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65|回復: 12

[小說] 沉月之鑰 紅x范 意外的到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3-12 23:32: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Yuira 於 2017-3-21 21:04 編輯

*注意事項*

%非BL
%范統的詛咒解除了
%新手,寫得不好請包涵
%更新時間不定

以下為正文
------------------------------------------------------------
[為什麼我們兩個西方城的人要幫忙打撈夜止的代理侍?]

[...誰知道...]

目前西方城的現任鑽石劍衛莎諾與前任的璧柔正在東方城的水池打撈范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時間要再稍微往前一些...


時間回到稍微早一點的神王殿,這裡現在不只是東方城的高官就連西方城的高官也在這裡忙得焦頭爛額

因為前陣子已經決定要進行兩國聯合舉辦的盛大慶典,目的是在於加深兩國之間居民的感情,畢竟就算兩國之間已經宣示和平,但是兩國之間的居民還是存在著隔閡,所以兩國的高官決定舉辦祭典加深彼此居民的感情

由於這是個十分盛大的活動,所以別說平常有在做事的人了,就連平常不務正業的音侍跟月退也得做事了,繁忙的程度連已經辭職的璧柔也得幫忙,所有人忙了好幾天後總算到最後的衝刺了

而范統最後的工作就是測試祭典要用來放煙火的符咒,原本是很順利的,但測試最後一張時一陣強力的爆炸把范統給炸回水池

由於只有莎諾跟璧柔的工作都結束了,也就只好由她們去接范統

[啊!那邊有水花范統應該在那]

[真的呢,趕快接他回去吧]

當她們划過去時范統果然在那

[范統你沒事吧?]

璧柔先開口問了一下

[應該是沒事啦,話說為什麼是妳們兩個來接我啊?]

[兩個美女來接你是有什麼不滿?]

莎諾用不太高興的語氣對范統質問

[哪有什麼高不高興的,能來接我的人我都很感謝啊]

范統回答過後,璧柔遲疑地看著他

[范統,你....沒說反話?]

她說出來之後,范統跟莎諾都吃了一驚

[難道詛咒...解除了?]

[快多說幾句話試試看?]

[解、解除了?真的解除了嗎?喔喔!真的都沒說反!我真的被治好了嗎!終於好了嗎!]

大概是未想過的的好事忽然奇蹟般發生,范統的情緒有點激動

[天啊,居然可以正常講話了,已經多少年了啊,真是太讓人感動了!]

[我理解你現在有多麼高興,但...你還是先上來穿上衣服吧,我們會把頭轉過去的]

聽璧柔這麼一說范統才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在兩個女孩子面前一絲不掛的,當他害羞地準備上船時,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右腳被抓住,無預警地拉得他往下吃了一口水,三人都正為突發狀況感到驚愕時,剛才拉他腳的人也浮出水面透氣了

船上的兩人都對這人十分陌生,但是范統卻在看到這個緊抱著他手臂的人時感到非常訝異,因為這是他認識的人

[.....范統?]

那個人在看到范統的臉後說出了他的名字,而范統也在回了神後不敢相信地說出了那個人的名字

[.....小紅?]


----未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18 16:17:56 | 顯示全部樓層
作者您好~
偶然點進來觀賞((其實是被標題驚訝到進來的
題材很有趣呢!要繼續加油喔~
會期待更新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18 22:00:25 | 顯示全部樓層
被標題嚇到進來的+1
這個cp好酷啊!期待後續發展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20 20:52:38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小紅?妳是小紅嗎!?]

對於眼前這位不可能出現在這世界的友人再次相遇的范統,可說是十分驚訝

[范、范統?你怎麼會在這…?不、不對!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水裡!?我不會游泳啊!]

大概是真的不會游泳,所以小紅慌張地緊抱著范統的手臂

[等等!不要這樣!胸、胸部碰到了啊!]

可能是因為太過慌張,小紅完全沒聽到范統說的話,而范統也因為雙方都是全裸又這麼的緊密也非常不知所措,船上的兩人也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過了一段時間小紅終於冷靜下來了,兩人也上了船穿好了衣服

[那個…范統這是你認識的人嗎?]

最先開口的是璧柔

[嗯,我是范統的朋友叫我小紅就好了]

小紅也做了簡單的自我介紹

[哎呀,沒想到范統你居然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真是不能小看你呢]

[[我們才沒在交往!!!]]

聽到莎諾這麼一說范統跟小紅馬上異口同聲的一起反駁

[噢~~是嗎,呵呵]

看到兩人的反應後莎諾露出一副調戲的笑容

[話說…這裡究竟是哪裡?]

[….這裡叫幻世,人死後如果有遺憾就會被名為沉月的法器召喚過來,這件事我之前有在同學會上說過]

對於小紅的疑問范統馬上幫她做了回答,但小紅的疑惑反而加深了

[咦!?我死了!?不對啊,我完全沒印象啊?]

咦?不記得怎麼死的?那不是跟我當初還沒死卻還是被沉月抓來一樣?可是現在沉月不是已經承諾不再抓活著的人過來了嗎,這到底….?

[不過,妳是剛來的新生居民為什麼不是在沉月通道出來,而是從水池裡出來啊?]

面對璧柔的疑問范統跟莎諾也很疑惑,畢竟直接在水池中出來的新生居民這大概是頭一遭,這時范統突然想到一件事

[對了,雖然小紅是剛來的新生居民,但她卻是在我們東方城的水池裡出來的,這樣的話她理當是我們東方城的人,沒必要再跟妳們西方城的人搶了吧]

[…也對]

[…也是啦]

范統的這句話讓西方城的現任與前任劍衛無法反駁

[等等,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還有我現在才發現范統你的詛咒解開了?]

[對啦,詛咒剛剛好像解除了,剩下的我們之後再慢慢講,總之先回神王殿吧]

回到神王殿的路上范統本人一直沒察覺,小紅一路上都緊握著他的手,而璧柔跟莎諾就跟在兩人的後頭看著他們並露出奇妙的笑容


----未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1 00:32:53 | 顯示全部樓層
從來沒有看過這個cp的說~~
不過被大大一寫 突然覺得很有愛呀~
我也開始萌上這一對了哈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26 23:53: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uira 於 2017-4-3 10:22 編輯

*范統的事後補述


呃…由於一下子發生了兩件難以置信的事我現在腦袋還有點轉不過來

首先是我的詛咒突然就解除了,雖然我真的開心到不行,但解除的太突然沒什麼真實感

再來就是小紅居然來到了幻世,尤其是她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這點讓我十分在意,畢竟小紅才剛來到這世界應該是沒被綾侍大人把記憶封印才對,再加上她也不是從沉月通道而是從東方城的水池出來也很奇怪

我當初來到幻世時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是因為還沒死就被沉月抓來,如果小紅也是沒死就被抓來幻世的話,那我也該基於老同學的情分上全力幫她回去才是

回去的路上我大略將幻世的事情跟小紅講了,之後回到了神王殿所有人也都完成工作了,而所有人看見小紅時除了跟我在原本的世界見過她的暉侍是感到訝異以外其他人是對為什麼多了個沒見過的人感到疑惑

唉…這裡帥哥跟美少年這麼多,就算是小紅也會瞬間被迷住吧…

[初次見面,我是范統的老同學叫我小紅就好]

欸?沒有反應?算了…

我和所有人說明剛才發生的事,當然,我絕口不提我跟她那過於『緊密』的那件事

講完之後所有人都十分驚訝我的詛咒終於解除了,小金是感動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月退是激動到整個抱了上來,而珞侍跟暉侍則是不能再聽到反話感到遺憾,我說你們兩個真的是….算了

我也跟小紅介紹了在場的人,因為我認識的人幾乎都在這裡了,其實一開始介紹得很順利,但在介紹到某兩個人時小紅的反應跟我第一次聽到他們的名字一樣,震驚到噴出一口氣來,然後被口水嗆到,而那兩個人就是矮子跟住手先生

另外,本來綾侍大人是要把小紅的記憶也封印的,但在我的求情之下這件事也就算了

話說回來,因為今天是祭典企劃工作的最後衝刺,所以現在已經快要半夜了,話說小紅現在該怎麼辦,沒想到珞侍那傢伙居然說暫時讓小紅跟我住在一起!?

喂!別開玩笑了!就算我們是老同學了,但也不是可以住在同個屋簷下的程度啊!

正當我想反駁前,他卻先笑著說:[國主的命令你也敢違抗?而且別忘了當初是誰幫你找那棟房子的?]

我無法反駁….

宣布解散後我跟小紅先在路邊攤吃了頓遲來的晚飯之後才帶著她到我家,我原本打算是要把我的床讓給小紅睡然後自己睡在地板的,但她卻說自己睡地板就好,最後我們兩人都拉不下臉,居然變成了兩個人一起睡的狀況啊啊!!

我的床雖然容得下兩個人,但是絕對算不上很大,所以我們現在是有點擠的尷尬狀態

我說的有點尷尬是我個人單方面覺得尷尬,因為小紅現在正在一旁把我當抱枕抱著我安穩的睡著啊啊啊!!!

而我就在這輾轉難眠的夜晚結束了這充滿意外的一天


----未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3-26 23:56: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來我是想寫完這個事後補述後再寫一篇的,但還是不行呢,抱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3-27 01:04:48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感情怎麼發展的那麼快XDD笵統你有福了嘻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4-3 10:03: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Yuira 於 2017-7-19 00:55 編輯

第二天早上,陽光照射到范統臉龐讓他睜開眼睛,眼睛睜開後是一如往常的房間沒有什麼不同,還有點累的他本來想再睡一下,但他發現他的左半身不知什麼柔軟的東西纏住完全動不了

剛睡醒的范統迷迷糊糊的把棉被掀開後…

一秒…

兩秒…

三秒…

過了三秒後范統的睡意完全消失,因為范統的左半身現在正被他的大學時期的同學小紅緊緊纏抱著

范統現在腦袋可說是震驚得一片空白,回過神後他發現小紅也正要醒來了

[…唔嗯~]

小紅醒來後剛好視線跟范統對個正著

[早、早上好]

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范統只好說了聲早安

[嗚…早上好……嗯?]

小紅揉了揉眼睛後看清楚了范統的臉後也跟剛才的他一樣呆滯了幾秒後睡意全消,臉上全是震驚的表情

[!?]

[…睡的好嗎?]

[!?!?]

在看清范統的臉跟聽到他的聲音後,小紅也發現自己現在跟范統是維持著什麼姿勢臉上迅速變得通紅

[怎、怎麼了嗎?]

[呀啊啊啊啊啊!!!]

啪!!
---------------------------------------------
[過分,真的是太過分了…]

[抱歉啦…]

現在臉上多了個巴掌印的范統正跟滿臉歉意的小紅在早餐店吃著早餐

[可是我昨晚讓我睡地板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不是嗎?]

喂喂!話不是這麼說的吧!

唉…第一天就這樣了,而且我們還不知道要一起住多久,之後的日子到底要怎麼辦

話說…原來女生的身體是那麼柔軟啊,而且她的睡臉是那麼可愛嗎…

[…那不是代理侍大人嗎?]

[真的誒,跟他一起吃飯的人是誰啊?]

[長得還不錯,不會是女朋友吧?]

[看他們能正常對話,那米重今天說代理侍大人的詛咒解除跟昨晚帶女人回家的情報是真的呢]

旁人的閒話都一字不漏的傳進范統跟小紅耳裡讓他們十分無言

昨晚他們吃完飯後剛好遇到米重,也就被套了一些情報了

米重那奸商!我明明就說小紅只是以前的同學而已,那傢伙該不會是為了讓情報買得掉就只說我帶女人回去吧!這個女人娶了可能會折壽啊!

[看來那個叫米重的傢伙是不想有老婆了…]

小紅冷不防的一句話讓正在喝茶的范統差點嗆到

等等!米重那傢伙的確有點糟糕,但還沒到需要絕子絕孫的地步啊,不過…新生居民本來就不能生育,而且米重別說女人緣,就連人緣都很差了,更別提他還迷戀著男人的綾侍大人,所以就算被剪光紅線好像也沒差…
-----------------------------------------------
兩人吃完早餐後就立刻前往沉月祭壇,來到沉月祭壇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今天要來接噗哈哈哈回去,另一個是來問問小紅來到幻世的原因

兩人進入沉月祭壇後看見的是漂在空中睡覺的噗哈哈哈跟抱著他手臂撒嬌的沉月

噗哈哈哈看見范統後就甩開抓著他手的妹妹來到范統身邊,被甩開的沉月則是用很怨恨的眼神盯著范統

[死范統你總算來了…你旁邊的那個人是誰?]

噗哈哈哈注意到小紅後就對范統質問,而小紅從進來的時候就一直用熱情的眼神盯著沉月

范統跟噗哈哈哈說明昨天發生的事,說明結束之後噗哈哈哈用鄙視的眼光看著范統

[范統你居然讓女人跟你同居?還睡同一張床?你到底是可以多糟糕啊!]

面對噗哈哈哈的指責范統實在是無法反駁,雖然范統跟小紅是老同學了,但男女授受不親這個道理他是懂的,不過他也沒辦法啊…

[我也沒辦法啊…這又不是我決定的…]

噗哈哈哈嘆了一口氣,他實在懶得對這個一天到晚自找麻煩的主人再多說什麼了

[總之你是要搞清楚為什麼那個女人會來到幻世對吧,喂!笨蛋妹妹妳…]

[放開我啊!!]

噗哈哈哈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沉月的慘叫聲給打斷了

范統跟噗哈哈哈往慘叫的方向看過去,發現小紅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沉月身邊將她緊緊的抱住了

[妳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類馬上放開我!]

[啊啊~這觸感,這聲音,這味道跟個性…完全是我夢寐以求的妹妹啊~]

[我只有一個哥哥跟一個姐姐而已!我才不是妳這卑微人類的妹妹呢!妳是想利用我吧!快放開我!]

對於眼前這不可思議的景象,范統跟噗哈哈哈都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笨蛋妹妹妳不會控制她嗎?]

[我無法控制這個人類啊!]

[她不是新生居民嗎?]

[她是沒錯,但我的力量對她沒用啊!]

[[什麼?]]

范統跟噗哈哈哈異口同聲的說出這兩個字,但鬧劇還在繼續

[妳快放開我!]

[再等等嘛,好可愛,真的好可愛噢~]

沉月聽到這句話後掙扎就突然停了下來

[…妳剛才說什麼?]

[嗯?我說妳很可愛啊,可愛到不得了呢]

[…就算我無法控制妳的身體,我還是能知道妳是不是在說謊,妳再說一次]

[妳真的很可愛,為什麼要懷疑呢?]

沉月再一次聽到這句話後沉默了幾秒,之後豆大的淚珠突然從眼睛裡跑了出來

[哇!妳怎麼了?有那裡不舒服嗎?我弄痛妳了嗎?]

沉月突然就哭出來讓小紅慌了手腳

[…從、從來都沒、沒有人嗚嗚,說、說過我可愛,就算有也是騙我的人類,而、而且大姊跟哥哥也是從來沒有誇過我一個字,哇啊啊啊!!]

沉月斷斷續續的說完這句話後就在小紅的懷裡大哭起來,小紅什麼都沒說只是溫柔的抱著沉月輕輕的撫摸她的頭

看到這一幕的范統則是向他的武器投向譴責的視線,噗哈哈哈則是表面上平靜但眼神卻不停漂移
---------------------------------------------
等到沉月冷靜下來後,范統就向她提出疑問

[哥哥跟我在一起的這段時間我沒有抓人過來,不過我大概知道她是怎麼來的…我想原因應該是你]

沉月手指著范統說出這句話

[我、我?冤枉啊!我什麼都沒做啊!]

沉月沒理會范統的話,繼續說明

[昨天我有感覺到東方城的水池有一股力量傳來我的通道,但只有一瞬間我以為是錯覺就忽視了]

[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那股力量的感覺…就跟之前在你身上的詛咒一模一樣]

范統一聽到這句話全身頓時僵硬

[…所以說…是我身上詛咒的力量…把小紅帶來幻世的?]

[恐怕是,所以我才無法控制她,不過她除了這點以外應該跟一般的新生居民是沒有兩樣才對]

那位阿姨…不、小姐的詛咒有這麼厲害?連沉月妳都沒辦法?

[沒、沒有辦法送她回去嗎?就跟妳之前送我回去一樣?]

[…沒辦法,她連身體都不在了,這就跟你之前再次回來這裡是一樣的情況]

范統聽完這句話後呆滯了幾秒,之後站到小紅面前突然跪下,這個舉動讓小紅嚇一跳

[對不起!]

[欸?欸?]

面對突如其來的道歉,小紅顯得很不知所措

[要不是我,你也不會來到這世界,對不起!]

小紅聽到這句話後沉默了一下,然後嘆了一口氣

[我…其實也不是很喜歡原本的世界]

[…欸?]

這回輪到范統嚇到了

[我之前有說過吧,我們占卜系的基本上除了系上的同學之外都是沒朋友的,而且我們也不常見面只有幾次的同學會才有機會聚一聚,所以平常時幾乎都是孤單一人…]

小紅苦笑著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范統也回想起小學到高中時被當成怪人的時光,真的是不怎麼好受,大學時雖然不是很特別,但那卻是他在那世界最充實的時光,不過大學畢業後他又回到了孤單的生活…

[在這叫幻世的世界…我不知道會有怎樣的生活,我至少可以確定不會像原本的世界那麼難受,你再次離開原本的世界就是最好的證據]

沒錯,我當初雖然是被那位阿…小姐給強制送回來的,但我不後悔,因為我在這世界真的很充實

[不過呢…]

在范統回憶的時候,小紅又說話讓范統看著她

[…突然就被抓來陌生的世界,又被告知回不去了,元兇的你真的以為這樣就沒事了嗎?]

[欸?]

小紅突然的奇妙發言讓范統反應不過來

[接下來我的要求你只能說好,沒有其它選擇]

[噢、噢…]

[首先你要當我在這世界的嚮導,教導我幻世的各種事物]

[…可以]

[再來我要跟你繼續住]

[[哈?]]

范統跟噗哈哈哈同時發出驚呼聲

[你沒有其它的選擇]

[是…]

范統只能回答這個字,而噗哈哈哈則是以比剛才更加鄙視千倍的眼神盯著范統

[最後,雖然今天早上發生那件事…]

[早上的事…啊!那是你的錯噢!]

[我、我知道對不起啦!但我要講的不是這個!]

[那是…?]

[……我要繼續跟你一起睡…]

[………………啊?]

這句話讓范統的腦袋瞬間當機

[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兩遍!]

[不對!為什麼啊!]

這個情求范統是不可能毫無理由就接受的

[因為你還滿適合當抱枕的,我不會再做出像今天早上的事了啦]

[這什麼理由啊!]

[你是真的很好抱嘛,而且我睡地板你也不同意,你給我二選一!]

范統真的很懷疑小紅不是豪邁過頭,就是根本沒把他當男人看待

范統回憶一下,如果排除掉那件事的話,小紅她那柔軟的身體跟可愛的睡臉讓范統的臉頰感到一陣熱,雖然范統沒把她當戀愛對象,而且還有點怕,但受到那種刺激難免會心動

經過一番思考後,范統決定了

[…我們就一起睡吧…]

對於這沒主見的主人,噗哈哈哈已經什麼都懶得說了

-----------------------------------------------
[我們就再見了噢,沉月]

準備離開沉月祭壇時小紅先跟沉月道別

[…彌洱鈴]

[嗯?]

[我的名字叫彌洱鈴,不是沉月下次來別弄錯…]

小紅現在可說是又驚又喜

[我還可以再來嗎!?]

彌洱鈴沉默不答

[那我們就下次見噢,小鈴]

聽到這暱稱的彌洱鈴,馬上就紅著臉轉過頭,直到所有人離開前都不肯轉回來了

----未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4-3 10:23:19 | 顯示全部樓層
Yuira 發表於 2017-4-3 10:03
第二天早上,陽光照射到范統臉龐讓他睜開眼睛,眼睛睜開後是一如往常的房間沒有什麼不同,還有點累的他本來 ...

希望這次回復能多一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