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212|回復: 387

[同人文] 【吾命】第三十九個任務番外-艾洛聖騎士的日常05完結篇_0614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7-10 18:41: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gemini110304 於 2015-6-14 21:30 編輯

*快速連結(已更新新版連結)

第三十八個任務(2013-07) 短篇-香草與鬼(2013-08) 第三十九個任務(2014-01) 短篇-艾洛聖騎士的日常(2015-05)
01(首樓) 01 00 01
02 02 01 02
03 03 02 03
0404 03 04
05 05# 04 05#
0605
07 06
08 07
09 08
10 09
11 10
12 11
13 12
14 13
15 14
16# 15
16
17
18#



=====///=====

*篇幅:中長篇,作者非常會爆字數。
*CP:微雷格,會說微是因為其他人戲份也很重…(喂
*內容簡介:描述讓格里西亞罷工不甩國王(?)的傳說中第三十八個抓狂任務。
*時間點:魔王事件後,小騎士選拔前。
*更新時間:最低限度是一週一篇,若提早完成或靈感大神駕到就會多發文。

  雖然有寫過同人,但寫吾命還是第一次;會想寫這樣的主題是因為最近做的夢(?)
  夢的內容太清楚所以就想把他寫成文章,不過因為是任務所以第一章幾乎都是描述任務背景;
  另外,夏洛特的設定在39没出完前還是個謎(加上作者有私心XD)所以本文不會出現夏洛特。
  以上!各位看倌不嫌棄就往下拉吧!若看完有任何心得感想或語病錯字都歡迎留言!給我一點點動力XD謝謝!

=====///=====

  「說吧,這麼急著找我來,有什麼事?」

  輕抿一口散著清香的紅茶,我盯著眼前一臉無辜的偽小孩,沒好氣的開口。

  「敵意不要這麼重嘛!只是有個小任務需要你親自出馬而已。」

  小任務?我就不相信需要我出面處理的會是什麼簡單的小事情!

  沒錯,現在本人,也就是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太陽,正坐在鑲有金邊的純白座椅上,和眼前這看似天真無邪的綠髮少年(其實他正是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光明神殿教皇陛下,被我稱為死老頭的傢伙)對坐著一起喝紅茶。

  不要懷疑,要不是因為最近也聽到了點風聲,我對於陪老頭子喝茶一點興趣都沒有!

  眼前的死老頭笑的像個無邪的小孩,映著窗外灑落的陽光,不知道的人看來是非常治癒人心的畫面…但我只想一拳打飛他的笑容!

  「是國王陛下委派的嗎?」放下手中的茶杯,我嘆了口氣,看來又是個『困難重重』的苦差事阿…

  欠假豬國王的任務陸陸續續還了三十七個,每一個的難度都高到爆表,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懷疑我沒還完就先去找光明神他老人家的可能性…

  還有六十三個任務!我簡直不敢相信那時審判居然就這樣把我賣了!

  還記得剛回來去拜見假豬國王的時候,看到『借據』的時候我連裝優雅都忘了,後頭的十二聖騎士看天看地看侍女看國王就是不敢看我,只有審判一臉淡漠的表情,讓我想找人算帳都沒有辦法!

  我已經窮到口袋空空,現在連人都付出去了!重點是還是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時候!

  「不虧是太陽!消息真靈通!」教皇對哀怨的我豎起了大拇指:「前天伊力亞來神殿,正是為了傳達陛下的密旨。」

  「…說吧,是什麼樣的任務?」太麻煩就踢給艾洛吧!反正他已經長大,應該可以學著處理一點事情(?)了。

  不過審判會不會發飆阿…

  「你應該還記得,前任國王早逝的女兒吧?」教皇啜了口茶,直接奔入重點。

  「是說大公主殿下嗎?」我向後靠著沙發,微微瞇起眼。

  大公主殿下出落的漂亮,聽說當時由肥豬王做主,指給了英俊又名聲良好的伯爵,是受眾人祝福、舉國同慶的一段好姻緣(也是肥豬王極少數為人稱道的好決定)但遺憾的是嫁過去後身體一直不好,產下一子後就香消玉殞了。

  「大公主殿下出嫁時我還沒當上太陽騎士呢!」我偏著頭思考了一下:「這次的任務跟伯爵有關係?」

  「確切來說不是伯爵,是伯爵與大公主唯一的孩子-羅奇亞殿下。」伴隨著開門的聲音,就算不透過感知,光聽嗓音我就知道來人是誰。

  「雖說不熟,但在宴會上我也與殿下有數面之緣。」暴風關上門,轉過身來遞給我一疊羊皮紙「膚白若雪,碧綠的眼睛又像大公主殿下,在仕女之間可是非常熱門的喔。」

  「…聽起來像是你的競爭對手阿。」

  「別鬧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歡周旋於香粉之間。」暴風翻了個白眼,指著第一張的畫像說:「何況殿下生性害羞、為人又謹慎保守,其實很不會應付女人。」

  其實就算到了這把年紀,暴風你依然不太會應付女人阿!

  沒發現我內心正在偷偷吐槽,教皇清了清喉嚨,換上了比較正式的坐姿:「而且正因為他的個性與長相,這次遇上了麻煩。」

  「哦…」我『盯』著畫像上的少年看,雖然透過感知只能勾勒出大概的輪廓,但這大大的眼睛、白皙的皮膚、配上小巧的唇…感覺起來就像…

  「像個少女對吧!」暴風搭著我的肩膀,隨意的坐在我旁邊。

  「原來現在貴族仕女都吃的這麼開阿…」畢竟羅奇亞殿下年紀尚小,說白了就是個小少爺,聽說伯爵也是最近才讓他出席公開場合,唯一的兒子當然寶貝的不得了,更別說他是假豬國王唯一的外甥了。

  還真是後生可畏,看來我可以去嘲笑一下大地了,畢竟平時不太保養的他跟這種小少爺比起來絕對是輸一大節!

  不理會打著鬼主意的我,教皇自顧自的說:「貴族間一直有地下拍賣男寵女奴之類的事情,這次羅奇亞殿下被當成目標了。」

  「被抓走了對吧?」我皺起眉頭,這也是最近我所聽說的消息「知道犯人是誰嗎?」

  畢竟不是誰都有能力跟膽子敢綁架貴族,更不用說那人還是國王的外甥,想也知道犯人後臺不是很硬就是很大!處理的不好可能會導致嚴重的後果,所以對象是我必須搞清楚的第一要素。

  可惡!這種心機的任務就不能交給艾洛了,畢竟那孩子不像我這麼…呸呸呸!我幹嘛自己吐槽自己!

  「月蘭國的第一公爵,英格佛殿下。」暴風說出名字時帶著不屑,連教皇老頭都哼了一聲。

  「月蘭國!?」我驚訝的說,這事可不好辦了。

  在地下拍賣會上,常常將有姿色的女人,甚至是男人當成物品,由眾貴族們爭相喊價、互相競標,得標者就擁有那樣『物品』的所有權-當然,雖然是違法的,但礙於政治考量,往往姑息了這樣的惡習。

  雖然綁架皇室成員是非常嚴重的罪,但在地下拍賣會中,人人都會帶著華麗的面具出場,身份不公開是各個貴族間的默契,更不用說『拍賣品』越是禁忌或珍貴,越能激起貴族們的征服之心;特別是這位公爵財力雄厚、為人兇悍,身份又貴重,雖說我對他的了解不多,但想來也不會有人敢去接發他吧!

  不知道人是怎麼被綁走的,綁到月蘭國也太遠了點,總之國王陛下應該是有了某些決定性的證據才會將任務告知光明神殿。

  「我記得這位公爵殿下…是月蘭女王的兄長對吧?」牽涉到皇親國戚,不能不謹慎處理。

  「是阿,這也是國王陛下不能公開救人的主因。」教皇嘆了口氣,揮了揮手說:「所以他希望由你暗中去處理這件事情。」

  「下個月剛好是公爵的慶生大典,若透過綠葉的名義,十二聖騎士的出現也不會太過於突兀。」暴風補充到,瞥了我一眼「通常拍賣會的舉行都是在宴會之後,所以殿下應該會在那天『現身』。」

  聽到這,我內心可是說不出的苦阿!要知道這種任務牽涉到錯綜複雜的關係,又要周旋皇室又要搞救人行動,國王是不是希望順便借月蘭國的手把我偷偷幹掉阿!

  雖然教皇跟暴風沒有說得很明確,但聰明如我已經猜出假豬國王的打算。

  綠葉跟安公主雖然還沒正式成親,不過女孩子出嫁有一定適合的年齡,到現在還未被別國王子或貴族娶走就是因為他們的關係是公開的,所以綠葉也可以說是半個皇親國戚了。

  在這樣的條件下,跟月蘭國貴族打好關係是必須的,何況身為十二聖騎士之首,於情於理我也得出面個幾次才行…先別說這次的事情如果忘響國國王親自出手,定會驚動月蘭國,不管是不是對方做的,懷疑本身就會傷害兩國的邦交與平衡,所以由第三方秘密調查並營救是最好的選擇。

  也就是說,趁著我們去道喜的名義,將人救出來,國王陛下打著這樣的算盤,看似是『順道』委派個任務給我,但這任務弄不好可是會出人命的阿!

  尤其是救國王唯一的外甥這樣的大事,再怎麼樣我也得謹慎阿!

  但別忘記了我可是心機過人的太陽騎士,要說拒絕,我也是有理由的!

  「國王陛下是不是忘了,我是不能離開葉芽城的?」抱著賭一賭的心態,我掛起了燦爛的笑容。

  沒想到教皇一聽,揚起了更燦爛的笑容站了起來;只見一個小孩拖著長長的白沙,走到書桌旁的櫃子上,小心翼翼的捧起一個木盒子。

  「這是什麼?」教皇轉過身將他打開,我跟暴風好奇的湊過去看。

  軟墊上放著三顆黝黑的稜角水晶,水晶外層都有細微的花紋,透過感知,我知道那其實是一個又一個交錯的魔法陣。

  「這是純度最高的轉移水晶,可以將法術放進去,講白一點就是可以帶著走。」教皇神秘兮兮的壓低聲音,偷偷告訴我們:「這可是很貴的,不僅稀少,像這樣高純度的連我也很少見到!」

  天哪!為了救自己的外甥這種東西也忍心割愛!就算我不懂這個,在魔王殿什麼稀世珍寶沒見過,看就知道這絕對很珍貴!

  假豬國王真是個苦民所苦、愛惜親族的好國王…只是這樣的條件下就有人得犧牲了,特別是那個犧牲者就是我!

  還真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嘆了口氣。

  「連這種珍寶都拿出來了,看來我是非去不可了。」

  暴風安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這次事關重大,我也會跟你一起去。」

  「不怕眼睛再腫起來嗎?」我好笑的看著暴風。月蘭國的女人絕對不會比忘響國還少,這一路上拋媚眼過去想必不盲也半瞎了。

  「放心,我有準備好晚上保養的東西,而且特殊情況下我會稍微偷懶,一群女人拋一個就夠了。」

  難怪聽寒冰說最近聖殿的檸檬全都被暴風拿走了,害他想做檸檬蛋糕都沒有材料,原來是要帶去月蘭國用的阿!

  「跟你一起去的還有綠葉,畢竟以祝賀的名義才能光明正大的進入月蘭國。」教皇重新走回座位,明亮的眼睛輪流注視著我跟暴風:「我會將封印法陣轉移進水晶中,讓你們三個帶在身上,再加上永恆的寧靜,這樣就可以暫時壓制住黑暗屬性了。」

  「確定萬無一失嗎?會不會有失控的危險?」我雙手抱胸,盯著桌上那三顆水晶。

  不是不信任教皇跟國王,而是失控的代價實在太大,我沒有辦法讓我的兄弟冒這種險;如果真的有什麼萬一,勢單力薄的綠葉跟暴風會很危險。

  「如同你猜測的,封印之力一定會減弱,畢竟是壓縮過的法術。」教皇看起來卻不是很擔心,語氣平靜的說:「所以你要控制好情緒,特別是不要太過於解放力量,這樣就不會有問題了。」

  「放心吧!我跟綠葉都在。」暴風看著我,彎起輕佻的笑:「就算你真的失控了,審判也會把你抓回來關禁閉,不想惹火他的話你最好小心點!」

  看著兩人堅定的神色,我呼了口氣,輕輕的點了點頭。

評分

6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0 19:12:57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大大!!我期待你的下一文喔!!
千千萬萬不可以棄坑啊!!
有能力的話我必定每一篇都搶頭香啊!!
大大加油啊!!我會一直等著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0 21:16:11 | 顯示全部樓層
好長的文......
大大功力好強啊#_#
小幽永遠沒辦法爆字欸,有訣竅嗎?(笑
我是紫幽喔,請多指教!!
期待下一篇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1 01:43:28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厲害!這麼棒的文章!

大大加油阿!

我等著看下一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11 18:18: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mini110304 於 2013-7-11 19:32 編輯

*第二章*

  「恭迎陛下回宮!」整齊劃一的高呼,對我突如其來的出現已經習以為常,眼前的四個闇騎士恭恭敬敬的對我行跪迎之禮。
  
  「起來吧。」我隨興的揮了揮手,穿過一個又一個石雕拱門,從長廊上走向大廳,四人俐落的起身,快步跟在我身後。

  自從我回到光明神殿後,就再也不能出葉芽城,因此我讓紅詩、粉紅等巫妖幫我把黑暗屬性寶石安置在魔王殿中的十六個方位,讓我只要使用『離視』就可以在魔王殿中具象化,達到類似投影的功能,闇騎士等人才看的見我,這樣的安排也使我可以同時管理兩座神殿。

  雖然只有靈體狀態的我沒有任何力量,但紅詩會保護我,我也可以隨時解除離視,不說闇騎士都是些硬梆梆的傢伙,他們可不會想著弒主奪位之類的念頭,而且我若受了傷害,光明神殿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知道等陽在哪裡嗎?」勉強的坐上了魔王的座位,非必要我實在不太想回到這裡。

  「鷹長聽從您的吩咐,現在大概正從拉克里村準備出發。」一名闇騎士恭敬的回答我的問題。

  魔王事件後已經過了幾年,但就算有了魔王抒發世界的黑暗屬性,黑暗之地還是存在,那時造成的傷害更有許多地方尚未平復。

  不死生物造成的死傷、黑暗之地的收復、城鎮的重建都需要人手,因此我將大部分的闇騎士都派了出去,協助各個地方的復興,希望盡快讓人民都能回歸到原本的生活,只留少部分的人輪班與保護魔王殿的研究人員。

  因為身分敏感,派出去的闇騎士都被我勒令盡量不要張揚身分或者假扮成路過的冒險者,畢竟一般民眾並不知道魔王真正的存在意義,為了掩蔽他們身上的黑暗屬性,我還委託光明殿製作護石讓他們帶在身上,由魔王殿買單,這麼大一筆生意還讓教皇樂了好一陣子。

  不得不說闇騎士真得很好用!各個人高馬大、長得又帥體格也好,弓術劍術樣樣都精通,什麼樣的任務都可以勝任!

  至於渾沌祭司就沒有辦法了,因為魔法屬性的關係,只有跟殲滅相關的任務才可以交給他們,會在一般人面前現身的都是由闇騎士來做。

  「他還沒回來也好,我要見暗夜公主,順便拿上次小隊的報告書來。」聽到我的命令,闇騎士一個行禮,快步走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所作所為實在不太邪惡,這群闇騎士們一個比一個還尊敬我,即使我剛成為魔王時做了不少胡塗事也一樣,被我痛毆過的等陽也是!害我不禁懷疑你們這些闇騎士是不是都有某種喜歡被打壓的癖好…

  「太陽騎士!你又把等陽派去什麼荒郊野外!」正當我在翻閱闇騎士呈交給我的報告書時,大廳的石雕門『碰』的一聲往兩邊彈開,愛麗絲公主直接踹開門,手上抱著不知道是第五個還第六個孩子,大步跨了進來。

  「這麼大聲也不怕嚇到小孩?」我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愛麗絲,即使已是一堆孩子的媽了卻風韻猶存,等陽當初真的是壓對了寶「怎麼不把修伊斯帶來?他也快要進聖殿了吧?」

  「孩子們都在午睡呢!」愛麗絲公主一屁股坐到我左方的絲絨椅上,不客氣的翹著腳,一邊哄著依然熟睡的孩子一邊好奇的問:「是什麼風把你吹來了?我記得還沒到定期報告的日子。」

  「當然,如果要報告等陽拼死也會趕回來。」我哼了一聲,看著愛麗絲公主說:「基辛格怎麼樣了?最大的黑暗之地封印了之後情況應該有改善了吧?」

  「雖然作物的產量不比從前,但是泰迪爾說會慢慢好的。」愛麗絲公主看著我,難得笑了一下「他要我謝謝你。」

  所以我就說跟等陽在一起久了的人都變得怪怪的,明明我曾經差點把泰迪爾打到重傷,你看,他還來謝我!

  「這次我回來,是想要問你點事。」右手托著臉,我淡淡的笑著。

  「告訴我你舅舅的事情,越多越好。」

  「英格佛公爵嗎。」愛麗絲公主嫌惡的瞇起了眼睛,拍了拍孩子說:「你想要知道他的什麼?」

  「怎麼?你不喜歡他?」我倒是好奇了,畢竟是親舅舅,應該也有一定程度的交情吧?

  「我跟妹妹都不喜歡他。」緩了口氣,愛麗絲公主冷冷的說:「雖然他地位崇高、富可敵國,經商真的很有一套,但為人卻是挺令人詬病的。」

  「是因為這樣所以王位才不屬於他嗎?」畢竟月蘭國傳統上是以女為王,但若長子賢能也並非一定要女生才可繼承王位。

  「即使是在作惡多端的貴族裡面,他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了。」就像在說一個不相干的人一樣,公主的冷酷態度倒是我從未見過的,即使我是害他黑了好幾年的罪魁禍首他也不曾用這樣的態度對我「他為人殘酷、涼薄,信奉利益為上,對待地位比他低的人比畜牲還不如,佣人只要不對他的意就會被處理掉,不知道多少無辜的人慘死在他手上,簡直是無法無天。」

  「你母親難道都不知道嗎?」我皺了皺眉頭,不管女王知不知道,這種事情傳出去對皇家名聲都是一大傷害。

  「他對母后勤謹恭敬,私底下卻作惡多端,許多貴族不得不依附在他下面才得以保全自己,當然也不乏同流合汙的人就是了。」換了個抱孩子的姿勢,愛麗絲公主對我說:「也正因為如此,過去好幾次大禍臨頭的時候,都被他三兩下拿底下的人頂掉了。」

  「就算我跟安看不過去,想和母后告發他的行徑,但公爵的勢力實在太大,不是簡單就可以處理的;況且就這一個哥哥,不管怎麼樣也是有情份在。」

  愛麗絲公主講到這邊,聰明如我只得出了一個結論…就是他媽的這件事情果然很複雜!假豬國王你真的是太英明了!還知道把燙手山芋丟給我!

  正當我還在內心吶喊的時候,公主話鋒一轉,好奇的問:「為什麼突然想要打聽他的事?」

  我沉吟了一下,簡單把國王委託我的事情跟愛麗絲公主講了一遍。

  「居然連別國的皇族都敢抓,真是太過分了!」一聽完我的描述,愛麗絲公主氣憤的說:「拍賣會的事我們大概都知道,但因為絕大多數的貴族都有這樣的惡習,所以誰都不敢去查。」

  「我知道,貴族最不缺的就是這種亂七八糟的事情。」想起暴風曾經跟我講過的事,還有羅蘭的遭遇,我不禁感到一陣憤怒。

  「我跟安還有妹妹因為母后才能安然無事,但是很久以前也有聽過其他貴族的女孩被他抓去『展示』的消息。」愛麗絲公主深吸一口氣,努力鎮定下來,但我卻沒聽漏她氣到發抖的話。

  「忘響國的國王陛下委託你是對的,因為如果由皇家出動必然會損傷兩國的情誼,還不一定救的到人。」就算離開皇家已久,公主不虧是公主,果然熟悉這種外交之類的事情。

  「正因為如此,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我靜靜的望著愛麗絲公主,身子不由得往前傾了一點。

  看出我的急迫,愛麗絲公主哼了一聲,斜眼盯著我說:「那欠了我多年的美白護膚配方?」

  「那種東西當然可以給你,只要準備發酸的牛奶加…」

  「等一下!我現在手邊沒有紙筆啦!」愛麗絲公主跳了起來,緊張的說:「你這樣講我又記不住!」

  我笑著說:「好啦,我等等抄一份給你,包準等陽回來後你皮膚吹彈可破,就跟你現在抱著的小嬰兒一模一樣!」

  「這可是你說的!」果然講到美容精神都來了,愛麗絲公主喜孜孜的笑著,只差身邊沒有冒小花了。

  旁邊的三個闇騎士很識相的去找紙筆跟搬桌子,我走下了魔王座的階梯,站到愛麗絲的對面。

  「雖然已經很久沒回國了,但你們要秘密調查,我手邊倒也有資源可以使用。」公主看著我,認真的說:「安最近都在宮內,沒有去戰神殿,等我跟他確認點事情後,我可以把公爵家的結構圖跟一些資料給你,需要的內應就交給妹妹去安排。」

  「資料你用傳送陣送到光明神殿就可以了,我差不多要回去了。」跟愛麗絲公主相處這幾年以來,安多了些衝動跟活潑,相較之下姐姐雖然算不上沉穩,但不虧是一國的公主與長姐,該有的智慧與膽量一項不缺「安那邊我請綠葉跟她說過了,大概的情況她都知道。」

  接過闇騎士拿來的紙筆,我快速的寫下我精心研製的美白護膚配方,一邊打趣的說:「這次你可以先用用看,絕對不會再出現皮膚變好以外的不良症狀了。」

  「上次你可害慘了我呀!」公主氣嘟嘟的說,但還是騰出一隻手來,小心翼翼的接過我拿給她的紙條「如果再變黑我就拿完全顛倒的情報給你,你給我等著!」

  我哈哈笑了一陣,揮了揮手表示道別,當我解除離視、漸漸消失的時候,只見愛麗絲公主拍著孩子,大聲的喊:「要小心阿!代我向綠葉問好!」

  「你跟等陽也是,未來的暴風騎士就拜託你了!」

  沒過多久,我『看』的感覺就消失了。

  感知慢慢的恢復,腦中的情景換成了我在聖殿的臥房,旁邊正坐著全身黑漆漆的審判騎士。

  ☨☨☨
 昨天晚上剛好有空,今天修一修就把文發上來了∼
 小小腦補了一下魔王事件後的渾沌神殿
 希望大家會喜歡
 下一章就是審判的登場拉(灑小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1 22:18:54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個黑漆漆的審判騎士......
哈哈哈,黑漆漆是什麼形容詞啊哈哈哈
茶梗果真有梗(笑
順便問一下,茶梗是日更嗎?
期待下一章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12 20:18: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gemini110304 於 2013-7-12 20:20 編輯

*第三章*
 
  「從渾沌神殿回來了?」審判扶起了我,沉聲的問。

  我挑起一邊眉,疑惑的開口:「你怎麼不懷疑我在睡懶覺之類的?」

  「睡覺的時候呼吸會比較沉。」帶著了然的神色,審判深邃的眼睛直直盯著我「而且你若是在睡覺,一定不會只睡這麼短的時間,還會賴床。」

  可惡!就你這蛔蟲老愛糗我!

  我賭氣的撇過頭,赫然發現審判腿上的布包有我熟悉的味道。

  「是藍莓派!」開心的撲了過去,最近忙到都沒有時間去買,我想念那個味道想的都快變怨靈了!

  審判反應靈敏,咻的一下把手上的布包舉的老高,不讓我碰到,直到我嘟著嘴淚眼汪汪的看了他好一會,他才笑著把手放下來。

  「別吃太快,鬧肚子痛就不好了。」

  「才不會!我的肚子天生就是消化甜食用的。」我喜孜孜的捧著香噴噴的藍莓派,迫不及待的咬下去。

  嗯!真好吃!

  看著我吃藍莓派的樣子,審判無奈的搖搖頭:「都是因為你,害大家都覺得我愛插隊買藍莓派。」

  我不顧嘴中還嚼著藍莓餡,開口幫審判申辯:「哪是你愛插隊!明明就是他們心甘情願把位置讓給你!」

  這可不是我亂說,每次只要審判一出現,還在排隊的民眾就像洪水退潮一樣『唰』的往兩邊分開,自動讓出一條路給審判通過,這哪算插隊阿!

  「會把行為自動合理化的這點還真沒人比的過你。」審判露出了僵硬的笑容,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拿起了另外一塊派,邊咬邊盯著審判的側臉看。

  「怎麼了?」黑曜石般的眼睛疑惑的望著我,不懂為何我要這樣看著他。

  「…有什麼好擔心的,太陽騎士親自出馬不會有問題的。」以為只有你是我的蛔蟲嗎,哼哼!

  我記得審判所最近案子不少,會這樣坐著等我醒來的雷瑟一定是有話想要跟我說,只是他不知道怎麼開口罷了。

  「接下來只要綠葉那邊沒問題,事前的準備工作就完成了。」一口吞下藍莓派,我拿出手帕來擦著嘴「任務結束之後,就算公爵想要追查,礙於自己犯法在先也沒辦法公開追殺我們,就算真的槓上了我就不信他有膽跟光明神殿翻臉。」

  「…可是為什麼要你親自去救人呢?」既然被我看穿,審判也不再隱藏自己的擔憂,索性一口氣爆發出來「你的情況國王陛下不是不知道,就算要委託光明神殿也不用…」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親自去。」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我靜靜的望著審判「先不說我欠國王的任務,就算陛下委託了其他人我也一樣不放心。」

  這次的任務牽扯到太多複雜的因子,不是信不過其他十二聖騎士的判斷力,但我就是沒辦法將兄弟放在危險的環境下而我什麼都來不做,我賭不起這樣的風險。

  身為最了解我的人,雷瑟不會不知道我的想法,因此他只是用複雜的眼神看著我,一句話都沒說。

  嘆了口氣,我輕輕的將手交疊在雷瑟的手上,隨即握緊。

  「相信我,好嗎?」深深的望進黝黑的眼眸,我的語氣是絕對的堅定與信任。

  「我不在的期間,聖殿就麻煩你了。」

  也知道勸不動我,審判嘆了口氣,伸出手揉了揉我的長髮「反正你的公文都丟給暴風跟亞戴爾,艾洛跟魔獄也會幫忙,聖殿的事情你不用擔心。」

  「喂!別說的我好像什麼事情都沒做!」我不滿的抗議著「人各有專長嘛!而且我真的改起公文,其他人不嚇死才…」

  「我知道。」話没說完就被擁入懷,雷瑟緊緊的抱著我,將我按入他的胸膛。

  在內心悄悄嘆了一口氣,我知道雷瑟很不安,非常的不安。

  或許是我以前的不良紀錄實在太多,但就算我乖乖的不胡鬧也會有麻煩事盯上我,更別說這種出了事他不在我身邊的情況了。

  這次的任務不比以前,我們的任何行動都是在人家的地盤上,根據愛麗絲公主的說法,我們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就只有安公主,在公爵的勢力下,任何貴族都要劃分為可能的敵人。

  如果可以,我知道雷瑟巴不得去請求國王撤回命令,但當初會答應國王一百個任務就是為了要救回我;換句話說,暴風跟綠葉還是被我拖下水的。

  這是我的責任,不管怎樣我都得扛下來。

  我閉起了眼睛,靜靜的感受著雷瑟的體溫,等待他開口。

  「…要平安回來。」

  低沉的嗓音像是在祈求著什麼,我不去感知對方的表情,而是伸出了雙手,環著雷瑟的背。

  「雖然我的承諾一向不是那麼可靠…」深吸了一口氣,我一字一字堅定的說。

  「我答應你,絕對會平安回來。」

***

 颱風天停課就窩在家裡生文∼
 對不起我知道雷格真的很微啦阿哈哈大家不要拿青菜丟我(躲
 這章算是過渡,所以字數會比較少
 下一章太陽他們就要出發啦∼
 出發後的字數就會增多,現在請先忍耐一下XD

 颱風天如果大家要出門要注意安全喔! 
 謝謝大家的觀看!如果有什麼感想也歡迎留言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2 20:32:56 | 顯示全部樓層
啊雷格性情大發
小茶梗(又開始亂取綽號了)明天有新章嗎??
好期待太陽撞狗屎......不我什麼也沒有說呵呵(傻笑
期待明天的新章囉(誰跟你說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2 20:57:56 | 顯示全部樓層
嗚......沒...沒有頭香.....(蹲在角落畫圈圈ing~(非常的失落...(連續2次...........
期...期待大大的下一篇

                                                                (以上純屬蹲在角落邊,邊畫圈圈低聲的喃喃自語,並不是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2 23:41:2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茶茶(這綽號怪怪的)要紫幽猜劇情嗎???
我認為太陽會撞麥凱&吃狗屎.....(聖光炸飛
順便想問問茶梗梗的生日&出生年份
說不定跟紫幽同年喔!!
感謝茶茶(綽號越來越奇怪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