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八雲夕弦

[小說] 【第二人生同人】覺盡之刻(5/16)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7-1-2 01:11:40 | 顯示全部樓層
38代十二聖騎士 發表於 2016-12-31 20:40
扇到底跟西亞說了甚麼阿 ??
我越來越期待後續了~
很期待你的更文~大大~

關於扇到底跟西亞說了什麼,這以後就會說囉!就我看還挺--的(一個虐主角的節奏),感謝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 01:19:18 | 顯示全部樓層
愛莉希亞 發表於 2017-1-1 10:54
這樣……代價好大啊!
好捨不得西亞付出的。
一千年以後,存在就會被抹去……是這樣嗎?

基本上,大大的推論算是對了一半(這不是劇透嘿嘿),但依照某弦的構想,還要再更--一點(虐死主角),還有,依照特傳裡那種相對物品交換的定律來說,我覺得這代價還算合理(至於為什麼合理,以後會說~~)總之,就請期待之後的發展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2 10:11:52 | 顯示全部樓層
出現殺氣……會對西亞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嗎?
是說,這樣審判他們出現後,西亞只剩四百年的存在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5 23:43:3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人生同人】覺盡之刻(1/5)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9-2-7 12:30 編輯

  
  

夜晚。
  
  淨湖起了漣漪,石子落水的聲音參雜在明瀑的清澈水聲之中,令原本有些出神的某天使將軍瞬間清醒過來。
  「芙維可。」翅膀張開的陰影覆蓋在有些搖晃的水面上,聽見己身名字被叫喚的女性天使立即抬起頭,看見一名容貌俊美,一頭金色長髮綁成緊實馬尾的天使降落在自己面前,不同於一般天使,來人有著迴異的酒紅色眼眸,配上刺滿右半邊面頰的墨色刺青,整體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邪氣。
  「卡汀茲。」看見對方手上的塵土,也知道剛才的石子是由這名同僚所發,芙維可輕輕點頭。
  「之前……妳和小西亞從無殿回來,發生什麼事了嗎?」單刀直入的詢問著,卡汀茲在一旁的草地上坐下。
  「為什麼這麼問?」敏銳的嗅到一絲不尋常,芙維可看向自家同僚,「少主……族長前往無殿是為交易而去,行前都已經知會所有將軍了不是嗎?」因為對禮儀的堅持有些不習慣的改口稱呼,芙維可瞇起漂亮的眼。
  
  「……」頓了兩秒,卡汀茲像是不甘心又辯解道,「可是小西亞沒有告訴我們交易內容,無殿那麼坑,如果小西亞被簽了什麼賣身契坑掉了怎麼辦?」以某種詭異方式準確命中紅心(雖然本人不知道)的卡汀茲雖然不改臉上的輕浮神情,但言語中卻隱隱有層陰鬱。「……真的不能告訴我們小西亞做了什麼嗎?」這種有什麼預料之外的危機在悄悄發展的感覺,真的讓人不太喜歡啊!
  尤其這又和西亞有關,這更讓在十二將軍中西亞控排名第一的卡汀茲加倍煩躁。
  
  「帝法也問過我這件事情。」有著娃娃臉的女性天使嘆了口氣,「絕不能透過任何方式向外提起,『族長』是這樣命令的啊。」如果是『西亞』個人的任性請求,也許自己會視情況,但如果是『族長』的命令,那便是斷然不能違背的了。
  「而且,」理解卡汀茲的心情,芙維可放柔了聲音,「無殿內部也有特殊的術法運作,與交易沒有直接關連的人雖然得以旁觀或參與討論,但卻是無法聽到真正關鍵的內容的,所以,雖然我知道西亞提出的請求內容,但最終究竟和無殿訂下了什麼交換條件我也無從得知。」
  「……」聽見芙維可的話,卡汀茲罕見地沉默了,而芙維可看著若有所思的同僚,心中卻又是一番思量。
  雖說自己不知道最終與無殿所訂『誓約』的內容,但從一開始聽見的那個『歷史時間』也就夠嗆了,無殿此次所取的代價可真不小……還有,扇主似乎提到了什麼『預知』,西亞雖然自幼就展現出出類拔萃的天份,但芙維可十分確定,他所展現出來的天賦裡,並不包含『預知』這部分,扇主說的到底又是什麼意思?
  不過,既然交易已經完成,『西亞』的『歷史時間』也沒有消失,是不是就可以解釋為他並沒有付出『存在』作為代價呢?
  不,不能這麼說。
  如果沒有付出『存在』作為代價,那必定也是付出了一樣同等重要的東西……嚴重性根本沒有減輕啊,簡直讓人完全無法安心。

  「芙維可?」沉思到一半的卡汀茲看見同僚猛然站起的動作,疑惑地挑眉,「妳要去哪裡?」
  「西亞。」簡短的說了聲,芙維可張開翅膀,「這種時候,他多半還在處理事務吧!」這種事,越想下去就越讓人不安心啊!
  「……」卻是卡汀茲聽了芙維可這句話之後,神情變得極為古怪。
  「怎麼了?」
  「帝法沒告訴妳嗎?」卡汀茲露出疑惑的眼神,「小西亞他……從無殿回來之後就一直待在母樹上啊,」他伸手上一指,懸浮在空中的巨樹反映著銀白月光,枝葉彷彿碎銀般閃閃發亮,「羅連亞一直看著,也說不見小西亞下來。」
  
  「你們怎麼不上去找?!」不禁脫口而出,芙維可也知道自己太過敏感了些,但經過那場驚心動魄的巨變以後,要說不帶點神經質是不可能的。「西亞一直都沒有下來?」



-------------------



  好吧我知道這章的結尾很莫名其妙,但請原諒我只打到這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5 23:49:53 | 顯示全部樓層
愛莉希亞 發表於 2017-1-2 10:11
出現殺氣……會對西亞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嗎?
是說,這樣審判他們出現後,西亞只剩四百年的存在呢!
...

出現殺氣會對西亞有什麼不好的影響……大大問了個好問題呢!(微笑)
解答就請靜待之後的故事發展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6 19:31:59 | 顯示全部樓層
西亞到底發生甚麼了?? 0.0
很期待下一章阿大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7 19:09:30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读者哟~~~
大大的文笔很好呢~而且一次也更蛮多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7 23:32:44 | 顯示全部樓層
預言什麼的,莫名的讓人想到重生這種劇情啊…對自己真是無言。
不過一直待在母樹上……心情不好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9 21:31:3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人生同人】覺盡之刻(1/9)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9-2-7 12:37 編輯

「……母樹上面多的是我們不知道的秘境啊!我們就算上去也不見的找得到,反而可能驚擾母樹安寧。」面對芙維可的急促,卡汀茲訕訕地說著,一邊神色複雜地看向就算遭受汙染也依然是天使安歇之地的母樹,同時不知道第幾次在心中讚嘆起自家少主的才智。
  要知道,滅族之禍所影響的並不只是戰靈天使族的存續,而是連帶整個光苗島與母樹都遭受大量的汙染,僅憑是倖存者無法在短時間內清理乾淨的,但母樹的情況卻刻不容緩。為了應對這個情況,西亞在完成靈魂轉移後的短時間內立刻就做出了決斷,就是將母樹以及母樹所紮根的那塊土地被單獨切開,變成浮空小島,以此延續壽命,還以『淨湖』和『明瀑』進行光苗島本身的淨化,讓流動的水帶走土壤中的汙穢……幾百年過去,這樣的機制已足以讓光苗島恢復翠綠。
  「……」似乎想到了同樣的事,芙維可以有些奇異的表情注視著懸浮於光苗島上空的母樹,但柔軟的神情很快就被其他情緒取代,「總不能就放著西亞在上面不下來吧?」有些焦躁的語氣。
  「小昔上去過了。」屬於第三者的聲音傳來,一名金色長髮,湖水藍眼眸中帶有精明氣息的天使從天空落下,而他的視線與兩名天使相同,皆注視著母樹。
  看了來者一眼,芙維可沒有說話,她知道只餘靈體的昔恩並不會影響到母樹,因此能夠自由探查,而一直守著的羅連亞也一定是確認了西亞的安全才會離開,但他也不是會閒閒無事跑來聊天的個性,會過來也一定是有事情告知,因此她沒有額外動作,只是靜靜等著下一句話。
  
  「小昔說,少主只是在想事情,但可能要很久,等他想好了,自然就會下來,要我們先別去打擾。」用有些疑惑的語氣轉述著同僚的話,其實有些不善交際的羅連亞又開口,「對了,他還說……」原本要出口的話卻遲疑下來,羅連亞看向卡汀茲。
  「說了什麼?」
  「他說,就算小不點下來了……你這陣子還是先別出現在他面前。」
  「……啥!?」卡汀茲錯愕了。
  雖然知道個性溫和的昔恩不是會隨便亂說話的個性,但聽見這種像是排擠(?)的說詞,卡汀茲還是很難鎮定下來。
  羅連亞的目光落在卡汀茲的臉上,正確來說,是落在他右邊面頰的罪者刺青,「小昔的意思是,小不點的心裡可能還有些事情轉不過來……先不要刺激他。」

  「不要刺激我什麼?」

  不屬於在場任人的聲音驀地響起,著實讓三人嚇了一大跳,自忖著雖然經歷巨變,但讓人這麼無聲無息地靠近也太……一時之間,三人各有各的心思,臉上表情也是各異。
  「少……呃,族長您……」芙維可跳了起來,左顧右盼卻不見人影,只看見不遠處的枝頭上有隻白羽金紋的單眼白鳥,金色的眼睛注視著他們的方向,一邊好整以暇的用嘴喙梳理自己的羽毛。
  「這是『朝凰』,我新製作的式神,你們覺得如何?」西亞的聲音自白鳥口中傳出,只見它抖了抖羽毛,細長的尾羽向下垂落,有種說不出來的古典美感。
  「……」瞪著眼睛,羅連亞試圖張了幾次口,但最後都是洩氣一般的又閉上,事實上不只他,其餘兩人的表現也都是如出一轍。
  「你們也別瞎操心……我只是需要想點事情而已。」停頓了一下,明顯將大半對話聽在耳中的白鳥注視著三人,「刺激什麼的,我又不是玻璃娃娃,別想太多。」音調平靜。
  
  聽見這話,羅連亞和芙維可兩人雖然動作不甚明顯,但都一齊將目光轉向了卡汀茲。
  「卡汀茲將軍……」白鳥也將目光轉向卡汀茲,注視著罪者刺青,語氣中帶著一絲幾乎無法察覺的嘆息,「你…唉!你啊……」
  芙維可和羅連亞站在一旁,兩個人四隻眼睛直直盯著眼前的情況,試圖想要緩頰,卻說不出什麼有用的話語。
  而作為當事者,也明明是透過式神對話,但卡汀茲站在原地,雖然臉上的輕浮笑容沒有消失,但心中卻隱隱有股不安的情緒持續翻騰。
  他突然覺得無措起來,作為混血天使,身上有著二分之一的魔族血脈.所以也理所當然擁有魔族感應情緒的能力,甚至憑著聲音語調就能辨別說話對象當下懷抱的情緒而進而達到己身目的,但是,這樣的他,此時卻茫然了。
  透過式神傳來的話語,卡汀茲聽得很清楚,西亞的聲音淡淡的,沒有多餘情緒,宛如平靜的海面般波瀾不驚,但底下卻蘊藏著某種壓抑極深的亂流湧動,彷彿表面的平淡都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滔天巨浪與雷電風暴都即將自深海爆發而出。
  那其中所蘊含的情緒到底是什麼呢?憤怒、焦躁、悲傷、哀愁……還是,麻木?
  
  聽著自己最偏愛的孩子的話語,明明只是短短一句,甚至並不包含任何特殊的情緒或表達意涵,但卡汀茲卻基於其他理由而覺得如墜冰窖。
  西亞他,現在到底是懷抱著什麼心情在思考呢?那樣無法探測出任何情緒的言語,帶著宛如終年吹襲於冰凍雪山之上的冷風般空洞寂寥的感覺,這種冷冷的表達方式甚至比他大發脾氣或情緒崩潰更令人難過。
  
  卡汀茲垂下眼,沒有再去看式神,甚至於,他不太敢想像現在獨處的西亞臉上究竟是什麼表情。



  「……」一手蓋在自己的臉上,西亞仍舊閉著眼睛,但他並非陷入沉睡,而是十足清醒,毫不規律且十分急促的胸膛起伏與唇角滲出的血絲都證明了他的情緒極不安穩。
  他屈膝坐著,聖劍伊蘭達爾呈現半出鞘的奇怪狀態,被靜靜擱置在一旁。
  細微拍翅的聲音傳來,被召回的使役飛到西亞面前,停在地上,變回一張小小的鳶型式符。
  沒有撿起式符,西亞改以雙手捧臉,與急促的喘息不同,指縫間露出的天藍色雙眼卻是一片漠然,他坐在那兒,看似情緒激烈的顫抖著,可是內心,卻是一片麻木靜寂。
  所有人的面孔在心中一一閃過,將軍們在擔心他,他知道,體內的親長大人在為他著急,他亦知道。他更知道自己此時應該展現出一族之長的姿態,他必須帶領自己的族人向前,展現出能夠劈碎所有阻礙的,王者該有的氣魄。
  可是,他現在卻無法回應他們的期待,因為他實在沒有力氣了。靈魂似乎脫離了身體,游離在虛空之中。他的思緒已經脫離軀殼,漫無目的的飄盪著,無法指揮自己的軀殼作出回應……無盡的孤獨空虛,充斥著他的體內。
  
  他想起無殿的『誓約』。他作了一個決定,一個可能會在千百年之後,毀掉自己的決定。
  甚至該說,現在的他,就是在一步步摧毀著自己。
  
  往事歷歷,在眼前閃過,所有的事,都與自己相關。

  他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也知道究竟如何自己才會崩潰。
  最初帶著記憶轉生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他是欣喜的,對他來說,能夠與昔日夥伴再度聚首,是最令他歡愉並且期待的事。
  那時的自己所夢想的未來,是如此斑斕繽紛,夢幻美好。
  可是,擁有生命之後僅僅五年,族內就遭逢巨變,他被迫在一夕之間長大,小小的孩子必須學著用雙肩擔負起整個戰靈天使族風雨飄搖的未來。
  不過,如果僅僅只是這些,那他可以笑著說沒關係,抹去淚水後繼續前進,對於兩輩子以來真正對自己好,給予自己溫暖的血親,他真摯的感情願意付出所有一切來回報。
  可是,在無殿的『誓約』之中,他付出了更多的代價。
  在被問到是否願意的那瞬間,他猶豫,他徬徨,但最終仍作出了割捨與選擇。
  而他也知道,那必然會摧毀自己,無法抗拒的孤獨與悲哀將啃噬自己的內心,直到失去理智,最終瘋狂。
  
  這也許,是從一開始付出了重大代價來交換『未來』之後,自己就必然註定的結局。
  從付出那根本不是正常人會願意付出的『代價』之後……
  『所以,後悔了嗎?』

  驀地,輕柔的聲音響起。
  聽見那聲音的西亞身體輕輕顫動了一下,除此之外並無反應。
  被擱置在一旁的聖劍伊蘭達爾開始靜靜地散發光芒,半出鞘的那截劍身輕微震動著,噴湧出純金色的光之粒子,宛如受到召喚一般,優美的在空氣中迴旋,宛如音符般律動。
  但面對這奇異的景象,西亞仍然沒有任何動作。
  數分鍾後,光之粒子燦然照耀著母樹中的溫暖空間,同時凝聚成完整的人形。
  那是一名絕頂美貌的少女,她的輪廓如陶瓷人偶般精緻無瑕,帶著少女特有的嬌美與活力,宛如一朵盛放的美麗花朵。她身穿雲霧般飄逸的純白長袍,黑色長髮瀑散在空氣中,宛如流動著光澤的烏墨,柔軟而纖長的睫毛底下是一雙宛如琥珀般的純金色雙眼,肌膚如同軟雪般白皙光滑,搭配著周身的嬌美氣質,更是格外懾人心魄。
  
  少女目不轉睛地凝視著此時一動也不動的西亞,過了幾秒之後,便抬起帶著銀金色腳環的美麗裸足,在一聲聲清脆的叮鈴碰撞之中走向他。
  『後悔了,嗎?』
  在西亞面前蹲下,少女將蓄有美麗長髮的頭顱輕輕靠在他胸前,接著,她把嬌小的手放在西亞的胸膛上。
  潔白如玉的手輕輕在衣服的皺褶滑動著,少女的睫毛顫動起來,修長的手指舞動,撫過西亞衣飾上的每個繩結,每個環扣,以極微輕柔的動作,宛如魔術般將其一一解開。
  在這整個過程中,西亞一動不動,恍若毫無生命的人偶任人擺布。
  極其複雜的衣飾被一層層褪了下來,毫無聲息地落地,少女沒有停止動作,而是直接脫下了西亞最後一層裡衣,月亮柔軟的光芒把他的身體籠罩在一片象牙白裡。
  
  少女伸手輕撫西亞的胸口,正確來說,是心臟的位置,赤裸的胸膛上有一個巴掌大的純金色印記,以戰靈天使族的古字與優美的金色線條交互織就,外型宛如時鐘,清晰的金色脈絡中閃耀著無數光點,如河水般流動著,十二時刻一應具全,差別在於它只有一根指針,而鐘面是清晰完整的戰靈王紋。
  刻印整體如同燒燙的鐵絲般閃耀著光芒,竟帶著一種令人窒息的詭異美感。
  但美中不足的是,那鐘面上的指針已經走過了四分之一,被指針走過的刻印與王紋都呈現出一種燒焦般的黑色,在白皙的肌膚上看著有種烙印的感覺,令人備感不祥。
  注視著焦黑的部分刻印,少女眼睫微微顫動著,她伸出手環抱著依然沒有任何反應的西亞,露出近似恍惚的表情,仰望著那張如同神祇般完美無瑕的面孔。
  『西亞,你可有後悔?』
  
  輕聲說著,光影在少女的金色眼眸中交錯,她閉上眼睛,將耳朵靠在西亞胸口的刻印上方,彷彿在傾聽著那蓬勃跳躍的生命節奏。
  而白皙的胸膛上,已化為焦黑顏色的部分刻印格外明顯,漆黑的色澤宛如深不見底的黑洞,隨時能將生命吞噬。

  『後悔了嗎?用四分之一的生命,而得以交換的『未來』?』



--------------



  嗯......有人被最後一句雷到嗎?
  
  不過某弦深深覺得,發完這章應該要準備捲鋪蓋跑路去了(偷望)眾讀者:什麼!給我回來!(青菜蘿蔔準備)
  基本上某弦的劣根性就是一個:『哈哈哈虐爆你們』這樣的糟糕狀態,雖然還沒MAX狀態全開,但在剛開始的幾章就這樣虐主角的某弦搞不好是第一個......


  時鐘刻印的設定是參考潘朵拉之心,望月淳老師的作品(有人看過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9 22:13:48 | 顯示全部樓層
38代十二聖騎士 發表於 2017-1-6 19:31
西亞到底發生甚麼了?? 0.0
很期待下一章阿大大~~

到底發生甚麼了(忍耐住劇透衝動)……解答就請靜待之後的故事發展囉!感謝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