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292|回復: 285

[同人文] 《第二人生同人》 回遡 31- 預言 7/12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2-5 22:19: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sdgota001 於 2017-12-7 14:20 編輯

初次開長文,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或指點。
會想開文是因為雪大的第二人生中戰靈一族的滅族,希望有一個更美滿的下場。
由於本人極討厭坑文,所以向各位保證不會坑的,但因課業繁忙,可能要很久才一章,不介意的便看吧。
本文cp未定,但不是雷格便是冰陽的了,雖然可能沒有感情戲....因為主要想描寫親情而不是愛情....
p.s.有回復才有動力
希望觀文的大大們能幫忙挑個錯字,或著是給些意見,最好是挑缺點,e.g.格式之類的.THXxx

評分

3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3-9 20:36:31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小格好厲害~
是說他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善良了?!(被聖光炸飛

雖然我知道SD你沒什麼要寫愛情啦……
為什麼小格跟冰炎都沒有進展!? TAT
嗚嗚嗚~他們的感情什麼時候才要更進一步啊啊啊!!(淚奔

那個…SD你的日期沒有換哦!

點評

up dated!!!!  發表於 2015-3-24 20: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2-5 22:20:33 | 顯示全部樓層

-----------------------------------------------------------
看著自以為能夠守護好的人一個個不知生死地躺在地上,但自己卻連走過去確認的能力也沒有...該死的!
這一次的戰鬥早已進入尾聲,結局卻與上一次相反。
在得知戰靈一族還有倖存者,再加上上一次鬼族大戰的失利,這一次鬼族入侵的規模可説是空前絕後,四大惡鬼王中除了殊那律恩外全都到齊了。
除此之外,所有人也沒想到鬼族這一次的來襲會這麼突然,在新年的這一天,所有人都在校園裹的這一天,甚至令我們連轉移其他人到安全的地方也沒有方法和時間,戰爭便開始了。
假如只是如此的話,我們也不會敗得如此慘烈,但如果再加上有人通敵的話,結果就完全不同了。
Atlantis學院的復活結界被打破,老師也被光明神喚走了,無殿三主也在此時到了另一個地方開百年一度的學院會議,聯絡不到。
為了支開他們,鬼族這次真的是下足血本了。
就在此時,空中突然有陰影閃過,下意職接過後還來不及看清楚,頭上便傳來耶呂的嘲諷聲。
「小天使,所有人都被自己害死的感覺如何?不錯吧。要不是為了殺死你和三王子的遺子,我們很久也沒有這麼齊心了。」
...我把他們害死了?假如沒有我的話,一切也不會發生?將軍,親長大人,大家也不會死?都是...我的錯?
「你們是最後了,不管是妖師,學院,還是戰靈一族的生靈都被我們殺了呀。説起來,不知道小妖師死前是不是叫著『學長...學長』呢?」一直和我及冰炎對戰中的比申指了指我接著的東西道。
手上的東西不是甚麽,而是卡汀茲將軍和檸枎帝亞將軍的武器。
努力想要保持冷靜,但當看到被血染紅的武器和想起生死未卜的同伴,不管是我還是冰炎也殺紅了眼。理智上明白自己不能被它們影響,但情感上卻只想殺,為審判他們報仇。
假如他們不在了,我為甚麽還在呢?
∼∼∼∼∼∼
過去因自己而死的十二聖騎,六百年前為保護自己而付出一切的將軍,為孕育自己而實力減弱的親長大人,血色和灰黑色交錯的回憶由心底裹浮出來。
以為早以在時間的力量下愈合的傷痕又一次地裂開,被撕開的血色過去和從沒真正愈合的舊患使傷痕越發疼痛得令人瘋狂。
失去理智,又同時被兩大鬼王夾攻,太陽和冰炎只堅持了一刻不夠便被制住了。
看著倔強的天使和精靈臉上藏不住的恨意和痛苦,更激起了在場所有鬼族的惡意。
把失去戰鬥力的兩人捉起,耶呂惡意地笑著,「成為我們的同伴吧!不過在那之前,先把你們體內的雜質清除吧。」,然後把加利德法的靈魂從天使的身體中抽出,再把兩人的血統和記憶封印,然後把有著濃烈黑氣,散發不詳氣息的果實塞進兩人口中。
同一時間,由月彌將軍所化成的幻武大豆裂開,所爆發出的閃光把吞了不明果實的太陽和旁邊的冰炎吞噬了。
空中所傳來的聲音成為太陽昏迷前最後的記憶,「請原諒我不能再守護你了。...請記著,這並不是你的錯,不要被...自責和仇恨...吞噬。活下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5 22:51:32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你夠了沒?
我冰陽和雷格都可以接受!但是我是冰陽黨的
所以我要  冰陽!!X10000(瘋狂亂叫 (你沒吃藥是不是?
嗚嗚~感覺好虐喔!
我喜歡!!

大大怎麼稱?
期待下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5 23:22:48 | 顯示全部樓層
某兔要冰陽!(你閉嘴!
可憐的小西亞,要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6 00:24:03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要冰陽!
希望他們不要被憤怒和絕望沖昏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2-6 10:29: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dgota001 於 2015-2-7 20:17 編輯

3# 周昱彤


叫我SD好了∼下文會有的!
p.s. 冰陽和雷格我也十分喜歡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2-6 19:49:15 | 顯示全部樓層
01-開端
------------------------
從醒來到現在已經有一個月了,我一邊用小刀把奇斯諾獸頭上的小角斬下來,一邊想著。
剛醒來的時候,我身上不停流血,傷勢重得假如我再昏迷下去,不出半天我便會因失血過多而死。
...其實那時即使我不會因失血而死,再不醒來的話也會被嗅到濃得化不開血腥味的野獸分屍而死。
一覺醒來便看到數量不少的兇獸和青色兇光在身旁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體會的事情,但是在看到那些猛獸時,很奇怪地,我並沒有任何恐懼甚至有些許不屑。
現在回想起來,我應該慶幸自己的身體和大腦對於戰鬥還有本能反應,不然一個失憶的,手無寸鐵的人在面對猛獸時,不被嚇暈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最後我是用法術解決了那些傢夥的,...明明一個咒語我也不記得,但元素卻如本能一樣受我指輝,形成光盾,火球,冰刺守在我身旁。然後,我頭上一昏,才開始意識到自己身上嚴重的傷,看著光元素來到身邊,排列出有規律的圖案。感受著陌生而又熟悉的聖光還繞在身旁,我就是知道我施展了「終極治療術」。
在使用完那道法術後,我便倒下了,幸好我施法時的波動引起了四週旅者的注意,不然...萬一有野獸在那時接近的話便……
我醒來時,天色依然昏暗。原來那時經過的是一隊冒險隊。
在我昏迷期間,隠約聽到他們的對話。
「那傢伴看起來是個法師呢,瘦瘦弱弱的。」
「遇到我們算他好運了,把他身上的結晶和符紙拿走,放他在樹上吧。」
「啊,不用......了他嗎?」
「殺了也麻煩呀,反正他連小角獸也對付不了,放在這裹看他自生自滅吧。」
「...,老大!那隻手環摘不下來呀,怎辨?」
「算了,走吧,他快要醒了。反正手環上只有一顆玉石,也是不值錢的。」
清醒過來後,我馬上看看缺少了甚麽,但並不著急。即使失去記憶,我也有信心,我有方法找回我的東西的。
在捉小偷前,先要做的事是恢復精神先,我並不知自己失憶前在幹甚麽,但我就是知道現在自已會頭痛和不能集中精神是因為精神力透支,再使用過度的話會造成永久性創傷。
接下來的一個月中,我不斷想起並使出了多種不同的法術,不但找到了一個人族的聚居地,把失物找回,把小偷們好好地教訓了一頓,也大致上明白了自己身處的世界,同時成為了一個賞金獵人。
本能地,我能夠很輕易便令別人吐出情報,難道我是一個商人?但商人會有這一身武力嗎?
一邊拿著這一次的獵物走到武器鋪前,我一邊想著。
「又是你嗎,你到底是從那裏來的,今次帶來了甚麽獵物呀?」商店東主基斯問道。
「 是奇斯諾獸獸角,你看6000卡爾幣可以嗎?」
「你不如去搶,市價也只是5000,不行,一口價4500。」
我笑了笑,慢慢地回答,「5800,別人才不能無損地把獸角拿回來,要知道越完整,價格越貴的。」
「不,最多4900!」
「那我到別處,商店街右邊的武器店賣了。」
我轉身走出去,一,二,三,四。
「5000?5200?...回來,你贏了,5800吧!」基斯一面肉痛地説。
拿著到手的金錢,我慢慢在鎮中漫步,走出店前還聽到基斯自以為小聲地説「真不知是從那裏來的流浪者,和鎮裏的錢鬼一樣!」
哼!還説我和錢鬼一樣?不要看他一面肉痛的樣子,要知道奇斯諾獸獸角在別處要買,沒有6500是不可能買到的,因為他的獸角有神聖氣息,完整抽出後可製出對鬼族有較大殺傷力的武器。
其實我可以到另外的商店出售,但看在他是這個小鎮唯二兩個沒有歧視我頭髪和眼晴顔色的份上,給他一點優待也不是不可以的,雖然我直覺中並不認為我的頭髪和眼睛是黑色的...
拿著剛才所得的卡爾幣,我頂著別人厭惡的目光,走進旅館。不要緊,反正也習慣了,人們害怕異類不是常識嗎?
錢鬼是這裹的老板,亦是鎮上唯一的非人族。我常常都在奇怪為甚麼世上會有如此貪錢的獸人族。
一走進來,錢鬼便嬉皮笑臉地問,「小子,有多少收獲?」
「......這裹是20000卡爾,告訴我那裏能根治?」
他是我來到這裹時,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發現我身體問題的人,體內每一段時間就湧出扭曲的氣息,像要把我污染成甚麽似的。
剛見面時,是我在基斯介紹我來這酒吧時。他一看到我便皺起眉頭,但沒有説些甚麼。
其後發生了一些事,他發現了我失憶的事,然後在相處了一段日子後告訴了我暫時壓制的方法。
「真沒想到你能這麼快就能拿出這麼多錢,根治方法我也不知道,但我想精靈或天使會有方法的。」他嘆了口氣,用與住日不同的嚴蕭的神情再道,「這樣安穩地生活不好嗎?為甚麼一定要尋回失去的東西呢?如果只是那種果實所帶來的侵蝕,我這裹有藥劑可以壓制,你可以不用理會的。」
「我才不要長期被你騙錢呢!……不用再說了,感謝您的指引。」
先是輕快,後是認真地回答。
放下錢,我慢慢地走回我的房間。
對啊,在這裹生活又有甚麽不好呢?失憶前的那把聲音也只是叫我活下去啊!這樣安穩平凡的日子誰不想要?反正我又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但就是覺得不能這樣,無數次我總覺得我身邊缺少了些甚麽,總覺得自己與這裹格格不入,總認為身後有甚麽可以陪伴我的人。所以,一定要找回,找回所失去的一切,不止是記憶,還有其他!
何況,我總覺得不弄清楚那把聲音是誰的話我一定會後悔的……
心底裹只有一個念頭,不能,絕不能忘記!
但我連不能忘記的是甚麽都忘記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7 01:44:20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家幾乎都死了?!!!!
這樣的話,太陽還是不要想起來會比較好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8 20:23:2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期待你的更新哦!!
我是雷格至上的!!
加油,我會再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2-10 19:49:14 | 顯示全部樓層
02-起程
-------------------------
醒來後,我收拾好一切,其實所謂的一切也只是小刀一把就沒有了。
雖然我來到這裹也有一段時間,但以現在這種被人當鬼看的日子,我會想去閒逛是接近零的。
我實在應該慶幸我剛醒來時遇到的冒險圑眼光差到貼地嗎?竟然連空間手環和王族兵器也當成不值錢的東西!?
不過其實即使手環被拿走了也不要緊,我失憶前已做了多重防備,量那群小偷也開不了,甚至在試圖打開時有一個絕對難忘的回憶!只不過那時我身上沒有任何替換衣服,會有些,不!是很狼狽吧了……
而且我也接受不了自己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假如他們真的把手環偷走了,我保證他們會有令人更深刻的下場。
其實我手環裹的衣服也與這裹格格不合,禍不單行的是手環裹,應該是貨幣或信用卡的東西在這裹沒有人認識,幸好的是結晶還有價值,我才沒有落得偷衣賊的下場。假如我作出這樣的事情一定會被我老師……?等第,我老師到底是誰?我一點印象也沒有……但我的下場一定不太好!

走下樓梯,來到旅店的酒吧桌前,我把錢放在無人的吧桌上,準備離開。
當我走出門口時,身後傳來錢鬼的聲音,「向西方走300公里後便是綠之森林了,多族聯軍正在和鬼族作戰,你在那裏應該可以找到天使或精靈的,不要死在鬼族下的好了!」
「你放心,一定不會的。對了,跟我和基斯道別吧。」
「小鬼,回來自己和他説!……再見。」
其實錢鬼除了貪錢外也是不錯的,不過他一定不是個普通獸人,因為我並不認為自己的偽裝差得所有人也能發現我失憶和體內的鬼族氣息。
要知道他竟然和我相處了兩天,便使用精神連結問我是否失憶,然後便説我吃了化虛果,只有天使和精靈有徹底根治的方法,不然只能每月吃一份藥劑壓制。
幹,那份藥劑貴得要命,要不是我後來發現他所説的那些珍稀材料在我的空間裹有大量的話,我也不知要花多少錢!現在從他那裏拿到處理方法後,我便可以自行製造,在無一失敗的情況下,我在四年內都不用擔心。説起來當我告訴他我他成功率有一半時,他那活見鬼的樣子真是精彩呀!難道我是一個草藥師?但我直覺覺得我不是啊。

走出城鎮,為了趕路,我使用錢鬼給的坐標直接傳送到附近。
然後使用大範圍感知了解了周圍後,便慢慢向最多人的地方走去。
「我們都分好了,你自己一個吧。」
真想知道到底是那位人兄這麼不受人歡迎呢。我一邊走一邊想著。
我現在正向著應該是任務發出處的地方走,不要問我為甚麽知道,因為我是太陽騎士。等等,甚麽是太陽騎士呀!一驚醒後,又甚麽都想不走了。
一邊想著問題,我慢慢走到聚集處,一眼便看到分成兩堆的人。不,不是兩堆,而是一堆人和一個人。一個和我一樣有著黑色長髪的人,不知是不是和我一樣是黑眼睛呢。
「誰!歡迎……又是一個黑暗之子嗎?」
這些人實力真是弱呀!我走得這麼近也不知道,假如不是那個黑眼睛的傢夥看我身處的方向看過來,他們還發現不到呢。
忽視或者是無視了他們厭惡的眼神,我依然頂著微笑,「你好,這裹就是挑選人手的地方嗎?」
我等了一會也沒有人出聲,然後人堆裹有一個貌似是首領的人走出來,帶著掩不住厭惡的笑容,真不合格,要笑就要像我一樣,這麼討厭你也可以笑得若無其事才可以呀!
「對呀,任務是要趕走洞穴裹的幽靈龍。我們已經分好組了。」真是風水輪流轉,剛在幸災落禍,下一刻自己也成為了被排斥的一份子。
那位自以為高高在上的領導先生還一臉理所當然地説,「你和那邊的那位把幽靈龍引出,然後我們把他的巢穴炸了便可以了。」
……到底這個腦殘的計劃是誰想出來的,先不説他要我和那位黑髪的去送死,就是正常人也知道巢也被炸了,它還不和我們拼命!?還有,到底是誰告訴你們把巢炸了,它不會再掘過而是走的!
「謝了。」算,看著他們去送死也是一大樂事,估計他們也沒想到我會答應得這麼爽快,一時沒有反應,我只好走到全身黑的身旁,等待他們回神出發。
走近些打量著一身黑的樣子,我總覺得我認識他,但關係一定不好,因為我看他真的十分,十分不爽,但又與剛才的白目有些分別。
他也看了我一會,然後一臉冷笑地對著我説「一會千萬不要拖我後腿呀,矮子。」
我收回剛才所有説話,他比剛才的白目討人厭十倍!
回敬他一句,「你也是呢,小白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