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053|回復: 120

[同人文] 【特傳X因與聿】比血濃的 永遠是心改 第十二章 迷霧散去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3-14 15:38: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寒凝雪 於 2019-2-6 02:19 編輯

鍥子

雨!滂沱的下著,如同嬰兒般撕心裂肺的哭泣。

冰冷的雨水不斷的敲擊著地面,也不斷的敲擊著巷子裡那冰冷的遺體。

「虞因!你給我起來!你到底還要躺在這裡睡多久?還不給我馬上起來!」一位看似高中生的男人握緊了他口中的虞因的右手瘋狂的吼著。

「阿因......別睡了快點起來!你不是答應過大爸!永遠不再賴床的嗎?怎麼可以說謊呢?」另一位與男人有著相同面孔的男人我緊了虞因的左手溫柔的說道。

「哥......你怎麼可以也丟下我?」有著一雙紫色眼睛的少年緊緊的抓著虞因的衣角,美麗的紫色眼睛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怎......怎麼會?」某位法醫此刻沒有了以前嘻皮笑臉,此刻他的臉上只能看到茫然,明明虞因才離開他家不到兩個小時啊!

今天明明是這麼的和平,難得沒有任何的報案的,原以為可以平安的度過今天的,為甚麼那通電話要響起......為什麼?

一旁的員警們幾乎有一半以上都是看著眼前的虞因長大的,有些甚至也已經把他當成了自家的孩子般疼愛,當他們接獲報案趕到現場時,所有人都為眼前的景象感到恐懼,看著眼前不長的巷子血跡斑斑......虞因的身體被分割成了好幾段。

所有人複雜的看著身體漸漸冰冷的虞因,聽嚴司初步的診斷是說,兇手像似在審問犯人般折磨著虞因,為了不讓虞因快點死去,不知道用了甚麼藥物吊著,以至於在他們趕到的前五分鐘才斷氣......。

所有人沉默著......這場大雨帶走的不只是地上的血水,而是他們最重要的人的生命。

而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的屋簷上,一黑一白的人影站在那。

「......學長。」白影盯著手上的玻璃瓶悠悠的開口。

「走吧......。」

黑影說完就消失了在屋簷上,而黑影不久也跟著消失了。

*************

~*未完*~
新的論壇
我莫名其妙的糾結了好久好久好久呀XD

評分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3-14 15:45: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米可雅 於 2015-3-14 23:44 編輯

大大,這是同一篇文吧(?
舊的需要刪掉…的樣子(。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3-14 23:08:5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 和善的精靈~霸氣的妖師~漾漾變變態了(驚!)冰炎的脾氣居然變好了啊啊啊啊!(世界末日啊啊啊~)好靈異啊!求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3-14 15:42: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寒凝雪 於 2015-3-15 17:29 編輯

第一章 慎選老師

「阿因......我們又來看你囉!一個人在這裡很孤單吧?對不起最近有很多事要忙。」虞佟拍下了虞因墓碑上的枯葉,溫柔的笑著對墓碑上虞因的照片。

「阿因,對不起......到現在一年了我們還沒有抓到兇手。」虞夏用力的拔著墓上的雜草不甘心而又愧疚的對著虞因說道。

「哥......,我已經不再用寫的表達我想說的話了,你知道了會開心嗎?」聿一面掃著地板上的落葉一面小聲的說。

雖然三人說著各自想傳達給虞因的話,但回應著三個人的依舊是一片的死寂。

而在虞因墳墓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上,一黑一白的人影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

「學長......。」白影看著眼前悲傷的虞家三口,不自覺的想起當年他們剛將虞因下葬時的悲傷畫面。

其實他們已經進步很多了吧!想當初這一家人終究還是放不下虞因離去的事實,不論颳風還是下雨每天都必定會還報到......從未缺席過。

「走吧!是時候去找提爾了。」黑影轉身跳下大樹,而白影聽見黑影的話後也笑著跳了下去。

白光亮起,白光消失,眼前已是醫療班總部。

「輔長~好了嗎?」褚冥漾瞬間找到在一群藍袍裡的提爾,並使出新學的技能八腳纏功整個人吊在提爾的背上。

「唉~」冰炎看到提爾無聲的求助後,無語的將褚冥漾從提爾的背上撕下來。

「你覺得有可能嗎?」提爾現在非常的想崩潰,但這就表示目前能接手他工作的第一順位將會是眼前的褚冥漾啊!

「果然沒那麼簡單嗎?」冰炎聽見提爾的話後下了結論。

「其實不到一半的靈魂碎片我依舊可以復活他......。」褚冥漾前所未有的認真說道。

「褚......你知道我們不會答應的,那詛咒可不是開玩笑的。」冰炎瞇起眼睛無聲的警告褚冥漾,而褚冥漾則一臉無所謂。

「要不這樣吧!輔長你盡力救他,而我來幫你拯救其他病人!」褚冥漾覺得自己想到了個好主意,興奮的向提爾提議。

「不用!請您離傷患遠一點!......謝謝!」月見聽見褚冥漾的話後嚇到大吼出來,而其他人則被月見的聲音嚇到抖了一下,差點就要形成一場醫療疏失了!

「幹嘛這樣!我好歹也是九瀾師傅跟琳兒希娜亞師傅親自手把手交出來的唯一一位學生欸!」聽見月見的話後褚冥漾狀似不爽的說道。

「你會成為他們唯一的一位徒弟是因為沒人敢給他們教導。」冰炎冷冷的吐槽褚冥漾。

「其實你跟琳兒希娜亞大人學習我們沒有任何的意見,但是!為什麼你跟九瀾去修個行而已,回來就變得跟他一樣的變態啊?!雖然模有跟九瀾一樣有戀屍癖,但是可不可以不要把你的九瀾師傅送你的器官放到其他病患的身體裡!」月見覺得再不讓褚冥漾認清一些事實他就要崩潰了!

「欸!欸!欸!月見你不能這樣說,不裝進其他人的身體內臟就不新鮮了啊!而且需要的時候直接找一個剖開拿出來就好啦!多棒的行動保溫箱啊!」褚冥漾理直氣壯的向月見說到,而聽見褚冥漾這麼說的病患們,開始思考著能從這裡逃出去的機率有多大。

「褚......別玩了。」冰炎拍了拍正在黑化的褚冥漾的頭,順便解救一下可憐的醫療班。

「哼!」褚冥漾聽見了冰炎的話後,不爽的哼了一聲後就轉身離開了。

「......。」漾漾小朋友你傲嬌了!(這是所有在場的人的心聲)

「冰炎啊~你不覺得漾漾小朋友變得有點......恐怖嗎?」提爾小心翼翼的走到冰炎身後說道。

「他經歷的太多了......我不知道我能為他做些什麼。」冰炎看著褚冥漾單薄的背影,莫名的有種只想緊緊抱著他的感覺。

「學長你還不走嗎?」褚冥漾發現冰炎並沒有跟上來,只好轉身”召喚”一下他親愛的學長大人。

「......。」冰炎聽見褚冥漾的心聲,無言的跟了上去。

「輔長~輔長~你不覺得冰炎殿下重新醒來後,變成了和藹的精靈嗎?」越見看著冰炎和褚冥漾的背影,吞了吞口水說到。

「笨啊!冰炎殿下本來就是精靈啊!如果硬要說的話應該是冰炎殿下跟褚冥漾殿下個性都被導正了才對呀!」提爾聽見越見的話後,認真的糾正一下越見的觀念。

「什麼導正?」月見聽到也來參一腳。

「就是和善的精靈,霸氣的妖師啊!這世界越來越和平了!」提爾一邊說一邊默默的走回病房上寫著虞因的房間。

*************
~*未完*~
大家有沒有覺得文章通順很多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3-14 15:50:34 | 顯示全部樓層
米可雅 發表於 2015-3-14 15:45
大大,這是同一篇文吧(?
救舊的需要刪掉…的樣子(。


那那篇舊的會在放一陣子(因為底下有連結
等我這裡更到第五篇
我會把那裏刪掉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3-14 20:36:59 | 顯示全部樓層
漾漾變了!!!變超多的!!!((瞪大雙眼
不過有時候看一下不同的漾漾也不錯呢!
期待更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3-14 21:00:45 | 顯示全部樓層
愛莉希亞 發表於 2015-3-14 20:36
漾漾變了!!!變超多的!!!((瞪大雙眼
不過有時候看一下不同的漾漾也不錯呢!
期待更文喔! ...

請問大大是跟我從舊篇出來的嗎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3-14 21:20:35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是喔!愛莉我是新讀者,請多指教!((笑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3-15 01:26: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寒凝雪 於 2015-5-24 18:47 編輯

第二章 新的任務

蹦!

「什麼叫做自然死亡?!你覺得有可能嗎?!你不也看到了虞因的那些傷口不是嗎?」虞夏用力的把虞因的死亡分析報告甩向黎子泓,而那一頁頁的紙張就這樣散了開來。

虞夏一年來累積的壓力,在看見那份報告後全部爆發了出來。

「我也沒有辦法,這份報告也是今天寄來的,上頭的意思是不准我們再繼續追查下去了。」黎子泓一邊說一邊慢慢的撿起散落在他桌面上的紙張。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嚴司緩慢的撿著地上的紙張,長長的瀏海遮住了他的雙眼讓黎子泓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知道嚴司對於虞因的死一直都無法釋懷,畢竟如果那天他用更強硬的態度把虞因留下來過夜的話,之後的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了......。

「夏你先吃點東西吧......自從掃墓回來後你就把自己逼的更緊了,算我求求你不要這樣,阿因一定不會怪你的。」看著眼前變得如此消瘦的弟弟虞佟遞了塊麵包過去。

「你是阿因嗎?!你憑什麼認為阿因不會怪我?!當初如果我沒有逼他,他也不會跑出去三更半夜的不回家!」聽見虞佟的話後,虞夏生氣的對著虞佟吼著。

「對!我不是阿因!我沒有辦法代替他告訴你!要好好的愛護自己的身體!」虞佟看著被虞夏拍到地上的麵包,長久以來的壓力也已經沒辦法在壓抑了......。

「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對你大吼的,原諒我吧......。」虞夏看著強忍著淚水的虞佟,不自覺的慌了手腳。

「算了......我原諒你。」虞佟看著認錯的虞夏用手背擦了擦淚後無奈的向虞夏說到。

「就知道你最好了。」虞夏笑著拿起剛剛被丟他丟在地上的麵包,拆了袋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夏你要知道傷害了我們了我們寶貝的人,就算上面的下達了指令我們也有我們的方式可以去調查。」虞佟看著虞夏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微笑的告訴他自己的想法。

「告訴你們一件事吧,我剛剛收到了一件案子,兇手的手法跟殺害虞因的樣子十分的相似,而上頭沒有下達不能追查此案件的任何指令。」黎子泓看著眼前的雙胞胎,晃了晃手中的新案子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

「「我要那個案子!」」虞佟和虞夏同時毫不猶豫的轉頭對著黎子泓說道。

「要案子當然可以給你們,不過可是有附加任務的。」黎子泓將檔案遞給虞佟。

「什麼任務?」虞夏疑惑的看向自家哥哥手上的單子。

「臥底任務,雙子學校。」黎子泓一邊接過嚴司遞來的資料,一邊頭也不抬的對兩位雙胞胎說到。

「「疑?!」」

*************

「到底為什麼我不是扮保健老師?!有醫師執照的人是我欸!哪有這樣的!」褚冥漾瞄了一眼冰炎手機上的任務簡訊,氣憤的不斷跳腳。

「我不記得你有原世界的醫師執照。」千冬歲拿起眼前的小餅乾輕輕的咬了一小口後,發現味道並不喜歡就悄悄的放進了夏碎的碟子裡。

「褚誰辦保健老師並不是重點好嗎?」冰炎看著眼前生氣的小人兒,安撫性的遞了一塊他覺得吃起來還不錯的甜點給褚冥漾,而褚冥漾看見甜點後瞬間乖乖的坐到了冰炎的身旁吃了起來。

「看來冰炎訓練的不錯呀!~」夏碎意有所指的微笑拿起剛剛千冬歲悄悄放進他碟子裡的餅乾,看也不看將它吃掉,而千冬歲聽見夏碎的話後瞪了他一眼。

「這次的任務居然要用到一紅袍、一藍袍、兩黑袍,可見這次的任務有多麼的不簡單。」冰炎拿起自己的手機,再次閱讀一遍此次的任務內容。

「地點呢?」明明嘴裡塞滿了食物卻還可以清晰的說話的只有褚冥漾小朋友了。

「原世界的雙子學校。」冰炎看著像倉鼠般的褚冥漾微笑著又遞給了褚冥漾一片餅乾。

「順便說一下是我跟你要辦雙胞胎。」千冬歲看著褚冥漾鼓鼓的臉險些嗆到。

「為什麼不找那群養樂多?他們才是真正的雙胞胎。」褚冥漾有點不能理解的著眼前的三人。

「請不要再用這種表情說出這種令人傻眼的話好嗎?雖然看起來沒什麼違和感......,還有因為他們三個人終於決定要考黑袍了所以沒空。」千冬歲一邊說一邊撐了撐完全沒有一點滑落的眼境。

「另外說一下我是你們的新班導,真正的班導已經被殺了。」夏碎拿起剛剛千冬歲偷偷塞給他的同款餅乾遞給千冬歲,而千冬歲看見那餅乾後沒接手。

夏碎看見千冬歲的舉動後把餅乾拿到了千冬歲的嘴邊,而千冬歲糾結了一下後連同夏碎的手一起咬了下去。

「夏碎學長真是會記仇呢!」褚冥漾看著眼前兩人的舉動推了推冰炎說到。

「正所謂紫袍都是腹黑......。」冰炎小聲的對著褚冥漾說到,順便拍了拍褚冥漾嘴角的餅乾。

「兩位......我聽得見。」夏碎危笑看著冰炎和褚冥漾。

「好了!我們該解散了!晚點在這裡集合。」千冬歲收拾完東西尷尬的站了起來。

不久白園裡的四人腳下閃起四個傳送陣......。


**************

~*未完*~
終於打完了w(擦汗
謝謝Novia的評分(握手
我正在努力的飆字數w
有沒有人要告訴我
重看的感想(我想知道有沒有比較好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3-15 01:28: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寒凝雪 於 2015-3-15 02:27 編輯
愛莉希亞 發表於 2015-3-14 21:20
不是喔!愛莉我是新讀者,請多指教!((笑


好棒W
有新讀者了W
還請你多指教呦W
之後會解釋漾漾為甚麼會變成這樣W

點評

字數未達15字,請於七日內更正,若未更正將刪帖處分。  發表於 2015-3-15 02:2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