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登錄
御見我 返回首頁

花降樓-誰又等者誰 http://pinkcorpse.org/?40977 [收藏] [複製] [分享] [RSS] 彼岸花,花開開彼岸 花開時無葉 有葉時無花 花葉永不相見 生生相錯。

日誌

降雨-小短篇1 《夏 X 佟》

已有 496 次閱讀2015-7-14 00:52 |個人分類:小創作| 案簿錄, 虞夏, 虞佟

——如果沒記錯,那天似乎也下著這樣的雨。



  雖然離聖誕節還有1個月的時間,路上已經到處充滿為了迎接聖誕節來臨的氣息。

琳瑯滿目的聖誕紅花圈掛在許多店家的門口,配上兩個瑩黃響亮的大鈴鐺,更增添不少過節的氣氛。

生活在台灣可惜的就是很難看見白雪皚皚的雪景,每年也有不少人會到合歡山上賞雪,不過照工作的進度來看今年大概也沒這機會了。

雖然有點對不起家裡2個小孩,讓他們期待這麼久結果卻去不成。

連夏也盡量排開原本預定這幾天要完成的工作,偏偏這時候卻冒出一起情殺案。


根據鄰居表示,這幾天都率續聽到女孩子跟男方提分手的吵架聲響,似乎是懷疑男方在工作場所有外遇的對象。

而且連日來都早出晚歸,甚至乾脆在外面過夜就不回來了。

就在昨天聽到一聲尖叫聲後就再也沒穿出吵架的聲音,鄰居也習以為常,以為小倆口吵完就好睡覺了,也沒多懷疑。

哪知隔天早上出門上班時經過隔壁卻發現門戶大開,一時好奇就推開門看看。

原本潔白的磁磚上滿是遭拖行後留下的血痕,就這樣一路通到浴室門口,屋內其餘家具及牆壁也到處是血手印的痕跡。

驚嚇過度的他這時才後知後覺發出驚恐的尖叫聲,以來附近其他住家前來關心。

「該怎麼說呢?該說這個男朋友太冷血,還是佩服他可以這麼冷靜的肢解屍體,要是一般人的話早就縮到角落了吧。」

原本應該在休假嚴司接到需要他協助辦案的案件,只好拋棄期待已久的英國之行回來和一群男人工作。

鑑識人員來回穿梭在屋內,不停比對各處遺留下來的血跡及拖行的痕跡,怕漏了一絲蛛絲馬跡。

一旁原本在和嚴司在討論案情的虞佟接了一通電話後便到住屋外繼續與電話中的人繼續對話。

「夏,我這邊一時走不開,今天有可能不回去了,你再幫我跟阿因他們說。」

「需不需要幫忙?我這邊已經差不多了。」虞夏聽到攣生兄弟說今晚不回家的時候,眉頭緊皺了一下,但礙於工作便沒多說什麼。

雖然虞夏的口氣沒改變多少,但是虞佟多少聽得出他似乎有點不太高興。

「我會盡量早點回去的,你回家路上小心一點,不要跟別人打起來了,不要讓我回警局時還看到你。」許久不曾腹黑的虞佟又壞了。

「......我知道了,早點回來,掰。」

掛掉電話的虞夏簡單收拾一下桌面便離開警局,才剛走到門口便刮起一陣大風。

「哼。」



——直到現在我還是無法接受,同樣的電話號碼,但是電話的那頭卻再也不是你的聲音。


囉大家好  這裡是花降樓  可以叫我小魅就好唷
其實是因為半夜真的還不是很想睡 所以就擠出這篇
不過我應該只會發在日誌這邊給大家試閱試閱
因為很怕之後會變成一個坑
所以也請各位不用太期待
最後
小魅文筆拙劣還請各位多多指教O w O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誌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返回頂部