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逆蝶彼岸♪

[同人文] 【因與聿】欺騙 ☆完結☆(4/18)更新通販網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28 18:54:11 | 顯示全部樓層
喲厚~~~我來了(過路費我給了?
我覺得那個護身符怪怪的(?OAO
因為冒出女人的尖叫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28 18:58:12 | 顯示全部樓層
琉笙 發表於 2016-8-28 18:54
喲厚~~~我來了(過路費我給了?
我覺得那個護身符怪怪的(?OAO
因為冒出女人的尖叫聲? ...

收到(๑•̀ㅂ•́)و✧
可憐的護身符(?
連發出女人的尖叫聲都不被允許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28 19:17:53 | 顯示全部樓層
雖然我沒看過因與聿 但我還是來捧場了~ (๑•̀ㅂ•́)و+
恩...內容果然有爆笑到XDD 代表我應該不用看原著了ww(乾x
小蝶(抱歉 我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妹子冏) 請繼續加油喔~ 姐姐(?)愛尼:3(你少噁了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28 21:58:14 | 顯示全部樓層
冰凜醬 發表於 2016-8-28 19:17
雖然我沒看過因與聿 但我還是來捧場了~ (๑•̀ㅂ•́)و+
恩...內容果然有爆笑到XDD 代表我應該不用看原著 ...

等等這樣你看得懂嗎?XD
不不不,如果你感興趣了還是去看個原著吧…再回來看應該更爆笑www(嘿嘿
大部分的人都是稱呼我為逆蝶(๑•̀ㅂ•́)و✧小蝶也很常聽到啦~不過還真是少人用彼岸稱呼我呢w( ・ั﹏・ั)
Love you too٩(♡ε♡ )۶(文法不知道有沒有錯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0 23:48: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6-9-13 21:11 編輯

第八案



涼爽的風從電風扇吹出,讓炎熱的空氣有些微涼爽,但依舊無法改善悶熱的感覺。

「唉~」

「你嘆什麼氣啊?」

玖深呆滯地盯著一頁頁的調查表,「一直看著這些調查案子也蠻無聊的啊~~~」

「那你不會去陪老大啊?」阿柳笑著說。

「不!去學校巡邏什麼的更加無聊啊!而且去了會被老大扁吧…」

「敢放老大一個人去執行那種任務,就該有被處罰的準備。」前段日子,由於××大學的校方擔心大型活動容易引發校外人士問題,所以請求警方派遣人員到學校駐守,而那所大學正好是虞因的學校,所以理所當然的,局長就派了虞夏過去。




「我!不!要!」從外面就可以聽到桌子壯烈犧牲的聲音,當時的虞夏正在跟局長談判。

「那是你姪子的學校不是嗎?確保你姪子的安全還可以順便去看他不好嗎?」局長已經對虞夏的忤逆行為見怪不怪了。

「我說了我、不、要!誰要去那裡當警衛啊?」要他去那邊巡邏?想都別想!

「這是命令。」當然,局長也有他的應對方式。

「不要!」

「不然我找人陪你好了?」
在外頭偷聽的眾人驚覺不妙,立刻衝回自己的座位找事做來裝忙。

拜託!誰想去啊!

於是在兩人走出辦公室,看到的就是一群人十分忙碌的樣子。


「哎呀,看來只剩你可以去了。」局長用一副“無奈”的表情告訴虞夏,他非去不可。

「碰!」第二張桌子犧牲品誕生了。

「你們剛剛有那麼忙嗎?」在虞夏兇惡的眼神下,眾人驚心膽跳的說:「有、有啊!我們在調查上次那個案子,很忙的!」

「既然這樣那我也…」

「不行。」局長一句話打斷虞夏未說完的話。

「我要你去大學當一日警衛。」

「我就說了我才…」

「你幹嘛那麼反感啊…?」局長瞇起眼,他實在是不明白為什麼虞夏要如此反對,以前要他去當公司警衛也沒這樣啊。

虞夏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嘴,總不能說他就是不想跟那學校的活動扯上關係吧?
能盡量迴避就迴避,以免出意外。

看虞夏沒回話,局長就當作他已經答應了。「那就拜託你囉。」趁著他還沒繼續反抗,他馬上溜回辦公室去,並掛上“辦公中,請勿打擾”的牌子,就怕等等虞夏一個回神,他的小命會不保。

要死他明明是局長啊!為什麼要怕一個小隊長咧?

「呿。」無奈下虞夏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下這任務了。




「所以囉~」阿柳將茶水放到玖深的辦公桌上,「繼續好好努力工作,搞不好調查出什麼新物證,老大到時扁人的時候會手下留情一點。」

發現同僚好友一整個就是看好戲的節奏,他真的很想給他翻白眼。
「別說的事不關己啊!」

對方一臉無辜樣,「本來就不關我的事啊!我當時又不在場。」想來也是幸運,他當時正好去上廁所所以沒參與到。

「嗚哇啊啊啊!」玖深哀怨的抓起頭,最後在好友的注視下,只好繼續埋頭看著資料。



「欸?」
「怎麼了嗎?」看到在哀號的友人總算是認命的繼續工作了,本打算回去繼續做自己的事的阿柳,又再度回頭,「發現什麼了嗎?」

「阿柳,死者總共有幾人?」

「三十四人啊?最近少子化,一個班的人數都不滿四十人了呢~」說著,不禁有點感慨,想當初他們每班少說都有四、五十人來著。

「可是資料上寫那個班總共有三十五個學生欸。」

什麼?「真的假的!?」天啊!當初是誰看報告的啊?竟然沒注意到人數不符,完了…要被老大揍了。

「嗯,我現在正在核對班級名單,看看是誰沒出現在死亡名單中。」阿柳也拿起另一張單子,幫忙對。

「啊!找到了!」玖深指著最後一號的名字說:「這個人叫林梅雨,好像是轉學生。」看著旁邊的電話號碼,玖深決定撥出。

「這啥啊…好俗的名字啊…」阿柳覺得這很像是阿嬤級的人才會取的名字。

【嘟-嘟-您撥得號碼無回應,請稍後再撥,謝謝。嗶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不等電話裡的電子女音講完,玖深就將電話掛斷。

「沒人接欸…」
「那打給老師看看?」
「嗯。」翻找著當時那個嚇得半死的老師資料,找到號碼,撥出。

【嘟-嘟-喀嚓。】這次電話一下就接通了。

「喂?」年輕女性的聲音從話筒中傳出。

「喂,是王老師嗎?我是臺中分局的警員,我有事想詢問一下您。」

一聽到是警察,老師馬上緊張起來,「啊,是警察嗎?請、請問,我一定會照實回答的。」當時一發現自己帶的班的學生集體自殺,而且滿滿的屍體還是被她發現的,女老師本來就嚇到講不出話來了,沒想到後來經過警察初步調查後,發現她的學生其實是遭到殺害的,她感到更加驚恐了,畢竟這對一個年輕的老師來說,打擊實在是太大了,於是校方讓她請了帶薪長假,回家好好整理情緒後再回去教書。

「是這樣的,請問你們班是不是有個名叫林梅雨的學生?」

「是、是啊,是有這麼一個學生沒錯。」

「那您知道她現在在哪嗎?」

「欸……?」從話筒中傳來的是十分疑惑的單音,

「不、不是已經…已經死了嗎?」

「欸?」這下換玖深疑惑了。

「不,我們剛剛發現死者中並沒有這位女學生。」

「!!!!」
「什麼!?可…抱歉,那個我、我當時一看到那麼多人,還以為全班都已經…原來不是嗎…」

看來連老師也沒注意到呢,玖深給阿柳搖頭。
「這樣啊…那沒關係,我們等等會派人過去找您了解一下那名女學生的狀況,您現在在家對吧?」

「是的,那好……我在這等你們。啊,對了,關於那位學生…」

「她其實已經請假很多天了呢。」

「我知道了,那剩下的我們見到面再談。」

「好的。」
喀嚓,電話掛斷。

「怎麼樣了!?」阿柳急忙問道。

「我要去找老大,跟他一起去老師那一趟。」玖深收拾東西,「這裡就交給你了!」就跑了出去。

「等等啊…!你不是……」阿柳還來不及反應,玖深
就跑了出去,他急忙跟出去,玖深的背影已經漸行漸遠,只聽見遠方傳來「順便幫我先查查看那女孩的資料,有任何消息就通知我一聲喔!」,接著就不見人影了。

「不是怕被老大罵嗎?還衝那麼快…」阿柳搖搖頭,「算了,還是別提醒他好了。」不然等等就換他要跑這一趟了…

依然保持著看好戲的想法,阿柳轉身回到座位開始查女孩的資料,此時一個輕快的音樂響起,「…喂?我是阿柳,誰啊?」原來是阿柳的手機鈴聲。

「我是最~~帥氣,卻總是只能跟不會說話的屍體約會的可憐男人,你有沒有認識什麼漂亮又有著成熟魅力的女性好友可以介紹給帥哥法醫我呢?」

「不好意思你打錯了。」

「啊啊等等、等等!」就在阿柳想掛了電話無視某個無良法醫時,對方即時制止了。

「你到底打來幹嘛啊?」這傢伙還是老樣子啊…

「哼哼~當然是有事找你們鑑識小組啊。」

「不會打組裡專線啊?」沒事打他手機騷擾他幹嘛!?

「當然是因為,我、高、興、啊~」

「再見。」阿柳發誓,他再理這個渾蛋他就會跟女友分……咳,吵架就好。

「欸欸欸!好啦,其實是因為玖深小弟的電話打不通,原本是想去玩他的。」

「……」阿柳默默的把手機移開,準備按下紅色按鈕。

玖深他每次進入認真狀態,就把四周情況都無視掉,他一定又沒聽到他的手機鈴聲了!

「不開玩笑了,我這剛剛送來一具屍體,希望你們幫忙調查一下她的身分。」

終於聽見重點,但是……
「沒有什麼隨身物品嗎?我去拿?」

「沒有,這位死者什麼都沒帶,嘖嘖,真無趣啊。」

不是怎麼很想思考無趣的理由,阿柳繼續問:「那我是要怎麼查啊?有沒有什麼特徵?」

「有啊~她穿著國中制服,不過校徽部分有點爛了,目前還分辨不出來。」

「咦?是學生啊。」

「是啊!是不久前醫院的朋友轉來我這的,說是有工人打算去拆除廢棄大樓時,發現的,初步研判應該是自殺沒錯。」
現在的小孩,自殺率頗高的,嚴司如此想到。

「八成是從頂樓跳下來的吧,都面目全非了呢。臉可是女孩子的生命呀~」

「我知道了,我查查看最近有沒有什麼失蹤女學生紀錄,先這樣了。」

「好的~~~麻煩再跟老大轉達一聲,就跟他說親愛的嚴司哥哥幫他生出了一個案子要讓他衝業績。」

「是是。」說完,他馬上掛了電話。

「真是……」有兩個人要查,好累啊。

有點後悔幹嘛要答應剛剛的無良人士,那是他“生”出來的關他屁事咧?

「算了。」最終阿柳還是認命的去查資料了。
誰叫他目前很閒呢。

―――――――――――――――――――――――――

炎熱的太陽即使西下了,空氣依舊悶熱,小小的微風,只會讓斗大的汗珠低落的更加快速。

「阿因怎麼還不回來啊…快熱死我了。」

「身為男人,你怎麼才搬點重物就在那邊喊熱咧?」看著李臨玥勾起那迷倒了不少能稱之為“男人”的生物的嘴角,「你在那邊吹電扇,跟我在這邊搬器材又曬太陽,你還好意思說啊!」

阿關表示,他在辛苦的幫人家搬東西,結果那女人居然在一邊翹腳吹電扇這樣對嗎!?有沒有良心啊!

「誰叫你要把阿因給氣走,沒人幫忙你活該~」

「誰知道才笑一下他就生氣了……而且你也有笑欸!」他有種感覺,搞不好阿因是假借生氣的名義實為偷偷落跑去。

「別抱怨了,我有預感,阿因要回來了。」
露出淡笑,一太如此說道。

「聽你在那邊……」

「阿關,你也太可悲了吧,沒人幫你啊?」話還沒說完,就聽見在討論的當事人的聲音從身後傳出,接著,手上的重量減輕,來人將其中一個箱子搬起。

「……」
「嗯?怎麼?」
「……阿因你一定要現在回來嗎?」
「蛤啊?」面對損友奇怪的要求,虞因皺起了眉,「發神經嗎你?」
「呵呵…」一旁的一太淡淡的笑了。

「阿因你可終於回來啦!再不回來你這位朋友就要把你給扒了呢。」葉黎米看著阿因,再看看阿關,搖頭。

現在的男人可真沒用啊。

「啊抱歉抱歉,剛剛遇到我二爸,然後…」

「你們都是阿因的同學嗎?這小鬼麻煩你們多照顧了。」打斷阿因的話,虞夏從一旁走出。

「二……爸?」顯然,葉黎米不知道所謂“二爸”這新奇的詞彙所代表的意思。她一臉疑惑的望向阿因。

「他是我叔叔啦!呃…總之我都叫他二爸啦!」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阿因很明顯的是在含糊帶過。

「是嗎…虞…叔叔好?」聽他這麼一解釋,更加不懂到底該稱呼對方伯父好還是叔叔好,況且……

「阿因,可是他看起來比你還要……」小一字還未說出口,嘴巴就被兩隻手給摀住,「噓……!不要把那個字說出來啊!二爸最討厭別人說他的外表……了。」
虞因小聲的告知女性友人,而對方也輕輕點頭表示了解。大致上稍微猜到對方可能因為有著超乎常人的娃娃臉,而被誤會很多次,再推算一下阿因的年紀,嗯…她想她可以理解對方討厭的原因了。
畢竟年過四十還…


「哼,」不怎麼想理會阿因的舉動,虞夏說:「沒事的話那我先走了。」

「欸等等,伯父您既然來了不妨一起來參加活動吧?」李臨玥勾起了嘴角。

「不要。」虞夏秒拒絕對方。

「可是……」就連阿方也想幫腔,「我還要巡邏呢,你們把阿因這小子顧好,別讓他亂跑知道嗎!」後面那句是對著阿因吼的,虞因瞬間抖了一下,「嗚哇…我不會亂跑啦…」聽他在放屁啦!

根據以往經驗大家都曉得這青年是典型的闖禍者,而且惹得還都不是“人”啊。
這是大家統一的心聲。

「阿因……怎麼了嗎?」一直沒開口快成為背景的小聿盯著虞夏看,手機迅速打上,【從剛剛就看你跟阿因兩人很緊張的樣子。】

沒想到會被少年發現,虞夏嘖了聲,虞因只好解釋,「就…剛剛可能遇到什麼東西了吧?二爸特地拿來的護身符斷了。」知曉護身符斷了絕對不是個好徵兆,但眼下又不知道究竟是纏到了什麼,虞因跟虞夏想不出個所以然,所以就只好安分的先回來跟大家匯合,而虞夏剛剛才會吩咐大家一定要顧好阿因。
畢竟人多保險嘛。

「沒事……?」不安的抓緊對方衣角,小聿美麗的紫色眼眸露出緊張的神色。

「沒事的。」摸摸少年的頭,知道眼前的小孩是真的很擔心他,對他微笑表示自己一根毛也沒少,想讓對方藉此放心。
雖然那個「女聲」得先想辦法弄清楚才行……

「小聿,別擔心,我不會讓阿因這渾蛋那麼早翹的。」虞夏扳扳指頭,虞因感到他的傷口痛了起來。
「總之,我先……」

噹噹啷――
手機鈴聲突然響起,「喂,我是虞夏。」虞夏立刻接了起來。
……

「什麼…?」
「嗯,」
「好,我知道了。」喀嚓,電話掛斷。

「怎麼了?」虞因問。

「玖深打來說案子有了新的線索,現在就要來我這
去找女老師談談。」
「新的線索?」
「嗯,需要調查一個失蹤女學生。」

「失蹤?啊不是都死了?」虞因提出疑問。
「不,好像還有一個女學生“可能”還活著。」
是哪個智障沒發現少了一個女學生的?他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揍他一頓,另外,那女學生應該是個關鍵…虞夏是這麼想的。

「嘖,真麻煩。」虞夏煩躁的抓了抓頭,看著手裡的頭皮屑跟被輕易扯掉的頭髮,甩了甩手,想著,
果然老了啊…

阿方眼尖的看見緩緩掉落在地的髮絲。

「那我走了,阿因聽著!別再攪和進去聽到沒!」
「啊!是!」說完,虞夏就正大光明的溜了。

突然,陳關跳到虞因背上,伸手就是一個狂抓,「靠腰喔!抓屁啊!」虞因使勁力氣想把陳關甩下來。

「嘿嘿~來、幫、忙!」陳關繼續抓,「不然我就把你的寶貝頭髮抓爛!」

「去死吧你。」把對方摔在地上,虞因悲痛的看著自己的一戳褐色頭髮掉落在地。

嗚嗚…「我快要禿了啦!」
該死的!!!

阿關還傻笑的扮鬼臉。

「誰理你啊!剛剛已經幫你搬一箱了,剩下的你自己去搬!」留念的再朝地看一眼,默默地在心裡替可憐的頭髮哀悼。

「我要去觀眾席那邊逛逛了。」
「欸,你又要落跑啊?」
「才不是啦!」要去調查看看“女聲”才行…

【不準去。】虞因低頭便看見小聿用一種堅定的眼神望著他。

他要顧好他,二爸有交代。

「哎呀…只是走走啦,不會有事的。」再次拍拍頭試著安撫對方,然而對方沒有甩他,仍然盯著他看。

不知道為什麼,紫眼少年有種不好的預感,所以…
【不能去。】

無奈自家弟弟不肯放人,虞因沒辦法之下只好說:「回去時再加一盒蛋糕?」
「……」
「兩盒……?」
「……」
「…再追加轉角那家店的手工餅乾三包。」
【成交。】

[……]眾人完全傻眼,啊不是要顧好阿因嗎?這樣就被收買了這樣真的行嗎?

在親眼目睹行賄現場後,每個人都覺得自己額頭旁出現了三條黑線,徹底眼神死了。

「那小聿你要好好跟在大家身邊喔!」
小聿緩緩地點頭。

於是虞因轉身,跑了。

「唉~總算是走了。」阿關鬆了口氣,見阿因已走遠後,張開手掌,裡頭有著三、四根金褐色的頭髮。

「是啊…」阿方往前走個兩步,彎下腰,撿起剛剛一直盯著的頭髮,「看來很順利呢。」

「你們…難道是想…」一太見李臨玥露出得逞的笑容,後者邁開華麗的步伐走向陳關跟阿方,接過雙方手裡的頭髮,「嗯哼~」

「……」看著阿因的同學們陰險的賊笑,小聿難得露出困惑的表情。

「既然他們無法參加,那讓我們娛樂一下也好啊,你們說是吧?」女人此話一出,其餘兩人會意般的紛紛點頭。

然後,葉黎米露出恍然的表情。

李臨玥晃動著不同色的兩戳頭髮,冷笑。
「黎米,我們要報名。」


―――――――――――――――――――――――――


「啪!」十分響亮的一聲。

「好痛啊!」玖深小弟抱頭蹲下,「老大你幹嘛打我啦!」

「誰叫你資料沒看清楚!」隨後再巴一下。

「又不是我看的,冤枉啊!」

「別廢話了,趕快出發吧。」邁開步伐大步朝向不遠處剛停放好的警車走去。

虞夏冷哼一聲表示總算可以趁機逃離這裡了。



叮咚―!
喀嚓,鐵質門扉開啟。

「打擾了。」虞夏公式化的拿出警察手冊,對著房門裡頭的女性釋出證件。

「請進,等你們很久了。」
收起證件,虞夏和玖深兩人跟著屋主進到房內。

――喀嚓。


―――――――――――――――――――――――――

充滿回音的男性聲音清楚的迴盪在空中,熱鬧滾滾的人潮逐漸湧上,觀眾席上的人越來越多,主辦單位的招呼聲也跟著加大,一切…就是為了待會的壓軸好戲。

「唉…」虞因站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即使回到這裡,但還是沒半點線索。

「明明聽見尖叫聲的地方我記得是這附近啊…」繼續遊蕩的虞因,發現最後一排的座位上坐著一個很眼熟的身影。

啊…!是蓉莉。

「你又一個人來這裡啦?」
被搭話的女孩抬起頭,便看見一頭褐髮,像個混混般的青年就出現在自己頭上,「…你原來戀童嗎?…變態…」

去你的戀童!!!

「啊哈哈…怎麼可能呢…」強忍住發飆的想法,虞因索性跟著坐在她旁邊,「沒有回家嗎?還是想參加這活動?」不然幹嘛要一直待在這呢?

搖搖頭,女孩決定一一回覆他的問題。
「我沒地方可以回去。」

欸?為什麼?
虞因皺起眉頭。

「我…想參加,但是不能。」
「這我知道…」保持著同病相憐的想法,虞因也很同情眼前的女孩。

「叫什麼?」
「嗯?」
「名字…大哥哥你的,名字。」
「喔喔,我叫虞因。」
「虞因…阿因哥哥…」沒想到對方會立刻用這麼親密的方式稱呼自己,阿因表示內心小小的嚇到。

天啊!我沒有在搭訕小女生啊!欸不對,國中了好像也不小了…啊更不對啊!對我來說還是很小的!

看不出虞因此刻的內心掙扎,女孩輕輕的轉動身體,讓自己與坐在旁邊的阿因直視。

「阿因哥哥…」
悲傷的眼神一閃而過,隨後,又恢復成原來的面無表情,「你願意聽我說我的故事嗎?」

虞因看著對方,「當然。」總覺得對方的眼神十分認真,認真到不容忽視,所以他下意識的答應了。

「還記得我說我知道我爸事後反悔的原因嗎?」女孩微微顫抖著身軀,雙手緊握,然後……

緩緩開口…




「我不是,我爸的小孩。」






――――――――――――――――――――――――

(*゚∀゚)耶~~總算寫到這裡了!你們大家辛苦了~(遞茶

(๑•̀ㅂ•́)و✧接下來就是開虐時間www請做好前方高能準備(!?

(*˘︶˘*).。.:*♡以及下章替阿因默哀準備(因:⊙A⊙哪尼!?#

是說你們真的不猜一下各位角色的關聯性嗎?
留言一直一直都好少啊哭哭#人家需要些動力啦QAQ
我真的真的好想要有長評啊~~~(趴倒#


算了……我們下次再見吧(滾滾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11 01:33:42 | 顯示全部樓層
love095110418 發表於 2016-8-7 01:01
哈哈 逆蝶加油啦  我很想像妳一樣開坑  但是我有想到我的文筆不好 而且在下喜歡比較虐的文章 所以......簡 ...

哈哈  文筆不好啦  想先試試看先寫在本子上 給人看過之後 再說呵呵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1 11:51: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love095110418 發表於 2016-9-11 01:33
哈哈  文筆不好啦  想先試試看先寫在本子上 給人看過之後 再說呵呵

加油~等你放上來囉!OwO v      不會啦,文筆可以練練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11 23:32:23 | 顯示全部樓層
關聯性是指?我覺得我幫你找得太多,太像來踢館的了XD而且有些是我個人意見,所以我還是放在訊息裡,你記得去看看喔~
那些朋友果然都是損友阿~拿阿因當娛樂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9-11 23:40: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lavender628 發表於 2016-9-11 23:32
關聯性是指?我覺得我幫你找得太多,太像來踢館的了XD而且有些是我個人意見,所以我還是放在訊息裡,你記得 ...

你可以講一點點沒關係的,幫助其他找不到的人提供線索www我很需要長評的嗚嗚##    別這樣嘛!一太跟黎米不是啊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13 21:20:2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好~某琉璃到此一遊(?)

大大寫的文章好(抹淚),好期待後續阿後續(敲飯碗)~~~

某玻璃(?)會在此地坐等(不怕被人踩碎嗎?)待大大更文的(雙眼放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