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008|回復: 120

[同人文] 《吾命同人》羅蘭出走 12/6番外 關於性別這檔事(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1-5 10:42: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逸狂 於 2018-12-6 19:02 編輯

      *自創人物出沒

      *本是無cp向,如果看到羅蘭X自創(男)的話,那一定是你看錯了


        看著辦公桌上那疊堪比寒冰做的特厚起士派疊三層還有剩的文件,希歐·暴風疲倦的揉了揉眉心。

        他今年已經四十多歲了啊,照他老師來說這年紀也該退休享清福了,哪還需要這樣被這一堆工作折騰⋯⋯不過話說回來,上一代暴風騎士老早就把公文扔給自家學生處理,還沒退休便開始悠哉了。話又說回來,他到現在還沒能享清福也是因為選了年紀太小的修伊斯當學生。然後說到底,按聖殿龍頭那物盡其用的個性,他就算退休了多半也是逃不掉的⋯⋯

        希歐決定放棄思考明顯不詳的未來,提起筆沾墨水,認命的打算開始批文改字。

        「暴風!」房門「碰!」的一聲被踹開。

        希歐望著被打翻的墨水逐漸蔓延整個桌面,深吸一口氣,轉過身對門口展露燦爛的笑顏。

        「有什麼事嗎?」

        急急忙忙闖進來的烈火在看見笑容的剎那向後縮了縮。

        「太、太陽要我來問你知不知道魔獄去哪了⋯⋯」

        「不知道喔,如果知道的話我也不必自己改這疊東西了。」希歐依舊笑容可掬地在公文上敲了一記,「我想是去找審判騎士長練劍了吧。」

        烈火的臉色隱隱發白,不知道是因為希歐給出的回答,還是因為實木材質的辦公桌傳出了碎裂的聲音⋯⋯

        他吞吞口水,小心翼翼的說道:「審判也說沒見到魔獄。」

        「所以呢?」

        「所以結論是沒人知道羅蘭上哪去了。」陽光般明亮的聖殿之首領著副隊長優雅地走了進來,在看見希歐燦爛笑容的瞬間硬生生退了兩步。

        跟在後頭進來的亞戴爾不明就理的瞥了自家反應怪異的隊長一眼,然後盡責的向希歐解釋:「今天一整天都沒注意到魔獄騎士長的蹤跡,隊長覺得不太對勁,四處探聽下似乎是誰也不知道他到哪裡去了。現在艾德和狄倫到附近的酒館找人,綠葉騎士長則前往皇家騎士團那裡確認,也拜託審判騎士長去魔獄騎士長的臥室看看有沒有奇怪的地方。」

        「太陽!」走廊響起匆忙的腳步聲,綠葉慌張的奔來,「伊力亞他們說沒見到魔獄!」

        「我們這邊也是!」艾德和面如白紙的狄倫出現在後頭,「問過了也找過了,沒有任何線索。」

        「真是的,那個麻煩的傢伙到底上哪去⋯⋯不對,是他為什麼要離開?」太陽騎士皺起眉頭,在房裡跺來跺去,原本就很耀眼的身影變得更加刺眼。

        見自家龍頭連認真時的小動作出現了,希歐這才收起笑容,跟著一起思索。

        「有事瞞著我們做?」綠葉提出可能的論點,「該不會是去做什麼危險的事吧?」

        「不對,又不是太陽,那種事他會拿出來商量才對。」希歐搖頭。「但他應該真的是有事瞞著我們⋯⋯可能性我猜到一個。」他看向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色有點陰沉的太陽。

        見狀,眾人也紛紛望向這位最有能力解決現狀的人選。太陽騎士遞了個眼神給自家副隊長。

        亞戴爾立刻跳出來解釋:「不久前才發生*魔王*失控的事件,再加上魔獄騎士長近來向魔獄實習騎士提出的要求,他極有可能⋯⋯」

        聽到這番發言,狄倫發白的臉色開始有了轉青的趨勢。

        「可是之前不是才拜託教皇陛下替隊長施了避火術嗎?」他急急說道:「除了火和隊長一個人絕對弄不到的大量聖光,還有什麼殺的死他嗎!」

        「冷靜點。」太陽舉起一隻手安撫,「我知道,所以這正是我們要思考的地方。」

        「不用想了。」

        轉過頭,看見審判騎士已經站在門口,臉色黑如鍋底,手上抓了本書皮和他的臉差不多黑的破書,封面上還有個圓洞,似乎本來有東西鑲在那。

        「這是在魔獄房裡找到的,上面的魔法陣我不瞭解,但解說很不妙。」他比了比攤開的那頁,遞給太陽。

        接過一看,堂堂聖殿之首的臉登時黑的能和審判騎士拼了,還很沒形象的爆出粗口——

        「幹!」

        在眾人聚過去一起看了那頁的內容,狄倫成為第二個因隊長離家出走而昏倒的副隊長後,沒人有心情怪他。




⋯⋯⋯⋯⋯⋯⋯⋯⋯⋯⋯⋯⋯⋯



        不知道太陽他們現在已經發現不對勁了沒有?一邊以劍代筆畫著從書上仿下的法陣,羅蘭一邊思考著。

        不過就算發現也來不及了,他已經離開忘響國,神殿對這裡的資訊掌握會大幅減弱,而且他事前研究過地圖,一路都是沿著人煙稀少或地形險惡的地方來的,所以即使被鎖定,等到他們趕來時也差不多晚了。

        現在他希望的是,最先找到他的人不是太陽或狄倫。他們是和他最親近也是對他最好的同伴,雖然他根本不值得。

        看到他的屍首,那兩人會有多傷心?

        羅蘭用力甩甩頭,不願再想下去。畫完最後一段線條,他把一直很重視的劍隨手扔下——反正很快就再也不需要了,拿起據說儲存著用以啟動魔法的能量、原本嵌在古書封面的球狀水晶走到正中央。

        聽說人在死前會回顧自己的一生,但此刻的他卻發現自己怎麼也無法回憶。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害怕一旦回想,便再也沒有勇氣進行接下來的步驟。

        不管是當皇家騎士還是聖騎士時,他的同袍都對他的認真執著讚譽有加。但羅蘭自己知道,他們都還不夠瞭解他。如果當初沒有執著於「太陽騎士」的位子,他就不會被太陽拖進聖殿,自然也無法砍死這位好友;如果他堅持不把魔王資格讓給太陽,十二聖騎士也不必受魔王力量所苦⋯⋯

        總是執著在不該執著之處是一種軟弱,在該執著時選擇屈服更是懦怯的行為。他犯下的錯已經很多了,夠多了。這一次,他不要再因私心而犯錯。

        深吸一口其實他早不需要的空氣,羅蘭將水晶填入預先留下的凹洞裡,啟動法陣。

        淺色的光芒自球心流出,沿著刻劃出的紋路快速蔓延,分成上與下、疊合在一起的兩個法陣分別順著不同方向開始轉動。

        羅蘭不知道其中的運作過程,只是不由自主的被交織在一起的柔亮線條吸引。就算知道這是將會奪去自己生命的兇器,他還是不合時宜的欣賞起這樣的繁複美。

        如果這是他死前最後看見的景像,那也算是一種幸運吧。他曾經這麼想過,在疼痛出現之前。

        劇痛是從踩在法陣上的雙腳開始的,然後飛快蔓延侵蝕羅蘭的全身。外來的能量遲而緩的排擠他體內原本沖沛的黑暗,痛苦的如此仔細和清晰,是更勝當年被前任國王凌虐的淒慘,彷彿有什麼正一片片地剝下他的皮膚,刨掉下方的肌肉,接著把骨頭與神經一根一線緩緩抽出,最後才輪到內臟⋯⋯

        前所未有的痛楚令羅蘭違反自身意願的現出死亡君主的姿態,振動三對巨翅試圖脫離法陣,卻彷彿被堅固而無形的拱形罩子所籠罩,任他如何亂衝亂撞都無法離開法陣範圍。羅蘭發出粗礪的怒吼,令大地為之震動,困著他的隱形牢籠仍硬是不肯動搖半分。

          痛⋯⋯格里西亞每次從「魔王」變回「太陽騎士」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嗎?痙攣著翅膀跌落地面時,羅蘭想著。果然,和他依舊差的太遠了啊。

        他已經竭盡力量,雙眼連魔法陣的亮光都看不見了,侵蝕全身的痛楚幾乎剝奪他的思考能力。迷迷茫茫間,耳邊卻響起格外清晰的悉窣——

        ——「 這位是魔獄騎士長,最近剛完成秘密任務,總算是歸隊了」——

        ——「魔獄騎士長,你今天晚上可有時間和我對練劍術?」——

        「閉嘴⋯⋯!」

        ——「魔獄,你現在該做的不是成為魔王,而是歸隊!」——

        ——「羅蘭,你真的想當魔王嗎?」——

        「閉嘴!別再說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好嗎⋯⋯」

        ——「羅蘭⋯⋯」——

        ——「魔獄⋯⋯」——
      
         ——「羅蘭⋯⋯」——

        在失去最後的意識之前,羅蘭似乎發覺自己一向冰冷的面頰,竟變得又濕又熱。





⋯⋯⋯⋯⋯⋯⋯⋯⋯⋯⋯⋯⋯⋯
        


        他完全沒料到只是散個步,竟然可以看到困在法陣裡,已然懨懨一息的死亡君主⋯⋯而且貌似是自己困住自己,換句話說,是自殺。

        走近的時候,那傢伙只是顫抖著微微支起上身,一雙空茫的眼與他對上,卻似乎什麼也看不見了。

        本來想就這樣默默看著他死去,但這屍體卻開口,「閉嘴⋯⋯!」

        他揚眉,不明究理。

        「閉嘴!別再說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好嗎⋯⋯」燃燒著的雙眼,流下兩行濃稠的黑暗。

        他怔怔看著,心裡浮現幾分道不明的滋味。

      

—�—�—�—�—�—�—�—�—�—�分隔線—�—�—�—�—�—�—�—�—�—�—�—�—�—�—�—�—�—�—�—�—�—�—�—�—


        第一次寫同人文,也是第一次把文公佈,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會想寫羅蘭是因為之前和同學聊了一下吾命後,開始思考這位虐心的角色最後的結局。覺得羅蘭一直是個坎坷成度不亞於太陽的孩子,由衷希望他有一日能走出內心的陰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5 10:53: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對了,忘了說,這篇文是不定更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5 11:42: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碧兒 於 2018-4-4 17:29 編輯

你好~
你是國中生還是高中??
要虐羅蘭嗎?
我最喜歡虐文了^_^
期待下次的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5 11:46: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小高一。綽號什麼的就自便唄,謝謝你願意來讀這篇文章,有什麼想指教的地方都能告訴我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5 13:03:13 | 顯示全部樓層
羅蘭你居然自己跑來做這種事情QQ
鼻要隨便離開隔里西亞他們阿阿阿阿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5 17:54:5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夏幽 發表於 2017-11-5 13:03
羅蘭你居然自己跑來做這種事情QQ
鼻要隨便離開隔里西亞他們阿阿阿阿阿 ...

冷靜冷靜啊。
羅蘭的確不該擅自離開,而是要好好思索同伴們的感受⋯⋯可惜他當時正在鑽牛角尖,一個鑽牛角尖的人是很難想更多的。
依舊是感謝留言!(鞠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7 18:32: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羅蘭走上自殺這條路啊...的確呢,在39上集的結尾裡也提到了羅蘭想和格里西亞決一死戰、同歸於盡的部份。
他的身份也是個不可忽視的問題,不過往好處想御我大大有寫了個「尋找羅蘭」的故事,那是在其他騎士長死去後只留下羅蘭、而他自己遺忘了自己是誰的故事,儘管目前還是個坑,但我覺得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一個未來。
總之,真的必須要讓他相信自己的同伴才可以繼續活下去,不過如果活下去最後也只會有孤獨一人的結局呢......糟糕,這樣的話羅蘭好像只會有BE(?
請忽視我上頭的胡言亂語吧!總之我還是很希望能看到接下來的發展,請努力加油讓這故事圓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7 18:54:41 | 顯示全部樓層
逸狂 發表於 2017-11-5 11:46
我是小高一。綽號什麼的就自便唄,謝謝你願意來讀這篇文章,有什麼想指教的地方都能告訴我喔。 ...

碧兒只是個小小的國中生啊!
那我就叫你狂大好不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11-7 20:16: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天上的流星雨 發表於 2017-11-7 18:32
羅蘭走上自殺這條路啊...的確呢,在39上集的結尾裡也提到了羅蘭想和格里西亞決一死戰、同歸於盡的部份。
他 ...


就算是胡言亂語我想我也是看的懂。
我也是和你有差不多的想法才決定用羅蘭當主角的。他對我而言是個挺悲慘的角色,身份是個問題,我想他應該依舊無法完全接受自己是個已死之人的事實——或者說他接受了,但仍無法看開。無論如何,他的未來是個謎,而且很有可能必須在同伴們全都老死後繼續行走於世間。
我想給他一個我編織的未來⋯⋯這句話似乎太夢幻了點,事實上別用文筆蹧踏這位已經夠淒慘的角色就不錯了(笑)。總之,謝謝你願意期待我的文章,這是對我最好的鼓勵!
*我也有去挖尋找羅蘭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11-7 20:19:34 | 顯示全部樓層
在已經看完吾命的兩年後,意外的喜歡上了羅蘭,恭喜他成為了我目前最資淺的副命www

他真的很可憐,死亡,對他而言,到底是什麼呢......

總之,期待下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