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319|回復: 197

[小說] 【第二人生同人】覺盡之刻(9/30)第二部開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12-31 10:11: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8-9-30 20:46 編輯

楔子


他睜開眼,眼前是一片汪洋的紅。
  很多時候,他的眼前都是一片紅色的霧,甘甜的氣息像是花開過後的芬芳,嗅著讓他的喉嚨都乾澀了起來。
  坐起身後站直,抬起腳試圖走了幾步,足底一片黏膩,黑色的,紅色的,異族的,與自己的血,交融混合。
  孤獨一人立於戰場中央,周圍寂靜的可怕,腳下躺滿被誅殺於劍下的異族屍骸,血色流淌大地,頭頂天空卻是極度的平和寧靜,彷彿大地上的血腥硝煙不曾發生。
  
  手中的劍,早已因為一次次揮動逐漸變得麻木而失去重量,冰冷僵硬的觸感也不禁令人害怕:是不是有一天,自己,連心,都會變得麻木了呢?
  麻木的,再也無法感覺到這世上的任何美好,聽不見婉轉的鳥鳴,也嗅聞不到春天第一朵白花開綻的芬芳,任何事物都只能是過眼雲煙。
  他很害怕,亦十分恐懼,但那些都不能說出,也不可輕易地表露於外,就算只是午夜夢迴,也必須逼迫自己將之收斂。
  不過,他不會哭,也不能哭,因為,這世上已經沒有能夠倚賴的肩膀讓他哭泣了。
  他已經不是戰靈天使族中永遠都備受呵護的小少主,也不是那個身後有無數兄弟支持的太陽騎士。自從見識到了那片無盡血腥之後他便明白,自己的羽翼必須夠寬,夠廣,夠有力,能獨立飛翔還遠遠不夠,必須直到能把自己想保護的人們全數納入其中才可以。
  
  倚賴他人的屏障,靠犧牲他人的生命而活,他做不到。
  他需要的,是力量,能夠替自己和所有人擋下一切災難厄禍的強大力量。因此就算擁有令族內導師驚嘆的耀目才華,就算一出生便承接天命,他也不會就此止步不前,自從接下了那柄象徵族長傳承的聖劍之後,他就已經決意守護自己所珍視之物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


  他是,戰靈天使族長,西亞。


------


  好吧完全不知道這楔子是在寫什麼東西(倒地)
  這篇是雪姬冰塵大大的『第二人生』作品的衍生同人文,為了劇情方便,有些設定是我自己追加的,總之故事初始設定就是小格沒有被送進時間長河避禍,反而留在部落之中繼承了加利德法族長的位置……劇情看起來改很多,不過也還好,因為剛開始幾篇就會有大事件發生了,經由那個『事件』,會稍微把原作的劇情喬回來,總之就是希望不會太崩(拇指)


  就請大家多多指教囉!


評分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31 10:17:5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人生同人】覺盡之刻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7-6-18 05:02 編輯

「小──西亞~~!」輕快的喊聲傳來,一名身穿藍白和服的少女搖著扇子,以飛快的速度向目標物衝去。
  
  位於少女衝刺路線盡頭的,是一個年僅八,九歲的男孩,擁有澄澈的金髮碧眼,以及見之則令人呆滯讚嘆的驚人美貌,他的睫毛纖長,鼻梁高挺,從下顎到頸項的線條平滑緊緻,神情中帶著不符年齡的成熟堅毅,宛如凝結於雪山之上的剔透冰晶,看似美麗,實則隱藏著藏匿極深的高傲與銳氣。
  「扇主。」相對於和服少女的熱情,男孩則是規矩的頷首行禮,臉上帶著恰到好處的有禮笑容。
  「啊呀~~小西亞真是冷漠,這麼久不見,竟然完全沒有嘿呀──跳起來抱一下的熱情表現嗎?」在男孩身旁站定,和服少女拉開扇子,嘀咕著。
  「……抱一下,嗎?」沉默了一下,西亞突然勾起濃烈的燦爛笑容,而明明是美得令人無法移開視線的漂亮畫面,扇卻退開了一步,乾笑著搧手,「呃……不是啦,是開玩笑嘛!開玩笑!」
  「我想也是。」仍勾著燦爛的笑,西亞極度自然的接續了話題,也許是因為有正事待辦,他這次並沒有繼續玩鬧下去。
  而事實上,如這個年齡的幼童般隨心所欲自在嬉鬧的行為,對此時的他也已是太過奢侈,遙不可及。
  
  「我想扇主應該已經明白我的來意了。」沉靜地說著,西亞蔚藍如空的雙眼盯向扇。
  看了一眼前方的男孩,扇抖開扇子,遮住了自己的唇,「我知道,『由眾多黑暗種族所組成的聯軍過於強大,戰靈天使族在這場災禍中無法倖免,最後血脈亦已被殺絕殆盡,從此不復存在……』你需要無殿散佈的消息是這樣,對嗎?」
  「扇主若已經明白那是最好不過。」西亞微笑,說著。
  「哼哼……真是有趣,小西亞你知道嗎?能夠找上無殿的都是些來頭不小的人啊,這其中有請求我們代為保護重要之物的,也有的請求是必須涉及顛覆時間定律的,但是……」呵呵笑了起來,扇維持著原本姿勢,只是瞇起眼睛,「請求我們散佈假消息,這可是第一次呢!」
  「不過,只要付的出代價,無論是多麼誇張的要求都是一切好商量。」啪地聲收攏紙扇,扇伸出手,讓扇柄前沿順著眼前男孩的下巴輪廓緩緩滑過,「小西亞能夠付出什麼讓無殿滿意的代價呢?」
  「干涉整個世界的情報流動,這等力量我想也只有無殿才做得到,所以,悉聽尊便。」以堅決但不失禮的動作推開那可稱為調戲的紙扇,西亞將一隻手放到桌上,「請開價吧!」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吧?」冷漠的聲音在此時響起,西亞和扇同時抬頭,只見來者銀髮銀眼,身穿一襲白衣,是無殿三主之一,傘。
  「持有傘之者,夏侯。」歛首為禮,西亞輕笑出聲,「請您放心,在無殿所說出的每一個字,與諸位交談的每一句話,我都深明其意。」
  「戰靈天使族『權』與『力』的象徵,聖劍伊蘭達爾……看來你已經肩負『傳承』了呢。」目光落在後方由一同前來的將軍手捧的金色長劍之上,傘輕嘆一聲,「歷代相傳,只有族長傳承之時方會易主……既然如此,吾等也該以相應禮數回應汝啊,戰靈天使族之主。」
  『神聖之光。伊蘭達爾,曾是格里瑞加納法,閃耀光輝之劍。黑暗的奴僕在吾等面前四散奔逃。太陽。』緩緩朗誦出雕刻於鏤空劍身之上的銘文,西亞起身自將軍手中接過金色長劍,輕撫劍鞘,精靈石製作的劍鞘閃閃發光,當他拔出聖劍時,彷佛有道白淨的火焰流洩而出,光芒映照在西亞完美無瑕的側臉上,令人不由衍生出一種望而生畏進而想拜服於地的神聖感。
  在拔劍的同時展開潔白的羽翼,西亞的手指撫過帶有戰靈王紋刻印的金色劍格,同時感覺到一股細微的震動傳至手指,是聖劍在對持有自己的高貴血脈表達敬意。
  
  「果然……」少女的嗓音輕輕響起,一名擁有淡金長髮與紫金色雙眼的少女進入眾人視線,「初代『格里瑞加納法』再現也不過如此吧!真令人驚嘆,即使相隔多代,容顏仍依稀有熟悉之感呢!」
  「過獎。」收劍回鞘,西亞同時收攏羽翼,「我為種族創立之初,創世神與光神第一位創造出來的天使──『格里瑞加納法』之直系血緣者,既為同一血族,容貌相似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妖重之鏡』。」
  「也是,不過你就如此著急?」紫金眸子靜靜注視著雖然年幼但已身懷王者器量的男孩,鏡乾脆的挑了一處窗框坐下。
  
  「時間拖得越久,戰靈天使族就越危險,我不想再等了。」西亞低聲說道,他是知道鏡如此詢問的意思,畢竟,在自己今日明確向無殿表示出已繼承族長一職後,他們此後的相處就不可能再回復從前那種肆無忌憚的方式,他有身為一族之長所必須表現出的器量與職責,而相對的,無殿也必須以對待一族之長的方式來對應他的表現,再繼續像從前撒潑吵鬧的小孩樣子,不只收不到效果,反而會令自己的種族蒙羞。
  而相對的,西亞身為一個孩童所該有的稚嫩與天真,也會在此刻之後被完全剝奪,他已經失去像同齡的孩子那樣無憂無慮成長的權利,身為族長,未來只有無盡的荊棘坎坷之路在等待著他。


  這些事情西亞自己都明白,也早已意識到自己的肩上已經承擔了帶領一族的責任,那是任何人都無法想像的重量,不過,他的腰桿也因此挺得更為筆直。
  「那麼,回到正題。」優雅的合攏雙手,西亞微微往前傾身,「『由眾多黑暗種族所組成的聯軍過於強大,戰靈天使族在這場災禍中無法倖免,最後血脈亦已被殺絕殆盡,從此不復存在……』我的要求已經傳達給無殿,那麼,幾位希望我支付什麼代價呢?」
  
  無殿三主互相對看一眼,最後是由傘代表發言,「我再確認一次,你真的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雖然眼前的孩子已經具有相當程度的『覺悟』,但畢竟還過於幼小……真的明白這樣的要求代表什麼意義嗎?
  
  「我想想……違逆該有的時間行進,用處於世界運行之外的力量強行介入既有時間軸,頂多就逆轉因果,無視輪迴,這代價嗎……就看三主開出什麼條件了。」故意用看似輕鬆的語氣說著,西亞不由淺笑起來,這些問題他自然是想過了,畢竟如果他不找上無殿的話,歷史按照該有的規則運行,戰靈天使族並未消亡的消息是無法隱瞞太久的,理應身死於戰場上的戰靈族長遺體莫名失蹤,甚至連數名當時在前線拚殺的最為猛烈的將軍都沒找到遺體,這如果不是全數屍骨無存就是被族人回收了,而後者的機率也明顯比前者要大,但也就能經此推論出戰靈天使族並未完全滅亡,而這消息一但被那些懷有惡意的卑劣種族得知……會發生什麼事也就可想而知了。
  因此,他提出的散布假消息的要求,改變的是整個『未來』,這已是和送一個人穿越千年是完全不同的等級,畢竟一個人能影響到的未來總是有限,但他的請求乍看下容易,卻足以在蝴蝶效應下影響世界此後所有的歷史行進,原本的人,事,物,所有發展都將被徹底改變,而過於干涉時間因果會引起極為劇烈的反撲,這代價,他必須承擔。


------


  小提醒:那個聖劍的設定也是我自己追加的,別問為什麼,總之就是因為劇情需要以及這樣看起來超霸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31 12:19:46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很有趣!
加那個劍是正確的,真的超霸氣啊!
不過西亞不是不「太」會用劍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31 20:18:3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人生同人】覺盡之刻


  「是嗎?」聽見西亞的發言,傘反倒險些失笑,「你就不想想,我們究竟會……取走什麼當代價?」
  「我想過各種可能性,最糟的情況當然也想過,就賭一次,看三主會不會真的動手吧!」強制按下有些急促起來的呼吸,西亞仍掛著笑容。
  
  「所以說,違逆該有的歷史時間行進的後果,就算是以『存在』為代價也無所謂?」湊過來盯著西亞的眼睛,看見對方真的無所動搖的扇一瞬間也意外起來,「連這一步都預想到了還敢來找我們……該說是勇氣可嘉還是賭性堅強啊!」不禁放聲大笑,扇啪啦一聲甩開扇子,「膽識十足呢!不過,我們不要你的命喔!」不意外看見隨同而來的戰靈天使族將軍因為自己的話而煞氣盡現,也沒漏看西亞一瞬間往後方甩去的警告眼神,扇笑著補上一句。
  「目前是有兩個方案,不過我想你應該不喜歡把整個種族牽拖進去。」扇仍是笑著,一邊宛若賭徒般用扇柄輕敲桌沿,「所以只剩一個,聽過之後,做出決定吧!」
  西亞一頓,先是看了看其他兩人,發現傘和鏡沒有異議之後便微微低頭,「請說。」
  「『歷史時間』。」微笑著說出終於讓西亞臉色猛然一變的話語,扇伸出手指輕點他的額頭,「不要多,也不要少,就只要你。」
  「你是知道的吧,在確切得知未來之後再試圖做出改變,這是違背世界規則的。否則,你的要求不過區區如此,如果沒有事先預見未來的話,又怎會引起歷史時間如此劇烈的反撲?」低低說著,扇望向西亞。
  「雖然我比較好奇的是,你究竟是如何如此明確的『預知』未來的啊……你看,」扇一揮手,周圍景象的輪廓宛如雜質影像般瞬間模糊了起來,「你所改變的既定未來,連無殿這種獨立於世界之外的殿所都受到影響了呢!」難道說,這孩子所提出的要求,竟是足以牽連無殿,乃至於偏移世界軌跡的巨大決定嗎?
  這可真讓人好奇,無論是以何種方式預見,但西亞看見的究竟是怎樣的未來呢?竟連無殿都糾纏其中?
  
  「……無殿想要過問這件事,嗎?」西亞微微低頭,陰影橫亙過他的面孔,使人看不清表情,「恕我冒昧,這未免管的太多了些。」
  「何必緊張,只是好奇罷了,也許……」扇的神情閃爍了下,「不過你也是對的,無殿不能干涉世界,我的確踰矩了。」垂下扇子,扇低頭一禮。
  「……」搖了搖頭,西亞輕按著胸口心臟的位置,說道,「『歷史時間』,如果這就是無殿要的代價……我給的起。」
  「等等!」終於脫口而出,芙維可一出口便看見四人刷刷的一齊往自己看來,便硬著頭皮繼續下去,「如果無殿是需要一個人的『歷史時間』來換取歷史軌跡的調整,那我……」「芙維可將軍。」西亞直截了當的截斷阻止的話語,「這是我個人的決定,請不要干預。」「可……」「芙維可將軍。」沒有回頭,西亞就只是維持著原先動作,但語氣隱隱帶有一股凌厲的意味。
  「如果還沒決定好的話,可以給你時間好好思考……」「不需要。」堅決說著,西亞站起身,「我決定了,就這樣吧!」
  「不後悔?」傘有些訝異,這答應的也太乾脆了點……
  「我從未對自己的任何決定後悔過。」西亞深吸口氣,「未來,同樣也不會。」
  
  「既然如此,那麼,無殿接受這份契約。」站起身,傘朝西亞伸出手,西亞也做出同樣動作,兩隻手相碰的同時,一絲細微的,耀眼的銀色光芒自空氣中出現,如蛇般蜷繞在他們相握的兩隻手上,緊緊貼附。
  「一如你的要求,無殿會將戰靈天使族已消亡的消息散布世界,而作為此次交易的代價,無殿將取走『西亞』的歷史時間……天使與精靈相同,皆擁有千百年壽命,這樣吧!以千年為期,千年之後,『西亞』的歷史時間將歸屬於無殿所有,此後聽命於無殿,作為『西亞』此一個體而獨立存在的歷史時間,將會從世上完全消失。」傘一邊說著,兩人之間相連的光絲也如燒燙的鐵絲炙熱發亮,宛如昂首吐信的蛇,「歷史時間歸入無殿之後,及等於放棄在戰靈天使族中的地位與身分,如同無殿的立場,不能任意插手世界之事,此外,你也將——」壓低聲音,傘靠前在西亞的耳邊輕聲耳語一番,接著看見了對方猛然瞪大的雙眼,「——如此,你也願意嗎?」後悔,就趁現在。
  西亞低下頭,任誰都能從他緊握發抖的手看出動搖,但過了片刻,他只是輕輕開口。
  
  「可以,就這樣吧。」

  話音落下的瞬間,銀光如火舌般陡然竄起,將兩人的手緊緊相連,形成一條發光的美麗鎖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31 20:20:40 | 顯示全部樓層
愛莉希亞 發表於 2016-12-31 12:19
感覺很有趣!
加那個劍是正確的,真的超霸氣啊!
不過西亞不是不「太」會用劍嗎?

關於西亞不太會用劍這點,之後會解釋的喔!謝謝大大的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31 20:40:15 | 顯示全部樓層
扇到底跟西亞說了甚麼阿 ??
我越來越期待後續了~
很期待你的更文~大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 10:54:09 | 顯示全部樓層
這樣……代價好大啊!
好捨不得西亞付出的。
一千年以後,存在就會被抹去……是這樣嗎?
那不是沒有人會記得了?將軍他們肯定不同意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 21:22:41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代價真的太大了...這不會是虐文掛.../-\
上一世虐完小格是魔王,到現在繼續虐~!?"""T_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 01:01:5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人生同人】覺盡之刻(1/2)

本帖最後由 八雲夕弦 於 2017-1-2 01:06 編輯


「如此,『誓約』便完成了。」

  和傘同時放開手,西亞卻感覺到一股溫熱的刺痛感,舉起一看,只見剛才與傘交握的左手腕部出現了一枚細小的印記,指甲般大,閃耀著細小的銀色光芒,過了片刻後便消失無蹤。
  「那是『誓約』的標記。」看見西亞查看的動作,扇湊過去,捧起他的手腕,「『誓約』是無殿與約定者之間的『證明』,只要約定還在,不管何時何地都必須執行約定內容,是一種對雙方都具有強制性的束縛。」扇放開西亞的手,接著輕戳額頭,「這樣的話,西亞以後就是我們的人了喔!」
  「強制性的束縛,嗎……」沒有被扇的鬧騰影響,西亞只是盯著腕部看,「還真有點像是,惡魔呢……」不由得輕聲嘀咕。
  
  『就算是惡魔,選擇與之簽訂契約的也是你喔,西亞。』

  「……」聽見腦中突然響起的聲音,西亞微微一僵,接著以極細微的動作轉過頭,用眼角瞥了被芙維可將軍捧在手中的伊蘭達爾一眼。
  ……多嘴的傢伙。
  不過話說回來,真正在交易時拿取代價絕不手軟的,是『神』才對啊!
  
  默默按著胸口,西亞接著站起身,「感謝三位的協助,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經達成,那──」「不必著急啊,西亞!」向前拉住西亞的長袍袖子,扇露出笑容,「既然來了,就多坐會吧!」
  「……」微微一晒,雖然想著無殿豈是什麼『既然來了,就多坐會吧!』的閒散地方,但被拉住袖子的西亞也只好重新坐下。
  「西亞之後的打算是什麼呢?」用好像『今天晚餐要吃什麼』的輕鬆語氣詢問,扇支著下顎,「西亞那麼聰明,是知道的吧!散佈假情報也許有辦法瞞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但也許就是有那百分之一是有那麼一絲懷疑,想親自確認看看呢?」到那時候,西亞不惜做出巨大犧牲所換來的安寧和平,可就破功了呢。
  暫時不答,西亞連頭也沒回,只是舉起一手,原本被芙維可將軍捧在手中的聖劍伊蘭達爾立即起了反映,錚地聲脫離劍鞘,迅速劃過空氣飛至西亞手中,只見他輕輕撫摸劍鋒,雪亮寒光映照眼睫,再微微屈指輕彈劍尖,顫出清越龍吟。
  扇頓時明白,稍稍一怔,「你要……殺?」
  
  「殺無赦。」

  扇聽著這三字,殺機畢露,心中不由一凜,悄悄看了西亞一眼,只見他雙眸酷寒似冰,完全沒有任何多餘情緒,神情中竟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暴虐狠戾。

  「……你是這麼想的嗎?」看著西亞,傘淡淡的神情中卻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嘆息。
  「與其在那裡推測半天去想誰才是敵人,不如一開始就直接劃定敵對關係還比較快。」翻動著伊蘭達爾,西亞一邊嘗試壓下已經稍微顯露出來的怒氣,然後閉了閉眼,再度按住胸口。
  「可是,若如你說的方案動手,派去探查的人員莫名消失,進入後無一人出來,你難道沒想過這更會引起種族們的懷疑嗎?懷疑有其他勢力介入?戰靈天使並未滅絕?」
  「這個,就不勞無殿費心。」硬生生從齒縫擠出話語,西亞臉上一片寒氣森森,「我有的是辦法,讓那些種族永遠都不敢再靠近戰靈天使部落,永遠。」
  
  聽著那如墜冰窖般的冰冷語氣,扇悚然一驚,當下也顧不得禮數,半個身子直接橫越了桌面,抓住了西亞一邊臉頰強行扳過來想看,卻被一把推開。「喂,放開!」不悅的喊了一聲,西亞直接拍開扇的手,朝她瞪眼,「妳做什麼!?」
  仔細地盯著西亞看了半晌卻仍沒發現什麼,心下仍覺得有些異狀的扇只好訕訕地扭頭,「沒做什麼。」
  「發什麼神經。」低罵了聲,西亞撥開臉邊的髮,一邊輕撫胸口。
  剛才說出那三個字的時候,他的確是罕見真的……動了殺心,抱著就算是白色種族也絕不手軟的心態,畢竟,他的親長大人不就是……
  想到這裡,西亞微微低頭,低垂的眼瞼遮掩了陡然迸發的殺機。
  將親長大人的軀體從戰場上奪回後,將靈魂置於自己體內進而修復……這種不知究竟是愚蠢還是冒險的方法是自己當時能走的最後也是最危險的一步棋,所幸光神庇佑讓他成功了,但是,他也因此在靈魂轉移的過程中看見了這場戰爭中最為卑劣不堪的一幕。
  當時自己的親長被無數妖魔為攻,身邊的戰靈天使都已死盡,他本來想和敵人同歸於盡,卻被一劍穿心,但戰靈天使的族長怎麼可能讓黑暗種族接近他的身後呢?
  西亞看的很清楚!置他的親長大人,乃至於整個戰靈天使族於死地的,竟是與他們同氣連枝,宛若兄弟的聖靈天使!
  既然連同氣連枝,血承同源的聖靈天使都背叛了他們,那這個失序的世界,到底還有多少白色種族是與戰靈天使族為敵!
  發現自己的五指已經在桌面上刮出了一條細長的爪痕,西亞連忙鬆手,將有些顫抖的手放到膝上緊緊握住。
  
  不可否認,那些白色種族動手腳的方式十分厲害,從不實際現身只在背地裡搞小動作,卻一路幫著黑暗聯軍破壞戰靈天使部落裡的守護結界與基石,但卻從來沒被發現,要不是親長大人最後被刺的那一劍,他還真不知道那些他們曾幫助過的白色種族竟幹下這種汙穢不堪的骯髒事!
  「看來你也知道了某部分的『真相』呢!」望著西亞沒有隱藏的很好,陰晴不定變化的臉色,扇輕聲在對方耳邊說著,「但我猜,你並沒有告訴你的族人,對吧?」西亞和一起陪同前來的芙維可,兩人的神情之中,有那麼一點『東西』是不一樣的。
  
  「是……」也知道無殿三主看透世事的能力是何等強大,西亞說道,「我研判,現在的情況並不適合將這些告訴族人。」大戰雖已過數年,但族內仍是百廢待興,原本的十二將軍也有多數殞落,現在的戰靈天使族正處於最脆弱的時候,起碼數百年元氣難復,如果選擇此時將這一爆炸性的情報告訴族人,先不說倖存者會有哀傷或是怨恨的反應,光是一票性情暴烈的將軍就夠鬧騰的了,連自己當初都是拿出了十足自制力才沒做出甚麼不妥舉動或是讓其他人看出異狀,那其他性情剽悍甚至是著名沒耐心的將軍們有沒有足夠決心克制自己……難說。
  他花了數年時間將親長大人的靈魂穩定並完整的轉移到自己體內,這期間他幾乎都處於無法管事的狀態,現在好不容易穩定了下來,第一個獨自做出的決策便是將聖靈天使背叛的消息隱瞞,接著找上無殿交易確保戰靈天使族未來的安全,他們一族需要極長的時間來休養生息,在這期間他並不希望有任何可能導致變數的危險因子誕生。
  所以,他必須……
  
  手指再度滑過伊蘭達爾刻有戰靈王紋的劍格,早已明瞭這代表著何等重量的西亞閉上雙眼,親長大人,月彌將軍,昔恩將軍……眾多逝去族人的面孔閃過眼前,他在心中一一回想,然後,下定決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2 01:10:00 | 顯示全部樓層
wsandy 發表於 2017-1-1 21:22
這個代價真的太大了...這不會是虐文掛.../-\
上一世虐完小格是魔王,到現在繼續虐~!?"""T_T ...

是的沒錯這就是虐文!(拇指)某弦同人的風格一直都是偏向虐文,虐到死的那種(笑)總之,就請期待之後的發展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