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司櫻

[同人文] «第二人生+自創»神的旅途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8-30 13:52:00 | 顯示全部樓層
可憐的小羽跟漾漾一樣始終沒有人權XDDD
為他默哀(阿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6 19:50:5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司櫻 於 2021-9-11 02:41 編輯


時間:08.30 下午01:03     地點:醫療班

    來到了醫療班後,醫療班只有一位在床邊的金髮小女生在場而已。


  「沒有其他人嗎?」蘭德爾學長一來只看到只有一個人時,劈頭就問了這問題。

  「今天中午總部要開會,應該旁晚才會回來。」金髮女孩快速的跑了過來回應「有人受傷嗎?」

  「這個……」我把手拿了起來給她看。

  「放心吧!這小傷而已!」露出大大的笑容,然後把我已經在我肩膀上貓拉到有很多瓶瓶罐罐的推車旁的椅子上。

  接著拿出不知道什麼藥,拿了二、三罐的藥膏在我手上塗抹,沒有想像中的有點刺刺的而已,大致沒什麼感覺,擦完藥以後就拿繃帶包紮。

  「今天晚上因該就差不多了。」還是一樣露出笑容的女孩跟我說。

  「好快。」真心覺得這藥很厲害。

  「畢竟是醫療班嘛!」金髮女孩直接抱住我說「對了!我叫米可雅,國小六年級,因為喜歡帶著貓咪,所以大家都叫我喵喵喔!你叫什麼名字?」

  「羽洛、羽洛•格嘉絲塔芙,國中一年級。」原來比我小一歲而已,感覺這裡人人都能當模特兒或藝人,長的都不差。

  「用好了吧?」蘭德爾學長和尼羅看我們用了差不多後,走過來問了我們。

  「好了!晚上看看有沒有變嚴重,有的話還要再過來一次,沒有的話就沒事了!」轉過頭看著我,然後給了我一張紙條「我的電話,又受傷可以打電話給我。」

  這詛咒嗎???詛咒我還要來是不是?ಠ益ಠ

  我無奈的點點頭,接著從蘭德爾學長手上接過了我的包包,突然感覺有點不對,好像重了一點,艾登算是輕的但也有一定的重量,包包裡的還要輕一點。

  打開包包,裡面不知道何時多出一直剛剛那家店的藍色羽毛的鳥,而且受傷的挺嚴重的。

  「羽ㄌㄨ………」前面兩位好像是注意到我還沒要走,然後轉過頭看向我是,順便看到我手上的鳥後,兩人都一臉“哪來的”的臉「……」

  「我們這有幻獸這類的科系,不過這種我想我可以幫忙。」喵喵靠在我肩膀旁說。

  「拜託了。」我驚訝的看著喵喵,然後把鳥輕輕地放在她手上。

  「這是我該作的。」喵喵笑笑的說,然後手上出現淡淡的黃光,接著鳥身上的傷就不見了。

  原本是幾乎奄奄一息的鳥慢慢轉醒接著理了理毛,緊接著直接往我臉上飛,在我被嚇到抖了一下的同時,被蘭德爾學長擋在我眼前的手擋住,鳥好像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嚇了一大跳,直接衝回我放在椅子上的包包裡。

  『……』ತ_ತ夠了…

  我走去不把包包的口打了開來,那隻鳥看見是我,然後就直接貼在我臉上,連躲的機會都沒。

  跌坐在地上,眼前被這隻鳥完全擋住,要撥也撥不掉,最後是尼羅把牠拿離開我眼前。

  「對不起……有點害怕就躲在客人您包包裡了。」像是個女生的聲音用有點哭腔的聲音說。

  「……」我看了看蘭德爾學長,問他意見,而學長一臉可以收留沒問題的,看來我家之後好像會變動物園誒…「……要不你先借住我住舍這邊?」

  「可以嗎!?」

  「……如果之後有些小意外、你不在意的話,我可以留。」

  「非常感謝!」然後我又再次被撲臉了。

***
時間:08.30 下午01:30     地點:黑館

  因為聽喵喵說藍(鳥的名字,因為毛是藍的)還有點傷,所以我雙手捧藍,然後艾登則到我肩上……還好他們不重,不然我手會斷了吧。

    離開醫療班回到住舍,與蘭德爾學長及尼羅暫時分別,在行李裡剛好有個可以裝藍的小竹籃,在裡面裝了手帕放在床頭桌上。

  稍微沖的澡後,把一些雜誌放在臥房整面都是書櫃裡,大約一點多時,大概是半夜二點多睡然後又是早上八點多就被叫起床,再加上發生太多事了。

  把廁所門和臥房門微微打開,讓藍和艾登可以自由進出,就直接去睡了,再次起來時,座起來看向牆上的鐘顯示已經5點40分了。

  幹啊!怎麼睡那麼久了啊!

  「羽洛小姐,睡醒了?」抖了一下,起來才發現尼羅在我旁邊檢查藍的傷勢。

  什麼進來的,不是有鎖門?

  「恩?…嗯、醒了,可以叫我名字就好了,不用加小姐。」加了好像某個貴婦之類的(誤)。

  「我知道了。」

  「對了,你們是什麼進來的。」

  「主人開的門,現在在外面等,然後請我進來叫你,及你們的傷勢。」(●´⌓`●)真的假的,怎麼開的,不對,應該是說不要亂跑到別人房間才對。

  「…哦,我是沒事了啦。」擺擺手回應。

  無言的回答,不過他好像還不放心,所以還是在稍微讓他檢查了一下,大致上沒問題後跟蘭德爾學長打聲招呼,然後快速去上個廁所、綁頭髮。

  「只有要拿這個嗎?」約三、四分鐘後出來,看到蘭德爾學長拿著我中午出去帶出去A4再大一點的小袋子問我。

  「嗯。」我伸出手要拿的時候,學長竟然惡作劇的不給我拿「(●´⌓`●)我的包包……」

  「要不說聲謝謝我就給你?」蘭德爾學長勾起嘴角的說道。

  大哥你爽我可不爽阿!( ̄皿 ̄)

  「……謝謝。」我啥時惹到你了?明明看起來不像是會這樣人阿。

  「走吧。」聽到我說的東西後,接著把丟包包給我,就往門外走去。

  我操的欸。(ノಠ益ಠ)ノ彡┻━┻

  「…唉…」帶的不爽慢慢的往外面走去。

  走到一樓後蘭德爾學長開才了移動陣,和前幾次感覺好像有點不一樣,感覺移動時間好像更短了一點?

  畫面一變,我們來到了超大型熱帶雨林的學生餐廳,幾分鐘後找到了四人座的位置。

  嗯,中午那件事……果然還是先不要出學校外面。

  「羽洛,你要吃什麼?」一到了座位尼羅問我,果然和蘭德爾學長認識很久了,什麼都不用問了。

  「我想去看看。」不知道有啥吃的。

  「目前還是假日,學校只會有簡餐而已,然後也不用錢。」蘭德爾學長補充道,一臉“尼羅可以自己去拿,叫我留在這”的表情。

    到底有哪間學校的食物不用錢ಠ∀ಠ

  「…是喔,那尼羅你方便拿就好。」算了反正上次大概也有說我不吃啥。

  「我知道了。」

  蘭德爾學長用手勢叫我去他對面座,然後又是在剛見面一樣沉默不語,挺尷尬的。

  「選課選好了?」在我快尷尬死的時候學長蘭德爾學長終於開口了。

  「差不多好了,話說竟然是選課……,會有和你選到的課一樣嗎?」把課表拿出來給蘭德爾學長。

  「不同年級多少會有一樣重覆的課……八大國家語文的英文、妖魔理論學和守世界地理學跟你一樣,本來有想推薦你去學星相學的,但你還都不會,所以就算了。」看了看我的課表,頓了一下說「對了,我推薦你修幻獸基礎學,你有這需要。」蘭德爾學長把我的選課單了遞給我說道,再附了一張學長的選課單。

  (ꏿ﹏ꏿ;)話說星相是很恐怖嗎?本來是想選的,但時間在晚上就沒選了。

  「……嗯,知道了。」嘆了一口氣拿過選課單比了比時間後填上了幻獸基礎學以及突然瞄到的體術運用的課之後交給了學長。

  總共九堂課好像有四堂跟艾梅一樣。

  蘭德爾學長把資料稍微整理一下放在桌上後,手放上資料上,桌上接著出現了類似縮小版的移動陣,然後資料就不見。

  不見了之後,就見尼羅拿著吃的過來。

  「這個可以嗎?」把學長的飯用好後,給了我一碗咖哩飯及兩種不一樣的配菜附加豬排一份。

  「行,謝謝你。」嗯、學校果然是超級有錢人(ㆁωㆁ)。


~~~
QQ今天竟然在中午忘了更,對不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8 22:31: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司櫻 於 2021-9-8 22:32 編輯

來放個人物介紹~

羽洛·格嘉絲塔芙
種族:???
性別:女
生日:6/17(雙子)
身高:160.6cm
體重:約38kg
袍級:無袍
外表:淺藍紫色髮及腰,橘紅色眼睛;平時都是綁公主頭或馬尾
特長:字很漂亮、聽力很強、因為是種族的關係擁有六通
擅長:?
苦手:?
喜歡:看書、聽音樂
厭惡:鬼族、長時間吵鬧的人或地方、規則太多的事情
能力:幻武、種族能力、體術、劍術等
幻武:?
   原本是孤兒,在六歲生日當天被收養,家人有父母及小兩歲多的妹妹,以前都被父母親拖去當童裝模特兒(要各地跑),之後十一歲的才跟妹妹一起放在台北內湖奶奶的家,家裡姓令狐;某方面算是特殊能力的是知道某個物品的大概大小。
   在外的表現會人很難接近、不太會笑(習慣),但本人個性非常好,也不易生氣(基本上除了主動攻擊了自己人外還沒遇到過,而且還不是到很生氣),被評價是個很溫和的好人,有點面癱,除了有些女漢子行為外,跟本上還其它女孩子一樣。有隻幻獸貓妖“艾爾”,原本是白色挪威森林貓、藍(右眼)黃(左眼)異色瞳,人型是白色頭髮及肩、一樣異色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9-13 11:46: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司櫻 於 2021-9-13 11:49 編輯

第七章 開始上課

時間:09.01 早上07:30     地點:黑館 蘭德爾的房間

    「羽洛,今天幾點的課?你好像都填同一時間?」從二天前中午出學校吃飯後,我和蘭德爾學長他們不是在學校餐廳吃飯,就是去蘭德爾學長那吃飯,就在今天一樣。


    說真的,我第一次過來,尼羅一開門我快嚇爆了,撇除東西位置不同就算了,這格局根本就不一樣。

    「恩,都九點二十分的。」這學校好像都在八點後才開始上課,然後我這學期的課都剛好是這時間。

    「之後星期三的早上是班會課在班上,然後下午是社團時間,不過你也沒選所以也沒差,另外這星期基本上都會在跟老師聊天,如果有確定會上不到課的話可以不要去了,有些老師會在門上放法術,遲到的人開了門可能會飛出去或被攻擊飛出去,然後會掉的彼岸水裡,好點可以復活,運氣不好就……。」

    哪有這樣欺負學生的ಠ︵ಠ。

    「……喔。」和我以前聽到關於學校的問題根本不一樣,第一個星期不上課外,老師也會去搞學生,這什麼怪學校。

    「這二個星期都會帶你去教室,之後會讓你自己去,不過也不是會放生你的,有問題還是可以問的,畢竟是學長嘛。」

    「哦……話說是為什麼要代導人?」突然想起來,蘭德爾學長那時打電話有這事,然後就忘了問。

    「學校…很混亂,也挺多很奇怪的東西。」聳肩的說道。

    「也是喔。」都被嚇到忘了這東西,不是剛好有提到,不然就直接忘了這東東◉‿◉

    結束這話題時,尼羅再次剛好的把食物拿過來,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剛剛好,時間抓的都很剛好。

    接下來二十分鐘只剩餐具的碰撞聲,然後接下來稍微等了一下的就出門走去教室了。

    但來到教室還是跟上次一樣沒有人。

    「我十點也有英文的課會過來,下課一起走。」

    「嗯。」我點點頭「你這節沒課?」

    「沒有。」

    「哦…。」高年級果然沒啥課(除了自己填很多外)。

    「那我晚點過來,好好上課。」一說完就開移動陣離開了。

    不是說不上課???(ノ`Д´)ノ┻━┻跑那麼快幹嘛!

    「唉……」看了看旁邊的門牌寫著“八大國家語文教室”的,走進中間靠窗的位置。

    不太清楚是哪位安排的星期一、二、四、五連續兩節(同的時間),雖然可以只選一堂……感覺好像挺好的?

    蘭德爾學長走後,過了一、兩分鐘陸陸續續有人進來,大約在五、六分鐘左右艾梅也跟著進來。

    「早安,小羽……可以這樣叫嗎?」一來坐在我旁邊空位的艾梅這樣問我。

    「早,我隨便你什麼叫都行,不要很難聽就好。」笑笑的說道。

    不過我名字不是很短又不是有要叫我姓,有差嗎?要的話直接跟學長叫我羽一樣,而且要叫我的話這樣動作不是也比較方便,況且你都已經叫了,我還能拒絕嗎?

    還在想東想西時,眼前跑出餐廳加開放式廚房,位於廚房的二位紅髮有點年輕的成年人以及別的地方跑來的一位五、六歲左右的小孩……呃、誰啊?我也不是紅髮啊!

    「…羽!……小羽!沒事吧?」搖的有點大力艾梅這樣問我,並用疑惑和擔憂看著我。

    「……沒事,突然看到奇怪的紅色頭髮三人組。」我一臉挺認真的回覆。

    「…嗯?」可能是看我表情有點太認真了,然後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我。

    「……你不知道也正常,我有時會看到未來的事,不是白日夢,白天、晚上都行,但不是到很常,大概1個多月一次、不知道是何時會發生,都是關於我自己的事,九成都還蠻準的,我是第一次看到不認識的人情況。」微微皺起眉把大概小聲的跟艾梅說「不要隨便跟別人講這事,連我爸媽都還不知道我會這玩意。」

    試了三次後發現是真有這事後,完完全全沒打算要跟他們說,一來是不要他們擔心,二來他們八成也不信

    「…欸,不過是什麼時後知道這事情的?」

    「……我……忘了…好像很早就有了。」ಠ ೧ ಠ我沒什麼四、五歲的印象,但最早的時候早就想不起了。

    「……」

    本來還想問什麼的艾梅,聽到了外面野獸的叫聲及開門聲外加有點細微但也蠻明顯的尖叫聲。

    「快回座位!等個五分鐘等人看看會不會來多點,五分鐘後就上課!」一進來就很有威嚴的一位約快30的紫黑色頭髮的紫袍老師這樣說「八大語文都會是我教的,不要以為我不會記得在場的各位同學,敢亂來或是其他……,就等著被我或教室給踢出去喂給……吃!附加這學期不用過了!」

    一進教室就很有威嚴的放話給我們聽到,…話說這才是這裡的正常老師???連我以前堪稱誰都能惹、就他不能惹的攝影師都不會對我怎樣(因為你是小孩阿ತ_ತ),這不對吧?還有……是啥?

    五分鐘後,原本學生聽說有70人來了60人左右,老師說她叫伊娜恩,看了艾梅傳的紙條上說,聽說獸王族的鷹族及魔族的混血……這什麼有點不妙的組合?

    就如同我的想法一樣,這老師超喜歡叫學生起來問東西,然後班上有在同學全部的叫過一輪,然後只要是男性同學基本上會被叫到二到三次以上,我真的第一次那麼不想當男的(╬•᷅д•᷄╬)。

    當老師一宣布下課的同時多數學生跑的馬上不見、留下來的多數也直接趴在桌上,而我也是留下的其中一個,老師也不知跑去哪了。

    「有那麼累嗎?」艾梅下節因為沒課提早離開但沒像多數人一樣跑到很快,悠悠哉哉的收起東西,我一臉就是“早知不要連選二節了”,而艾梅笑笑的跟我說聲加油就離開了,接著來到教室的蘭德爾坐在我旁邊這樣問我。

    艾梅你知道這樣沒用嗎?(◔ д◔)

    「老師……唉~」被老師整到不知道說啥的我放棄跟蘭德爾學長溝通,把課本放在桌邊掛勾的包包裡。

    「那老師好像就這樣,以前好像只有教德文而已,聽說今年全部都要給她教,好像多人很抗議,但還是沒什麼用就是了。」知道為啥不說阿ರ_ರ「……也是啦,這老師真的是~有點差。」

    「喔…ಠωಠ」不過這樣說老師還是不太好吧?雖然是真的就是了。

    「上課!上課了!回座位去!」上課鐘響,老師也在同一時間進教室。

    一節課過半個多小時,因為老師一直叫蘭德爾學長,然後就把老師卡在黑板裡就結束了我早上二節課。

    沒想到我代導學長會這樣(°Д°)……

    在我還在亂想,教室像是地震那樣亂動,整間教室都感覺很晃、多數桌椅也都歪七扭八。

    蘭德爾學長把手放在我頭上,然後畫面已經轉到餐廳了。

    「…蘭德爾,老師她……?」抬起頭來問著學長

    「不用裡她沒關係,有的時候就是要這樣。」

    這樣亂教好嗎?( ̄ヘ ̄;)

    我和學長及晚點到的尼羅吃完午餐後,回去住舍微微休息了一下及給了藍和艾登吃的,然後蘭德爾學長及尼羅送我到了中國古文教室,並跟我說早上那兩節課的教室在隔壁二間而已後,還說要帶我去圖書館,說了和早上一樣會來接之後就開移動陣離開了。

    而下午的老師(是老人家)兩節課是發了課本就講自己的了,以我第一次上課,覺得比早上那老師好很多,但就是很想睡,第一節是真沒上課,另一節才開始上課,不過這老師說話根本就像念經,人數比早上少些,睡覺人數超過一半剩下基本上都在聊天(也不管我們什麼聊),就像我前面的銀色長髮一搓帶紅寶石紅般的頭髮以及他旁邊一位紫黑色頭髮,剛剛稍微有轉過來,眼睛是少見的紫色。

    「國中1C新生,那個夜行人種的代導學弟?」我正想東想西快睡著時,前方二位突然性的轉過來,銀髮一搓紅、眼睛是跟頭髮一樣很漂亮的紅色的男性同學口氣微差、小聲的問我。

    「嗯,什麼了?」我疑惑的看著他們,然後直接把口氣有點差的這個部分給跳過。

    「我們下個星期三下午六點有接一個無袍任務,剛好少一個人,你有空嗎?」黑紫色頭髮那位口氣很溫柔的問我。

    不是知道我新生,什麼還問我?真不怕我扯後腿嗎?

    「我目前那個時間是沒事,也還要跟學長報備一下……但我可能會扯後腿喔。」我說道。話說老師一直往我們這看沒關係嗎???

    「我是夏碎、藥師寺夏碎,一年A班,他是跟我是同班同學,冰炎,你好。」把一張上面兩人電話號碼的紙放在我桌上「沒關係的,不會很難的。」完完全全沒有要理老師的打算跟我解釋。

    「喔……,我是羽洛、羽洛•格嘉絲塔芙。」頓了一下「我晚點會去問再跟你們說,最晚明天早上告訴。」

    「嗯,知道了。」轉了回去之後在筆記本上寫些東西後,繼續跟冰炎說話。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昨天 14: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開始上課

時間:09.01 下午3:16     地點:圖書館

    跟學長去圖書館的同時報備了這事,蘭德爾學長跟我表示“好啊!去練練也好。”然後結束了這話題,我們現在在圖書館的玻璃迷宮外面。

    「我們學校還有袍級圖書館,不過跟你考到袍級再說。」蘭德爾學長在圖書館前停了下來,說完話後才開了門。

    我們進去後,裡面真的是迷宮,有什麼骷髏頭跑來跑去,以及很多奇怪的東西。

    「……迷宮就算了,怎麼還有會攻擊人的怪東西?」完了我怎麼不是連迷宮一起吐槽,而只有吐槽怪東西。

    「董事的惡趣味。」

    「……╬。」好奇怪的惡趣味。(-_- ╬)

    進去後,因該是因為蘭德爾學長他們在場吧,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才到達真的是圖書館的大門。

    打開門後,中間有很大、沒有千年也有百年的冰晶綠又帶透明的大樹,也看不出是啥品種的,樹的周圍有白色樓梯可以上去,有幾位已經在上面和稍微外面一點的亭子了。

    這根本不是圖書館了,可以叫森林遊樂園了༼⁰o⁰;༽,我好像還看到有一、兩位天使族的飛來飛去。

    「這樹叫智慧之樹,書會從根透過異空間去找書,所以基本上你想得到的書都找的到。」

    真的假的?智慧之樹?不過……「基本上?」

    「有些書會因為有什麼機密之類的,除此以外的都行。」和我想的有一點點不太一樣。

    「原ㄌㄞ……」

    「欸~新生嗎?歡迎來到圖書館。」還沒說完話從上面跑來的小……朋友打斷,非常明顯不是人類,有跟頭髮同色的耳朵和尾巴。

    「我是圖書館管理員,阿卡•里里,關於圖書館的問題可以問我喔!」七、八歲身高、褐色頭髮,有點難看出性別,雖然我看的出來是女生就是了,衣服是日式改良的和服,身後的尾巴在說話的時候也一直搖來搖去的。

    「妳好。」……耳朵和尾巴有點可愛欸(・∀・)

    「真可愛的小朋友,不像其他的一些傢伙一樣說話口氣很差!✧\(>o<)ノ✧」金色貓眼瞬間放大在我前面。

    等等……為啥你們那麼喜歡撲上來!!!

    「里里,該下來了。」

    「切。」在學長的提醒下放開在我肩膀的手,跳了下來。

    ……我很抱歉不該說你可愛ಠᴥಠ。

    「…阿,我先告辭了,下次見。」突然聽到底下有尖叫聲的同時,里里好像是看到了什麼東西,笑了笑後從我們旁邊跳下去離開。

    「……羽洛,在這旁邊想你要的書就行了。」蘭德爾學長瞥了眼里里跳走的地方,把手在一個洞旁邊,然後很快速“咚”的一聲的同時也出現了一本黑皮金字的書「智慧之樹幫你找適合的書出來,想的越廣,書會越多,另外如果要外借一定要還,不然一定會被……報應。」說完後在書上開了一個小法陣後上面看不懂的字變成“基礎法陣入門”後丟了給我。

    「喔…。」所以……是啥?

    「去那邊吧!剛好有位置。」完全我行我素的蘭德爾學長看了看四周,然後直接把我拉到不近也不遠的涼亭。

***

    「……這樣行嗎?」大概接近一個多小時,也就是快五點左右,蘭德爾學長把最基本的基本符咒都交過一輪後這樣問我。

    「因該吧……」至少基本元素都知道什麼畫了。

    這段時間都在畫這些,然後尼羅幫忙去拿書(自己也有在看),幫我們倒水之類,說實在的……我好不習慣喔……

    「我那邊也有幾本基本的以及其他進階的書,有你要的話我可以借,安因他對這方面也很厲害,我覺得你有空可以問他。」

    「知道了。」說實在的我有點不太想進去你其他房間ತ_ʖತ

    「這些先給你,因該會用的到。」蘭德爾學長不知哪來的一小疊符咒給我爆符加移動陣加起來至少十多張。「那去餐廳那邊點吃的帶回去?」

    「嗯。」

    ……啊---真累~

    在回住舍後已經45分鐘後的事了,我表示想在我房間這邊吃時,學長也沒阻止我就分別回自己房間,把帶回來的炒飯和一塊小蛋糕以及艾登他們的食物放在的客廳桌上後,直接往沙發上倒。

    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點,座了起來把飯盒打開(全木片的那種),艾登他們的食物推到旁邊,而他們也一瞬間也跑過來的,開了電視找新聞看,同時也傳了簡訊說可以過去。

    學校的東西都差不到哪裡去,也很好吃,但就是不要知道內容物是啥就好了,不然一定會驚訝到不行的,還有其他東西也是。(ㆁωㆁ)

    快速洗個澡後,在房間用電腦,最後因就一整天精神有點耗弱,早早就去睡了。

***

    而隔天早上同樣時間起來,發現尼羅先是不在我房間就算了,開了臥房的門發現門上黏了張紙條,寫著臨時被用了指定任務,所以蘭德爾學長他們今天下午以後才會回來,還順便告訴我早上教室位置是在我昨天上課的那棟的三樓以及下午的對面棟五樓。

    不是阿!昨天也只有走去圖書館而已啊,你是要我什樣過去?

    「嘖。」看來要一個人了。

    嘆了口氣,走去廁所刷牙洗臉,出來的時候才發現客廳桌上有海鮮粥,而艾登他們已經開始吃了。

    「主人,這有用保溫法術的,所以還是熱的。」艾登轉頭過來這樣說,大概也知道是誰準備的。

    「嗯,叫我名字就好,你這樣我好不習慣。」我又不是某伯爵(・∀・)

    「好的……」你一臉要哭的連是怎樣(ب_ب)

    「……唉……」低下頭來吃了二口粥後,想起一件事,抬起來看著藍問「藍,我需要要住舍種花嗎?」那家餐廳花草很多,其中就有幾隻好像在照顧花花草草,以也前有看到這種鳥主食好像除了昆蟲還有花蜜。

    「大概五盆左右就好,要多也行,我都會照顧的。」言下之意大概就是我付錢之後什麼都不要管了。

    (٥-_-)真是的。

    「我這週末才能去買,這幾天忍耐一下。」

    「沒有這事,能在這裡已經很好了。」

    「……艾登,之後在找時間過去你那邊看看。」對著藍無言了一下,轉頭跟艾登說道。

    「嗯ತ_ತ。」

    說實在的,這幾天艾登都沒說太多話,個性比較是很冷靜的,對他的第一印象是跟尼羅比較像一點的,但後來的表情就多到快嚇死我了。

    把東西吃完後,到了一樓大廳試試看使用移動陣,很快速的就到了我要上課的教室門口,教室裡已經有幾位同學,瞄到其中一個是跟我同班的艾梅才想起來今天似乎課都一樣的。

    「呼~早安,艾梅。」

    「早安阿,今天什麼感覺你有點趕?」

    「代導學長好像被指定要去出任務,我也對學校還不太清楚,然後有些關係,有我兩隻幻獸,所以用了他們的東西有點趕。」趴在桌上後這樣說道,然後轉向艾梅問道「不過我們好像今天都是一樣的課?」

    「原來如此,好像是這樣沒錯。」

    「上課了!回座位,我是國中部1-C的班導師席雷•戴洛……」上課聲響硬生生打斷艾梅要說的話,老師是我們班上的導師然後開始了第一節的聊天打屁直到第一節下課結束。

    第二節是以三人分組進行,然後要畫出最基本的爆符,然後要測試能不能使用以及強度;結束時我跟艾梅的及另一位同學這組基本上強度好像是前三名有的。

    然後就緊接著去餐廳吃飯,我匆匆忙忙的跑回去住舍放吃的,然後又開了移動陣回到餐廳跟艾梅去上課,下午是上美術選修,花了一節聊天,剩下一節給我們剪紙,只是這紙剪下去會發出尖叫聲,第一個發出尖叫的好像是靠門的那邊發出來的,聽到這聲音的我抖了一下還差點剪到手,之後在眾多尖叫聲中結束了這課。

    之後艾梅說要去買東西先離開,然後我隨便走走,約40分鐘後我才走到餐廳,買了晚餐及幾種蛋糕後開了移動陣回住舍,回去以後看到艾登和藍在臥房睡覺。

    ……嗯,看來我會變胖了(結果並沒有),學校的糕點真好吃。

    把晚餐放在桌子角落,然後他們的食物放在臥房的電腦桌上,去了廁所上個廁所重新綁了低馬尾,往沙發中間坐著腳放在茶几上看電視,而學長他們回來的時間比我想得還要早滿多的,大概休息一下還沒到五點吧。

    而知道他們回來是因為蘭德爾學長應該是剛回來直接開了我這間的門,身上還有小傷,用很怪(?)表情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我,直接忽略想要問話的我,二話不說眼前一片紫後脖子也一陣刺痛,說真的我快嚇死了,脖子也痛爆了(其實是太緊張)。

    在被吸血的同時感覺身上的力氣好像也被吸走,這時間不長,不知道過了多久,要長不長的。

    「……蘭德爾……住、住手……」這中途有想要掙扎,但因為力氣本就有點比不上男生(又是火星人),加上力氣也感覺慢慢不見,而學長也見我在掙扎,在我腰上及後腦勺的手越來越用力抓住我,感覺像是要阻止我亂動一樣,再加上又是在沙發上更難離開。

    似乎是回過神後,蘭德爾學長放開了咬我的嘴,同時也把放在後腦勺的手放在椅背上,再盯著剛咬我的地方,然後學長頭移動剛剛的位置後感覺到在舔剛剛咬我的地方。

    「……」把剛緊張抓住蘭德爾學長衣服的手放開阻止蘭德爾學長舔我,吸了一大口氣的我想退到沙發的另一邊,但對方二隻手分別在我肩上及腰上讓我根本無法移動,所以我也只有撇過頭,接著學長停下來,把頭靠在我的肩上。

   …… (///●´⌓`●///)好痛……

    再次突然性一陣刺痛害我抖了一下,瞥了一眼是尼羅在我旁邊幫我擦藥,我果然太緊張都沒發現尼羅什麼時候進來的。

    「主人,雖然學院不會死人,但還請稍微注意一下。」很快包紮完的尼羅微微皺著眉頭看到蘭德爾提醒的說。

    抬起頭聳了一下肩膀沒說什麼,然後站了起來後手放開放在桌上,開了個沒看過的法陣在便當底下,然後瞥了一眼尼羅,尼羅微微彎下身後接著離開我房間。

    「快點吃點東西,算是夜行人種的能力吧,可以吸取力量,要恢復要一段時間。」把東西移到我前面,緊接著坐在我旁邊坐著,很直接的拿著遙控器轉台。

    「……」(• ▽ •;;;)阿……這?你也太自然了吧?什麼沒在說什麼?

    「……快吃,是要我吸你血吸到你昏倒就是了?還是要我喂?」看我還有點呆呆的,瞥了我一眼的吸血鬼這樣說道。

    「我吃……」⁄(⁄•⁄-⁄•⁄ )⁄ 想起剛剛近到連鼻子呼出來的氣都感覺的到,快速坐在地上(桌子太矮)拿起湯匙開始吃飯。

    說實在的還好還有湯匙,我在手軟的情況下吃了半的多小時才完飯,蘭德爾學長才站了起來,幫我把垃圾丟了,慢悠悠的叫我好好休息,還說什麼下次突然再咬我,我不要亂動,咬到頸動脈什麼的完蛋了,然後就離開了。

    所以我被坑了是不是?((◎д◎))還有是你不要亂咬,不是我不要亂動啊!

    在臥室床上臉整個埋在枕頭裡,剛隨便沖個澡後,艾登和藍早已跑去看電視了,而我就在臥房躺在床上,身體很疲憊,但還不是很想睡,畢竟才7點多,我這樣一睡,我想明早不到6點就起床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