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念淵

[小說] 【特殊傳說】群星之謠 首部曲、夜嵐 3/14第五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6 00:16: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更了吗,很好看的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2-22 18:22:49 | 顯示全部樓層
Yasushi寧 發表於 2021-1-6 00:16
不更了吗,很好看的说……

謝謝你~
第五章目前卡住了,正在努力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14 14:04:19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殊傳說】群星之謠 首部曲、夜嵐 3/14第五章

第五章、族人



        一個不算特別的午後,我像平常一樣從教室返回宿舍,途中卻意外偶遇了一位舊識。
        ……或許,並不是偶遇。
        「好久不見啦~他們終於捨得把你放出來了呀?」
        在她出聲的同時,我就將崑黛爾橫在她的頸側,不過身穿黑袍、容貌艷麗的女性全然不在意,伸手撩了一縷我沒有綁起的髮絲、纏繞在她指尖。
        「你換武器了?」
        看清崑黛爾後,她挑了挑眉,但眼中是濃烈的嬌媚,神態比起詢問更像我之前不小心看見、她那些惡魔同族戲弄他們「玩具」的模樣,渾身散發我大概一輩子都無法習慣的邪氣。
        「對。收斂點,奴勒麗。妳的任務結束了?」我記得好像是個以年為單位的長期任務吧,剛入學那陣子安因有跟我提過。
        「對呀,知道你來了,我就馬上來見你了~有沒有很感動?」
        「沒有呢。」我拉回髮絲、往後退出一段距離,收起武器。「妳也不怕我直接劃下去。」
        「我知道你不會啦,誰讓你還是這麼可愛~就是個性不太可愛。」
        「妳還是喜歡逗那些單純的孩子。話說在前頭,別太過分,我也是會發火的。尤其是艾恩,之前凱莫傳了一封很長的信跟我抱怨。」避開她伸過來、試圖擁抱我的手臂,我冷靜地回應。
        身為我族僅有少數在外行走的族人,大家對於凱莫十分關注,連同流有一半血脈的艾恩也非常關心。何況凱莫還是不到三百歲的新生代,艾恩則是族中最年幼的孩子,本就應該好好呵護。
        「如果你再可愛一點我就不去逗他~誰讓你們這些神聖種族都沒什麼小朋友、就算有也不放出門,姊姊我只好找他玩啦~」
        ……無論是哪個種族,在明知道有惡魔的情況下,都不會把那些新生命放出門吧,小心翼翼的保護起來才是常態。
        先不說什麼白色種族和黑色種族,惡魔一族的名聲確實很不好,即使在守世界也只有少數幾處惡魔能這樣大大方方地到處走,Atlantis學院就是一處。
        來自獄界的惡魔、奴勒麗,目前正擔任Atlantis學院的校園安全警衛。
        雖然目前看來工作情況似乎還可以,不過很難說她到底會不會成為其他人不安全的原因。
        「奴勒麗。」
        「知道了、知道了,姊姊不會太亂來啦。你倒是一點也不擔心精靈?」
        「擔心?他可是光神的貓眼。我應該也打不過他。」
        古老的白精靈是非常強大的存在,那怕奴勒麗這樣的大惡魔也無法輕易傷害他。應該是惡魔要自己注意點,別踩到了賽塔的底線。
        「那是因為你年紀比較小嘛~而且……」
        在我沉默地凝視之下,女惡魔吞下未竟的話語。
        「先不說這個了。你有沒有感覺到,最近……」她轉而提起另一個話題,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像是發現了什麼有趣的東西。「一個兩個都不安份呢,雖然姊姊不介意陪他們玩玩,但要是太不乖的話……」
        「就好好修理一頓吧。小動作越來越多,也是很煩人的。」我給了會讓她愉悅的回覆,收起微笑。
        「喔呀,可是姊姊我怎麼聽說你被醫療班下了禁令?」女惡魔舔了舔唇,無比艷麗的笑了。「陪我玩個遊戲如何?贏了就任你差遣,無論是把他們收拾掉或是你想要做些什麼都可以喔~」
        「玩是不可能玩的。再說那是妳的工作,本來就該妳處理。至於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不過是點小麻煩。」我想我現在的表情應該不怎麼友善,因為惡魔眼中難得流露出驚訝的情緒。
        「……你和你兄長果然很像。」
        「多謝誇獎。」
        「說實話,你到底什麼時候醒的?」她突然壓低聲音,難得正經的模樣。
        我嘆了口氣。
        「三年前。睡太久,世界都變了。」
        「……」
        奴勒麗沒有再說什麼,因為沒必要。
        錯過就是錯過了。
        我們就這樣沉默著。
        「哎呀,我該去交任務了~送你的伴手禮~」
        看清盒子裡的東西後,我不由得感到困惑。她該不會去打劫其他神聖種族了吧?還是有哪個任務這麼大手筆,連接近聖物的東西都拿來做為報酬了?
        「之後需要再叫我吧,只要一點小代價~」說完她就拋了個飛吻,無比爽快地閃人,「改天再見囉~」
        不用回頭,我也知道身後剛抵達的天使黑袍心情極差,頗有直接把武器對準奴勒麗的氣勢。這大概也是惡魔如此乾脆離開的原因。
        「奴、勒、麗──!」
        「安因。」我笑了笑,稍微安撫對方的情緒。「你特意來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我收到御澤的委託,他要我好好盯著你,別讓你做危險的事。所以我來找你一起出任務。」
        「……我知道了。」
        是說,我已經到了要一個黑袍特別盯著的地步了嗎,御澤?那些任務怎麼樣也不需要動用到黑袍啊?

        ※

        「小瑟伊~」
        「請問有什麼事嗎,扇董事?」
        看著不知道用什麼方式穿過守護術法、擅自出現在我房中的藍髮少女,我輕巧地避開她迎面而來的擁抱。
        「明明說了小瑟伊可以來找我玩,你卻一次都沒有來,我太傷心了……你忍心看我這樣一個美少女傷心難過嗎?」
        她甩開扇子遮住半張臉,但是露出的眼分明在笑。
        而且是那種很歡樂、惡作劇得逞的笑。
        ……她做了什麼事情了嗎?
        「我相信您知道分寸……如果您真的知道,麻煩遵守,請不要每次都往我身上撲,也請不要這樣說話,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不會被您騙的。」
        「真是的,還是這麼不可愛,我家臭小子比你可愛多了~」
        ……為什麼妳們都希望我可愛?雖然外貌年幼,但是我已經成年了,為什麼總是把我當成真正的孩子逗?
        「……所以,您今日到訪,有什麼要事嗎?」
        我試圖詢問她前來此地的理由。雖然上學期大競技賽結束後現在應該是空閒期,但也沒有到特地來聊天的地步吧?
        應該?
        「我想吃點心~」
        少女頗為熟練地拉開書桌前的椅子坐下,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
        ……看來這種事她沒少做呢。
        不過我這裡也有不少點心,前陣子有幾支妖精族舉辦了祭典,都送了不少種族傳統的點心過來。從櫃子裡拿出賽塔上次送的茶葉,搭配霜妖精的點        心正好適合。帶有霜紋的冰藍色精緻糕點,令人不禁讚嘆妖精的手藝之巧。
        在我端上茶水和點心之後,少女毫不客氣地大快朵頤。
        直到她吃掉大半點心,才擦了擦嘴角,坐姿也變得端正。
        「其實,我今天來是為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她停頓了一下,很快就再度開口。「小瑟伊,你覺得我這所學校怎麼樣,很棒吧!我今天是為了關心小瑟伊的校園生活而來的唷!」
        「……」
        我好像明白為什麼冰炎經常對這位董事動粗了,雖然沒有到冰炎那一見面就想動手的地步,但不得不說,我開始對這位董事的思維感到好奇。實在是前所未見的奇妙生物,尤其是她的行事作風。
        族裡也很關心我,不過不會特意跑來,大多藉由術法聯繫,或是捎些點心以及信箋,畢竟有種種顧忌與考量。
        而不得干預的無殿中人這樣若無其事地跑來,真的沒問題嗎?被其他的……知道,會很麻煩吧?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不知為何心中突然湧現不妙的預感。
        下一秒,手機震了震。
        原世界海民甦醒的地方,鬼門被開啟了,有鬼王高手降臨……如果我沒有記錯,今天是艾恩接下這個任務的……
        「哦呀,看來情況很緊急呢,我就順道送你一程吧!」
        我聽見這句話的瞬間,腳下出現了傳送陣法。
        看著董事的笑臉,我只想到一件事。
        御澤要發飆了。

        ※

        抵達原世界時,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在海面上載浮載沉的鬼族。
        ……低階鬼族,好像、不會游泳吧?
        是誰把鬼門開在海面上的?
        先以術法大面積清除部分鬼族之後,我找到了艾恩的身影。正當我準備過去他的身邊,突然察覺到一絲非常細微的氣息。
        非常非常細微,力量擁有者不是太弱小就是十分強大,但是能隱藏到這樣的地步,理應是後者。有強者藏匿於此處。
        這氣息……有點熟悉……
        我喚出崑黛爾,隨即斬向破風而來的凶器。
        一根銀針。
        ……我想起來了。「他」說過,要我見一次打一次。雖然他已經親手揍過一遍了,但餘怒未消,後來對方還跑掉了。
        我記得,那個人的名字是……
        「安地爾‧阿希斯……是你,沒錯吧?」
        虛空之中,出現了另外一個人。
        氣息的主人、也是那根銀針的主人。他的指縫夾著數根長針,閃爍著銳利的鋒芒。
        「你是……」
        我知道他很強,也知道他在戒備我,於是我露出一個沒有惡意的笑容。
        「你不認識我,但我知道些許關於你的事情。我這裡有來自朋友的請託,希望你可以收下這些東西。」
        我盡可能有禮貌地把話說清楚,在他反應過來之前,直接朝他丟了長期寄放在我這裡的儲存術法與之前就準備好、灌入術法的各種儲存水晶與符紙,並編織大範圍的攻擊性陣法。
        我確實沒有惡意,只是在完成友人拜託我的事情而已。
        在這波術法攻擊結束之後,對方已經沒了蹤影。
        畢竟連在「他」手下都能順利逃脫,這樣的結果還在我的預料範圍內,因此我也沒有太驚訝。
        「很厲害嘛~小瑟伊!」
        在一旁從頭看到尾的扇董事再度撲過來、然後被我避開。
        看著情緒極度不佳的御澤逐漸靠近,我沉默地將視線從歡欣雀躍的少女身上移開,放棄給予提醒,而本來朝我們這邊過來的艾恩則停下了腳步。
        暴風雨前的寧靜。
        只有引發風暴的少女毫無危機意識,周圍所有相關人員都默默地離開了暴風圈,力求不要被御澤遷怒。
        之後,在場眾人有幸見到學院三位董事之一被醫療班說教長達五個小時,重點在於不該把病患丟到最前線戰鬥,之所以只有五個小時還是因為場地轉移而被迫中止的。

        ※

        「沒受傷吧,艾恩?」
        趁著御澤還在忙的時候,我走向艾恩。我們站在不會妨礙到醫療班行動的位置,因此也沒有人來驅趕我們。
        「是……沒什麼問題。那個……」
        青年似乎在猶豫什麼。
        「怎麼了?」
        在怎麼說都還是個小孩子,我也沒有催促他,而是等他想好要說什麼。
        「前陣子父親教我族中的術法,有些部分我不太明白,父親讓我請教您;另外,想請您指點我長劍的技巧。」
        雖然還是很緊張的模樣,但也算是有進步吧?
        「沒問題,我可以教你。不過,劍法等我從醫療班出來再說吧。」
        我有預感,大概又要被御澤找去做全套檢查、住院觀察了。
        「對了,凱莫呢?」
        「去原世界陪母親了。母親正在孕育孩子,不知道是弟弟還是妹妹。」
        新生命啊……改天準備個賀禮吧。
        說到祭舞一族,我記得現任族長是艾恩的舅舅?
        「他們還是要把那個位置交給你嗎?」
        「……是的,他們希望……」
        他沒有說完,我也很清楚。
        是希望我族血脈能在他們族裡傳承吧。
        而且只要艾恩還在,他們就能得到我族的庇護。
        「我不知道凱莫有沒有跟你說過,但是你要記住一點:沒有任何人能強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即使和你血脈相連,你也無須服從。你的手足也一樣,你們都是我族的孩子,我們會一直在你身後。」
        人心是複雜的,在利益驅使之下,沒有人能肯定未來會是什麼模樣,但早在艾恩出生時,族裡就決意要保護這個孩子,那怕是個混血兒,也不能容許被其他種族利用。
        這是一族的意志。

2021.03.14

附註:白色情人節快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3-26 21:28:04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好看 ,期待第六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3-28 10:21:47 | 顯示全部樓層
雪玥凌 發表於 2021-3-26 21:28
很好看 ,期待第六章

謝謝你的支持,會繼續努力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