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3949|回復: 363

[同人文] 【因與聿】欺騙 ☆完結☆(4/18)更新通販網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6-24 23:38: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9-4-18 00:06 編輯

為什麼?
要瞞我這麼久!?

為什麼欺騙我那麼長的時間!!!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們了……

我想要逃避
我只有一個人的事實

―――――――――――――――――――――――――




    ■楔子




寂寞的人:我真的……好討厭她們喔…
BBQ:那要我幫你嗎?
BBQ:我可以幫你解決掉喔!
            不會害到你的……放心。
寂寞的人:……可是,這樣真的不會有事嗎??
BBQ:不會的




            我會乾淨俐落的處理乾淨的。
   
   _______________BBQ已下線_______________


寂寞的人:……那就拜託你了

   ____________寂寞的人已下線____________




♦♦♦♦♦♦♦♦♦♦♦♦♦♦♦

٩(๑òωó๑)۶我總算開坑啦~~~!!(因為發現自己想看的類型的文都沒人打於是就自己來了##

序章就先放上來啦~~~~!!麻煩多多支持感謝owo

評分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4-10 23:08:5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8-5-17 17:06 編輯

☆《謊言》印量調查☆


已結束,敬請等待下次

※書本資訊※

◇場販NT320
◇booky通販NT330
◇暫無個人通販
◇附贈【特典】封面圖明信片一張(*๓´╰╯`๓)♡
◇有簽名(事前簽好的)


其他資訊都在印調單裡~
☆印調單單☆給我戳!!!(已結束)


實體書展示(๑•̀ᄇ•́)و ✧

給大家看看封面、封底的樣子ww還有書背的厚度讓大家參考參考,還有內頁情況也給大家瞄一眼( 。ớ ₃ờ)ھ



另外當然少不了明信片(= ̄ω ̄=)

超美的有沒有!!〒▽〒你們真的不買嗎!?要填要快啊!!哭哭的阿因跟奸笑的蓉莉還有帥帥的蘇彰等著你帶回家啊!!(被以上三人打死#

購買請至→欺騙《謊言》booky通販

此樓頂置,之後更新資訊會在這樓,要隨時注意喔!噗浪消息會是最快更新的,也歡迎到我噗浪去ヾ(@^▽^@)ノ 連結在我主頁有的XD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

x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18 00:05:08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

完結後為什麼要頻頻公告呢……####(沉思
應該也公告不到幾次了(?

我直接上連結→

關於《真實》跟《謊言》的最新消息噗

自己點,手機點不進去開電腦,大不了長按複製連結網址,對,我就是懶(被拖走

裡面有《謊言》跟《真實》的蝦皮通販網站,我都先扔上來了,明天中午12:00準時上架,有空可以先看噗,先看通販網站,把說明都給我詳細讀幾十遍!再有奇怪問題就給我去看眼科!!!(╯‵□′)╯︵┴─┴

另外這邊應該不會再公告了,真心建議關注我噗浪,要找我有事要問我去噗浪找最快,不然我這邊最近沒更文也都快成神隱少女了,留言我不一定會看喔!(干

記住,《謊言》booky還有,不要再問我能不能賣多點了!!也不要再問我什麼時候上架了!!!不要再問我連結在哪了!!!!!!!找不到的人怕不是眼瞎就是都不關注消息呵呵呵呵

總之,本次公告到此為止,拜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6 18:20:4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6-8-23 23:44 編輯


第一案



「阿因!」
「幹嘛?」下課鐘剛打,虞因目前正在收拾桌面準備落跑回家避免又被損友們抓去跟其他學校的女生聯誼,
他真的很頭痛,每次抓他去都是為了充人數兼分擔金錢的支出。


不過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自家弟弟在校門口等他一起去買傳說中排隊要排到天涯又海角的某個知名蛋糕店的限量超豪華蛋糕,據說它有30公分高(!?

阿因很擔心這個究竟要怎麼帶回家

「你問了沒啊?那個啊!」
啊!被損友阿關這樣一提,他差點就把這件事忘的一乾二淨了!


_______________才怪



「還沒啦!我打算今天再問。」沒辦法啊~誰叫他家那兩隻老子昨天晚上又沒回家了,好像又是什麼麻煩的案子呢…

「喔…那明天一定要給答覆喔!」

「知道了啦!」拉上拉鏈,東西確實收拾好後虞因便立馬起身要離開教室。

「明天見啦!拜~」
「拜啦!」
可憐的門被甩了一下,室內的吵鬧聲持續不斷



♦♦♦♦♦♦♦♦♦♦♦♦♦♦♦


一出校門,阿因遠遠的就看見小聿就靠在牆壁上,靜靜的在等著他,在看到阿因之後對方也把視線投射過來,
「小聿~~!!哈哈抱歉抱歉,讓你久等了~~」一邊摸著頭,一邊笑著打哈哈的向眼前的小孩道歉著,雖然完全看不出什麼誠意…

【……】拿出慣用的手機,打上……的符號後就轉過去給眼前笑的很欠打的自家哥哥看,充分的表達出他在大太陽底下等待的憤怒。

「走啦走啦!再不趕快去排隊會買不到限量蛋糕喔!」雖說這很明顯是某人想要轉移話題,但被這樣一說,拿著手機的小孩果然意識到時間不能再拖了!於是乎他立刻收起手機,一把抓住阿因的手就往停車場的方向快步走去

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費啊啊!!!

現在他腦裡八成只剩這個念頭吧?


虞因看著正拖著他腳步逐漸加快的人,有種果然自家的弟弟就是個超級甜點控的感覺啊…





呃…
「要抽號碼牌是吧…?」當虞因看見排隊人潮一路從店門口排到他現在所處的機車停車場,瞬間有種想回頭把還未拔出的摩托車鑰匙再重新轉動。

剛把安全帽脫下的小聿就站在一旁,看著一臉就寫著《我想回家》的虞因,扯了扯對方的衣角,就把手機拿出來,【走了,不然會來不及。】

嘆~虞因輕輕嘆了口氣,還是抓起了小聿的手,「走吧!」


「歡迎光臨~~~」笑的燦爛無比的店員一看到他們朝這走來就上前去招呼客人。

「諾,兩位是一起的嗎?這是你們的號碼牌。」虞因接過號碼牌,看到上面寫的數字是98

「謝謝。」禮貌性的回了話,就開始思考98號究竟是還要等多久?

「恭喜你們啦~!本店今日的限量巨無霸蛋糕只限前100名~~」意味著他們再晚一點就買不到了嗎?虞因突然有種鬆口氣的感覺,幸好有趕上,不然回去不知道小聿又要跟自己賭氣多久了呢!
上次因為睡過頭而沒買到假日限定的布丁這傢伙就氣了整整一星期啊!拜託哪個大學生假日會一大清早的六點就起床啊!還只是為了買一個布丁…!?

虞因覺得心好累啊…

【……(๑´ڡ`๑)】不只心累,眼神也跟著死了。
到底是有多喜歡甜點啦吼!!!#

小聿一聽到店員跟他們說他們有趕上,便露出水汪汪的漂亮紫眼,手機上的顏文字符號…是有多期待啦!還表情符號咧!都還沒吃到就已經一臉滿足了嗎!?

「……#」不想再繼續深討了,虞因認命的乖乖排隊。




「你好!請問需要什麼嗎?」
「你好!我要一份限量的巨無霸蛋糕!」虞因至始至終都還是覺得這名字取的也太白話了吧?還巨無霸咧…改天就不要讓他看到他們推出了迷你蛋糕…

「好的~那…請問是要什麼口味?」
「對吼…口味…」差點忘了…
「小聿,你要吃什麼口味啊?」虞因轉頭詢問小聿

「…巧克力。」等等,你講話了!?居然為了一個蛋糕開口了!?天啊!我真的心死了…= =

「好,請到旁邊領餐區稍等~」「下一位~!」櫃檯人員給了個官方性的笑容,便繼續為下一位客人點餐了。

「小聿啊…你哥哥我還比不上一塊蛋糕嗎?」虞因帶著有點怨恨的眼神詢問著,結果後者給的答案卻是如此斬釘截鐵…【對。】

媽的……#####
「死小鬼以後都不買布丁給你吃囉!!」
【不行…】
「哼!」
【……拜託】
「ㄌㄩㄝ~~~~」
【……】小聿已經不是第一次覺得他家哥哥很幼稚了…居然跟一個蛋糕吃醋這樣對嗎?

「……嘆」
「小聿你嘆氣幹嘛啊!?#」

小聿又迅速的在手機上打上兩個字,
【哥哥……】

!?「這…給我開口用說的!」
……#「……哥哥…不要生氣了嘛…」



Σ(゚Д゚)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等等等等等啊啊!那個充滿萌萌的撒嬌音“嘛”是怎樣!!??OAO難不成小聿這小子開啟了什麼新世界的大門了嗎…!?(並沒有###

我…我…我招架不住了我!!!Orz

「啊啊…!!好啦好啦!!這次就原諒你吧…」
小聿得逞般的一笑,“成功了…”
看來,偶爾這樣用說的也不錯……?

「不過…那個…你…」

【什麼……?】看著虞因欲言又止的樣子,小聿立刻有種不詳的預感。

「可以再叫一次嗎?我要軟軟萌萌的撒嬌音喔!!」
【去死吧!】再來一次我一定會被自己噁心死!
不過看來他立刻就打消了剛剛那個念頭。


―――――――――――――――――――――――――

喀嚓!

「啊…歡迎回來啊!」大門一打開,阿因就看到了不應該在家的某兩人,「大爸?還有二爸!?現在才幾點啊…」下意識看了眼手上的錶,上面顯示現在是下午五點……

也太早了吧……!?正常的下班時間根本還沒到啊!何況還是從不正常下班的警察這種職業。

【好像是因為今天有上級長官突襲檢查,所以……他們就被准假了。】

……好原來是被趕回來的啊…
等等小聿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剛剛不是一直跟我在一起嗎!?」立刻睜大雙眼看著一旁依舊面無表情的自家弟弟,對他居然可以預知消息感到很不解。

……
【因為大爸剛剛有傳簡訊給我】
【……】
好了我已經知道我被你們排擠了所以後面那個代表無言的……請不要加好嗎!?#

「……喔」阿因表示很無奈,他深深覺得他的地位似乎已經比來到這個家才一年的面癱弟弟給取代了。

「別再那邊廢話了還不趕快給我進來!!#你們到底還要站在門口多久啊喂!!!#」

「啊啊啊啊馬上進來!!!」二爸看起來超不爽的啊啊啊!果然被趕回家讓他很生氣啊啊啊!!!

「呵呵~因為今天有點早,所以我切了些水果,在吃晚餐前先來吃吧!」虞佟微笑的從廚房走出來,手上還拿著一盤剛切好的新鮮蘋果。

「哇~看起來好好吃喔!小聿我們來吃吧~」耶!!大爸您是救星啊!感恩~~(淚#
虞因一邊感動的淚目,一邊把辛苦排隊買回來的巨無霸大蛋糕塞進冰箱,然後走回客廳開始吃著水果。

【……】小聿默默的走到沙發的一角去,默默的拿起一枝叉子插起水果,再默默的放進嘴巴,動作完全一氣呵成…

「啊!對了…」
「嗯?」突然放下叉子,嘴裡還有未咬完的蘋果的阿因,轉身從他上學背的包包裡拿出了一張紙。
「這什麼鬼啊…!?」看著阿因手裡拿著看起來像是某種活動的邀請函,虞夏把臉湊了過去。

「大爸~呃…還有二爸,你們要不要一起來參加這個啊?很好玩的呦!」手上晃啊晃的把活動邀請函攤開在桌上,開始詢問自家的兩個爸爸有沒有興趣想跟他一起參加這個據說是經過特別設計的校園親子活動。

「我下星期不是就要畢業了嗎?所以學校為了幫畢業生留下一個…呃,應該是美好的印象?舉辦了畢業生與家人的親子活動。」說也是奇怪啦…都已經是大學生了,居然還要跟家人一起參加什麼親子活動?又不是什麼小學生了,但因為這次連自己的那幫損友們都說今年的比較有趣!值得參加!況且在讀完遊戲規則後自己也覺得還挺特別的?於是虞因便決定要回家說服兩位爸爸來參加。

「簡單扼要的說,遊戲大概是……」

其實前半段也沒什麼特別的啦…就只是很普通的父母親與自己的小孩互相先列出有關自己喜愛的事物啊~休閒娛樂是啥啊~等等,看看有沒有多了解對方,就跟外面那些看得到也玩得到的親子遊戲差不多。

比較有趣的是你還可以偷偷爆對方的黑歷史(!?
把想爆料的事都寫在紙上,然後給主持人,當然,是沒有署名的,紙上也不能說出爆料的父母或孩子的名字,所以當主持人抽出信件把內容念出來時,就是考考看有沒有人發現那是在講自己的事啦XD

虞因一邊解釋一邊還是覺得如果把大爸還是二爸的黑歷史給抖出來的話,那那個主持人跟自己可能就會走不出會場了也說不定……(抖

但機會難得嘛!感覺挺好玩的!!(被打

「那有什麼好玩的啊?不就只是叫家長躲在板子後面,然後出問題給小孩們回答,最後要小孩們猜出哪塊板子後面是自己的父母親不是嗎?」虞夏越聽越覺得無聊,這麼普通的遊戲啊國小時不是就玩過了?他當時可是被騙去玩的啊!##說到這個他就氣!!當時遊戲結束時板子一移開老師就說什麼:「那個…阿因,不要拿你哥哥來充數啊…跟你說過今天是父親節了所以要找爸爸來的欸…」

要不是佟在一旁拉著我,我差點就衝上去扁那個老師了!!!!

「唉唷!不一樣啦!這個比較特別嘛!」虞因也想起小學那次,不僅全身發抖…
那次還真的是名副其實的“黑歷史”啊!

「所以到底是哪裡特別啊?」就連虞佟也聽不出哪裡比較特別。

「聽我說完嘛…真是…」
「因為公布答案的時候不是把板子移開那麼簡單~!」
「蛤啊?」虞夏表示不移開要怎麼知道對方是不是他父母啊?

「等到學生選好人之後,主辦單位會當場幫雙方做DNA鑑定。」


聽到某個關鍵詞的兩位大人身體突然頓了一下,但虞因似乎沒有注意到接著繼續說道:

「好像是由醫學院的學生協助幫忙的,他們會提供好幾臺鑑定機器,當場為我們鑑定,有觀眾當見證人,不用擔心會有人偷偷調包檢體啊…還是作弊什麼的,不過當然比不上外面真正的醫院的報告啦!頂多只能測出有無血緣關係罷了!好像無法看出是直系血親還是旁系血親…?」說著說著,虞因覺得有點好笑

「哈哈…想說這樣如果大爸你不能來的話讓二爸來也可以嘛…反正又驗不出是叔叔還是爸爸~」搞不好兩個人一起去,還可以嚇嚇那些醫學院的人呢?

虞因搔了搔頭,繼續說:
「感覺這個還不錯玩欸~~雖然好像要坐在那約半個小時等報告出來,不過他們會提供零食跟飲料!好讓我們打發時間!好不好嘛大爸?他們這次那麼用心還特地搬出機器做那麼麻煩的鑑定,就參加一下嘛,好不?」

虞因完全沒發現虞佟跟虞夏的表情越發越黑,還笑呵呵的繼續邀請著。

「不了,我那天有工作要忙,可能沒辦法去了呢,抱歉啊…」虞佟維持著一貫的笑容拒絕著自己兒子的好意。

「欸?可是大爸我畢業那天你不是放假嗎?」絕對不可能記錯自家父親的休假日,虞因不明白大爸幹嘛要說謊。

「上面臨時有事要我處理,沒辦法啊~」終於發現大爸的臉已經黑到一個極點,虞因只好放棄改詢問二爸。

「那二爸你……」
「我不要。」虞夏秒拒絕。
「欸欸欸!?為什麼!!?」

「我那天有任務要出,況且…你都說很麻煩了我幹嘛要去啊!?」虞夏舉著拳頭一拳就朝阿因揍下去。

「很痛欸…##可是…可以增進一下父子感情喔…?」抱著頭,虞因還想繼續說服。

「增你個大頭鬼啦!再增!?我現在就來跟你好好的“增進感情”。」說著,虞夏又開始磨擦拳頭了。

「唉唷我是說真的普通的增進感情啦!」拜託別再來了啦!
看著可怕的拳頭已向自己逼近,虞因決定先退後三步以策安全。

「而且,那是我以前同學主辦的欸!不參加很不夠意思的欸!」虞因不高興的嘟起了嘴,那個同學跟他感情還不錯,人很好又很正(?,不像某個青梅竹馬兼校花一樣,人家她人美心也美,況且她都親自來邀請他了不去真的很不夠意思啊!

「那你不會自己去啊!」
「自己要怎麼去啊…!!」


「反正我是不會去的你死心吧!」說完便重重的翹起二郎腿,開始翻閱某個還未解決的案件。

「小氣…欸大爸,所以你真的不去喔?」原本想說好久沒跟爸爸好好的培養一下感情,最近他們總是待在警局不回家…
虞因看似挺沮喪的。

看著自家兒子如此誠懇又哀怨的眼神,虞佟真的有一瞬間想就這麼答應,但是他最後還是拒絕了。

「抱歉,真的沒辦法…」給與愧疚的微笑,後者表示「…知道了。」就提著包包說著「我先去洗個澡囉。」便上樓去了。

看著遺留在桌上的活動邀請函,虞佟又再度嘆了氣。



不是不想,是真的不能啊…



當然知道自家兄長此刻的內心糾結是什麼的虞夏,只是默默的繼續看著資料,有沒有專心就是另一回事了。


一直都把兩位爸爸的表情變化收進眼裡的小聿,不太能理解他們兩位如此排斥這個活動的原因是什麼?

繼續吃了被眾人遺忘掉的水果,一邊思考所有可能的原因,


是從哪裡開始他們的表情才產生變化的呢?
是哪個關鍵詞……?

……


難道是……!?

手上的叉子突然掉落,發出了聲響引起了發愣中的虞佟的注意。

「小聿?小心一點啊…有沒有怎樣?」

【不,我沒事,我去拿抹布。】

錯愕的表情一閃而過,好似從沒出現過。
把掉落的蘋果撿起丟進廚餘桶裡,走進廚房拿條乾淨的抹布擦拭著沾上香甜汁液的地板。



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


世界頓時又安靜下來,只剩二樓浴室傳來的陣陣水聲…








――――――――――――――――――――――――――


天啊小聿你那萌萌的聲音阿因受不了啦啊啊///艸///
(因:……(噴鼻血!!)
《作者友情提示,阿因已陣亡over》
聿:【……####】

我是不是把小聿寫崩啦?(不重要他萌就好(被打

是說夏爸啊你最後到底有沒有扁那個老師啊?OwO
夏:哼!怎麼可能真的扁啊…
欸?真的嗎?OuO
夏:不過倒是有扁在一旁偷笑的阿因。(邪笑
因:……OAO
哈哈哈~XDD阿因你活該啦ww(因:沒辦法啊太好笑了嘛!!(夏:……你說什麼?(因:啊啊啊不…我沒…啊啊啊救命啊啊!

( ̄∇ ̄)我不管你們了你自己好好加油唄!拜拜!(因: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7-1 18:26:46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因的內心吐嘈還真多23333笑死我了
不過那個遊戲看起來真的滿有趣的大爸二爸不考慮一下嘛
(夏:找死嗎?)
其實是很想知道大爸二爸的黑歷史...#

哦對了樓主更的超快的(拇指
期待下次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1 23:31: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雨默靈 發表於 2016-7-1 18:26
阿因的內心吐嘈還真多23333笑死我了
不過那個遊戲看起來真的滿有趣的大爸二爸不考慮一下嘛
(夏:找死嗎? ...

嗚嗚哇啊~終於有人來了好開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Д`゚)゚。
(๑•̀ㅂ•́)و✧阿因的特點就是os啊(不你

如果參加了後果不堪設想吧…嘿嘿(・ิω・ิ)(夏:去死!

謝謝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生出下一章的!!
٩(๑òωó๑)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3 12:23: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6-7-4 16:44 編輯

第二案




「欸欸欸??伯父他們都不行啊?」隔天一到學校,阿關就攔住虞因,沒想到得到的卻是意外的答案。

「是啊…」手托著半邊臉頰,昨晚想破了頭也想不出他家兩位父親不肯參加的理由。

「唉唷~看來我們家阿因大哥哥看起來很不高興喔~這樣可不行呢!好不容易趕完畢展的東西,就剩等待畢業之日的到來,你要保持微笑啊~ww」阿因的青梅竹馬兼學校校花―李臨玥笑著用手硬是把阿因的嘴角扳上揚。

「喂別鬧……」有點煩悶的把好友的手拍開,無言的看著對方“笑著嘆氣”的臉。

「看來我們的阿因大哥哥真的很不開心呢~」知曉沒趣,便不想再多做捉弄的臨玥認真的開口詢問道,「怎麼啦……?你爸他們都不參加讓你這麼……難過?」

「才不是這樣子咧…哎呀沒事啦!」真是……
我才不會因為這樣就不高興咧……只是,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就是了……

好奇怪……大爸他們拒絕的太果斷了,毫無商量之地,為什麼……?

「……」
「喂阿因……?」(揮手揮手…?
「…」
「……= =」
「…」
「好啦別吵我們大哥哥啦~」讓他靜一靜吧…
「喔…」看著不知道為什麼又陷入自己的世界的好友,阿關只好無奈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去。


♦♦♦♦♦♦♦♦♦♦♦♦♦♦♦


「啊!老大~~這裡這裡!」看著某個抱住鑑識用具朝我用力揮手的超級膽小同僚,虞夏不知道為什麼手超癢的。

「你……算了,現在進行到哪了?」虞夏環顧一下四周。

「啊…初步調查已經都差不多了,現在就等車來把屍體們都載走。」

「喔,那封鎖消息了嗎?」大略看過現場後,轉而朝窗戶走去。

嘖,記者怎麼那麼多啊?#

「啊那個…抱歉,雖然第一發現者的女老師我們已經叫她別招搖,立刻通知學校要他們停課,但是……當時已經是早上八點半了啊…」鑑識同僚―玖深無奈嘆氣,早上八點半,學校的學生都嘛已經到學校了,那時大概還是下課時間吧?臨時停課什麼的八卦的學生以及家長們怎麼可能不會多啊啊啊!!

「老大別生氣嘛~~當時那個女老師還一直跟我們低頭道歉說:『真的很對不起!!我不知道當時後的尖叫聲會引起同學們的注意…部分學生好像還有偷瞄到現場……還跑去跟大家宣傳,結果……結果……記者就…就…嗚嗚…嗚嗚……』弄的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呢~對吧玖深小弟弟?」說完還不忘拋個媚眼給對方。

「呃……是…是啊…」後者全身都抖了好幾下。

天啊…嚴司這傢伙可以再噁心一點。#

「你說就說沒事學對方的語氣講幹嘛!?#找死啊!」二話不說直接朝剛剛向自己報告的法醫一拳往肚子揍下去,剛剛還很有耐心的聽完法醫的敘述的虞夏最後還是忍不住的動手了。

那語氣噁心爆了!!!

「唔……痛痛痛……老大,住手啊啊!」嚴司開始思考自己多久以後要幫自己驗屍了…老大出手也太大力了吧?肋骨貌似斷了……

「嘖,記者來就來了,誰怕誰啊!」的確,虞夏小組似乎都不怎麼在意記者的,
因為某人都已一句「無可奉告」帶過……#

「是說,老大啊…」
「幹嘛?」看著捂著肚子的法醫頓時覺得有點好笑,他明明沒打多大力啊?看來是訓練不夠呢…哼哼,看來我以後要把他也丟去跟阿因他們一起來“加強訓練”了呢!

「等等老大你在想什麼……!?」看到虞夏莫名其妙的又開始扳手指,還帶著一抹詭異到極點的微笑!?

完了我好像快知道幫自己驗屍的日期了……

「沒什麼……還不快講!?」看到虞夏暴怒了嚴司只好趕緊開口。

「就是……老大啊~?你覺得,一個班級同時集體自殺有可能嗎?」手裡把玩證物中其中一塊已燒的焦黑的煤炭,勾起冷笑。

「的確……」
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臺中市的某一所公立國中,今早接獲通報,說發現有班級集體在教室疑似燒炭自殺。

「如果是這樣,那這班的感情也未免太~~~~~好了吧?你說是吧老大?要死還願意一起死?還是說正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原因想死,所以相約一起燒炭?哈!也太有默契了吧~」全班一起快樂的燒炭自殺!?想來就超級好笑的!

「……」看著某法醫嘴角第N度上揚,開始覺得要好好關心一下某法醫的心裡狀況了(?

「而且……所有人都好端端的坐在自己位子上,不覺得很神奇嗎?就好像……某種自我認同感?」死也要死在自己的位子上……

「?」虞夏疑惑的看著自顧自說著的嚴司。
「如果不是這樣……那就是有人刻意這樣子擺的囉?」
「你的意思是說……這不是自殺?」
「哎呀~我又沒這樣子說~只是覺得有這可能性嘛!」不然他還真不覺得有班級會和睦到還一起相約自殺咧!

正當虞夏還在思考某法醫話的參考值高不高時,在外面守著的員警突然走了進來。

「那個……老大。」
「幹嘛?」沒什麼心情想理會對方,隨口回應一下便繼續沉思。

「就是……阿因他又跑來現場了……」
「你說什麼!?」聽到自家兒子又出現在案發現場,馬上跳起來衝到該員警那。

別別別別激動啊啊啊老大!!!!!

看著老大飛奔(?過來的可怕身影,員警立刻把身後還在掙扎的人抓到自己面前當擋箭牌。

「給!阿因在這!!」
「喂!別拿我當擋箭牌啊你……!!」目的達成後,員警說聲「我先告辭了!」就飛奔出去,留下兇狠的虞夏跟快死的虞因在裡面。

「阿因!!!!!」
「二爸……別!!!!!」

「跟你講過幾百萬遍不要跑來現場你是哪隻耳朵聽不懂啊!?」氣到用腳狠狠的踹了一下阿因的肚子後,趁對方抱著肚子蹲下時再狠狠的用腳從阿因的背上踩下去,然後再踢飛他。

「會……咳咳,會死的……二爸……咳!!」痛苦的爬起來,沒多久又重重的跌下去,發現自己剛剛居然咳出血來,絕望的認為今天八成又要進急診室了。

「知道會死還來!!」真的不爽到一個極點的虞夏管他那麼多!?直接走過去還想再給他個幾拳。

他家孩子怎麼都那麼不聽話啊是怎啦!?想死……
「想死,我今天就讓你死在這裡,也不用進醫院了!」

發現老大真的在下殺手的玖深跟嚴司立刻上前去拉住他,就怕他真的把自己兒子給活活打死。

他們可不想偵辦自家老大啊啊啊!

「老大你冷靜點!!!阿因真的會死啊!會死的!」
「別再打了老大!被圍毆的同學來到這裡,不正好驗證我的說法嗎?這起案件是他殺啊!這麼好用的驗證工具(?)不能殺啊!」

傻眼的看著某法醫居然是用這種方式來說服老大不要弒兒(?

玖深真心覺得這傢伙這種時候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真心佩服啊!

「呼……呼……嘖!別拉我!」甩開兩人的手,發現自己真的下手蠻重後,看了眼倒在地上仍在咳血的阿因,「喂!打個電話叫119!」
「啊…啊是!!」一旁都看傻眼的同僚們趕緊撥打電話,免得他們從小看到大的小孩真的死在他們眼下。

「……下次再出現在現場我絕對當場打死你!」
「這起集體自殺案件轉為他殺案件處理。」說完就瀟灑的轉身離開。

「呼~!差點嚇死我了!老大真的那麼生氣啊?阿因你又幹了什麼!?」老大一走,玖深馬上前去扶起重傷的阿因,開始檢查傷口。

「誰知道啊…咳!…咳咳!」痛死人了!二爸居然真的給我下手那麼重!

「讓開吧,我來。」推開玖深,有醫師執照的嚴司立刻接手,「被圍毆的同學啊…你跑來現場不是都很多次了?老大他今天是怎啊?看你傷成這樣……嘖嘖,若剛剛我跟玖深沒阻止的話,你可是真的會被打死喔?」細心的替傷口消毒,外傷可以先包紮一下,但內傷可就沒辦法了……

老大真想殺死被圍毆的同學啊!?

對於剛剛那行凶的現場直播,在場所有人臉上驚訝
的神情都尚未退去。

「……咳」對嚴司的話沉默不語,今天一整天都在思考為什麼兩位爸爸都不肯參加活動的理由的虞因,因為大家看他整天都心事重重的樣子,所以也都沒有煩他,原本放學後正打算要去圖書館接小聿的他,看到好幾個黑影就停在他的摩托車前面,雖說沒什麼心情,但看它們貌似沒什麼惡意,於是便跟著他們。
誰知道一到現場,就被認識的員警給抓去找二爸,原本已經做好會被痛扁一頓的準備,誰知道會差點被打死!!連理由都還沒說出口咧!

心情已經夠糟了還這樣…阿因只覺得他今天衰到一個極點,模模糊糊中,聽著嚴司跟玖深的碎念,意識不清的看著黑影群好像就站在教室裡面,塞的滿滿的,只覺得喉嚨很痛、很熱,只能一直咳、一直咳…

看著地上的血跡,聽著遠方逐漸傳來的熟悉的聲音……

「阿因昏倒啦!!!」
「快!!抬上擔架!!」


隱隱約約好像還聽到講話的聲音,接著……
就什麼也聽不見了……




――――――――――――――――――――――――――

Σ(゚Д゚)會死的!!二爸你冷靜點啊啊啊!(伸手死死抓住夏!!##

夏:別攔我!!今天我一定要打死這個死小孩!!!!!!!!!!!(甩開作者的手,直衝阿因的所在地!

(# ゚Д゚)阿因快逃啊啊!……阿因!?

因:…………………………………………(倒地不起#

∑(❍д❍lll)Noooooooooooooo!!!!!!!!!!!阿因啊啊啊啊啊啊!!!!!#####

《系統友情提示,阿因已陣亡over》

(等等這句話貌似在哪裡聽過!?

別啊啊啊啊!!

究竟阿因是生是死呢?
就讓我們
繼續……

看下去٩(๑òωó๑)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7-3 20:13:26 | 顯示全部樓層
等等等等等等二拔啊啊啊啊啊
你、你居然!!!(指)你忍心嘛!!!會被大拔打死的喔!
咳、其實個人覺得咳血原因大概是那些飄的東西不是二拔...再怎麼說阿因是你姪子啊是不是!(其實不是)

我們要相信二拔 還是有良心的。(點蠟)

上來看到更新好高興~期待明天再一更(不要許願阿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3 20:25: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雨默靈 發表於 2016-7-3 20:13
等等等等等等二拔啊啊啊啊啊
你、你居然!!!(指)你忍心嘛!!!會被大拔打死的喔!
咳、其實個人覺得咳 ...

=w=二爸你看……你被眾人(其實才一個人#)給唾棄了呢…(被打
咳,關於咳血這點嘛……其實跟阿飄沒關係,只是純粹被二爸踹到內出血的!(咦咦咦!?

佟如果知道了相比一定會跟夏鬧翻呢~不過我喜歡☆艸☆(你滾###

明天更也太難了吧!OAO我還在思考要怎麼讓阿因死……咳咳,是怎麼讓二爸死…也不對,是怎麼讓大爸跟二爸開戰呢~+=w=b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6-7-4 14:57: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4 16:47:46 | 顯示全部樓層
wnj1122 發表於 2016-7-4 14:57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因別翹點呀!逆蝶,糟錯惹w          期待下篇的更文喔! ...

喔喔已經改好了感謝!!其實好像「採」也錯了( ̄∇ ̄)
阿因不會死啦~( ̄∇ ̄)大概(#
主角翹了本故事就全劇終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7 19:10:5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逆蝶彼岸♪ 於 2016-7-9 14:31 編輯



第三章






哈哈…哈…哈哈哈~


……什麼聲音…?


嘻嘻哈哈~~!


是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哇啊!!」猛然睜開眼,卻發現自己站在空無一人的教室裡。

「什…什麼?這裡是哪啊?」虞因剛清醒,還反應不太過來。

奇怪……我不是昏倒了嗎?怎麼……

「這裡是……」「?!」

眼前的景象突然一變,好幾個人形黑影突然出現,就像是真的「人」一樣,有的在座位上用功的讀著書,只是沒有課本……有些三三兩兩的、在位子上看似開心的聊著天,看似很平常的校園景色,此時此刻卻沒有任何聲響,安靜的很……

「我記得沒錯的話,二爸今早接到的案子是學生集體自殺案……」難怪有那麼多「人」!!
虞因原本還覺得奇怪,怎麼一次有那麼多隻同時找上他,原來是同一個案子的死者,也難怪了…不過…

「給我看這幹嘛?話說這景象看起來還真正常?一群人看起來就不像等回要揪團自殺的感覺…」虞因怎麼看也不覺得眼前這些「人」是要自殺的人,不解的等著看「他們」接下來還有什麼把戲要給他看。

「話說,我現在該不會已經死了吧?二爸他這次居然下手那麼狠,我到底是不是他姪子啊!?」突然想到自己此刻應該是個瀕死人物,不該浪費時間在這邊悠閒的等阿飄們的指示才對。

暗自在心裡咒罵自家二爸n遍後,突然一陣劇烈頭痛,讓他痛苦的跪倒在地上。

「阿嘶…!!##好痛…!」頭一昏,猛然甩一甩頭,試圖讓頭舒服一點。

「……咦?奇怪?……這…啊啊啊啊啊!」再次睜開眼,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具突然倒在自己面前的女學生屍體,眼睛睜的大大的,佈滿血絲,根據多年來常跑案發現場的經驗,虞因覺得那看起來應該是窒息死亡的。

“啊啊啊啊啊啊!”欸……?
同樣是從自己的嘴裡跑出來的話語,卻不是自己該有的聲音。

難道說……!?我現在是某位當時在場的學生嗎!?

瞬間就意識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因為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問題了,所以本人目前倒也不是很驚訝。

“別…別過來啊啊啊啊啊!”感覺到自己又倒退了好幾步,然後顫抖的聲音一直從自己的嘴巴裡吐出,虞因覺得很不習慣。

“……”眼前看起來應該是「兇手」的人,看了自己一眼,便走了過來。

“別緊張~接下來就輪到你了~~~”感覺這輕浮的語氣貌似在哪裡聽過,虞因只覺得自己現在性命難保。

“不要……不要……嗚嗚…哇啊啊啊!你走開你走開!!!!!啊啊啊啊!”自己連滾帶爬的想要往後逃,結果馬上就被剛剛的疑似兇手人物踹了一下肚子。

“唔……!啊…!”在自己悶吭一聲後,虞因同時也在心裡大叫著,

唔啊……!!痛痛痛啊啊啊!我到底是造了什麼孽啊我!

今天肚子一直遭受襲擊的虞因深深地覺得他可能天生跟肚子犯冲也不一定。

不然怎麼哪裡不打偏偏都往肚子踹啊啊啊!!

“哼~”把自己踹倒後,疑似兇手人物便走到一旁繼續行凶(?)

虞因就這樣趴在地上,只見他拿起那些學生的外套,在對方一臉恐懼的望著他時,一手抓住對方的喉嚨,用力的跩到牆上,砰―!的一聲

唔哇…感覺起來好痛啊!
虞因很認真的在下評論。

“唔……咳,咳咳!!……放…咳!”在學生掙扎時,疑似…不,確定是兇手的人慢條斯理的把另一手裡的外套往學生的頭整個壓過去,手掐住喉嚨主要只是為了不讓對方亂動,用外套悶死對方好像才是他的本意。
虞因如此猜測道。

看來……是為了不留下掐痕嗎?

看著在牆上的學生漸漸沒了掙扎,兇手放開了手,讓手裡的人緩緩滑落地面,

━━━━━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啊啊…”兇手看也不看一眼,繼續走向其他已經被嚇壞的學生,繼續重複以上的步驟……

━━━━━直到剩下自己最後一人。

“好了,就剩你了呢~”

“嗚嗚…嗚……嘔!!”一個反胃,“虞因”吐了滿地都是。

真糟糕啊…這孩子一定是被剛剛的畫面嚇的不輕啊!

從剛剛開始虞因就一直感到恐懼,想當然是這個身體的主人原來的反應。

餘光瞄到兇手慢悠悠的把屍體們一個個照著講臺上的座位表搬到應該的位子上,然後拿出預備好的煤炭,開始點起了火。

“你……你想幹嘛…?”
難道想偽裝成燒炭自殺的樣子?

“呵…因為排擠了自己的同學,還嘲笑她的身世,結果導致對方難過到自殺…於是全班決定要贖罪,打算一起下去陪她?你不覺得這樣的劇本很吸引人嗎?”眼前的人邊點著火,邊笑著說出以上的話。虞因聽完這番話後,瞬間知道了眼前的人的身份。

是蘇彰!!!

“!!?”

“別那麼驚訝嘛!”滿意的看著火苗成功點起,不慌不忙的把懷裡的防毒面具拿出來戴上。

“你可是裡面唯一一個真的是「燒炭」而死的呢~!在一群虛假中混雜一個真實,不覺得更讓人感到疑惑嗎?哈哈!”

這傢伙是想誤導警察辦案是吧!蘇彰居然又殺人,而且這次還殺那麼多…!!等等,難道是跟他剛剛講的,那個被排擠的女學生的關係嗎?

“咳……咳咳…!!”不好,煙燻的我頭好痛啊…!意識越來越……

“你們就好好為你們所做的事好好贖罪吧…”蘇彰滿意的看著最後一名學生倒在自己面前,稍微等待了一會,確保對方已經沒了呼吸後,就把他搬上他自己的座位,然後……

“你就安心的走吧…”對著最後一個空位,勾起了不明的微笑,就大搖大擺的從門口離開了。

當然,不忘關上門……

砰!



♦♦♦♦♦♦♦♦♦♦♦♦♦♦♦


「唔啊啊…怎麼辦…怎麼辦才好啊啊啊啊!」

「你別再一直來回走動了好不好啊玖深小弟?」

「可…可是阿因已經進去很久了欸!!!嗚嗚完了!我要被老大跟佟殺掉了啊啊啊啊!」

這裡是玖深以及嚴司,在阿因昏倒送醫急救時,玖深立刻就打電話通知剛走不久的虞夏跟虞佟,然後就跟著上救護車來到了醫院。

「哎呀~被圍毆的同學命那麼大,不會死的別擔心啦~況且打傷他的就是老大自己啊!所以不用擔心會被老大殺掉的啦~」大概……?

「嗚嗚嚴司你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啊!!」就算老大不殺,還有佟啊啊啊啊啊啊啊!就某方面來說佟比老大還可怕啊啊啊啊啊啊啊!

絕對不會忘記某隻跟自家老大一樣的娃娃臉,生氣時候的微笑以及散發出來的黑氣,可是老大無法比擬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看著某鑑識人員又再度哀號去,嚴司只能祈禱自己跟他的壽命能撐到目前在手術室的某人起來。

「阿因!!!!」
「啊…!佟!」
「阿因呢!!!??他人呢!!!!!??」虞佟在接到跟自己大兒子感情很好的鑑識同僚的電話後,二話不說的直奔醫院。
在看到只有玖深跟嚴司的身影後,立刻抓起剛剛打電話給他的玖深的衣領,激動的快把某人給掐死了……

「等……!佟!先冷靜點啊啊!阿因……他…他還在裡面啊!咳…!先放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我會被殺掉啊啊啊啊啊啊啊!佟的力氣好大!我要比阿因還要早升天啦!

用哀怨的眼神示意沒良心的法醫趕快來救他!

雖然很想驗驗看膽小的鑑識人員的身體構造是如何組成的,但知道目前似乎沒人有心情聽他開玩笑,他最後還是決定出手救一下某個快死在自己同僚上的同僚。

「佟老大~~你再這樣掐下去玖深小弟可就要成為我的人囉~!」果然狗改不了吃屎,看到嚴司在這種時候還再開他玩笑,玖深立刻給了他一個白眼。

我會期待你用正常的方式救我是我的錯。

哎呀你不要就算了~!

「……抱歉。」看著兩人無言的鬥嘴,虞佟瞬間用眼神鄙視了法醫一眼(嚴:欸欸欸!?我好傷心啊啊啊!),也覺得自己有點太激動了,把玖深放下後,默默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冷靜冷靜去。

「不會……那個,佟,我知道你現在很擔心阿因,不過……嘛,要不要喝點水鎮定一下?」雖然剛剛明顯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的不輕,但看在對方真的很擔心自己兒子後,玖深主動拿水慰問一下同僚兼好友。

「謝了……」朝來人苦笑一下,接過水小酌幾口。

「佟老大啊~你還是不要露出那像苦瓜一樣的笑容啊。不習慣啊!還是那張充滿可怕黑氣的臉適合你啊!」

「是這樣子的嗎?」如他所願的“微笑”一下,嚴司突然後悔他剛剛幹嘛沒事要惹心情特糟的佟,這比老大還恐怖啊!真的!!!

「啊…對了,你們在電話裡好像沒說阿因為什麼受傷?」

―!?
―!?

「嗯?你們兩個怎麼了嗎?」明顯看見兩人不尋常的表情,虞佟瞇起了眼。

「又是什麼那個世界的事嗎……?」
玖深跟嚴司兩人發誓絕對看到虞佟的背後出現了詭異的奇妙黑氣!!!

這什麼鬼啊好可怕啊啊啊!

「不……那個,佟你要冷靜聽我說喔…」不覺得說出來後佟會冷靜,但玖深覺得還是講一下比較好,至少代表自己努力過……

「那是因為什麼?……難道是被人打的?是誰!?」

咕嚕,吞了吞不存在的口水,原本想再向某法醫求救,但在看到對方給他一個「你加油…」的表情兼合掌姿勢後他就放棄了。

豬一般的隊友一定是在指你!!!!!

「是誰?」微笑的再問一次,沒辦法之下,玖深只好開口:「是老大……」

「……什麼?」

「唔哇!是老大打的啦!我…我有阻止喔!雖說阿因又跑到現場是他不對,但…但我沒想到老大竟然出手那麼重!啊啊…別跟老大講是我講的啊啊啊!」玖深抱著必死的決心出賣了他家老大。

「你說是夏他……」
「玖深你找死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大啊啊啊啊!」完了啊啊啊啊!要死居然被老大聽到啊啊啊啊!

虞夏青筋凸起好幾個,眼看那憤怒的拳頭就要降臨在玖深的頭上時,「啊啊啊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老大!!」一隻手擋住了拳頭。

「啊咧…?」沒有意外的痛楚傳來,玖深就維持著抱頭的姿勢緩緩的抬頭……

不看還好,一看不得了!天啊啊啊!居然是佟幫我擋掉老大的攻擊啊!

「那…那個……」
「夏!!!」噗滋!

哇啊啊啊啊佟…佟竟然揍了老大啊啊!而且還好大力啊!

「唔…#哥你……」
「你是想把阿因打死比較快嗎!!?如果他有什麼三長兩短,夏……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虞佟用力的把虞夏跩到牆上,狠狠的又往臉上給貓下去。

「那……」嗚嗚哇啊啊!玖深深深覺得自己不應該卡在史上最可怕的雙胞胎兄弟的吵架現場,不然死的會是他啊啊啊!

「玖~深~小~弟~」
「?」
「快爬過來啊!」
「喔…喔喔!」看著向自己招手兼小聲呼喚的嚴司,玖深頓時覺得好像看見天使一樣,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連滾帶爬的逃到嚴司旁邊。

「你想死要說喔~我可以幫你。」
突然覺得剛剛所見全是浮雲,玖深秒回對方「不必了感謝。」

然後兩人就開始旁觀雙生子的吵架。

「蛤啊!是阿因那小子太弱了好不好!誰知道才打那麼一下就掛了!關我屁事啊!」虞夏也不甘示弱的回擊一拳回去。

不,老大你打不只一拳吧…
玖深眼神死的只敢在心裡默默吐嘈。

「不要隨便詛咒阿因!!!」然後虞佟又再度揍了回去,虞夏一隻眼的黑眼圈出來了。

「靠如果他就這樣死了我才要去鞭屍了!看他以後還敢不敢不聽我的話!」說著,虞夏握拳作勢又要揮過去。

「夏!你就不能一天不要打人嗎?」虞佟已經氣到不知道該怎麼動手了,維持著緊握的雙手死死瞪著虞夏。

為什麼他家弟弟要這麼愛惹事!

「你從以前開始就一直這樣……沒一天不惹事的……」

「蛤?你又要跟我說教嗎!?你每次都這樣,是你太過保護阿因了好不好!不要以為你是我哥你就可以一直管我,你要管就去管好你兒子吧!」嘖了一聲就把虞佟推開,
「不要再讓他出現在現場了,不然就不要怪我出手狠。」烙下狠話後就坐在椅子上,突然的重量讓椅子發出嘎嘎―的聲響。

「……」虞佟沒有說任何話,就這麼站在原地靜靜的望著亮著「手術中」的燈。

「……唔」「嘆……」玖深跟嚴司頓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繼續祈禱裡面的人能趁早清醒,不然……

他家的爸爸們的感情可能就要出現裂痕了……




―――――――――――――――――――――――――――

玖深:嗚嗚啊啊啊啊啊~老大好可怕啊啊啊!佟好可怕啊啊啊!他們兩個吵起架來真的好可怕啊啊啊啊啊!(淚奔。・゚・(ノД`)・゚・。

你加油!作者在此為你默哀( ̄▽ ̄)ノ(玖深:Noooooo!!!##(ToT)/~~~

嚴司:你很吵你知道嗎?
玖深:閉嘴你這個豬隊友!!###。゚(゚´Д`゚)゚。
嚴司:……( •̀ㅁ•́;)欸欸???嗚嗚…我的玻璃心已經……(含淚咬手帕Q﹏Q
夏+佟:你們吵死了閉嘴啦!!!(啪!(啪!
嚴+玖:……唔……遵命!!(抱頭( ;∀;)

٩(๑òωó๑)۶哎呀你們安靜點啦~(眾:你夠囉!#

欸嘿~☆我們下次再見囉~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