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06|回復: 20

[小說] 【特傳l漾冰】不為人知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6 15:43: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落櫻紛飛 於 2019-4-9 16:39 編輯

大家好!我是櫻,小的第一次寫文,若有不妥或沒有描述清楚的地方請留言告知

謝謝啦!

*漾漾冰炎一起私奔(劃線
*兩人一起威
*非主流背叛文




第一章  
背叛,過往


ㄧㄧToday, we were betrayed.


妖師褚冥漾,攻擊醫療班以及幫助鬼族

「漾漾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一定是你們在搞鬼!」
「我們決定繳回袍級,我們不想繼續幫助一個會傷害朋友的組織」

公會以『包庇背叛者』的罪名,捕捉眾多前袍級跟妖師褚冥漾的親人,加以嚴刑拷打

「我弟絕對不會做出那種事的!你們再打我也沒用!」
「我妖師一族族長,絕對相信褚冥漾」

前袍級以及妖師褚冥漾的親人們妥協『絕不會參與這件事情』這項條件,得以換取自由,監牢中只剩下前黑袍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與妖師褚冥漾

「…漾漾對不起…」
「亞…不…不要在堅持了…這樣會死的…」

今天是處決的日子,妖師褚冥漾帶著前黑袍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逃獄,目前下落不明


ㄧㄧWe escaped, fled this hell.


「呼…呼…」雪地中,一名黑髮青年抱著一名銀髮青年,仔細看的話,便可以發現兩名青年身上有著各種大小不一的刀傷以及鞭痕,面容很是憔悴,銀髮青年的傷痕甚至充斥著黑暗氣息,與白色的雪地形成一幅病態的美景

「褚…不用抱著我…我…可以…自己走…」銀髮青年心疼地撫摸黑髮青年臉上的疤痕,黑髮青年只是看向他,經過各種酷刑的青年眼中竟仍然保持著清澈

「沒關係的,亞,他們…竟然對一個精靈使用黑暗…我褚冥漾絕對不會原諒公會!」黑髮青年抱緊銀髮青年,一步一步艱難地走著


黑髮青年不小心一個踉蹌,已經相當虛弱的身體無法保持平衡,不過青年倒地前還不忘要把重心往後移,避免壓到懷中虛弱的人兒

“碰!”柔弱的雪地雖然減少了青年的疼痛感,但也讓青年更加寒冷,抱著銀髮青年把身子縮成一團

「褚…不要靠著我…你會很冷…」銀髮青年推推黑髮青年,才驚覺黑髮青年的體溫竟比自身比旁人略底的體溫更底

「不會啊…亞、亞很溫暖耶…」黑髮青年虛弱到無法站起,只好撫摸銀髮青年的頭,安撫青年不安的情緒


「褚…我想睡…」
「睡吧…亞…已經晚上了…哈…我也想睡…一起…睡…吧…」

兩人的眼睛漸漸閉上,在雪地中沉沉睡去


ㄧㄧWe slept for a long  time and saw a lot of things.


「霜~墨~出來玩!」一名藍髮藍眼的女子站在一顆參天巨木的樹枝上,對著樹上的一座樹屋大喊

她的名字,是扇

「扇,你就不怕被老師罵?」一名銀髮銀眼的男子從屋子探出頭,無奈地看著扇

他的名字,是傘夏侯

「哦~阿傘怎麼在霜跟墨的家?有姦情呦~」扇一臉戲謔地看著傘,惹來傘的白眼

「拜託,怎麼可能啊?墨那傢伙可是公認的妻奴,而且我只是跟他們借本書而已」傘拿著一本相當厚的書對著扇揮了揮

「扇,妳又要幹嘛?」一名銀髮、左前額帶有一抹紅的紅眼男子也探出頭,背後掛著一隻黑髮黑眼的背後靈

紅眼男子是霜,也是颯彌亞
黑髮男子是墨,也是褚冥漾

「啊啊~我找到一個好玩的東西呀!想說先來找最難約的你們兩個~我怕霜又腰酸背痛,墨又要照顧霜而兩個都約不到」扇變出一把湖藍色的扇子,遮住半張小臉

「扇,你的意思是要我現在跟霜…嗎?」墨把霜壓在地上,姿勢非常曖昧

「喂喂!不要光天化日之下做這種事!走啦!去找小鏡鏡跟晨」扇揮揮手,傘把書本丟掉異空間後跳到扇所在的樹枝,墨也抱起霜跳上去

「墨,我可以自己走」霜拍拍墨的胸膛,也許這在旁人眼中表示他有點不爽,但依墨對霜的瞭解程度來看,他只是做做樣子罷,其實蠻喜歡的,所以墨大膽地更加抱緊霜「因為霜軟軟的,很好抱嘛!」

兩人脫離甜蜜粉紅泡泡的場景後,才發現扇跟傘早就往鏡跟晨家的方向離去了「等我們啊!」「我們可不想被閃死!」傘回頭說了一句



扇像剛剛一樣,站在一座樹屋前的樹枝上大喊「小鏡鏡~晨~出來玩!」「哎呀呀~怎麼了嗎?」一名黃髮紫金眼的少女走出樹屋,隔壁棟的樹屋也走出一名藍黑髮藍金眼的男子「呦~霜跟墨一大早就在曬恩愛?」

黃髮少女,是鏡
藍黑髮男子是晨,也是安地爾

「晨,你欠揍?」霜臉上掛著一個淡淡的微笑地舉起拳頭「呵呵!」

接著某晨就被一堆冰柱插成刺蝟

「所以,扇,妳到底是找到了什麼?」
「嘿嘿~跟過來就知道溜~」



                                          
                                             to be continue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0 13:25: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落櫻紛飛 於 2019-3-1 08:16 編輯

嗯…沒人理我



那就自己玩吧!







第二章

消失的記憶



ㄧㄧWhen we opened our eyes, we saw them, our friends.





「唔嗯…頭好痛…」我緩慢地張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有著雕刻的天花板,唔…全身好僵硬,感覺我睡了好久好久

「墨?醒來了?」一道女中音響起,我順著聲音的方向轉頭過去,看見了四道身影。他們四個我絕對見過,都看了快一萬年了怎麼可能還不認得?

等等…是不是還少了誰?

眼角餘光瞄到了傘用來綁起銀髮的紅色繩子,紅色,是我最愛的顏色,因為它代表著那個使我深深著迷的人「阿傘,霜呢!?」傘一臉視的看著我「你就沒感覺到旁邊有人嗎?傻了?」

「嗯…」背後有個東西扭了扭,我輕手輕腳地翻身過去拍拍他「霜,起來了」「哼嗯…?」一顆銀色腦袋從被窩裡鑽出,睡糊塗的霜還發出一個很可愛的聲音!!!

「呵呵,霜睡糊塗了?」被友人的可愛舉動治愈到的鏡輕笑了聲,剛剛擔憂他們安危的陰鬱心情一掃而空「嗯…我,睡了多久?感覺睡上了好幾年」

我扶著霜坐起身,其餘四人看我們的表情感覺…好奇怪「你們還記得昏睡前的事情嗎?」扇的表情是少見地嚴肅,我努力思索了下記憶…該死的什麼都沒有!「我只記得我跟霜最後一起掉到深淵裡,之後…嘖,想不起來…好大一段記憶是空白的好煩啊!」我大力一把拍床頭櫃,幸好櫃子是特製的,要不然它應該就爆了吧

「墨,不用生氣,我也想不起來」一向較冷靜的霜把手搭在我肩上,紅眸直勾勾地看著我「阿哈哈…抱歉抱歉,幸好沒力量暴走,不然又要被阿傘唸一頓」我偷偷地瞄向傘,幸好他看起來心情不錯

「咳咳,所以我們睡了很久,呃…今天才醒嗎?」晨張開口,看起來想要說點什麼,不過他歪了歪頭又閉上嘴了「…差不多」

我瞇起眼,總覺得他們隱瞞我們什麼事…算了,反正他們也不會害我們,但如果是的話…他們也根本傷害不了我們



「好吧,不好說明就先別說吧!阿阿~我好肚子餓!」我伸伸懶腰,同樣身為吃貨一枚的鏡開心的舉起手「我肚子也餓了!傘煮吧!」

「加一!」

「蛤?為什麼是我?」

「因為我想吃日式料理!」

「對啊對啊!剛醒來的身體最適合吃涼涼的生魚片了!」我跟著附和

「…這什麼歪理」

「嗯…我也想吃日式料理」霜翻個身下床,我看到他虛弱到風一吹就倒的身子便心疼地伸出扶著他的腰

「好!有四個人同意了!少數服從多數,阿傘認命吧!」

「…真是麻煩」





ㄧㄧWe stayed here for a year, almost everything is the same as before





「呼…呼…你們兩個…太恐怖了吧…不到一年實力就恢復得跟以前一樣」扇滿身狼狽,氣喘吁吁地的跌坐在地,一旁的傘也相當疲累地扶著大腿喘氣,和在旁邊恩愛,連一根頭毛都沒亂的霜跟墨成了巨大的反差「有嗎?但我還是覺得我還是忘了什麼,感覺有想要報復什麼人的想法也」

墨扭扭手腕,語氣中看似調侃,但與墨熟識已久的其餘人仍然看得出他話中的擔憂「唉唉唉…墨,要不你跟你家的霜到Atlantis就讀?也許可以知道到底是忘了什麼東西呦!」

「嗯?那不就是那是你們一時興起創辦的學校嗎?就不怕我跟墨把它拆了?」霜彈奏著不知何時拿出的古箏,悠揚的琴聲彌漫在練武場中

「…我相信你們不會幹這種事的」已經休息夠了的傘重新綁起銀髮

「啊~不過聽起來蠻好玩的,霜~反正我們到現在都還沒參觀過,這樣豈不是可以名正言順的去玩嗎?而且我也蠻想知道他們上課都在上些什麼耶!霜陪我一起去嘛!」墨整個人扒在自家那個只差沒有結婚領證的老婆身上,霜也神奇的完全不受背上有隻大型犬影響,繼續用著變態的手速彈奏古箏

「…好吧,不過不要一言不和跟同學打架,人家會死」完全沒有自覺是因為自己而導致墨會跟別人打架的霜對墨告誡,而一來秉持著妻奴風範的墨自然不會反對女王,二來墨非常有自知之明自己根本打不過人家「唉呀呀~這點小霜可不用擔心~我們學院可是有跟鳳凰族簽訂契約的,只要不是死的連一點渣都沒有就不會正真死亡!」扇一臉不想動的模樣成大字形的橫躺在地,悠閒地拿出摺扇搧風

不不不,扇你搞錯重點了,他們倆隨便一招下去就可以把人弄得連一點點奈米大不到的渣都不剩

「吶~吶~既然這樣的話,入學手續什麼的不會要我們自己用吧?」「入學手續、代導人什麼的我都用好了,你們我是安排到大學部2C去就讀」

「哀哀,半路插班什麼的好嗎?」墨一改把自己老婆當靠枕到姿勢,老老實實地坐在霜身旁聽他彈古箏「幾天後才是開學日,你就不必操心了,就…當成轉學生吧!」

「呵呵,話說我跟霜的代導人是誰阿?想必心臟要很大顆阿」

「藥師寺夏碎,前任黑袍」

「你說是那個做專門替身的藥師寺家?」霜終於在彈完樂曲後把注意力轉到話題上,隨性地把古箏丟回收納用的異空間,放閃滿點的把頭枕到墨的大腿上,讓身為單身狗協會一員的傘跟扇不免在心中舉起大FFF團火焰,但無奈又打不過人家

「對呀~想說讓一個看起來是白色,切出來卻是黑色的人帶你們比較妥,天知道你們又會捅出什麼簍子」扇聳聳肩,語氣是滿滿的嘲諷

當然,即使是無殿的主人還是會進行所有朋友間都會做的事ㄧㄧ嘴砲

「呵呵~會捅簍子給朋友收拾善後的應該是你吧,扇」

「喂!是誰之前把某座古森林毀了!」

「扇,那麼上次把花園炸掉的人又是誰?」

「因為我要處理掉那種九頭蛇阿!」

「…牠不就是你抓回來的嗎?」

「…傘,你贏了」





              *

                                                               *

                            *



「翼華老師~」扇歡歡喜喜的撲到一名棕髮男子身上,後者無奈地用摸小狗的方法摸摸那藍色頭顱「扇,你已經一百歲了耶」

「這傢伙根本是十歲小孩,行為幼稚成那副德性,絕對沒人要」傘毫不留情地酸自家友人「阿傘很無情欸!」

接著,兩道一藍一銀的身影跑到一旁打架去了

「扇跟傘還真配,鏡,我們改天把他們湊成對好了」墨春意盎然的摟著一大早就喊著腰酸背痛的霜

「霜,你們昨天晚上…?」被稱作翼華的男子瞇起細長鳳眼,調侃的語氣讓霜臉又黑了一分「對對對,我昨晚『又』沒法睡」霜往墨的腹部用力打一拳,力道之大讓墨差點華麗麗的飛噴出去

「噗哦ㄧㄧ!霜,你把我打飛就沒人扶你喔!」墨順順自家老婆的毛,寵膩的摸著那頭銀髮

「呵,今天還是一樣的熱鬧啊」

「晨,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眼見兩人快要打起來,翼華將手臂橫在中間,打斷接下來的鬥嘴「好啦好啦!我啊,這次找你們來是想說你們也該出去看看世面了,所以,出去旅行吧!」

聽到旅行,自動聯想到好玩的扇跟晨雙眼發亮的看著被他們稱作老師的男子「老師會跟來嗎?」

「No-no,我畢竟要處理族中的事,你們就自己去吧!」

「蛤~沒有老師在會很無聊耶,你看看這顆木頭!你看看這兩個成天放閃的!」

「扇,你說誰是木頭?」

「你說誰成天放閃?」

「去死吧!」

「哇啊啊啊ㄧㄧ!」



「呵呵」翼華在一旁看著這群孩子的打打鬧鬧

「我啊,眼光果然好呢!你們一定,一定要繼續這樣下去哦」



                                                     to be continue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6 17:46: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所謂的認錯人

ㄧㄧI don't know how our 『friends』 are doing now?



「漾漾跟冰炎學長到底怎麼了…」情報班中,一名帶著鬼面具的人不斷翻閱這幾個月的情報,只希望可以找到有關那兩個當初逃獄的人的事情

「沒有…」千冬歲嘆口氣,走出情報班,在外頭把風的夏碎跟萊恩立馬詢問狀況

「他們到底是去哪了呢?連妖師首領跟褚冥玥都找不到!已經一年了!連個屍體都沒有…」夏碎皺皺眉,很是擔心妖師學弟跟他的前搭檔

「歐蘿妲分析過了,那時漾漾的實力已經堪比紫袍,冰炎學長也有實力,他們應該還沒死」萊恩搖搖頭,即使沒紮頭髮輪廓還是很清晰,他這一年來已經練成了“可以自主控制消不消失”

雖然本人的說法是他才不會消失

「算了…哥,萊恩,我聽說後天有兩個人會轉學來我們2C」

「…」夏碎聽聞,突然想起幾天前扇董事的要求







「呼…」夏碎剛剛完成一個有關精靈族的報告,突然懷念起以前的半精靈友人,現在啊…要再次有個跟自己默契絕佳的人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吧…

「藥師寺家的小傢伙,現在方便說話嗎?」霎時,夏碎的眼前突然出現一抹藍色身影,也就是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扇「呃…扇董事,您怎麼在這裡?」夏碎滿頭問號的看著扇,心中疑惑她怎麼會主動找自己,他們應該沒有很熟吧?

「就是啊…我想要你帶個學弟,哦!是兩個」扇眨眨晶亮的藍眼,手中的摺扇揮了揮「咦…?是…什麼特別的人嗎?才要無殿的扇董事親自來訪?」夏碎腦中又想到了那個妖師小學弟…等等,這麼相像的場面是怎麼回事?明明四年前只是站在旁邊看這場鬧劇的…今天卻變成了當事人

「欸…是很特別,他們應該跟很多人都有關係,唉呦!放心啦!雖然有兩個,但超好帶的!」只是怕他們一個不爽炸掉學院,扇在心中汗顏的補充「好,畢竟上了大學也沒什麼事,那麼扇董事還有什麼事情呢?或者是他們的資料…應該有吧?」

「嗯…沒有,你只要知道他們一個叫霜,一個叫墨,是2C的,其它一律不公開」哦…應該是看他們心情,扇又默默補充一句話「好啦!就拜託你了!記得要接人哦!藥師寺家的小傢伙」扇張開扇面遮住半張小臉,“唰”一聲又消失了

「真奇怪…」夏碎聳聳肩,乾脆先把事情拋到腦後,叫小亭來泡杯茶

夏碎表示:感到心累





             *

                                                             *

                                      *





「哼哼哼~」新生訓練當天,墨和霜仍然維持著早上五點起床練武的習慣,因此不到六點鐘時兩人就隨性的穿著原世界便服到達車站

而閒閒沒事的霜非常利用時間,跪坐在長椅上,大腿擺著一張古箏在彈奏,墨則是興致盎然的聽自家老婆的表演



在火車站彈古箏這種事,竟然一點違和感都沒有!



「霜~你覺得上學會很有趣嗎?」

「應該吧?我聽說學院有很多東西都是扇搬過去的」

「哦!我記得扇扇那時候要創校時可是到處搜刮一堆東西回來!我那時候超想研究研究的!」

兩人就這麼聊著完全沒意義的話題來殺時間,直到剛剛好六點時,仍然在彈奏古箏的霜突然一愣,下一秒,霜的背後凝結出幾條冰柱往一處空氣的方向射過去,剛剛好冰柱飛往的地方地面展開一個華麗的移送陣,幸好施術者總是有保持張開結界的習慣,要不然…火車站就會出現一隻人型冰刺蝟

「哇唔!能躲過霜的冰柱攻擊的人我還真很少見到,不管你是誰,我只能說你真幸運,有一直開著一個不錯的結界」墨讚嘆般地拍手,雙眼上下打量著這兩名幸運男子

其中一名較高、長相清秀的男子有一頭略長,紮成一束小馬尾的黑色半長髮,紫金色的眼睛增添了不少特殊感;另一名較矮、長得非常像資優生的男子有一頭黑色短髮與黑眸,帶著一副黑框眼睛。仔細看的話就可以發現兩人長相非常像似,是兄弟吧?

不過…他們怎麼愣住了?被嚇到了?



不太想理人的霜在打量完他們後緩緩的收起古箏,墨則是一臉好奇的伸手在他們眼前揮揮



「嘿!嘿!有人嗎?」

「…冰炎?…褚冥漾?」夏碎因不敢置信而聲音非常小,但是強到亂七八糟的墨跟霜當然有聽到

「嗯…這名字好熟…」墨歪歪頭,試著想起來這個名字是在哪聽到的「公會叛逃者,妖師褚冥漾跟前黑袍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不過現在證實是公會在搞鬼,導致不少當時有袍級退出,他們到現在還是下落不明。這件事鬧蠻大的,你大概是在哪裡看到的吧」霜抬首,無懼且富有自信的紅眸夏碎非常熟悉,不過為什麼一樣的樣貌、一樣的神情,就和以前差別那麼多呢?

咻ㄧㄧ

「呃…好吧,是我認錯人了,那麼霜和墨,我們走吧!」夏碎一手拉著自己的寶貝弟弟,一手拉著早就牽起戀人手心的墨,往火車要開過的月台縱身一躍!
         
                                               to be continue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6 18:54: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所謂的發文樂趣,只是求個留言、求個關注而已
                                   
拜託留個言吧!
(´⊙ω⊙`)看看我真摯的眼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6 19:40: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落櫻紛飛 發表於 2019-2-16 18:54
所謂的發文樂趣,只是求個留言、求個關注而已
                                   
拜託留個言吧!

哈嘍櫻,茖跑來了(*°∀°)=3
漾漾跟阿冰沒了記憶啊,夏碎跟千冬歲差點變成刺蝟W
期待後續發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7 16:46:35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茖夏珞.韓 發表於 2019-2-16 19:40
哈嘍櫻,茖跑來了(*°∀°)=3
漾漾跟阿冰沒了記憶啊,夏碎跟千冬歲差點變成刺蝟W
期待後續發展@@ ...

刺蝟…
藍色刺蝟…

音速小子ヾ(*´∀`*)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7 19:07:07 | 顯示全部樓層
哇~不一樣的兩人~

感覺冰炎......變溫柔了一點?(歪頭

超不習慣啊...... (努力適應中

不過很好看!希望大大不會棄坑甚麼的......

但我比較好奇那名老師是甚麼來頭←這算重點誤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7 19:46:0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千島羽 發表於 2019-2-17 19:07
哇~不一樣的兩人~

感覺冰炎......變溫柔了一點?(歪頭

呵呵~翼華在本篇應該不會有太多出場機會
不過為了防爆雷,我只能說翼華在他們六人眼中
是相當重要滴

還有本篇人物性格超級OOC,請勿追究@(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28 21:06:34 | 顯示全部樓層
個性差超多的啦!
總覺得在他們記憶恢復以前都不會被發現其實他們就是學長跟漾漾
然後有限制什麼年齡不能看的嗎?好像有些片段……嗯,算了不要理我
期待後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28 23:19:10 | 顯示全部樓層
無願 發表於 2019-2-28 21:06
個性差超多的啦!
總覺得在他們記憶恢復以前都不會被發現其實他們就是學長跟漾漾
然後有限制什麼年齡不能看 ...

個性是差很多
我都覺得我根本是在寫原創…( ´_ゝ`)

正陷入想寫H但不能放的困擾中(´・_・`)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