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小貓咪

[同人文] 【特傳】我的代導人不可靠 11/25 第七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11-14 20:40:03 | 顯示全部樓層
等等漾漾也有讀心的功能了嗎,還是女主跟以前的漾漾一樣表情太過好懂

然後我能看見女主RIP的樣子了......

點評

漾漾:「因為我是紫袍。」//最新進度漾漾都能傾聽鬼族的聲音,當然也是有能力學會讀心術  發表於 2020-11-15 12: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0 14:53: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之後一連串騷動結束後,我在學長的推薦下選了基礎術法課、基礎符咒課、基礎武術課、八國語言等等眾多基礎課,社團也參加學長所選的社團。

學長曰;『琉琉你現在基礎功不扎實,先把基礎打穩再去學更多東西。』

因此我的課程就聽學長所言安排,因為想跟學長同班同課好好抱著這根粗大腿,抱著可避開危險。

我抱粗大腿,學長抱金大腿,今年流行抱大腿而非開外掛。

吐槽有點多了,可惜學長上的都是高階課程,是我無法參與的課程只能算了。

至於社團方面學長強烈推薦我他所參加的社團,還提到安全性永遠都是第一優先。

反而留在班上的同學熱烈邀請我參加新聞社,她還提到新聞社規模可說是校內數一數二的大社團,各大社團也跟新聞社有良好的互動。

原本聽著也心動,卻在學長遊說下放棄高風險的新聞記者,選擇有黑袍木之天使所開的社團。

在這些填寫完後,學長便帶我回家。

原以為會安靜到開學再去學校,偏偏第三天就出意外。

這個意外是…

原本在房間開YT準備研究黑道高手的動作,媽媽的聲音傳入耳中。

「琉琉妳的學長來找妳。」學長?哪個學長?紳士…開玩笑的,是漾漾學長還是流氓學長。

現在認識的能力者學長只有那兩位,因此第一時間會想到他們。

內心中對此抱持著一絲恐懼,深怕還得人是流氓。

「馬上來!」說著,將筆電闔上,一顆心七上八下跳的不停。

很難想像學長會親自過來,真的不知到底是哪一位學長?千萬不要是流氓!如果是流氓,我還真的要被家人給電死。

快步走到門旁並且將房間門打開,看著客廳黑髮長相溫和的路人甲正與我媽有說有笑,兩人手中還拿了一個茶杯。

看著這熟悉人內心的大石頭也放下,因為不是流氓學長,而是漾漾學長。

太好了!是漾漾學長。

「學長你好,請問有什麼事?」雖然父母皆知守世界,不用特別在意。

「我找到了以前用的筆記本送給琉琉,裡面有不少人幫忙話過重點、整理,能幫助你跟上學業。」學長說著,將數十本筆記本放在桌上:「西瑞接了工作,希望能帶琉琉去實習,伯母請問能否讓琉琉一同前往?」

實習!

等等!那不是工作吧!

我這邊還只是一位新手有辦法介入殺手一家的委託?介入聯合公會的任務吧!

這樣不會是去搞神風特攻,我可不想淪為醫療班的變態收藏品,絕對要拒絕這邀請。

「危不危險?」媽媽臉上顯得擔憂,簡單一句話透露出如果危險會拒絕。

學長搖一搖頭:「只是讓人看看了解那邊的工作、世界,我跟另外一位學長會保護人。」語調令人感到放鬆能信賴。

「驅逐小鬼的任務?還是鎮壓怨靈或著採集任務?」媽媽你是知道守世界,可是你要讓女兒參加危險的工作,為何這麼樂觀?

驅逐小鬼都要炸公園,你覺得這趟任務會安全需要樂觀嗎?

最少也要把哪個地方給炸了吧?

「家族任務,我的搭檔接了家族任務要讓人去學習見見世面。」學長說著,臉上有些懷念的神情。

家族任務?

這到底是什麼?異能者家族中的工作?

「工作內容是強行將狂樹人前返回安息之地。」學長認真講著,「這個任務本身便有難度,如果伯母不願意我們能理解。」

月月拆遷大隊要去砍森林!難道不怕被環境保護團體給怒刷嗎?當作副本怪物狂刷。

「可以,都慢了一年最好多見見世面。」不用幾分鐘的時間,我便遭到媽媽賣掉。

先等一下!你們有問過我的意願?有問過我的看法?

我有說我想去嗎?

雖然是有這想要去湊熱鬧的想法,可是…尊重一下他人的意願、人權,而不是強迫他人遵從你們的安排!

「要人權,變強自己爭取。」

「那邊只有強者才有人權。」

學長跟我媽媽一口同聲以不同方式表達,特別是學長講到人權就有一股無名怒火,婉如曾經也是這樣生活。

……..

…兩位可以不用強勢吼著,這一吼,令人感到害怕。

並非恐懼的害怕,而是不自覺的倒退三步的害怕,深怕下一秒就會來河東獅吼。

學長喝了一口茶,緩緩站起來。

「學妹現在的實力不適合介入,我友幫人準備高階護身符。」學長說著,拿出一個狼牙造型的銀製項鍊:「這是我為了琉琉準備的護身符,考量到琉琉的情況以最合理的方式守護。」

學長!!!

謝謝!

學長緩緩走來將項鍊放入我的手中,銀色的狼牙觸碰到肌膚冰冰涼涼,令人舒服又放鬆,讓人想要帶上。

「不愧是聯合公會紫袍的手筆,效果已經直逼黑袍的程度。」老媽呵呵笑著,婉如她就是一位能力者。

學長的臉色又顯得尷尬,「不敢當!我只是一位小小的紫袍。」表達中華文化謙虛的美德。

原來是我徹徹底底誤會學長,他只是怒火下怒賣內褲的草食男。

平常沒那個膽子亂賣內衣褲之類的,不然…我跟大豆簽訂契約要拿出雙刀閹了學長。

絕不會讓學長破壞無辜可憐的少女。

「琉琉可別拖累妳的學長。」老媽呵呵笑著,揮揮手送我們。

學長彈彈手指頭,地上張開華麗無比的大陣法。

強烈白光瞬間遮蔽住視線,風聲從耳邊呼嘯而過…幾秒後,白光推散眼前一片祥和的森林。

綠意盎然的美麗森林真是人間極品,一想到這人間極品要被學長等人給炸了,心中也有些不捨。

不遠處還有一個流氓還著手,用不懂的語言在抱怨什麼。

學長也無奈嘆了口氣跟人討論幾續,礙於語言聽不懂只能站在一旁…奇怪?森林中怎麼有噪音?

這還不是鳥叫聲、蟲叫聲,而是從未聽過的聲音。

疑!!?

下一秒突然有一個東西衝來,巨大的樹根有著一張桌子那麼大,高舉著對準我狠狠拍下。

遭了!

望著樹幹身體卻無法動彈,腦袋也陷入暫時性的無法思考。

身上沒有符咒要如何防禦好?

霎時之間,身邊黑光綻放一片純黑的罩子,將我壟罩在裏頭。

「小妹別發呆!快用妳的神奇海螺想想辦法。」神奇海螺!!?

流氓妳是從哪邊看了海綿寶寶?我可沒有那所謂的海螺。

如果有,早就問神奇海螺我能某更換正常一點的帶導,有不用擔心被你給滅口!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發狂者見識妳的神準。」學長手持掌心雷,槍口對準這。

等等!學長妳泡泡槍能…啥!!?

只見學長槍口噴出雷射…不對是!高密度水壓。

只見一口氣切斷樹根,平滑的切口表達出水壓多強多厲害,讓人不知該表達什麼好。

這…這…這…這掌心雷也太好用了吧!

可噴泡泡黏人、又可當爆能槍玩,如此萬能的掌心雷哪邊買?我家的大豆能否辦到?

學長舉著手槍,溫和的臉上浮現一絲生氣更增添個人魅力。

眼睛散發著淡淡殺意卻有一絲後悔,不知為何這個路人甲的人變成鄰家大哥的溫和臉型,只是卻是生氣、發怒。

好帥…等等!我在想什麼?

為何要覺得漾漾學長帥?實力強的能力者不都是強大的帥哥,或著有個人魅力怎麼要特別在乎?

「學妹,狂樹人是樹人轉化而來、狂樹人受到渾濁氣息侵蝕之後會變成扭曲生物,因此這次任務是讓這株狂樹人進入安息之地。」這一句話,充分展現出生物的脆弱一面。

「千萬不能大意,一旦大意就會死。」學長你漏了一點,那就是猶豫就會敗北。

學長站在面前,將我護在身後。

流氓學長也走來甩一甩手,話為一張獸爪,不過給人感覺像獅子又像雞爪,介於兩者之間。

…….

…流氓學長是合成獸成精!

「樂子主動送上門,漾~妳保護小妹,你爺我就殺進漢奸的老巢,大戰三百回合。」流氓舔一舔自己的爪子,一臉興奮期帶著什麼。

只見人往前一衝,消失在森林內。

「真的是…學妹妳要不要跟在我旁邊?還是待在這?」學長給我二選一,我的答案是:「我要跟!」

跟在人的身旁才安全,不抱大腿大概怎麼死都不曉得。

跟在學長身旁安全有保障,學長這麼厲害遇到任何問題都能迎刃而解,我這小小的新手在一旁加油看戲便可。

「要注意安全。」這五字出來後,便追隨學長的腳步往森林深處走。

等等!學長妳的速度太快!人都快要跟不上。

望著學長的背影越離越遠,深邃的森林令人感到害怕,深怕一個不小心便在這邊死亡。

內心中的不暗正緩緩放大,宛如每一顆樹木都是狂樹人。

這一想造成…

「遭了!」一時分心,腳底踩滑,身子往後傾斜。

「學妹別逞強,如果不行可以先回家。」學長不知何時回來,雙手將我抱入懷中。

這…這…這…

學長雙手護在我的胸前,光是這個姿勢就令人害羞,千萬不要讓人看到啊啊啊!

『碰!』

劇烈爆炸聲傳入耳中,森林中掀起騷動。

只見眼前的樹木被人一掃而平,流氓站在樹上一臉囂張地看這:「漾!你怎麼不告訴我,小妹是你的女人。」

「你這負心漢!當年桃園之下的誓言丟哪去?誰先脫單誰就是狗的誓言你忘了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21 11:36:19 | 顯示全部樓層
三國演義看太多了...
接下來是打算要兩男搶一女嗎?

點評

不會有兩男搶一女的展開,要西瑞去追女生...好難想向  發表於 2020-11-21 15: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22 00:46:3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安
這篇文超好看的~
喜歡漾漾對學妹的照顧
和那些兩人重疊的畫面
期待下一章~~

點評

謝謝我會努力加油的  發表於 2020-11-22 17:2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

…奇怪?我怎麼聽到烏鴉叫聲?方才有烏鴉飛過?還有學長你們桃園結義誰托單誰是狗,這種奇怪發言又是從哪來?

「西瑞不是的!這只是意外!」漾漾學長慌忙解釋,對面一臉我懂得表情:「老佛爺知道了!是小妹真的水靈靈嬌嫩可口,漾~你忍不住想要吃掉小妹。」

我才不水靈靈可口!你這個流氓不要亂說。

「我只是扶助人而已,學妹剛剛摔倒。」學長你這種解釋,根本讓人跳黃河也洗不清。

基於無奈我也開口:「我剛剛扭到腳,是學長將我抱起。」怎麼感覺我說的也不行?

流氓還一臉懷疑,一點都不相信我們所言。

喂!我們好歹也是說出真相耶!這真的只是一場意外,絕沒什麼刻意放狗糧給人吃,我還沒原諒學長奪走我的初吻。

我是絕對不會原諒學長的!絕對要把學長給吃垮,讓人知道不能隨便奪走少女的初吻!

還有學長你幫我是幫我,可是有必要偷吃豆腐嘛!

「這是意外!」接受到我哀怨眼神的學長,一臉害怕:「我絕沒想要偷吃學妹的豆腐!」

…….

…真的嗎?我就這麼沒魅力?

臭漾漾!你吃了我的豆腐嫌我沒魅力,小心我天天要求你把你的錢給我去東吃西吃,我絕對要把學長你吃垮。

讓你知道絕對不能亂吃少女的豆腐還嫌沒魅力,我絕對不會輕易饒過你的說。

「琉琉這純屬意外,你也知道。」學長說著還停頓片刻,「其實你俏皮可愛,滿令人喜歡的。」

真的嗎?

我也有魅力…先等一下!為何學長你知道我在想什麼?這難道是動漫中經常出現的讀心術!

我不但沒人權,也要被學長給讀心!

「不是讀心術。」漾漾學長一臉尷尬著,還用手抓抓自己的頭髮。

騙人!如果不是讀心術,為何學長你知道我的心聲,還有你幹嘛抓頭髮表達自己的心虛?

狐疑瞪了一下學長,不給我人權還不給我心靈自由,連我的想法也要竊聽,你當我是犯人啊!

只見學長嘆了口氣,「這是我的種族天賦,我的種族能力在於心語,擅長精神、言靈。」簡單解釋,卻還有著不少隱瞞。

學長你到底在隱瞞什麼?難道你的種族是多麼危險的種族嗎?

還有為何新生訓練會有人說出『妖師』這個詞,還找學長你麻煩?宛如這一個種族就是一種禁忌。

可以說嗎?我想知道答案,而不是一知不解。

「琉琉妳還太弱,等妳時間成熟我會說的。」學長說著,還拿出白色符咒:「現在為妳上一課,這叫做爆符。」

學長強行轉移話題,不打算在種族、家世上多提些什麼。

眼神散發著殺氣,警告我再繼續追問、想關於種族的問題,便把我直接重在這邊當森林的沒料。

這一鄧,我乖乖地研究白色符咒上畫著圖案,上頭的符紋令人不懂,雖不懂看起來這非常厲害,不知道這符咒該如何使用?

難道要扔符咒…爆符…難道是起爆符!火影中那種起爆符,可以學二代目火影的互乘起爆符!

「妳選修的符術課會有交,我把我的使用心得告訴妳。」學長這一說,還豎起大拇指:「想像力就是妳的超能力,想像妳要的東西。」

啥?

學長你剛剛說的是雄獅文具得廣告吧?

為何這邊要幫雄獅文具打廣告?你收了對方廣告費吧?

還有這一張符咒怎麼變成我想要的東西?為何說想像力就是你的超能力?完完全全搞不懂這個啞謎。

不遠處出現一個巨大的樹木,根部化為雙腳進行移動,樹枝已不科學的方式搖晃打著流氓學長,樹根也不忘掃著一切。

「來呀!你爺在此!快來跟你學長打!」流氓學長怒吼著,一手巴下樹枝:「漾別賽狗糧。」

狗糧!

我們才沒有賽狗糧!是學長在教我如何使用符咒,還有誰能說要如何發動?

「西瑞別衝太快!」只見樹人揮動樹枝跟樹幹前後夾擊流氓學長,漾漾學長他卻對準樹幹按下板機。

只見一顆泡泡快速飄去,然後撞擊在樹幹上。

這!

樹幹快速受到腐蝕溶解,這一溶解也讓樹幹整條變黑。

這…這…這把水槍不只黏膠、高密度水壓還有毒…這什麼毒?竟然如此恐怖。

「學妹我去幫忙,要注意安全。」學長這麼說,然後衝上去對著樹人連開幾槍。

看著兩人一前一後打著狂樹人不要不要,只是樹人體積太大樹枝跟樹幹太多,進展因此緩慢,兩人還不忘互相掩護對方避開攻勢。

好強!

我真的能跟上那兩人嗎?

還有怎麼不拿電鋸、斧頭去砍…嗯,好像也沒什麼效率,應該拿火箭筒去炸樹人比較快。

一枚火箭彈下去,樹人應該就能直接GG。

偏偏這一秒,忽略了手中得符咒。

手中的突然出現沉重的重量,原本手拿符咒的手突然握著一個握柄,然後握柄上端又有一個圓柱體。

這…這不是火箭筒!

扛起火箭筒將炮口對準那一棵樹,只見學長們往後拉開距離,學長還結了一個印社初一道彎月形的攻擊。

竟是現在!

按下板機,強烈的後座力隨之而來。

只見黑色的砲彈飛了出去,速度之快,已經無法用肉眼捕捉。

原以為會奏效,只見樹人搖晃樹枝從後面打偏砲彈的彈道,望著砲彈在空中翻滾然後落到一旁…

望著這一個翻滾,內心中有著強烈的不安與不祥預感,最終還真的成真。

『碰!』劇烈爆炸聲想起,衝擊波掃遍森林。

……..

…哦…

「琉琉你變什麼火箭筒!」學長一臉名畫吶喊的表情。

奇怪?怎麼有一種烤肉味?

望著森林深處一看見到濃濃黑煙隨之而來,草叢中也竄出,少從未見過的小動物。

抬起頭還能看到熊熊烈火在燃燒,空氣也逐漸乾澀,裡頭的水分婉如被抽走使人難受。

「哈哈哈!就跟漾你一樣,開學前都要炸東西。」等等!我也成為拆遷大隊的一員!!!

不會吧!放火燒森林會被人給…吧?

「別說的只有我幹蠢事!學長也有開學前炸過夜行人一族重要遺跡根據地。」原來我這一脈帶導人也都有亂炸東西的習俗。

…….

…先等一下!我放火燒森林會受到什麼樣的處罰。

奇怪?為何有種溫暖安心的想法?明明我搞出森林大火,而且隨時會燒來?而我卻對這個火感到安心?

這一十分神,學長突然出現在我旁邊用手將我拉入他懷中。

「真是的,真的很給人添麻煩。」對不起,給學長你添麻煩了。

學長將槍口對準天空:「降雨!」淡淡喊出兩個字,並按下板機。

天上瞬間烏雲密布,隱隱約約還聽到『轟隆轟隆』的雷鳴聲,只見雲朵越來越大越來越黑。

「西瑞一擊解決對方,省的又出意外。」學長這一喊,頭頂感覺被什麼打到。

剎那之間,天上下起滂沱大雨。

雨勢之大,足以用暴雨來形容。

等等!我不會防水術法!學長你是故意的啊!

不到零點一秒的時間我已淪為落湯雞,衣服緊緊貼在身上,寒氣隨之大雨降下。

好冷…

還有好丟臉啊啊啊!

我被兩位學長看光以後該怎麼做人?

學長甩甩手拿出一件大衣小心翼翼將大衣套在我身上,不知為何這件大衣感覺溫暖又不潮溼。

他人揮揮手,拿出一把巨大的雨傘將其打開。

雨滴聲打在雨傘上,我卻僅僅靠在學長身旁藉由他的體溫幫自己取暖。

「漾~你這重色輕友的傢伙,照顧小妹還把麻煩的工作拋給你爺我處理。」流氓抱怨著,只見他人掐了一張符咒打開一個大陣法。

那個樹人被陣法捲入然後帶走。

…….

…那就是前往安息之地的通道,難道樹人不會在打開陣法沙回來嗎?

「不會,安息之地用人類的話來講是地獄、天堂這種存在,是死了就要前往的世界。」學長一眼看出…不!一語突破我的疑惑。

原來我們是人殺樹人,難道不怕得罪整個樹人一族?就算變成狂樹人也能治療嗎?

相信這個世界醫療如此進步,區區精神疾病也都能瞬間治癒。

「被感染的錯過黃金治療時間就沒辦法。」學長這麼說,也讓人知道這世界的殘酷。

我倆陷入沉默看著這場滂沱大雨。

這場雨勢持續整整了五分鐘,原本被人為點燃的大火也跟著熄滅。

至於流氓學長也不知跑到哪邊去?只要不要去鬧是舊好,深怕他的仇家蜂擁而上。

後來聽聞他去幫我跟這邊的原住民解釋,這場大火純屬意外,並非蓄意點燃。

「琉琉你接下來有何安排?」學長突然這麼一問。

安排?

我一早被你們帶出門還未想過要做什麼…我想想看,不知現在到底幾點了?

「現在上午十一點三十九分三十秒。」原來快中午了…等等!學長你怎麼報時連秒也算進來?

還有這時間真的準確?

「我剛剛拿出手機確認時間,如果沒安排要不要我帶你去買衣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前天 0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應該不會坑吧?
感覺好像最近看到不少你的新坑?產量有高喔
糟糕,看了這篇我也手很癢想挖坑……可惜我原創的還一堆稿債沒還,不敢挖同人坑
這個故事好有趣,期待這篇的後續啊~
CP確定了嗎?我想看漾漾跟琉琉!
話說我真同情琉琉呢……遇到這麼一個不靠譜的五色雞代導學長哈哈哈
更新加油!

點評

CP就讓我先賣關子,至於開坑主要在靈感方面,如果哪邊有靈感繼續挖或許還會有新坑WWW//學妹:「我真的想換代導人QQ」  發表於 前天 15:0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前天 01:35 | 顯示全部樓層
對了,如果我真的挖坑了,到時我能用西瑞當女主代導這個設定嗎?感覺真的很有趣!
PS.錯字略多,有時間最好回頭校稿、改錯字

點評

可以歡迎讓西瑞當代導人WWW/學妹:「貓咪不要禍害其他人!!!」//錯字我挑一天回頭改掉  發表於 前天 15: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