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御見我 返回首頁

梧雲的個人空間 http://pinkcorpse.org/?43651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日誌

【特傳】海聲(二)

熱度 1已有 235 次閱讀2018-5-26 21:44

浪潮止於腳邊。

細雨打在了身上、海上。

回神他才發現聚集在掌心中的不過是濕濡的鮮血,沿著縫隙往下滴落滴落,摔碎在沙岸形成了更深的顏色,狂亂的風帶來腥甜味,屍體和扭曲物體被拍打上岸,引起了一陣混亂,卻沒人敢打擾他的寧靜。

天空發出悲鳴,牽起大地跟著撼動,像是在為誰送葬。


「準備拔除惡意。」

冰冷的聲調迴盪在空間,像是從遠去傳來的聲音、卻又像是在耳邊訴說的言語,他感受到自己的手臂被外力拉起,然後被什麼東西用力刮過,不會痛、像是微小電流竄過,有些麻麻的,對方像是從他皮膚上撕起了什麼,那種像是小時候頑皮將保麗龍膠倒在手臂上等到他乾了在用力撕起的爽快感

沒想到剛剛死黏在他手臂上的圖騰這麼輕易就被弄掉,褚冥漾的思緒愣了兩下,這東西原來是紋身貼紙嗎?那為什麼他摳不下來?而且詛咒人家用紋身貼紙也太不專業了吧,術者是泡泡糖愛好者嗎?!因為路過看他不爽就隨便用泡泡糖裡附贈的貼紙黏在他身上充當詛咒之類?!

糟糕,超有可能的。

大部分火星人腦子果然都不正常。

「惡意以拔除。」聲音再度響起,制式化的言語不像是和他對話,而是對著另一頭的人報告著:「患者仍然未醒,不排除受到精神攻擊。」

「狩人代表已到達。」

語落,他聽到了碰碰的腳步聲,再來便是用力拉開門的聲響,各種零散的腳步緊接著靠近他,像是很多人魚貫而出,不知為何他在一片混亂中特別注意到了某個腳步聲,軍靴一下下的踏在地上發出沉穩聲響。

他瞬間明白了所謂的狩人代表是誰,在他貧乏的朋友名單中也只有戴洛和阿利是狩人,醫療班大概也不會讓其他陌生的狩人靠近他,畢竟涉及種族身分,有些人還是會介意黑色種族的存在,而且派一個黑袍來救隨便打死就死一片的人類好像也不太符合經濟利益,反正他想來想去也只有阿利學長符合。

像是要證明他的推測,對方和煦的聲音傳入耳中,那種柔柔的語調和學長不同,如果學長是讓你害怕到屈服,那狩人便是用他的溫柔來牽引你,讓你打從心底信服對方,遵守他的下達的每個指示,為他去死感覺也是個美妙的事情。

雖然他明白狩人不會這樣做。

『學弟,如果聽到了就跟著風走。』

氣流在他身邊擦過,打在臉上卻只剩下柔柔的微風,帶動著髮絲往後飛舞著,但黑霧仍然頑固地在他眼前不曾散去,他走了幾步覺得自己像是在原地踏步,冰冷觸感腳底傳來,他光著腳像是踏入了一片濕涼的地方,寒意瞬間爬上了脊椎。

他沒膽往下看,加速腳步前行。

『沙族並不會傷害你,如同他守護著海,只要你對那片海域沒有惡意,它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你通行,無須害怕,告訴他你只是不小心闖入便可。』

受到學長的提點,他才發現腳底感受到的並不只是濕濡的、還有帶點沙沙的感覺,那種觸感比較像是一腳踩進爛泥巴。

他下意識鬆了一口氣,不是什麼噁心的鬼東西就好,結果只是自己嚇自己阿,他拍了拍自己的臉頰提振精神,回想起之前學過的方法,小小的黑球凝聚在手掌。

『化為引線,隨著我的思考而行,聯繫沙之種族。』

黑球拉出了一條長長的絲線,緩緩垂下沒入地上,一頭握在他的手中,大地狠狠震盪了一下,差點讓他摔了狗吃屎。

雖然被人家提醒過這種方法很不禮貌,畢竟是強迫別人聽你說話的那種,他還是沒個想法,到底是那種奪命連環call還是直接入侵你大腦的溝通方法呢?因為這種方法是更快的他也沒什麼選擇(暴力精靈親自教授的方法),為了不讓以後走著走著被流沙吃掉報復,下次有機會好好道個歉吧。

他試圖和沙族交涉,那種屬於老者的滄桑聲調傳來,慢到讓人睡著的語速,褚冥漾有聽沒有懂,如果對方是罵他三字經他大概也不曉得,在他蛤了好幾次沙族才轉換到了他聽的懂的語言。

可惡,下次語言課因該先從百大種族的髒話開始學習才對。

『人類....為何....踏入。』

「莫名其妙被拉進來的。」他實話實說。

『沒有...允許....入侵...黑暗...必須排除...』

「诶诶诶?」沙子化作了一雙雙手用力將他拉往下一拉,褚冥漾亂叫一通,那種被當成肥料的感覺油然而生,不是說沒惡意就可以嗎?!他的主食又不是沙有什麼惡意拉,還是他上次回家吃了一堆吻仔魚所以才被大海的小弟伺機報復是不是?!

『沙族為何變的如此蠻橫,指引旅人雖然不是沙的種族任務,但身為自然一環的你們不該如此對待迷途的旅人。』

嚴厲的控訴口吻,他是第一次聽見狩人用著這種語氣和人交談,比較像是焦急到極點最後化為了怒氣發洩。

一雙有力的手抓住了他,在他差點整隻被埋進去悶死的千鈞一髮之刻,漂亮的褐色瞳孔出現在眼前,感覺想要將他整隻拔起,卻又受阻於地下的更大的力量,只能勉強讓他不繼續下沉,不知為何出現在這裡的阿利安撫了他幾句,低頭抓起沙交談著。

『海...討厭人類...討厭黑暗...所以沙也討厭。』

『他只是個不小心闖入的人類,難道這樣也不可赦免嗎?沙族也曾讓人類建築燈塔守護著海上的旅人,默許人類踏上嬉戲,如今善意消失,只想趕盡殺絕了嗎?』

不知為何,他覺得阿利很生氣,那種像是失去理智的生氣,雖然表面看不出異樣。但那種毫不留情的口氣像是要狠狠刮下沙族一層皮。

『他的身上有海的印記...海厭惡人類...不該...欺騙...』

『所以一切都是您的隨意揣測?我的朋友只是不小心踏入這片界域,也許是受到海的主人歡迎才留下印記,您不該就以您過往的經驗來判定他是入侵者。』明明是尊敬的句子卻隱隱帶有斥責感。

沙在動搖著。

印記?什麼時候他被下了印記?是那個惡意的圖騰?原來海神就是那個泡泡糖愛好者嗎?!不過這樣他大概是被海討厭著阿,沙的判斷沒有錯,這小弟雖然盡責但好像不知道大哥在想什麼阿。

而且阿利學長唬人很有一套。

『罷了...放過....不要踏入這片界域....下次不會手下留情....』

話語一落,手中的絲線便斷了,對方似乎不想繼續和他們交談,知道交涉成功的阿利學長豪不費力的將他往上一拉,他有種被沙子吐出來的奇妙感覺。

『沒事吧?』阿利皺眉在他身上來回掃著。

褚冥漾在三保證他沒有受傷後,阿利手中轉出了綠色火焰化為軍刀,用力劃開了黑暗,細微的光絲往外逐漸擴大,在他意識到不該直視光明前某雙大手比他反應還快的遮住他的視線。

在他離開空間的那瞬,光明與黑暗的交界處,他確切聽到了什麼,混濁的氣息吐在耳邊,引起了他的顫慄。

『妖師,你跑不了的。』

然後遠去。

什麼痕跡也沒有留下。





路過

雞蛋

鮮花
1

握手

雷人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子燕 2018-6-18 11:09
嘿,漾漾我剛好也喜歡吃泡泡糖,要不要來一片(給一片口香糖
漾漾那是因為你不知道,某人生氣的原因啊,是因為你~~~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