~~~~~~~~~~~~~~~~~~~~~~~~~~~~~~

    在我独自解决鬼王高手,拖着满身伤痕回到黑馆后,一通电话好死不死的打来了。

    【去你的最好真的有事要找我!】

    不然你就等着被我…...吧!不要问我为什么我的口气那么糟,当你连续五天都没有合过眼后,你就知道原因了。我对不起你啊!学长!我终于知道你的痛苦了!!!

    拉回来,在脑残的时候,我不忘接起手机,另一手随手一抓,拿出空间里的另一件黑袍。对,你没看错也不是作者打错(霜:关我啥事啊!漾:(无视)),并把身上破破烂烂的黑袍丢进黑馆的洗衣机里,反正它会替我把黑袍缝补好。至于黑袍嘛…我则是在学长沉睡的那年考上的,毕竟,我也不能永远躲在别人的身后啊……

    【褚,来白园,我有事要和你说。】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没办法拒绝,我只好认命的展开移动阵。没想到从白园來到我的房间的一只大气精灵卻打断了我的动作。

    【漾漾,你不可以过去,你会死掉的!】向来开朗的语调变得急切,仿佛看到一些不好的事。

    【小鳶,你在说些什么啊?我不会有事的啦,别忘了我已经是黑袍了哦!】我毫不在意地说。

    【你…你…我…算了,哼!】小鳶见没办法阻止我的行动,只好赌气似的跑进老公头里。当时的我没去细想小鳶的事,只当它是在闹脾气,想说回来再安慰它,但没想到的是,我不能再回来了…

    第三人称

    白園裡十分安静,平日里嬉戏的大气精灵们不知道去了哪儿。在冰与炎的殿下挂断电话后,在场的所有袍级都在默默的等待妖师先天能力者的到来。当地面上出现法阵时,所有的袍级迅速地把法阵包围起来,只留下一些空间。而站在法阵正前方的,正是妖师先天能力继承者昔日的好友们。

    漾漾视角

    白光闪过,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把幻武兵器。我反射性的设下结界,卻没想到此举让喵喵哭了出来。

    【喵喵?你怎么哭了?!】我慌乱的撤下结界,往前走去想安慰喵喵。

    这时一支箭停在了我的面前,我惊愕地抬起头,望着站在喵喵前面的千冬岁。

    【千…千冬…】

    【住口,你这个背叛者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字!】

    【什么?什么背叛者?】

    【你还不认罪吗!背叛者褚冥漾!】这个声音…我望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学长唤出了锋云凋戈,并指?我。

    什么?不是学长你叫我来的吗?在我想向喵喵他们解释时,他们?说出不明不白的话。

    【你为什么要与鬼族勾结将庚庚打成重伤?!你说啊!呜呜呜…】哭倒在地的喵喵哭着吼出了这个问题。

    “碦啦”

    【夏碎哥平时对你不好吗?为什么你要这?对他!】

    “碦啦”

    【漾漾,赛塔哪里惹到你了?为什么你要重伤他!】

    “碦啦”

    【我们当初真是看走眼了才会有你这种朋友!】

    听着他们说的话,我感到有某種东西裂开了。

    【和背叛者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如果真的有用,菲莉爾怎么会重伤!】话刚落下,一把银色的长枪便出现在他面前,但却被我重新布下的结界挡了下来。这一枪就像开始的信号,陆陆续续的幻武攻擊和法术攻击朝我攻来。

    【哼,我还以为黑袍有什么了不起,原来也不过如此嘛!】一反刚才的姿态,我狂妄地说。

    【那么一点事都不清楚,真是难为你们了。】我微微地眯起眼,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然而谁都没注意到,掩盖在不屑的表情下的,是布满裂痕的心…

    【你…】

    果不其然,学长在听完我的话后,眯起眼,攻击顿时更加俐落且幾乎招招都致我於死地。

    看着四周的攻击,我眯起眼【你们…都忘了我是什么身份了吗?】听完我的话,他们全都像是忽然察觉了什么似的,一个个瞪大了眼睛。

    【“停止行动”】

    大家的行为顿时停了下来,不,应该是无法行动。看着他们眼中的愤怒,如果视线可以实体化,我想,我早就死了吧……被口口声声说不介意我的身份的你们……

    罢了,就让我来承擔所有的罪吧…我自嘲地笑了笑,却没想到此举被误以为是在貌视他們,導致他们挣扎的举动更加激烈。

    我不明白,為什麼妖師就一定要被追殺,難道就因為妖師是世界之黑嗎?難道你就因为这个原因,把我逼到这个地步吗?_____•______________

    身上挂着先前打倒鬼王高手的伤和被他们用幻武以及法术攻击的伤,意识渐渐的朦胧。我撑着意识,趁他们不能行动,无法打断我的行为,我用言灵说出了最后一段话

    【“我以妖师先天能力继承者祝福在场的人快乐的生活,吾在此拔除所有友人身上的黑暗气息,并将飒彌亞•伊沐落•巴瑟蘭身上的诅咒剔除。願以往的友人永不受黑暗氣息的困擾。以吾之生命为誓,立”】

    周围的人都被我忽如其来的言灵给弄糊涂了。然,他们卻仍然用着愤怒的眼神看我。

    【米纳斯,将我带到無殿去,拜托你了…】在生命即将消去之时,我撐著最後一口氣,將我在受傷後就出現的念頭說出來。就算只有尸体也好,这是我和他们的约定……

    【放心吧,主人。你会平安无事的】米纳斯柔柔的声音在我出声后传来,让我安心的闭上眼睛,陷入昏迷…

    第三人称

    在褚冥漾闭上眼睛后,他的身边凭空出现了许多水珠,那些水珠形成了一个结界,结界里出现了一个下半身是蛇尾的女人——米纳斯。

    她抱着褚冥漾,趁着他们还没打破结界,开了一个蓝金色的传送阵。这是褚冥漾在失去意志前,脑海里浮现出的法阵。在蓝金色的光芒闪过之后,他们便不见了。在那之后,褚冥漾往日的好友和家人都听到了他托在最后一刻被褚冥漾唤出的大气精灵——小鳶带来的话————

    【我不會原諒,但我也不會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4 19:45:33 | 顯示全部樓層
十二歲就打這樣不錯!好看我跟你同歲而已,真是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阿…你要怎麼怎麼稱呼呢?我你只要叫我小今就好!你也是國中生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4 22:06:36 | 顯示全部樓層
今天午餐吃什麼 發表於 2017-10-14 19:45
十二歲就打這樣不錯!好看我跟你同歲而已,真是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阿…你要怎麼怎麼稱呼呢?我你只 ...

嗯嗯小今我非常同意你的話!
我已經13歲了卻還是寫不出這麼好的特傳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0-14 22:57:49 | 顯示全部樓層
乖乖,妾身15歲而已,被叫大大其實還蠻爽的(誤)

總之,要叫神馬呢??

就叫瑞兒唄~(謎:喂喂這個傢伙,人家有同意嗎?)

沒關係啦~瑞兒會同意的......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4 23:34:5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今天午餐吃什麼 發表於 2017-10-14 19:45
十二歲就打這樣不錯!好看我跟你同歲而已,真是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阿…你要怎麼怎麼稱呼呢?我你只 ...

不…我现在还是小六生,明年才是独中生哦!还有不要叫我什么都可以,我是不会介意的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4 23:36: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inlin 發表於 2017-10-14 22:57
乖乖,妾身15歲而已,被叫大大其實還蠻爽的(誤)

總之,要叫神馬呢??

其实呢,我确实是不会介意的,只是感到很…新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4 23:38: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yhlee201507 發表於 2017-10-14 22:06
嗯嗯小今我非常同意你的話!
我已經13歲了卻還是寫不出這麼好的特傳文..... ...

加油!我相信大大你一定可以的(握拳)
我是认为自己写的不好,毕竟我没有拟大纲。在第二章时就很明显有点乱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5 13:54:3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無殿~~~~~~~~~~~~~~~~~~~~~
  来到了無殿外,米纳斯感到非常奇怪。怪了,無殿不是很难抵达吗?为什么现在却那么容易了?甩甩头,米纳斯先将那个问题给抛到脑后,并手上的褚冥漾递给不知何时出现的無殿三主后,便回到宝石里了。

無殿三主的脸色在看到褚冥漾的情况后,瞬间变的铁青,就连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扇都沉默不语。 他们感受到了熟悉的波动,原以为是“他”终於回来了,便同时放下手中的事物跑到無殿前,却看到了这一幕…

在确认了褚冥漾失去气息后,他们把他平放在地上。不远处的地面出现了一黑一百的精美法阵,站在法阵上的是被傘唤来的黑山君和白川主。
他们三人与刚抵达無殿的黑山君及白川主站在他的四周,并缓缓吟出只有历代时间交际之处的主人和無殿三主才知道的,专门拿来复活或唤醒“他”记忆的咒语。

【吾乃無殿三主其一,夏侯的伞。在此归还并赐予無殿第四主——九重的雷新的躯体及生命,使其重回这个世界并继续他的使命。】

【吾乃無殿三主其一,妖重的镜。在此归还并赐予無殿第四主——九重的雷所拥有的权限,使其重回这个世界并继续他的使命。】

【吾乃無殿三主其一,朝阳的扇。在此归还并赐予無殿第四主——九重的雷原有的记忆,使其重回这个世界并继续他的使命。】

【吾为司阴者•黑山君,在此抵挡时间告密者将以死之人带回时间之河流。】

【吾为司阳者•白川主,在此见证無殿三主将以死之人回归这个世界。】

他们每个人念完一次,便改变了自己的手势,同时割破了手指,让血滴落在褚冥漾的身上。而褚冥漾的身体在接触到血的同时,身体也慢慢地发光,苍白的脸慢慢的恢复血色,胸腔也开始微微的起伏。

看到此状的所有人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上前去替褚冥漾施展治愈术。镜在傘替他施完治愈术后,安排下属将他带到無殿唯一一间空着的主殿。而黑山君则是在看着傘施完治愈术后,用铁链将准备逃跑的白川主绑住,并开了一个通往时间交际之处的移动阵。在一旁的扇正在为白川主默哀三秒,因为她听说白川主这次变成了一只蟑螂,并在垃圾堆里乱窜。
~~~~~~~~~~~~~~~~~~数个月后~~~~~~~~~~~~~~~~~~~
漾漾的视角

张开眼,看着浅蓝色的天花板,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在黑馆里。但随后,我的头像是要烧起来一样地痛。

【痛……我的头好痛……】

看着脑海中闪过的一幕幕,我想起了被他们背叛的事,我会到Atlantis学院的真正原因以及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就是無殿唯一一个不受规则限制的第四主,雷——九重的雷。 在床上待了几秒,理清了思绪后,我才走出房间,不意外的看见了正往我的方向扑来的蓝影。

和以往一样往旁边避开后,我不理会后方传来的哀嚎声,直径走向以往和他们一起品茶的凉亭里。不意外的,凉亭里的身影在察觉到脚步声而转过头时,我和以往一样勾起一抹微笑,

【我回来了!】

听见我的说出口的话,傘、镜和刚刚跑到凉亭的扇都露出了笑容,一同说

【欢迎回来,雷/雷雷】
~~~~~~~~~~~~~~~我是扫兴的分割线~~~~~~~~~~~~~~~~
【你这个背叛者,离我们远一点!】

【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庚庚他们现在还躺在医疗班里昏迷不醒!】

【漾漾,我真是看错你了。】

【漾漾,你去和公会自首吧,我们会原谅你的。】
×
【雷…雷!醒醒!你哭了!】

一张开眼,看见的就是对面的镜和傘着急的面孔,我竟然在品茶时睡着了?可真难得。话说,傘这个面瘫竟然也露出了着急的样子,真是稀奇呢!不过…他们说什么?我哭了?伸手往脸上一抹,果然有湿润的感觉。

【呵…我没事的。】看着他们想安慰我却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的样子,我不禁笑了。

【可是…】

【没事的,只是心态还没调整过来罢了。我有些累了,先走一步。】说完,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便起身走人。

只是当时转过身的我并没有看见他们脸上露出的表情。

回到房里,我第一件做的事是把房门锁上,并放上一堆法术阻止扇他们进入。躺在床上,我却睡不着。一闭上眼,浮现出的就是大家拿兵器对着我的情景。刚擦干得眼泪又缓缓聚集在眼眶,再顺着脸流下。

而那天,正好是秋天…

此时的凉亭里,没有人在品茶,刚刚的一切宛如从来都不存在,只有地上那三个精美的法阵证实了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Atlantis学院~~~~~~~~~~~~~~~~~
保健室里,冰与炎的殿下正被越見关押在一间房里。在他思考着该如何逃出去时,地上三个精美的法阵吸引了他的注意。发现到房里突然出现了三个法阵,冰炎很反常的没有警备。因为他认出了那是無殿三主特有的移动法阵。

光芒过后出现的果然是無殿三主。但令冰炎惊讶的是他的师父也来了,毕竟大家都知道除了什么重大的事物非得無殿三主出现,否则傘是不会离开無殿的。

【师父,你怎么…】

【冰炎,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冰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傘打断了。

【什么?我并没有做什么啊?有什么问题吗,师父?】

听到这,呆在一旁罕见地没有立刻扑上来的扇却一巴掌打在冰炎的左颊。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彻彻底底的伤了他的心?!他明明就是那么地相信你们,你们却是如何对他的?!】

【够了扇,冰炎,希望你能记住你对他做的事,以及他对你们的付出。】打断了扇,镜向冰炎说。

【这也是我们给你的劝告。】说完,他们就走了,徒留下一个满头雾水的冰炎。

【冰炎,菲莉爾醒来了!她说有事情要和你说,要你现在过去!】

小女子的话
由于不清楚一篇打多少才合适,于是小女子只好尽量以2000字为标准。
另外,让扇巴了冰炎一巴掌只是想要虐一虐他OV<(被打)
各位冰炎控真是对不起!!!
虽然我也是冰炎控的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0-15 14:06:4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先说哦,这是纯友谊,纯友谊,纯友谊!重要的事说三遍。想看冰漾文的对不起咯!是说我也怕这个文会被我写成漾漾x菲莉爾就是了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