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54|回復: 22

[同人文] 【吾命×非關】緋色太陽(2019/11/1 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12 14:35: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悠樂 於 2019-11-1 22:50 編輯

悠樂的話:

因為無意間看到天使之羽大大好年前寫未完的【吾命+非關】【轉世】吸血鬼之戀,所以自己也依樣畫葫蘆的挖了個坑寫一篇吾命X非關的文。這裡會融入更多自己的方式還有主線劇情下去寫,反正就結論來說應該是別於人家所寫的文啦XD
希望各位可以多多支持!各位的點閱率(收藏、評分、分享)、留言是我努力碼文的動力!

★再來,本篇是【吾命×非關】前世,非關吸血鬼;今世,非關騎士新版
內容上做了些更動,若需回顧可點進文字連結查看。

●注意事項(默默增加ing...):
1、不定時更文
2、至少短期間不會棄坑
3、私設有,請注意
4、可能有默默修文動作
5、資料參照原作以及維基百科等等
6、角色崩壞(OOC)有,請慎入
7、主角威化有,請注意(爽文性質有)
8、若以上皆可接受,歡迎接下光臨觀看

以上!接下二樓正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12 14:45: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悠樂 於 2019-11-1 22:53 編輯

第一章


  那年,我還只是個年僅十歲的人類女孩,過著富裕的生活、擁有美滿的家庭,一切是如此地完美。

  『妳已經沒有任何存在利用價值了,滾吧!』還記得那尖銳冰冷的聲音在我耳邊這樣隨意地宣判我的未來。

  父母遠行在外時因為遇上船難遇害雙亡,從消息一傳回來到本家的那一刻起,我變成了孤兒。

  沒有一個親戚願意收留我。

  他們無視於我的存在,將理應屬於父母遺留給我的財產瓜分殆盡,並將我趕出家門,讓我頓時流離失所,同時被剝奪原有的那一絲心靈依靠。

  也是那時候,我清楚看到人心醜陋的黑暗面。在那些人眼中,一切的關係全是靠著金錢建立,無一任何意外,就連名為「血緣」的羈絆都無法倖免。

  雖不甘心如此被對待,卻慶幸著自己與他們是不同的,因為自己最起碼還擁有身為貴族、身為人的尊嚴和意識。

  嘗試尋找任何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並發誓總有一日要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

  『走著瞧,我一定、會讓你們後悔!』還記得自己當時嘶聲力竭地嘶吼。
  遺憾現實殘酷地打擊,沒有任何人願意將工作託付給一個孩子。

  在街頭流浪無處可去,被素未謀面的人們任意蹂躪虐待,渾身是傷連滾帶爬地逃離人群、遠離光明。

  第一次遇見他,是在一條陰暗的小巷裡。

  我蜷縮在角落獨自發抖,緊緊抓著身上破爛不堪的衣物掩蓋著自己,卻沒辦法抵擋寒風凜冽,只能任由它像是要撕裂一般狠狠刮著我的皮膚。

  他見我的模樣,非但沒有和那些人們一樣用殘酷無情的手段傷害我,反而褪下身上的披風為我披上,並且帶著微笑輕聲的詢問我願不願意跟他一起走。

  『要和我一起走嗎?』

  我永遠無法忘記那個刻在我心頭上的微笑。

  除了瞪大雙眼盯著眼前的陌生人,除了驚訝以外,想不到其他的詞彙能夠表達我當時的情緒。

  萬萬沒有想到眼前突然出現的人居然願意收留對於他來說來路不明的自己,還展現如此溫柔真誠的態度。

  雖然不是沒有思考或懷疑眼前的人會不會是個人口販子,但小小年紀的我仍然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握住了他對我伸出來的那隻大手。

  冰冰涼涼的,卻比讓我的內心比任何時候都要來得感到溫暖。



  跟隨他後,我開始依賴他、將他視為我的至親,甚至在發現他是人人懼怕的吸血鬼後對他不離不棄,跟隨著他四處躲避教會的追殺,一次又一次。

  這樣的日子過了八年,我也已是個亭亭玉立的十八歲少女。

  在他身邊的時間也為了讓自己不要成為拖油瓶而學會了許多防身的技巧,習得刀槍彈藥的使用,更擁有能力得以找到工作賺錢來支付平常所須的生活開銷,完全看不出是當初蜷縮在角落的無助小女孩。

  一日他開口問我是否願意成為他的血親,不、正確來說是下血親。

  『我願意。』我與他對視,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頭給予肯定回覆。對我來說,他是我即便以生命為代價也要追隨的那個極重要之人。

  他給予我一個歸屬以及親人般的愛,毫無條件的包容我、保護我。讓我也渴望擁有一樣的條件去回報他,並且陪伴他度過孤身一人的永恆。

  因此在同一日夜晚,他消耗大量的血能給予我初擁,讓我得以正式成為他的下血親,並且擁有第一代吸血鬼的身份,但卻因為身理上的轉換而昏睡整整一週。

  而他硬是拖著疲憊的身體外出,在社會動盪不安、環境混亂的時局之下,為自己還有我尋找血液。

  但在途中不幸地被教會設下的陷阱暗算帶回根據地,更遭活活的綁在十字架上任由陽光曝曬,直至消亡。

  等到我醒來,出門尋找他時,卻聽見人們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傳遞他已經死亡的消息,悲傷地淚水潰堤、痛哭失聲。

  『是妳,害死了他!』那道刺耳的聲音令我揮之不去,它在提醒著我一切事由都是因我而起。

  我自責自己為什麼要答應他接受初擁?

  為什麼、為什麼?

  並憎恨自己沒有任何的能力能夠為他報仇。

  ——直到最後,就連他的屍身、遺物都沒有看到一眼。



  「不要!」尖叫聲劃破狹小的空間。

  猛然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金屬艙內。汗水和淚水交織滑過臉頰,再度眨眨雙眼確認後,這才敢確定自己是清醒的,而不是身處方才的夢魘當中。

  「過了這麼久,還是放不下來……」

  怎麼可能放得下?因為自己的緣故,使得最親愛的那位大人葬送敵營,這份自責以及罪孽永遠都不可能抹除。

  也不是沒有想過尋死——

  但我若是死了,這世上便再無任何一位第一代吸血鬼,那便是等同於糟蹋大人犧牲的性命。

  一如往常抹去臉上的液體,伸手準確在漆黑的空間按下金屬艙的開關,踏出了金屬艙。

  拿起梳子站在梳妝台前,仔細地梳理自己及腰的金色長髮。

  鏡子裡沒有任何的倒影,因為吸血鬼的身影是不會被鏡子反射的。

  這面鏡子只是為了懷念我那身為人類的短暫十幾年。除此之外,僅剩下的價值大概就是裝飾這間寬敞冷清的房間吧。

  放下梳子來到落地窗前,打開走上陽台,大口呼吸早晨的新鮮空氣,強迫暫時遺忘方才的夢境,將自己的狀態調整至最佳。

  在一般的狀況之下,身為第一代吸血鬼的我,比起後代的吸血鬼對於陽光的免疫力還要高一些,只要不在正午時分在太陽底下活動,基本上都不會有太大的不適。更不會如你聽聞到的荒唐迷信一樣,一接觸到陽光就化成灰燼。

  瞇著眼並且伸出手遮擋,我望向太陽。

  其實,我挺喜歡太陽的,雖然大人是因為太陽的曝曬而死,但是造成這般結果的是教會,並不是太陽本身。

  而且它的存在,是我除了德拉庫拉大人以外的救贖,亦是另一個「我」。



  「叮咚——」門鈴響了,把我從思緒中喚醒。

  迅速的整理好剩下尚未打理完成的部分,便前去玄關為來者開門。

  「希緹亞姊!早上好!」這聲音還是如此的有精神。

  站在門外的是昨天才跟我聯絡過今天要來拜訪,日皇的掌心寶貝弟弟——日向夜,還有他的管家朝索.安德利斯,以及三位貼身保鏢:天荼、小谷、五月。

  不過我也沒有想到他們這麼早就來了,現在也才八點……我應該起的不算太晚才是?不、不,一定是他們來的太早。

  「呵!早上好,阿夜。各位快進來坐吧!別站在外面說話。」我側身讓開門,邀請他們進來。

  「那就打擾希緹亞姊啦!」由阿夜帶頭高興的跑進屋內。

  見到這副模樣,我不禁微微勾起嘴角。

  「女爵,請問您在笑什麼呢?」朝索似乎對她突然發愣的原因感到好奇。

  「沒什麼,只是覺得很久沒有這麼熱鬧了。」停頓了一會,雖然覺得對方多半是故意的,但仍然按照慣例提醒:「還有,現在這年代沒人叫女爵了,直接改叫我的名字吧。」

  想曾經我的身旁也有那麼多同伴,如今僅剩下自己隻身一人彷彿與世隔絕,沒有他們的陪伴內心猶如被掏空一般的空虛。

  不曉得,他們過得可好?我是否還有機會能再與他們重逢?

  「我知道了,希緹亞小姐。」果然這麼叫聽起來順耳多了。

  因為叫女爵稱呼又會讓我的腦海中浮現出那位大人的臉龐,畢竟「女爵」這頭銜算是從他手上繼承下來的,令人想恨又恨不起來,只好選擇不再讓自己聽見。

  「天荼、小谷、五月,別那麼拘謹,當自己家裡就好。」反正在這裡阿夜不會有任何危險的。

  見到他們如此戒備,我有些好笑的提醒他們。

  開玩笑,在我希緹亞.德拉庫拉的地盤上有誰敢明目張膽的搞偷襲?不是傻子就是真的想找死。在場可沒有任何一人是好捏的軟柿子能任由別人在自己(主子)的地盤撒野。

  「是的。」三人仍舊是一樣的回答,卻沒有絲毫動作。

  這還真是忠心耿耿呢。由此可以見阿夜十分的幸福,除了日向炎那個弟控以外,還有那麼幾位謹守本分的保鑣。

  見狀我也不再多管他們,轉身在單人沙發上坐下和阿夜聊起來。

  我們兩人一聊起來,還真的是無話不談。畢竟作為日向炎的競爭對手兼老朋友,可愛的弟弟當然是不能讓他私藏,加上活了那麼久,情報網可不是擺假當花瓶用,自然對於阿夜的身世有相當程度的了解——包含玄日跟DS-II的秘密。

  「對了,希緹亞姊,妳要不要來斜陽市住一陣子?哥哥他很歡迎妳,說什麼想跟妳敘敘舊,順便交流一下企業機密什麼的。」

  不,我才不會相信那個在商場上打滾多年的狐狸會想要和自己敘舊,前面多半是客套話成分,真正的目的絕對是洽談公事不用懷疑。

  隨後阿夜微微皺起眉頭,露出苦惱的模樣:「不過,妳還要忙妳的血晶聯盟,應該很忙沒有空吧?這真是困擾……」

  「可以,等會你們要回去時,我就一起過去吧。」我沒有顧慮,直接答應下來。

  反正日向炎就算知道我是吸血鬼也沒本事能動我,去跟他聊聊天也不是不行。
  「咦、咦?沒關係嗎?」阿夜帶著興奮看著我,似乎沒有料到我會答應的那麼快。

  「這個倒是無妨,因為我手下也有許多人幫我做事。才不像你哥哥成天增加凱爾的工作呢!」撇撇嘴,虐待勞……秘書這檔事我希緹亞才不幹,能用的人就已經夠少的啦!

  「太好啦!希緹亞姊要跟我們一起回家!」阿夜開心的露出可愛的笑容,讓在場所有人都感染上他的雀躍,也紛紛都一起笑了。


  午後提上簡單整理過的行李,關上大門。我們一行人搭乘電梯到達住宅頂樓的直升機專用停機坪,機師已經準備好正等待他們登機後隨時可以出發。

  「麻煩你了。」全員登機後我淡淡的下達指示。

  「是的,小姐。」

  隨後,頭上的旋翼槳葉加速轉動起飛,載著我們飛回斜陽市。前前後後大約花了一個小時就抵達阿夜家頂樓。

  在阿夜的帶領之下,才剛踏進門便聽到再熟悉不過友人的聲音。

  「阿夜,你回來啦!」是的,帶著燦爛如陽的笑容迎接弟弟回家的超級弟控一枚。

  「哥哥!你下班了嗎?」顯然今天日向炎又翹班跑來弟弟住處等弟弟。

  不過這樣行嗎,會不會凱爾哪一天罷工不幹了或是跳槽到我這裡?

  把我晾在一旁對嗎?好歹來著是客,不盡地主之誼就算了,還被這樣華麗麗的無視!

  「阿夜,趕快離開那個嚴重弟控狂!還有你這傢伙再繼續扒著阿夜沒關係,我現在立刻走人!」行李還沒放下,提著往外走正好。

  「難得來一趟就不要在那裡鬧彆扭了,這女人怎麼一點都不可愛?快來談正事!」日向炎出言挽留,以免我隨性到真的立刻要回去。

  雖然知道自己年紀和我相差一大截,但在商場上合作已久,自然對於我的個性以及為人有一定的了解,否則他堂堂日皇怎麼可能這樣放低姿態?

  終於願意講點正事,那我就大發慈悲不跟你計較。

  「嘖、說吧,最近又在幹嘛?」停下腳步,東西丟著便一屁股坐上沙發舒適地翹起二郎腿,反正總會有人幫忙收。

  當兩大經濟龍頭的領導者開始談論公事,其他人也很識相回到他們的工作崗位,而阿夜也剛好遇到事件所以出門當英雄去。

  他們很有默契地貼心留給我們一個安靜的空間,雖然我們估計是不會去注意到這些心思。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14 06:49:54 | 顯示全部樓層
兩個坑都好相似呀。

會發展不同的劇情嗎?

天使之羽大大我有看過!很好看!可惜他不更文了。

樂樂的文也一樣很好看!期待樂樂的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12:53:46 | 顯示全部樓層
acy34055889 發表於 2019-7-14 06:49
兩個坑都好相似呀。

會發展不同的劇情嗎?

謝謝輝夜貓給予支持,回鍋後我會繼續努力寫下去的!

不過、兩個坑都好相似是……我的坑與天使之羽大大的坑相似,還是指《前世今世》與《緋色》相似呢?

如果是前者,我不否認採用天使之羽大大的某些設定,但是我們的故事背景時間軸不一樣哦。
我的故事時間軸是和原作是平行進行的,而天使之羽的則是來到阿夜小棘結婚生子之後;還有一點不同的是主角的年紀設定,那邊的希雅3600歲,我們家希緹亞只有600多歲喲!

那如果是後者的意思,前面就說過啦、《緋色》是《前世今世》的新版,所以內容差不多是很正常的。不過因為重新翻新,所啊我會針對一些設定上或者是文字篇幅做更動,基本上是不會出現放一模一樣的內容出來給大家看到啦!

點評

樂樂何時更文  發表於 2019-7-19 16:1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21 01:09: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這邊的西亞有記憶嗎 他的CP是什麼 雷瑟他們會找到嗎 會有第三十七代 39代 嗎 最重要的 不要再 棄文了最重要的 不要再 棄文了最重要的 不要再 棄文了 很重要所以有三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23 12:49:2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悠樂呀~~(誰是你的啊!
小芽好想你~~(飛撲(蹭
歡迎悠樂的歸來~~♡♡

緋色太陽啊……小芽可以自行解讀為他有雙重含義嗎?
一個是字面上的意思,另一個則是暗示希緹亞是吸血鬼也是太陽……呃…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
總之!這個名字看似簡單,但對小芽而言卻很有意境!
這個名字比小芽的什麼吸血鬼女王好多了(≧∇≦)b

悠樂要繼續加油喔!
小芽會在這裡支持你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3 16:23:31 | 顯示全部樓層
nana12 發表於 2019-7-21 01:09
這邊的西亞有記憶嗎 他的CP是什麼 雷瑟他們會找到嗎 會有第三十七代 39代 嗎 最重要的 不要再 棄文了最重要 ...

謝謝支持!我會繼續燃燒腦袋努力碼文的★

唔、我分成條列式來解答好了:
1記憶的部分大概下一章左右就會揭曉
2cp的話預計是艾克斯的,不過寫出來會不會更改設定就不敢保證啦……
3與其他人相遇是確定的
4尼奧出現確定,其餘有待商榷

還有還有,《前世今世》並非棄文!只不過是幫它「整容」罷了,且確定會寫到《前世今世》最新進度處。從那之後棄不棄坑、爛不爛尾咱們再來討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3 16:28:05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芽兒 發表於 2019-7-23 12:49
我的悠樂呀~~(誰是你的啊!
小芽好想你~~(飛撲(蹭
歡迎悠樂的歸來~~♡♡

謝謝小芽熱情的歡迎我回歸^^

的確,這個名字也是在靈機一動時想到的。
而要說它有雙重或是多重含意也是對的,就如小芽的理解一樣。或許在之後又會有什麼心得見解也不一定呢!

那麼、我會繼續加油的!

點評

好~~悠樂加油!我們一起加油!♡♡♡  發表於 2019-7-23 17:2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7-28 17:25: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悠樂 於 2019-11-1 22:54 編輯

第二章


  「嗯、就這麼辦吧,能夠有效壓制住底下那些蠢蠢欲動的企業。」只要我跟日向炎聯手,基本上還真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

  近來市場上有眼線回報,某些中小型的企業打算聯合起來組織新興聯盟。乍聽起來是想要藉此來抗衡太陽聯盟以及血晶聯盟,私底下還想要耍什麼小手段還有待調查。

  不過事實上,即便他們聯合起來,仍然無法撼動到這兩個聯盟一分一毫,反而先自曝其短、後自取滅亡。先不說日向炎,我就是討厭有人在底下搞一些難看的動作,尤其是已經傳出流血事件的粗糙手法。因此才有意針對那些小企業來一點整治,看看能不能安分一些,再不然就直接肅清掉了省事。



  另一邊看朝索在廚房忙東忙西,應該是在張羅晚餐。他也是辛苦,因為侍奉到一餐都可以吃上好幾人份量餐點的英雄雇主,再加上其他每日人數不固定的食客,還得有條有理地在時間內準備好餐點,一般管家都不敢保證自己能做到。

  ——我是不是也應該來去找一個貼身管家?

  這麼想也不是沒有原因,畢竟現在那個人不在我的身邊幫他打理一切事物,就得認命的全程自己動手。



  「我回來了!」阿夜的聲音從外頭傳來。

  日向炎幾乎是同時從沙發上站起飛奔出去,準備好好檢查自己的寶貝弟弟方剛當英雄時有沒有受傷。

  見他在阿夜面前停下後,開始全身打量,不時將他的手臂抬起,深怕不是挫傷而是骨折。因為自家弟弟受重傷第一個絕對不會是乖乖的跟自己講,而是到安特契那裡治療好掩蓋證據。

  「阿夜!你怎麼受傷了?」聽日向炎的聲音非常的激動,是傷勢很嚴重嗎?

  「哎喲、哥哥,這一點點小擦傷而已,不用那麼緊張,擦個藥很快就好了!」阿夜試著愛撫日向炎現在有暴走趨勢的情緒。

  「不行!得叫安特契來幫你檢查!」

  「等等朝索就會幫我消毒包紮,別去打擾安特契爸爸做實驗啦!」

  阿夜眼明手快地抓住哥哥掏出手機的那隻手,順利阻止日向炎撥出電話。

  日向炎遲疑地愣了一下,然後回神過來:「管家?我怎麼不知道管家會幫你包紮?」

  「那當然,之前受傷就是朝索幫忙處理的哦!」

  應該是在講朝索剛被僱用還不清楚阿夜是玄日,然後玄日為了救準備被滅口的朝索和樂音而被飛彈打到,渾身是血的那一次?

  「喂!管家,現在立刻來幫阿夜處理傷口,不然我就把你打包轟回家去!」

  看來日向炎只差沒有把掌心雷掏出來指著朝索。

  不過他要真那麼做,寶貝弟弟不哭給他看才怪,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有趣的管家就要被哥哥做掉,這任誰都會生氣難過。

  更何況之前才剛上演過這樣的戲碼。

  「你可不可以適可而止?」額上的青筋已經隱約地浮現,大有日向炎再不停止就要動手的準備。

  「是的,老爺。」

  在朝索回答完後,他用極速去拿醫藥箱,沒幾秒鐘就已經蹲在阿夜旁邊開始幫他消毒上藥。

  朝索你真的太棒了!

  雖然說拿個醫藥箱使用極速有些小題大作,不過看在旁人眼裡正是最佳的處理方式。畢竟,你不會知道這個性格多變的大人物下一秒到底會做什麼。

  好在朝索的動作很快,早就把晚餐準備得差不多。他幫阿夜包紮完傷口再度回到廚房,五分鐘後便將菜上齊在餐桌上,就連我的新鮮血液都有準備。

  於是包括保鑣三人,一群人熱鬧的一同吃著晚餐。最高興莫過於日氏兩兄弟,而我只是淡定的喝著高腳杯內的鮮血。

  「嗯,這味道還不錯。」我點點頭讚許。果然同為吸血鬼又是管家的朝索準備出來的食物都不會差到哪兒去。



  晚上,我睡在自己的金屬艙內。

  別誤會,我有好幾個金屬艙,其中一個就直接放在阿夜家,免得每趟過來斜陽市一次都要多搬一件巨大的行李,或是出現所謂人類認床的狀況。

  然後,今晚又是一個夢……



  『孩子,很快的,妳就可以見到妳心心念念的人們了。』隱約聽見一道聲音這麼我跟說。

  我也相信那道聲音所說是真的,因為「祂」是我所服膺的神,是絕對不會欺騙我的。

  而且,我等待和他們相遇,獨自一人度過普通人所無法想像的長久歲月有夠久的了。

  又一次回想起,屬於自己前世的記憶。

  『嘿!雷瑟幫我買藍莓派!』

  『就算我學不會劍術又有什麼關系?
就算我不像我的老師一樣,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但是我的十二聖騎士在我的神術增強之下,他們就是「史上最強的十二聖騎士」!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跨越他們來傷害我!就算我連劍都不會用,也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我害怕!』

  『十二聖騎士代代不變,代表着正義與公理也永遠不變。就算世事變遷,總有些事情永遠都不會變。太陽騎士永遠不變,他身旁也是永遠不變的十一個兄弟,偽裝一下就能賺來十一個兄弟,多划算啊!』

  熟悉的場景、熟悉的人們,前世的我,是領導聖殿的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太陽,一樣擁有璀璨奪目的金髮,以及蔚藍的雙眸。

  擁有十一個如親生兄弟般的夥伴,還有一位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老師,以及更多、更多……

  自從「成年」恢復前世記憶後,我盼他們盼了四百年,終於在這個時候能與他們重逢,因為我相信他們一定也擁有著記憶活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

  只是、這一世轉生,我成為了後天吸血鬼,而且還是直屬始祖的第一代吸血鬼……



  這個早上我特別的早起,因為昨晚的夢讓心情難以平復,所以決定跟阿夜一起外出晨跑。

  「阿夜,你會介意我跟你一起去跑步嗎?」我換上運動服綁上馬尾,開口問正準備出門的阿夜。

  「希緹亞姊要一起去?當然好呀!」今天多了一個人作伴,他看起來很高興,連忙點頭答應。

  「那真是太好了。」

  「我們出去囉!」跟上阿夜的腳步,我們倆就一起出門。

  與阿夜兩人並肩在大街上,享受著清晨柔和的陽光。不會刺傷皮膚,讓我不禁陶醉的忘我,完全忘記我跟阿夜正在慢跑當中,也忘記要注意看前面的路。

  「碰!」

  因為沒在看路,所以我撞到了人。而且這一撞還跌的不輕,屁股直接和地面親密接觸。

  「西亞姊!」阿夜見到我跌倒,緊張的回頭扶著我站起來。

  注意到阿夜少叫的名字不太對嗎?

  是我要求我認識的人們在外頭稱呼我要用「格里西亞.太陽」這個名字。一方面是隱藏本名還有緋后的身份;另一方面則是可以在遇到他們的情況下快速的認出來。

  而叫格里西亞又太拗口,所以阿夜就直接叫我西亞了。

  要不然我怕我那家喻戶曉的本名一接觸到空氣,就會立刻被別人認出來。然後接下來你可能會在隔天頭條上看到「血晶聯盟領導者『緋后』早晨現身在街上」等等的聳動標題,還有寫得天花亂墜的報導。

  情況麻煩一點,我吸血鬼的身份也難保不會被挖出來爆料光光,說不定還會接著連累到阿夜他們。

  唉、現在的情報單位可完全不能跟百年前的相比,那行動力還有蒐集資料的能力真的太誇張,再加上便捷的網路,一有什麼風吹草動,消息不一會就傳開了。

  不只如此,教會說不定就會趁機鼓吹反非人的勢力起來造反,好借著第三人之手來找我的麻煩,又或是想用這個方式將我扳倒。

  不過,我有可能讓你們這麼容易就達成目的嗎?不加倍奉還回去,我希緹亞.德拉庫拉這名字就倒過來唸!



  「唔……我沒事。」揉揉屁股,我趕緊表示我沒有大礙,並且轉頭向被我撞到的那個人道歉:「抱歉,你沒事吧?」希望我沒把人家撞受傷才好。

  「沒事,不用放在心上。」只看他拍拍身上沾到的塵土,很快的自己站起來,可見他並沒有什麼大礙。

  不過,這聲音跟語調聽起來怎麼有點耳熟?

  我猛然抬起頭仔細打量了一會眼前人的臉,並和記憶中的長相重疊比對。黑髮黑眼、額間少掉紅色的月彎標誌,雖然臉的輪廓有些許變化,但是聲音完全一模一樣,我絕對不會認錯!

  腦海裡立刻浮現昔日與「不是朋友的最好的朋友」的對話——

  『嘆一口氣會短命三秒的。』

  『答應你的一個請求會短命三年……』

  『如果真的會短命三年的話,那你早就在遇到我一個月後就死了嘛!』

  『你也知道…… 』

  想到這裡身子不禁微微發顫,也沒有考慮到對方是否確實擁有記憶,就用前世的語言輕聲呼喚對方。

  『雷瑟.審判?』

  看到對方明顯愣了一下,我知道我賭對了,而且光明神的話真的成真了!

  『格里西亞?』

  我很開心他同樣使用的前世語言叫出那個我許久沒有從他人口中聽見的名字。

  因為過於激動,我感受到眼眶的溫熱,並且換回現在的語言回應:「對,審判騎士長,別來無恙?」

  「等一下,你是誰?為什麼害西亞姊哭了?她只不過是撞倒你而已,有那麼嚴重嗎!」見到我眼角泛淚的阿夜跳出來打斷我跟雷瑟的對話。

  也是,在這個講究科學的時代和世界,我並沒有跟任何一人提起過我擁有前世記憶,也難怪阿夜那麼緊張的要為我打抱不平。

  不過阿夜你想太多了,而且你可忘了我希緹亞.德拉庫拉才沒有那麼軟弱。

  雷瑟只是皺著眉,將目光停留在我身上,盯著我一副「給我解釋清楚」的表情。

  「呵呵、阿夜,抱歉讓你擔心了。我沒有任何事,只是遇到熟人太激動而已。再說,你看我有那麼柔弱嗎?」趕緊露出微笑安撫阿夜,免得他等會不清楚狀況發飆起來,在我來不及阻止的狀況下一不小心就把雷瑟給做掉,這一世可沒有所謂的治癒術或復活術可以用!

  「啊、啊!對不起,我誤會了!」知道自己會錯意的阿夜露出手足無措的模樣對著雷瑟道歉。

  呵!真是可愛,難怪這麼多人被俘虜,至於他家哥哥又成為不折不扣的弟控。

  「沒關係。」雷瑟輕輕搖搖頭,表示自己不在意。

  「雷瑟,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勾起一抹笑,等待著他。

  「雷瑟.夏伊爾,可以叫我雷瑟就好。」他禮貌性地朝阿夜伸出手。

  雷瑟.夏伊爾啊……這真是個好聽的名字。想必這一世他過得應該要比前世好吧?我暗自在心底點點頭。

  「我是安向夜,你好。」阿夜露出爽朗的笑容,同樣伸出手回握住雷瑟的手。

  「那麼阿夜,我們接下去慢跑吧,不然等等讓朝索和其他人久等、早餐涼掉可就不好囉!」我開口緩解自我介紹完畢後微微尷尬的氣氛。

  「好。不過,希亞姊妳要不要就留下來跟雷瑟聊一聊?早餐我幫妳跟朝索講一聲就好。」

  阿夜十分貼心的提出疑問,顯然是想要留給我多一點的時間好好跟故人敘敘舊。而我自然理解他的用心,因此不做多餘的推託答應下來。

  「那就這麼辦吧,麻煩你囉。」帶著微笑揮著手,跟再度邁開步伐的阿夜暫別。



  揮別阿夜,我轉過身露出久違的燦爛笑容,「今日如此陽光燦爛,能在這鄙陋平凡之處再次與審判兄弟相逢,想必是光明神所贈與的恩典!不如隨太陽一同前往他處散播光明神的仁慈,同時交流光明神的嚴厲。不知審判兄弟是否同意太陽的想法?」

  許久不見,我特意調皮地開口講了至少這輩子以來都還未曾講過的光明神語。雖然這麼久沒有講有一點生疏,但還是成功換來雷瑟的白眼一枚。

  「要走就走吧,正好今天是週六有空。」

  我順勢做出一個「請」的動作,便邁開輕快的步伐帶著雷瑟前往我每次來斜陽市都一定會去的咖啡廳。

  嗯?當然是人類的咖啡廳,如果帶他去非人的聚集地那還得了,而且我可沒有帶著兄弟去送死的嗜好。

  要知道,敢傷害我兄弟的人都該死!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7-30 18:01:37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劇情……更動的還滿大的,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摸鬍子)
在看「前世」時,小芽一直都懷疑著,希亞是否不再相信神了呢?
不過看了此章之後,便安下心了。
我想在失去大人的那段日子,要是沒有一個信仰可是會很難堅持下去的……等等,說不定他的信仰就是艾克斯?(曖昧一笑)

是說…… 『這麼想也不是沒有原因,畢竟現在那個人不在我的身邊幫他打理一切事物。』

當中的「他」是誰呀?
會不會是……艾克斯(又是一個曖昧的笑容)
啊呸呸呸!艾克斯和希亞不過是兄妹,是兄妹!!

……不過好想看他們在一起喔!(被打

這次的劇情也是大改動啊!
沒想到希亞會那麼早遇到雷瑟……
哎呀!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感謝悠樂的更新~~(撒花

對了,可以拜託悠樂看一下芽的更新嗎?(不要每次都強迫推銷!)
畢竟……沒有讀者的日子真的很難熬~~
好吧,我知道我太貪心了(嘆氣)
不過,我希望悠樂能夠給我對於最新章節的感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