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4|回復: 0

[同人文] 【特傳短篇】蒼空之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19 18:43: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梣行 於 2016-8-20 20:34 編輯

蒼空之謠──01 冷冽的精靈

她睜開雙眼。

實際上只有一眼的視野範圍能納入眼底,右眼早已失去明亮,她漫長如同折磨的生命裡只剩下能伴她左右的幻武,以及揉入骨血、揮之不去的詛咒陪伴著自己。

身為純粹的白精靈,白色之血容納不下任何一點的汙染,但她卻被世界拋棄,骯髒的鬼族給予了她惡毒的詛咒。詛咒並沒有在瞬間奪去她的性命,但是右眼的印痕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再也不是那純潔無瑕的白。

有時候日子過得久了,她還會以為自己回到了當初,但偶發的痛楚要她記住這刻骨銘心的罪惡。

她失去了所有,卻沒有因為傷心過度而死,這也許是主神賜予她的諷刺,要她好好看著這廣闊世界會因為黑色種族而慢慢走向毀滅的終焉。

精靈特有的尖耳動了動,微風輕輕吹過,銀白色的髮絲被大氣精靈拉起,身上微弱的光點比起同族精靈稍嫌黯淡,這也是黑暗在自己體內作祟的結果。

她曾經是個弱者,是個畏懼自己體內黑暗的弱者,她不敢往前踏出一步。

捨棄了精靈的溫柔,因為溫柔對身上的詛咒毫無用處,唯有冷冽凌厲才能重新在歷經荒蕪灰敗的土地上立足。

她猶如淬過極致寒水的銳刃,致命卻又冷漠。行走各地,卻又不願摻入眼前的喜怒哀樂。以冷漠凌厲的心刃,深深憎惡著那以黑色浸染大地的種族。

昨夜拋卻悲傷的旁觀者,今日冷冽的獵者。

『薩芙蕾諾,若不介意的話,還請受我一邀前到學院作客。』風聲捎來的訊息,即使藉由風聲,她也能知曉這過於不合時宜的邀請來自何處。

「賽塔蘿林。」她低聲說道。毫無疑問。

她知曉那位精靈生性溫和,所以她無法拒絕。不合時宜的邀請讓性格早已扭曲成寒冰的她無法拒絕,她的心底似乎還殘留著陽光餘溫的柔軟地帶。

她旅行各地多年,而這個多年難以清算,卻鮮少經過人煙之處,各種種族的節慶她也只是沉默走過。

學院讓她想起遙遠的以前,曾經一起嬉戲的同伴……然而他們早已長眠。





「歡迎來到Atlantis學院,吾友。」美麗的金色長髮以及翠綠的眼眸,他以頌歌般的語調輕柔的說著,並且帶著飽含暖意的淺笑。

「邀我來這兒,是有什麼事情嗎?賽塔。」柔軟的語調如同溪流汩汩流過,但涼薄的語氣卻帶著刺骨的寒意,彷彿結凍的霜一般要將人凍出血來。

她銀白色的長髮整齊的紮在腦後,眼眸是如同光線流轉其中、透明卻閃爍著銀點的琉璃沉藍。

「許久不見,今日邀妳前來想必妳是空閒著吧?能夠聆聽純淨風聲的白園是適合滔滔長談之地,我們就在此駐足吧。」精靈作了個手勢,示意她坐下。

她嘆了口氣,並未回絕這對她而言毫無意義的談話。





這篇是我重填坑的文,以前在御論發過,名字是流光之謠,現在改了許多設定後又重新發了,流光之謠是不同帳號所發的,所以那不是盜文(認真


這篇無cp,賽塔只是很久以前的友人,劇情很短,也只會跟鬼族大戰扯到邊,希望各位會喜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